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問題。我儘快跟李東石聯繫。還有,得優先保證我們這邊的陸航支援力量。」

「南面還沒開打,自然是優先保證你這邊的支援力量了

袁晨皓尷尬的笑了笑,知道自己說得太多了。

「沒別的事,就談到這裡吧,有消息了再聯繫。」

結束視頻會議后,裴承毅讓東方聞去聯繫了剛剛離開瓜達爾港的李東石,讓他在到達摩蘇爾之前與北方指揮部聯繫,聽從袁晨皓的直接指揮。

可以說,袁晨皓的存在,讓裴承毅省了很多麻煩。

不管怎麼說,有袁晨皓這種頭腦靈活的手下,做什麼都要方便得多。事實上,裴承毅很少插手北線作戰行動,即便需要調整作戰部署,也只需要提醒一下袁晨皓,並且做好聯合司令部的工作,而不需要在戰術問題上替袁晨皓操心。

在東方聞聯繫李東石的時候,裴承毅親自找到了伊朗與伊拉克的聯絡軍官。

第十戰鬥單位的先頭部隊必須趕在7月打手日凌晨到達摩蘇爾,主力部隊必須在7月2日凌晨到達伊拉克北部的代胡克省,並且在邊境線南面做好進攻準備,需要伊朗與伊拉克當局提供全面配合。因為由軍情局負責國家間協作。即由軍情局出面與盟國當局交涉,所以裴承毅只需耍象徵性的提出要求,其他事情由軍情局的情報官員督辦,不需要聯合司令官親自過問。

當然,不是所有事情都能讓軍情局代勞。

忙完這些事情的時候,已經快到中午了。與前幾天不同,因為有客人要來,所以裴承毅沒有在辦公室用餐,而是去了軍官餐廳。 不是所有的布局都需要精心策劃,反覆斟酌的,有些牛逼的人,即便是在很短時間內,都會挖下一個悄無聲息的局,讓別人在不經意中就跳進去。如此不算,最要命的是當布局者認為自己布置下來的局是牛逼的,是將人陷入不復之地,卻不知道有高明者早就布置下來一個更大的局,一個能夠讓布局者在事後輸的一敗塗地的死局。

很顯然,不管是哪種人,梁沫都不在其中,所以他採取的就是無賴般的手段,栽贓陷害。

這麼做的結果就是簡無慮直接被強行阻攔下來,被指責陷害。

短短片刻后李樂天就出現在這裡,隨著他的出現,這裡同時還冒出來一個人,他就是楊容的心腹連鎮。隨著連鎮露面,這裡的形勢頓時就開始變的劍拔弩張起來。

但能出現在這兒全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沒有誰會像是小混混般的打架鬥毆。即便是李樂天此刻心情憤怒,但卻還是採取保守的方式來玩這場黃金高爾夫。

你們不是想要借著這個為難簡無慮嗎?我就讓你們栽倒在這個事上,把錢吐出來。

李樂天對自己的高爾夫水平還是有點小自信的,然而在連鎮擺明是挖坑的情況下,他僅僅憑著自信可不夠,而是直接陷了進去,不知不覺李樂天已經往裡面賠進去兩千萬。

鄭牧和杜品尚也在收到消息后就趕緊過來,站在旁邊觀戰的他們,心神不寧。

「鄭哥,這事我怎麼感覺像是有點陰謀的味道?」杜品尚低聲道。

「不要著急,我已經給蘇沐說了,他很快就到。」鄭牧話音剛落下。蘇沐便已經出現在身邊。

「老師?」

「不用說,我已經知道,慢慢看著就成。」蘇沐眼神眯縫起來,嘴角露出一抹邪魅笑容,熟悉他性格的鄭牧知道,今天這裡恐怕有人要為陷害李樂天付出慘烈代價。

兩千萬對李樂天來說多嗎?還真的是不多。但再不多那也是錢啊,就這樣在短短十來分鐘內全都賠掉,這事換做是誰都沒有可能做到心情坦然。

如果說最開始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的話,那麼現在李樂天已經清楚自己被連鎮給坑了,確切的說被楊容給耍了。從簡無慮被梁沫栽贓,到自己出現,想要用這種方式討還公道,這全都在楊容的算計中。

