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一路馬不停蹄的來到野狐嶺金野狐嶺之所以得名是因為野狐嶺上狐狸成群金而最有名的就是野狐嶺上楓樹連綿金一到秋天漫山紅葉轟而在楓紅林中金那全身沒有一絲雜色的火紅色的狐狸成群結隊在械林中穿梭轟尋找吃食金所以被上山打獵的獵人們稱為野狐嶺。

野狐嶺連綿數百里。山巒轟溝壑,谷地眾多金而這些地方有多被茂密的林木所覆蓋金尤其是這些樹林多為原始樹林金進入其中很融合迷失方向轟而在野狐嶺與白雲山之間轟只有這麼一道縫隙可以通行金兩側皆是高山溝谷金稍有不慎就會落入百丈深淵金連咋。屍骨都找不到。

野狐嶺西口。白雲山西北角山麓金這裡有一條不寬的小溪金地形也十分的平坦,正是一個紮營的好地方金而且這裡地勢較高金從這裡正好能將整個野狐嶺入口看在眼中倪就算是只蒼蠅都難以飛過,隱沒在附近的林木之中,李志宇和藍羽的臉色都露出一絲凝重轟聽田薇所講哪裡有親眼所見來的具體轟本來來之前兩人還抱有一絲僥倖轟但親自看過之後轟才現想要越過這裡去奪取野狐嶺要隘簡直就是痴心妄想。

而這座西口軍寨駐紮的位置也十分刁鑽金就像於一塊凸起的山腰上轟四周多餘的樹木都被砍伐掉轟視野十分的開闊漸居高臨下的監視著野狐嶺西口。

兩人在這裡又觀察了半日轟這才匆匆的離開金花費了一天多時間回到了白雲鎮金一萬山蠻戰士從白雲鎮悄無聲息的到達俊縣並不是一個問題轟因為所行之路都是茂密的叢林金人跡罕至,但怎麼悄無聲息的躲過兩千人的眼皮子卻成了難題。

兩人苦思一日依舊沒有任何的結果,這時候,一個山蠻士兵出現在兩人面前,對著兩人道:「兩位教官,淡縣有個蝶樓的小薇姑娘求見」。

李志宇哦了一聲轟和藍羽相互望了一眼,站起身道:「快金請進

」。

看到一聲束身武裝打扮的小薇金兩人也微微有些吃驚。畢竟這一路上的山林之道並不是那麼好走的:「抗卜薇姑娘怎麼親自過來了金有什麼事情可讓人帶話過來就好。抗

田薇淺淺一笑轟道:「傳話總是不方便轟你們兩個才毒半日倪從桐城那邊就有一支規模不小的糧隊開來金如今怕已經運到俊縣了。氣。

「哦金這麼快李志宇驚了一聲金隨即又緊縮起眉頭,田薇看著兩人的苦相道:「兩個大人可是有什麼為難之處

藍羽在一旁將兩人所見與田薇一說金田薇也微微皺起眉頭金良久之後轟田薇眉頭微松漸抬起頭道:「這西口的駐軍確實是一個大麻煩轟不過並非沒有辦法解決轟蝶樓百花廳內江湖人眾多金懂得的各種手段也十分多轟不知道兩位大人可還記得前些日子樂府內生的兩百餘人同時中毒身亡的事情?。

藍羽和李志宇點頭。兩人除了是山蠻近衛營的教官轟更是靈樓的負責人轟這介。自然知道轟田薇輕輕一笑道:「當日做下這個案子的就是百花廳一百零八花牌中的紫鳶牌內的落花女金落花女善使毒金江湖人送毒仙子的稱號金或許她能幫你們解決這個難題。轟 (愚人節快樂,票票支持啊!)

