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國棟在京里時和郭天九他們幾人頗為投緣,尤其是祁天九性格很得趙國棟胃口,而趙國棟的豪爽大方也頗入祁天九的口味,兩人也算是一見如故,無論是拼起酒來還是口舌爭鋒,那也都算是棋逢對手將遇良才。

「九哥回來了?!他才去沒多久啊趙國棟有些驚訝,這軍隊中擔任高級幹部可不像地方上,你想要回來就回來,那得經過層層報批。

「嗯,回京有事兒,他們集團軍可能有些新想法新動作,天九是回來向軍委和總參進行彙報的,估計是要和東盟諸國進行陸地上軍事行動合作,軍委現在一些思路也在轉變,注意到國際環境的變化,要有意識的調整戰略沈東昭在電話里有些興奮味道,「這會兒一時半刻說不清楚,你還是給我出來吧,學校裡邊真要為難你,我幫你擺平」。

趙國棟苦笑,這不是擺平不擺平的事兒,你一個廳級幹部學員,這開學第一天你就要溜號,成何體統?這不是故意挑釁學校紀律么?來的時候韓度也專門交待他在學校里一定要遵守紀律,保持一個良好印象,不要標新立異,這可是好。「行了行了,我知道了,在哪兒,把地址給我,你們先去,我很快就來趙國棟嘆了一口氣,這也不好推脫,誰讓自己沒有提前和沈東昭他們說?這被他們揪住了辮子,就不好說了。

何況趙國棟也很想和祁天九聊一聊,那天九所在的集團軍軍部駐軍昆州,連接越、老、緬多國,這支軍隊也是一支相當重要的存在。

目前中國和東盟關係也是錯綜複雜,像緬甸雖然與中國關係密切,但是緬北卻是半獨立狀態,非法武裝和販毒武裝力量糾合在一起,使得緬北地區一直處於較為複雜的局面,對滇南邊境也有相當大的影響,也影響到中國和緬甸之間關係,而越南與中國雖然同屬社會主義陣營,但是意識形態的一致並不能使這兩個國家關係進一步密切,兩國關係始終存在著種種障礙,而越南也頗有拉其他大國抗衡制約中國之意。

這一次郭天九突然回京,按照沈東昭的說法似乎是中央在這些方面有了一些觀念調整,這使得那天九所在的集團軍地位似乎也發生了變化,這倒是讓趙國棟很感興趣。

還算好,趙國棟看了看錶,網好卡到了休息時間回校,雖然時間短了一點,但是趙國棟還是很滿足,三個小時的暢談讓趙國棟又有了一點指點江山激揚文字的恍惚。

郭天九顯得豪情滿懷,雖然限於保密原因,他並沒有多說關於他自己工作上的事情,但是流露出來的氣息卻是掩飾不住。

從他們的對話趙國棟大略能夠感受到一些,國家在對外戰略上也有一些改變,韜光養晦的戰略也有了一些細微的改變,這讓趙國棟也頗感興奮,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孜技不倦的努力抑或是這個群體的四處吶喊終於還是撥動了輪舵的方向,哪怕只是一點點。

趙國棟知道自己現在的身份還差得太遠,還不足以讓自己在很多方面指點江山,就像沈東昭所說的那樣,他們只能在各自現在的崗位上竭盡所能的做好自己的好工作,為祖國為人民緊一份心力,讓這個國家這個民族早一天變得更強大更偉大。

躺倒在床上的趙國棟也是壯懷激烈,那天九說得也沒有錯,自己能夠進入中央黨校本來就是一個極為難得機遇,提升鍛煉當時主要的,但是利用這個平台,怎樣抓住機會展現自我,讓自身才能獲得上邊的認可,儘早走上更重要的崗位,趙國棟應該要好生考慮一下,而不僅僅是就這樣偃旗息鼓的在黨校里學習三個月走人。

清晨起來要票,努力認真碼字,實現心中宏願,突破現有束縛!! !女魁耐心的等待著來客,他沒有安排人作陪,眾是枷咕淵一鍾市長都很重視的角色,只是他感覺到鍾市長在得知此人之後神態略略有些怪異,後來趙書記似乎又專門和鍾市長在電話里進行了交流,這讓他心中也感覺到此人不一般。奧迪6平緩的駛進寧陵市政府大院。郭川坐在車上瞅了一眼略顯老舊的寧陵市政府大樓,目光平靜。據說在今年下半年寧陵市委市政府也可能要向寧陵的江東新區搬遷小那邊的土地已經選好,只是還沒有開工而已。趙國棟這咋,傢伙已經到京里中央黨校學習去了,家裡的事情交給了市長鍾躍軍在負責。鍾躍軍對於郭川來說並不陌生,但是他到寧陵來之後,郭川卻沒有和他打過交道。因為有相當強勢的黃凌擔任市委書記。後來黃凌出事之後又是趙國棟這個愣頭青來擔任市委書記,所以他沒有想這邊展。

