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德,救救我……」

「土德,我是你們的師叔啊!」

仁德同樣是站在那裡,低著頭,不敢言語。

他是如此,土德也不例外。

帝后兇勐:陛下請下榻! 仁德不敢抬頭不敢言語,是因為剛才發生的一切他都親眼所見。

土德害怕,因為他知道古清風的身份,更加知道古清風的可怕遠遠比剛才發生的一幕還要恐怖百倍千倍乃至萬倍!

「火德,救救我……我等!看在你師傅的面上,救救我等啊……」

三老跪在地上,求救著。

火德瞪著她們,偷眼瞧了瞧古清風,而後憤然道:「老子早就警告過你們!是你們自己不聽!」

「我錯了……我們現在立他為掌儲,讓他做掌門……」

火德不敢太大聲,噎著喉嚨,嘶聲喊道:「早他娘幹嘛去了!遲了!」

這一下。

雲霞三老徹底絕望了。

他們求過了九華同盟,亦求過了仁德、火德、土德,唯獨沒有求主宰他們生命的古清風。

不是不想求。

而是不敢求。

是的。

不敢。

在古清風面前,他們連求饒的膽量都沒有。

古清風沒有說話,就這麼負手站著,冷峻的臉龐上面無表情,無悲無喜,無善無惡,無怒亦無憤,很幽靜,更死寂。

然而,就是這份兒幽靜,靜的如同九幽魔神。

這份死寂,寂的似若地獄死神。

沉默的古清風已是很可怕,而陷入幽靜陷入死寂中的古清風已經不能用可怕來形容。

土德知道,火德更清楚。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早已絕望的雲霞三老在求救無門后,三人就像被抽空的氣球一樣,軟在地上,滿臉煞白,蓬頭垢面,想喊喊不出聲。

古清風越沉默,他們就越害怕越恐懼。

這種害怕這種恐懼深深籠罩著他們的靈魂,令他們無法呼吸,甚至連身體都麻木了。

古清風沒有動手。

並非他心慈,也不是心善。

而是他知道雲霞三老是火德內心的羈絆,不是不能殺,只是還不到時機。

他在等,等火德,不是讓火德殺,而是讓他看。

靜寂。

無邊的沉靜,無盡的死寂。

雲鶴真人望著古清風,恐懼的望著,恐懼之中多了幾分獃滯,也多了幾分麻木,用盡全身力氣,沙啞而又虛弱的喊道:「妖魔……他是……他是妖魔,他是……妖魔,築基失敗的肉身……根本不可能這麼強悍,根本不可能……他一定是妖魔……」

「殺了他,動手殺了他……不然……這妖魔一定會殺光你們……一定會……」

一提妖魔。

場內眾人也變得緊張恐懼起來!

是啊!

一個人築基失敗產生的異變之體,就算異變的再厲害也不可能如此強悍!

恐怕……恐怕只有妖魔的肉身才會這般強悍吧!

難道……難道他真的是妖魔?

場內眾人不由也害怕起來,因為傳言當中妖魔的肉身好像……就很強悍。

有如此想法的不止青陽地界這些大佬,就連歐陽緋月也都懷疑起來,仁德也是,魏青也是如此。

就在這時,天空之中突然傳來一道轟鳴的雷音。

轟隆隆——咔嚓!

原本晴空萬里的天空驟然變得烏雲密布,雷聲隆隆,電閃霹靂!

轟隆隆——咔嚓!

怎麼回事?

天氣怎麼會突然變得這麼惡劣?

突然。

有人發現不對勁兒,因為場內原本沉寂的古清風變得……變得模糊起來,渾身被一層渾濁的靈力籠罩著,靈力之內夾雜著電光火花,一陣噼里啪啦的脆響,古清風的肉身愈發模糊。

這是……這是什麼情況?

這像似在築基?

所有人都築過根基,而此時此刻,古清風的情況和築基很像。

難道真的是在築基?

轟隆隆——咔嚓!

嘩!

此間,天空烏雲密布,滾滾雷音強壓而下,仿若末日降臨一般。

轟隆隆——

這是什麼?

沒有人知道為什麼,也沒有人知道為什麼古清風在這邊築基,天空為何會突然電閃雷鳴。

轟隆隆——咔嚓!

