龜息大法,河渠之中的妖獸早就沖向城內,反而裡面現在很安全,先順著河渠從藍河鎮側面回去再說。

龍辰這邊死裡逃生,堪稱奇迹,也是那三頭黑冥蛟王「幫助」讓所有的吸引力都在那邊,龍辰才能展開邪心最後的力量奔跑,逃入河渠之中。

而南城牆的右側整個城牆被炸開兩百米的巨大缺口,那塊的所有人都消失,包括附近的五六百妖獸。

城郭上的人看著顫抖,寧舒梅他們是被震倒在地上,爬起來看她第一反應是找龍辰那邊,可是發現龍辰和凌青鳶都已經不見了。

秦鎮主坐在地上頭暈目眩,雙腿發抖。

「鎮主不好了,被破開了兩百米的大口,妖獸要從那邊衝進來了,城內還未穩下,我們這邊要受不住了。」

城郭上的修鍊者能戰鬥的可能不足兩百,活著的不足四百,士兵與城內的男子死亡超過六層,特別是四道大門破裂,完全是用屍體堵住,現在卻被轟出個兩百米的缺口,完了,藍河鎮完了。

妖獸至少還有三千數量以上。

而且還有一那三頭黑冥蛟王。

桃梓慢慢的飛落下,她內傷很重,但是此刻不能休息。木供奉跟隨而去,他氣息消耗也超過五層。而城郭上皮卡舵大叔丟開那雙頭黑妖蛇的屍體,也漂浮過來。

「看來只有我們三來對付這妖獸了。」皮卡舵大叔抽了口都是鮮血的煙。

總裁老公耍無賴 看著這巨大無比的妖獸,三位武尊心裡都沒底,畢竟他們已經消耗了很大了。

「三位,加老夫一人如何?」 「三位,再加老夫如何?」聲音從右側傳來,三人看過去只見一位穿著藍色長袍,面帶笑容的灰發老者,而袍衫的左肩上印有「五江」的文字。

「老夫是五江郡守城武尊廉福安,特帶五江郡三百修鍊者執法,四宗三堂四族修鍊者,共計八百六十餘人來支援藍河鎮,並且還有三千物資軍團正在路上。」

支援到了!

居然是五江郡那邊的先到,還聯合了周邊宗派以及卡布族的等異族全趕來支援。

右側山脈上衝出近千人,「各位,沖啊,斬殺掉這些妖獸!」

「兄弟們!跟我上!」

「卡布族!讓妖獸知道我們的力量!」

「五江郡執法隊,蓄力,武技準備!三!二!一!」

四百餘人同時在山坡山向著河渠對面的妖獸使出武技。

轟隆隆——一片爆炸中妖獸慘叫。

支援的人來了,倒在城郭上的人還在堵住城門的人,全部都看到了曙光,勝利的曙光。全是修鍊者的增援燃燒的氣息大多數都是武王左右,有著個別武皇指揮著就像是一柄利劍從右側斬入妖獸大軍。

有廉福安中階武尊加入,瞬間不一樣了,四位武尊對戰八等妖獸中的霸主三頭黑冥蛟王。

秦鎮主站起來,「還能戰鬥的大家,勝利就在眼前,城內的人絞殺城內妖獸,城郭上的各位我們殺出去,反攻!」

有四位武尊強者對戰那八等妖獸,而且妖獸大軍的左膀右臂全部已經死掉,妖獸幾乎都是六等以下,現在就是反擊的時刻。

「沖啊!」

城外援軍趕到,城郭上的強者們對著妖獸反動反攻。

城內自然也聽到這振奮人心的消息,對著殘餘妖獸進行圍剿,副鎮主帶著守衛北城剩餘的人支援到,城內要不了多久就能穩住。

東面的溝渠之中黑影從裡面破開,周圍的人還以為是妖獸,哪知道龍辰從裡面爬出來,後背上背著已經昏迷的凌青鳶。

「這……龍?龍辰少俠?」周圍的正是赤星堂的人。

龍辰看到安全,身體一放鬆噴了口鮮血,倒在了地上昏死過去。

「快去,快去喊赤岳長老過來。」

……

戰鬥繼續持續了兩個時辰,在三頭黑冥蛟王被斬殺下,剩下千餘妖獸立刻逃竄。樹倒猢猻散,首領倒下就已經大勢已去。

援軍指揮這並沒有帶人追擊,漫山遍野都是屍體,城牆之外血流成河。終於結束了,藍河鎮守下來了!

