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不知道我是誰?!竟敢用這樣的態度和我說話!我可是二皇子的未婚妻!是丞相府的大小姐,你一個偏遠小國來的賤人,竟敢用這種口氣和我說話!」那少女滿臉的猖狂。

「來人!把這個賤女人給我抓起來!本小姐今天一定要好好教訓一番!」

旁邊的士兵聽到少女的命令,即刻手握利刃將夜若晞給包圍了起來。

夜若晞的內心此刻絕對是嗶了狗了!

這年頭,還有這樣的事情?!

就因為她是雲相學院的學生,而他們那什麼六皇子和二公主在雲相學院,所以她就被牽連了?!

而那少女審視的目光落在了南羽離的身上,「哼!一個賤人身邊竟然還跟著這麼出塵的男人,不過可惜了,要怪只能怪你們出生太過卑微!

給我上!」

少女這一聲厲喝之後,那些士兵直接就衝上前,展開了攻擊。

夜若晞直接抽出長劍,對付這一群士兵,她還是沒有問題的。

長劍橫掃而過,直接將那些人全都橫掃在地。

僅僅是一招,就制服了衝上來了六個士兵。

周圍的人滿是議論聲,「這是雲相學院的學生?你們剛才看清楚她是什麼實力了沒有?」

「還真沒有……不過紫雲帝國的士兵也不是什麼菜鳥,沒想到竟然被她直接一劍給揮退了!」

議論紛紛的聲音傳進了少女的耳中,讓少女越加的憤怒。

「該死!你這賤人竟然給還手!來人!給我……」

「翎兒,你又再胡鬧了。」謙和的聲音從人群的後方響起,而那些本來要按著上官翎的命令動手的士兵,此刻竟然紛紛跪了下來。

隨著這些擋人視線的士兵一貴,這人群後方,一個偏偏如玉的男子,玉樹臨風地站在那裡。

蜜愛成局 他身穿藏青色的錦袍,上面用金絲綉著雲紋,雖然不是那張揚的龍紋活著蟒紋,但是卻讓他更加的顯得如謫仙一般。

只是,夜若晞看著他的時候,卻生出一絲不喜。

「紫宸哥哥!」上官翎直接朝著那男子撲了過去,就好像一隻翩翩起舞的花蝴蝶,帶著她一身花花綠綠的衣衫,在所有人的眼前,直接撲了過去。

紫宸並沒有拒絕,任由上官翎撲了過來,只是臉上卻微微透露出一絲不喜的表情。

「翎兒,你又在欺負人了?」那低柔的聲音,明明沒有任何的斥責之意,但是卻讓所有人都感覺到了他的怒意。

「我……」上官翎的聲音小了些,「誰讓他們是雲相學院的,竟敢收那兩個廢物去學院。」

「不管他們是什麼學院的,馬上就是學院爭霸賽,這件事情也馬虎不得,可懂?這火雀大陸就要來人了。」

「紫宸哥哥!我們紫玉學院,肯定還是第一!紫宸哥哥是我們學院裡面最棒的!」

男子的嘴角忽然勾起,但是落在上官翎身上的視線,卻有些陰鷙,而這一幕恰巧被夜若晞看到。

紫宸也看著夜若晞,直勾勾地看著,那眼神讓夜若晞非常的不喜。

「既然是雲相學院的學生,那也算是我皇弟皇妹的同學和教官,你可不能無禮。」

「好啦好啦!那我不管他們就是了,到時候直接在學院比試上,把他們全部都解決了!」上官翎滿臉的傲氣,又非常鄙棄地看著夜若晞,隨後抬頭看著眼前俊朗的男子。

只是……上官翎卻發現,紫宸的目光竟然一直落在夜若晞的身上。

「不知道姑娘芳名?」紫宸直接開口問道。

「我認識你?」言下之意就是關你屁事!

