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工頭強忍著劇烈的疼痛從地上站了起來,心裡恨得牙痒痒,不過形勢比人強,他也只能裝孫子。

**慢條斯理的問道:「任輔臣在哪?」

大工頭明顯一愣,任輔臣雖然大小是個翻譯,但是在外國人眼裡中國翻譯也就是比狗稍微高一點的玩意,他有必要了解手下所有的狗嗎?顯然是沒有必要的,所以對於這個問題大工頭不知道如何回答。

**不賴煩的又問了一遍,緊接著就翻臉了:「另外一條腿你是不想要了吧!」

大工頭額頭上冷汗都下來了,上帝作證他是真不認識任輔臣,倒是一直跟著他的二鬼子支支吾吾的提醒道:「老爺,任輔臣就是昨天跟老闆交涉的那個人……」

啪!

被提醒的「老爺」毫無感激之意,抬手就給了個五百,罵道:「你怎麼不早說!」

好吧,某二鬼子真的很冤,可是做奴才就得有做奴才的覺悟,供主子出氣也是應盡的義務。最好是被打了左臉就把右臉迎上去,讓主子一次爽個夠。

啪!

另一邊的主子果然也很配合,很痛快又給了個五百,說實話大工頭今天那個氣啊,莫名其妙的就撞上了個煞星,折損了一班兄弟不說,還陪進去一條腿。可這是為什麼?就為了一個中國豬玀?他很生氣也很想不通,但是他必須馬上解釋個清楚,畢竟他不想再斷一條腿了。

「我知道任輔臣是誰了!」他點頭哈腰的說道,「那是礦上的中國翻譯,前天他竟敢向老闆提條件,被收拾一頓之後,就關小黑屋了!」

啪!

**抬手就給了大工頭一嘴巴,某男有些生氣,敢當者老子的面打中國人,雖然打的是條沒人格的狗,但是你這不是公然不給哥面子么,尼瑪中國的狗也只有中國人可以收拾,你丫算個屁啊!

大工頭莫名其妙挨了個嘴巴,但他還不敢呲牙,就像某二鬼子奉承主子一樣,生怕惹得某男不高興的他,趕緊也把右臉送了上去。啪啪兩下,頓時就舒坦了。

**算是徹底明白了,真理果然就在大炮的射程之內,拳頭大就是王道。想當年他也只有讓人啪啪的份,如今也算是揚眉吐氣了。

「趕緊把任輔臣放出來,他要有個三長兩短,你們統統一起跟著陪葬!」某男大大咧咧的就發話了。

對此不管是大工頭也好,還是他手下的小弟和狗腿子也好,那真是有求必應,當下里一個個拖著斷腿屁顛屁顛的就去找人了。不多會兒,在人群的簇擁下,任輔臣跟太上皇一樣被抬了過來。

兩天不見,**幾乎都快認不出任輔臣的樣子了,臉上是青一塊紫一塊,一雙眼睛腫得跟水蜜桃一樣。不過人的精神還算不錯,尤其是看到了**之後顯得格外激動:

「安德烈同志,你果然來救我們了!」

**卻皺起了眉頭,問道:「老任,你這是被誰打的?」

任輔臣苦笑一聲:「說這些有什麼用?只要你能將工友們救出去,我吃點苦頭也沒啥!」

**呲了呲牙,心道:老任你沒搞清楚狀況,沒看見哥已經鎮住了這幫孫子么,這個時候不報仇雪恨更待何時?

當下他大手一揮,冷冷的吩咐道:「前天打了這位任先生的最好給我自覺一點,你們怎麼打的就給我怎麼招呼到自己臉上,不然……哼哼,你們可是試試我發怒的滋味!」

任輔臣確實還有點迷糊,換誰被毒打了一頓,又斷了兩天的飲食,關在小黑屋一凍,也不會比他清醒多少。他還以為**這是放狠話,嚇嚇對方,但沒想到某人的華剛落音,一眾的狗腿子和二鬼子是玩命的朝自個臉上招呼,那力度、那狠勁,只比打他的時候強,彷彿一個個都跟自個的臉有著深仇大恨一般。

