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此時楚天的目光落在了角落處的一道身影上,後者已然正是自己桃代李僵先聲奪人搶下那靈草任務的人。 第1191章、不同尋常的粉絲!

陳思璇咯咯的笑,看著秦洛說道:「你知道嗎?你來之前厲妖精就說過,我們向你提起這件事的時候你一定會激烈反抗,但是,最終的結果是我們勝利——看來最了解你的人還是厲妖精。她猜的一點兒也沒錯。」

「沒辦法。她是妖精嘛。」秦洛緊了緊厲傾城的手,笑著說道。「和尚怎麼能夠逃得過妖精的手掌心?」

陳思璇注意到兩人的小動作,心裡頗感安慰。

她知道厲傾城能力出眾,手段了得,而且長成她這麼禍國殃民的地步,想要競爭一個男人還不是手到擒來。

可是,秦洛和其它男人不同。而且,她也同樣清楚秦洛現在的女朋友也是一個非常優秀的女人。

現在看來,厲傾城很好的掌握住了這個分寸。不爭,不搶,但是秦洛卻對她愛之寵之,依賴信任。

相比較自己的遭遇,實在是不知道要幸福了多少。

陳思璇不願意再想這些東西,早就做下了決定,何必多生事端。說道:「米紫安也在燕京,你們見過面嗎?」

「紫安在燕京?」秦洛這下子是真的驚訝了。「我都沒聽人說起過啊。她也從來沒有給我打過電話。」

「拜託。」陳思璇無奈的說道:「我們是女人好不好?哪有總是讓女人給男人打電話的?」

陳思璇這句話不僅僅表達的是米紫安對秦洛的抗議,還有自己的抗議。因為這大半年時間裡,秦洛從來都沒有主動給她打過電話。

「這確實是我的錯。以後我一定改正。」秦洛說道。「紫安在燕京做什麼?她來了怎麼也不打聲招呼?如果不是你說起,我都不知道有這回事。」

陳思璇有種想要跳腳的衝動,說道:「你就沒有看報紙嗎?你每天都不看電視?」

「最近是有些忙。」秦洛說道。這幾天事情實在是太多太多了,他還真沒有認真的看一下報紙,就算看電視也是陪著貝貝看《貓和老鼠》。

「那公車站牌你總看到了吧?」

「站牌?」

「米紫安要在燕京開演唱會。七月七號情人節—–熱力無限演唱會。這是搖滾女王第一次在燕京開演唱會,這些天燕京的報紙電視都在報道這件事情。就連公交車站台廣告牌都是她的大幅海報——你連這個都不知道。還等著紫安主動給你打電話?紫安怎麼說啊?說,秦洛,我來燕京開演唱會了。你知道嗎?」

秦洛被陳思璇一陣數落,覺得自己羞愧無比。說道:「要不,我給紫安打通電話。晚上咱們一起吃飯?」

陳思璇抬腕看了看腕錶,說道:「紫安現在應該在排練。反正咱們現在也沒事兒。不如過去探班吧?」

「同意。」厲傾城說道。「我還沒見過明星在後台排練時的情況呢。」

「那就去吧。」秦洛說道。「你們知道在什麼位置嗎?」

「我知道。」陳思璇說道。「鳥巢。」

鳥巢是因為一屆奧運會的舉辦而出現,也隨之聲名雀起。成為華夏國最大的活動舉辦場館。劉德華、蔡依琳、陳學友、陳一訊、周杰倫等天王天後都在此舉辦過演唱會,盛況空前。

米紫安在燕京的第一場演唱會就選擇在這兒舉行,足見主辦方對她個人魅力的充分認識和對她影響力有著極度的信心。

要知道,你包下這麼大的場地,結果卻沒有人到場,到時候連場地的租賃費用都賺不回來,更談不上贏利了。

陳思璇和厲傾城都沒有開車,陪著秦洛乘坐他的雪佛蘭七座SUV一起來到鳥巢。

鳥巢門口擠滿了想來打探消息的記者和想要見到偶像一面的粉絲,秦洛的車子根本就沒辦法進去。

「走後門。」陳思璇說道。

「後門能進去?」秦洛問道。如果後門能夠進去的話,這些人不都走後門了?

