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趙國棟的詢問任為峰當然不可能像對其他人那樣一言否之,他也只是苦笑著搖搖頭:「國棟,你還不知道這些事兒?說起風就是雨,連我自己都還不清楚,就莫名其妙的傳得滿城風雨了。」

趙國棟搖搖頭大笑起來:「為峰省長,還要瞞著我們?齊魯的企業都能找上你的門子來了,這還有啥說的?咋安原企業沒說找到你門下來呢?」

「我是齊魯人你也知道,家鄉人找上門來求我,我在齊魯省經委也當了幾年副主任,也算是看著這幾家企業發展起來,這些人都有些門道,就算不找我,我估摸著遲早也要通過其他渠道找上你,我了解了一下,他們也不是想要幹什麼,說直白一點,就是想從你這裡獲得一點信心,就像你說的那樣,國家政策走勢向放開這個方向走是基本確定的,就是一個程度大小和時間早晚而已,這也算不上什麼違規,我看你也說得很坦率嘛。」

任為峰很淡然的道。

見任為峰不願意在他的去向問題上多談,趙國棟也就不深問了,這種問題本來就敏感,尤其是在未定之前,而任為峰的去向也牽動很多人神經,難免會引起許多關注,他在這個問題上三緘其口也正常。

「我所談的都是國家大政策,談不上什麼違規不違規,給點信心也可以,點到即止,你自己理解,前期工作做得紮實的,沒準兒一旦國家政策有調整,你就能抓住機會,機會本來也就是留給有準備的人。」趙國棟也說得很實在:「當然這個問題中間也還有些難度,涉及到廢除了國企的壟斷特權,傷害到那麼多人的利益,嘿嘿,上邊要下這個決心可不容易啊。」 任為峰笑了起來,他也知道這段時間眼前剛剛到任不到兩個月時間的這一位的言論在發改委里掀起了無限波瀾,甚至波及到了多個領域,對此他也是相當佩服對方勇氣,能做到這一點,沒有點膽魄毅力不敢。

「國棟,上邊真要行此舉,只怕國資委下邊那些個國企就要群情洶湧了。」

「哼,一路哭不如一家哭,事事都考慮這個所謂,共和國長子,群體的感受,只怕就不是國企群情洶湧,而是民意群情激奮了。」趙國棟搖搖頭,在這個問題上他可以有發言權」但是沒有決策權,問題已經上交到了上邊,怎麼決策就是高層的問題了。啟航更新組提供文字,弄潮吧首發

「國棟,你這話可真是深可見骨啊,難怪我在安原也聽到不少說法,就是說你從能源部出來,對能源部下屬企業了解最深,所以反戈一擊是最為犀利,還有人說你打算要當能源部的,叛徒」啊。」

任為峰也能夠理解趙國棟心情,為官一任造福一方,趙國棟是在其位要謀其政,只不過國家發改委副主任這個位置太過敏感,要在這個位置上謀其政,那就勢必要攪起一番波瀾來。

「由他們說去吧,能源部裡邊原來一些熟人現在見到我那都是意味深長的笑容,看得我也是不是滋味啊,你要做事,就勢必要傷害到一些既得利益群體,不做,那我又何必坐在這個位置上,還不如趁早回到下邊去干點實際一點的活兒是正經,唉,何苦來哉……」趙國棟有些意興索然的嘆息道。啟航更新組提供文字,弄潮吧首發

「國棟,你的想法我也大致能了解,但是就像你說的改革就涉及到很多群體利益,你要有思想準備,這些利蓋群體能量很大,他們如果聯合起來,只怕聲勢驚人,一樣可以對中堊央政策起到極大的影響,有些事情上你不能太樂觀了……」任為峰沉聲道。

