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凌長老像是突然變了一個人一樣,朝著古雲責罵了幾句。

古雲被和凌長老的話,說的一愣一愣的,由於自己出色的天賦,之前,和凌長老對自己也十分的溫柔,但是今天這是怎麼了,和凌長老竟然因為朱帥,把自己臭罵了一通?

要知道,自己可是水雲閣的弟子,而朱帥,只不過是一個外人!

「和凌長老,我……」

古雲的心中,特別的不是滋味。

「你什麼你?一個人跑到寧西城,給水雲閣丟人不說了,回了水雲閣,還不給客人沏茶,你還有理了?」

「先下去,等我和其他幾位長老研究了,再給你處罰!」

不等古雲開口,和凌長老就生氣的說道。

古雲看和凌長老今天是真的有些發怒了,也不敢再說什麼了,一個人灰溜溜的走出了議事大廳。

待古雲離開之後,大廳之中的氣氛,才緩和了一些。

「和凌師傅,對不起我錯了,在回來的路上,沒有經過你的同意,就擅自離開了隊伍,你怎麼處罰我,我都接受。」

「不過,你能不能放過朱帥哥哥,這件事情,和他沒有任何的關係,當初是我去找他的,不是他帶我走的!」

靜兒突然想到了什麼似的,趕緊與和凌長老說道。

水雲閣能夠發展到今天這種地步,閣中的管理制度,自然是十分的嚴厲,剛剛古雲說的話並不假,朱帥這樣的行為,確實會被水雲閣追責。

而最嚴重的下場,就是廢去朱帥的修鍊能力,古雲也正式想這樣懲罰朱帥,所以才會說出那樣的話。

「靜兒,你這個傻孩子,這都什麼時候了,還想著別人!」

「來,我先問你幾句話,朱帥,你們現在這裡坐一會!」

和凌長老吩咐幾位侍女給朱帥幾人沏茶倒水之後,便將靜兒拉倒了一旁,兩個人開始竊竊私語,不知道說起什麼來了。

朱帥坐在座位上,連水都喝不在心思上了。

和凌長老,到底會和靜兒說些什麼呢?她該不會為難靜兒吧!

這個時候,朱帥無比的希望,和凌長老能夠來懲罰自己,而不是為難靜兒。

靜兒與和凌長老,一直說了很久,期間,朱帥豎著耳朵,想要聽聽兩人到底說了些什麼。

但是兩人的聲音,十分的低,就算是朱帥的感知能力十分的出色,但是也什麼都聽不到,只能看到靜兒的眼眶紅潤了許多,而和凌長老,則是不斷的搖頭。

見朱帥十分的焦急,月檬和娜美,也來到了朱帥的身邊,一左一右的將手搭在了朱帥的肩頭,讓朱帥稍安勿躁。

終於,和凌長老和靜兒,終於說完了話,兩人轉身來到了朱帥三人的身邊。

「朱帥,你能主動來我們水雲閣,確實是出乎了我的意料,不得不說,你的膽識與魄力,很少見。」

「但是,有些事情,並不是膽識大就可以矇混過去,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若是我不處理你的話,我難以交代閣主。」

「所以,懲罰是必須的,但是具體是什麼懲罰,你容我與其他的長老們商量一下,這些天,你暫時在水雲閣住下,還有,靜兒需要接受一下我們的檢查,確定你這些天,沒有傷害到她!」

「好了,我會派人給你們安排住宿的地方的,你們先下去吧!」

來到了朱帥三人的身邊,和凌長老開口說道。

「好的!和凌前輩,我就在房間中,等著你的消息!」

朱帥早就知道,這件事情不能善了,站起身來,十分鎮靜的說道。

之後,朱帥朝著靜兒微微的一笑之後,便在侍女的帶領之下,轉身離開了議事廳。 接下來的幾天時間裡,朱帥過的,十分的忐忑。

自己每天都窩在房間里,等著和凌長老傳喚,和凌長老,像是突然蒸發了一樣,一點消息都沒有。

就連靜兒,都像是被軟禁了一樣,這些天一下都沒有露面,這讓朱帥,更加的擔心了,莫非,水雲閣是想對自己下什麼狠手?