「可以。」陳思璇說道。「不過要請人幫忙。」

陳思璇摸出手機撥了個號碼,很快的,電話就被人接通。

「你好。我是於靜。紫安正在排練,暫時不方便接電話。」話筒里傳來一個女人清爽的聲音。

「於姐你好,我是陳思璇。我在鳥巢外面,想進去看看紫安。」陳思璇笑著說道。

「好的。你們到後門,我讓人過去接應。」於靜笑著答應。

「謝謝於姐。」陳思璇說道。

掛斷電話,陳思璇對秦洛解釋道:「當初在韓國的時候,米紫安和她的經紀人鬧得很不愉快,回台灣后給了公司兩個選擇。要麼換經紀人,要麼跳槽——公司自然會選擇換經紀人。」

秦洛知道事情的起因,因為米紫安的離開是和他有著很大的關係。那個時候三星集團的李承銘對她窮追不捨,自己過去破壞了他的『裝逼』計劃,還把他給搞了個灰頭灰臉。

然後米紫安不顧經紀人的勸阻,和自己去了濟州島。登岸時又遭遇槍擊,兩人同時落水。想起在大石上相擁取曖的情景,秦洛就有種—–

後來,兩人得救,但是手機卻掉進了海水裡面。經紀人沒辦法和米紫安聯繫,自是大為生氣。米紫安性格倔強,兩人因此發生爭執。

後面的事情秦洛就不知道了,沒想到她已經換了經紀人。

不過,秦洛也不喜歡那個經紀人。要不是她在中間拉皮#條,米紫安怎麼會差點兒陷入李承銘的手掌心?

