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小姐厲害,三言兩語間便道破了真相!

四周眾人議論紛紛,聽到那些話,那名女子再次變了臉色。她死死的盯著少女,眸中現出了一抹強烈的殺意來。

「你是什麼東西,竟敢如此誣衊本小姐!本小姐乃朱家嫡系,是嫣然的好友,怎會對她不利。今日分明是這小子心懷不軌,而你卻如此是非不分、倒打一耙,當真是有眼無珠!」女子不堪眾人的議論,殺氣騰騰的向少女咆哮道。

都是她!若不是她,自己怎會受這奇恥大辱!女子惡毒的盯著少女,眸中滿是森森的殺意。

話音一落,不等對方開口,她又朝四周眾人吼了一句。

「不過是個黃毛丫頭,她的胡言亂語也是能信的么!」

不得不說,不作就不會死。

陰謀敗露,原本這女子只會失了名聲,如今卻是連性命都保不住了。更甚者,還為家族引來了滔天大禍。只是眼下她還不知道罷了。

女子的侮辱太過直接,聽到這番話,不僅是皇甫雲天三人,就連現場一眾圍觀者皆忍不住蹙了蹙眉

這朱家小姐當真惡毒,竟如此辱罵起了一個娃娃,真是半點心胸都沒有。

這一刻,眾人終於看清了她的為人。

皇甫雲天三人聽到這番辱罵,直接變了臉。三人正待開口,不料卻被莫瑾軒給搶先了。

「住口!你這女人,當真是惡毒得緊!誣陷他人清譽不成,又辱罵起揭發者來,真不知朱家怎會有你這種毒婦!」莫瑾軒見蘇魅受辱,胸口處頓時燃起了一股滔天的怒意來,甚至比自己受冤時還要憤怒。

蘇魅是他主子,是他這輩子宣誓要守護的人,他怎能允許別人如此侮辱她。

不得不說,莫瑾軒的這番話相當犀利。

朱丹何時受過這種侮辱,極度憤怒之下,驟然失了理智。

「賤民,你敢辱罵本小姐,本小姐定要殺了你!」朱家小姐眸光一寒,當即就要朝少年攻過去。

朱丹是一名中階靈將,比起莫瑾軒自然強了不少。她若要動手,莫瑾軒定不是她的對手。

蘇魅見她要出手,眸中頓時現出了一抹寒光來。找死!

而就在此時,正在旁邊圍觀的那幾人終於動了。

「夠了!」

只見為首的一名男子冷喝了一聲后,及時擋下了對方的攻勢。 第719章、聰明老師笨徒弟!

一噸黃金多少錢?

按照現在的市價,大約值四億華夏幣。

四個億對華夏國百分之九十九點九的人來說是個天文數字。但是,對秦洛和小花的父親莫大海來說都不是問題。

秦洛出身中醫世家,爺爺是有名的中醫,他的父親雖然沒有子承父業做一個醫生,但是卻經營著一家規模頗大的醫藥公司。他的母親有一家生意火爆的私家醫院——用個很通俗的詞語來形容就是,秦洛同學也算是個名符其實的富二代。而且是一個很難上得了檯面的富二代。即便他每天什麼都不做混吃等死,以他的家庭背景想要包個小明星娶個小富婆也不是什麼難事——當然,假如不怕秦錚敲斷他的腿的話。

而且他來燕京之後又和厲傾城合夥創辦了傾城國際,僅僅去年一年的分紅就不只十個億,今年的銷售額更是呈井噴式發展。

這還不是最賺錢的。和軍方合作提供軍用生肌粉的那家公司雖然沒有傾城國際那麼大的名氣,不顯山不露水的,它的營業額和利潤竟然不比傾城國際差上多少。而且,隨著軍用生肌粉在軍人中間的深入人心,軍部也會逐漸的增加購買力度——以後會達到一個多麼恐怖的數字,誰又能夠知道?

