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言,施恩冷汗直冒:「你怎麼知道的?」

舒小小拿起了自己新買的手機,將屏幕呈現給施恩看,說:「他們都給我發了信息,問我這邊的情況,說是人數不夠的話,他們可以考慮過來幫幫忙。」

這下就尷尬了!

施恩沒有想到,他找的這幾個傢伙居然這麼的沒義氣。

「這些人,真的沒有一個討喜的。」施恩暴跳如雷,差點沒一個電話打過去臭罵這群人:「枉費我對他們那麼的寄予厚望,看來沒有辦法了。如果他們不來的話,那接下來就由我和尚謙兩人來色字頭上一把刀誘惑沐芯了。」

「你敢!!」

朱小嫦和舒小小兩人當場爆發出真元力來,差點沒把施恩給當場抹殺掉。

尚謙立即向朱小嫦表示自己不會。

而施恩也準備跟舒小小說點什麼,可對方卻是撇過了頭去,嘀咕道:「隨你的便,反正你的女人那麼多,多一個沐芯也不是不可以的事情,懶得管你的屁事。」

施恩也嘟著嘴說:「那不然要怎麼辦?現在只有我們兩個男的,今晚我們要實行的計劃是讓沐芯清楚地了解並適應自己女人的身份。喚醒她作為女人的一項能力,就是喜歡上男人。」

朱小嫦卻是直言到:「不是有東城衛么?把他叫過來就行了,反正我早就看出他對沐芯姐圖謀不軌了。」

施恩卻是聳聳肩,無奈地表示說:「他早就離開了,要是他也出現在聯誼上的話,那我們的意圖不就會被沐芯給看穿了么?」

舒小小摸著自己乾癟癟的肚子,看似撒嬌實則埋怨道:「喂,到底還要等多久,我等到肚子都餓了。」

施恩苦惱到最後。終於下了一個決定,讓三人過來秘密商議到:「如果真的沒有辦法的話,接下來我們只能靠一個人了。」

三人齊問:「誰?」

施恩豎起了一根手指頭,說:「壽頭。」

「他不是要相親么?」

「很明顯,壽頭並不滿意自己的未婚妻,所以才會一而再再而三的逃避相親,所以我們要替他擺平未婚妻的糾纏,塞給他另外一個愛慕者,也即是沐芯,這樣壽頭的未婚妻可能就會誤會壽頭是個不正常的男人,有龍陽之好的男人,然後含淚離開了他。」

施恩十分奸險的摸了摸自己光滑的下巴。然後自嗨道:「如此一石二鳥的計劃,能想出來的我真是個天才,小嫦,待會你混進女人堆里,然後給壽頭說說好話,明白否?」

「不明白么?就是找機會分別和她們進入到洗手間里,然後假意悄悄的跟沐芯說『喂喂,你喜歡哪個』;『我覺得那個叫徐增壽的好有男性魅力的說』;『這是他的電話號碼,找個時間打給他哦』這種話…」

朱小嫦、尚謙、還有舒小小三人互相對視了一眼,都不忍心戳穿施恩的自嗨。

似乎他們三人都知道,這徐增壽的未婚妻和沐芯之間的關係一般。

而這個時候,終於等到了第一個前來參加聯誼的人兒。

「喲!喲!喲!喲!煎餅果子來一套,我說雞蛋你說喲,雞蛋!喲!雞蛋!喲!…」

只見穿著嘻哈風格套裝的沈騰飛和胖胖的賈姑娘一起朝著他們這邊走過來了。

「你們…你們幹什麼啊?!搞什麼鬼啊你們!!」

施恩愣住了,這沈騰飛也太惡搞了吧。怎麼穿成這個樣子。

這個年紀穿這種風格的衣服真的合適么?

「你們不是說不來么?」

「我們沒有來啊,我們只是剛好湊巧要來這個地方進行一場攘夷志士之間的嘻哈大對決。」

沈騰飛的回答讓施恩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

原本還以為他們良心發現過來幫忙參加聯誼的,結果卻是為了這種毫無意義的比賽。

「啊?這麼巧啊,你們也在這裡。」

只見穿著一身新郎大紅花裝扮的米老爺也出現在這個地方。

「什麼鬼啊你們?」

「你們不會以為我要開的是化裝舞會吧,一個個的穿的花里花俏的是要幹什麼啊。」

「接下來是誰,接下來是誰。是陸子朗么?還是狼狗哥?」

就在施恩要陷入癲狂的時候,有人出現了。

「啊,大家好久不見了。」

只見司徒二釗騎著一隻風暴巨狼出現了。

「你小子怎麼也來了?不是回家了么?我記得我沒有邀請你啊?」

施恩見到了鐵笛小子的出現。一下子就愣住了。

這鐵笛小子自從一起去了雲南沐府大鬧一場后,就立即啟程回家的說,畢竟接二連三的總是把回家回到一半的人叫回來實在是太過不好意思。於是施恩這一次直接弄來了一張直達高鐵,讓鐵笛小子直接一趟回到家。

可是吧,這傢伙怎麼又回來了?