「父神大人,我不贊同和阿波羅大人一起行動。我認為這件事,有我一個人做就可以了。」雅典娜對阿波羅很是厭惡,實在是不想和他一起做事。

宙斯皺了皺眉頭:「親愛的雅典娜大人,我以宙斯神王的名義,命令你,這次行動你必須和阿波羅大人一起。」

雅典娜知道宙斯是認真的,自己已經沒得選擇,挑戰神王的尊嚴,就必須得面對閃電鞭的懲罰,在沒有找齊聖甚武裝的之前,她自信還沒有足夠的力量和閃電鞭對抗。那是眾神的禁忌,在她的記憶中沒有哪一個反抗宙斯的神,能夠在閃電鞭之下存活。

「父神大人,我以智慧女神的名義向你發誓,我一定會遵照你的吩咐,配合阿波羅大人一起完成這件事。」

「波塞冬大人,哈迪斯大人,你們是我們眾神山的元老,也是力量最強大主神之一,諸神黃昏的事你們也都經歷了,這次我們能不能重回大地,就看雅典娜和阿波羅能否完成任務了,我希望你們能在暗中全力配合。」

「緊尊宙斯大人的吩咐。」

眾神殺,天後神殿。

兩位美的驚人的女神,臉色陰沉,一臉的不高興。

「母親,我也要去下界。」說話的是美女,看上去有二十歲左右的樣子,一頭金髮,懶散的披下來了,雖然有些散亂,但帶有一種俏皮。金髮美女的眼睛很大,細細的柳葉眉,彷彿是精心描畫的一樣,極為精緻美麗,眸子中透著一股濃烈的靈氣,只是眼神有點陰霾。臉色除了有點陰沉以外,單從長相來看,絕對是天時臉盤,柔和的輪廓,優雅而文靜。紅紅的嘴唇,似乎是刻意勾勒的一樣,性感誘人。身上穿著一件黑色的弔帶裙,看起來清涼舒服,裙子的布料十分輕薄,幾乎半透明,透過裙子,甚至可以看見美女的身上沒有帶因女性必備的胸罩,紅色的蓓蕾清晰可見。下身跟是誇張,仔細仔細一看,便可看見兩腿間,黑黑的毛毛。美女的身材高挑,修長,配合渾圓挺翹的臀部,典型的魔鬼身材。

「潘多拉,這次我支持你。宙斯總是向著雅典娜那和小狐狸精,去人界意義重大,相信諸神黃昏的事你也知道。你下去后,務必要建立自己的勢力,得到信仰的力量。」

「母親,你放心,潘多拉一定會幫你建立天後神廟,保你青春永駐。不過母親,你也不用擔心,會輸給雅典娜姐姐,畢竟你也是她的母親,她不會和你搶父神大人。我覺得父神大人對你的愛是別的女人永遠也不可能得到的。再說了,母親現在的容貌也是天下第一的。」

說話的母女兩,正是天後赫拉和災難之神潘多拉。

天後赫拉原本是宙斯的親姐姐,後來嫁給了宙斯,成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天後。

潘多拉是天後和宙斯的女兒,由於剛出生的時候得到了泰坦的詛咒,生來就帶著災難,不管是神靈還是人類都不太喜歡她。只有母親天後對她令眼相看,不過她的神力卻是眾神中最為厲害的,甚至在雅典娜,阿波羅之上。因為她和眾神不同,她的神力主要靠的是人類的**和一切負面影響。當然,這個秘密只有她和天後知道。

「潘多拉,我的好女兒,這是下界的令牌,拿著她,眾神山的禁制將無法阻止你。」赫拉從懷中拿出一塊紅色的蛛玉,遞給了潘多拉。

潘多拉走後,赫拉在神殿中灑下禁制,來到一塊寬大的鏡子前,伸手褪去了身上唯一的一件衣服,露出了曼妙的身軀,對著鏡子,自我欣賞了起來。傲人的曲線,白皙的肌膚。。。。。。。。。尤其是那對飽滿的**和渾圓成熟的臀部,簡直就是完美的傑作。

