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是為了這個來之不易的機會,歐陽萬年才出現在那種人跡罕至的深山密林里尋找珍稀的天材地寶,卻沒想到一時大意之下觸動了隱藏在乾坤樹周邊的傳送陣,把他傳送到了這個陌生的世界……

「吼……」

突如其來的一聲大吼讓思忖著往事的歐陽萬年眉頭一皺,轉頭瞥向二十餘丈外那頭渾身雪白看起來威風凜凜的巨虎,很不滿的說道:「沒看小爺我在沉思嗎?你這隻小老虎吼什麼吼?難道想挨揍不成?」

「呃……?」高將近四丈長超過六丈的白色巨虎虎目圓睜,很是懷疑是不是自己耳朵出問題了。因為它的身份尊貴,再加上實力不俗,整個妖獸森林裡面,哪只妖獸見到它不尊稱一聲虎爺或虎兄虎前輩什麼的。就連那些修為已經超凡入聖的老傢伙們,見到它都親切的喊一聲虎少或虎賢侄之類的,卻從來沒有誰敢當面喊它小老虎的……

「卑微的人類……」白色巨虎口吐人言,一步步的走向歐陽萬年,一直走到距離歐陽萬年還有一丈多遠的地方,才停下來俯視著他,虎威凜然的說道:「你剛剛喊虎爺什麼?」

「卑微的人類?」歐陽萬年摸著下巴,眼眸一眨一眨,玩味的瞪著面前的白色巨虎,嘿嘿的笑道:「有意思,有意思,本來看你這隻小老虎的實力這麼弱,覺得都不太好意思欺負你,卻沒想到你卻自己為我找了個可以揍你的理由,嘖嘖,真是善解人意的好人……呃,說錯了,應該是獸,嗯嗯,真是善解人意的好獸啊好獸!!!」

「吼……」白色巨虎聞言大怒,仰天咆嘯了一聲,蘊含著虎威的咆嘯把方圓十里內的妖獸驚得四散逃逸,只恨爹娘少生了兩條腿。

「喂,小老虎,說話就說話,你吼那麼大聲幹什麼?想嚇我啊?」歐陽萬年伸手挖著耳朵不滿的說道。

白色巨虎怒得又想仰天咆嘯了,以它八級妖獸巔峰的實力,即便是在這個妖獸森林的核心區域,都算得上是非常了不起的高手了,而眼前這個人類小屁孩居然嫌它實力弱,不好意思欺負它?白虎越想越怒,最後怒極而笑的說道:「卑微的人類,你成功的激怒我了,不管你背後有誰為你撐腰,今天虎爺我都要活活生撕了你……」話音剛落,它那可碎石裂金的鋒利虎爪便抓向了歐陽萬年的脖頸,速度快若閃電,帶起了一連串的爪影。

「咦……?」爪停影散,白虎不敢相信的揉了揉虎目:「人呢?」

就在它那虎爪即將抓住那卑微人類的脖頸的時候,他居然就這樣憑空消失了,是的,憑空消失,讓它這勢在必得的一抓竟然抓空了,這……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白虎腦袋都有點蒙了,這種情況實在是太詭異了,如果對方是如它妖王父親那種級別的高手,那能做到這一點並不奇怪,可對方明明只是一個還未成年的小少年啊,怎麼可能擁有那種實力?白虎想到這裡,驀地,一個駭然的想法從腦海中冒了出來……

「呵呵,小老虎,你是在找我嗎?」

歐陽萬年那調侃的聲音從背後傳來,白虎心中陡然一凜,警惕的慢慢轉過身去,卻發現只有剛才那小屁孩站在它身後,目光越過歐陽萬年,白虎仔細的搜尋著,想從中發現一些蛛絲馬跡。

「喂,小老虎,你在找什麼?」歐陽萬年側頭眨巴著眼睛問道。

白虎沒有理會歐陽萬年,繼續搜尋著,可惜搜尋了半響,還是什麼都發現不了,越是如此,白虎心中越是凝重,想了想便神情嚴肅的對著天空說道:「人類高手,既然敢擅入我妖獸森林的核心區域,難道就不敢現身一見嗎?」