天空炸響,震的大地都在劇烈顫抖。

場內。

籠罩古清風的渾濁靈力不知何時已然消失,古清風的肉身也不再模糊。

他看起來還是他,只是又有不同。

確切的說他的靈息變得……

嗯?

等等!

這是根基!

這是根基之息!

天吶!

他築基成功了!

這一刻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古清風明明築基失敗產生了異變之體,怎麼又……而且,他築基的時候,天空為何烏雲密布雷音滾滾。

沒有人知道。

此間。

古清風一襲白衣,負手而站,三千黑髮在烈風中肆意飛揚,衣袂啪啪作響,他微微仰著頭,一雙眼眸盯著蒼穹。

轟隆隆——咔嚓!

天空之中,烏雲更密布,滾滾雷音更瘋狂!

古清風沒有動,一句話也沒有說,只是一張冷峻的臉上,神情不再沉寂,而是變得孤傲,變得冷厲,變得不可一世起來,雙目之中,是那數之不盡的霸絕,亦是那無盡的睥睨。

「滾!」

一道凝喝直衝天際,轟然一聲炸響,將密布的烏雲震裂開來。

聚集在雲霞派的千餘人,有一個算一個,當場被這個滾字震的七竅出血。

雲霞三老當場暴斃!

李家二十餘人暴斃!

所有人這一刻腦海瞬間空白,思維凝固,耳中轟鳴,渾身僵硬,應聲倒地!

青陽地界的大佬是。

仁德、火德、土德是。

魏青是,歐陽緋月是。

轟!

雲霞派的守護陣法瞬間潰散,聲勢炸裂開來,聚集在外面的數萬人全部在這一刻七竅出血,渾身僵硬,應聲倒地,沒有人例外,沒有!! 轟隆隆——咔嚓!

天空之上,烏雲密布,遮住了天際,也遮住了日月,整個青陽地界都籠罩在一片黑暗之中。

烏雲似若滾滾狼煙瘋狂凝聚,亦如海嘯席捲著一切。

轟隆隆——

伴隨著烏雲凝聚,天空中驚雷炸響,一道接著一道,震的大地都在劇烈顫抖著。

狂風肆起,大雨瓢潑而下。

失去守護大陣的雲霞派短短一刻鐘便被大雨灌溉。

雲霞派廣場再也不是先前那一片碧綠的草坪,早已被古清風縱身一躍之力震的崩裂開來,瓢潑大雨嘩啦啦直下,雨水順著一道道溝壑中流淌著,其中還夾雜著鮮血。

轟隆隆——咔嚓!

烏雲凝聚,驚雷炸響。

雲霞派千餘人趴在泥水中,一個個似若雕像般,七竅出血,渾身僵硬,神情木訥,目光獃滯……

此間。

那白衣男子長身而立,任由瓢潑大雨淋在身上,他負手站著,沒有動,從一開始就沒有,就那麼仰著頭,凝視著蒼穹上那滾滾凝聚的烏雲。

孤傲的神情中是那霸絕的不可一世。

幽暗的雙眸中是那睥睨的傲視蒼穹。

他眉頭微微蹙著,蹙的是無盡的冷厲。

霎時!

嗡的一聲作響,他的周身突然閃起彩色光華。

光華如火,熊熊燃燒。

隨之,周身又閃起一重彩色,似金彩。

緊接著,又一重彩色,似紫彩。

又一重……

六重彩,九重彩……

十八重彩。

二十七重彩……

古清風周身的彩色逐漸變換,越變越多,一息時間,周身竟然凝衍出足足九九八十一道彩,每一道彩顏色都不同,玄妙亦不同,每一道都代表著大自然的一重玄妙,八十一道彩變換著,交替著,顛倒著……

「拿走你的垃圾!」

古清風盯著遮擋天際的滾滾烏雲,搖身一晃,身軀凜然一震,全身每一根毫毛,每一寸肌膚,每一個毛孔,每一條筋骨在這一瞬間迸發出恐怖的力量!

噼里啪啦一陣脆響,周身八十一道大自然玄妙頓時被他震的煙消雲散。

只是當全身彩色潰散之後,又再次凝衍而出,九道……十八道……八十一道……

「我說過拿走你的垃圾!」

古清風再震!

八十一道彩色再次潰散。

只是剛潰散,嗖的一聲,八十一道大自然彩色又重新凝衍。

再震,再衍,如此反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