「雅典娜,我不會輸給你的。」赫拉滿意的點了點頭,隨後穿上了自己的衣服。

在李文的建議下,宙斯神王把玄玄和呂軍等人也改造了一番,成為自己的人仆,具有普通仙人的力量。而他自己,被加入了神格,已經成為正宗的神人。

本來,李文還想請求宙斯將米雪兒也賜與神格,不過遭到了米雪兒的誓死不從,最後宙斯大怒,把她給了天後赫拉做人仆。不過宙斯沒想道,自己的隨意之舉,卻為後來帶來了麻煩。

準備好一切之後,在太陽神阿波羅和雅典娜的帶領下,眾神山一行八人先行來到了炎龍國,阿波羅的太陽戰士和雅典娜的智慧分隊,將會在隨後秘密潛入。

炎龍國,胡菲兒和李師師一行已經來到了位於軒轅城臨近的玄武城。

有了上次的經驗,胡菲兒決定暫時不聯繫玄武城的情報部門。

和軒轅城相比,玄武城少了一分繁華,卻多了一分寧靜,自然。城中的人類看上去大多憨厚,老實。城市中的建築也是普通平凡,人類的穿著和打扮也接近自然。

胡菲兒發現,這座城中的科技並不是很發達,除了偶爾從上空飛過的普通飛行器之外,幾乎沒有什麼科技含量很高的東西。

突然,前面飛來幾架戰鬥型的飛行器。

看他們的飛行軌跡,顯然是沖著胡菲兒他們來的。

果然,片刻后,九架飛行器準確的降落在了胡菲兒一行人的前面,為首的一架飛行器走下三個男子。

為首的看起來很年輕,大概就二十五歲左右,國字臉,濃眉,大眼看上去很精神。 地氣商水河畔卜有一座繁華的城市氣商城,作為商郡的刃訓聽在轟商城的規模雖然比靈夏城小了許多,但繁華度卻絲毫不下靈夏城金支流眾多的商水將整個城市分成數塊,城市冉水網密布。船隻轟馬車往來如織,形成了一個頗有江南水鄉味道的水上小城。

商水河上之一座足有兩層樓閣的畫舷遊船靜靜的漂浮在水面之上金而在畫艘的二層金孤獨燁緊張兮兮的望著大姐頭身前金喉嚨不由地咽了口口水金雙目一動不動的緊盯著轟生怕一眨眼就露掉些什麼。

茲的一聲響金那用整塊光滑的硬石打磨出來的容器,竟隨著那一滴透明無色的液體的滴落轟出一聲腐蝕的聲響,隨後就在孤獨燁雙眼一眨不眨的注視下。就那個足有兩寸多厚的石容器腐蝕出一個缺口金毒性未消的又滴落到下面的一張金屬板上金又是一陣腐蝕金將厚出寸多的鐵板融化了一個小坑金這才完全溶解完。

孤獨燁砸巴砸巴嘴倪看著這毒液金簡直就是粘之即死。碰之就亡金根本就沒半點商量:「大姐頭金這毒也太毒了吧轟這要是一不小心的碰到轟那還有的活么?連解藥都省了。轟。

落花女白楠一身白色羅裙金白衣勝雪金裙擺隨著軒窗外吹拂進來的微風來回的搖擺。那雙芊長的蔥白玉手上戴著兩個漆黑如墨倪略顯猙獰的手套金黃金級武器氣毒蠍手金帶有魏毒性攻擊轟銳度金耐久:幼轟附帶主動技能:蠍刺轟被動技能:百毒不侵。

白楠看著這毒液的威力臉上一喜的道:「這六眼毒蠍可是毒死了一村子人金有這點毒性也是正常轟待本小姐調製一番轟到時候誰敢惹姑奶奶漸姑奶奶就讓他連點骨頭渣滓都不剩下

孤獨燁看著露出一臉妖異笑容的大姐頭金為那個格惹了這個姑邪也默哀數秒。

「大人轟前面那艘畫航就是落花女居住的落花畫航商城作為商郡最大最繁華的城市轟外來的商人也不少漸所以百花廳在這裡自然也有分部金說起來自從造成了將軍府毒殺事件后小落花女也被燕國派出的一群刺客追殺倪被逼無奈轟落花女暫避風頭轟隨船出海到了一座鏢局會所里的鏢師現的一座小島上金抗卜島一個中型村落漸不過落花女白楠去的時候漸卻現整個村落已經萬簌俱寂金沒有一絲的生氣氣到處都是腐爛的臭味轟而在一個類似於金字塔型的石頭壘成的四方塔中轟卻有一隻足有小豬仔一般大小的六眼毒蠍金蠍乃五毒之一轟落花女又是玩毒的轟自然是熟知蠍子的習性金一步步的將這頭六眼毒蠍引起她設下的陷阱氣最後用一噸多重的巨石砸下轟六眼毒蠍當場成了一片肉泥。而殺死六眼毒蠍帶給落花女三樣寶貝。