歐陽萬年一副看白痴一樣的目光看著白虎:「我說小老虎,你腦子有病嗎?小爺我不是在跟你說話嗎?」

「你……」白虎聞言暴怒,八級妖獸巔峰的氣勢霎時把歐陽萬年籠罩在內,打算讓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人類小子吃點苦頭、長長記性。要讓他知道,在妖獸森林裡面,即便背後有高手為他撐腰,也不是他這麼個小屁孩可以為所欲為的。

八級妖獸巔峰的氣勢,即便是達到武尊級別的人類高手對上,只怕也會生出難以匹敵的感覺,更遑論是眼前這個還未成年的人類小子了。在白虎看來,只要那個神秘莫測的高手不插手其中,那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還不是任它蹂躪?可接下來歐陽萬年的反應,卻把白虎給驚呆了——

「喂,小老虎,你把眼睛瞪這麼大幹嘛?」歐陽萬年說著手一抓,一個青色的果子便憑空抓在手裡,隨即『咔嚓』咬了一口,一邊咀嚼一邊隨意的哼道:「想嚇我啊?」

八級妖獸巔峰的氣勢猶如石沉大海,而歐陽萬年那一手抓果子的把戲顯然是擁有人類視若珍寶的空間戒指,單單這兩條就彰顯出歐陽萬年的不簡單。白虎到底不是普通妖獸,擁有一個妖王父親的它見識自然不凡,儘管很不願意相信,但從頭到尾都沒有發現其它人類的蹤跡,只能承認自己看走眼了,眼前這個還未成年的小傢伙,著實不簡單啊!!!

狐疑不定的瞥著歐陽萬年,思忖再三,白虎才一臉凝重的沉聲問道:「人類,你闖進我妖獸森林到底所為何事?」

看著狐疑不已一臉凝重的白虎,歐陽萬年覺得很有意思,可惜剛來到這個世界,沒有興趣繼續逗它,趕緊把這個世界搞清楚才是王道,要玩以後有的是時間。想到這裡,歐陽萬年對一直保持著警惕的白虎擺了擺手,說道:「好了,小老虎,別緊張兮兮的,小爺我沒有什麼惡意,只是想向你打聽一些事情就走……」

聽到歐陽萬年繼續小老虎小老虎的喊它,白虎有心想把這小屁孩撕成兩半,但直覺告訴它眼前這位爺不是好惹的,如非必要,還是不要翻臉為好。妖獸的直覺一向很准,所以白虎雖然怒氣難平,但還是強忍著沒有發作,嘴硬的哼道:「人類小子,有什麼要問的趕緊問,只要不涉及我妖獸森林的秘密,虎爺倒是可以告訴你一些,讓你漲漲見識。」

「呵呵。」歐陽萬年笑著把果肉吞下去,然後揮了揮手,很是隨意的說道:「你放心,小爺可沒興趣打聽你妖獸森林的什麼秘密,你只要簡簡單單的跟我介紹一下這是個什麼樣的世界就可以了……」 因為秦浩天所用的劍陣,非常的奇特,迥異於玄武大陸上所用的一些功法。顯然不是秦浩天在蒼龍學院所學的。

五柄劍,在虛空中飛舞著,漸漸的將碧落天給困在了劍陣當中。

碧落天雖然在劍陣當中瘋狂的突圍。一陣陣可怕的氣勁在劍陣內衝擊著。但他卻還是無法突出劍陣。這讓碧落天無比的驚異。他但覺,自己的攻擊力,似乎被一股很是詭異的力量所抵消了。有時候,軟綿綿的根本就毫無著力之處。