楊容就是知道自己必然不會善罷甘休,所以才會做出這種安排。李樂天甚至能想到。即便自己不這樣做,就身邊這些人也會鼓動自己去做。

夠狠的楊容,竟然連我都敢算計。

「師叔,要不咱們別玩了。」簡無慮低聲道。

「無慮,去鄭牧那邊,這種事情你不要攙和。不攙和但要仔細的看著,這也是我給你上的一節課,叫做任何時候都不要衝動。衝動是魔鬼,這話簡直就是至理名言。我因為衝動。所以說現在賠掉兩千萬。但你要是能知道這個道理的話,也算是我沒有白白的賠掉兩千萬。」李樂天嘴角微笑著吩咐道。

「可是…」

「沒有什麼可是的,這事你就不要管了。」李樂天態度堅決。

簡無慮就只能撤回去,然後看到蘇沐出現后趕緊說道:「老師,整件事情是這樣的…」

「我已經知道,就像是樂天所說的那樣。慢慢的看著,這都是難得的實戰經驗,對你以後的成長是有好處的。品尚,你也不要掉以輕心,好好的研究這個看似簡單卻別有用心的陷阱。」蘇沐平靜道。

「是。」兩人全都恭聲道。

李樂天也看到蘇沐。微微點頭示意后,就掃向連鎮,他的臉上露出一種冰冷神色,「我是真的沒有想到,這個喝過洋墨水的人果然是滿肚子都是壞心眼,老祖宗流傳下來的仁愛禮儀,全都被他丟到腦後面。什麼樣的事情都敢做,什麼底線都沒有,行啊,在這京城中敢算計我李樂天的人沒有幾個,今天楊容你居然敢做,有點意思。讓楊容出來吧,我和你沒有什麼好說的。」

連鎮笑容滿面,好像是沒有聽懂這個話似的,帶著一種謙恭說道:「不好意思啊李總,我們楊總現在正忙著處理別的事情,因此他是沒有辦法過來的,他…」

就在連鎮還想繼續用套話來忽悠時,李樂天忍不住蹭的跨步上前,一腳毫不客氣踢出去,梁沫的身體當場就被踢得蜷縮起來不說,跟著就站不穩了,直接摔倒在地。

突然出現的這幕,讓所有人都感到有些意外,他們全都難以置信的盯著動手的李樂天,紛紛猜測著他到底是怎麼了,為什麼會做出這種野蠻粗暴的瘋狂舉動。

「你!你……」梁沫揚起手指,五官扭曲著想要說什麼。

「我怎麼了?我不過就是打了一條狗而已,怎麼?難道說你這條狗還想要咬我不成?梁沫,知道嗎?我最煩的就是你這種人,你這種人都能混進這種地方,真的不知道避暑山莊到底是怎麼做事的。你說你要是個美女的話怎麼都行,畢竟還能出賣點姿色,你要是能靠那張臉出來混。」

「但我真的不知道你這種老掉牙的男人,為什麼會站在這裡?你很有錢嗎?你很有權嗎?你什麼都沒有,憑什麼和我們站在這裡?難道你認為能和我們相提並論嗎?」李樂天不屑道。

全場嘩然。

李樂天的這話看似是無厘頭,但要是琢磨下也不是沒有道理。像是梁沫這種人,不是明星,沒有權勢,財富有限,怎麼就敢在這種場合出頭,難道說他就分不清形勢嗎?想到自己要和這種人並排而站,就讓這些非富即貴的人感到膩歪。

沒有誰特意的去想,李樂天說出來這話是不是想要離間誰,他們就是這麼本能的浮起這個念頭。

這不,不像拉倒,越想越覺得有道理,所以每個人看向梁沫的眼神也都流露出一種不善。再加上剛才發生在這裡的那一幕,不是說沒有人看到,那些知道真相的人對梁沫更是鄙視的很。

「李總,梁先生是我們避暑山莊的客人,你沒有權力對他那樣做。再說即便他不是我們避暑山莊的客人,你都不能對他拳打腳踢,你這樣做是犯法的。梁先生如果你要求的話,我們山莊是願意報警處理這事的。」連鎮表情冷峻道。

報警?

