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手中的吞噬之劍一劃,在漆黑的夜空中,藍色的劍芒又快又疾的劃過。那三名青年的大好頭顱瞬間的凌空飛了起來。三道衝天的血箭飛了起來。

在解決了四人後,秦浩天正要離開,悠然,一道可怕的厲嘯聲從森林的深處傳了過來。並以每秒千米的速度向著秦浩天的所在迅速的接近著。

秦浩天的臉色一變。腳在地上一蹬,迅速的向遠處飛掠而去。但是秦浩天沒想到,在他身後的那人卻是緊追不捨的。秦浩天用屁股想,也知道這人是誰了。身體內的玄氣瘋狂的運轉了起來。

雖然秦浩天已是將吃奶的力氣都使出了。卻還是沒有想到,與身後的距離還是越拉越近。

「怒斬蒼穹!」

感到一道排山倒海般的力量,將自己鎖定。秦浩天只得拚命了。

虛空中,秦浩天的劍,虛空的斬了出去。與身後襲來的力量虛空斬在了一起。

「轟!」劇烈的碰撞聲響了起來。

秦浩天感到自己的劍就好像劈在了銅牆鐵壁之上。一股大力向他的胸前衝擊了過來。秦浩天,忍不住,整個人倒飛了出去。

秦浩天忍不住虛空噴出了一口鮮血。那黑衣人「桀桀」冷笑了一聲。如影隨形的向著秦浩天的身上撲了過來。強大的氣息鎖定住了秦浩天的身形。

「幻魔術!」秦浩天的身子在黑暗中一晃。瞬間的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那黑衣人很是吃驚。沒有想到。秦浩天竟然如此的滑溜。竟然能幾次三番的從他的手中的逃離。他冷哼了一聲。靈覺如蛛網的一般,向四面八方擴散了出去。但秦浩天就好像徹底的消失了一般。

秦浩天能幾次三番逃出,自然靠的不是運氣。「魅影迷蹤」和「幻魔術」相結合,自然是產生了化學作用。那黑衣人雖然實力遠遠在秦浩天之上。但是魅影迷蹤和幻魔術卻都是黑暗系的功法。在晚上使出,確實讓秦浩天取得了事半功倍的效果。

秦浩天雖然正面交鋒不是黑衣人的對手。但是他所顧忌的也就是三王和四大天君。秦浩天暫時對方他們不行,但是對付天族的小嘍啰,還是綽綽有餘的。

秦浩天接下來,倒也不離開森林,而是和天族展開了游擊戰。你進我退,你退我進,敵駐我擾,敵疲我打。真正的將毛爺爺的游擊戰精髓發揚了光大。這讓天族即使是以智計見長的鬼狐天君都暫時沒有了辦法。雖然天族擁有優勢的力量,但秦浩天卻是從不與他們正面交鋒,很是卑鄙的挑軟柿子吃。