毒蠍手轟黃金級道具氣毒腺蠍尾:黃金級道具金每三日可凝結出一滴劇毒無比的蠍毒轟蠍毒具有強腐蝕性,還有一件軟蠍甲轟黃金級道具轟輕薄如蟬翼金防禦度:金耐久:沏金增加抗毒性溉漸附帶技能:蠍針。

雖然蠍手是漆黑如墨轟然而軟蠍甲卻是白暫如雪,好似一件內衣一般轟將白楠那本就傲人的曲線襯托的更加的完美倪而且象這種軟內甲通常是不影響裝備其他的英雄道具的金有了這三樣道具金白楠自然信心滿滿轟追殺她轟還不如自殺轟至少還能留下一個全屍。

「抗卜姐轟公子。河面上來了一艘船,看印記似乎是菊花牌的人菊花牌屬於百花廳二級花牌之一轟與其他的花牌不一樣倪菊花牌的人以刺探消息。買賣消息為主,對於這個菊花牌白楠還是有些好感的轟畢竟上次被燕國刺客追殺就是菊花牌通風報信轟讓她從容退走轟不過有好感歸好感,白楠向來都獨行慣了金就算是本牌內的成員也少有聯繫。這句話牌的人找來做什麼。

白楠沉吟了片夏。道:「將人請到一樓客廳轟我馬上就下去!轟,

此行走李志宇獨自前來的轟藍羽則率先帶著人埋伏到俊湖旁邊的密林之中金坐在畫航的客廳金李志宇左右掃了一眼倪畫舷裝扮的十分精緻轟雕欄的軒窗。鏤空鑲銅的坐榻金上面還蒙著幾張柔軟的上好羔羊皮子轟地面上鋪的是古爾濟特部落產的羊毛地毯倪四周還有幾個擺放瓷器的高腳小圓桌轟從楓林縣產出的精品牡丹血的瓷器擺在上面倪映著周邊那幾株綠色的青藤。別有一番景緻。

從一側的樓梯上。盈盈走下一個玉人金身上穿著飄雪落地裙金腰間束著一方錦羅珍珠帶。將飽滿的乳峰襯托的高聳挺立金楊柳蠻腰如水蛇一般芊盈金不堪一握金黑如瀑金猶如黑珍珠般閃動著黑亮的光澤,散落在雪白的香肩之上金那柔軟如玉般的耳垂上轟佩戴著兩個金蛇耳環轟額前則有一條環蛇珠飾。

盈盈走下的白楠就好似不著人間煙火的仙子轟清麗脫俗轟然而那兩件耳環和額飾卻讓那張俏麗的美顏上增添了幾分妖異的嫵媚倪白楠的出場讓自認閱女無數的李志宇也不由地一愣漸此女只應天上有轟人家哪的幾回見啊!

李志宇的驚嘆之際轟商城菊樓的掌柜已經站起身。笑盈盈的對著落花女介紹道:「白小姐倪我來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靈樓的教御使金李志宇轟李大人轟此番前來是想要白小姐你出手相助。」

聽了菊樓的掌柜的介紹,白楠心裡也是微微一震金從樓下下來的時候看著那個豬哥一般的男人金白楠還心存不屑金打算給他點顏色瞧瞧金但靈樓的名頭卻讓她不由地重新審視起李志宇來氣教御使的職位沒有職銜轟但權利卻是極大。因為靈樓十二衛就是他們教導出來的轟想起那咋。邪也轟白楠嘴角就露出一絲淺笑,對著李志宇道:小女白楠轟不知道大人降臨寒舍轟失禮之處還望海涵。轟倏

李志宇呵呵一笑。幾,「沒關係,此番前來是請小姐出手幫個忙金按照百花囑」川矩。如果白小姐做成此事轟可獎勵三萬兩白銀漸兩百江湖點通。轟

白楠一聽心裡出驚轟三萬兩白銀的任務在百花廳內也算是數一數二的了轟除了那個活抓趙雲的天價任務外金似乎這個任務是獎勵最高的任務轟白楠手頭上倒是有點緊金畢竟逃亡一次外海金回來后又買下一艘新船轟購買一些藥材這些都是大開銷漸往日的存款花費的七七八八了金不過白楠並沒有立玄答應漸而是輕哦了一聲道:「三萬兩白銀的任務可不是一個小任務。白楠一介女流金怕是難當大人重託啊!轟倪

李志宇看著楚楚動人的白楠,如果不是從菊樓掌柜的那裡得知此女的底細之還真要被她那清麗脫俗的外表給矇騙了。看著眼前的明艷少女轟讓李志宇想起青竹蛇兒口漸黃蜂尾后針轟兩者皆不毒氣最毒婦人心的詩句來金眼前這個落花女可就是這樣一個人物漸全身都是毒啊!