只要和軍工企業沾上邊,錢途那是不用擔心的。這個世界上最有錢的人不是賣毒粉的,而是賣武器的。只是他們的名字不會出現福布斯排行榜上而已。

中醫公會也是一隻會下金蛋的母雞,只是現在才剛剛走入正軌,前期的投入還非常大,秦洛暫時還不指望他能夠回報自己。

莫大海沒有秦洛那麼有錢,卻也不會將一噸黃金看在眼裡。他的老家在山西,而劉庸很早就曾經說過『自古以來山西宇內最富』的話。雖然這些年晉商的地位被浙商和南方的一些發達城市給超越,可他們隱藏的實力仍然不可小覷。莫大海在晉商中屬於排不上號的人物,但是十億八億還是能夠掏得出來的。

所以,在聽到秦洛問他『一噸黃金夠不夠』這句話后,他並沒有驚訝或者驚喜,反而是無比的憤怒。

「你這是什麼意思?」他聽出來了,這個年輕人是在挖苦自己嫌貧愛富。

秦洛笑了笑,說道:「我的意思是莫欺少年窮。李猛現在還只是個學生,家境差一些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並不代表他以後一直會這樣——我可以保證,他以後一定可以取得非凡的成就。他是我最看好的學生之一,我對他有信心。」

莫大海掃了一眼李猛,冷笑著說道:「十萬百萬容易,百萬千萬也不難,可是想要資產過億——就不僅僅是一點兒運氣或者說是一點兒能力就能夠達到的。我憑什麼相信他以後能夠賺到一噸黃金?」

不錯,億這個單位是一個坎。假如有一千個人有千萬家產,但是能夠邁過這個坎的也不過寥寥數十人。

「為什麼不能給他一次機會呢?」秦洛反問道。

「這又不是給他一份工作,這關係到我女兒一輩子的幸福問題。哪能隨隨便便就給一次機會?」小花的母親搶話說道。她總不能說自己擔心這傢伙甜言蜜語把生米煮成熟飯甚至直接給他們生下來一個拖油瓶,那到時候他們後悔也來不及了。「再說,小花過段時間就要出國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夠回來。到時候還不是得散?」

「如果是他們自己因為感情或者距離問題而分開,我表示遺憾,卻也沒什麼好說的。但是如果是你們硬生生的把他拆開,這就實在過於殘忍了。」秦洛耐著性子解釋著說道。小花是自己的學生,平時大家的關係還不錯,如果沒有必要的話,他也不願意說出這麼傷人的話。

可是,他看出來了,小花的父母都是成功的商人。商人最高明的一點就是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如果今天不說重話把這層薄膜給戳破的話,他們即便表面上礙於自己的面子答應自己不會阻攔他們年輕人的交往,說不定回頭就把女兒給辦出國了。

再說,你們什麼時候過來帶女兒不好,偏偏在李猛還躺在病床上的時候跑來拉女兒回去——秦洛能夠理解他們這是對小花的愛護,可這對李猛又何償公平?

「媽,誰說我要出國了?」小花生氣的叫道。「我不出國。我就要留在燕京。我也不轉校,我就要學中醫。」

「回去再說。」莫大海壓抑著肚子里的火氣對女兒說道。

「我不回去。」小花倔強的說道。「我死也不回去。我回去了你們就把我送出去了。」

「我們先回去。出不出國可以再商量。」莫大海說道。

「我才不相信你呢。回去了就沒得商量了。」小花顯然對自己父親的性格了解頗深,所以拒絕的毫不拖泥帶水。

「你這死丫頭,怎麼和你爸說話呢?」小花的母親生氣的說道,走上前就要拉小花回家。

「秦老師,你快幫幫我。我不能回去。我回去就出不來了。」小花躲在秦洛的後面,她母親從左邊追過來,她就向右邊跑。她母親從右邊追過來,她就往左邊跑。就跟兩個小孩兒在玩老鷹抓小雞似的。

李猛躺在病床上,想要爬起來勸阻,可是一動就牽扯了還沒有癒合的傷口,眉頭一皺,然後就痛得又躺了回去。

看到女朋友被父母逼迫的情景,他的心如刀割一般的難受。想要出聲說些什麼,可是喉嚨卻像是被什麼東西噎住了似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眼眶濕潤,大顆大顆的淚滴就順著他粗鄺的臉頰流了下來。這個敢於用身體給老師擋刀子的大塊頭也有這麼柔軟脆弱的時候。

秦洛注意到李猛的表情,心頭微震,伸出雙手把小花的母親給擋在外面,沉聲喝道:「不要鬧了。」

他的聲音不大,卻帶著不容抗拒的威嚴。小花習慣性的聽從秦洛的話,一下子就站在原地不再躲閃,小花的母親也被秦洛給震住了,想要說幾句狠話,但是看到秦洛眼神里壓抑不住的怒火后,也就放棄了這種不理智的舉動。

「你們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一噸黃金夠不夠?」秦洛再次重複那個讓人極度不愉快的話題。

「如果他能靠自己賺取到這筆聘禮,我就把女兒嫁給他。」莫大海也怒了,氣呼呼的對秦洛說道。「而且,我莫大海就這麼一個女兒。我不僅把女兒嫁給她,我還把我的所有家產和公司全都給他經營。如果他賺不到這筆聘禮呢?」

秦洛走到李猛面前,看著他說道:「李猛,現在輪到你表態了。」

「秦老師,我明白你的好意。這件事情——就算了吧。」李猛抹了把眼淚說道。「我確實配不上小花。她沒了我,還能找到更好的。我——」

李猛說著說著眼淚又出來了。誰又願意和自己心愛的女人分手啊?

