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則,你若真娶了玄伊,不是耽誤了人家好姑娘了嗎?」

「氣死我了,我要殺了你這個逆子!」

宇文神王右手一翻,一柄神劍憑空而出,就要朝宇文蜀頸部斬去。

「好了,好了!」無上神王一把抓住了宇文神王,「殺了他有用嗎?」

「還有,今日玄琪和祖生還要成婚呢,難道你要讓宇文蜀血濺當場?這不吉利!」

聞言,宇文神王劍指宇文蜀,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還傻愣著幹什麼?快謝你伯父不殺之恩!」

「若非你伯父攔著,我今日一定大義滅親!」

不得不說,宇文神王的確是老奸巨猾,竟將危機就這樣輕而易舉的化解了。

而一旁的譚雲陷入了沉思,顯然是想著如何藉機讓無上神王、宇文神王反目成仇!

聞言,宇文蜀跪在無上神王面前,叩首道:「伯父對不起,是侄兒迷了心竅,才想娶玄伊的。」

「侄兒知道錯了,真的知道錯了,多謝伯父不殺之恩。」

「唉!」無上神王搖頭道:「好了起來吧!」

「是伯父。」宇文蜀起身後,站在了宇文神王身旁。

這時,白玄伊掀起了蓋頭,看著譚雲深深鞠躬道:「多謝師兄,不然我這一生真的毀了。」

「你是我的師妹,不必客氣。」譚雲說道。

「伊兒,對不起,是爹爹的錯,讓你受委屈了。」無上神王看著白玄伊說道。

「女兒不委屈,爹爹不必自責。」白玄伊話罷,想到無上神王是殺害自己遠祖的幫凶,又瞞著自己說遠祖是被鴻蒙至尊殺死,讓自己認賊作父這麼多年,再加上鼻祖鴻蒙至尊是被無上神王出賣,她恨不得一劍殺了面前這個人面獸心的人!