「為峰省長,我有這個思想準備,你沒覺得我現在在委裡邊就像一個孤獨的思考者么?嘿嘿,說得再難聽一點,那就是另類,異類!就你充大拿,獨立特行」高瞻遠矚」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之樂而樂,別人就看不到這些問題?怕是嘩眾取寵,賣直取忠吧?」趙國棟苦笑著道。

「一些朋友也勸過或者暗示過我,飯要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要我別太激進,可我真的激進了么?就提出了是不是可以開放鉀肥進口權,鼓勵民資走出去進入上遊資源市場,不就是我對翼魯兩省鋼鐵整合規劃哼有一些不同看法么?這也就代表我激進了?我不知道我究竟激進在哪兒了?是不是一定要和光同塵亦步亦趨才算成熟了?」

任為峰也是嘆息不止。啟航更新組提供文字,弄潮吧首發

雖說趙國棟的觀點不算激進」但是你的想法要錄奪相當大一個既得利益群體的特權,自然要引起巨大反彈,他們現在弄不清楚高層意圖,還只是通過其他層面的反制因素來攻許你,真正到了關鍵時刻,只怕就會**裸的跳出來,刺刀見紅了。

「國棟,既然你決定了要做什麼事,那就做下去,只不過我覺得你需要選好切入點,不要一次樹敵太多,方式方法上講究鬥爭藝術一些,這樣也許你要面對壓力能小一些。」任為峰很坦誠的道:「沒有中堊央的堅決支持,你的這些想法很難落到實處,最終只有腐爛下去,但是我感覺可能中堊央這一次不會只停留於表面文章了。

「嗯,我也正是感覺到這一點,才算給自己不斷打氣鼓勁兒,不做則已,要做就做成,這就是我的想法,事情不在大小,關鍵是要做成,言必行,行必果。」趙國棟很有力的揮了一下手,「為峰省長,你現在情況也不是太好吧,新來凌正躍書堊記怕是和東流書堊記風格不太一樣吧,你恐怕也和我一樣,需要好好適應一番吧,至少在你離開之前需要如此吧……」任為峰默然不語,趙國棟的話也算是道出了他的心聲,凌正躍主政安原,風向立時為之一變,他、韓度和楊勁光首當其衝,韓度是土生土長安原人,加之資歷深厚,為人也比較低調,所以還稍好一點,而他和楊勁光就成了另類。啟航更新組提供文字,弄潮吧首發

凌正躍不愧是中組部出來的強人,為人行事很有一套,也能抓住關鍵,只不過在任為峰看來凌正躍在攬權上頗有「造詣」尤其是在用人權上的把持上很有手法,不動聲色間出台了幾項制度,便將組織部門的人事推薦權收去大半,這很顯然是為下一步動作做準備,而現在秦浩然似乎也有意退讓,讓任為峰等人都感覺安原大有要變成凌家天下的味道。

任為峰對安原很有感情,也希望能夠在安原干出一番事業來,但是他也知道就目前的情況來看,他自己離開安原也就是時間問題,趙國棟先前所提及的衣錦還鄉的問題也是一個最大的可能,至於能不能回魯,那就要看中堊央的決定了。

和趙國棟聚談也讓任為峰意識到恐怕中堊央的確要在一些層面上有些變化,任為峰不相信趙國棟是那種悶頭拉車不看路的人,他能堅持己見必定也有一些底氣。

何況目前主流民意的確也對國家在一些領域的莖斷禁入般多批評,認為這是養肥了國企,而本該是國家棟樑,是全國國民的企業卻淪為了國企管理層和國企職工們的國企,完全忘卻了國企的主人究竟是誰,放牛娃們很瀟洒自得的享受著牛主人的省份,卻把一大票真正的牛主人拋之腦後了。

在這種情況下作出適當調整是必須的,尤其是面臨著wto規則承諾要求,能源領域對外資的放開准入一樣也會使這些領域的國企面臨來自外資巨頭們的挑戰,與其讓外資來蠶食鯨吞,為什麼不能先把民企培育扶植起來?