任輔臣頓時就迷惑了,問道:「安德烈同志,這是怎麼回事?」

「沒什麼!」**洋洋得意的說道,「剛才收拾了他們一頓,如今都老實了!」 農曆年關的臨近,各級崇委政府的,作重心都放到了奴丫作上。保障春運交通安全,保障春節期間的蝶電供應,保障讓老百姓過讓一個幸福愉快的春節。

為了這幾個,保障,清江市委領導都有分工,張青雲也陸續下鄉視察。了解老百姓生產生活以及新年的籌備情況。

清江市除了4個區,還有8個縣,不過清江不同於武陵、武德這幾個靠山的城市,清江全境都是平原和丘陵,交通都很便利,不會出現雍平以及桑樟那種發展的死角,各區縣的發展整體來說趨於平衡。清江是工業重鎮又是魚米之鄉,張青雲疼次除了深入企業單位慰問外。習慣性的去了田間地頭,這不下去不要緊,一下去嚇一跳。

清江向來被人包裝成了一個工業城市,動輒就提清江的工業企業,可是現實情況是清江市的農業人口超過幼萬,著實是一個農業大市。

張青雲下去走了一趟才發現自己這個書記白當了,來清江一年多,眼睛竟然只盯在清江市那巴掌大一塊地方,殊不知出了清江市才是真正廣袤的平原,這裡全都是清江的老百姓。

說到農村工作經驗張青雲是非常豐富的,走訪的幾個縣,雖然下面遮掩得比較多,但一上田間地頭。一下到老百姓家裡實地考察。張青雲馬上就發現了清江農業發展所面臨的問題。

現在政府分管這一塊的是樊江南副市長,他自己估計還沉浸在降職使用的陰影中,這塊工作抓得不行。而各區縣政府,張青雲下來轉了一圈,大家張口閉口都在學習何書記關於清江發展新機遇的講話,對真正關乎國計民生的問題關注得不多。

清江現在的農業發展顯然缺乏整體的規劃,政府沒有起到統籌、牽頭的作用,清江老百姓現在很迷茫。一個村常常是既有耕種水稻的又有養魚的,還有種菜的。都是單打獨牛,沒有形成規模效應,還處在各自摸索、一盤散沙的階段。

這已經很落後了,張青雲記得省農業廳在兩年前就專門組織幹部去中原以及東北其他農業特色省份考察過了人家都在搞農村合作社,對農業的發展的規發相當細緻合理,將老百姓擰成一股繩,真正的在做特色農業。規模農業,哪裡還有像清江這樣一盤散沙的地方?

張清雲走了幾天,帶著慰問物資去的,開始還滿臉掛笑去老鄉家坐坐侃侃,後來根本就不好意思去了。情緒越來越低落,讓段鵬飛取消了接下來的行程安排。提前返回了!

勇次回到清江幣委,張青雲覺得自己完全就換了一個人,看著這個,霓虹閃爍的城市,看著這一摞摞關於清江工業、企業新年度的發展的計劃報告,看著甫委、市政府這一幫整天忙忙碌碌急於往上跑項目的同志們,他突然覺得有一種無力感。

民生問題,這並不是一個陌生的辭彙,在清江來說,民生這個最核心的問題便是農民生產、生活的問題,這麼一件大事怎麼就會被全市上上下下那麼多官員忽視掉呢?

張青雲覺得憤怒的同時,也覺得自己已經到了一個瓶頸的階段。在清江擔任一個副書記明顯有縮手縮腳的感覺,這下去一趟簡直是憋壞了!