不過昔日的愣頭青今日卻早已經頭角崢嶸卻又不乏穩重圓滑了,就憑對方能夠把心思花到這上邊來就不簡單,郭川心中微微嘆了一口氣。姐夫還能在安原省長這個位置上坐多久誰也不知道,抓住機會做成一筆生意算一筆生意,這才是正經。

郭川知道無論自己怎麼低調。無論自己怎麼隱藏得好,也還總是有些人的眼睛盯著自己在,所以他知道自己的分量和底線,他避開了最容易招人詬病的建築行業,而選取了相關的建材行業,建築行業上的貓膩海了去,誰都知道,也是紀檢監察部門和檢察院這些部門重點盯防對象。稍不注意就得被請進去喝茶。郭川他不去冒這份風險,也不想替自己姐夫招來不必要的麻煩。

建材行業就要單純許多,第一,自己有正經八百的公司,也有實實在在的生產全業,質量也過得去。質監部門肯定找不到碴兒,第二自己不會成為政府工程的直接關聯方,別人也說不上個啥,至於說怎樣眾多的競爭者中「脫穎而出,小進入那些中標建築企業的視線,成為他們的供貨薦,那就是八仙過海各顯神通了。

這年叉那家建築承包商敢說他敢無視來自包方的意見?光一個款項支付時間進度就得讓你乖乖聽話。暗示推薦一兩家建材企業作為你的合作者,質量沒問題,價格也勉強可以算公道,不算過分吧?

郭」知道趙國棟找上自己,也是看中了自己這個人還算懂規矩不亂來,所以才會把信息透給自己,這也算是一個交易。把自己和自己姐夫捆綁在一起的一個交易,省政府辦公會通不過,自然萬事皆休,通過了,自己的企業自然可以光明正大的出現在寧陵幾大工程中標企業中的建材供應商名單上,一切就這麼簡單。

他也很樂意接受這筆「交易。」可以說沒有任何風險,何樂而不為?而且一旦成功帶來的好處是難以想象的,一座機場,兩座大橋,還有幾條道路和一座城市生活污水處理中心,他郭川不貪,只要能成為這些項目中建材供應商中的一員就足夠了。人要知足,**無限那遲早要翻船,這話不但姐夫經常提醒自己。郭川每天早上起床也一樣要默念

眼下的生活來之不易,國外有存款,京滬有房子,安原有產業,妻賢子孝,家裡紅旗不倒,外面彩旗飄飄,幾個姿色不差,也還掙了個什麼某某小姐或者模特大賽亞軍季軍之類名銜的女孩子心甘情願的伴在自己身畔如小鳥依人,雖然她們未必真心實意,但那無關緊要,她們享受自己的金錢,自己享受她們的青春和**,這日子,很滿足了。

「塹市長,我來了。」進了塹文魁的辦公室,郭川顯得很低調,自己面對雖然只是一個副市長,但是很顯然這傢伙很得趙國棟和鍾躍軍的信賴,全權交給他來負責,這句話是從趙國棟嘴裡得來的,同時鐘躍軍在電話里也一樣表汞日後一切都由這位塹市長來負責聯絡協調,一句話,所有事情找這個塹市長就可以搞定。

「郭總啊,請進,我已經等你很久了。」塹文魁雖然還不確定這一位面色蒼白就像有些病態的郭總究竟是哪路神仙,但是能得趙國棟和鍾躍軍兩人都很重視的角色,總是有其底氣的。「不好意思,我該提前來的郭剛笑著道:「真沒想到塹市長這樣敬業,一大早就到了辦公室。」

「嗨,我管這一攤破事兒多小每天在辦公室里呆的時間沒多少,基本上都得在外邊亂跑,所以早上來得,姿排宗,作就得下。叢女魁也不廢話」趙書記和猜叩長和我說了,郭總的企業很有信譽,業務也挺廣,我想了解一下情況,近期我們市市政工程上有一些需要,看看郭總能不能為我們寧陵建設出一份力。」

郭總心中一樂,這位塹市長可真會說話,不過看來寧陵方面是真的對這幾個項目很在意,尤其是那咋。東寨機場項目,各方面都在造勢,大小報紙都在刊載,連姐夫現在也感覺到了一些壓力,這樣也好,能夠水到渠成也是皆大歡喜的事兒,不過姐夫似乎有很多顧慮,所以自己倒不敢輕易承諾。

「些市長,鄙人的公司和企業說不上很大,但是可以拍胸脯的是信譽和質量能夠保證,能為寧陵建設出一份力也是鄙人一直所希望的,這一次來寧陵看了看,寧陵展變化在趙國棟書記、鍾躍軍市長以及塹市長您的親自運籌帷幄下實在太大了。讓人有天翻地覆的感覺,完全顛覆了我原來的觀感,我一直以為我們永梁的變化不沒想到寧陵變化遠遠過了我們永梁,?刀?刀。

「郭總,我們寧陵經濟展很快。相信你也看見了,經濟展需要必須的基礎設施建設來保障,所以我們寧陵今年有不少大項目大動作,我們市委市府已經做出了決定,要在今年全面推進全市基礎設施建設,?刀7刀。

