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靖和秦國泰兩人見秦浩天竟然敢同時硬接自己兩人的力量,大敢意外。尤其是李靖更是感到了秦浩天的狂妄。心裡憤怒之下,更是施展出了全身的力量。紅色的玄氣在身體外爆炸而出。

「碰!」三股力量在虛空中碰撞在了一起。

但是讓秦國泰和李靖兩人感到驚駭的是,自己的力量進入秦浩天的身體內,竟然如泥牛入海一般的消失的無影無蹤。

秦浩天此時的神色無比的肅穆。同時轉換兩人的力量,對秦浩天來說,自然是暫時不可能做到的事情。秦浩天只能是將湧進自己身體內的力量排出體外。

秦浩天的腳在地上重重的一蹬。

「轟!」的一聲,秦浩天將身體內大部分的力量通過自己的腳排到了外面。

強大的能量波動在天地間引起了顫抖。房屋不住的發出了震蕩聲。地板發出了「咯吱!」「咯吱!」的聲音。以蛛網般的裂縫以秦浩天為中心向四面八方涌去。塵土飛揚,房屋似乎要倒塌了一般。

「不好……房屋垮塌了……快走……」不知道是誰喊了一句。

「轟!」雖然移星換斗很是神奇,但是秦浩天卻也不可能同時轉換兩人的力量。一個悶哼身,秦浩天被震退了幾步。

李靖、孫朝北、秦國泰三人冷哼了一聲,如影隨形的向秦浩天沖了過來,絲毫也不給秦浩天喘氣的機會。 獨孤九劍】

陳青雲一刀向前揮出,可是此刻千鶴正村在陳青雲的身後,舉起的刀已經要砍到陳青雲身上了。

可是,陳青雲渾然不知,還一個勁的往他的前方砍去。嚇得仇小爻趕緊出聲提醒,這傢伙到底是怎麼了?前方明明沒有人,瞎砍什麼啊

仇小爻驚呼過後,就算陳青雲知道身後有人,想躲也來不及了。原本給他考慮的時間就不多,更何況千鶴正村又是以速度著稱。

這一刀砍下來,就算不死,也會留下一個很長的傷口。

可是,陳青雲就在這個時候,做出了一個讓仇小爻很費解的動作。不但不往前跑躲開攻擊,反而雙腿用力蹬,居然往千鶴正村的方向迎去。

這不是找死嗎?

可是,事實並非那麼簡單。陳青雲的速度在這個時候爆發了,只是一眨眼的工夫,他就背對著千鶴正村,兩人近在咫尺。

然而,陳青雲在貼過去的同時,手中的血劍向身後插去。

千鶴正村真的沒有想到陳青雲居然打的是這麼個主意,原本他以為陳青雲反應有些遲鈍了被他找到破綻,哪裡想到對方是以這種方式勾引他上當。

真是太狡猾了千鶴正村的刀理所當然的劈空了,而且他的身子已經接觸到了血劍。

高手,只有在最危險的時候才能展現出超於常人的實力。千鶴正村的動作已老的情況下硬是扭動了一下腰。

血劍貫穿了他的身體,只不過很可惜,是衣服。腰部只是劃出了一道口子,似乎並無大礙。

陳青雲一招得手,立刻跳離。要知道一旦沒有要了對方的命,那麼他背對著對方如此近的距離,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

千鶴正村居然受傷了,這是連他自己都沒有想過的事情。更何況是一直站在旁邊不敢插手的幾名手下所想象的了。

在這些忍者心目中,千鶴正村就是無敵的存在。他曾經以一人之力單挑了四名九星上忍毫髮無傷。這已經被傳為美談,而千鶴正村更是被神化的男人。

可是,這樣的男人居然被傷到了,這也太不可思議瞭然而,這些人不知道,剛剛陳青雲以一人之力戰敗八名八星上忍。這個戰績,似乎也是相當的彪悍。從這個層面來剖析的話,兩人的事情已經差不多,所以陳青雲能傷到千鶴正村也沒有什麼好奇怪的。