在目前的清江,自己看出了無窮的弊端,發現了無窮的問題,可是也只是僅此而已。有些領域,諸如科技園或者工業發展方面,自己的意願可以得到部分貫徹。而更多的方面。自己就是鞭長莫及了,清江這艘大船自己不是舵手,不能夠決定這艘船行駛的方向。

眼睜睜的看著這艘船行駛在錯誤的方向上自己卻沒法掌控,這種感覺非常不好!很多人都喜歡將現在清江的權利架構說成是三駕馬車,張青雲居其一。

但張青雲自己清楚,自己只是副書記。手上可以有一些權柄,但是這種全市發展的宏觀規戈」大格局自己是沒法改變的,這是書記的職責。

可看現在的何書記,他已經被所謂的清江發展新機會刺激得頭腦不清醒了!不,也許他很清醒,但是他的思路和方向是急功近利的,是錯誤的。

行茂森現在的思想核心就是用投資、基礎建設拉動經濟,清江的地位不是要轉變嗎?那清江的投資環境和基礎建設首先就要改變,用何茂森的話說是廣種薄收,現在清江向上面申報的項目多達十幾項。

何茂森甚至還制定了獎懲措施,黨委政府分管領導跟進項目,以仇廠下來有物質和精神雙重獎勵,弄得倉市卜下交嫡局」、城建局等等市直單位,以及政府方面各分管副市長像打了雞血似的,個個,說到鬥志那絕對是昂揚得不得了。

市委各部門也是不甘寂賓,宣傳部在全市範圍內展開了廣泛、深入的宣傳,市委辦公室印發了何茂森的講話文件。雖然臨近年關,但現在全市範圍內的領導幹部心裡都有一團火,從凝聚力來說是不錯的,但是張青雲心中卻很不安,總有一種漂在上面的感覺。

所有人都不正常,就自己一個人正常,張青雲發覺自己不知不覺就陷入了孤立之中。

他有幾次想去找杜慎科溝通一下,了拜一下他的思想動態,可都沒能成行,杜慎科最近低調得讓人難以感覺到他的存在。

蓉城南止別墅,張青雲今天一大家團聚,包括艾嘉夫婦還有卞輝煌以及姨姨、姨父都過來了,一向安靜的南止,別墅今日特別的熱鬧。艾嘉的孩子已經兩歲了小傢伙年紀不大,能說回道的,叫趙佳瑤舅媽親熱得很,不過讓他叫張青雲舅舅就的要糖果才行。

氣得張青雲笑罵艾嘉的兒子將來長大了是個在脂粉堆里打滾的傢伙。屁大點孩子,幾乎是本能就能分辨好惡了。

像這種一大家子的團聚,在張青雲的記憶中已經是很久沒有過的事了,近幾年來,自己固然是成了大忙人。成了領導,艾嘉、卞輝煌他們也是蒸蒸日上,事業到了一個新的高度。

現在節高飲料已經成了國內知名的飲料品牌,卞輝煌也成了江南商界商人的代表人物,艾嘉夫婦兩人都在公司裡面擔任高管,出行那多產都有些儀仗的,想像往常那般隨性是不行了。

艾嘉確實成熟了很多,至少現在不像往常那般粘張青雲了,一直都和趙佳瑤湊在一起好像有說不完的話。張青雲以為她們是在就生意上的事情交換意見,湊近仔細一聽。發現兩人講的都是育兒經以及一些家庭瑣事,他連忙退開,艾嘉當年撒嬌的模樣在張青雲的腦海中依舊很清晰,怎麼也難將她和現在的形象聯繫起來,張青雲無語,只能感嘆青春韶華的遠去,不知不覺,自己這輩人也就要步入中年了。

一大家人聚在一起玩了一天,這便算是提前過大年了。張青雲今年在市委有值班任務,而趙佳瑤公司也脫不開身,所以今年過來,對老張家來說算是要四分五裂了。

幾天以後的除夕之夜,張青雲連夜回到蓉城和父母團聚了一下,第二天清早便又回清江下鄉視察慰問困難群眾了。張青雲在以前的春節都沒有這麼忙過,不過他清楚,隨著自己位置越來越高,這種事是免不了了。

自己在下鄉,省委占書記和邱省長年三十晚上都還在下鄉呢!身為一方的黨政主官,公僕的意義就在此時體現了出來。在清江張青雲雖然不是黨政主官,但是實際上也相差無幾,況且張青雲現在要求進步的心思又強,正是需要表現的時候,犧牲點私人生活也是必然的了。