「塹市長,寧陵宏願可嘉,可是今年國家調控風暴已經初現端倪了。這個時候還要推動這樣大的基建計劃,可能會有相當大阻力吧?刀?刀?」

「任何工作都有阻力,要不要我們這些幹部來幹什麼?郭總,你說是不是?刀刀刀」?刀?刀

送走了郭川,塹文魁點燃一支煙默默坐在辦公室里,這個郭冉的胃口不但是對方也把話挑得很明,質量絕對不會出問題,價格上可能會略略貴一些,這問題不大,關鍵在於時間上,他不能保證那邊什麼時候批下來,這話讓塹文魁很是冒火。

不能保證你還來談個越!等到明年再批下來,黃花菜都涼了,沒有難度,找你幹啥?還用得著你在這裡翻弄嘴皮子。

趙書記在京里已經打來兩通電話問及這個事情,塹文魁才會降尊行貴來和這傢伙商談,要不一個建材企業老闆,管你是什麼來頭,讓城投集團老總和你接洽已經是相當給面子了。塹文魁沒有給郭川繞什麼圈子。只給了他一句話,如果寧陵市裡這幾個項目能夠在省政府辦公會上過關。一切都可以談,甚至可以談及更具體的東西都沒有問題,現在這點事兒不過是,餐前點而已,但是如果過不了,那就不好說了。

在這點上有時間限制,按照趙國棟的意思,三月底之前省政府那邊必須要搞定過關,報到國家改委這邊,這樣他也才能有足夠的時間來跑國家改委這邊,時間不等人。要真的等到全國性的宏觀調控風暴全面鋪開時,那難度就更大了。

話雖然說得很隱晦,但是塹文魁相信對方應該明白其中含義他還不清楚這個郭川究竟有多大能耐能夠左右省政府那邊的風向,但是既然趙國棟和鍾躍軍都如此重視此人,自有其道理,他也不敢怠慢。

按照趙國棟的交待,其他工作都得一樣推進走,要把這些個視為省政府和國家改委已經通過來推動。足見趙書記對這項工作的志在必的。就算是省裡邊過了關,國家改委乃至國務院那邊也是一個大坎兒。估摸著趙書記這一次黨校學習之餘的閑暇時間都得花在怎樣打通國家改委這邊的關節上。

這年頭,要干成一件事情也真不容易,不但也挖空心思琢磨上邊意患。遇上硬骨頭還得動用各種關係來攻關運作,處於這種環境下,你就算是心有不甘,還不得不這樣做。大環境使然,你個人的力量顯得如此微不足道。

月票才得區區幾張,孜救不倦的更新不應換得如此結果,兄弟們,看看前面大神們單章一次幾百張月票,俺不敢奢求,三五十張具票慰藉一下老瑞受創心靈,可否? 鍾躍軍聽完竺文魁的彙報之後半晌躊躇不語。

中央宏觀調控的信號越來越明顯,他從國家發改委宏觀經濟研究院那邊獲得的消息也告訴這一波調控勢頭相當猛烈,可以說是中央下了決心要剎住目前經濟過熱和部分行業產能過剩的現象,各省主要領導都收到了來自中央高層的清晰信號,相信沒有誰敢於冒天下之大不韙擅自開口子。

郭川是什麼人鍾躍軍他當然清楚,但是秦浩然敢於冒這樣大的政治風險來為他這個小舅子謀這些微末之利么?在鍾躍軍看來顯然不會,秦浩然是個政治人,一切利益必須要符合他的政治需要,誰也不能跨越他的這一底線。

除非有來自上邊的明確信號。關於這一點鐘躍軍也在電話里和趙國棟交換了一下意見,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趙國棟同意認同自己的觀點,表示他會在京里想想辦法。

鍾躍軍不知道趙國棟準備想什麼辦法,但是既然趙國棟敢這樣說,肯定也是要有一些動作的。

「老竺,市裡邊已經研究過做出了決定,而且趙書記也有了明確意見,我看這邊準備工作還是不能擱下,該開展起走還得開展起走,趙書記在電話里還專門叮囑不能拖延不能放慢,我想他既然這樣說肯定有他的想法,或者說有把握,雖然我也覺得現在風聲很緊,但是有時候風聲最緊的時候也是醞釀著機會,我們不能拖後腿。」

「鍾市長,可是我要提醒一下,很多工作一旦全面啟動起來,再要擱下來那可就損失大了,這很多工作都是城投集團在先期推動,雖說不至於遭遇索賠,但是這損失也是咱們市裡邊自己的啊。」竺文魁忍不住提醒一句。

「嗯,我知道,所以我不也在做難么?」鍾躍軍嘆了一口氣,「你讓城投集團在方向上稍稍做些調整,像城市生活污水處理中心和幾條道路的前期準備工作可以力度再大一點,東寨機場項目上,適當平穩一點,我估計趙書記在京里也一直在運作這事兒,很快就會有聲音出來,到時候基本上也就能看到一點風向了。」