千鶴正村摸了一下腰,大致了解了他所受傷的情況。一般般的傷,直接被他無視了。提刀指向陳青雲。

「你是第二個面對面可以傷我的人。所以,我今天決定使出所有的絕招來跟你一絕高下。可以將我逼到這個份上,你應該感覺到很榮幸。」

陳青雲無語道:「這有毛好榮幸的。你是想殺我,又不是想當我。照你這麼說,你的八輩祖宗都應該感謝我,因為今天我要把你殺了。」

功夫上,兩人可能有一拼。可是鬥嘴上,就算再有一百個千鶴正村也不是陳青雲的對手。

現在千鶴正村能做的就是大聲怒罵:「八嘎」

「別一個勁的八嘎了,毛用都沒有。有能弄耐你弄九嘎,或者十嘎,都很牛氣啊」陳青雲氣死人不償命的說道。

千鶴正村的休養就夠好的了,可還是別陳青雲氣得亂叫,正要再次動手的時候卻突然被陳青雲叫停了。

「等等,你說剛剛我是讓你第二個受傷的人?」

「是又怎麼樣?能讓我受傷並不代表最後活著離開這裡的人會是你不要以為這種低級的轉移注意力的方法可以干擾我。」千鶴正村冷淡道。

陳青雲點頭道:「這個我自然知道。我只是有些好奇那個人是誰。是山野美子嗎?」

「是」千鶴正村回答道。

目前他跟人交手的一些經歷裡面,第一個人的確是山野美子。這也是為什麼他可以心甘情願在一個女人手下做事這麼多年的原因。

那個變態女人當初與他對決的時候,連刀都沒有初,就已經讓他落敗了。當然了,當初他的實力弱了一些,但哪怕是這樣,他也心服口服。自從那以後,就再也沒有找山野美子較量過。因為他知道一個簡單易懂的道理,那就是他在成長的同時,山野美子也在成長,而且速度更快。所以,當他覺得可以的時候,山野美子不知道又將他落下多少差距了。

「被一個娘們打敗了,你居然還有臉活著。我佩服你的勇氣,生的偉大,活的憋屈。看來我殺了你,對你是一種解脫。算了,我不殺你了,滾吧」

「…………」

張狂到了一定的地步。千鶴正村沒有想到居然還有這麼討厭的人,讓他的怒火一竄再竄。雖然他也猜測到這可能是陳青雲故意氣他,為的就是讓他在氣中出錯。可是他就是忍不住怒火。這個男人太氣人了

千鶴正村帶著滿腔怒火執刀對陳青雲沖了過去。

這應該是兩人最精彩的對決了。怒火到了頂點,也是該把所有壓箱底的絕招使用出來的時候了。

看熱鬧的人很期待接下來兩人的對決。這種高手間的對招,可不是想看就能看到的。

然而,接下來發生的一幕卻是讓觀眾們大跌眼鏡。剛剛那個還厲害得不可一世的男人居然看到千鶴正村攻擊了,居然連迎戰的意思都沒有,轉身逃跑了。

一個跑,一個追,兩人在樹林中上演起了類似警察抓小偷的戲碼。

那些只負責千鶴正村安全的忍者們只得同樣跟在後面跑,就這樣,陳青雲帶著一群忍者轉啊轉啊轉著轉著就一點點離開了眾人混戰的戰場,拉開了一些距離。

突然,陳青雲停住了身子,轉身笑著望向千鶴正村。

這個時候千鶴正村已經怒火衝天,根本沒有心思跟陳青雲廢話,提著忍者刀便刺。人刀合一的感覺被他使了出來。

速度很快,刀和人已經完全成了一體。這是用刀的精髓,沒有十幾年是體會不到的。更有甚者,十幾年都一無所獲。

陳青雲用血劍在身前揚起一個劍花,迎向刺過來的劍。只不過這次不是對砍而是黏著對方的劍,順勢往旁一拉,直接化解了對方的攻勢。

「太極劍」千鶴正村跳躍出去,說道。

「錯。這是獨孤九劍的破刀式。」陳青雲得意的搖晃了兩下血劍。這次反被動變主動,率先攻擊過去。

完全是沒有章法的攻擊,可是看得千鶴正村卻是眉頭直皺。在外行人眼中,陳青雲是沒有章法的亂打,可是在他的眼中則是另外一番景象。對方在攻擊上來的時候,居然沒有一絲的破綻,有攻有守,根本不給他反擊的機會。

兵器再次相撞,千鶴正村的刀再次被牽扯到了一邊。

現在他變得被動了,對方的攻擊他看不出招數,所以無從防起。這倒不是最重要的。要知道他的速度快,他完全可以利用速度來彌補招式上的缺點。可問題是,陳青雲的速度越來越快,似乎有超過他的速度的趨勢。