一直值班到初四,張青雲才有機會飛赴京城去拜年,京城趙家的各叔叔兄弟,汪峰,黃新權等等。張青雲基本是送了東西就走,這種拜年速度和送快遞沒什麼分別,不過這些禮數必須到。

過去的一年,張青雲在清江為了科技園項目的事情仰仗的人不少,這都是欠下的人情帳,官場上你來我往,關係之網就是如此慢慢編織起來的,現在張青雲的這張網還以後隨著地位越來越高,這張網就會越來越大,越來越紛繁蕪雜。

有時候張青雲對此甚至會有些迷茫,心中不自然的會想,隨著自己地位越來越高,將來自己還會有多少屬於自己的時間和空間?這個問題難有答案,但是在其位就要干相應的事,張青雲感嘆是感嘆,事情還是要做完。

在京城把事情處理完畢,回到蓉城已經是初七了,張青雲欲故技重施。可是網開始就遇到茬子了。他在蓉城拜訪的第一位領導是何坤,到何坤家被他拉到書房談話,這一下打破了他只當快遞員的計劃。

夫半年沒有見何坤,何坤的精神似乎比以前更好了,興許是穿便裝的緣故,身子顯得臃腫點,整個人看上去比以前多了更多厚重和威嚴。

求月票,月票!卜( ,坤的書房和以前沒有什麼兩樣,這個地方張青雲也不嬰聯次來。不過以前張青雲從來就沒敢仔細打量這裡的布置,今日再來,他竟然發現了這裡其實是個很內斂的地方。

書架書桌都很樸實,但是用料卻是上好的樟木,茶几和辦公桌也不甚惹眼,但是仔細辨認可以發現用料竟然是南海的黃花梨木。屋裡陳設簡陋,卻沒有俗物,即使連書桌上的硯台都是有點來歷的東西,張青雲很奇怪為什麼以前自己就沒有注意這些細節呢?

「青雲,現在在江南,你有一樣是最有名氣的,你知道是啥嗎?」何坤笑道,他人本來很木訥,這一笑倒讓人有如沐春風的感覺。

張青雲搖搖頭,何坤指了指茶几,道:「還不明白嗎?」

「嗷」張青雲恍然,連忙打水開始烹茶,何坤又道:「現在你的好茶之名在江南很盛,連我都知道了。任何事情影響大了,我看就脫離了本身的意義,你說呢?」

張青雲才打好水放在電爐上,一聽這話愣了一下,明白了何茂森的意思,何茂森表面是說自己是因為好茶出名,實際上是在說自己現在在江南風頭很勁。

試想自己不過是個副廳的副書記。在清江有點名氣倒說得過去,現在整個江南都有人經常提到自己,這可不一定是好兆頭。

張青雲判斷這可能是多方面原因造成的。首先就是自己年紀太輕,丑歲的市委常委,副書記在江南就自己一人,這一個噱頭就夠引人關注的了。

另外。近來清江科技園被炒的很熱,張青雲是這個項目的實際負責人,在某種意義上說。清江科技園就是張青雲一手做起來的項目。而清江科技園的成功也是張青雲的重要政績,這個政績很耀眼,尤其是邱省長上次講話以後。

現在科技這個辭彙不僅是清江炒的很熱烈,蓉城以及其他周邊市也在炒這個,概念,不過他們只是空口說白話而已,只有清江這在這方面有點實際的成績,哪怕這點成績非常的但是放在這樣一個特殊的時候也就很自然的被無限放大了,連帶著張青雲也跟著水漲船高在江南聲名大盛了。

一壺茶沏好,張青雲給何坤上了一小杯,道:「書記,您嘗嘗!清江也並不是外人想象的那般形勢一片大好啊!家家都有一本難念的經,有很多同志把我們清江想簡單了!」「怎麼?你這是話裡有話啊,照我看。你們清江問題是有的,最大的問題是班子內面思想不夠統一,你覺得我說得對不對?」何坤面色一再道。