「那好,我安排一下。」竺文魁點點頭,「趙書記的意思是想請省裡邊主要領導實地來我們寧陵看一看,了解一下今年我們寧陵前期發展情況以及基礎設施建設對我們寧陵經濟發展的束縛制約,這樣可能有助於他們客觀掌握我們的實際情況。」

「我知道,趙書記的意思是想要幫省裡邊下決心,可是光是這麼看一看能有用么?」鍾躍軍苦著臉,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

這趙國棟不在,他也深刻感受到當一把手所承擔的巨大壓力。

五一黃金周期間,首屆中西部地區歷史民俗文化節暨寧陵印象?西江月大型山水實景演出將要在寧陵舉行,這也是一件天大的事情,絲毫不敢懈怠。

這項工作前期一直是魯能和符娟在跑,沒想到這規格越上越高,真讓鍾躍軍有點騎虎難下的滋味。

魯能這傢伙還是有些路子,居然能把文化部那邊也打通關節,就把本來就是一出商業味道的山水實景演出提升到了中西部地區歷史民俗文化節這樣一個高的提法出來,一下子就把這規格拉起來了。

中央精神文明指導委員會辦公室、中宣部、文化部、國家文物局等多個單位都給予了高度重視,從去年底開始就陸續有這些部委的上級領導來考察指導工作,弄得省里也是相當緊張。

省委常委、宣傳部長郝夢俠幾乎是每周都要打個電話來詢問活動準備情況,省委副書記苗振中也不時過問進展情況,要求寧陵市委市府務必要高度重視,力求讓這台文化盛會開得圓圓滿滿,弄得鍾躍軍頗為自豪之餘卻也是有些苦不堪言,魯能和符娟兩人現在更是把其他工作都擱下了,基本上都放在了這事兒上。

距離盛會只有一個多月時間了,各項工作都在有條不紊的推進,只是大把銀子也是流水一樣往外淌,顧永彬意見很大,認為這是虛面子活計,開銷太大了。

這也怪不得顧永彬,當初僅僅是寧陵印象?西江月大型山水實景演出是趙國棟提出以商業運作模式為主的,前期也通過各種渠道募集了一部分資金來啟動,的確也一直是按照這個路子再走,可是這中西部地區歷史民俗文化節一加進來就不能完全說是商業性質了。

這中間不但各縣區的環境風貌整治,古迹景點的修繕,文化節目活動的準備演練,那都得說銀子,拿顧永彬的話來說,只看著不斷簽字,鈔票往外流淌,究竟能收到多大效益現在還不好說。

不過鍾躍軍也感覺到了這台文化盛會對於寧陵知名度的提升相當明顯,就是這風聲一出去,從市旅遊局反饋過來的消息,全市旅遊產業持續升溫,西江、土城、花林、雲嶺幾個縣尤為明顯,旅客數量從春節開始就出現了急劇增加勢頭,旅客構成也從原來主要是本省內和周鄰地區擴大到了全國各地,尤其是來自港、台、東南亞以及日、韓旅客比例明顯上升。

西江區這邊老街周圍的民俗飲食街區迅速成型,來自苗、瑤、土家、回、白、侗甚至壯家的各民族風味飲食都紛紛落足於這裡,規模檔次也大幅度攀升,而來自周邊地區的各種工藝品也形成了一個銷售市場,吸引了大量遊客來此駐足,讓遊客們在吃好玩好之餘也可以選購各種民俗工藝品,這也推動了西江區對老城區局部規劃改造的進度。

而西江月這一提法也也是在文化界引發了很大反響,原本是以詞牌名的西江月現在被用於了代表寧陵市的標誌,這不能不說是一個巧妙的借喻。

總而言之,這台文化盛會帶給了寧陵巨大壓力同時也帶了不少令人興奮的東西,只是這個時候恰恰輪到鍾躍軍一個人來扛擔子的時候,實在有些不湊巧,趙國棟在電話里也是寬慰他要他負重前行,昂揚向上,聽得他是嗟嘆不已,直道趙國棟是專門挑著時候去學習,卻把這一大堆活兒丟給了自己。

**************************************************************************

正如鍾躍軍猜測的那樣,趙國棟也在琢磨著得有一些行動。

聽到竺文魁打電話里彙報說到郭川的態度之後,他也就估摸著自己還是太樂觀了一些。

秦浩然不會輕易被郭川手中這點利益左右,這一點他有思想準備,原本以為如果任為峰策動一下,再加上康仁梁和曹寧的配合,如果秦浩然默許,沒準兒能在省政府辦公會上闖關成功,但是現在看來秦浩然還缺了這點擔待和魄力,他未必敢放任任為峰他們在省政府辦公會上表演。

正如鍾躍軍所說,要破秦浩然的心結,還得有一個至關重要的信號,來自上邊的,而且還得抓緊時間才行。

趙國棟原本想寫幾篇文章,通過某些渠道出來,但是現在看來這種方法有些小兒科了,就算是能夠起到一定影響,但是對於秦浩然這些老成持重的角色,絕不會被這些所影響,對付他這種人得有真憑實據的明顯信號。

問題在於哪裡去尋找這樣一個信號,找誰來發這樣一個信號?