李樂天聽到這話后,忍不住仰天大笑,掃向連鎮的目光變的冷漠如刀,「我踢梁沫是因為他經常演壞人,我剛才看到他之後突然間嚇著了,當作遇到壞人本能的踢出去,這麼做也犯法嗎?倒是你連鎮,我剛才的話你沒有聽清楚嗎?你沒有資格在這裡和我說話,把楊容喊出來,不然你說我下次會踢誰?好好的猜猜吧。」

連鎮臉色急變。

作為楊容的心腹,平常在外面也是被人尊敬的連鎮,怎麼都沒有想到,在李樂天面前,自己不過就是對方呵斥的一條狗,在人家的眼中根本就沒有自己的地位。

想到這個窘困羞辱的現實,他心中的那股怒火蹭的就燃燒起來。想到楊容說的不要怕事情鬧大,只要將李樂天他們給困住就成的吩咐,他便準備反抗到底。

「楊總,我知道您是李氏娛樂的總裁,知道您李氏娛樂家大業大,但您再如何,也要遵守規矩不是。我連鎮是沒有什麼本事,但我負責的就是這裡的治安和規矩。今天的黃金高爾夫是古鼎集團委託我們避暑山莊舉辦的,您要是覺得輸不起的話,就可以暫時休戰,去那邊休息,我們山莊會為您提供最好的服務。」

「當然我也知道那點錢對您李總來說不過就是毛毛雨,您肯定是還能繼續玩的。但現在您要是想要不玩的話,行,沒有任何問題,您去那邊休息就是,請您不要鬧事。您為難我連鎮有什麼意思?我就是一個打工的,您哪怕是將我也踹倒在地又能怎麼樣?丟人的只能是您,而不會是我,您說是吧?」連鎮將姿態擺的很低,低到所有人看起來都像是李樂天在欺負人似的。

而且就在連鎮話音落下后,四周那些親近山莊派系的人和古鼎集團的人都開始鼓噪起來。

「李氏娛樂就該這麼放肆行事嗎?輸不起的話就不要玩啊,打人這算是怎麼回事?」

「說的就是,難道說還想要強迫人家將錢吐出來不成?」

「我們古鼎集團從來都不會能被任何人威脅。」

「李氏娛樂真的很強嗎?怎麼感覺不是那回事,連這點錢都玩不起。」

……

這就開始鬧事了嗎?

蘇沐站在旁邊,冷眼旁觀著鼓噪鬧事的那些人,一眼就洞穿他們的身份。什麼黃金高爾夫,什麼三級賽制,什麼古鼎集團,真的認為這些是多麼神秘的東西嗎?你們想要矇騙別人可以,但在我這裡這些統統都構不成威脅。

你們不是想要玩嗎?你們不是想要這麼羞辱李樂天嗎?好啊,我就讓你們知道什麼叫做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我不能下場,同樣讓你們輸的底掉。

連鎮你這是在玩小人物的辛酸無奈把戲是吧?既然你這麼希望當小人物,就慢慢的當著吧,你會發現很快就會變成真正的小人物。

蘇沐眼眸閃爍著冷光,嘴皮微動后,原本憤怒的李樂天,眼底驚喜過後,愈發大怒。(未完待續。。) 訌承毅請來的不是別人。正是第五戰鬥單個的指揮官江稅小以及第八戰鬥單位的指揮官王學平。

作為前線最高指揮官,裴承毅必須針對最壞的情況做好準備。本站新地址已更改為:除咕,洲敬請登6閱讀!