在其位謀其政,任為峰覺得自己既然還在安原省常務副省長位置上一天,也就要盡一天職責,他覺得魯省的民營企業已經先行一步了,那麼他也應該對安原的民營企業鼓勵一番,讓他們也睜開眼睛放開胸懷看世界了。

……………………………………

媒體往往是對這一切最為敏感的,而他們天生的鼓噪風格也總會在最快速度里很多人帶來或興堊奮或憤怒或喜悅或憂愁的情緒。

而隨著網路資訊的進一步發達,網媒已經逐漸成為和傳統半面媒體並駕齊驅的強勢喉舌。

5月25日,新浪、天下兩大網站率先登出中海化工正在秘密接洽津門總部在大連的民資企業華川礦業,據說兩家已經簽署協議成立合資企業,共同開發位於加拿大薩斯喀切溫省的兩塊屬於華…礦業擁有勘探權和開發權的鉀肥資源,中海化工將以現金方式入股,而華川礦業則以在這兩塊土地上勘探權和開發權入股,並利用中海化工入股帶來的資金積極推進這兩處資源開放,進行必要的基礎設施建設。

當日中海化工開盤暴漲漲停,有記者致電中海化工詢問情況,得到的答覆都是這個問題暫不宜回答,到時候會給大家一個明確答覆。

5月26日,網路上又風傳國內化肥另一巨頭亞洲化工正在積極接洽加拿大皇家鉀肥公司,謀求收購加拿大皇家鉀肥公司部分股權,以加強對上遊資源的控制權和話語權,但是這個消息沒有得到證實,而亞洲化工旗下亞洲化肥也拒絕就此消息進行評論。

這個督主,爆寵的! 5月28日,齊魯三家民營化肥企業巨頭宣布各斥資一點五億元成立齊魯化投有限公司,並以齊魯化投有限公司名義從一家荷蘭公司手中正式購得其位於加拿大薩斯咯切溫省的一塊鉀肥儲量預計將達到八億噸的土地資源勘探權和開發權,雙方已經草簽協議,只等國內監管部門批准。

一時間風起雲湧,化肥行業頓時成為媒體關注焦點。

焦點中的焦點則是國家政策是否會對這一系列舉動尤其是齊魯三家民營化肥企業開綠燈,進口權以及對外投資重大項目的放行權,都是一個敏感問題。

加拿大方面則表示歡迎來自中國的投資依照現行法律進入加拿大,參與加拿大礦業生產的開發,薩斯嚓切溫省地方政府更是態度鮮明的表示將給予中國資本同等待遇,以歡迎中國資本參予薩斯嚓切溫省資源開發。

6月1日,國務院新聞發布會上,有日本記者問及中國是否準備開放鉀肥原料進口權、是否在開放資本境外投資有新的政策出台,並列舉了齊魯化投公司成立準備赴加拿大投資鉀肥項目這一事例,國務院新聞發言人表示民間投資中國亦有政策可循,具體事項可以諮詢國家發改委和商務部。 ps.腦袋在這裡祝大家新年快樂,萬事如意。今日應該還有15000,瘋狂努力的碼字ing

白熾燈下,氣氛旖旎。

林允兒從沒想象過她和林蔚然之間會面對這種情況,飽含侵略性的男人,被突破了矜持跟底線的女人,然後安靜,不知道應該作何反應。

她問:「你生氣了?」

林蔚然的眉頭動了下,女人的提問抵消了些許左手上傳來的細膩觸感。

他反問:「為什麼這麼說?」

「感覺有點那樣。」即便是在這種狀態下,她的眼神依舊清澈。

氣氛冷了下,林蔚然很好奇,不知道為什麼在這種情況下,女人依舊能敏銳的感覺到他的情緒。其實只要身為男人,在這種受到挑戰的情況下,都會有些脾氣。

看著那雙眼睛,他想要收回自己的手,即便女人紅了的臉頰讓她看上去十分誘人。

他左手向下滑動了一些,並沒有一鼓作氣,因為這的確讓人流連忘返。不過,卻突然感覺到柔軟中逐漸堅硬的一點,那似乎是什麼開關,讓林允兒幾乎可視的顫抖了下,也讓林蔚然打消了善良的念頭。