趙國棟琢磨著,自己在上邊並沒有真正過得硬的關係,要動用這種能夠起到立竿見影的關係,就得花一番心思。

陸建邦?作為政治局常委、人大委員長的他對自己有很好的印象,但是這只是較為寬泛的印象,涉及到具體事情上,不太好說,而且他作為人大委員長地位不一般,一舉一動都有可能引發外界猜測關注,尤其是在國務院做出明確的宏觀調控決定之後,他就更不可能任何哪怕是暗示性的表態了。

文國基?作為總理,也是這是宏觀調控政策的決策者,他當然不可能為哪一個具體項目表態,這不符合原則,何況趙國棟也自認為自己還沒有這份能力和總理搭上線,就算是去年寧陵經濟取得驚人表現,但是也還不足以讓總理對自己法外開恩。

蘇覺華?趙國棟心思回到了這個人身上,政治局委員,現任的副總理,分管工業交通和建設這一塊,老省長,對於自己原來就應該有些印象,加之去年硅產業高速發展的建設和寧陵奇迹的凸現,雖然沒有正面直接接觸過,但是趙國棟相信通過這幾點因素,蘇覺華應該對自己有一個比較深刻的印象。

作為分管這項工作的副總理,他自然有很大的發言權,如果能夠首肯某個具體項目,應該是比較合適而又符合常理的,這應該是一個最合適人選。 關鍵在於怎麼去通絡到蘇覺華的眼皮子下,能讓他理解並給寧陵一個機會呢?

趙國棟一時間還找不出合適的路子來解決這個問題。

就像省裡邊一樣,國務院領導不發話,就算是省裡邊報到國家發改委,那也是被壓下的命運甚至可能一壓就是一年半載,這太正常了。

趙國棟琢磨著該通過何種關係來打通這個關節,蘇覺華是屬於典型的平民精英領導,文革前的大學生,具有豐富的政治經歷和工作經驗,但他真正成長為高級領導則是八十年代初改革開放之後。

他相當敏銳而又新穎的思維以及良好的市場經濟意識使得他在當時所在的軍工企業里脫穎而出,在那個年代里迅速帶領企業走出困境,成為當地一顆明星,後來故事也就順理成章了,進入黨政機關並迅速提拔起來,在川、魯等多個省以及中央部委任職,最後到安原擔任省長,逐漸走上中央領導人之路。

這位平民出身的領導人和傳統的紅色政治家族並沒有多少往來,他的政治基礎也不在這邊,所以想要通過劉家的關係來聯絡似乎有些困難。

柳道源是趙國棟所有關係體系中一個和蘇覺華副總理關係較為密切的人物,但是這隻能是趙國棟通過自己各種觀察和了解得出的一個判斷,真正兩人之間的關係如何,到什麼程度,他無從得知,柳道源也不可能會就這個問題在他面前說什麼。

趙國棟也考慮過和柳道源打個電話說一說,請他牽線搭橋,但是思襯再三,覺得這不合適,就這樣具體的事項請柳道源幫忙顯得太過於誇張了,而且這樣給人的印象是否好也是一個問題,他最終放棄了這個想法。

「怎麼了,好像有心事?」孫曉川手裡夾著一疊講義資料走過來,坐在邊上順口道。

「嗯,還是那幾個項目的事兒,淘神啊,省裡邊還沒有過呢,看樣子省裡邊是要看中央風色來做決定。」趙國棟搖搖頭。

「如果等中央政策,那肯定沒戲,中央這一波接一波的政策只會越來越嚴厲,指望中央從政策上鬆口,那是痴人說夢。」孫曉川也搖搖頭,「以我看,你們寧陵也有你們寧陵的具體情況,省裡邊應該要考慮這些特殊情況才對。」

「這不好說,現在中央吹出來的風這麼緊,領導也怕承擔和中央叫板的大帽子啊。」趙國棟笑了笑,「沒準兒一個不講政治不講大局的帽子扣下來,那誰吃得消?」

「那也不能一概而論一刀切啊,調控也不是就不發展了,那也得有選擇性,高精尖的行業,出口創匯受歡迎的行業,高技術高附加值的產業,難道也要不加選擇的拿下?我看不是,只是各地自己在理解這個政策上的有些偏差而已。」

孫曉川的話讓趙國棟對這位東航的副總的看法也有些改變,看來這位孫總的觀點也和自己有些一致,在對待這一次宏觀調控政策上也有不一樣的看法。

「嗯,我也一直在琢磨這一次中央的宏觀調控政策針對範圍,有些地方和行業領域過熱,的確需要調整,淘汰落後技術和產能,鼓勵新技術新工藝,推進產業升級,這都很有必要,但是不宜不加區別,而且我也覺得這一次中央調控風暴有些傾向性,我很擔心這波風暴會對好不容易培育起來的民營企業發展環境造成損害,尤其是在地方上掌握政策具體操作的官員中,表面一視同仁,內心歧視排斥民營企業發展的人比比皆是,如果讓他們來執掌大權,就有可能將風暴悉數轉移到民營企業頭上去。」

