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住,不要來」辰雨一聲冷喝將流連企圖緩緩逼近的策略生生變成了泡影。

辰雨見流連止住了腳步,並沒有松警惕,對方實力遠遠高於自己,隨便一個小小的疏忽都可能導致殺生之禍。

「在那兒別動,否則我不知道自己會不會緊張的手抖動一下,那就誤傷了你的這位同伴就不好了」辰雨躲在炬力魔將身後大聲道。

「好。美麗地人族娘。我們沒有惡意地。只是想請你和你地主人去做個客而已。不會傷害到你們地。」流連以自己出生以來最溫柔地話說道。

鬼才相你地話呢。辰雨心道。有拿著刀槍中途將人攔下請客地地道理嗎?

蕭寒見辰雨無礙。心中大定丫頭機警聰明著呢。只要炬力魔將在手。至少可暫保辰雨沒有生命危險。

花溟地追魂槍法當真是鬼神莫測。蕭寒除了那一次在嘯龍帝國上京城與葉家老祖宗葉浩一戰之外。還是第一次面對用槍高手修為。花溟還在那葉浩之上。而蕭寒卻非當初地蕭寒了。如今地實力與當初比起來。那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蕭寒之前地修鍊全部都是摸索著進行且接觸都是普通地功法。即使那樣。蕭寒都憑藉自己地智慧和毅力闖下一大片天地。而現在蕭寒得了蚩尤地傳授之後。凝聚著後世智慧經驗加上前人地創造寒已經摸索出一套屬於自己地功法。這是一套完全屬於自己地功法。雖然還沒有名字。但已經初具威力。

出拳。蕭寒打出了漫天地拳影。狠狠地砸向追魂槍地槍尖

好厲害的拳法

已經沒有知覺的炬力魔將似乎已經忘記自己喉嚨下的鋒利的劍刃,痴痴的望著天空中的拳影傻傻的喃喃自語道。

蕭寒的拳頭下花溟魔將就像是一條在巨浪中為生存而搏擊的小船,隨時都有傾覆的可能。

花溟魔將其實是有苦自知,她沒有想到這個人類居然如此厲害,能把把她逼到如此境地,尤其是近身搏殺並非她擅長的以一步錯,滿盤皆嗦。

而蕭寒的拳勢更是如同滔天巨浪一般掀起一股股混亂的亂流,她所立之處差不多成了漩渦的中心。

不錯寒的拳法不但攻擊她手中的兩節追魂槍,更是針對她所立之處以拳勁形成一個巨大的漩渦

這就是蕭寒自創的魔法拳

魔法拳顧名思義是融魔法於拳法中,魔法的力量結合拳勢,威力可不是一加一簡單相加的那麼簡單,而是創造出更加詭異多變的攻擊效果。

雖然花溟魔將才來人類世界不久,可對人類的了解並不少,更何況他們還有一個對人類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盟友黑暗聖殿呢,但是蕭寒這種詭異的打法還是頭一次見到。

拳頭上擁有不僅是強勁的力道,還有風系魔法能力的撕裂效果,他是如何做到的,還有人能把魔法和武技融合起來使用?

即便是那些魔武雙修的人類施展魔法的時候就是魔法,施展武技的時候也就是武技,兩可以前後交替,甚至平行使用,但是將兩種力量柔和起來使用,那是根本無法做到的

因為這是兩種不同的力量,無法做到融合的

幾千年,乃至幾萬年,這都是一個顛簸不破的認識,但是這個認識在一個人類身上被打破了,或說被懷了

武技真的跟魔法不能融合嗎?