秦洛甚至懷疑,李承銘每次都能夠知曉米紫安的動向,也是因為她暗中通風報信。

當然,這種懷疑是沒有任何根據的——秦洛總會情不自禁的把惡人想的更惡一些。只要是他們能做的會做的有可能做的,全都算在他們身上。

車子開到後門,門口果然有保鏢把守。

秦洛的車子稍微等待,便有一個戴著眼鏡的年輕小姑娘跑了過來。

陳思璇露面和她招了招手,小姑娘對著保安說了兩句話,小門便打開了。

耶穌直接把車開了進去,然後小門很快又被關閉。

聞聲而來的記者和粉絲只能看到車屁股,拍下車牌號碼,卻不知道車裡面坐著的是什麼人。

不過,看到車的牌子以及沒有6也沒有8的車牌號,估計也不是什麼大人物。

小姑娘在前面引路,走過幾幢建筑後,就在一個弧線型的活動館前停了下來。

「陳小姐,你好,我是米紫安的助手小米。她在裡面排練,於姐讓我過來接你們。」小米認識陳思璇,主動上前打招呼。

「謝謝小米。我們都是紫安的朋友,麻煩你帶我們過去。」陳思璇說道。

「好的。請跟我來。」小米對著秦洛和厲傾城微笑點頭,然後帶著他們進去。這一對男女氣質不凡,一看就不是仰慕明星風采而央求來看粉絲的人。

勁歌。辣舞。站在舞台上表演的米紫安魅力驚人。

雖然跟在她身後配舞的女人一個個的高挑漂亮,穿著T恤熱褲舞蹈的樣子性感十足。可是,毫無疑問,米紫安才是舞台上當之無愧的主角。

有她在上面,所有人的視線都沒辦法脫離。

一曲結束,台下響起了不是太熱烈的掌聲。畢竟,綵排的時間沒有太多的觀眾。

秦洛和陳思璇等人正要過去和米紫安見面的時候,卻聽前排一個男人大聲叫道:「好。實在是太好了。」

然後,就有一個大塊頭從前排站了起來。

他的手裡還捧著一大簇花,大步往台上跑過去。看他這架勢,看來是早有準備。

「還有粉絲可以進來?」秦洛疑惑的問道。

陳思璇冷眼旁觀,笑道:「一定是不同尋常的粉絲。」 通過了清康平的介紹,楚天對於所有人也是有了一番了解。

「楚天師弟剛剛入門就能夠擁有這樣的待遇著實讓我等羨慕,到時候還希望你能夠照顧我等這些師兄弟。」為首一名男子開口道。

後者名為朱秀,面貌清秀而且和顏悅色的讓人有一股親近之感,但楚天看的出來像是這種人一般都是表裡不如一的,他也是點頭致意。

「聽說楚天兄好像學得比門內的陽虛劍法更純粹的劍法,還是得自祖師爺的真傳,這是不是真的?」

「朱海你這不是為難楚天兄了嗎?」

開口說話的兩人截然不同,一個人顯得有些浮躁,另外一人則是相當的沉穩,有清康平的介紹,楚天也是知道了他們的名諱。

前者名朱海,後者名葵昊,都是神通境中期的實力,看這個樣子恐怕兩人之間的交情不錯。

「其實也沒有什麼好隱瞞的,我也不過就是一時的運氣而已,跟隨祖師爺修行過一段時間。」楚天道。

聽到這話眾人都是連稱楚天的機緣,而這之後楚天才看向了場間最角落的人,後者也是楚天最為在意的人。

對方名為濱海,實力是場上最弱者,只有神通境初期的程度,後者在旁人看來默默無名,但楚天卻是不敢小瞧後者。

往往機緣也是實力的一部分,後者在前世能夠找到那樣的隗寶,已經證明了他的實力。

「好了,諸位既然也已經有一番了解了,不妨就說說看正事如何,否則楚兄這雲里霧裡的。」清康平道。

「康平師兄所言極是,關於這一點的話,我們就請濱海師弟來為我們說明一番吧。」朱秀微微一笑的道。

而聽到後者的話,濱海也是連忙站起身來,看樣子還有些緊張,畢竟在場的人不管是從身份地位還是實力上,都遠遠不是他能夠相提並論的。

「諸位師兄,其實這次貿然聚集起你們來,是因為師弟我在前不久發現了一處秘境之地,在其內我感覺到了濃郁的靈氣,我想裡面應該藏有巨寶,但是那秘境之內的機關我實力低微不好對付,所以才想要藉助諸位師兄的力量。」濱海開口道。

楚天看了後者一眼,而此時濱海也是取出了一張地圖來,那張地圖之上已經標明了地點,當看到那處地方后,楚天雖然面色如常,但是心中卻是大為震動。

因為那地方的位置和自己靈草的方位如出一轍,這就是前世這濱海所獲得重寶的地方,本來楚天以為是後者接取了那件任務后,才發現了那重寶的所在。

自己桃代李僵想要篡改天命,將後者的機緣攬入自己的手中,但依舊改變不了命運,這濱海竟然在冥冥之中又再次找尋到了那寶地。

對於這一件事讓楚天聯想到了很多,如果命運真的是無法改變的話,那自己改變了楚家的命運到底是不是真的成功了,還是說這也不過就是徒勞無用的,命運是不會發生變化的。

「楚兄,你怎麼了嗎?」清康平看出了楚天愣神的樣子,忍不住的出聲提醒道。

「不好意思,這幾日忙於修鍊,所以一時還有些不適,不過無妨繼續吧。」楚天道。

「楚天師弟真是勤於修行啊,實乃我輩的榜樣。」朱秀微微一笑道。

緊接著濱海開始講解起自己在秘境之中的所見所聞,而眾人也是陷入了思索與討論之中。

楚天隨後在心中否定了自己的想法,自己的所作所為並非是徒勞無功的,雖然他沒有直接成功的桃代李僵,將濱海的氣運攬入自己的手中。

但是命運已經發生了改變,濱海將這個秘境告知了其他的人,這已經讓命運出現了變化,楚天也是開始插手進入濱海的氣運之中。

「看來這個秘境還真的是相當的不簡單,也許真的能夠有秘寶在也說不定,不過恐怕只有真正的到寶地內才能夠知道結果如何,諸位可有要事在身,否則的話我們即刻動身出發如何。」朱秀提議道。

眾人點了點頭都是沒有絲毫的意見,既然濱海能夠發現的話,也許其他的人也會發現那處秘境,正是要捷足先登才行。

得到了眾人的同意之後,於是一行七人也是立即動身出發,一路上雖然是翻山越嶺的,但是對於神通境的他們來說這並不算什麼。

他們的身上環繞著靈氣,身影不斷的在樹林間穿梭著。

「楚兄我看你的心神有些不寧,如若真的是身體不舒服的話,此行作罷如何不要勉強自己。」清康平看著楚天開口道。

「抱歉只是有些心事罷了,影響到你們了。」楚天致歉道。

看到楚天確實沒有任何大礙,清康平也是點了點頭,之後一路上他們的前行非常的順利。

在這個丹鼎劍派的周圍妖獸是不常見的,所以他們才能夠這麼放心的前行,不過即便是如此還是不能排除有意外的出現。

所以眾人並沒有放鬆警惕,畢竟也是以防不測,就像是楚天先前所遇到的那獨角魁蟒,後者所出現的地盤也是在丹鼎劍派的周圍。

但是因為有靈藥的存在,所以後者也會選擇棲息在這一片危險的地帶之中。

在濱海的帶路之下,最終眾人總算是來到了目的地,在穿越漫無邊際的樹叢之後,出現在他們面前的乃是一個隱蔽的山洞。

山洞的周圍都是樹藤雜草,想要發現這樣的地方可是相當不容易的,這也證明了濱海的機緣,否則的話恐怕任誰也不會找到的。

「諸位師兄,這裡就是我發現的秘境入口,在外面雖然感覺不到任何的異常,但是如果走進裡面的話,立刻就能夠感覺到靈氣的波動,我之所以發現了此地,也是因為當時正在躲避一隻妖獸,所以才會慌不擇路逃入其中。」濱海開口道。