他俯下身,在林允兒耳邊輕聲說:「恩,我生氣了。」

話音剛落,之後便是落在耳邊的細碎親吻。身體中的異樣感讓林允兒小幅度的扭動身子,神色也越發嬌艷。

男人越發接近,讓她的抵抗顯得小且無力,所能做的似乎只有緊緊抿住嘴唇,然後讓自己不發出聲音來。

那隻手又向上滑動,然後用了些力氣。

……

如果不是手機震動的『嗡嗡』輕響,接下來發生的事或許不會是什麼甜蜜又美好的回憶。依舊是在那盞白熾燈的柔和燈光下,林蔚然『嗯嗯啊啊』的應著,少了些剛剛的幹練和果決,卻多了些尷尬和說不出的煩躁。

林允兒緋紅的臉頰和逐漸平緩的氣息形成了鮮明對比,燙人的熱度從臉頰上傳來。混亂了她的思緒,讓她無法想明白任何一件簡單的事。整理好了衣衫的她抱起雙臂,就坐在那。雙目無神的瞧向面前的控制面板,彷彿把自己縮成一團。

胸口上還停留著他觸碰過的異樣感覺,耳邊那明顯帶著熾烈期盼的輕吻好像給她打上了什麼標籤,見識到了這男人的另一面。林允兒有些被嚇到了,因為在她的計劃中,這樣的事情,是要以後再做的。

以後是什麼時候?

反正不是現在。

想到這,林允兒的嘴唇微微撅了起來。

她偷偷看了一眼林蔚然的方向。發展這男人正把目光投向地面,然後應著不知道那邊的什麼要求。

女人的分寸就是用來被男人突破的。

她突然想到了韓唯依的這句話,並深感認同。

時間不知道過了多久,當溫度下降,難免讓人覺得有些冷。差點以身飼虎的林允兒已經不知道是第多少次在心中提醒自己,再面對這男人的時候,任何撩撥他的舉動都要被絕對禁止。

『咳』,是男人的一聲咳嗽。讓林允兒渾身都輕顫了下。

她低著頭。不敢看他。

「我送你回去。」

林允兒沒說話,也沒動作,看那抱著自己的樣子就知道是被嚇到了,讓剛剛結束了會議的林蔚然手足無措。

他走到林允兒身邊,而對方卻直接到了距離他稍遠的那個位置上去,這自然不是想讓他坐在這。而是在躲著他。

林蔚然站在原地,不再靠近。保持著她認可的距離陪著她。

沉默持續了片刻。

「感覺很奇怪,你。」

林允兒小聲說著:「我好像都不認識你了。」

林蔚然問:「為什麼會這麼想?」

「不知道。」林允兒搖了搖頭。

如果不被打斷。情況是不是能更好?林蔚然忍不住這樣想,但實際情況卻並非如此。他深吸了一口氣,說:「這就是我不想讓你看到的樣子,不坦誠,不善良,只有**和目的,計劃跟算計。」