可是他也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是不可能賺到一噸黃金的聘禮的。

秦洛真是被他給氣壞了,這傢伙怎麼就這麼缺心眼呢?

他使勁兒的給李猛打眼色,說道:「現在你還年輕,你怎麼知道以後的情況會怎麼樣呢?」

「秦老師,我——」

李猛這老實孩子不懂秦洛的意思,但是小花懂啊。她看到秦洛的眼神后就明白了秦洛的意思,打斷李猛的話搶著回答道:「如果李猛賺不到一噸黃金的聘禮,我就和他一刀兩斷,永不來往。而且,到時候你們願意把我嫁給誰都行,我絕不反對。」

秦洛很是欣慰,心想自己的學生也不全都是腦筋不轉彎的笨蛋。他表情嚴肅的看著莫大海,問道:「這樣行了吧?」

「行。」莫大海說道。「就這麼說定了。」

他走到病床前,看著滿臉淚痕的李猛說道:「李猛,我和你秦老師的話你都聽到了吧?如果你不爭氣的話,那就恕我莫大海不講情面了。我暫時也不會把小花送到國外,不過,你們好自為之吧。如果在沒有結婚以前禍害我女兒,我會打斷你的腿。」

李猛茫然點頭,卻是心如死灰。

四個億?他就算出去坐*台賣肉也賺不回來這麼多錢啊。

「我們走。」莫大海對妻子說道。

「哎,就這麼走了?你怎麼能相信他說的話呢?這空口無憑的——」

「走吧。」莫大海一把拉著妻子的手氣呼呼的走出病房。

等到莫大海夫婦走出病房后,屋子裡一下子就安靜了下來。

李猛看著秦洛,苦笑著說道:「秦老師,你怎麼能答應這個條件呢?我不可能賺到一噸黃金的——得好幾個億吧?我——我家裡也沒錢。」

「你怎麼就知道你賺不到一噸黃金?」秦洛笑眯眯的看著他問道。「再說,真要到那時候你還賺不到一噸黃金的錢,我可以先借給你嘛。先把媳婦騙到手再說,以後你們夫妻倆再想辦法還我。」

「————」

李猛張了張嘴,卻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他並不聰明的大腦里突然間冒出這樣的一個無禮想法:難道秦老師的媳婦也是這麼騙來的? 那男子年約二十四五,實力為巔峰期靈將。

擋下女子的攻擊后,他笑意盈盈的開了口。

「朱學妹,既然是個誤會,解開了便是。你呀,就是性子太急太容易衝動,見不得朋友受委屈。看看,有時候太耿直太心急可不是一件好事,容易引起誤會。原本是一片好心,如今到弄巧成拙了。」男子笑著開口道。

男子的這番話,顯然是在為女子開脫。不得不說,他這番話頗有些水平,愣是將一個惡毒的心機女,轉變成了一個耿直衝動、又愛打抱不平的好朋友形象。

只是這番話能不能真的挽救這女人的聲譽,那就不好說了。畢竟她最後那兩番話實在太過惡毒,不但如此,她還想動手打人。

聽到這番話,原本已被怒氣激得失了理智的朱家小姐,終於收了手。只是臉上依舊怒氣沖沖,眸中的殺意也沒有減少半分。

「蕭學長說得是,是丹兒太心急了。」女子倒也不笨,雖然心中恨得要死,巴不得立刻殺了對方,但見男子出手,不得不壓下心中的恨意,如此開口道。

「知道就好,下次做事可不要再這麼衝動了。好在蘇學妹跟你是好姐妹,知道你的性子,斷不會生出什麼誤會來,這要是放在旁人那,指不定就被誤導了。若因好心而失了好友,豈不可惜。」男子見此,再次笑著回答道。