從一開始,裴承毅就知道,僅靠4支戰鬥單位很難打贏這場要在舔戰線上挑戰3個國家的戰爭。制定戰爭計劃的時候,裴承毅就向李存勛提出了進行有限動員、儘快讓所有戰鬥單位做好參戰準備的要求。問題是,誰也沒有想到裴承毅會在戰爭爆的第一天就提出增兵要求。正是如此,裴承毅沒有得到想要的第三戰鬥單位與第四戰鬥節位,只得到了第五戰鬥單個與第八戰鬥單位。不是說這兩支戰鬥單位的實力不夠強大或者指揮官不夠厲害,而是無法及時趕到戰場。

嚴格說來,部署在柬埔寨西哈努克市的第三戰鬥單位與部署在琉球那霸的第四戰鬥單位更加適合前往中東地區作戰。原因無二,這兩支戰鬥單位常駐海外,官兵都知道該如何處理涉外事外,能夠包容與接受不同的民俗文化,懂得在語言不通、習俗不同的情況下處理危險事件。總而言之,派駐海外的戰鬥單位比留在國內的戰鬥單位好得多。換個角度,在面子思想特別嚴重的共和國,沒有理由不把最好的部隊派出去。更重要的是,第三戰鬥單位與第四戰鬥單位都部署在海港城市,而且都有為之服務的戰略投送艦隊或者兩棲突擊艦隊,能夠在接到命令之後迅趕往前線,不會耽擱太多的時間。

問題是,共和國高層領導不能只考慮一個戰略方向上的需要。

從共和國周邊地區的戰略防禦部署來看,駐紮在西哈努克市的第三戰鬥單位扮演著銜接兩大戰區的作用。在第三戰鬥單位的任務轄區內,不但要配合駐紮在孟加拉灣西岸的第二戰鬥單位鎮守東北印度洋地區,掩護從斯里蘭卡到馬六甲的海上航線,還得與駐紮在廣東的第八戰鬥單位震懾南中國海周邊的區,鎮住早就投靠了美國的菲律賓。更重要的是,第三戰鬥單位還得單獨面向南面,威懾立場上搖擺不定的印度尼西亞,並且應對來自澳大利亞的戰略威脅。

由此可見,第三戰鬥單位的任務非常沉重,在第二戰鬥單位已經派往戰區、美國派兵參戰的情況下,第三戰鬥單位的任務變得更加沉重。從某種意義上講。只有在萬不得已的時候,第三戰鬥單位才會離開南中國海。在恢復裴承毅的時候,李存勛就明確提到,美國在澳大利亞部署了至少打手個師的地面部隊,加上這幾年印度尼西亞的政治轉型,第三戰鬥單個必須留駐南海地區。

與第三戰鬥單位一樣。第四戰鬥單位的任務也很沉重。

作為西太平洋戰區唯一的地面部隊,準確的說,是唯一的6軍部隊。第四戰鬥單位只有三個任務,一是威脅由美國控制的北馬里亞納群島與關島,二是震懾菲律賓、三是阻止日本再度對共和國構成威脅。 臉譜下的大明 因為美國在太平洋上擁有足夠大的戰略縱深,除了北馬里亞納群島與關島之外,向東還有大量島嶼。所以第一個任務的實際意義並不明顯。最多只是確保琉球群島以西的東海在共和國的控制之中。雖然菲律賓倒向了美國,成為東南亞地區唯一與共和國對抗的國家,但是作為東南亞崎嶇最貧弱的國家,菲律賓國內問題多多,對共和國基本上沒有威脅。相對而言,最後一個任務,也就是威鎮日本才是第四戰鬥單位長期部署在琉球群島的主要原因。