李志宇沒有隱瞞轟將要白楠做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說了一遍,道:「這個任務金怕是也只有白小姐能夠完成,如果白小姐沒有把握的話金就權當我沒說過。此事絕對不會有人傳出去。漸

白楠輕笑一聲轟那猶如皓月一般的雙眼微眯著轟雙手托著香腮金注視著李志宇道:「這個任務我接了,不過有一個條件。轟

「哦漸只要是我能辦得到的,你盡可以說!轟倪李志宇倒也痛快的道。

白楠呵呵一笑。道:「這個任務對教御使大人來說是舉手之勞而已轟這次任務完成後,只要大人將你手下的邪公子的行蹤告之金卜女就感激不盡了。之

李志宇驚愕的看了眼白楠,有些為難的道:「白小姐的這個條件我只能儘力而為金雖然我是靈樓的教御使金但只負責將自己這點本事教授給十二衛轟靈樓十二衛只聽從一人的調派金行蹤也是絕對保密的金不知道白小姐找那邪也可有事?轟倪

旁的孤獨揮撇了撇嘴道:「當然有事轟那個邪也惹了我家大姐頭轟大姐頭自然要將場子找回來。倪

李志宇著了眼白楠轟沉吟了半晌后金答非所問的道:「最近新自由貿易港內亂,來訪我靈復的艾蘭議員現在還陷在貿易港內轟她身上有一張很重要的圖紙需要拿回,至於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謝謝大人提點。轟之白楠好似一條美人蛇一般之可是精明著呢?李志宇說的那般明白漸她自然不傻:「那些礙事的傢伙就交給我來處理好了轟保證不會耽誤大人的大事。倪

野狐嶺西口堡寨轟從山上留下的一眼泉水就從寨中流過金不過泉水水淺轟取水不便金所以在泉水一旁挖了一個巨大的水井樣的大坑金坑邊用山上的綠竹箍住轟而泉水注滿了整個水井轟平日里整個大寨兩千士兵的飲用就全靠這口引泉的井水來保證。

月朗星稀。天邊一道烏雲將那明亮的月亮遮掩金正是最好的殺人之夜轟孤獨燁全身上下包裹在黑衣之中金人若猿操一般的在林中飛馳金最後站在一顆高大的樹權之上金望著遠處燃燒著篝火的大寨轟四周的的哨塔上士兵打著迷糊轟巡邏士兵也是稀稀拉拉轟如今野狐嶺左右都是燕國的勢力轟駐紮在西口的士兵自然不會認為這裡會有什麼問題金所以防禦十分的鬆懈。

孤獨燁戴上黑巾轟人若黑影一般竄了出去轟正是烏雲將月亮遮擋的同時轟孤獨燁已經幾個起落來到了大寨邊緣轟從身邊的包裹之中拿出一捆繩索之套上三角勾轟往上一拋金往下拉了拉金很是結實轟孤獨燁手上拉著繩索,腳下出個起躍,人若飄零的落葉一般飛起金利用繩索的拉力轟蹬蹬蹬的幾下就竄上了兩丈多高的木寨牆。

孤獨燁的天賦能力就是身輕如燕金減輕自身一半的重量之正是有了這今天賦轟孤獨燁的輕功可以說是十分精妙的。雖然不至於像武俠里轟踏雪無痕。水上飄之但也能藉助一些工具飛檐走壁。一般的城牆金院牆在他眼前跟擺設一樣。

孤獨燁來到那眼井水邊,四下張望了一下轟嘴角露出一絲不易覺察的陰笑轟從包中小心翼翼的取出一個用瓷器裝著的黑色物體漸好像一道蠍尾樣的物體。用絲線提拉出來,然後輕輕的放入水中。將絲線的一頭綁在竹沿上漸做好以後轟幾個起落飛出大寨轟在月亮再次普照大地的時候轟鑽入了密林之中。