誠然,蕭寒自己也承認武技不能與魔法融合的理論,但是在他身上卻站不住腳,先,他不是這個大陸的人,甚至這片空間的人,其次,他的遭遇實

過奇特,旁人是無法複製的,其三,他根本就是一個

怪胎是不能跟正常人相比的,如果非要比的話,那正常人的結果只能是一個,吐血而亡

神界不止出現過一個神王,同樣的,魔界也不止出現過一個魔尊,但比較起來,消失了上萬年的魔尊羽卻是最厲害的一個,而他的武器就是一桿槍,沒有人知道魔尊的槍法是從哪裡學來的,他的一桿槍下,無數魔界強隕落,最終登上至高無山的魔尊寶座,統領魔界數萬年,無人不服

花溟就是這麼一個極度崇拜羽魔尊的少女,從選兵器的那一刻起,她就毫不猶豫的選擇了槍。

沒有老師叫她,她就自己練,為了練好槍,她甚至一人潛深淵邊緣,在哪裡足足修鍊了三千年

人生有多少個千年,三千年後,花溟參加紫瞳一脈的魔將選拔,從最低級的淘汰賽,一直殺到最終的十六強決賽,追魂槍下無弱名,那一戰,對手被他一槍挑殺,震驚了整個魔界,花溟因此成了最大的黑馬

成為八魔將之後,花溟修更加刻苦,實力一天比一天精進,依然是蒼天魔將第一人,不過她對魔將排名不太敢興趣,始終在四五名中徘徊不定。

「蕭寒,讓你一嘗我花溟的追魂一槍」花溟怒了,如果不反擊,她會處在這個被動的位置一直被擊敗為止的。

「好」蕭寒仰天大笑,豪氣直衝雲霄。

對於這樣的人類強,便是花溟樣的魔界霸王花也不免有些目眩心折

此好男兒怎麼不是我們魔族之人呢?

「咔」一聲輕響,追槍重新合二為一

槍身一,槍尖輕微的一顫,那一桿追魂槍在花溟手中彷彿被賦予了一道靈魂一般,在空中劃過一道詭異的弧線,刺向蕭寒的心口

鎖定,蕭寒吃驚之下,沒有想到這已經脫離花溟手中控制的追魂槍居然鎖定了他的位置,無論他做出這樣的閃避似乎都無法躲過這驚世的一槍

怎麼辦,速度?追魂槍的速度已經融入了規則,同樣的規則下,蕭寒的領悟並不比花溟高出多少。

難道要動用領域,只有在自己的領域中,或許有把握能接下這一槍

可是一旦動用了領域,那等於說自己輸了,就這麼認輸,可不甘心

對了,我還有真實之眼

蕭寒忽然想起自己還有一項特殊的技能,自從踏入神級之後就沒有再使用過。

踏入神級之後,他的真實之眼也隨之升級了,除了基本的功能之外,還增加了一些他以前沒有想過的功能,那就是分析規則

規則怎麼可以分析呢?這個蕭寒有些不明白,不過通過真實之眼,觀察別人施展規則之力,然後與自己領悟的交相印證,就現自己的在領悟規則方面居然不斷的進步,那進步的速度簡直是駭人聽聞,這種逆天級別的東西,他自然不敢隨便對人說的,即便是最親密的人也沒有告訴