日本戰爭結束后,美國為了牽制共和國,在這個幾乎徹底報廢的國家身上花費了很大的力氣。囚年初,美國國會通過了一項名為《人道援助》的涉日法案,正式決定將由美國託管的北馬里亞納群島中的「北方九島」從北到南依次是毛格群島、亞松森島、阿格里漢島、帕甘島、阿拉馬甘島、古關島、薩里甘島、阿納塔漢島與梅迫尼利亞島元,限期租借給日本。僅僅2個月後,第一批日本移民就登上了面積最大的阿格里漢島。因為北馬里亞納群島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由聯合國授權美國託管,美國並不享有北馬里亞納群島的主權,無權處置北馬里亞納群島,更重要的是。美國國會租借給日本的口座島嶼上有8萬多土著居民,所以《人道援助法案》在美國國會獲得通過之後,共和國率先表抗議,並且在安理會起控訴,要求由聯合國決定是否將北馬里亞納群島北方九烏租借給日本,而不是由美國單方面裁決。母庸置疑,只要鬧到聯合國,共和國就有辦法把美國國會批准的法案變成非法行動,因此美國並沒將這件事情交給聯合國。也就是說,美國把北馬里亞納群島北方九島租借給日本的行為本身就沒有法理基礎。

因為在安置土著居民的問題上,美國當局沒有給出一個合理的解決方案,只是要求北方九島的土著居民在移居南方島嶼、以及在獲得美國國籍上做出選擇,沒有給予一用浩民自行決定生存展的空間。所以在的年代早期,北嗚群烏土著居民還到國際法庭控告過美國,並且在國外組織了好幾斤。「救亡會」其中最有影響力的一支救亡會就在共和國控制的琉球群島活動。

站在客觀的立場尖,美國當局這麼做,也是沒有選擇的選擇。

印度戰爭爆前,美國一直在積極援助日本,幫助日本進行戰後重建。因為日本本土遭到了嚴重的放射性污染,絕大部分日本人均遭到了致命的輻射或者沾染性污染」億多日本人將在數年內因癆症病逝,所以在幫助日本進行戰後重建的時候,美國先要做的就是拯救瀕臨滅絕的「日本人」。事實上。日本人也在自救。非常可惜的是,日本相村上貞正在完蛋之前做出的努力並沒揮很大的作用。到戰爭結束前,轉移到南方外島上的日本人不到勁萬,而本土還有大約力o萬基本健康的日本人。也就是說。日本要想復興,就得把希望寄托在這勸萬人身上。因為遭到戰略封鎖,琉球群島又落入了共和國手中,外島的基礎設施非常不完善,別說容納勸萬日本人,能夠保證已經轉移的勸萬日本人能夠正常生存下去都是個問題。

正是在這個大背景下,美國當局扮演了上帝的角色,開始拯救日本。

雖然北馬里亞納群島的北方九島的面積不是很大,基礎設施也不是很完善,但是對於函待轉移的狗萬日本人來說,這裡無疑是世外桃源。

到碰年底,轉移工作基本完成。

在為日本難民提供生活空間的同時,美國當局還為日本難民提供了自救生產所需的一切物資與勞動工具。別的不說,到狂刃年初,美國聯邦政府與各州政府已經向日本難民轉交了丑艘遠洋漁船,並且由駐關島的美國海軍為這些漁船提供燃油與正常維護。

按照綠色和平組織在奶打手年公布的一份調查清單,僅在刃刃年,日本人捕殺了旦四多頭鯨。獲取了大約舊萬噸鯨肉。這些食物,足夠養活四萬日本人。如果算上捕獲的魚類,僅通過海洋汪業就能為大約沏萬日本人提供充足的食物。

事實上,到四隻。日本已經成為海洋汪業凈輸出國。

雖然日本輸出的水產品。多半是為了換取小麥、稻米、玉米、土豆等等農作物,其基本食物產量仍然只能滿足自需,但是數百萬日本人的濫捕行為嚴重破壞了海洋生態,與綠色和平組織等國際機構多次爆

突。

從某種意義上講,溺年在聯合國獲得通過的《國際海洋生態法》中,取飾了「科學捕鯨。」就是針對日本人的濫捕行為,保護稀有程度比日本人還要高得多的藍鯨、長鬚鯨等珍貴鯨類。