多少人無力的坐在地上已經精疲力盡。

桃梓吐了口血無力的坐在地上,木供奉已經先回城內,而五江郡的廉老帶著些人再巡視一圈,確保所有妖獸都已經死亡和逃遠。

「喏。」桃梓前面伸出一雙粗糙古銅色膚色的手,拿著株五等靈藥血靈地紅花,對於治療內傷效果極好。

桃梓看了眼皮卡舵,接過靈藥服下先盤練調理,她的傷很重。

大叔拿出根帶血的煙慢慢點燃,吐了口煙氣看著這滿是屍體與鮮血染紅的大地。

趙超越和周凡羽他們趕來之前,大叔都站在旁邊給桃梓護法,林瓊怡先來過,大叔一個眼神她便自己先回城去,然後指揮隊伍的人先調理傷勢。

整頓……藍河鎮內也是一片狼藉,南城被破話區域達到百分之百,東西兩面五層區域受損,北城相對較好,大部分藍河鎮的百姓都在北城躲避,當他們出來時已經看到藍河鎮翻天覆地災變。

下午五江郡物資軍趕到,此次上報之後五江郡的抉擇和判斷,定位受到帝國的獎賞,口碑會大漲。而藍河鎮現在最缺的是人力,必須先清除屍骸免得發生瘟疫。

所有的一切都在進行。

北城客棧,這是藍河鎮北城最大的旅店,現在全部騰出來給受傷的強者們休息和養傷。羅門、斗靈、白炎、桃梓,還有皮卡舵大叔他們都在這裡調養。

桃梓臉色偏白,即時服下大叔給的五等靈藥讓她至少自由活動不成問題,不過凝氣是不可能的。相比之下耽晨在昏迷中,傷的偏重而且魔變強行兩次副作用是巨大的,班小楠與石盼艾都是氣息枯竭的模樣基本屬於外傷,周凡羽與趙超越以及潘修平,都有不同程度的內傷,李斯與魯井勇內傷不算重,照顧大家端茶送水之類就交給保任務物品參戰較少的柴程英。

皮卡舵大叔躺在椅子上就起不來了,雙手雙腿發軟,皮尹彤也左邊半身都是繃帶,外傷內傷都有。蠻小蔓傷在幾人中最重,躺在一邊倒是沒有昏迷,其他人不同程度的內外傷。

寧舒梅坐在旁邊的桌子邊,手捂著臉,表情凝重,羅門四人重傷昏迷,旁邊巫凡凡與藍梳雪不敢說話,還有就是霍鵬雲。

自信驕傲的霍鵬雲,捏著拳頭。

他……不敢看旁邊任何的人,丟人,丟人,丟人,他現在感覺自己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雖然藍梳雪與巫凡凡她們並沒有那般看他,而且霍鵬雲表現也是和不錯。

但是霍鵬雲的自尊心受到強烈的衝擊。

旁邊斗靈與白炎的人都有一人犧牲,其他人傷勢不輕,所以這旅店顯得頗為安靜與壓抑感。

「寧姐不用自責了,這不是你我能輕易左右的。」桃梓緩步走到寧舒梅身邊,拍了拍她的肩膀,寧舒梅與皮卡舵歲數差距不大,桃梓的確喊姐,比白炎的組長和斗靈的長師稍微年長一點。

其他人都嘆了口氣,犧牲是肯定會有的,只是那個場面。

無能為力救凌青鳶,還有龍辰一人殺進妖獸大軍中的場面,實數讓人現在想起都有些遺憾與欽佩。

龍辰……可惜了,那般豪氣與勇魄,其他人是問自己是做不到的。

「嘶……疼死我了,感覺要死了。」一個聲音從門口傳出來,並且繼續說道,「赤岳長老,我能自己走,太謝謝您的靈藥了,太謝謝你了。」

所有人抬頭看去,就在門口正好走進來一位臉色蒼白無比,眼袋黑成熊貓,全身纏著繃帶包裹成殭屍的青年。

「龍……龍辰?」 「龍……龍辰?」所有人看著門口,那被繃帶纏繞成殭屍般的青年。說實話,不是柴程英喊出龍辰,其他人一眼可不能看出來是龍辰。

霍鵬雲和藍梳雪他們擦了擦眼睛。

寧舒梅的手在顫抖。

皮卡舵大叔口中的煙沒含住都掉在了地上。

躺在旁邊的蠻小蔓差點撐起來看。

白炎的組長,斗靈的長師哪個不是下巴差點砸在地面上。

他們都是看到龍辰是油盡燈枯的幾乎戰死在外,怎麼……怎麼……還活著?