「哦?你有這方面的擔心?」孫曉川有些意外,他沒有想到趙國棟會把問題轉移到這上面上,「不至於吧,但是實事求是的說,那些高耗能高污染以及規模小技術含量低的產業中,處於最低層次的大多都是民營企業,這一點不容否認。」

「這一點我承認,但是我要說的是在原來發展環境中,我們地方黨政部門是不是一力創造了一個讓國營企業、外外資合資企業以及民營企業一樣的發展環境呢?」趙國棟反問:「除了沿海極少數地區注意到了這一點在刻意改變之外,我感覺我們絕大多數地方黨政部門在這一點思想上還是存在相當歧視心態的。」

「外資合資企業高高在上,可以享受包括稅收減免、融資貸款在內的各種優惠政策,國營企業雖然不如外資合資企業,但是作為長子,也同樣在貸款融資這些渠道上有地方黨政部門的支持,也要便捷許多,唯獨民營企業卻是被視為另類異端,不但沒有優惠,而且還要受到各種無形的歧視性政策打壓,生存環境相當艱難,他們的成長往往付出比外資合資企業和國營企業多幾倍的努力,這種情況下,他們處於最底層也是在所難免。」

「國棟,你這話有些偏題了,國企也不好過,你不要認為國企就真正是衣食無憂了,如果準確的說,應該是壟斷性國企在許多方面獲得較多優勢。」孫曉川聽出了趙國棟話語中的含義,笑著伸出指頭點了點趙國棟:「但這都不是壓縮淘汰落後產能就要對民營企業網開一面的理由。」

「瞧瞧,心虛了,是不是?你這壟斷性行業似乎不包括你們航空業一樣,哼,你們航空業在我看來現在屬於壟斷,雖說這《國內投資民用航空業規定》快出台了,但是我敢打賭將來對民營資本開放之後,你們三大國有航空企業也會是處於隱性壟斷地位,那些個對民營資本開放鼓勵進入發展的把戲也只能騙騙外人,那些真正進入了你們航空業的民營資本很快就會讓他們感受到『玻璃門』的滋味,除非國家下達決心要推進競爭機制。」

趙國棟瞥了一眼孫曉川,航空業民營資本禁入的解禁令已經幾經醞釀,《國內投資民用航空業規定》估計也會在今年內出台,屆時肯定會有不少吃螃蟹者躍躍欲試,到時候這些人難免不會嘗到苦楚。

被趙國棟這一番話弄得有些尷尬,孫曉川也是《國內投資民用航空業規定》這一規定的起草參與者之一,對這個規定各界爭議也很多,認為三大國有航空企業實際存在的壟斷地位會對後進入的民營航空企業構成巨大的打壓,不利於航空業的競爭。

趙國棟和孫曉川的對話引來班上周圍其他不少同學的好奇,一個市委書記,一個大型國企的老總,這番對話似乎牽扯到了各自不同領域,倒也是有些意思。

「國棟,咱們別扯遠了,還是回到民營企業問題上來吧?」孫曉川笑著道。

「民營企業的發展需要一個有利環境,在我看來,對民營企業的政策支持應該絲毫不亞於外資和合資企業,我曾經聽說過一些說法,說外資和合資企業的政策過分優厚甚至到了似乎有點子『寧與友邦,不給家奴』的味道,這話有些過火,畢竟當時國家剛剛對外開放,亟需外來資本和技術,但是現在改革開放已經二十多年,國內情況已經大變,對於外資企業和合資企業我們歡迎不歡迎,當然歡迎,但是歡迎是不是應該有一個度,這種超國民待遇是否合理,我覺得這都有待於商榷。」

「反觀民營企業卻處處受到壓制約束,處於在夾縫中艱苦掙扎生存的狀態而無人過問,一些民營企業家不得不求助於取得一個人大代表或者政協委員的帽子以求換來所謂的『政治保護』,這恰恰是他們這個群體感覺到受到壓制和不安全的表現,他們不得不採取各種非正當方式來謀求保護自己利益,而這往往卻成了一些地方官僚藉機斂財貪腐的手段,我想如果給他們一個和國企、外企和合資企業平等的環境,在適用法律上一律平等,是不是可以彰顯我們社會主義國家的法制建設的公開公正公平呢?」

幾個圍觀的學員都拍起手來,趙國棟也不管他們是真心還是假意,大大方方的拱了拱手,「一家之言,說得不好,歡迎大家批評雅正。」

「趙國棟,我覺得你剛才講的很有些意思嘛,為什麼不好好構思一下寫一篇像樣一點的文章呢?這次學習也鼓勵學員們寫一些交流性的文章,包括發展經濟方面和從政方面的,不局限於某一方面,我感覺你在這方面還是頗有些心得體會的,完全可以把這些提煉綜合一下寫出來,讓大家都來參考參考嘛。」

