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艾莉絲的僵直卻讓軒轅澤會錯了意,他以為艾莉絲對於自己的提議很是抗拒。

畢竟說起來這孩子跟自己也沒有什麼血緣關係,乍然讓她認自己做父親,倒是自己唐突了。

他嘆了口氣,有些遺憾地開了口。

「若是你不願意的話,就當我沒…」

「不不不,我很樂意,能成為您的女兒是我的榮幸,父親大人。」

艾莉絲有些急切地開口,卻發現原來這也是她內心的執念,一聲父親大人叫得沒有絲毫勉強,自然得讓自己都覺得驚詫。

艾莉絲微微笑了,她明白這是自己對眼前這人的孺慕之情,她喜歡這個父親,喜歡成為他的女兒,同時,她也在心底默默地做了決定。

她也要守護她的父親,不讓他受到任何傷害。 「哈哈哈,好好好,好孩子。」

艾莉絲一聲父親大人把軒轅澤叫得心花怒放,霎那間感覺世界都美好了不少,怪不得都說有女萬事足,這有閨女的感覺真美好。

他明白,艾莉絲無法像澈兒一般喚他父皇,畢竟艾莉絲所處世界的帝王並不是他,但他也不想做她的父皇,父親反而更為單純和親近。

至於澈兒…此時他已經顧不得軒轅澈的意願了,他想不管澈兒是不是真的喜歡艾莉絲,這賞是不能再賞了,要是這小子真心喜歡艾莉絲,就讓他自己去追吧。

反正他倆沒有什麼血緣關係,軒轅皇朝的民風也比較開放,倆人就算以後能走到一起,也不會被人詬病,只是那混小子要是敢對艾莉絲不好,他絕饒不了他。

至於艾莉絲身上的詭異之處,在知道她和莎莉來自一個地方,且與莎莉有著一層聯繫之後,軒轅澤是放了一百個心。

被孫公公忽悠回宮殿換衣服的軒轅澈此時還不知道,自己的父親已經在不知不覺中換了陣營,自己認定的娘子還成了自己的妹妹。

只樂顛顛地不斷催促宮人伺候他換衣服,並期待著打理好自己后再去找他「娘子」。

沒有將軒轅澈的異狀和情緣咒的事情告訴軒轅澤,這已經是超出他能力範疇的事情。

艾莉絲不想拿這些事情讓自己剛認下的父親擔憂,這些事情的處理就讓她一個人解決就好。

而她目前有別的事情需要幫忙,剛才被莎莉和認親的事情打斷了,塵埃落定之後她才又再度想起自己來的目的。

邪君的七夕皇妃 「父親,我想了解一下這個世界的歷史,還有修鍊方式。」

「好說,等下我派人給你送去一些典籍,不過,修鍊方式…孩子,難道你的魔法源出了問題?」

「父親,您怎麼知道?」

艾莉絲有些震驚,軒轅澤卻是嘆了口氣,搖了搖頭說著。

「莎莉當年就是因為魔法源出了問題,身體才變得異常孱弱,導致最終誕下澈兒就香消玉殞了。不過她是在到了這裡五年之後才漸漸出現這個問題的,她跟我說魔法源的問題似乎與這個世界的魔力枯竭有關,她剛來的時候這裡的魔法元素就不算濃郁,後期就變得更加稀薄了。剛我一時興奮,居然把這事兒給忘了。孩子,你現在是不是正面臨著這個問題?你放心,父親一定會想辦法,解決魔法源的問題。」

艾莉絲心頭一熱,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她在軒轅澤的話語中感受到了一個父親的擔憂和堅決,於她而言,很是溫暖,不過她已經有了解決辦法。