張青雲臉一熱,何坤這話說的很客氣。如嚴肅點就該說班子不團結了。班子不團結一向都是很忌諱的事,領導這樣說話,那就是在批評,一時張青雲不知道如何開口。

何坤用手擦了擦嘴角,自己拿起茶壺又給自己倒了一小杯茶,膘了一眼恭敬坐在旁邊準備接受他話的張青雲,擺擺手道:「你不用太緊張。我今天只是提醒你而已!清江的何茂森缺點就是不好相處。上次到處抱怨杜慎科擺不正位置,不尊重他這個班長。現在又說你爭勝之心太強,不好管,總歸都會有他的話說。

這話如只到我這裡那也沒啥,但是如果省委領導真要規劃大力發展清江,班子不團結絕對是不行的,到時候免不了要對班子進行調整,這方面省委固然是要統籌考慮,你們自己也要做到心裡有數,也算給你提個醒吧」。

張青雲內心震動,眉頭擰成一團,何坤這番話包含的內容太廣了,但是傳達了一個很明晰的信息「省委可能要對清江的班子進行調整。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在省委內部也將是一番激烈的博弈,從何坤的語氣來看,趙系十有**是盯上清江了,他對自己說這番話既有鞭策自己的意思。又有敲打自己的意思。他是希要自己能在某些方面支持他。還是希望自己能夠趁這次班子調整的機會把位子坐正?

張青雲判斷可能他兩方面意思都有,但是前提是自己的政治態度要鮮明。一念及此,張青雲瞬間明白了何坤想找自己談話的理由。

清江班子要動的消息是否可靠先不說,但是何坤既然意識到了這個。問題,其他的勢力就會對此視而不見嗎?他們各自在清江也有代言人,總得也需要些表現吧?

張青雲端起茶杯小喝了一口,說怎麼近段時間清江政壇很不穩定,大家都像打了雞血似的拚命想表現呢。原來還有這方面的深層次原因,

覺得自只對政治叉多了分了解,個異常狀況的出阮冰壟不會只有一個孤立的原因,總是各種複雜的因素串聯、共同作用而形成的。自己對清江政局的理解還淺了點。

「何書記,我們都在茂森書記領導下,清江的問題很複雜,也很多。這不單單是班子的問題,所以我個人希望省委領導對清江能考慮的完善一點,現在不都說把清江打造成江南的門戶嗎?

既然如此,清江的問題就應該放到戰略的高度看,而這些我們作為現在清江班子的成員是不好發表意見的。說的話內面多少都帶有個人的盛**彩!」張青雲朗聲道。斟酌了良久,張青雲還是覺的清江的這攤子水開始深起來了,什麼都看不清就不要亂說話,也不要亂做承諾。但是何坤今天專程找自己談話,自己又不能把話全部封死。所以這就只能委婉的周旋了。

何坤皺皺眉頭,對張青雲的虛與委蛇明顯不滿意,道:「一段時間沒接觸你,你現在是更謹慎了,連太極拳都打上了!說的好聽是成熟。說得難聽點是老油條不求改是

我說你們清江班子不團結是有道理的,現在清江到處在炒作清江發展新機遇,全甲上下眾志成城,對前途似乎充滿了期待。可是你最近卻是不對勁,你們的杜市長更不對勁,已經住進醫院去養病了!這正

嗎?

何茂盛親手規戈的清江發展藍圖,全市上下都應聲而動,偏偏另兩名班子核心站在一旁看熱鬧,你認為群眾會怎麼看?領導又會怎麼看?」

張青雲一驚,連忙抬頭,杜慎科養病的蔣息他還真第一次聽說,如果真這樣,班子里不和諧的聲音肯定會傳出去,而自己最近的態度又很曖昧,也有可能被安上不支持書記工作的帽子,難道何茂盛對班子調整的設想就是想將自己和杜慎科排除班子之外?