利用真實之眼分析規則,自然需要同樣的規則之力施展規則之眼,如果用速度規則之力去分析重力規則,呵呵,那自然是什麼也不得到

顯然花溟這一槍蘊含的是速度規則之力,而速度規則是蕭寒領悟最深的一種規則,所以規則之力聚集雙眼之後,一道神奇景象出現在蕭寒眼前

花溟的追魂槍便的慢了下來,那槍尖上縈繞的恐怖巨大的能量都能清晰的感覺到。

不對,追魂槍上除了速度的規則之力,還有一種蕭寒沒有見過的力量,這種力量很詭異,如果不是他細心的話,不會現槍尖上居然還附著著一絲灰色的能量

這一絲灰色的能量比整個槍身蘊含的能量還要可怕

不好,這是他從未見過的一種力量,而且還有可能也是一種規則之力

事不宜遲,只能兵行險著了

蕭寒露出一絲驚慌的神色,恰好被花溟的目光捕捉到了,就在花溟嘴角露出一絲笑容之際,追魂槍狠狠的扎向了空中的蕭寒,透體穿過,一蓬血雨從天空中灑了下來

「蕭大哥」辰雨出一聲撕心裂肺的驚叫

柳暗和流連魔將都呆住了,居然忘記這是個解救炬力魔將最好的時刻,但是辰雨泣血之後,憤怒的眼神絲絲的盯著流連魔將,手中的劍刃更是不惜在炬力魔將的脖子上拉開一道血痕

如果蕭寒死了,她就準備於炬力魔將同歸於盡 「你是誰?你想要做什麼?給我將人留下!」

「就是,你是哪裡冒出來的?」

「敢管我們鍾槐村的事情!」

如果說真的要是這樣的話也就算了,偏偏就在這時候,被捆綁著的村官董浩卻是臉色一變著,想要開口說什麼,卻又不敢這麼當著慕白的面,明目張胆的說,神情是很為焦慮著。

如此焦慮的神情,被慕白看到后,以為董浩是真的為自己著急。

別說這個董浩還真的是不錯的,知道怕這事牽連到自己,就沖著這樣的想法,慕白都沒有可能對他放任不管著,要將他趕緊的帶走。

「知道你們這樣做是什麼樣的行為嗎?你們這是在犯法!我現在就要帶走他,你們要是有誰攔阻的話,信不信我能夠將你們全都送到局子裡面。」慕白冷聲道。

「呦喝,嚇唬我們是吧?」

就在其中一個村民還想要說什麼的時候,從前面突然開過來一輛派出所的警車,停下后,從其上下來幾個人,為首的竟然是王鎮派出所的所長王麟。

而王麟在看到這邊的事情后,腳步越發的急促著。

「慕主任,你沒事吧?」王麟走近后趕緊道。

「王所長,這裡是你的轄地吧?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你現在才過來,真的是讓我對你們的辦事效率驚嘆啊!」慕白神情陰沉著。

「慕主任,我們是的確失誤了。這是我們工作上的錯誤,我們做檢討。」王麟趕緊說道。

「行了,你也沒有必要對著我做什麼檢討,我也不是你的直轄領導。這件事情你留著給徐書記做彙報吧,現在馬上將這裡善後。」慕白說道。

「是!」王麟沉聲道。

慕白瞧向已經鬆開捆綁的董浩,「你和我走吧!」

「是!」

這下是真的再沒有誰敢攔阻著慕白,笑話,有著王麟這個派出所的所長在,他們要是再敢站出來的話,難道不怕被抓進去嗎?這就是社會的現實。

對於一些群里的老百姓來說。你讓他們在心中對所謂的市長市委書記產生著畏懼。那是沒有可能的。因為那些對他們實在是太過遙遠,是不可能影響到他們的。

與其畏懼這個,倒不如直接擔心著當地的鎮派出所。

車內。

當慕白將董浩帶過來的瞬間,當董浩看到是誰坐在後面后。神情當場緊張起來。臉上甚至流露出一種恐懼的味道。

蘇沐平靜的瞧過去。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讓他坐上來。

「開車!」

「是!」

這輛車很快就從這裡消失,前進的方向自然便是縣城。而就在蘇沐這邊離開后沒有多久。王鎮的鎮黨委和鎮政府的人才開始向著這邊瘋狂的跑過來,一輛輛車停下后,看到的除卻王麟外,便再沒有別的任何人。

「王所長,蘇書記那?」作為王鎮的鎮黨委書記王通神情有些焦慮的問道。

「誰?蘇書記?沒有見到啊。」王麟搖頭道。

「我說王麟,你少在這裡給我打馬虎眼,你應該知道,咱們是一家親戚,蘇書記那!」王統低喝道。

「我是真的不知道,我只是看到慕主任過來將董浩給帶走了而已。」王麟說道。

慕主任?

慕白!