秦浩天卻是很有耐心的在樹林內待了下來。他在等殺天盟的人到來。按照正常的計算,也得十天的時間。

只是讓他覺得奇怪的是,接下來的幾天,天族的人似乎把他遺忘的一般。沒有再派人到森林內尋找他。

「難道敵人把我忘記了?」秦浩天皺緊了眉頭。

不對……秦浩天暗自的想道,敵人應該不是把自己給忘記了。最大可能性就是自己人來了。 桃花精靈可愛,模樣甜美可愛。

陳青雲模樣不俗,可是與陳桃花卻聯繫不大。從陌生人的角度來看,兩人並不像父女兩人。

林若娘現在總算明白為什麼看陳青雲眼熟了。那次開家長會,她看過陳青雲的背影,自然會對陳青雲有似曾相識的感覺了。

「孩子們,上車。今天中午老爸請客,想吃什麼就吃什麼!」陳青雲一左一右拉著兩個孩子的手,走向自己的車子。

林若娘一時還沒有反應過來,看著三人都走了,這才呼了一口氣。看來自己這個當**要被這個當乾爹的給架空了。

「孩子他**,還傻站著做什麼?你要是不去,我們可就走啦!」陳青雲扶著車門,對林若娘喊道。

「媽媽,你快點啊!」林晚榮對林若娘招手。

「四媽,你不來我們可就發車了!」桃花也跟著招手。說完,轉過頭問陳青雲:「爸爸,為什麼是四媽?」

陳青雲也只不過順嘴胡謅了一下而已。水晶是媽,冉甜甜還是媽,翟靈薇就更不用說了。排號的話,林若娘就是老四了。

桃花也不笨,沒等陳青雲回答,眼珠轉了轉,立刻就明白了。壞笑得點點頭,說道:「我似乎明白了。其實應該叫五媽。難道你不給葉老師留個位置啊! 超級藝術家 我還準備叫她四媽呢?」

陳青雲暈倒,這孩子完全把自己老爹當種馬了。

事已至此,林若娘還能怎麼樣?她是看出來了,自己要是不上車。車上的三人還真有可能幹出將她自己丟在學校門口,然後三人瀟洒快活去的事情。

兩個孩子坐在了後座,林若娘坐在了副駕駛的位置上。因為有孩子在,林若娘也沒說什麼。

林若娘不想說什麼,不代表兩個孩子不想說點什麼。桃花作為眼神很毒的新生代,代表林晚榮小童鞋先發言了。

「四媽,原來你認識爸爸啊!我們還想介紹你給爸爸認識呢。你們是怎麼認識的啊!給我們說說。小林子,你是不是也很想知道?」桃花覺得自己一個人的底氣不住,把林晚榮也一起拉上助威。

有桃花在,林晚榮自然是說什麼是什麼了。點點西瓜頭,說道:「恩,我也很想知道。媽媽,你就說說嘛!」

早就聽林晚榮說陳桃花很厲害。今天一見,果然不同凡響啊!現在她倒是覺得桃花是陳青雲的親生女兒了。如果不是這傢伙親生的,怎麼會如此年紀就如此這麼早熟呢?

未等桃花答話,陳青雲把話茬接了過去。

「小林子,我們認識很長時間了,而且我還救過你媽媽一次。然後你媽媽就暗戀上我了。只不過一直沒有告訴你而已。剛剛她還說只要你同意,她就嫁給我!」陳青雲打趣道。

「真的嗎?那真是太好了。我同意,我同意,那你以後就是我親爸爸了!」林晚榮雀躍道。

林若娘這一刻有跳車的衝動了。這傢伙還真是極品,剛剛自己開玩笑的話,他居然能當真。就算是救了自己一次,也沒有以身相許的道理吧?想要爭辯幾句,在孩子面前又不好意思,她可沒有陳青雲的厚臉皮。

不過,如果解釋不清楚,恐怕日後林晚榮又得總是提起這件事情。

「小王子,你乾爸爸在開玩笑。桃花已經有媽媽了,上次不是來開家長會了嗎?」

林晚榮立刻回答道:「我不是跟你說過了。那個阿姨只是乾爸爸的普通朋友而已。不信你問桃花。」

「對,我可以作證!」桃花舉起了小拳頭,做發誓狀。

林若娘無可奈何,這兩個孩子難道就那麼希望自己跟陳青雲在一起?實在搞不懂啊!

兩個孩子不知道,可是她卻很清楚,陳青雲身邊貌似還有一個葉蜻蜓的雙胞胎姐妹葉蝴蝶吧?

知道這種事情一時半會跟兩個孩子解釋不清楚,也只能推脫了。先是用眼神瞪了一下罪魁禍首,然後才淡笑著說道:「大人之間的事情,你們不用管。我們會有自己的安排,你們現在的目的就是好好的學習。」

「切!」

「切!」兩個孩子如出一轍的發出一聲。

「我看啊!你們兩個就是嫌棄我們兩個孩子是累贅。打算先甩掉我們,然後再秘密結婚吧?」桃花問道。

「…………」林若娘滿頭的汗水,這孩子都從哪裡學來的這些知識啊!

「好了,孩子們。爸爸最疼你們了,怎麼會那麼做。雖然媽媽向爸爸求婚了,可是爸爸也得考慮考慮是不是?」陳青雲笑著說道。

林若娘心道:不是吧!