見似乎毫無作用,碧落天冷哼了一聲。身上的氣勢似乎變了。氣息比先前更為可怕了十倍。

「碧落九天!」

碧落天的掌影狠狠的向四周的劍陣中心拍了出去。

秦浩天盤膝的坐在地上。感受到陣中心一股可怕的力量在衝擊著。臉色微微的一變。連忙的打著手勢。

那五柄劍迅速的向四周飛開。

碧落天整個人影變成了血色的人影,從虛空中飛舞了起來。一股洶湧的力量,在虛空中沸騰著。

五行劍陣雖然仍然將碧落天給困在了陣中心。卻還是被碧落天的力量給震出了一個缺口。就是這個缺口足以讓碧落天破陣而出。

隨著碧落天破陣而出,一股可怕的氣勁層層疊疊的向著秦浩天的身上衝擊了過去。如潮水一般的將秦浩天整個人都湮沒了。

秦浩天未曾想到,這碧落天破陣的速度如此之快,待他想要閃避的時候,卻已不可得。

「移星換斗!」

秦浩天的雙手在虛空之中,不住的划起了圈圈。一個一丈多長的氣旋出現在了虛空之中。

「轟!」的一聲。碧落天一掌狠狠的拍在了那氣旋之上。

虛空之中,那氣旋飛速的轉動了起來。瘋狂的吞噬著碧落天的能量。

一股可怕的能量隨著碧落天的掌勁狠狠的拍在了秦浩天的氣旋之上。衝擊進入了秦浩天的身體內。

秦浩天悶哼了一聲,整個人隨著那可怕的掌勁,被虛空震退了幾步。

「蹬!」的一聲。秦浩天的腳狠狠的蹬在了地上。被秦浩天吸入體內的能量。被秦浩天隨著腳,狠狠的排進了大地之內。

「咯吱!」「咯吱!」「咯吱!」的聲音響起。一道如蛛網一般的裂痕,向四面八方擴散了出去。

正待秦浩天要鬆一口氣的時候。碧落天的第二擊、第三擊又到了。

碧落九天是一個三連擊,第一擊最強,但是第二擊和第三擊卻是會趁著敵人還立足未穩的時候,趁勢而來,端的是防不勝防。

「魅影迷蹤步!」秦浩天感到一道模糊的影子出現在自己的面前。秦浩天連一個念頭還未轉過來,就將魅影迷蹤步使將了出來。

自秦浩天進階成為玄王期后。他在「魅影迷蹤步!」比起先前已更勝了一個檔次。

雖然碧落天這一擊很是突然,但還是被秦浩天給堪堪的閃開了。

「轟!」的一聲。秦浩天的身邊響起了一陣巨石碎裂的聲音。那些巨石轟然而碎。在秦浩天的身邊多出了一個大坑。

不過碧落天的攻擊並未如此就消失。在秦浩天還未曾反應過來的時候。碧落天又是一擊,向著秦浩天的身上落下。

這一下,秦浩天再也躲閃不開。在最後頃刻間,他還是將護身玄氣展開了。

一道無形的護身玄氣從秦浩天的身體上爆發了出來。

碧落天的第三擊后結結實實的轟在了秦浩天的護身玄氣之上。

「轟!」的一聲。一道劇烈的聲音響徹了起來。

秦浩天的護身玄氣宛如紙糊的一般。被碧落天給擊碎了。

碧落天這一擊在穿過了秦浩天的身體,狠狠的轟在了他的身上。

「砰!」的一聲。一道震耳欲聾的聲音響了起來。秦浩天,整個人,宛如斷了線的風箏,;凌空倒飛了出去。秦浩天宛如騰雲駕霧的一般。

「崩!」的一聲。秦浩天的身子狠狠的撞在了一座山巒之上。

那山巒受到秦浩天身體狠狠的撞擊,整座山巒劇烈的顫動了起來。發出了一道震耳欲聾的爆炸聲。

秦浩天感到這一擊,幾乎讓自己的身體骨都要散架了。這一次,秦浩天身上可再無超級鎧甲的護身。對方這一擊,可完全被秦浩天給結結實實的接了下來。讓秦浩天的身子骨,幾乎都要碎開了。