噗……千鶴正村再次受傷,這次是肩頭被挑了一劍,一個很深的窟窿。

千鶴正村捂著肩頭退後,守護在身邊的忍者立刻要衝上來,卻被他制止了。「不許你們插手否則殺無赦」

作為忍皇,他怎麼能夠忍受對付一個沒有名氣的人還需要手下的群毆。這簡直就是對他實力的最大侮辱。

「我的獨孤九劍厲害吧」陳青雲也沒有繼續攻擊,而且戲謔的看著千鶴正村。他要做的不只是幹掉千鶴正村。

殺掉一個人容易,可是摧毀掉一種精神卻是相當不容易的。所以,他要一點點摧毀這些亡命徒對黑龍會的死心塌地。

「不要以為我是傻子。獨孤九劍是金庸小說裡面虛構出來的,根本沒有獨孤九劍。」千鶴正村氣憤道。

「哦……哈哈,看來我們的金大爺還真是厲害啊居然把武學都傳到日本來了。沒有想到被你識破了,哈哈其實,我的劍法叫做青雲九劍。」陳青雲大笑著說道。

胡扯,純粹的胡扯

千鶴正村要是會相信陳青雲就怪了。不過話說回來,這劍法的確很霸道,居然傷到了他,而且還很嚴重。

對炎黃武術有一定了解的千鶴正村從陳青雲黏忍者刀的套路判斷出是太極劍,現在他更願意相信是這樣的。所以,剛剛的對陣當中,他一直當做太極劍來破解,所以吃虧了。

「看來你有些不死心啊那好,我們接著來。我非得讓你心服口服不可。要知道,剛剛我那一劍完全可以刺向你的喉嚨,直接解決了你。但是我卻沒有那麼做,就是想跟你多玩玩。」陳青雲笑道。

「…………」

千鶴正村一陣火大,感情對方根本沒有把他當對手,完全是當猴子耍啊

「八……」正要大罵一聲,突然想到陳青雲剛剛的『九嘎』,只得將這句罵人的話又收了起來。

「你有青雲九劍,我也有我的絕招。就讓你看看,劍聖鏡像分身術」

「魔獸?」陳青雲無語道。

丫的,這麼一會懂得反擊了。自己忽悠對方一個『青雲九劍』,他就搞出一個『劍聖鏡像分身術』。

話說,我的真是獨孤九劍啊 秦浩天盤膝的坐在地上,看著從空中向著自己飛來的三人。冷哼了一聲。

「虎嘯龍騰!」

一條巨龍帶著強大的威壓從秦浩天的背影上呼嘯而出。帶著猙獰的面容。

一道道光暈從秦浩天的嘴中向著空中對著自己撲來的三人沖了過去。

秦國泰、李靖、孫朝北三人覺得似乎有無數根的刺從四面八方的扎進自己的身體內的一般。原本向著秦浩天衝去的身形不由的一頓。

就是這微微的一頓,給秦浩天爭取了時間。

吞噬之劍出現在了秦浩天的手中。

「破天七劍……天地斬!」

一道長達十餘米的劍罡從虛空中幻現了出來。帶著強大的威能向著三人的身上掃了過去。

空氣發出了「嘶!」「嘶!」「嘶!」的震蕩聲,那劍罡似乎連空間都能劃破的一般。

孫朝北、秦國泰、李靖三人覺得一股可怕的氣息鎖定在了自己的身上。臉色微微的一變。可是任憑他們如何的施展身法,卻始終無法將那股鎖定他們的氣息給擺脫。在無奈之下,三人各自運轉起了身上最大的力量擋在自己的面前。三人都能感受到秦浩天這一擊,帶著勢不可擋的力量。

「轟!」「轟!」「轟!」孫朝北,秦國泰、李靖三人都被震飛了出去。

「撲!」「撲!」「撲!」在秦浩天這巨大力量的衝擊下,孫朝北、秦國泰、李靖三人都忍不住噴出了一口鮮血。

在孫朝北、李靖兩人還沒穩住身形的時候。一道模糊的影子以肉眼難以看清的速度忽然出現在了兩人的面前。

強大的力量向著兩人的身上掃了下去。

「砰!」「砰!」的兩聲。李靖和孫朝北兩人的胸前如遭重擊。強大的力量,將兩人的身子整個的掃飛了出去。

就在這個時候,整個庭院從空中向下,瞬間的垮塌了下來。

秦浩天看著空中向著自己砸下來的巨石門柱。將身上的玄氣給運轉到了極限。一拳轟了上去。

「轟!」的一聲。秦浩天以一鶴衝天之式,飛上了空中。

就在秦浩天破空而出的時候。不知道是誰喊了一句。

「放箭!」

「嗖!」「嗖!」「嗖!」周圍無數的弓箭手手長著弓箭向著秦浩天的身上射了過去。

那箭帶著一絲絲的寒光,密密麻麻、遮天蔽日。顯然這些弓箭都不是普通的弓箭,而都是一些特製的,才會這般。

秦浩天冷哼了一聲。身上紅色的玄氣包自從身體內暴漲而出。在秦浩天的身體的表面上形成了一道氣牆。

「護身玄氣!」秦浩天冷哼了一聲。

那些穿透力極強的弓箭一射到秦浩天的氣牆的表面上的時候,都被他擋在了外面。

秦浩天大喝了一聲,那些弓箭彷彿被什麼萬有引力給吸附住的一般,停在了秦浩天的體表。秦浩天的身體一震,一股強絕的力量從他的身體內爆發了出來。那些原本吸附在秦浩天護身玄氣外的弓箭受到了一股強大力量的震動,倒射了出去。