趙國棟也沒有注意到組織員趙雅蘭也到了教室里,見對方這麼一說,卻感覺似乎有點子揶揄自己的味道在其中,也不知道什麼原因,這位組織員同志對自己的「要求」也特別高,總愛給自己出點難題。

「有何不可?趙老師,那我就按照您的意思,下來之後班門弄斧一回吧。」趙國棟聳聳肩,十分隨意的道。 今天也沒有更多少,本不好意思求票,更無意專章求票,但是眼見得前面大神們月票呼啦啦猛漲,後邊虎狼們你追我趕,老瑞心裡也發慌啊。

月票多寡意味著什麼,大伙兒也都知道總榜前十名裡邊的7、8、9、10獎金也就是1000塊錢,和分類榜前六也一樣,但是味道意義大不一樣,這是榮譽和尊崇的象徵,呃,說得再難聽一點,如果一本書能夠一直保持著前十,基本上也就意味著這本書是獲得了主流大眾的認可,或者引起了一個較大群體的心理共鳴,因為只有這樣他們才會把這樣多的月票投給你,甚至不惜用打賞這種方式來支持你月票,這足以讓感恩的作者夜以繼日的構思碼字。

當然這個平台是商業性質的平台,它需要迎合廣泛的消費者,其間免不了就有商業味道,玄幻為王的大格局沒有改變,都市中走青春都市類似乎更能獲得支持,不過官場小說也算是都市類的一個較大分支吧,能夠贏得這樣一個年齡比較偏大消費比較理性的群體的認同,引起他們對過去十年二十年那個時代的些許共鳴,我覺得能如果我做到這一點,就滿足了。

我覺得寫東西基本上也得有一個自己構架的大環境,這個環境不能太離譜,否則脫離現實失去了閱讀基礎,也不能太現實,那沒準兒就有人要對號入座,引來無謂的麻煩,寫東西更多的是通過自己所見所聞所接觸的一切然後加以加工,形成自己的一些東西奉獻給讀者,可能會有些讀者會對書中某些橋段或者描寫有異議,我解釋一下。

第一,如果某些情節不符合你心中的官場,這很正常,其中由各地實情差異緣故,畢竟中國地大物博,三十多個省市自治區特別行政區,體制內的東西還是有些略微差異。

第二,另外也有作者生活經歷緣故,官場小說不少,寫的級別也是越來越高,想象作者如果都真的是某省長秘書,某副市長,某國企老總,他會來碼字賺眼球?真要向作家這個身份奮鬥,也該是像王躍文這樣的角色了,最不濟也該當個某省某市作協主席不是?

我不知道別的作者情況,我只知道我是利用我二十年工作所見所聞所接觸到或者某些特定機緣下結交了解到的許多細節和經歷,加以加工而成,其中也免不了有不少是道聽途說,畢竟太高層太深層次的東西誰能真正接觸到?能管中窺豹也就足矣。

至於有不少書友反應本作品中不少狗血或者濫情的橋段,呃,理解萬歲,畢竟我也希望能有更多讀者,部分不喜並不能完全代表另一部分也不喜,吸引一些年輕讀者也是我所願,真不喜歡這些橋段情節的請一笑置之,實在不行就一掠而過然後在心裡罵兩句老瑞這廝又在發花痴了滿足自我yy的猥瑣心理了,何況某些東西現實也許比書中的更荒謬更離奇,相信網路世界如此發達,不少書友都有此了解了。

好了不多說了,贅言這麼多才發現都一千多字了,還得調整一下字數,這本來就是自我感觸,讓我們徜徉在本書的長河中,有禮在真實和虛無邊緣,體味其中真偽吧。

千言萬語化為一句,請兄弟們支持月票,多訂閱才能有更多月票,也希望有更多評價來激起老瑞碼字創作激情!

老瑞很想讓本書月票位置創造新高,九月是第六,所以渴望創造歷史。

本章修改之後怎麼字數還是變成了一千二還收費了?真是不好意思,新版似乎和老版不一樣,字數會自己調整啊,下一章節會是二千九百多字彌補回來,望兄弟們理解! 「你說是你們寧陵的東寨機場項目?」

寇苓文靜的吮吸著檸檬茶水,眼望著趙國棟背後的明亮的落地玻璃窗,墨綠色的落地窗帘略略挽卷,青翠的盆栽植物高聳,似乎要靠近吊頂,這裡的環境不錯,不過京城初春的陽光還不夠熱烈,以至於很多人還需要躲在室內享受難得的悠閑。她微微蹙起眉頭。

「現在怕不容易,國家改委和我們商務部都有明確的要求要對整個國內市場進行整頓,我聽產業司和市場秩序司的同事們都在說,逕一次國家是下了大決心,要採取法律和政策手段,關停並轉一大批不符合政策導向的企業,堅決遏制經濟過熱勢頭。」「遏制經濟過熱不是把咱們寧陵東褰機場項目砍了就成-了吧?」趙國棟有些賭氣味道的反問道。