龍辰靠在門邊上後面赤星堂的人立刻跟來,旁邊赤岳長老也跟著進來。

「龍辰!龍辰!」石盼艾一下撲過來,其他人想撲都雙腳發軟。

這招帶球撞人,差點沒把本來骨頭都要散架的龍辰給撞吐血。

「要死,要死,石盼艾疼啊,疼啊。」龍辰疼得差點殺豬般的慘叫。

「龍辰真的是你?」

「龍辰你居然沒死。」

「我靠,龍辰我皮尹彤可是聽說你一個人殺入妖獸大軍,斬殺掉六七百頭妖獸,壯烈犧牲了啊。」皮尹彤一瘸一拐的過來,半身殭屍打量全身殭屍。

赤岳長老在旁邊摸著鬍鬚,「你們輕些,龍辰少俠現在算是體無完膚,他從河渠順游回城內,與那重傷的小姑娘在本堂的秘葯赤心血紅丹的作用下,才拉了回來。」

赤心血紅丹,赤星堂的招牌靈藥,價格是二十枚靈元石一粒,其效果堪比六等良品靈藥。

「龍辰!青鳶丫頭也活著嗎?」寧舒梅衝過來,石盼艾才放開她又抱上來。

「寧姐,寧姐,要死人了要死了。」

龍辰奇迹般活下來,所有人可謂目瞪口呆。坐下後龍辰是說因為三頭黑冥蛟王出現而讓視線全部轉移,而他藉助自己的壓箱底的底牌,幾件昂貴的爆炸之物將後方妖獸給弄開,才逃跑跳到河渠之中順流到城內被赤星堂的人救下。

赤岳長老是中途支援到城郭上,北城妖獸不算多完全可以交給副鎮主指揮,作為強者他獨自支援到南城來,正好看到龍辰那是衝出去不久,正在大殺四方的場面。

「寧丫頭不用擔心,青鳶小丫頭是老夫親自運氣調理,傷勢不算太重,我堂弟子等會便會把她送來。倒是龍辰少俠,身體這恢復能力,如此油盡燈枯之傷才兩個時辰就能自己走動,老夫感覺這百年真的白活了,只能用兩個字來形容。」

不用赤岳長老說,多數人也能明白這兩個字就是「怪物」。

……

龍辰活著歸來,凌青鳶也醒來,就連鎮主秦奇志都在百忙之中特意來看望。大家傷勢偏重,任務自然要延緩數日才能行動。凌青鳶醒來后看到龍辰,瞬間哭成了淚人。

這一幕,讓看到的人動容。

「我也要找個像龍辰這樣的傢伙。」皮尹彤羨慕的說道。

「就你這樣子找得到個鎚子!」耽晨說道。

「噗!」

「噗!」

「噗!」

旁邊的人笑噴了,前者的武器就是個鎚子。

「耽晨你休息兩天能動,想鬆鬆筋骨了?」兩人四目相對。

耽晨坐在長椅上,「我也是實話實說,就你那樣子,沒有人家凌青鳶姑娘漂亮,沒有凌青鳶姑娘溫柔體貼,沒有身材,還想找個小帥哥?做夢呢!」

「你!」皮尹彤差點去拿她的鎚子,「姑奶奶看你是個重傷員,暫時不教育你,姑奶奶我現在還在發育期,以後肯定比石盼艾還大!」

說著抬頭挺胸,飛機場明顯。

眾人再看了看石盼艾,那半顆木瓜般的尺寸。

都在暗道,就算皮尹彤再發育十倍,可能都沒那個規模吧。

「龍辰,你小子當時是怎麼想的,居然敢衝出去?」趙超越挺佩服龍辰,作為一位性情中人,相信絕大多數人不會去,他趙超越可能會。

旁邊凌青鳶蒼白的臉上有些微紅,龍辰靠在椅子上說道,「當時沒考慮衝出去九死一生的事,我本能的第一反應是去救青鳶。」停頓了一下再說,「當對方在自己心中的重要到達一定程度,我相信誰都會這般吧。」