「哦。是這樣的,高鐵中途出來一點小故障,於是停在了半路一會兒。結果我就碰到了這個傢伙,他跟我說『不幹所』這邊有點事情需要人手,我就跟著他一路回來了。」

司徒二釗指了指同樣坐在風暴巨狼上面的少年男。

「大家好,我們又見面了,是我的乾爹叫我過來的。」待得這位少年跟施恩他們打招呼后,施恩這才明白了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

「尹仇弓,你怎麼也來了。」

沒錯,將回家的司徒二釗帶回來的,正是張大炮的傻兒子尹仇弓。

如果所料不差的話,應該是陸子朗來不了,於是乎讓自己的乾兒子尹仇弓過來了。 「欸,你們來這麼早啊!」

徐增壽依舊還是穿著飛魚服,而且渾身上下非常的髒亂、狼狽,而且頭髮非常的油,看起來就像是一百天沒有洗頭一樣。

為了杜絕這一次的相親,他也是拼了啊。

「對不起,我來晚了。」

這個時候,陸續的有人來了。

不多時,一匹駿馬進入了眾人的視線中。緊接著一個身著將軍鎧甲的威風凜凜少年郎坐在駿馬之上,向著這邊的施恩等人打了一聲招呼。

「我聽湯雅說聯誼就是男女之間的混戰,所以我就做好了全幅準備。」

沒想到。這沐芯到最後還是把聯誼給誤會成其他什麼事情的樣子。

她到底是一位聯誼是男人和女人要幹什麼啊!?

這傢伙,完全沒有弄明白什麼是聯誼啊!!

「哎呀,我還以為你這一次又要放我鴿子呢。」

「終於是肯跟我見面了,徐增壽。」

眾人尋聲看去,只見一個新面孔,當然啦。這裡面也有一部分人認識的。

不過,施恩卻是立馬朝著徐增壽看去,果然看到對方臉上的表情出現了巨大變化。瞬間就知道了這個人應該就是徐增壽的相親對象。

而舒小小在看到了湯雅的時候,表情卻是猛地一僵,心道:她怎麼也來了?

「大家好啊,我是徐增壽的未來娘子,我叫湯雅。」

古靈精怪的湯雅給大家做了一個自我介紹,然後來到了沐芯的面前,指了指對方給自己解釋了一下:「還有一件事我要澄清一下,我可沒有做什麼誤導沐芯的事情哦。」

但是,熟悉她的人都知道,絕對是她事後跟沐芯說了些什麼話,才會造成對方對聯誼這一活動有什麼奇怪的想法。

當湯雅出現的時候,徐增壽立馬竄到了施恩的身邊,很明顯是在尋求庇護。

真不知道,這徐增壽為什麼在面對相親對象的時候,會慫到這一的一個地步。

徐增壽的一切舉動都盡收湯雅的眼底,但是她也沒有著急進攻,而是儘快跟著在場的其他人拉攏一下關係。

「還有哦,為了讓聯誼多一點樂趣。我特地邀請了一群可愛的美少女過來哦。」

「正因為忙活這件事情,讓我這麼晚才到。」

這麼說著,大夥也不會因為她的遲到而有所怨言了。

畢竟,在場的人都是老熟人,聯誼當然是要歡迎新面孔新人進來,一群老熟人聯誼根本就是在扯淡。

「來吧,各位,別害羞了,都過來這邊吧。」

在湯雅的呼聲下。只見一大群鶯鶯燕燕的少女朝著他們這邊走來。

遠遠看著,這些鶯鶯燕燕的少女們身材還算不錯,而且還洋溢著青春的氣息。

然而,隨著與那群鶯鶯燕燕的少女們距離越來越近,施恩等男性無不悚然一驚,臉上立即變得黑如墨水。

因為,這群鶯鶯燕燕的少女們屬於只可遠觀而不可近視。

「哎呀,好像沒有看到很帥很有魅力的男人也!」

「討厭啦,湯雅你不是說這裡有帥哥美男的么?我怎麼一個也沒有看到啊?」

「真是的。如果真的只有這麼幾個人的話,那我真的考慮要回家了哦。」

「哎呀,別這樣嘛,我們好不容易可以出來一趟,當然好好玩一玩再回去啦,誰讓我們是大明朝的大家閨秀,官家千金呢。」

「其實裡面也有兩三個長得不錯啦,雖然配不上我們這些傾國傾城,但也可以勉強處一處關係先。」

施恩在看到和聽到這群鶯鶯燕燕的少女們的真實容顏和身材后,臉上忍不住就是浮現出了驚恐來。

這算什麼啊?

從另一個意義上來說,這裡面已經可以說算是生化武器了!