「撲哧!」「撲哧!」的幾聲,那些弓箭射在那些弓箭手的身上。那些弓箭手發出了一陣陣的慘叫聲。那些弓箭從他們的身上穿透而過。

看著那些吐血倒地的弓箭手,秦浩天「哈哈!」大笑一聲,飛身而去。

看著消失在天幕當中的秦浩天,孫朝北的臉色有些慘白,但是目光中卻是露出了陰狠之色,喃喃的道:「此子不除的話,他日終成禍患!」

秦國泰和孫朝北兩人的臉上皆是露出了沉思之色。只有在一邊的孫家的孫夢晴的臉上露出了擔憂之色。

當然,孫、李、秦三家是不可能這麼的放過秦浩天的。皆是派出了大量的人馬,去尋找秦浩天的下落。但秦浩天似乎在茫茫人海中消失的一般。任憑三家集合了所有的力量,都找不到秦浩天的下落。

其實此時秦浩天並沒有離開,而是在林原郡中天樓安排的一處隱秘的地方。

秦浩天抱著手,有些的鬱悶。沒想到機關算盡,卻還是計差一籌,著了對手的道。不過好戲才剛剛的開始。

「浩天哥哥,秦家太壞了,你這麼的幫他們,他們還這樣的對你。」東方冰兒嘟著小嘴,有些不爽的對秦浩天說道。

看著東方冰兒這氣鼓鼓的樣子,非常的可愛。秦浩天呵呵的對她笑了笑說道:「呵呵,浩天哥哥我都還沒怎麼,你好像比我還憤怒的樣子。」

「本來就是嘛!冰兒最看不起忘恩負義的人了。浩天哥哥,我們回學院吧!冰兒想紫凝、清瑤姐姐她們了。」東方冰兒抱著秦浩天的手對他勸道。

秦浩天微微的一笑,對東方冰兒道:「冰兒,哥哥是有始有終的人,怎麼能如此就離開了呢!那豈非正中敵人的下懷了?」

「那浩天哥哥你想怎麼做呢?」東方冰兒歪著小腦袋,望著秦浩天問。

秦浩天望著東方冰兒,笑著對她說道:「冰兒,浩天哥哥準備將這裡的事情做一個了結,再和你一起回蒼龍學院。」

「嗯……好吧!浩天哥哥冰兒都聽你的。」東方冰兒對秦浩天笑著說。

悠然,東方冰兒似乎是想起了什麼,對秦浩天說道:「浩天哥哥,有件事情冰兒要告訴你。」

秦浩天看著東方冰兒那有些遲疑的樣子,心中悠然的想道:「該不會冰兒有什麼不好的事情要告訴自己吧?」

雖然秦浩天這麼想,但是表面上卻還是很淡定的對著東方冰兒笑著說道:「呵呵,冰兒,你有什麼事情就說吧?」

東方冰兒看了秦浩天一眼,對著他點了點頭道:「浩天哥哥,冰兒把你在這裡的消息告訴可欣姐姐了。」

秦浩天:「……」

看著秦浩天皺起眉頭的樣子,東方冰兒有些怯生生的對著他說道:」呶,冰兒說過了,浩天哥哥,你可不要生氣哦!」

「額……好吧!」秦浩天摸了摸鼻子,有些的鬱悶。

現在可是多事之秋,秦浩天是真心的不希望藍可欣她們來。可是自己離開了這麼久了,柳清瑤、藍可欣、梅紫凝她們不知道會不會來這裡,那自己可真的是有些的頭痛了。當然,東方冰兒也許也是一個好意,秦浩天自然是不會怪她。

只是現在秦浩天被逼出了秦家,他自然不能這麼灰溜溜的離開。不說秦家無論如何還是自己的家族。就是那個大夫人,秦浩天也不能這麼的讓她逍遙下去。只是讓他有些好奇的是,能讓天心盟派出卧底秦家二十餘年,顯然這上古神器絕對不一般。秦浩天在這個時候,倒是對那神器有點想法了。只是現在秦浩天想要把天心盟的陰謀給破滅,顯然還是得下點心思的。

只是秦浩天也想到,雖然秦家的藏密圖被盜,但是李家和孫家卻還沒有被盜。如果這秘圖只有一份,顯然也無用。天心盟想要得到藏寶,事必還是得得到到孫、李兩家手中的兩份寶圖。所以,這就是秦浩天的機會了。從孫、李兩家秦浩天斟酌了一番。秦浩天選定了孫家作為自己的目標。畢竟從李家和孫家的實力來分析,李家的實力顯然是略微的強一些。所以孫家的那份圖被天心盟奪取的危險性顯然是更大一些。只是以秦浩天現在的身份,顯然不能這麼光明正大的進入秦家。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