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才謝謝你出手相救,否則我凶多吉少。」譚雲目光真摯的說道。

「譚師弟你客氣了,若沒有你我早已身死,今日你有難,我怎能袖手旁觀。」鍾吾詩瑤口吻感激。

之前譚雲只當鍾吾詩瑤是同門,如今已將她視為朋友。

而在鍾吾詩瑤心裡,她永遠都無法忘記,在雪域妖猿朝自己張開獠牙的剎那,他將自己護在了身後!

「你傷得重不重?」

「你傷得重不重?」

幾乎同一時間,二人側首望著彼此詢問道。

隨後,二人又不約而同的道:「還好。」

連續兩次異口同聲,鍾吾詩瑤慘白的容顏上,泛出些笑意,便很快被痛苦之色替代!

「你別逞強了,還是我扶你吧。」譚雲說著,正想攙扶她時,被她柔聲打斷道:「等等。」

在譚雲迷惑的眼神中,鍾吾詩瑤從乾坤戒中拿出一條潔白如雪的絲巾后,低聲道:「把你右臂抬起來。」

譚雲眼神劃過一抹明悟,抬起了露出森森白骨的右臂。

鍾吾詩瑤小心翼翼的給譚雲包紮時,發現譚雲額頭上儘管滴落著,因疼痛而布滿的汗珠,可譚雲眉頭都未皺一下。

「如果疼就說出來,這又不是什麼丟人的事。」鍾吾詩瑤說話間,她不知為何覺得,眼前的少年,是個有故事的男人。

這種感覺很奇妙,她就是這樣覺得。

譚雲淺笑,撇開話題,輕聲道:「我扶你。」

「嗯。」鍾吾詩瑤稍加猶豫后,點了點螓首。依稀可見,原本未有血絲的臉上,浮現出了些許紅暈……

葉天望著譚雲攙扶鍾吾詩瑤的一幕,惡狠狠的低聲罵道:「該死的譚雲,居然連令狐師兄看上的女人都敢碰!」

「還有號稱外門四大美女的賤人,令狐師兄追求了她這麼久,她都對令狐師兄愛理不理,現在竟讓一個男人攙扶著走路,真他娘的不要臉!」

……

鍾吾詩瑤被譚雲攙扶著,進入設立傳送陣的洞府後,步伐一頓,神色憂慮道:「譚師弟,方才你太魯莽了,你就不應該向葉天發出生死挑戰,他可是潛龍榜上排名第九十八位的強者。」

譚雲一愣,「什麼,他排名居然這麼高?難怪我晉陞八重境后,不是他的對手!」

驚訝過後,譚雲嘴角微微上揚,像是自言自語,又像是回應鐘吾詩瑤,「魯莽嗎?或許吧!」

「譚師弟,你實話實說,一月後你有幾成勝算?」鍾吾詩瑤娥眉緊蹙。

譚雲神色極為自負道:「雖然我不清楚我有幾成勝算,但我堅信,最終活著走下決戰台的一定是我!」

鍾吾詩瑤看著自信滿滿的譚雲,叮囑道:「譚師弟,儘管你越級挑戰的能力,的確讓人感到匪夷所思,但葉天畢竟是潛龍榜上前百名的強者,你萬不可掉以輕心,接下來的一月,你可要抓緊時間恢復傷勢、修鍊了。」

「多謝提醒。」譚雲說完后似乎想到了什麼,好奇道:「師姐,我看葉天好像很怕你,莫非你在潛龍榜上的排名,比他還要高?」

「嗯。」鍾吾詩瑤輕吟一聲。

雖說譚雲早有預料,但鍾吾詩瑤親口承認后,他還是被震驚到了,「師姐,那你排名多少?」

「你猜。」鍾吾詩瑤或許和譚雲已經熟悉的緣故,她盈盈一笑,打起了啞謎。

若此幕被外人看到的話,一定會驚得掉了下巴吧?

因為她和穆夢囈,被稱為外門四大美女!

穆夢囈帶給外門弟子們的感覺是,冰山美人,冰冷的彷彿能拒人於千里之外;而鍾吾詩瑤在眾弟子眼中,則是冷傲美女,絲毫不把天底下男人放在眼中,即便是實力、背景齊聚一身的令狐長空,也是苦苦追求無果!