「大姐頭。放好了!之,孤獨燁來到林中一處臨時搭建的小竹樓中金對著擺弄著瓶瓶罐罐的白楠道。

「知道了。將消息通知那邊的人吧。之白楠連頭都沒有抬的說道。

野狐嶺東面的一片密林之中。近萬山蠻近衛軍士兵藏身在這片茂密的山林之中漸如果不深入林中金根本就現不了這座林子里居然密密麻麻的都是人漸位於山林中的一顆大樹下金藍羽對著李志宇道:「你確定那個女人能擺平那兩千士兵?轟倪

李志宇靠在大樹上轟啃著有些硬的乾糧轟道:「不能相信又有什麼辦法轟除此之外,你還有更好的辦法么?開弓沒有回頭箭轟明天從淡縣城裡就會有一支規模不小的糧隊向野狐嶺出氣顯然是用來補充向陽地區大軍所消耗的糧草轟咱們的機會只有這麼一次漸有那工夫還不如想想明天怎麼將那近一千多人的護糧隊解決掉吧。轟漸

藍羽也知道自己就算在怎麼擔心也改變不了事實。索性也放下了擔憂轟道:「這個倒不是問題轟那一千多人都是少有練的二流士兵,如果咱們這一萬精銳連他們都解決不了金咱們兩個也不用幹了。轟倏

東邊天空現出一絲魚肚白,旭日冉冉升起轟那漫天的紅霞籠罩著半介,天空轟烽火紀元三年十月十九日金一支擁有三百餘輛大車的車隊在一千五百士兵以及一千民夫的護送下浩浩劣糊的開出俊縣城。按照一車可裝一百擔糧草氣;百輛大申咒丁,二萬擔轟而這三萬擔糧食足夠燕軍十萬人馬吃上一個月的。

俊縣城東五十里轟靠近野狐嶺的土道上金浩浩蕩蕩的車隊緩慢的前行著轟護衛糧隊的人馬主要是駐紮在淡縣的一千士兵為主。從千湖州而來的護送兵馬找已經調轉馬頭回了千湖州金車馬走到貼進野狐嶺的一片密林附近,沿著土路的邊緣轟一條河流從野狐嶺內流出金沿著土路的南面流淌。

躺在糧草車上打著盹的千夫長突然驚醒金整個車隊全都停了下來金千夫長對著下面的的士兵道:「馬格巴子的金怎麼不走了

「大人轟前面的木橋上有幾輛大車堵住了去路轟看樣子好像是車軸壞了轟那些商人正往下搬運貨物轟進行修理轟怕是沒個一時半刻的修不好。之

「他娘的倪他們敢擋著老子路金難道他們不知道這是運糧車嗎?耽誤了老子送糧的時辰金來人轟給我將那破車推到河裡去。轟,囂張跋扈的千夫長招呼上百手下大部流星的就殺向木橋處。

千夫長走到木橋之上,現一亮滿載著布帛的大車一個栽倒在橋面上轟顯然是車軸斷裂金那些車夫正將那一跺跺的布帛搬運下來,放到一邊轟人群中,一個商人打扮的傢伙看到一身軍衣的千夫長連忙迎上前轟打著哈哈道:「抱歉抱歉轟擋了將軍的去路金小小心意不成敬意。之

那商人說著從就摸進懷中之千夫長在淡縣城就囂張跋扈慣了轟看著眼前這個商人這般識相。還想說兩句,然而他還沒有開口金對面的那介,商人從懷中摸出一把血紅色的匕金噗的一聲金沒有半點阻礙的刺穿了對方的胸鎧金沒入身體金李志宇冷笑連連金對著身後的士兵道:「動



頓時剛才還在搬運貨物的士兵猛的抽出一張唐弩轟對著面前的十幾個燕軍士兵就是一頓猛射轟近距離下金那摻入血鋼的箭頭金瞬間就貫穿了十幾人的身體。而從後面的兩輛馬車上轟推開那遮擋的布帛漸十幾個全身武裝重鎧的重甲步兵出現在橋面上金從車上拿起那半人多高的巨盾金排列成一排金死死的守住了橋面。