「真是爹爹的好女兒。」無上神王話罷,當眾宣布,「從今以後,我女兒白玄伊和宇文蜀再無任何關係。」

眾人紛紛點頭。

這時宇文神王,便坐在神王們的席位上。

無上神王回到第二排席位上后,朝老管家白藤點了點頭。

白藤心領意會後,朗朗之音縈繞於大殿之中,「婚姻大事,並非兒戲,所謂好事多磨,便出現在了展祖生和白玄琪身上。」

「現在讓我們共同見證,兩位新人的盛大婚禮。」

「新郎展祖生,新娘白玄琪,一拜天地!」

聞言,展祖生、白玄琪,面朝殿外蒼穹,重新跪下叩首。

「二拜高堂!」白藤扯著嗓子吶喊著。

展祖生、白玄琪起身,轉身面朝第二排席位上的無上神王、展鵬跪了下來后叩首。

「新郎,新娘,向高堂敬酒……」

……

展祖生、白玄琪敬酒過後,兩名丫鬟便攙扶著蓋著蓋頭的白玄琪,離開了大殿前往洞房,而展祖生則留下來敬酒……

隨後,眾神王、家主開始暢飲美酒,不醉不歸。

直到深夜,婚宴還未結束,自己是廢人之事傳開,而感到無顏見人的宇文蜀早已離開,返回了他的貴賓閣。

而作為新郎的展祖生早已離開,前往洞房,找妻子白玄琪去了。

這時,正和無上神王、泰坦神王等人喝的有些眩暈的宇文神王,腦海中突然想起了譚雲冷漠之音,「宇文神王,你該如何感謝我?」

宇文神王傳音道:「荊雲,本神王不知道你這是何意。」

「不知道?」譚雲傳音冷笑道:「宇文蜀被廢之事,你會不知道?你不知道,怎會屢次三番,派人殺我?」

「我奉勸你不要抵賴,否則,我現在就把你派去殺我的殺手臨死前的記憶影像凝聚出來,我想我師尊是不會放過你的。」

聽著譚雲的話,宇文神王額頭上,布滿了豆大的汗珠,傳音道:「荊雲,你想怎樣?」

「你打算讓我在這裡當著眾人的面,告訴你我想怎樣?」譚雲傳音時,語氣中充斥著威脅之意。

聞言,宇文神王舉起酒杯,傳音道:「那借一步說話。」

譚雲傳音道:「你先前往貴賓殿東方一萬仙里處的孤峰上,我稍後會讓柏承神王陪我過去。」

「好。」宇文神王傳音后,又向無上神王、展鵬等人敬了杯酒,便離開了貴賓殿,朝東方一萬仙里處的孤峰飛去。

途中宇文神王百思不得其解,「若荊雲這個小雜種,真有我的把柄,他為何不仗著靈霞天尊對他的青睞,而對我下手?」

想不通,宇文神王便不再想,「也罷,待會兒我倒想看看這個小畜生,耍什麼花招。」

同一時間。

譚雲給軒轅柔傳音道:「柔兒,我出去一下,很快就回來。」

「你要去哪裡?」 路人男配的轉正計劃 軒轅柔傳音道。

「殺人。」譚雲說道:「我已將宇文神王支走,現在正是殺宇文蜀的最好時機。」

「還有無上神王,展鵬也在這裡,也是殺展祖生、白玄琪的大好時機,錯過了,今後就很難再有了。」

「你多加小心。」軒轅柔憂心忡忡,「千萬不要被人發現,否則,這裡強者如雲,後果不堪設想。」 「放心,不會的。」譚雲傳音后,側視柏承神王道:「晚輩有些事,麻煩您老陪我走一趟。」

「好,呵呵呵呵。」柏承神王笑著,便和譚雲邁出了貴賓殿。

而此刻,正應對眾家主、神王敬酒的無上神王、展鵬,並未發現譚雲的離去。

「荊雲,你要去哪裡?」譚雲和柏承神王剛邁出大殿,黎詩音便邁了出來。

「宇文神王找我有事,我去一下,很快就回來。」譚雲說道。

「宇文神王對你恨之入骨,我擔心他對你不利。」黎詩音眸含憂慮。

「不用擔心,有柏承神王他老人家陪我,我不會有事的。」譚雲傳音道:「何況,師尊還在無上軍城,沒有人敢對我下手的。」

聞言,黎詩音這才放心下來,莞爾一笑,轉身邁進了貴賓殿。

隨後,譚雲和柏承神王朝一萬仙裡外的孤峰飛去。

當譚雲剛飛行數百仙里時,便給柏承神王傳音道:「柏承神王,您老在此等我一下。」

「我方才離開,忘記和柔兒說了,她見我不在殿內,一定會很擔心我的。」

柏承神王笑道:「好好好,快去吧。」

「嗯。」譚雲應聲后,朝貴賓殿方向飛去。

飛出不遠后,譚雲憑空消失了,卻是施展了隱身術,極速朝貴賓殿南方百裡外的兩座樓閣飛去。

這兩座樓閣,其中一座便是宇文蜀的貴賓樓,另一座則是展祖生和白玄琪的新房。

百里之距,以譚雲速度眨眼便到。

「嗡嗡——」

譚雲右臂一揮,貴賓樓四周虛空微微震顫間,布置了一個隔音結界。

譚雲進入貴賓樓后,飄上了二層樓閣,猛然一腳踢碎了房門。

「誰!」房間內,榻上的宇文蜀酒意全無,猛然起身下榻時,譚雲自他身前憑空而出,右手猛地掐住了宇文蜀的頸部!