「我猜你的排名在五十名左右。」譚雲說道。

「在你心中,我就那麼弱嗎?」鍾吾詩瑤莞爾。

「這還弱?」譚雲錯愕。

「嗯,第五十名的弟子,在我面前太弱了。」鍾吾詩瑤頗為一副巾幗不讓鬚眉的態勢。

聽聞「太弱」二字,譚雲猛地抽了抽嘴角,不假思索道:「那你排名比起排名第四的穆夢囈如何?」

「哼,她自然不是我的對手。」鍾吾詩瑤不知想到了什麼,臉上的笑容蕩然無存,美眸中劃過一抹恨意。

譚雲將她神色變化看在眼裡,看來二女之間,有著某種仇恨。

譚雲決定待見到穆夢囈后探探口風后,笑道:「令狐長空位居榜首,柳如龍高居第三,穆夢囈第四,既然你比穆夢囈排名靠前,那你應該就是第二。」

譚雲笑著話罷,鍾吾詩瑤接下來的一句話,使得譚雲臉上的笑容瞬時凍結!

「譚師弟,我就知道你會猜錯。」鍾吾詩瑤打趣道:「排名第二的另有其人,我呀其實和我義兄並列第三。」

「柳如龍是你結拜大哥?」譚雲盡量讓自己氣息表現的沉穩!

「對呀!」鍾吾詩瑤顯然未察覺到譚雲的異常,自顧輕笑,「譚師弟,我義兄才是人中之龍,雖然他對別人冷漠無情,但對我這個義妹還是言聽計從的。」

「譚師弟,要不這樣吧,待會兒回到宗門,我就把你介紹給我大哥,他一定會很感激你救我的……」

不待鍾吾詩瑤話罷,譚雲語氣淡淡的打斷道:「我忽然想起些急事要處理,我先走一步。」

說著,譚雲轉身邁入傳送陣的瞬間,臉色陰沉了下來,他怎麼都未想到,自己救的人,會是柳如龍的結拜義妹!

「譚師弟,那你先忙,待我傷好了,我去看你。」鍾吾詩瑤輕喚時,傳送陣中已經消失了譚雲的身影。

「究竟是何要事,走的這麼急……」鍾吾詩瑤喃喃自語,蒼白的容顏上略過一抹疑惑。

……

譚雲到達外門時空殿後,目光陰鷙的邁出了大殿,冷漠自語道:「鍾吾詩瑤,三日前我救你一命,今日你助我脫險,從今以後,我們互不相欠!」

「我和柳如龍之間的仇恨,你若不插手還好,你膽敢插手,我譚雲絕不手軟!」

所謂造化弄人,譚雲萬萬未料到,自己救下的人,是仇人柳如龍的妹妹! 「譚雲!」倏然,一道欣喜的動聽女音,自絡繹不絕的人群中響起。

譚雲循聲望去,伴隨著一股沁人肺腑的處子之香,一道紅色身影撲在了自己懷中。

穆夢囈一雙粉拳捶打著譚雲的胸膛,抽噎道:「這些天你跑到哪裡去了?你知道人家有多擔心你嗎!」

這一刻,街道上的弟子們,看著紅裙少女擁抱著譚雲的一幕,徹底陷入了石化!

短暫的沉默過後,一道道難以置信的驚呼聲,潮水般的淹沒了紅裙少女的哭泣聲!

「我的天吶,我是不是眼花了?她是不是穆師姐?」

「這位師弟,你沒看錯!她就是穆師姐穆夢囈!」

「這、這怎麼可能……高高在上的穆師姐居然主動投懷送抱!」

邪王私寵小狂妃 「是啊是啊!太特么難以置信了!」

「對了,你們知道那男的是誰嗎?」

「不知道,沒見過啊!」

「我和諸位說,我知道此人是誰!他就是二十五日前剛剛拜入宗門的新進弟子!當時不知道穆師姐受傷了,還是怎麼滴,就是他抱起穆師姐,將穆師姐送回閨房的呢……」

「我擦!這個譚雲真不怕死啊!穆師姐,可是慕容師兄,認定的女人,他竟然也敢碰!」

「可不是嗎?還有,這小子只是區區靈胎境八重,長得也不怎麼帥,穆師姐怎麼會看上他呢!」

人群中掀起了軒然大波,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驚呼著!