李志宇這邊一礙手。工道響箭飛射到空中金頓時轟埋伏在野狐嶺山林之中上萬人山蠻戰士猶如下山猛虎一般衝出山林轟出片密密麻麻的箭雨鋪天蓋地而來轟頓時。護送糧草的上千士兵瞬間就死傷過半轟李志宇和藍羽選擇的伏擊地形十分好,北面是野狐嶺金土路南面就是一條寬的達十餘米的河流。而土路就夾在兩者之間,而前方正好有一座木橋金只要守住木橋轟在將後路斷去轟這些人就好似瓮中之鱉金很難逃脫。

護糧隊的兵馬屬於二線士兵金平素在縣城內欺男霸女金囂張無比金但面對那數倍於己。戰鬥力強大的山蠻士兵金可以說出觸即潰轟戰鬥沒有進行兩玄鍾就宣告結束,那些還想趟過河水逃跑的士兵。在山蠻弓箭手那箭無虛的弓箭下紛紛被射死在河中倪鮮血染紅了整條河流。

快的打掃了戰場。藍羽和李志宇這才現金這三百兩大車內金並非全都是糧食轟除了兩百餘車糧草外金具有還有近百輛大車上裝的是刀槍弓箭等武器轟兩人看著這些武器金相視一笑,還真是缺少什麼來什麼轟命令手下換上運送糧隊的衣服金一支新的車隊再次走在土路上。

眼看著就要到野狐嶺西口轟藍羽和李志宇心裡還有些緊張轟不曉得落花女是否完成了任務。否則這上前一被檢查怕是立刻就露出馬腳,而一旦這裡放出響箭轟那在想進到野狐嶺小道去奪取野狐嶺要隘無疑於難於登天。

然而隨著隊伍越來越近轟那位於入口旁的大寨卻十分的平靜轟當金一聲琴音突然在大塞內傳出倪隨著那一聲驚音金那曲音好似狂風暴雨一般傾斜而下金藍羽和李志宇對望一眼,跳下馬車金快步的走向大塞金然而距離大寨還有十幾米。就聽到大寨內除了琴音外還有一些痛苦的低吟



推開木寨的大門。李志宇和藍羽都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轟整個燕軍大塞居然猶如一片修羅地獄一般金到處都是死屍轟每一個的死相都可以用猙獰來形容轟七竅流血轟腸穿肚爛金因為痛苦也自己將皮膚抓的血肉模糊金兩人都是見過血腥場面的,但看到眼前的這種情況也不由地心中一顫金毒仙子果然名不虛傳。

白楠彈完一曲。從寨門樓上翩翩走下,對眼前的慘景沒有一絲的不適轟來到李志宇的身前,道:「小女子幸不辱命轟這毒雖然不會傳染轟但還是一把火燒了為妙轟以免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煩金抗卜女還有事情去做,提前祝兩個大人旗開得勝」金

李志宇心裡嘆了口氣。這麼漂亮的妞金可惜不能碰:「這是完成任務的牌子,拿到任何一家靈夏銀行都可以兌換到:萬兩銀子金在下還有重任在身金就不送了。之

日送白楠和孤獨燁離開之李志宇這才心有餘悸說道:「先去奪了野狐嶺要隘,然後在回來放火將這裡燒了金有傷天和啊!轟金不過李志宇現在也有點擔心邪公子邪也的安全金這個小子怎麼招惹了這麼個女人。

孤獨燁跟在白楠的身後之對著白楠道:「大姐頭轟咱們現在去哪裡啊」。

白楠腳步不停轟嘴角卻露出一絲迷人的微笑金道:「先去銀行里取了銀兩金然後買一艘大船出海去自由貿易港金哼金敢招惹我毒仙子的男人還沒有一個好下場。邪公子轟我看是他邪的厲害還是我的毒更厲害。之

孤獨燁看著白楠那漂亮的背影金嘆了口氣金惹誰也不要去惹女人金最毒女人心啊!尤其是漂亮的女人。 (持續解禁,大家砸票支持啊!)