他膘了一眼何坤,見他確實有些生氣了,一時也不敢再輕易發表意見。張青雲認為,清江現在正走在一條錯誤的道路上,按照本意來說,他在清江考慮的應該是如何能貫徹自己的意志,讓自己成為清江發展的新的掌舵人。

可是在何坤面前,他卻不敢露出這份心思。何坤的話提醒了他。何茂盛肯定在搞小動作。同時,何坤等於也告訴了張青雲,省委的大佬在清江的問題上也會有一場博弈。

這番博弈的開始很有可能就是清江城市定位的問題,再放大點說,博弈的根源很有可能是在江南的發展上省委內部已經有了分歧。只有政見有分歧了,矛盾才會凸顯出來,到了省部級這個級別,領導之間的派系之爭往往都讓位於施政方略的分歧之爭了。不然什麼事都沒有。大家爭啥呢?為了爭而爭,為了蠅頭小利以及一點權力爭那只是很初級的牛爭表現。

大領導在意的是自己的政治理念能不能夠得到貫徹,自己的政治抱負能不能得到實現。在這個過程中。權力和利益只是附加的東西,前面的是本,後面的是木,本木倒置的事情在中下級官場是非常常見的。

張青雲有這個總結也是去清江當副書記以後體會到的,尤其是最近體會得比較強烈。現在的清江。自己手上要說掌控的權利不少了,人事的,經濟的都有。可自己鬱悶的心情和低落的情緒並沒有因為這些而改變。

說其原因,歸根到底就是在大局上自己難以左右,自己可以經營一些自己的勢力,但卻不能將自己的施政理念在清江實現,做不到這一點,自己心裡就會有爭鬥之心。

自己和何茂森,兩人正副書記為什麼會爭?不就是兩人思想觀點有差別嗎?自己覺得他激進,做事急功近利。他反過來覺得自己不好管理,太調皮,不支持他工作。這種矛盾能夠化解嗎?

答案是否定的,兩人的政治理念相差太大,想妥協很困難!而杜慎科也是一樣的情況,清江的班子如果要調整,何茂森、杜慎科還有自己。三人任意兩人搭班子的可能性都極那是否就意味著有兩個人要對清江說拜拜?

局勢很複雜,省委班子內部意見有分歧,清江市委班子內部矛盾難以調和,如此撲朔迷離的局勢張青雲這麼多年來還是第一次遇到,他清楚,所有的人都面臨考驗。在這間屋子裡而言,就有自己和何坤兩」

求月票,求月票嘍!凹曰甩姍旬書曬齊傘 對於華工,尤其是不久前參與了群毆某男的那一批華工來說,眼前的變化實在是來的太突然也太意外,尤其任輔臣與某男交談甚歡的那一幕發生之後,廣大華工紛紛在尋找肇事者趙雲霞。

可憐的趙雲霞一時間成了萬夫所指的焦點,如果憤怒的眼神可以殺人的話,他已經死了一百遍一千遍。

對於這種狀況某人心中暗喜,尼瑪敢跟哥動手,你丫就等著被廣大勞動人民鄙視吧!什麼叫以德服人,這就叫以德服人!

「安德烈同志,這些人該怎麼處置?」任輔臣指了指跪成一圈的工頭和打手問道。

**完全沒在意:「都是一群敲骨吸髓的惡人,統統槍斃了吧!」

此言一出,私下嘩然。

抱著斷腿的工頭和打手們哭爹喊娘叫成一片,那鼻涕眼淚一大把的樣子就跟被十幾個大漢蹂躪了的小媳婦一個樣。誰又能想到這批人原本的凶神惡煞呢?

至於華工,也是三三兩兩的交頭接耳,對這個決定,他們心中大呼一聲痛快。受夠了欺壓的他們,恨不得生啖其肉,當下里大聲叫好。不過他們倒也沒有盲目妄動,哪怕是嘴上喊得最響亮的人,也是不斷的目視任輔臣,看來老任在華工心中的地位不是一般的高。高到某男都有些吃味,腹誹道:明明哥把你們救出來的好不好。

對於**的建議任輔臣雖然很想採納,但是他還保留了一絲清醒,這麼干雖然痛快,但是似乎後果很惡劣。如今的俄國依然不是窮人能夠說話的地方,更何況是他們這些無依無靠的外國窮人。所以他決定暫時忍住這口氣,建議道:

「安德烈同志,我看先把這幫人關起來,請示中央之後再決定如何處置他們怎麼樣?」

某男這才後知後覺的想到,自己的搞法是不是太無組織無紀律了?但是一轉念這廝又想到,今天的事情本來就是意外加機緣巧合,如果哥不出手,估計就得有十幾條人命要交代。解救苦難中的階級弟兄本來就是布爾什維克的義務。這有什麼錯?