「恩,也對。那媽媽加油哦!你一定可以追到爸爸的。」林晚榮給林若娘打氣。

林若娘哭笑不得,自己的寶貝兒子算是徹底的叛變了,怎麼那傢伙說什麼是什麼?現在好了,在兒子的面前,原本有很多人追的光輝形象算是徹底的毀滅了,如今是追人還不一定成功的主了。

說是請林若娘吃飯,但是今天兩個孩子是主角。左挑右挑,最終選定了義大利餐廳。因為這裡面有桃花和林晚榮都非常喜歡吃的披薩!

中午時段,吃飯的人比較多。小資要麼來喝茶,要麼帶個妞來顯擺情調。外國人的餐廳,大致就是這麼個作用。

帶著兩個孩子一同來用餐的,還真是不多見。

四人坐下后,陳青云為兩個孩子點了水果的披薩。林若娘就不是那麼講究的人,隨意點了兩塊牛排和一瓶紅酒。

東西很快就上齊了,兩個小傢伙捧著披薩開心的吃了起來。

陳青雲操起刀叉正要動手消滅面前的牛排時,身邊路過一個從洗手間走過去的男人。原本已經走過去的身影又倒退了回來,看清楚葉蜻蜓后,略帶嘲諷的道:「若娘,你怎麼也在這?」

陳青雲抬頭,這是一個文質彬彬的男人,看起來三十歲左右。帶著金絲邊的眼睛,上身是整潔的白襯衫,下身是筆挺的西褲。這就是標準的白領搭配,從他看林若娘的眼神和語氣來看,兩人的關係匪淺。

林若娘眉頭輕輕皺了一下,隨即臉上掛上了淡淡的笑容,說道:「是朱主任啊!我家小王子想吃披薩了,就帶他過來了。你跟朋友一起過來吃飯的吧!那就不打擾你了。」

一句話就是逐客令,看得出來這個朱主任不怎麼討林若娘歡心。否則以林若娘的性格,是不可能第一句話就這麼說的。

「沒有關係,不急。這位是你男朋友嗎?」朱透笑著問道,並沒有在意林若娘的臉色。

「不是。」對方的死皮賴臉讓林若娘有些無可奈何,淡淡的回應了一句。

「我說的嘛!就算不接受我的追求,也不至於找個這樣的。呵呵!」朱透面帶微笑的說道。

陳青雲覺得自己有些時候就夠厲害的了,沒有想到現如今的牛人還真是一個比一個多啊!

「兄弟別生氣,我這個人喜歡開玩笑。我跟林若娘只是普通同事關係,剛剛只不過是在詐你們之間的關係。」看到陳青雲面無表情的望向自己,朱透笑呵呵的說道。

陳青雲笑了笑,說道:「沒有關係。還不知道怎麼稱呼?」

「朱透,部隊醫院胃腸科的主治醫師。」

「豬頭?這個名字好怪啊!難道是你小時候腦袋很笨嗎?」陳青雲笑呵呵的問道。

朱透的臉色略微變了一下。

「呵呵,我也喜歡開玩笑。別介意!」陳青雲笑著說道。

睚眥必報,這就是陳青雲的性格。你跟俺裝逼,俺就讓你連逼都裝不了。有仇當場就報,他可不認為剛剛朱透是在開玩笑。

「還未敢問怎麼稱呼。」朱透主動伸出了手,眼睛眯成了一條小縫,笑容中帶著一絲陰險。

「陳青雲!」陳青雲倒是很配合的握住了對方的手。

在某些港台的電影當中,這個時候對方肯定會發力了。似乎朱透挺鍾情這種招數的,剛剛一上手,立刻就發力了。

陳青雲感到手上有很大的力道傳過來。倒是有點小小的意外,這傢伙力道倒是不小啊!可是,這麼點力道對於陳青雲來說,根本就不算回事。

你會捏,俺也會捏,俺還會比你捏得更狠!