「浩天……」看到秦浩天遇到危險。邊上觀戰的幾女,臉色皆然一變。

東方冰兒無比擔心,臉色有些的蒼白。

「別怕……浩天會沒事的,以前比這更為危險的時候,浩天不也挺過來了……他會沒事的……」藍可欣緊緊的握著秦浩天的手。

雖然藍可欣如此的勸慰秦浩天,但是就連她自己的心頭也有些的不自然。

秦浩天和碧落天兩人這一戰,已進入了白熱化。雖然在現場這麼多的修鍊者,早就對這一次兩人交鋒的激烈已有所預計了。卻還是未曾想到,這一戰竟然會如此的激烈。

「黑暗風暴……」

看著虛空中,無數的能量風暴,如潮水一般的向著自己的身上湧來。碧落天有些的不屑。

一般黑色的劍出現在了碧落天的面前。

「碧血一劍!」

虛空中,一道紅色的劍影在虛空中幻現了出來。可怕的劍鋒瞬間的撕裂了眼前的黑色的能量風暴。

可怕的劍鋒直指秦浩天所在。

血紅色的劍芒,瞬間從空中向秦浩天的身上落下。

「輪迴劍斬!」

秦浩天的手一晃。吞噬之劍出現在了他的手中。在虛空畫了一個圈圈。一個能量漩渦在虛空中凝現了出來。

「轟!」帶著可怕的吞噬之力的漩渦,和碧落天的這一劍,在虛空中狠狠的撞擊在了一起。發生了震耳欲聾的聲音。

「額……」碧落天被秦浩天這一劍的力量,撞的倒飛了回去。秦浩天剛準備追擊。卻感到自己身上一陣的脫力。似乎有些后力不濟的感覺。

「哈哈哈……是不是覺的……身上的能量消失的有些快?」

虛空中,原本被秦浩天擊飛出去的碧落天不知何時,突然又飛了回來。

秦浩天眉頭一凝,盤膝坐在地上。此時正是秦浩天身體內能量形成斷層的時候。碧落天在這個時候,對秦浩天一擊,確實是很要害的事情。

感到碧落天的身影,落在自己的前方。無形的劍氣正鎖定秦浩天的全身。

只要再給秦浩天一秒的喘息時間,秦浩天身體內的能量,就能徹底的緩過來。

「呼嘯龍騰!」

一條龍虎光影在秦浩天的身後,瞬間的幻現了出來。

秦浩天張開嘴巴,一道道無形的光波從秦浩天的嘴上,向著碧落天的身上衝擊了過去。

碧落天感到四周的能量風暴如針扎的一般,扎進了自己的耳朵。讓他的身形不由的一窒。

雖然只是微微的一頓,但只這一頓已是給秦浩天一個緩衝的機會。秦浩天在體內能量緩過來的一瞬間。腳在地上一蹬。整個人,衝天而起。如一鶴衝天般,衝天而起。

「轟!」在秦浩天消失在原地的一瞬間。碧落天的那一劍,落在了秦浩天剛剛的那一個地方。

大戰還在繼續。秦浩天和碧落天兩人每一擊都有開山裂地的力量。讓邊上觀戰的修鍊者,看的如痴如醉的。皆感到不枉這一次前來。

「唰!」碧落天消失在了秦浩天的面前。

秦浩天凝起了眉頭,雖然秦浩天的速度也不慢。但碧落天那詭異的身法,卻還是讓秦浩天覺的有些吃力。

秦浩天的靈覺向四面八方覆蓋了出去。著重在方圓千米之內搜索著。周圍的一草一木,甚至是一隻螞蟻皆逃不過秦浩天的耳目。

猶如,秦浩天面前一顆巨石向他的身上衝擊了過來。

這一下太突然了,讓秦浩天有些措手不及的感覺。

「疊浪擊!」

八重的暗勁層層疊疊的轟在了那巨石之上。

可是平時可以隨手碎裂的巨石,此時卻好像銅牆鐵壁的一般。

秦浩天的臉色一變。感到一股巨大的反震之力,從那巨石上反震了回來。震的秦浩天整個人虛空倒飛了回去。但那巨石卻如影隨行的向秦浩天的身上壓了過去。

秦浩天的視線雖然被那巨石給阻擋住了。但是他的靈覺赫然的捕捉到了。碧落天就在那巨石之後。