林允兒問:「你為什麼不解釋說自己還有幾百名員工要養?」

的確,在商言商,不賺錢又怎麼支撐公司的運轉?數百名員工等於數百個家庭,的確是個好借口。

但林蔚然只是回答:「他們賺的沒有我多。」

林允兒低了低頭,把目光從那沒通電的控制面板上移開,她從另一側下來,抱著雙臂走到林蔚然身邊,放下一隻手臂,牽起他的一隻手說:「送我回去吧。」

林蔚然站在原地,詫異著問:「你,不生氣了?」

她回答:「我需要想想應不應該生氣。」

她抬頭,迎著林蔚然的目光,補上一句:「這是一個很嚴肅的問題。」

林蔚然看著她,她目光閃爍,所以又低下頭,地板上好像有了什麼很吸引她的東西,但她牽住林蔚然的那隻手依舊握的很緊,就好像告訴自己怎樣都不能鬆開,所以有些用力。

她喜歡他,這是唯一可以確定的事。他把自己的這一面展現在她的面前,讓他這個人更真實。

林蔚然同樣握住林允兒的手,沒有說話,只是帶著她往門口走去。

『啪嗒』一聲輕響,白熾燈那稍顯冷清的燈光熄滅了。在被那門關上的前一刻,林允兒望向倉庫內的某個角落,長廊的燈光照了進去,讓那背心一樣的昂貴東西拖出了一道很長的影子。

她跟在林蔚然身後,上了電梯才發現這是他的左手,她臉色一紅,甚至糾結的抿了抿嘴唇,右邊胸口上彷彿再次被這男人的手覆蓋著,漸漸熱了起來。

那感覺很奇怪,讓人記憶深刻。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在那時清晰的感覺到這男人身上完全不同的那些東西,只是覺得他好像受到了什麼刺激。

電梯到了,他握著自己的那隻手緊了緊,然後輕聲提議:「如果你不喜歡,一定告訴我。」

喜歡?喜歡什麼?這樣的你,還是被襲胸了的事實?

他有些時候笨笨的,精明的時候是真精明。林允兒覺得林蔚然真是一種奇特的生物,竟問這些讓人無語的問題。

但就算如此,在電梯到達一樓大廳的那一刻,她還是『嗯』了一聲。

紅著臉蛋,聲音若不可聞。

……

……

喜歡林允兒的男人金道河不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即便林蔚然有一天站到很高很高的位置上,所有男人都知道林允兒是他的禁臠,卻依舊不能打消他們的覬覦之心。因為忌憚不等於不喜歡,不行動不代表不愛慕。

金道河是個很有意思的傢伙,也是一個讓人感覺特殊的傢伙。事前沒有對這個人經過任何調查,林蔚然就如此覺得,因為在見到林允兒的那一天,他收到了一條來自金道河的簡訊。

『這個女人,公平競爭吧。』跟著簡訊發來的是一張圖片,那是林允兒的照片,很安靜,很有迷惑氣息的那一種。

從鄭浩彬那裡得到事情始末,林蔚然並沒有勃然大怒,他受到了挑釁不假,但卻沒有當場糾集一幫人去找那金道河的麻煩。

第二天林允兒進了劇組,拜祭儀式之後便開始了拍攝,大概幾個月內都不必再受到感情問題的困擾。

林蔚然在網路上看到這條消息,拿出手機沉吟了會兒,這才回復了那條簡訊,只是簡單的一個『好』字。

他把手機放回桌上,靠著椅背閉上眼。

發簡訊來宣布公平競爭?

這金道河估計在哪學了點心理學。

林蔚然不屑的輕笑,卻並不否認他的刺激成功了,成功到讓他差點把林允兒就地正法了。

『咚咚』,是敲門聲,走進來的職員帶著兩個大大的黑眼圈,卻依舊難掩興奮的情緒。

林蔚然在敲門聲響起的時候就已經正色起來,把爭風吃醋當做日常的男人只能說明無事可做,mr消音事件是『虛擬偶像』在新一年展示自己傳媒特色的機會,為了完成腦海中的那個戰略,他必須慎重對待。