不過朱帥轉念一想,也就釋然了,從和凌長老對靜兒的態度來看,靜兒在水雲閣的地位,似乎很不一般,和凌長老,應該不會為難她。

而且,靜兒已經和自己那個那個了,只要靜兒沒事,她就肯定會保護自己不受傷害,這樣一想,自己應該也不會有什麼危險。

這樣想通之後,朱帥甚至還帶著月檬和娜美,在水雲閣之中逛了兩圈,不過,在三人閑逛的時候,總會有幾名水雲閣弟子,不遠不近的跟著自己。

每當自己到了什麼水雲閣比較重要的地方的時候,這幾名弟子,就會出現,阻止自己繼續前進。

這一點,讓朱帥十分的不爽,自己現在就好像被監視起來一樣。

不過,在水雲閣中閑逛的時候,朱帥也聽到了許多的風言風語,自己和靜兒同時歸來的事情,現在已經在水雲閣傳開了。

大家紛紛猜測,朱帥是從哪裡冒出來的,與靜兒,發什麼了什麼樣的事情。

對於這些言論,朱帥只是緩緩一笑,置之不理。

朱帥明白,自己現在身處水雲閣,而這些水雲閣的弟子,不管怎麼說,都會站在古雲的一邊,所以,現在說什麼都是多餘的。

不過說起古雲,這些天朱帥也沒有看到他的身影,不知道他又在搞什麼。

到了最後,朱帥連逛都懶得逛了,直接窩在房間里,開始修鍊起來。

又等了幾日,終於,在朱帥修鍊的時候,一名水雲閣的弟子,來到了朱帥的房間里,通知朱帥,去水雲閣的議事廳。

朱帥一聽,立馬從地上蹦了起來,略微的收拾了一下之後,帶著月檬和娜美,來到了水雲閣的議事廳。

一走進議事廳,朱帥就感覺這裡的氣氛,有些壓抑。

今日,水雲閣的議事廳之中,足足做著十幾個人,除了和凌與靜兒之外,其他的人,朱帥全都不認識。

大家一言不發,只是盯著朱帥不停的看著,眼神之中,有許多莫名的意味,就連靜兒的臉色,都十分的凝重。

這是要給自己下裁決了么?朱帥心中不由的苦笑一聲。

「見過和凌前輩!」

在議事廳中站定,朱帥三人,同時朝著和凌長老行禮說道。

「朱帥,坐吧!」

和凌長老手一揮,讓朱帥三人在一旁坐下,這才繼續說道。

「今日把你叫到這裡,具體的事情,想必你應該也猜到了,不錯,這幾天,經過我們水雲閣的符咒師仔細的檢查,靜兒的身體,沒有什麼大恙。」

「這也說明,靜兒在和你在一起的這些天里,並沒有發生什麼意外,這也算是不行之中的萬幸了。」

「不過,對你的懲罰,還必須執行,通過我們數位長老的一致研究決定,你私自帶走靜兒,觸犯了我們水雲閣的律法,所以,對你的懲罰如下!」

和凌長老看著朱帥,表情十分的嚴肅。

聽著和凌長老的話,朱帥的耳朵,一下子的豎了起來,這一刻,終於是來了,就是不知道,水雲閣,到底會如何懲罰自己!

「鑒於你在與靜兒一起期間,並沒有對靜兒造成傷害,而且事情的起因,責任並不在你,還有你及時的來到水雲閣。」

「綜上所述,水雲閣決定對你進行罰款一百萬金豆的處罰,以儆效尤!」

和凌長老,緩緩的說道。

罰款?一百萬金豆?

聽到這樣的出發,朱帥一下子愣在了原地,這樣的處罰,也叫處罰么?

一百萬金豆,對於那些普通人來說,或許已經是天文數字,但是對於朱帥來說,這點金豆,不過是一張符咒的事情。

可以說,這樣的懲罰結果,對於自己來說,真的是太輕了,朱帥知道,靜兒一定在其中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和凌長老,才會手下留情。

「朱帥,對於這樣的懲罰結果,你有什麼異議么?」

見朱帥不說話,和凌長老繼續追問道。

「啊!和凌長老,這樣的處罰結果十分的合理,我沒有任何的異議。」

「不過,我們此番來水雲閣,還有其他的事情要做。」

「既然對我的懲罰已經確定了,那麼接下來,有幾件事情,我想要搞清楚。」

這樣的出發,讓朱帥心中大定,不過,接受懲罰,只不過是朱帥早就準備好的事情,自己這次來,更重要的,還是將靜兒的事情解決。

「好,有什麼樣的事情,你但說無妨!」

和凌長老盯了靜兒一眼,開口說道。

「那好,和凌長老,我接下來要說的事情,只是為了靜兒,並不是針對水雲閣,也不是針對你們某一個人,所以,有失禮的地方,還望見諒。」

「首先,靜兒之前的記憶,已經恢復,所以,我說的話,靜兒完全可以作證,在靜兒失去記憶之前,我和靜兒一起長大,在一起足足十五年,只不過由於我的失誤,這才導致靜兒不小心失蹤,所以,我的第一個問題,就是靜兒為什麼會出現在你們水雲閣?」

朱帥站起身來,直視著和凌長老,開口說道。

「我來回答你的這個問題!」

不等和凌長老說話,大廳之中的另外一名女性,就站起身來接過了話茬。

「七八年前,內陸上突然傳來了一道消息,說內陸之外的德克帝國,出現了一處發生遺骸,當時,我帶著人去那裡打探情況,在德克帝國境內,遇到了一名魔法師綁架了靜兒,我們這才出手將靜兒救下,帶回了水雲閣!」