秦浩天的眉頭一凝。兩指併攏而起。

「血神指!」

血色的指光從秦浩天的手指上泛了起來。

秦浩天的兩指,對著那巨石點了下去。

「轟!」秦浩天這一指狠狠的點在了那巨石之上。

秦浩天血神指,那巨大的力量,瞬間將那巨石轟開。

就在那巨石被轟開的瞬間,一股可怕的劍氣,瞬間向秦浩天身上刺了過來。

看著那近在咫尺的劍影。秦浩天的眉頭一凝。

「血神指!」秦浩天的手指一凝,手泛起了指光。對著那劍尖彈了下去。

「嗆!」的一聲響了起來。

秦浩天的這一指雖然將碧落天的劍尖彈開,整個人卻還是被對方給撞的倒飛了回去。

「額……」

巨大的衝擊力。讓秦浩天瞬間飛出千米之外。 妖獸森林的中心區域,一輛超級豪華的馬車以幾乎恆定的速度往東南方向駛去。

拉車的是兩匹棗紅色的寶馬,沒有趕車的車夫,沒有主人的吆喝,完全憑那兩匹寶馬自行拉著這輛豪華到極點的馬車。

這種情況,如果換作是在其它地方的官道上,倒也算不得什麼稀罕事,但這裡是什麼地方?這裡可是人類禁區之一的妖獸森林啊。縱觀妖獸森林的歷史,還從未見過有馬車敢在這裡肆無忌憚行駛的,即便是在妖獸森林的邊緣地帶也沒見過,更遑論是在核心區域了。畢竟妖獸森林裡的妖獸可不是擺設的,試問這世上又有哪匹馬如此牛逼,敢在這遍布妖獸的禁區裡面肆無忌憚的亂闖?

然現在出現在妖獸森林的這輛馬車卻打破了世人的認知,那兩匹棗紅色的寶馬拉著馬車一直往東南方向駛去,中間沒有任何滯留,就這樣以幾乎恆定的速度行駛著。最詭異的還是那些妖獸,只要是那輛超級豪華的馬車所駛的方向,這些妖獸都像見到了極其可怕的東西一樣,遠在十里開外就迫不及待的四散逃逸……

歐陽萬年,如今就坐在這輛詭異的超豪華馬車上。

從那隻小白虎的口中,歐陽萬年對這個世界算是知道了個大概,這是一個廣袤無垠的大陸,被人類稱之為蛇貝大陸。在這片沒有邊際的土地上,大大小小十幾萬個國家林立,人口數以萬億計……

知道了這些基本的信息后,歐陽萬年對這個異世界也起了些興趣,反正家裡面大娘還有娘親老是催他修鍊,一點意思都沒有,還不如留在這個世界玩一段時間,沒人管,自由自在的多爽啊!

想到這裡,歐陽萬年便辭別了那隻疑慮重重的小白虎,坐著馬車往東南方向的明月帝國駛去,據說這個帝國離妖獸森林是最近的……

至於這輛超級豪華的馬車以及那兩匹棗紅色的寶馬,都是歐陽萬年以前在無為界時用來代步遊玩的,馬車自然是收在空間戒指裡面,然那兩匹拉車的寶馬卻另有來頭,是神器萬獸塔第一層裡面的妖獸。至於這萬獸塔,則是歐陽萬年的父親送給他的十周歲生日禮物。

……

……

……

在妖獸森林的外圍深處,二人七狼正在互相撕殺著。

二人中,一個是身穿下人衣服的老僕,一個是一襲淡青長袍的年輕女子,七狼則是七頭二級魔狼,乃是妖獸森林外圍的霸主族群之一。

此時,穿著下人衣服的老僕一人一劍『圍殺』著四頭二級魔狼,從他那遊刃有餘的架勢便可以看出這些老僕修為著實強悍,只怕已經達到了武師中階的地步了。而那個身穿淡青長袍的年輕女子看起來也是不弱,同樣手持一柄寶劍對付著剩下的三頭二級魔狼,雖然做不到像那老僕那樣的遊刃有餘,但看戰鬥形勢,只要給她一些時間,一一斬殺這三頭兇狠的二級魔狼也不是不可能的事,由此可以看出,這年輕女子的修為應該是達到武者巔峰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