「父親,您別擔心,雖然這個世界的魔法元素無法供應我的需求,不過我已經找到了解決辦法,只需要按照這個世界的修鍊方式修鍊到我的巫力等級就可以啦。」

艾莉絲並沒有跟軒轅澤說有關於伽藍幽塔和暗魔大典的事情,只含混得說自己能夠解決。

一來這兩者的信息都算是巫界的機密,二來在她看來父親什麼都不知道的話或許會更安全。

軒轅澤自是明白艾莉絲並沒有跟他吐露全部,不過他並不介意,只要艾莉絲能保護好自己就足夠了。 既然艾莉絲說她有辦法,軒轅澤也便不再糾結魔法源的問題。

他想了想,從右手中指的一枚暗金色戒指中刨出一物,遞給了艾莉絲。

「好孩子,父親也沒什麼好東西送給你,這是軒轅皇朝的皇令,見此令牌,如朕親臨,你拿著它,為父也能安心。」

艾莉絲伸手接過軒轅澤遞給她的金牌,只見上面細細雕琢著和軒轅澈玉佩上一樣的獸紋,卻比玉佩上更要精緻華美一些,而且獸紋也並非鏤空,而是浮在金牌的牌面上。

她點了點頭,將手中的令牌小心地揣進了懷裡,心裡暗暗打算著待回去后將其放到伽藍幽塔第一層的無盡空間中。

「謝謝父親。」

艾莉絲乖巧的回答又讓軒轅澤一陣窩心,這般乖巧可人的舉動是他從未在澈兒身上看到的。

澈兒雖也天真爛漫,但不知因何緣故,心智卻只有四歲,就像是一個不通世事的孩子。

他一直認為是他與莎莉異族相戀的原因導致了這一切,因此對澈兒一直有些愧疚,好在澈兒雖不通人情世故,卻並沒有什麼壞心眼,也不惹是生非。

當然,他自動忽略了瀰漫在宮裡的各種抱怨之聲,小孩子,好奇嘛,搞點破壞啥的,再所難免的。

軒轅澤輕描淡寫地就給軒轅澈的「破壞」行為找了借口。

「對了,回頭我把婉姨和小蓉給你派去,婉姨當年是伺候你娘的嬤嬤,她跟著你娘,學了不少巫界語言,有她在你身邊,不論是了解典籍還是學習這邊的語言都對你有不少好處,而小蓉是嬤嬤的孫女,也會說一些巫界的語言,有她們陪著,你的生活能方便很多。」

「典籍我隨後叫人給你送去,如果不夠你可以再差遣宮人給你取,也可以直接去藏書閣,如果去藏書閣的話記得讓小蓉陪你去。」

「……」

聽著明顯不苟言笑的男人這般諄諄叮囑,艾莉絲心底瀰漫著一股暖意。

這個人,是她的父親,是承諾要愛她疼她護她一輩子的人,何其有幸,她來到這異世卻遇到了一個對她這麼好的父親。

這是她放在心尖上的第四個,哦不,第五個親人了,連帶她從未見過面的母親莎莉,她想,能被這樣一個男人全身心愛著的,也一定是個溫柔的女子,溫暖的母親。

軒轅澤和艾莉絲兩人在御花園中聊了很久,待到日上三竿,軒轅澤又央御膳房備了豐富午膳。

父女二人語笑晏晏地吃完飯後,軒轅澤才有些不舍地遣人送艾莉絲回去。

同時給艾莉絲安排了一個寢宮,就在離穹蒼殿不遠的皓月殿,又賞賜了許多珠寶首飾給艾莉絲,恨不得把自己有的一切都送給這個乖巧可愛的女兒。

而一直等待著去見自己「娘子」的軒轅澈卻因起得太早,在等待的過程中睡著了,此刻正在蒼穹殿另一側的曜日殿里睡得香甜。

至於因此錯過與自己「娘子」、新晉妹妹的首次家宴是否會令他後悔不已,就不是現在的他所能想到的事情了。 艾莉絲快走到皓月殿的時候,就見一排穿著暗紅色宮裝的太監就手捧著珍寶書籍踱著細碎但整齊的步子來到了殿前。

同行的還有一位慈眉善目嬤嬤,嬤嬤身邊跟著個精緻可愛的女孩,看樣子是軒轅澤口中的婉姨和小蓉。

勾起一抹笑容,回身做了個手勢遣退了跟著身後的銀甲侍衛,快步走了幾步來到跟前。

一眾小太監早已躬身彎腰行著禮,婉嬤嬤和小蓉卻是依著巫界的禮節向艾莉絲低了低頭。

熟悉的禮節看得艾莉絲欣喜不已,父親說得果然沒錯,有她們陪著自己,以後就方便多了。

學著軒轅澤那般擺了擺手,免了殿前數人的行禮,艾莉絲一把拽著小蓉就往殿內走。

可能伺候莎莉時早已習慣了,婉姨只是笑了笑就招呼著小太監們將物件放到庫房,艾莉絲要的書籍則被她接過來拿到手裡。

小蓉剛開始倒是有些靦腆,她之前一直跟著奶奶守著先皇后的寢宮,很少見到其他人,更不用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女孩子了。