幫助日本難民解決吃飯問題的同時,美國當局也在積極幫助日本人進行本土清理工作。

溺年,第一支清理隊伍登上了日本本土,清理工作正式開始。

雖然在處理戰爭難民的遺骸時,清理隊員遇到了很多問題,在第一批登6日本的清理隊伍中,近三分之一的隊員精神崩潰。但是這是現實的,而不是在拍電影,也就沒有那些只有在電影中才會出現的怪物。

事實上,放射性污染造成的影響遠沒有電影與中說得那麼恐怖。

造成污染的主要是爆炸產生的放射性塵埃,而這些肉眼幾乎見不到的塵埃會隨著降水回到的面,然後滲透到地下,最終離開的表。因為日本地處北溫帶,常年受黑潮影響,氣溫比同偉度地區偏高,降雨比較充沛,所以大約2到3年。放射性污染就會降低到不足以致命的地步,3到蚌就能回到正常水平。也就是說,這比之前某些科學家提出的,日本需要出年才能恢復元氣的預測短得多。

第一支清理隊伍的主要工作就是確定是否可以進行戰後垂建工作。

結論是,除了核設施廢墟附近的放射性污染仍然嚴重標之外,其他地區的污染已經降到正常水平。因為最後一批留在島上的日本人在力刃年年底之前就完蛋了。島上倖存下來的動物與植物獲得了更大的展空間,所以在清理隊員上岸的時候,日本幾乎是一個森林覆蓋率接近百分之百的國家。

因為關東平原的地理條件最好,而且受河流眾多影響,環境也最好,所以清理工作先在關東平原展開。

當年年底,美國就為日本提供了第一批戰略援助物資與重建設備。本站折地址已更改為:慨比咕,洲敬請登法閱讀!

也就在這個時候,日本當局提出了第一斤,「五年計哉打手按照日本人的規劃」在第一個五年之內,不但要將關東地區建成能夠滿足所有日本人生活需求的糧倉,還要把東京建成一個人口萬的大城市。

如同第二次世界大戰後一樣,日本人再次開始了重建工作。

與二戰後的重建不同的是,因為嚴重污染區域分佈得太」咱且非嚴重污染區域也不適合人類長期居住。所以重建血日東以清理廢墟開始,而且重建所需的原材料,包括水泥這些最基本的原材料,都得從國外進其,能夠在日本找到的,恐怕就只有淡水了,而且還得是那幾天污染最輕的河流中淡水。正是如此。重建工作開始后,日本當局沒有立即向本土移民,而是以輪換工作的方式,派遣建設人員返回本土展開重建工程。似乎是自我解嘲,日本當局宣稱這麼做,能夠像在一張白紙上作畫一樣,把新日本建設成世界上最美麗、最文明與最漂亮的國家。

非常不幸的是,日本人的好日子只過了打手年半。

隨著印度戰爭爆,日本重建物資的主要產地遭到滅頂之災,物資供應遠遠跟不上重建需求,重建工作被迫放緩。雖然日本當局有所預見,知道印度遲早會倒霉,在進行重建的時候,將距離本土很近的新島規劃為日本的第一個工業區。而且是第一個以生產重建物資為主的工業區,並且在印度戰爭爆前完成了基礎建設,但是僅僅一個工業區,根本不可能生產出足夠全部重建工作所需的物資,而美國的勞動力成本太高,不可能幫助日本生產如同水泥、鋼鐵這些初級工業產品。

受印度戰爭影響,直到刀力年中期,日本第一個五年計戈打手的目標才基本實現。

喲年底,日本開始有計劃的向國內移民。準確的說,走向「新東京市」移民。因為美國當局在「新東京市」的建設上給予了最大的幫助,所以日本當局準備在辦口年7月打手日舉行的城市命名典禮上,將「新東京市」命名為「美日市」以此象徵美國與日本的深厚傳統友誼。本站新地址已更改為:慨除心,刪敬請登6閱讀!