當然,任輔臣既然提醒了,某人也就從善如流,附議道:「那就這麼辦吧!把這群混蛋都給我關小黑屋!」

雖然廣大華工兄弟對這個決定有那麼一點失望,但是翻身做主人的喜悅馬上就讓他們忘記了這一點點不痛快。趾高氣昂的押送著一干工頭、打手、二鬼子,統統丟進小黑屋之後,整個礦場都籠罩在一片歡慶的氛圍之中。

當然歡慶的行列里沒有某男的身影,倒不是他對剛才被打耿耿於懷,說實話以他的半仙之體,那幾下跟撓痒痒差不多,再說了人家也是不明真相的群眾,被別有用心的人挑撥也是很正常的。

真正讓某人撓頭的是,這三千人怎麼安置,留在這個礦場是肯定不可能的,某男剛才可是找任輔臣問了個明白,敢情煤礦的礦主在彼得格勒還有點勢力,據說是黑色百人團的成員。

黑色百人團(又名俄羅斯人民聯盟,黑色百人團是其暴力機構),這個極端反猶的種族主義保皇組織可不是好惹的,他們的老大瓦西里.維塔利耶維奇.舒利金曾經是俄國第2、3、4屆國家杜馬,還曾經得到沙皇尼古拉二世的召見,大大小小的工廠里都有他們派駐的工頭和打手,在地方黑社會也很有影響力。

可以說得罪了立憲民主黨的那幫偽君子還沒什麼,那就是一幫嘴炮。但是這黑色百人團可就是真小人了,得罪了這伙極端的恐怖主義份子,那恐怕就不得安生了。

當然對於某仙人來說,暴力啥都是浮雲,哥么最不怕的就是暴力。唯一讓他揪心的是某位大小姐的態度,對於他招惹這樣的恐怖分子,那位大小姐肯定是萬分的不滿,畢竟這三千工人還是需要她幫忙安置的。

「你的腦子進水了嗎?」

和**想的一樣,得知了這個消息的某大小姐,幾乎立刻就化作了電吹風和電貝司,八度的高音震撼著某男的耳膜:「你這個蠢貨,幹嘛要管那些華工的死活!為了他們得罪那群暴力狂,你難道是活膩了嗎?」

**剛要解釋,維多利亞又一次提高了音調,繼續摧殘道:「這簡直是糟透了,恐怕我們的店鋪還沒開張,就會被那群暴力分子一把火燒光!我絕對不要沾上這樣的麻煩!」

某男的心中很是不屑,被一個女人數落了這麼久,他的大男子主義情緒開始上揚了:「既然你害怕,那就退出好了。我又沒逼著你合作!」

「呃……」

好吧,某位大小姐頓時無言了,黑色百人團很厲害嗎?當然厲害,但是二月革命開始的那一天,暴起的工人幾乎將黑色百人團的基層組織完全搗毀了,離開了那些打手和流氓,好吧,黑色百人團的實力就要打個折扣。更何況維多利亞家在彼得格勒也算是有頭有臉,對於黑色百人團普通人需要害怕,她一不是猶太人,二又有點小勢力,還需要害怕嗎?之所以暴起發難,無非是為自己爭取更多的好處罷了!

所以,要讓這位大小姐退出,讓她把到嘴的肥肉吐出來,根本不可能。只能說**還真是抓住了這位大小姐的七寸,一句話就給她膈回去了。

「我不管!」不過女人要真是無理取鬧起來也是很麻煩的,「你必須補償我的損失!」維多利亞強調道。

**橫了她一眼,不耐煩的問道:「還沒開始合作,你有什麼損失!」

維多利亞便開始了撒潑打滾:「我不管,就是有,就是有!」

某男臉上的黑線都垂下來了,好在邊上不是沒有明白人,安吉麗娜勸道:「維塔,不要鬧了,你就當幫幫那些可憐的中國人吧!他們也確實太可憐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