周圍已經起了議論聲。

「這個女人還真是不識好歹,那可是二皇子啊!整個紫玉國誰不想和二皇子說話!」

「就是就是,二皇子如此出類拔萃的人,跟她說話,簡直就是降低了自己的身份,這個女人就應該匍匐在地,仰望二皇子!」

夜若晞,「……」這一群女人絕對是有病!還匍匐在地仰望!

她們直接去跪舔算了!

此時南羽離上前,輕輕地揉了揉夜若晞的發頂,「夫人,我們回去。」

夫人……

一時之間人群中鴉雀無聲。

眾人心中都只有一個想法,剛才二皇子難不成不知不覺中撩撥了一個結了婚的女人?!

這個想法還真是讓眾人驚駭不已。

夜若晞也不想和這個紫宸多說廢話,隨即對查天新道,「副院長,我們先回去通知大夥。」

只是這才走出去一步,上官翎卻已經怒火攻心!

她的紫宸哥哥,竟然一直看著別的女人!甚至還問別的女人叫什麼名字!

從始至終,她的紫宸哥哥除了她,從來就不會接觸任何一個女人!

憑什麼!

她直接抽出銀鞭朝著夜若晞狠狠地甩了過去!

「不要臉的賤人!紫宸哥哥問你話你都敢不回答,看我不打花你的臉!」

而上官翎也是抱著這樣的想法,狠狠地甩下去的!

這一張臉,她一定要直接給毀了!憑什麼這種低下的人,竟然能夠擁有這樣的一張臉!

竟然還敢用這麼直勾勾的眼神,盯著她的紫宸哥哥!紫宸哥哥是她的!

敢宵想紫宸哥哥的女人都要死! 然。

讓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是,那朝著夜若晞狠狠甩過去的銀鞭,才剛剛出動!

「啪!」

重重的一鞭子,狠狠地落在了紫宸的身上。

這紫宸直接就站在夜若晞的跟前,替夜若晞當下了這一鞭子!

「紫宸哥哥!」

啪嗒一聲。銀鞭直接被上官翎仍在了地上,她整個人嚇得不輕。

她剛才那一鞭子竟然直接甩在了紫宸哥哥的身上!

「二皇子!」旁邊眾人也是紛紛著急,紛紛大喊出聲。

夜若晞眉毛微挑,隨即繼續和南羽離轉身離開,就好像身後這事情和她沒有半分關係。

上官翎怎麼可能忍得住,她指著夜若晞大喝,「你給我站住!你竟然害得紫宸哥哥受傷!你們還不上!還不把這個賤人抓起來!」

但是周圍也沒有人敢真的動,畢竟他們也都看的清清楚楚,這明顯就是上官翎自己甩出去的一鞭子。

這……怨得了誰?

不過眾人也只敢在心中說那麼一兩句。

倒是也不敢多說些別的。

然此刻,一直靜默在原地的夜若晞嘴角略微勾了起來。

隨即緩緩開口,「剛才,我好像看見是你鞭打了你的未婚夫,想不到你們未婚夫妻之間,還有這樣的情趣。」

還有這樣的情趣……

「噗嗤……」

一旁實在有人能夠忍住,就直接這麼給笑了出來。

未婚夫妻,還是鞭打的情趣,這一說眾人全給笑岔了氣。

當然也有人是拚命憋著才沒有笑出聲。

「你!」上官翎滿是怒氣,但是一旁紫宸卻開口了。

「翎兒不可胡鬧,她們是來參加學院爭霸賽的,我們是主,他們是客,可懂?」

夜若晞勾著嘴角看著紫宸,真是深明大義的二皇子。

只見紫宸忍著身上的鞭傷看著夜若晞道,「翎兒不懂事,諸位不要見怪,這樣吧既然是翎兒有錯在先,三位在紫雲帝國所有的消費,就都算在本王身上。」

嘖。

有一個刁蠻的未婚妻還真是一件好事情。

畢竟……這個二皇子時時刻刻可以表現出一副深明大義的樣子,而且在疼寵未婚妻的同時,還教導未婚妻如何做人。

真是一個深入人心的二皇子。

夜若晞挑了挑眉直接問道,「就三位?那還是算了,我們雲相學院本就是一個整體,就我們三個人免單,這樣的特殊照顧我們可不敢要,到時候回去這……該有好些人有意見了,副院長我們走吧。」