不管怎麼說,在舊多年前被打垮的日本正在站起來。

雖然按照最樂觀的估計,到的年只之前,日本都很難威脅到共和國,畢竟人口的恢復遠沒有城市重建那麼簡單。用近的年的時間來繁衍2到3代人,哪怕算上部分回國的海外移民,日本的總人口也很難突破刃刀萬。以日本與共和國的實力對比,在人口規模沒有過旦功萬的情況下,日本當局基本上不要考慮充當美國的馬前卒。別的不說,在正常情況下,旦功萬人口最多只能支撐一支田萬的常備軍,而這樣的軍事規模,根本不可能對共和國構成威脅。但是對於日本的再次崛起,共和國表現出了難以容忍的態度。四隻,也就是日本戰爭爆舊周年的時候,共和國當局拒絕了美國的提議,沒有把琉球群島歸還給日本,甚至沒有答應把佔領的土嘎喇列島琉球群烏北部部分歸還給日本。而是表示將在佔領期結束之後,由流球人自行決定去留問題。

不管怎麼說,日本振興,對共和國來說不是什麼好事。

受此影響,第三次軍事改革開始后,項鋌輝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西太平洋戰區司令部設在那霸,並且在離任前,將成立不久的第四戰鬥單位派了過去,還給該戰鬥單位安排了一位深得他信任的指揮官,即李繼先中將。雖然第四戰鬥單位的司令部設在那霸,但是該戰鬥單位實際上部署在土噶喇群島,其主力部隊就駐紮在距離日本九州島不到打手四千米的種子島與屋久島。

正是因為該部隊的存在,日本當局在重建的時候才放棄了條件更加理想的九州島。

還有一件事情是裴承毅不知道的,那就是共和國當局早在回年就制訂了一份針對日本的戰略計劃,即在日本本十的污染情況比預料的好得多,日本當局的重建工作進展情況比預料的快得多的情況下,將出兵佔領九州島,至少控制幾處深水良港,以扶持親華政權的方式建立日本的南方政權。因為該計戈過於龐大,而且在顧衛民上台之後,共和國的外交政策趨於緩和,所以這份由總參謀部與國防部聯手制訂的戰略計戈被鎖進了保險柜,就連新上任的總參謀長都不清楚其具體內容。

總而言之,共和國當局從沒忽視來自日本的威脅。

在此情況下,裴承毅自然不能指望得到第四戰鬥單位的支持了。事實上,在菲律賓問題沒有得到解決,日本又開始萌芽的情況下,共和國當局肯定得考慮中東戰爭對西太平洋局勢的影響。

問題是,中東戰場肯定需要更多的地面部隊。

李存勛不是不講道理的人,也不是不清楚中東戰場上的情況。美國的增兵意圖已經非常明顯了。最終派往中東的肯定不止是2個6戰師與2個6軍師,說不定會動用刃萬地面部隊。不管怎麼樣,必須儘快為裴承毅提供更多的作戰裝備,讓裴承毅掌握主動權,並且把主動權轉化為勝利。

在此情況下,江晚承與王學平的出現也就沒有什麼好奇怪的了。 廣紹完情況之後,裴承毅把言機會留給了江晚承與王噪。

「關鍵得看美軍能以多快的度增兵。」江晚承出任第五戰鬥單位指揮官之前是2打手軍軍長,而引軍在印度戰爭中的表現非常搶眼,甚至可以用出乎意料來形容,因此江晚承與裴承毅的關係很不錯。「接到消息后,我就設法找到了一些與美國這些年來的軍事建沒有關的資料。按照我的理解,美國也沒有做好大規模戰爭的準備工作,但是在軍事動員機制上有很大的進步。」