艾莉絲乍然見到熟悉禮節的表現又過於激動,令她一時有些手足無措。

不顧畢竟是孩子,一會兒就熟悉過來了,雖然小蓉的巫界語說得不夠流暢,但交流卻是沒有絲毫問題。

熟悉之後一個又一個問題地拋出,倒讓艾莉絲有些應接不暇地撫著額頭,直呼被小蓉的外表欺騙了。

這丫頭乖巧的外衣下包裹著一顆八卦的心啊喂。

「公主殿下,巫界在哪裡啊?跟我們這裡很不同么?」

「巫師真得會飛么?會不會凝水成冰,點石成金?」

「公主殿下…」

「Stop!」

艾莉絲被小蓉問得連連擺手,一邊喊停一邊不斷看向婉姨,一個勁兒地用眼神尋求幫助,婉姨見艾莉絲實在難以應對,笑著出來打圓場。

「好了小蓉,公主剛去見了陛下,想必現今已經很累了,且這皓月殿久未住人,上下里都需要打點,你先別纏著公主了,快去看看庫房歸置得如何了,吃穿用度若有缺的,你也好快些往內務府領些回來。」

「是,嬤嬤。」

小蓉向著婉嬤嬤福了福身,又沖著艾莉絲笑了笑,風風火火就出了門,一連串動作迅速流暢,看得艾莉絲眼皮一陣抽搐。

這婉嬤嬤出手,就是厲害啊,真不知道這兒的人都是怎麼訓練的,看著一普普通通的小丫頭,行動力居然也這麼強。

婉嬤嬤倒不知道艾莉絲的腹誹,只把手中的書籍遞給了艾莉絲,艾莉絲興緻勃勃地接過來,卻在打開書的一剎那傻眼了。

好吧,她忘了,這個世界的文字她看不懂。

可憐兮兮地望向婉嬤嬤,婉嬤嬤似是明白了艾莉絲現在的窘狀,微微一笑,開口向她敘述著這個世界。

與艾莉絲的整個世界只有這一個皇朝的認知不同。

在婉嬤嬤的口中,她了解到,這片大陸名為麒麟大陸,大陸上勢力錯綜,群雄割據,最大的幾個勢力分佈在大陸的東西南北中五個方向。

她便宜父親軒轅澤所統治的是位於大陸東部的軒轅皇朝,國力強盛,以煉器聞名。

北方歸七大傭兵團統御的暴風聯盟,北地盛產藥材,是煉藥師的聖地。

西方則屬神樂宮的領地,聽聞神樂宮人皆善以樂器指揮生物,專於馴獸。

而南方是星月王朝的地盤,星月王朝以女為尊,憑藉附魔之術獨霸南疆。

大陸中部則是最為神秘的帝都,帝都雖佔據的領域不多,但底蘊卻最為深厚,更有傳說中的神獸麒麟守護。

無人知曉帝都的真正實力,但大陸霸主的地位卻從未被動搖。

麒麟大陸的四周瀰漫著終年不散的迷霧,再往深處是無妄幻海,據說是死亡之地,沒有人能穿越那片海洋。

而在殘存的典籍中則有種說法,麒麟大陸只是這個世界的一部分,在迷霧之外,無妄幻海之上,還有其他四片大陸環繞著麒麟大陸。

這四片大陸分別是朱雀大陸,白虎大陸,青龍大陸和玄武大陸,四片大陸同樣有著對應的神獸守護著。

沒有人知道典籍是不是真的,傳聞只有仙人能跨越幻海到達彼岸。 大致了解了一下這片大陸的勢力分佈后,艾莉絲只覺得一陣頭大。

原本以為軒轅皇朝就是這個世界的全部勢力了,可沒想到居然還有這麼多的勢力錯綜複雜,盤枝交結。

怪不得她覺得自己那新晉父親的能量波動並不算強,原來只是一個勢力的當權者而已。並不像她認為的巫王那樣巫界內至尊般的存在。

不過這並沒有削減軒轅澤在她心中的地位。

在婉嬤嬤的講述中,艾莉絲隱約覺得父親如今的處境似乎並不太好。

軒轅皇朝如今看似強盛,與暴風聯盟也算交好,但南方卻有星月王朝不斷地想要尋釁滋事,西方的神樂宮雖蹤跡不定,但隱隱似有與星月王朝結盟的意思,何況旁邊還有個帝都虎視眈眈。