自然,在理,趙超越也明白,但是他也相信拜大多數人是做不出來的,所以對著比了比大拇指,旁邊纏著繃帶的凌青鳶臉更紅了一些,看了龍辰一眼心中暖暖的。

然後她一把扭住龍辰的耳朵,「看看你那樣子,得意到天上去了,在這麼多前輩面說的自己跟什麼都經歷過一樣!你趕不來救我?哼哼,本姑娘讓你知道花兒為什麼這麼紅。」

龍辰立刻可憐的說道,「我哪敢啊,輕點,輕點,我這次表現的還算及格吧,我真的是第一時間衝出來的。」

凌青鳶其實就沒用力。

「哼,勉勉強強。」凌青鳶最後自己都笑了。

旁邊羅門與十皇兩隊的人都在笑。

歷浩役,戰妖邪,探禁域……每一次的戰鬥都會是修鍊者進步階梯,相信此次藍河鎮保衛戰活下來的人,都會一生難忘這次經歷,而且學到東西比那些書卷與別人口中講述的豐富太多。

這都是無比寶貴的經驗。

白炎閣的人站起來,「諸位,我們白炎閣昨夜已經去鎮主那領了獎勵,已經有隊伍來接應,我等先走一步,諸位豪傑後會有期,龍辰兄日後定要來我們白炎閣看看。」

「慢走!」桃梓與皮卡舵大叔回的簡單。

「後會有期!」

「後會有期!」

龍辰也立刻站起來回禮,「有機會一定來,對了,勞駕孫老哥帶話告訴你們那有個叫白炎飛二貨,就說有個叫龍辰的說,叫他別再白炎閣拽得二五八萬,到時候我來打他,再請他喝一壺醉月藍釀。」

白炎組長眨巴了下眼睛,白炎飛誰?除開柴程英以及凌青鳶他們對外不怎麼了解。其他人都知道,白炎飛是白炎閣閣主的孫子,白炎閣的天才,新生中最強的傢伙。

「哈哈哈哈,龍辰你既然如此說,我可就原話轉告了,我也知道那傢伙喜歡喝醉月藍釀。」說完白炎閣的人擺手而去。 白炎閣的人離去后,住在此旅店中的其他宗派以及高手相繼離去,除了傷勢頗重的人都已經離開,畢竟已經休養了三日,藍河鎮免費提供內傷與外傷的靈藥。

本次守衛戰是赤楓主城號召,帝國同意但凡參與的人論功行賞的召集令。城內與城郭上都有通明石,除了用來查看其活躍的表現外,自然還要送上帝國。

帝國的東西不會不明不白的獎勵。

「諸位,斗靈也先走一步,各位後會有期!」

「後會有期!」

「後會有期!」

陸陸續續離開,藍河鎮的重建工作自然不是大家修鍊者的事情,此次至少需要半年時間來休整。

「走吧,我們也去領我們的獎勵。」

桃梓說著,三日下來她的臉色好了不少,大叔他們下午再去,寧舒梅帶著羅門的人跟隨一起。凌青鳶立刻就小步跑到龍辰身邊,後面霍鵬雲看著沒有說話。

他知道就救援凌青鳶的此事上自己遠遠不及龍辰,龍辰的話也讓他有所思考,讓霍鵬雲感覺自己還很不夠。

十多人走向鎮主府邸,凌青鳶小聲的問道,「帝國守城召集令獎勵,一般能得到什麼樣的獎勵呢?」

旁邊柴程英也不知道湊過來聽。

「就帝國的獎勵機制,主城級守衛戰功勞波動太大,上到九等靈藥,下到二等。而郡城的等量守衛戰通常是最高七等靈藥,以及天品的靈物以及其他東西。就本次藍河鎮的強度而言,基本是六等以下靈藥為最高,以評重要程度獎勵數量,不過參加守衛戰的人絕大多數都會選一樣東西。」龍辰可謂經驗豐富,自己當年可是參加的次數不少。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