裴承毅笑了笑,示意江晚承繼續說下去。

「母庸置疑,美軍的急先鋒就是其海軍6戰隊。考慮到杜奇威的因素,恐怕我們得優先考慮美國6戰隊的威脅。戰爭還沒爆,杜奇威就將第打手6戰師派往以色列,穩住了猶太人的情緒,足以證明6戰隊的反應度。因為希臘反水,美軍無法借道前往土耳其,所以部署在吉布地的第26戰師很有可能是第二支整建制到達戰區的美軍作戰部隊。

江晚承稍微停頓了一下。接著說道,「雖然美國6戰隊的戰鬥力非常強大,但是我們不能因此忽視了美國6軍的實力。」

江晚承說到這裡,朝坐在旁邊的王學平看了過去。

雖然王學平在成為第八戰鬥單位指揮官之前是口軍軍長,而口軍由是最晚成立的一支空降軍。所以王學平與裴承毅的關係遠不如江晚承打手但是同為戰鬥單徹旨揮官。都是6軍中將,江晚承怎麼也得給王學平一點面子。

「我也贊同老江的觀點。絕對不能忽視美國6軍的實力。」在舊個戰鬥單位的指揮官中,王學平的資歷僅在李東石之上,加上他沒有李東石的輝煌戰鬥履歷,所以在說話的時候非常有分寸。「從目前的局勢來看,以色列當局很有可能不會急著參戰。準確的說,只要北方戰場上的情況沒有生重大轉變。以色列當局就不會考慮參戰,美國也沒有理由逼著以色列參戰。也就是說,戰爭初期,關鍵在北方戰場上。凌雲霄與李東石都是猛將。一個善攻一個善守,只要兩人配合到位,兩個美國6軍旅基本上沒有勝算。到時候,不管杜奇威是否願意,都得把歐淵軍團全部派過去。甚至得從本土派遣一到兩個師的兵力。總的說來,先打好北面的戰鬥。再去考慮其他問題也不遲。」

「確實如此,先在北面好好打一場。」江晚承贊同了王學平的觀

。本站新地址已更改為:慨幾咕,洲放請登6閱讀!

見到兩位將軍意見一致。裴承毅呵呵一笑,說道:「兩位說得都沒錯,我們與美軍都會手下年在北面戰場上力。不管怎麼說,扎格羅斯山區是次要戰場,那邊打成什麼樣,都無法決定這場戰爭的勝負。我們需要摸清楚美軍的戰鬥力。杜奇威也想搞清楚我們的第三次軍事改革的成果。總的來說,北面的戰鬥會非常激烈。如同兩位所說,杜奇威肯定會加大兵力投入,與我們硬拼一場。」

江晚承與王學平都點了點頭。等著裴承毅說下去。

「兩位過來之前,我才剛收到軍情局來的最新情報,美國當局很有可能授予了杜奇威更大的權力,並且按照杜奇威的建議進行了有限動員。隨著希臘態度明確,美國當局不再抱任何幻想,很有可能在近期動用其戰略投送力量。也就是說。杜奇威肯定會加快兵力投送度。」裴承毅看了兩人一眼,說道,「根據我們掌握的情報,美國空軍的戰略投送能力相當於我們的八成,而美國海軍的戰略投送能力是我們的一點一倍。也就是說,在最初的一個星期內,美軍能夠用空運的方式向前線投送至少兩個6軍師。並且用海運的方式把部署在吉布地的第26戰師派過來。因為距離戰場最近的就是歐洲軍團,所以杜奇威別無選擇,只能先空運第打手裝甲師與第3步兵師。一周之後,美國的戰略部署將逐步到位,預計第一批海運過來的6軍部隊將在七月十日或者十一日到達。對我們來說,要想取得一個不錯的開局,就得在此之前完成第一階段進攻作戰行動。在美國6軍的主力部隊到達前部署好防線。我想知道的是,如果我將兩位的戰鬥單位派上前線,並且給予兩位充分的戰術決策權,兩個將如何面對即將到來的嚴峻挑戰?」

聽到裴承毅這句話,江晚承與王學平都鎖緊了眉頭,沒有馬上開口。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