「都給我閉嘴!」人群中走出了穆夢囈的好姐妹:薛紫嫣,她怒視眾人,「穆師姐和譚師弟,只是朋友關係,你們再敢胡亂嚼舌根,別怪我不客氣!」

薛紫嫣乃是潛龍榜上排名128位的強者,眾人面對呵斥,一個個猶如驚弓之鳥,紛紛閉嘴,三五成群的朝樓閣群中央的「潛龍榜」而去,準備辰時,聆聽外門大長老的教誨!

「穆師姐,我這不是好好的回來了么?別哭了。」譚雲輕輕地拍了拍穆夢囈的肩膀,嘿嘿笑道:「你再哭,可就變成花臉貓了,不好看了。」

「我才沒有哭呢。你都傷成這樣了還笑。」穆夢囈離開譚雲懷中后,看著譚雲蒼白的臉色,以及雙臂上的傷口,含淚的美眸中了蘊含著難以掩飾的殺意,「誰把你傷成這樣的?慕容坤是嗎?」

「不是他,是令狐長空的人。」譚雲眼神中迸射出兩道寒芒!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此事說來話長,我們邊走邊說。」

譚雲和穆夢囈、薛紫嫣,朝潛龍榜走去的途中,將魏奇想殺人奪寶反被自己擊殺、慕容坤指示韓善仁等十六人活捉自己,反被自己盡數廢掉,以及令狐長空命葉天等三十三人追殺自己之事,告訴了穆夢囈二人。

至於和葉天生死決戰之事,譚云為了不讓穆夢囈擔心,並未提及。

此外,和鍾吾詩瑤之間發生的事情,譚雲也未提起,在他看來,認識鍾吾詩瑤本身就是錯誤,他不想再提起這個人!

穆夢囈、薛紫嫣聽完后,在對令狐長空、慕容坤恨之入骨的同時,眼神中透露著震驚之色!

她們先是不敢相信,譚雲居然在如此短的時間,邁入了靈胎境八重!

更加不敢置信,譚雲越級挑戰的實力,竟恐怖如斯!葉天可不是普通的靈胎境大圓滿弟子,他可是潛龍榜上排名第九十八的強者!

二女未想到,譚雲居然能從葉天的手中逃脫!

穆夢囈替譚雲擔心,如今又多了個令狐長空這個強敵!

譚雲行走中發現,穆夢囈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便道:「怎麼了?」

「哦,沒什麼。」穆夢囈口是心非的說話間,餘光看了一眼,包紮譚雲受傷右臂白色絲巾。

「穆師姐,你不好意思問,我來替你問。」薛紫嫣一雙杏目瞪著譚雲,指著譚雲右臂上的絲巾,「喂,這一看就是女子之物,你身上怎麼會有?老實交代,是哪個女弟子給你包紮的?」

譚雲本不想提起鍾吾詩瑤,但面對薛紫嫣的質問,還是如實道:「鍾吾詩瑤的,我在雪域凶谷中和她發生了一些交集。」

「什麼?她的!」薛紫嫣雙手叉著柳腰,氣呼呼的道:「譚雲,你這個沒良心,你看看穆師姐,在你失蹤的這段時間,師姐天天擔心你,整個人都憔悴了。」

「你也不想想,你為何一從時空殿出來,我們就發現你了?」

「我告訴你,那是因為穆師姐找遍了外門,沒有找到你后,猜到了你前往了小秘境,於是早在七日前,便拉著我在時空殿外守候了七天七夜……」

不待薛紫嫣話罷,穆夢囈拉著氣急的薛紫嫣,「薛師妹,別說了。」

「師姐,我就要說。」薛紫嫣依舊嬌嗔,直呼其名道:「譚雲,你居然和鍾吾詩瑤,這個蛇蠍心腸的卑鄙小人鬼混到了一起!是不是被她已經迷得神魂顛倒了?哼,論美貌,她雖然也是四大美女,但頂多就是個不擇手段的蛇蠍美人!」