眾人互相對視了一眼,既然裡面有危險,但是聚集在場的眾人實力都不弱,即便是真的無法敵過,但是想要全身而退還是沒有問題的。

於是濱海走在最前方給眾人帶路,之後他們就這樣踏入了洞穴之內,就在剛剛進入洞穴的一瞬間,所有人都是心中已經。

實力到了神通境,就能夠略微的感覺到天地靈氣的變化,在他們進入山洞的一瞬間,便立刻感覺到了靈氣比起剛剛要濃郁許多。

「靈氣的濃郁程度大概是外面的五倍以上,確實很不正常,看來此地應該另有玄虛。」朱秀開口道。

「諸位師兄這前方不遠處就可以到我所說的機關之所,只要我們能夠衝過去的話,就能夠看到一座石門,那裡就是秘境的真正入口了,只不過我師弟地位,甚至於不能夠進入門內。」濱海開口道。

「放心好了,憑藉在場我們幾人的實力,絕對能夠順利進入秘境之中。」朱秀開口道。

後者已然成為了這個隊伍的核心人物一般,對此其他人也並沒有任何的意見,清康平是不拘小節的人,而楚天只是在觀察周圍的一切罷了。

這之後一心人逐漸的向著洞穴的深處而去,很快他們就已經到達了濱海所說的機關之處。

在他們的面前擺放著一隻只木頭製成的雄獅,這便是所謂的機關獸,能夠自由的活動,就如同當時袁老二手中的機關傀儡一樣。

只不過袁老二手中的那機關傀儡,顯然沒有辦法和這裡的機關獸相提並論,想要判斷機關獸的勢力,唯有精通陣法之道。 第1192章、善良的惡魔!

大塊頭的身高足有一米九以上,身體又長得壯實,往舞台上跑過去的時候,就像是一座移動著的小山。

幸好這舞台足夠大,台階足夠結實,如果是搭的簡易舞台,說不定就會被他給踩塌下去了。

嬌妻是賊:偷上首席心 他咧開嘴巴很豪爽的笑著,對著剛剛跳舞完畢的米紫安跑過去,說道:「安安,你的表演真是太有激情了。看著看著就有種跑上台和你一起舞蹈的衝動。」

「謝謝。」米紫安微微的喘息。綴有金片的T恤衫胸口上下起伏著。勁歌熱舞是極其耗費體力的,一般明星要麼歌,要麼舞,一邊唱歌一邊跳舞那就—–假唱。

但是,即便如此,想要把一整場演唱會給支撐下去,也需要足夠的體力才行。至少在演唱會開始半年前就要進行身體訓練,讓自己的身體和精神保持最佳的狀態。不然,根本就唱不下去。

「安安,不要客氣。你和我這個人相處久了就知道了。我雖然長的粗大,但是我對美好的事物有著很高的鑒賞能力的—–無論是音樂舞蹈還是像你這麼美麗的女人。我懂得欣賞它們,愛護它們。你們是上天對人類的恩賜,不能讓你們受到一點點的委屈。不然的話,這樣的人是要被天打雷劈的。今天的綵排到此結束了吧?我知道有幾家菜館做的北方菜很不錯,我想帶你過去嘗嘗。晚上能否賞臉一起吃飯?」

大塊頭頓了頓后,擔心米紫安還有其它的疑慮,說道:「不用擔心。我會讓司機把車開到門口。咱們從後門出去。不會讓那些記者發現的。」

「謝謝。我和朋友有約。」米紫安早就發現走進來的秦洛陳思璇等人。她站在舞台上,台下又只有廖廖數人。她在跳舞的時候就發現了她們。

不知道怎麼回事兒,這首歌她們已經排了好幾次,而且是她的老歌。那些歌詞都已經流敞在血液里,只有張嘴就能夠出來。可是,在看到秦洛的一瞬間,她的大腦有瞬間的空白和停頓。於是,音樂和歌聲就有數秒鐘的空白。

好在這只是綵排,也沒有配上字幕,台下的人都沒有發現。但是,她清楚。

大塊頭的眉頭微皺,很快又消失無形。

他也回頭,順著米紫安的眼神和秦洛的眼神對視。

然後,他就看到了秦洛,看到了秦洛身邊的陳思璇和比陳思璇還要艷麗逼人的厲傾城。

「尤物。真他媽的是尤物啊。」大塊頭在心裡呻吟哀嚎道。一個是長腿美女,那幅雙腿要是夾住你的腰,那滋味恐怕讓人銷魂噬骨。還有那個一臉妖媚的女人,她的每一處都美,每一處都誘人。就那麼笑眯眯的站在那兒,就讓人有種撲上去狠狠地把她撕碎蹂*躪的衝動。

她的那種眼睛就像是水做的,就像是在和你說話,就像是在抽打你的耳光,就像是——怎麼會有這麼漂亮的女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