陳青雲手上一用力,朱透的臉色立刻就變了。一向引以為豪的力氣在對方面前突然變成雞肋。這倒是沒有什麼,可是…………手真tmd痛啊!

不過在美女面前還不能喊痛,否則也太丟臉了。追了林若娘那麼長時間,一直保持著良好的形象,怎麼能夠輕易的損壞呢?

我忍,我忍,我再忍!

看著朱透臉都要變綠了,還擠出笑容。林若娘都有些不忍心了。心中暗自搖搖頭,朱透可真倒霉。你惹誰不好,偏偏惹到這煞星頭上。平日里在醫院作威作福,不把任何人放在眼中,這次碰到釘子了吧?揍你一頓都是輕的,搞不好就把你弄得傾家蕩產。

上次杜折興的事情可是讓林若娘記憶猶新。

「朱主任,我們一見如故,不如坐下來聊聊吧!」陳青雲緊握朱透的手,笑著說道,一點想要放開的意思都沒有。

朱透想將手先抽出來,可是連抽了兩下都沒有抽出來。無奈的看向林若娘,想找個借口跟林若娘說句話。可是,林若娘好像沒有看到兩人似的,低頭吃著牛排。

「親愛的,你怎麼還站在這裡,遇到朋友了嗎?」

聽到這個聲音,朱透淚流滿面,總算來救星了。 秦浩天的猜測其實並沒有錯。【】這一次殺天盟來的其實比秦浩天所猜測的還要快。歐陽菲雲和西門靈鳳並沒有回到殺天盟。而是採取了另外一種秦浩天所不知道的傳訊方式。所以殺天盟以秦浩天所未料想到的速度趕到了。這不單是讓秦浩天感到意外。就連天族的人也是措手不及了起來。所以才會放鬆對秦浩天的控制。

「不好,機關圖還在自己的身上。萬一殺天盟的人碰到了機關埋伏,那就麻煩了!」秦浩天的神色有些的凝重了起來。

好在秦浩天是和歐陽菲雲和西門靈鳳一起探查過路線的。所以倒還是比較熟悉他們應該會走什麼地方的。在這幾天,秦浩天也趁著時間,努力的研究過那機關圖了。對天族的人在火焰山脈這一帶埋藏的機關也做了透徹的研究。知道,在這一帶有大大小小的機關三百七十二處。如果真的發揮作用了。恐怕殺天盟的人還沒有碰到天族的人,就得喪失戰鬥力了。

秦浩天也在心裡想過,天族的人會不會在這幾天當中,把機關給改動過了。畢竟那圖紙已到了自己的手上了。當然,秦浩天很快就否定了自己的這個想法。這機關估計不大可能有所改動。畢竟這麼多的機關,單單安裝就得很長的一段時間。天族的人就算想要改動,估計也沒有這個時候。畢竟是幾百處。想到這,秦浩天的心裡也安心了。

秦浩天現在正向第一個機關處撲了過去,這第一個機關處是殺天盟通過火焰山脈后,第一處機關,也是最厲害的一處機關。即使是秦浩天這等實力,如果在完全沒有察覺的情況下,都容易吃大虧。所以秦浩天必須趕在殺天盟觸動機關之前。阻止他們。只是這一次殺天盟來的太快了,沒有給秦浩天留下太多的時間。

「哎!希望能來的及吧!」秦浩天在心裡暗自說著。其實秦浩天倒不太擔心別人。即使是歐陽菲雲和西門靈鳳兩女,即使是真的碰到機關,也應該能從容應付。畢竟她們的實力,是遠遠的在自己之上。秦浩天的心裡最為的擔心的還是梅紫凝。雖然秦浩天曾經勸阻過她,讓她不要參加這一次的行動,但秦浩天很清楚,梅紫凝估計是不會聽從自己的建議的。