切。她還就是不領情了。

一個假惺惺的二皇子,看著真是讓人難受。

「喂!你這個人怎麼這樣,二皇子已經說了包吃包住了,你竟然得寸進尺,這是想要訛人嗎?!難不成你還想讓二皇子包了你們整個雲相學院所有的吃吃喝喝不成!」

「真是,這雲相學院怎麼突然之間變得這麼不要臉了,二皇子也是好意,她還蹬鼻子上臉了。」

夜若晞不由得皺了皺眉,這一個個的聯想能力還是真豐富。

不過這還真是一個不錯的辦法。

能夠讓這個二皇子在意雲相學院,必然和太子有關。

難道六皇子和二公主?

紫?

夜若晞腦海中顯然閃過那一對兄妹,難道是紫瑤和紫鈞?

只是看著,那對兄妹,眉眼間和這個紫宸可是沒有任何的相似之處。

這怎麼都是一個爹生的,難道還能一點點都感覺不像了?

想到這裡,夜若晞倒是疑惑了。

莫不是不是紫瑤和紫鈞?

夜若晞凝視了一眼紫宸,確實還是沒發現任何相似之處,便直接作罷。

一旁眾人還還在那裡嘰嘰歪歪地說著,就好像夜若晞犯了什麼滔天大罪似的。

「我們雲相學院還沒有窮到吃不起飯的地步,所以二皇子的好意,留著給別的學院吧。」

夜若晞說完,一旁其他學院的學生立刻就沸騰了。

「你什麼意思!你是說我們窮嗎?!」

「有人願意代號入座,那也是那些人的事。」

夜若晞瞥了那些人一眼,「不是說我不識好歹嗎?那你們羨慕你們就好好爭取,或許二皇子也會給你們報銷。」

說完,夜若晞拉著南羽離就走,真是煩人!

午飯之後,眾人便入住了紫玉學院安排的招待處,而整個紫玉學院還在尋找刺殺紫宸的兇手。

…………

「這招待處還不錯啊,該有的也都有了,這個紫玉學院倒是也挺公平的,所有學院都是一樣的待遇。」

「確實,他們也算是不錯的。」夜若晞的視線從室內掃過,除了這個院子是公用的,四人一間,住在這個院子的還有另一個學院的學生。

「我聽說和我們一個院子的是第一帝國龍宇帝國的龍翔學院,這龍翔學院往年都是學院爭霸賽的第一名。」

「這宿舍也是隨機分配的,想不到我們直接和他們分到了一個院子。」

眾人隨後回到了各自的宿舍,這比試是兩天之後的事情,他們還有時間休整。

趁著晚飯前,夜若晞和南羽離在學院里隨意走動,很快兩人就走到了學院比較偏僻的角落。

只是夜若晞的視線卻落在地面,在幾乎不會被人察覺的角落中,有一片帶著血漬的樹葉。

兇手?

還真的有兇手?

夜若晞眼神微凜,「夜,你放風,我去看看。」

這個角落,地面上明顯已經有人來搜查過的痕迹,很明顯,他們都沒有發現這一片樹葉。

這片樹葉躺在原地,幾乎沒有移動過。

「去吧,小心。」南羽離站在原地未曾挪動分毫,但是夜若晞知道,南羽離已經站在那裡,時刻防止任何人的靠近。

夜若晞嘴角微勾,有南羽離放風,還真的是比什麼都來的讓人安心。

看著這幾乎被人遺棄的小破院子,夜若晞隨即走了進去。

整個院子還有被人搜查過的痕迹。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夜若晞的心中就有一種預感,這如果真的是殺手,他也一定還在這裡。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