而站在施恩身邊的徐增壽也是冷汗直冒,然後掃向了站在這群『怪物』之中的湯雅之時。瞬間就明白了什麼。

「可惡,這個傢伙,居然用了這樣奸險的伎倆。」

「什麼伎倆?」

「就是採用雜兵來將自己全副武裝保護起來。」

炮灰她嫁了豪門大佬 此言一出,施恩也明白了是什麼意思了。

的確是夠奸險啊,用比自己丑陋的人來襯托自己,就算是平時並不怎麼起眼的女人,站在這麼一群影響視覺的『怪物』之中,也會瞬間讓人看到其身上的閃光點,就連顏值也會疾速飆升。

另一邊,同樣受到『怪物』視覺傷害的米老頭,好像整個人都崩潰了一樣,竟然拿出了鹽巴出來到處灑,一邊灑還一邊念叨著一句話:「妖魔鬼怪快離開,妖魔鬼怪快離開!」

而狂魔鬼公子沈騰飛就不一樣了,怎麼說也是經歷過大風大浪的大人物。區區這麼十幾個『怪物』是對他無法造成精神傷害的。

坐在長凳上面的舒小小,在看到了對面那群『怪物』后,卻是露出了一個『我早就知道會這樣』的怪異表情來,低聲自言道:「百鬼夜行啊,我就知道她絕對不會帶比自己漂亮的女孩過來聯誼,這群傢伙也太可憐了。都這麼多年了還不知道她的本性,為了襯托自己把她們當成死兵來利用,真的是醜人不自知啊。」

看樣子。舒小小好像是跟這湯雅是早就認識的一樣。

「怎麼辦?施恩,這一次看來我們處於劣勢啊,如果一個不注意。恐怕會成為那群怪物的祭品啊!」

徐增壽低聲對著身邊的施恩說道。

他也沒有料到,這湯雅會來這麼狠毒的一招。

而且,這群『怪物』的身份來歷也不簡單。都是大明朝文武百官待字閨中的女兒,也難怪會是這副恐怖模樣,老子做了太多違反天道的事情。自然會遭到天譴。

不得不說,她們也是個可憐人。

但是,現在不是可憐對方的時候了。

施恩在聽到了徐增壽的話后,卻是長長的呼出了一口濁氣來,「看來我們被擺了一道,沒有認識到聯誼的真正可怕之處是我們的失誤,但是接下來,才是真正決勝負的時候,我們已經退無可退了,這已經不是一場普通的聯誼了,這是一個修羅戰場!!」

「身為身處戰場上的戰士,怎麼可以未戰先怯!」

「拿起武器,跟我一起拼殺到底吧,被挑選的勇士們!!」 東城衛呼延珏沒有參加聯誼,卻是躲在了一個隱蔽的地方,全神貫注地關注著這裡。

當他看到沐芯身著威風凜凜的將軍鎧甲出現的時候,他雖然有點震驚,卻也覺得就算是身著將軍鎧甲的沐芯也是那樣的可愛。

而今天,為了挽救一名少女去建造粗壯無比的陽元石,這群被上天選中的勇者們不顧自身的生命危險,一步一步的朝著征途之路前進。

「一切都只能交給你們了!」

現在,東城衛呼延珏也只能信任『不幹所』的辦事效率了。

然後。他就朝著應天府最有名的蘿莉專賣店方向走去。

本來受到那群『怪物』的視覺衝擊后,大部分人都準備開溜的。

卻是在受到施恩的鼓舞和強制性阻攔下,齊齊被押入法場…額不對。是押入事先就訂好的聯誼場地去。

這一次,徐增壽也算是下了重本,居然將聯誼的場地選擇在『外魔』集團的觀光飛船,可以選擇在海上航行,也可以選擇在空中飛。

「非常感謝今晚光臨『外魔』集團的觀光飛船。」

「在這特別的航線上,不但可以欣賞到海上的光景。還可以看到夜空中最亮的星星哦。」

「各位客人感覺怎麼樣?在空中舉辦宴會別有一番情趣吧?」

面對負責這艘飛船一切工作的服務小姐姐,施恩卻是反駁道:」不是宴會,而是聯誼。」

前情提要。身為女兒身卻要被當成男孩撫養的悲劇少女沐芯,『不幹所』的眾人從照顧她日常生活的東城衛呼延珏那裡得知了沐芯的可怕計劃——建造陽元石!

為了阻止這個計劃,挺身而出的勇士們為了喚醒沐芯身為女性的意識而策劃了這一場聯誼。

然而,聚集起來的這群勇士們卻是出師不利,究竟這群勇士們是否能守護住沐芯的原裝進口的呢?

大明朝的命運已經無所謂了,現在聯誼的男人們將要展開最後的聖戰!

左邊一側的女方代表有:舒小小、朱小嫦、沐芯、湯雅、『怪物』軍團十一人。賈姑娘。

右邊一側的南方代表有:施恩、尚謙、尹仇弓、徐增壽、司徒二釗、米老頭、化了妝的沈騰飛,沒有了。

典型的女多男少,不夠分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