「蕭學長說得是。嫣然,都怪我太心急了,你不會真相信那些胡話吧?」女子聞言,眸光一閃,當即一臉焦急的向蘇家二小姐看了過去。

「不——不會——」面對對方迫人的眼眸,蘇二小姐緊張的回答道。

「不會就好!我就知道,以嫣然對我的了解,是斷不會被那些別有用心的猜測給誤導的。」女子聞言,得意的回答道。話音一落,不忘憎惡的瞪了不遠處的娃娃一眼。

見有人出手,又聽到這麼幾番對話,蘇魅眸中泛起了一抹嘲諷來。

巨星重生之豪門嬌妻 雙方果然是一夥的。只是那男子早不出手,偏偏等到現在,看來心思還真不是一般的多。

姓蕭,看來對方定是十大家族中的蕭家人。聽說這些年來,蕭家實力漸漸超過蘇家,難怪敢明目張胆的設計起蘇家人來。

只是這蘇家二小姐——

蘇魅斜睨了那位蘇二小姐一眼,見她滿臉慌亂,不禁挑了挑眉。

這女人,說得好聽些是單純,說到實話卻是又懦弱又蠢笨,不但傻傻的入套,甚至連辯解都不會,竟任憑對方這般誣衊自己。

堂堂蘇家,怎會有這種人。

不過不管對方怎麼樣,都不關她的事。她與帝都蘇家半毛錢關係都沒有,若不是為了莫瑾軒,她才懶得理會。

與此同時,皇甫雲天三人及莫瑾軒聽到那些話,則紛紛蹙起了眉來。

誤導——別有用心的猜測——這兩人顯然是在暗指蘇魅目的不純。

「你說什麼呢,什麼叫別有用心的猜測?!小魅兒跟你們毫無瓜葛,不過是路見不平,仗義出手罷了。究竟誰才是別有用心之徒,你以為別人都是傻子,當真一點看不出來么。」楚靈芸容不得對方如此誣衊蘇魅,當即嘲諷的辯駁道。 「你——」

朱家小姐聽到這番指責,哪裡能夠忍受得了,當即就要開口喝斥,不料卻被蕭家那人給打斷了。

「這位姑娘,朱學妹不過是心直口快,一時口誤罷了,又何必太過在意。」男子笑不及眼的看著楚靈芸,淡淡的開口道。

「這樣么,那這位朱小姐可真要注意了,嘴巴太快,可是會閃到舌頭的。」見對方不但替那女人解圍,還影射自己小心眼,楚靈芸可不會就此罷休,當即再次嘲諷了一句。

撲哧——

聽到這句嘲諷,現場有人忍不住笑出了聲來。

蘇魅幾人聞言,唇邊不禁也勾起了一抹笑意來。楚靈芸的性子當真對她的胃口。

唇角微勾,她的眸中再次現出了一抹讚賞來。

「你——」

聽到這句極為明顯的嘲諷,朱丹氣得整個身子都顫抖了起來。而那名男子聞言,同樣沉下了臉。

男子定定的看了幾人一眼,尤其是蘇魅跟皇甫雲天,眸光微閃了一下。

浮天學院的人么——

「罷了,既然誤會解除,該進去用膳了。」掃了幾人一眼后,男子沒打算再繼續糾纏下去,當即開口道。

那兩名女子的嘴巴太過厲害,再糾纏下去也討不到什麼好處,還是趕緊離開的好。

「都散了吧。」

丟下這句話,他率先朝群英樓邁出了腳步。他身後幾人見此,連忙跟了上去。

朱丹也準備跟上去,她死死的瞪了對面幾人一眼后,當即挽住了蘇家二小姐的胳膊。

「嫣然,我們也進去吧。」朱丹心中恨得要死,卻不得不壓下那股殺意,語氣頗不自然的開口道。

蘇家二小姐聞言,臉上現出了一抹遲疑來。她猶豫了一下后,弱弱的看了蘇魅一眼,竟給了她一記感激的眼神。而此刻正處在極度壓抑中的朱丹,竟沒有注意到。

「嗯。」快速看了蘇魅一眼后,少女收回目光,弱弱的點了點頭。

朱丹見此,拉著她就準備往前走去。

正在這時,一道冰冰冷的聲音擋住了她的腳步。

「慢著。」

蘇魅開口了。

由於這聲音太過冷冽,不僅是朱家小姐,連一眾正要散去的人群也忍不住停下了腳步。

眾人轉過身,不解的朝她看了過去。朱丹也不例外,就連走在前方的那幾人,也不由得轉過了身。

「怎麼,堂堂朱家小姐,差點冤殺一名無辜者,沒有任何錶示,就想這麼離開么。」少女面無表情的看著前方,冷冷的開口道。

聽到這聲音,眾人心神一震,看向她的目光瞬間就變得不同起來。

威勢!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