「紫嫣,別說了!」穆夢囈聲音冷了幾分。

「哼!」薛紫嫣氣鼓鼓的不再說話。

譚雲聽聞薛紫嫣斥責自己的過程,他並未生氣,因為穆夢囈是自己的朋友,而薛紫嫣若不是和穆夢囈姐妹情深,也斷然不會一股腦的對著自己撒氣。

此時此刻,譚雲看著神色憔悴的穆夢囈,目光柔和,內心有太多的感動。

他未曾想,她因為擔心自己,而尋遍了方圓八百里的外門每一個角落後,又日夜守候在時空殿外,只為了等候自己的出現。

被譚雲如此盯著,穆夢囈臉頰微紅,莞爾一笑,「譚雲,你不僅是我的救命恩人,還是我的朋友,如今看到你平安回來,我就放心了。」

「難道只是朋友嗎……」薛紫嫣忍不住嘀咕了一聲。朋友至於每天丟了魂似的發獃嗎?

「就你話多,你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穆夢囈白了薛紫嫣一眼。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朋友嘛只是朋友!」薛紫嫣調皮的吐了吐舌頭后,發現譚雲在笑自己,嬌嗔道:「笑什麼笑?很好笑嗎?真是的!」 譚雲笑著搖了搖頭,沉默半晌,道:「薛師姐你誤會了,我和鍾吾詩瑤之間現在沒什麼關係,今後也不會有。」

冰雪聰明的穆夢囈,若有所指道:「是因為他的結拜大哥柳如龍嗎?」

「嗯。」譚雲點頭道:「三日前,我在雪域凶谷中晉陞靈胎境八重后,撞見她被雪域妖猿追殺,於是我救了她。」

「救她幹嗎?她活該!讓她死了才好……」薛紫嫣剛一開口,便被穆夢囈截斷,「別插嘴,讓譚雲接著說。」

譚雲又道:「於是我和她結伴而行,後來我不敵葉天,命懸一線,是她出手助我離開了雪域凶谷,若沒有她,我凶多吉少。我也是事後,才得知她是柳如龍的義妹。」

聽完事情的來龍去脈,穆夢囈稍稍沉默道:「如果,你知道她的身份,還會救她嗎?」

譚雲回答的很堅決,「不會。」

穆夢囈甚是滿意譚雲的回答。

薛紫嫣心直口快道:「事情已經很清楚了嘛!你救她一命,她又出手幫你一次,權當扯平嘍!譚雲,你以後少搭理她,你根本不了解她的為人。」

「去年,潛龍榜爭奪戰時,她自知不是穆師姐對手,卻用了下三濫的手段,給我穆師姐茶水中下藥,導致穆師姐只能發揮八成實力,最終敗給了她!」

「否則,現在穆師姐才是和柳如龍並列第三,她只能是第四。」

「更令人氣憤的是,事後她死活抵賴,真是不要臉!」

聞言,譚雲皺起了眉頭,腦海中回憶起鍾吾詩瑤被雪域妖猿追殺時,向自己求救的一幕。

當時她見自己遲遲未出手后,不僅未責怪自己,相反她想跳崖自盡前,還讓自己趕緊離開時的表情,那絕對不是裝出來的。

直覺告訴她,鍾吾詩瑤應該不是這樣的人。

帶著疑惑,譚雲側視穆夢囈,投去詢問的目光。

「譚雲,薛師妹說的是真的。」穆夢囈言之鑿鑿道。

「嗯,看來是我看錯人了。好了,我們不提她了。」譚雲話落,詢問道:「哦對了,穆師姐你可知大長老要宣布何事?」

「我估計和每三年一度的隕神峽谷試煉有關,具體什麼我也不清楚。」穆夢囈如實道。

「隕神峽谷只是世人的稱呼,還是真有神隕落?」譚雲對「神」一字,極為敏感。

「的確有神隕落。」穆夢囈口吻確定,看向譚雲道:「此事說來話長,待大長老宣布完要事後,回頭我給你詳細的講。」

「好!」譚雲應聲,暗忖著,「天罰大陸,僅僅只是浩瀚宇宙中的一粒粟,按理說神不可能會降臨,究竟為何不但降臨了,且還隕落了?」

……

同一時間,令狐長空房間內,葉天面朝令狐長空,單膝跪地,恭敬道:「屬下無能,沒能殺死譚雲,請您責罰!」

「起來回話。」令狐長空擺手讓葉天起身後,尤為不解道:「以你的實力,要殺譚雲猶如囊中取物,告訴我,究竟發生了何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