那名女性,聲音十分清冷的說道。

她所說之言,與自己之前收集的消息,以及靜兒恢復記憶之後,回憶的內容,完全一樣,看來,並沒有欺騙自己。

「真的是這樣么?據我所知,靜兒的脖頸後面,有一道似水似雲的紋身,這應該是你們水雲閣的標記吧!」

「你們當初是不是看到了這道紋身,才將靜兒帶回了水雲閣,否則的話,你們完全可以等靜兒醒來,問清楚她的家在哪,將她送回去!」

朱帥的眼睛一眯,繼續問道。

「這……」

那名女性,被朱帥的一句話,問的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不錯!靜兒脖頸處的那道紋身,確實是我們水雲閣的標記,當初他們也是看到了這道紋身,才將靜兒帶回來確定身份。」

氣氛一時有些尷尬,還好和凌長老很快回答了朱帥的問題。

「好!那我的第二個問題,就是靜兒究竟與你們水雲閣,有著什麼樣的關係?」

「據康軒叔叔,也就是靜兒的養父跟我說,當初他在遇到靜兒的時候,靜兒還在襁褓之中,後來,因為收養了靜兒,康軒叔叔還遭到了不明身份的人追殺,他在迫不得已之下,才躲到了德克帝國。」

「當初為什麼有人要殺靜兒,但是現在靜兒又回到了水雲閣!」

朱帥一邊看著靜兒,一邊說道。

剛剛所說的這些話,朱帥並沒有與靜兒提起過,朱帥生怕自己說出來之後,靜兒的情緒會失控。

但是朱帥看著靜兒的時候,靜兒只是眼眶有些微紅,並沒有其他的表情,看來,這些事情,靜兒之前應該也知道一些了。

「朱帥,這些事情,涉及到了我們水雲閣內部的一些秘密,所以,我不能告訴你,不過,這些事情,我們會和靜兒好好說說的。」

和凌長老的臉色,微微的有些變化。

雖然朱帥之前和靜兒的關係很不一般,但是這些事情,朱帥還干涉不得,況且,水雲閣中的秘密,不是誰都可以問的。

「好,那這個事情,我可以不問,下一個問題,當初,是誰封印了靜兒的記憶,她為什麼要這麼做?目的是什麼?」

朱帥臉色沒有絲毫的變化,追問道。

「朱帥,你不要太過分了,這些事情,我們有必要和你說么?」

終於,和凌長老被朱帥的逼問給弄的生氣了,一拍桌子,站起來怒道。

「和凌長老,我知道我這樣問,有些唐突,但是,這些事情不說清楚,靜兒的心中,就會有芥蒂,這話不僅是我問,同時也是靜兒必須知道的事情!」

和凌長老看起來已經生氣了,但是朱帥沒有絲毫的讓步,依舊是緊盯著和凌長老,不卑不亢的說道。

靜兒這些年,一直都生活在水雲閣之中,就連之前的記憶,都被封印,這對靜兒來說,太不公平了,朱帥必須為靜兒討一個說法。

「朱帥!我最後警告你一次,這些話,還輪不到你問,就算是說,我們也不會和你說的!」

和凌長老,騰的一下子站了起來,身上強大的氣息,瞬間席捲了整個議事廳,朱帥等人,只感覺連呼吸都變的困難了起來。

對於他們一群法皇強者來說,法聖尊者的氣息,可不是那麼好抵禦的。 和凌長老由於生氣,氣息瞬間釋放了出來,整個議事廳中,都被和凌長老的氣息所籠罩。

朱帥等人,甚至感覺連呼吸都十分的困難了,露在外面的皮膚,都被那凌厲的氣息,刮的生疼。

這個時候,若是朱帥再敢多說一句的話,說不定就會被和凌長老直接一巴掌給拍死了。

「和凌師傅!你冷靜一下,朱帥哥哥的話雖然說的不得體,但是這些事情,都是我想知道的,我都這麼大了,該知道自己的身世了!」

這個時候,和凌身邊的靜兒,終於帶著一絲的哭腔,大聲的說道。

那凌虐的氣息,瞬間消失不見。

靜兒說的不假,自從恢復記憶之後,靜兒雖然表現的十分鎮定,但是每天晚上,靜兒都心煩意亂的睡不著。

要是沒有發生後來的這些事情該多好,康軒一直都是自己的父親,朱帥哥哥,也一直都在自己的身邊,說不定,兩人現在都已經有小寶寶了。

但是,後來的這些事情,讓靜兒知道,自己的身世,並不像其他人那麼簡單,這讓靜兒十分的傷心,為什麼自己的成長之路,這麼的坎坷。

朱帥剛剛所說的那些問題,雖然每一個都令人十分的難以回答,但是這些問題,一直都是這些天自己想要知道答案的事情,只不過,朱帥哥哥替自己說了出來,靜兒生怕和凌不高興,對朱帥哥哥出手。

好在,和凌長老對靜兒十分的寵溺,聽到靜兒的話之後,很快冷靜了下來。

「靜兒,你真的想知道?你可要做好心理準備啊!」

聽到靜兒的話,和凌突然變得鎮靜了下來。

靜兒長大了,有些事情,是該對她坦白了。

「我想知道,和凌師傅,什麼都瞞著我,對我不公平!」

靜兒的眼中,噙著一抹淚水。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