他身後的兩個男子,顯然是保鏢,根據楊天的檢測,力量強度很大,不簡單。

「手下是玄武城的情報負責人高野,見過幾位大人。」高野行的跪拜之禮。

楊天沉聲道:「你先起來,是誰告訴你我們的行蹤?」

高野站起來,恭敬的說道:「回大人的話,我們接到玄遠城玄燁的通知,知道了幾位大人要來玄武城。同時,他還告訴我們天下第一已經改為血嬰帝國,建議我們行跪拜之禮。」

胡菲兒臉色一寒,先前她就猜測玄燁一定會故意爆露他們的行蹤,沒想到卻是這麼的明目張胆。

「我們想自己走走,高野先生不必管我們,有事的話,我會通過秘密通訊頻道呼叫你的。」

「可是。。。這個,玄燁說了,我要對幾位大人好好招待一下。」高野似乎很害怕的樣子。

楊天怒道:「放肆,你難道還想強留我們不成,你玄武城的情報負責人難道還要聽從軒轅城的命令嗎?」

「好了,就這樣了,我們先走了,你去忙你的事。記住不要跟在我們後面,否則我會把你們的無禮上報情報總部的。」楊天不理會高野的情緒,一揮手就轉身離開了。

既然楊天把話都說到這份上了,高野自然不敢強流,只好眼睜睜的看著胡菲兒一行離開。

回到飛行器之後,高野急忙和玄燁聯繫:「大人,他們走了,手下無能,沒辦法留住他們。」

通訊器中很快就傳來玄燁的咆哮聲:「你這個白痴,連幾個人都留不住,我已經給你了機會,是你自己不把握。下次議會,你就等著下台吧。」

「大人,請求你再給我個機會,我會想辦法幫你得到那兩個女的?」通過先前的談話,高野知道玄燁是看上了那兩個女的。今天要自己留下他們,也是為了在飯菜中下藥,情報議會最新研製的迷幻藥,即便你是仙人也無法抵抗藥力的侵蝕。

通訊器那邊似乎沉寂了一會,道:「高野,看在我們從小一起玩大的份上,我再給你一次機會。如果你這次再辦不好,就別怪我無情了。」不等高野說什麼,玄燁就強行切斷了聯繫。

高野對著通訊器狠狠的罵了一句:「媽的,現在到是記起我們是從小玩大的,老子當初要不是看在從小玩的的份上,也不會上了你的賊床,背叛情報總部。」高野甚至有點後悔,可惜事已至此,整個炎龍國的情報部門都被玄燁的父親掌握,自己想要生存,只能繼續錯下去。即便自己不怕死,也要為自己的家人想想。高野從小就練就了一副看人觀相的本領,先前短暫的接觸中,他發現那個叫楊天的男子似乎只是一個隨從,主事的應該是那兩個女的。雖然從頭到尾,她們都沒說話,但是她們的眼神和氣質卻已經告訴了自己。

幸虧胡菲兒和李師師剛到血嬰帝國時間不久,露面的機會也少,除了少數幾個高層,幾乎沒有幾個人知道她們的真實身份。否則玄燁要是知道這兩位就是當今血嬰帝國的主母,肯定會打消先前的念頭。

「菲兒,師師,我總覺得有點不對勁,先前跟蹤我們的人好像全都消失了?」小楊華突然問道。

「不錯,我也感覺到了,似乎是有什麼更強大的力量來了,他們害怕,才走的。」

李師師分析道:「是不是玄燁先前說的那家神秘力量?」

「應該不是,既然是神秘力量,這些阻止肯定不了解他們的真正勢力,他們沒有理由一下子全撤了?」胡菲兒想的更深刻一點。

「算了,先不管了。我們還是找家餐廳吃點什麼,這些煩人的事情先不管了,炎龍國被這些地下勢力控制,已經成了定局。我想我們暫時先不要插手,等他們穩定了,洗白了,浮上檯面我們再收拾也不遲。」小楊華似乎想放棄先前的打算。

胡非兒問道:「小華,你真的決定了?」

「恩,現在的局勢我們很難掌握,有些事情不是力量強大就能做成的。這些地下勢力在炎龍國已經經營了數百年,已經有了深厚的根底,估計炎龍國的人類也默認了他們的統治,畢竟人類有著嚴重的排外心理,菲我族類,其心必異。」

楊天想了一下,道:「老大,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是想尋找機會,在人類最為難的時候出手,幫助他們建立正常的秩序。」

「不錯,這些地下勢力想必也不會去考慮普通人類群眾的利益,時間一久,他們的真面目就會爆露,到時候他們就知道這些地下勢力的真實用心。」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