「代表,jyp已經發來了同意合作的意向,具體細節正在傳真……」

經歷了差不多一整夜的辛苦,如此之快的獲得成果,當真讓人興奮。

「把製作的問題交給製作組,要求他們今天之內就開始製作。」

林蔚然的吩咐讓職員有些詫異:「可是我們的合約……」

「他們會簽的,就算是有細節衝突,我們也必須儘快把劇情上線,如果錯過這個關鍵的時間點,效果就會大打折扣。」

「恩,我知道了。」

看著職員出去,林蔚然重新靠在椅子上,眉宇間有疲憊,也有期待。

他獨斷了製作日程,勢必會引起jyp方面的不滿,期間的扯皮必定會經歷一個繁瑣的過程,但卻是很必要的。

『虛擬偶像』還沒有展現它的影響力,此次mr事件可以說是它的第一個機會,它能做到什麼,它能改變什麼,它能對現實偶像產生怎樣的影響,一切都還是個未知數。

但確定的是,『虛擬偶像』等於林蔚然的延續,它能在韓娛圈影響什麼,也就代表了林蔚然能在韓娛圈影響什麼。 躺在溫泉里,趙國棟覺得自己全身都要漂浮起來,就這樣瞑目浸泡,啥也不想,啥也不考慮,實在是舒服極了。()

他是從第三屆apec中小企業技術交流暨展覽會會場所在地藍島直接飛回安都的,第三屆全國中小企業技術交流暨展覽會在藍島國際會展中心開幕,趙國棟代表國家發改委致辭,以引起了國內外許多媒體的矚目。

趙國棟也是自家人知道自家事,昨天已經有日本記者在國務院新聞發布會上問及化肥行業原料進口權和開放資本境外投資問題,國務院打了太極,推給了發改委和商務部,而自己恰巧分管產業協調和外資利用與對外投資這一塊,自然就成了媒體鎖定的焦點。

開幕式還沒有結束,歐陽錦華就已經接待了幾撥要求採訪趙國棟的記者,名義上是要就apec中小企業技展會的一些話題採訪國家發改委,但是歐陽錦華卻知道這些記者都是沖著頭一天國務院新聞辦發言人的太極推手而來。

趙國棟在開幕式一結束就帶著歐陽錦華直奔機場,打發歐陽錦華回京里,自己則乘坐飛機回了安都。

回了安都之後他也沒有逗留,徑直奔了huā林。

太懷念囫圇山的溫泉,它能讓自己煩郁和疲倦一掃而空,趙國棟很享受這種滋味。

在apec中小企業技術交流暨展覽會開幕的頭一天,趙國棟還會見了齊魯省委常委、藍島市委書堊記和藍島市市長以及齊魯省副省長李博明等人,但是同時抵達藍島的齊魯省委書堊記和省長沒有見面。

藍島經濟很活躍,與遼東的金州並稱黃渤海灣這一頂皇冠上的兩顆明珠,金州以軟體產業和huā園城市著名,船舶製造、機車製造、石化電子等產業也相當發達,藍島則以風景秀麗和海洋產業著稱,家電製造、彷織產業也相當發達,這兩地由於氣候水質原因,美女輩出,在文藝界和娛樂圈裡與江淅、川渝、湘中並稱中國四大美女出產地。

遼東和齊魯這兩個也是環黃渤海經濟區的主打對手,在經濟發展和吸引日韓投資的競爭上也是勢均力敵,前期齊魯佔據絕對優勢,但是近一兩年遼東則有奮起直追之勢。

藍島城市地理位置相當好,氣候宜人,風景奇麗,經濟基礎也相當雄厚,但是城市規劃卻缺乏遠見,建設也不盡人意,這一點趙國棟也是早有體會,甚至遠不及寧陵這樣的內陸城市,在這一點上趙國棟也頗為自豪。

趙國棟到huā林甚至沒有和任何人說,他只想自己獨自一人享受一下安靜。

在回安原之前,趙國棟也就給曾權軍和劉若彤請了假,說這段時間太累,想要獨自清靜一會兒。曾權軍也很理解趙國棟現在的處境,同意了他出席了apec中小企業技術交流暨展覽會之後可以休息兩天」只要星期一回委裡邊上班就行。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