目前軒轅皇朝的處境很是不妙,群雄割據的勢力分佈和軒轅澤深沉厚重的父愛,令艾莉絲想要快些找回巫力的慾望更加強烈起來,她也想為她剛認的父親做些什麼,哪怕一點。

不過她也知道,現如今一絲巫力也調動不了的她恐怕也幫不上什麼忙。

為今之計,只有先按照忒修米的說法,依靠這個世界的修鍊方式先修鍊到跟自己巫力等同的境界,才好做下一步的打算。

婉嬤嬤跟她大致講了一下麒麟大陸的修鍊方式。

跟巫界依靠水晶球為媒介驅動魔法元素化為己用的方式不同,這裡的修鍊依靠的是引動體內靈氣或元氣提升自身修為。

在這個世界,並不是所有的人都能進行修鍊,而修鍊之人也因天賦不同而修鍊方式不一,細分的話分為修武和修真兩類。

靈修,修習靈力,引氣入體,憑藉打通自身奇經八脈,在體內自成一套循環體系而不斷提升。

武修,則是修習元力,引氣入骨,憑藉不斷提升肉體的強硬程度來增強武力值。

同等級的武修戰力要低於靈修,但修鍊條件卻遠遠寬於後者。

因此,麒麟大陸上九成以上的修鍊之人修習的都是元力,而剩下不到一成能修習靈力的人,才是站著大陸頂尖的人,當然這是在不藉助外力的情況下的判定。

除了自身引動先天靈氣之外,靈修與武修還可憑藉與魔獸建立契約以及獲得強大的武器來增強自身戰力。

因此,若雙方等級相同之時,所衡量的就是魔獸與武器的等級。

艾莉絲按照婉嬤嬤的敘述比較了一下巫力與靈力和元力的強弱關係,初步判定同等級的巫力戰鬥值高於元力低於靈力。

但元力專於持久,靈力則強於爆發,孰強孰弱也無法一概而論。

而且契約魔獸作為夥伴也可協同作戰,巫界的召喚術如果想要進行戰鬥的話,必須召喚者依靠巫力控制召喚獸的行為。

可這個世界居然可以兩者共同戰鬥,無需巫力指引,只需要心念一動,發號施令即可。

在發現這一認知之後,她對這個世界的修鍊產生了極大的興趣。

但修鍊不比了解勢力分佈,並不是旁人三言兩語就能點撥透的,要靠自己的鑽研。

如今自己連語言都沒搞明白,怎麼才能在晦澀的敘述中進行修鍊呢?

忒修米所說的按照這個世界的修鍊方式究竟是要自己選擇其一還是兩者必須同時達到呢?

不到一成的比例,想也知道修習條件的嚴苛,自己從未接觸過先天靈氣,會滿足靈修的條件么? 無數的疑問盤旋在艾莉絲的腦海中,不過目前的當務之急,卻還是學會這個世界的語言。

雖然自己天資聰穎,也有婉嬤嬤和小蓉在一旁教自己,可要想學會一個世界的語言卻不是一兩天可以完成的事情,若是能用通言魔法就好了。

艾莉絲托著腮苦笑著,通言魔法在巫界算是最簡單的入門級魔法了,可現在的自己卻壓根使用不了,這真是給自己出了個大難題…

對了,艾莉絲突然眼眸一亮,她想起來《藥材百鍊》上好像有種通言藥劑的效用很是像通言魔法。

只是因為通言魔法過於簡單,通言藥劑的配置過程又過於繁瑣,自己才一直沒有涉及。

如今,倒是剛好派上用場。

心念一動,艾莉絲從伽藍幽塔第一層的無盡空間里扒翻出那本《藥材百鍊》,快速地翻到有關於通言藥劑的那一頁上,細細地看了起來。

看完,雙手一合,臉上洋溢起一個大大的笑容。

通言藥劑所需的幾位主藥材恰好與休眠藥劑中的部分材料重疊了。

識言草雖然不是休眠藥劑的材料,可她在收拾東西的時候順手也備了一株,真是天不亡她啊。

不過由於這識言草只有一株,也就意味著配置機會只有一次,這對於失了魔法能量又第一次配置通言藥劑的艾莉絲有著不小的困難。

艾莉絲定了定神,決定好好準備一番再動手,她吩咐一旁的婉嬤嬤給她找了個安靜的地方。

隨後小心翼翼地將空間里的配置器皿和藥材取出安置在桌上,反覆熟讀了《藥材百鍊》上的藥方。

在艾莉絲囑咐好婉嬤嬤不要讓任何人進來之後,就開始準備配置通言藥劑。

通言藥劑,四階五級藥劑,喝下此藥劑可自動翻譯聽到或者看到的任何語言為自己的常用語,也可自動將自己的語言文字翻譯成對方熟悉的文字,持續時間一年。

屬於低階藥劑中較為偏門的藥劑,所需藥材並不罕見,只是配置過程對時機的把握和用量要求較高,配置起來稍顯繁瑣。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