「荊……荊雲……你要作甚……」宇文蜀神色驚恐,被掐著頸部的他,吱吱嗚嗚道。

「作甚?當然是殺你!」譚雲冷聲道。

「荊雲,你若殺了我……事情……一定會敗露的!會有人懷疑你的!」宇文蜀被掐著脖子,含糊不清道。

譚雲目光陰鷙,「放心,不會有人懷疑我的,因為,所有人都會以為,是無上神王對你懷恨在心,而殺死你的!」

話罷,譚雲知道時間緊迫,便不再多言,一念之間將鴻蒙弒神劍飛出眉心,攝入了手中。

「鴻蒙神瞳!」

譚雲雙目迸射出妖異的紅芒,當只是三等聖王的宇文蜀,和譚雲雙目對視時,變的呆如木雞。

「撲哧!」

譚雲持劍一揮,斬斷了宇文蜀右手食指,命令道:「現在你就要死了,立刻趴在地上顫抖著右手,寫下是無上神王對你懷恨在心,在大殿沒有殺你,卻暗中派人對你下手!」

神色獃滯的宇文蜀,趴在了地上,顫抖著右手,用斷指噴湧出的血液,在地上留下了一行行字跡。

旋即,譚雲解除了鴻蒙神瞳。

宇文蜀清醒后,看著地上出自自己之手的血字,他咆哮道:「荊雲,你真是卑鄙!無恥!」

「你這是想要嫁禍給無上神王!」

譚雲冷笑道:「你臨死前,讓你知道真相,我也算對你很夠意思了!」

「咻咻咻——」

「撲哧撲哧——」

譚雲右手持劍舞動,帶起一蓬劍幕,籠罩住了宇文蜀。

在宇文蜀慘絕人寰的哀嚎中,他被譚雲凌遲格殺!

隨後,譚雲清除了房間內自己的氣息,施展隱身術飄然離去……

呼吸間,便出現在展祖生、白玄琪的樓閣外。

譚雲布置隔音結界后,悄然進入了樓閣,來到了三層洞房外。

洞房內,展祖生正摟抱著白玄琪,突然房門被人用腳踢開!

「嘩啦啦!」

木屑紛飛中,譚雲手持鴻蒙弒神劍,邁入了房間。

「荊雲,你、你要做什麼!」白玄琪嚇得臉色蒼白,譚雲沒有多餘的廢話,便施展了鴻蒙神瞳,控制住了四等聖王的二人。

「咻咻咻——」

「撲哧、撲哧……」

譚雲持劍在二人身上,斬出上百道傷口,控制展祖生在地上顫抖著留下一行行血字。

隨後,譚雲持劍洞穿了二人眉心,又清除自己氣息后,留下二人屍體,施展隱身術離去……

短短三息后,此刻,夜空中柏承神王,但見一席白袍的譚雲,凌空飛來。

「好了,我們走吧。」譚雲笑道。

「嗯。」柏承神王便和譚雲,朝一萬仙裡外的孤峰飛去。

片刻后,二人飛落在了孤峰之巔。

「嗡嗡!」

虛空中如水漣漪之際,宇文神王布置了一個隔音結界,問道:「荊雲,你究竟想怎樣?」

「怎樣?」譚雲皺了皺眉,「是你請我借一步說話的,你就這個態度?」

宇文神王深舒口氣,抱拳道:「荊公子,請問我究竟如何做,您才大人有大量,既往不咎?」

譚雲淡淡道:「宇文神王,你我之間恩怨,可不止我廢你兒子那麼簡單,你屢次派人想殺我,這梁子已經結下了,那結果很簡單,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當然,你不用擔心,現在我不會把你怎麼樣,也不會藉助我師尊仗勢對付你。」

「好了,我們廢話少說。」譚雲說道:「我給你三千年時間,去給我尋找一百根聖王參,找到后,給我送到擎天軍城。」

「若三千年後,我見不到一百根聖王參,屆時,後果自負!」

宇文神王老軀一抖,神色凝重了下來,「荊公子,聖王參乃是珍稀之物,一百根著實太多了,我怎麼可能找得到啊!」

「您這是往死里敲詐我啊!」

正如宇文神王所言,一百根的確太多了,要知道,通常情況下,一名一等聖王,若想修鍊到一等聖皇境,頂多三根聖王參足以。

有了三根聖王參,修鍊時間便可縮短十倍!

由此便能看出,聖王參多麼珍貴了,不是你有神玉就能買得到的!

「往死里敲詐?」譚雲訕笑道:「沒錯,我就是往死里敲詐你!」

「宇文神王,你可是鴻蒙神界堂堂十大神王之一,我相信你能做到。」

聞言,宇文神王重重點頭道:「好,只要荊公子說話算話,我一定會想盡一切辦法,為你找到一百根聖王參!」 同一時間,貴賓殿。

無上神王暈乎乎的舉起酒杯,望著席位上的眾人,朗聲道:「今日是小女成婚之日,我和展家主再次感謝所有來賓!」

「尤其是感謝我們的天尊大人。」

「藉此機會,本神王想和大家說,我們要在天尊大人的帶領下,共同抵禦域外天魔入侵,守護我們的鴻蒙神界!」

「守護我們共同的家園,來,幹了!」

無上神王將杯中酒一飲而盡。

「無上神王說的好!我們要在天尊大人帶領下,守護我們的家園!」

「對對對……」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