這還不夠明確嗎?慕白都出現了,豈不是說蘇沐剛才也在這裡?再說這事就是慕白通知的。想到這個,王統就感覺到一陣頭暈眼花,差點沒有摔倒在地。

「王書記!」

「別扶我,現在趕緊去縣裡面!」王統急聲道。

「是!」

很快這裡的幾輛車便都消失的無影無蹤,只留下幾個村民。他們幾個彼此對視一眼后,剛才的那種囂張跋扈,這時候已經是被一種憂慮所取代。

「老五哥,你說這事按照董浩的辦法,真的能成功嗎?」

「能不能成功,都已經這樣了,咱們沒有退路了!」

「是啊,如果說這事真的要是能成的話,就算是被抓緊去,我都願意!」

……

路邊一條小道。

蘇沐並沒有讓車子直接開進到縣城裡面,而是停在這裡,隨後他就走出車,瞧著眼前的田地,臉上沒有露出任何震驚和憤怒的神情。

董浩跟隨在身旁,一咬牙,低聲道:「蘇書記,剛才的事情是我的錯,我沒有做好工作,我才會被村民那樣捆綁起來的,這事全都是我的錯。」

蘇沐轉身,瞧向董浩,凌厲的眼神讓董浩有種全身如同墜入到冰窟般的寒冷感。

「你叫做什麼?」

「我叫董浩,是鍾槐村的村官,負責的是村裡的會計。」董浩說道。

「也就是說你是鍾槐村的會計,對吧?」蘇沐淡然道。

「是的!」董浩點頭道。

「你這樣的人去做會計真的是有點屈才了,要我說像是你這樣的,都應該去演戲。不演戲的話,都有點冤枉了!」蘇沐突然之間話音變的冷漠起來。

這樣冰冷的語言,當場就讓董浩越發的心驚膽顫著,瞧向蘇沐的眼神也開始出現著慌亂。

「蘇書記,你都知道了?」

「我知道什麼了?我只知道,你要是想要繼續坐這個會計的話,就繼續坐著。不想做的話,趁早給我辭職,想要坐的人多的去了。作為鍾槐村的村官,難道說你就這點本事?

就不能夠通過正常的途徑解決問題,非要這樣才行嗎?難道你不知道這樣會給縣裡面帶來多大的影響嗎?難道你的心就不能夠用到正道上嗎?你到底是在恐懼什麼?你是不相信自己,還是不相信縣裡面那?」

蘇沐冰冷的話語像是一盆冷水,當場澆醒了董浩的心,讓他身子顫抖的同時,趕緊低下著腦袋,臉上露出來的是一種憋屈的憤怒。

「蘇書記,如果說要是有可能的話,我們是絕對不會這樣做的。我就知道這事是瞞不過你的,你這麼厲害,怎麼能夠逃避過你的視線那。但我們是真的沒有辦法了,我們真的是要瘋掉了。」董浩說道。

「說吧!」蘇沐淡然道。

「是,事情是這樣的…」

隨著董浩的敘說,慕白是真的震驚著。儘管說早就知道蘇沐是非凡的,卻沒有想到蘇沐會這麼厲害。在沒有任何提前預知的情況下,就能夠一眼窺破,董浩竟然真的是在演戲。

演戲的目的很簡單,那就是引起縣裡面的注意。

鍾槐村作為距離縣城和市區之間的一個村落,是有著不少土地的。而現在這些土地,不知道怎麼回事就被王鎮鎮政府全都給佔領了。給出的合同又是那樣的不合理,一下就是五十年。

五十年的佔地,每畝地只是給三百塊一年。

哪裡有這樣的道理?

要知道這些土地可都是耕地,都是鍾槐村村民賴以為生的生活來源。你說鍾槐村的人還是小農經濟思想作祟也好,說他們是真的沒有什麼大思想也罷,反正他們就是認為,手中有著土地才能夠腳踏實地的活著。

鍾槐村的人不知道為了這事去鎮上反映過多少次,但鎮上卻真的是不做理會。

原本是想要將這事捅到縣裡面去的,也真的就是這樣做了,但沒有辦法,縣城裡面的信訪局,就死活沒有給過任何明確的通知,每次都是讓回去等著,要不就是直接讓去找鎮政府。

「我們是真的沒有辦法了,所以才會這樣做的。」董浩哽咽著。

「你們村支書那?」蘇沐問道。

「蘇書記,這就是我想要說的,這件事情是村支書和村長一起做的,他們兩個和鎮上籤署的合同。說是和鎮上籤署的合同,也是和鎮上的一個企業簽署的。他們能夠為我們說話,租占的又不是他們的土地!」董浩憤怒著。

「真的要是這樣的話,村裡面難道說沒有給你們補償之類的嗎?」蘇沐問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