寇苓笑了起來,和趙國棟在一起,她的心情很愉悅,而趙國棟在她面前也是相當放鬆,說話也有點小孩子脾氣味道了。

「國棟,你都是當市委書記的人了,說這話也不怕掉價?」寇苓蜜色的嘴唇輕啟微闐,美寶蓮讓她的嘴唇變得更加靚麗燭色,赫蓮娜的卷彩睫毛膏讓寇苓本來就具有天賦的眼部變得更加魅惑迷人,她似乎並沒有注意到趙國棟有些貪婪的日光,似笑非笑的瞥了對方一眼「開了你們這個口子,其他怎麼辦?「機場並沒有列入嚴控範圍。」趙國棟辯解道。

「是沒有明確列入,並不是沒有列入,要這麼說,也沒有說對機場項目開禁,這就要看怎麼理解了。」寇苓越好笑,看來對方是真的有點著急了「但是根據我的理解,目前開口子的希望很小,至少國家改委是不太可能為誰隨便開口子的,除非領導明確指示。」「嗯,我現在也就寄希望於哪位領導的明確指示。」趙國棟點點頭。「你的意思是你打算去向哪位領導要政策要尚方寶劍?」寇苓歪著頭好奇的問道:「誰?」「蘇覺華副總理。」趙國棟在寇苓面前也不掩飾什麼,靜靜地道。

「嗯,找蘇副總理也符合情理,有路子了么?」寇苓想了一想道:「得抓緊時間,越到後來操作力度就越大。」

「現在就是還沒有想好怎麼去求得蘇副總理的接見和理解。」趙國棟有些煩惱的撓了撓自己的腦袋,修剪得有些中規中矩的型讓他看上去比真實年齡老了兩三歲,他要的就是這個效果,你要指望把自己年齡提升三五歲,那就有可能弄巧成拙,適度即可。

「我記得蘇副總理應該是我們安展出來的吧?你好像在安原省擔任過相當長一段時間省長才對。」寇苓想起什麼似的道。

「。&,q1年到哮吧?那時候我還在江口廝混呢。」趙國棟點點頭,似乎在回憶那段崢嶸歲月「一晃就是十年過全了,時光如梭啊。」「你的意思是你從沒有機會接觸過當時的蘇省長?」寇苓很明白趙國棟話語中的含義「也從沒有在蘇省長里有過一點印象?」

「也不完全是,我在省交通廳高辦工作時做了一個狂妄之舉,自作主張的邀請了外商來考察我省高公路建博市場,想要搞一搞bo丁,當時在省里引起了軒然大波,驚動了當時省里主要領導,蘇省長應該對我這個張狂無忌的無名小輩有些印象才對。」趙國棟笑了起來,似乎很得意,也很回味。「於是促成了安桂高和安渝高的bo丁成功?」很會捕捉眼前這個男人心情的寇苓含笑道。

「嗯,應該有我一份功勞吧?雖然我這個冒失之舉當時還挨了批評,但是如果只是唯結果論,我應該受到表揚。」趙國棟洋洋得意的道。

插在玻璃杯上的一朵小紫花就像一個小太陽傘,也不知道究竟代表什麼,也許是一種時尚的標識吧,趙國棟撥弄著小太陽傘,透過折射的陽光他可以清晰的看到對面寇苓面部的明亮和陰暗形成的色彩對比,挺翹的鼻樑和生動的面部表情就像一幅色籬斑斕的版畫。

「那你覺得當時的蘇省長在過了十年之後還記得你這個冒失的毛頭小子么?」寇苓雙肘撐在原木雕琢的不規則桌几上,雙手托在自己下頷下,白裡透紅的臉龐流淌著青春未逝的朝氣,展現著自己嬌俏可人的風情。一「不知道,不確定,也許應該有一點印象吧。」趙國棟等待著寇苓的後續話語。如果他真的印象不清楚了。那去年寧凌一鳴驚人應該會幫助蘇福總理回憶起你這個角色吧?」寇苓鼻翼微微動了一動,似乎在嗅著空氣中飛揚的氣息,生「給了趙國棟一種回到了十六年前江口幸學的點點滴滴。「你怎麼了?走神了?」宛苓注意到趙國棟似乎有些神思恍惚,嬌嗔道。

「噢,真的走神了,看到你臉上的表情,讓我有一種時光倒流的表情,十六年前你似乎在教室里也是這樣吸引著左右著我們的視線。」趙國棟坦然道:「那個時候我們男生似乎都很想和你與米妲多說兩句話,但那是學習-成績好的男生才有此奢望,像我這種差生,只能偷偷摸摸的縮在教窒角落裡咬牙切齒的看著那些個優等男生們在我們面前和你們談笑風生。」「嗯,然後扼腕嘆息?」寇苓笑了起來,她很享受這種高高在上的女皇待遇,哪怕只是很久以前的事情。

「不,我們只是默默地舔舐好傷口,準備下一次出擊報復,最好能在籃球場上把他們打得滿地找牙,砸個稀巴爛。」趙國棟朗聲笑起來,言語中卻是說不出的暢快。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