秦浩天已將身法施展到了極限,在空中,只能勉強的看到一道模糊的影子一晃而過。

漸漸的,秦浩天發現,自己離那機關的第一道位置已非常近了。

「不好!」在離那第一道機關越近的時候。秦浩天悠然感到有人在行進的聲音。雖然殺天盟的人已將自己聲息控制的很低了,但是近千人行進,想要完全隱藏形跡,還是不大可能的。

「嗷!」秦浩天的腳一蹬,使出了「飄移術」整個人飛上了空中。

四名隱藏在山坡上控制機關的天族青年似乎也感到了秦浩天的動靜。臉色微微一變之下。其中一名青年連忙的拉動了手中的機關。

秦浩天在空中,已看到了那四名青年。「破玄刀」出現在了秦浩天的手中。對著那四名青年。秦浩天手中的破玄刀如離鉉之箭般的飛了出去。

帶著濃烈殺氣的破玄刀向那四名青年的身上狠狠的飛射了過去。

快、實在是太快了。雖然四名天族的青年早有了準備。但是面對無堅不摧的破玄刀他們仍然感到驚懍。

「啊!啊!啊!啊!」

四名青年手持著長刀,對著那破玄刀狠狠的劈了下去。

「當!」的一聲。那破玄刀似乎有靈性的一般,在破開了第一名青年的防禦、「撲哧!」的一聲,穿過了第一名青年的身體,緊接這,又穿過了第二名青年的身體。直到四人完全被結束性命。

在收回了破玄刀后嗎,秦浩天以最快的速度向那機關處趕了過去。秦浩天知道,自己雖然將四名操控機關的人找到了,但是機關最終還是發動了。

當秦浩天飛臨到殺天盟的上空時。眼前的一切,還是讓秦浩天不由的感到了一片心驚。

方圓百米的地面突然塌陷了下去。底下是深不見底的深淵。一絲絲黑色的青煙正從那深淵的底下往上冒。而殺天盟似乎有不少人掉了下去。一些比較幸運的人正抓住了邊緣,努力的往上爬。當秦浩天看到深淵邊上一個人影的時候。他當真臉都變了。那人不是別人,正是梅紫凝。歐陽菲雲似乎也發現了正往深淵下掉的梅紫凝,連忙的向她撲了過來。或許對別人,歐陽菲雲還不會這麼的在意。但是梅紫凝卻是秦浩天的朋友。如果梅紫凝在歐陽菲雲的身邊出了什麼問題的話。她將無法面對秦浩天。

是以,歐陽菲雲以最快的速度向深淵邊上的梅紫凝抓了下去。

可是梅紫凝就在這個瞬間,似乎因為深淵的震蕩,手再也支撐不住,向下掉了下去。

「不……」歐陽菲雲見梅紫凝掉下了深淵,臉色也不禁的一變。身上有些慘然。

歐陽菲雲無法想象,如果秦浩天回來,看到梅紫凝不在了,那會是如何的感覺。當然,這裡面也有很大的成分,是梅紫凝和她的感情也不錯。

歐陽菲雲展開了身法,撲到了深淵邊上。看著梅紫凝正在往下掉。雖然梅紫凝也努力的往上爬。但是這深淵的設計,主要對付的就是玄師期以下的修鍊者,邊上的壁口打磨的非常的光滑,沒有任何可以借力的地方。這一次殺天盟的規模雖然很大,但是實力最高的也只是歐陽菲雲和西門靈鳳兩個玄者期的修鍊者。玄師期修鍊者已經屬於很稀缺的超級高手了,不是那麼容易出現的。也只有玄師期的修鍊者擁有飛行的能力,可以無視這可怕的深淵。歐陽菲雲和西門靈鳳兩女雖然是玄者期的修鍊者,對這深淵也是有心無力。

西門靈鳳見狀,手中的白綾飛速的向著梅紫凝的所在卷了過去。可是西門靈鳳還是慢了一拍,白綾卷了一空。

西門靈鳳見狀,臉色微微的一變。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梅紫凝沒有救的時候。一道人影從空中飛了下去。這人當然不是別人,正是秦浩天。

「浩天,不要……」歐陽菲雲已看出了那飛下深淵的人,正是秦浩天。

歐陽菲雲知道這深淵的厲害,連她這玄者期的修鍊者都有心無力了。更不用說,秦浩天的實力還比她差上一籌。看著飛入深淵的秦浩天,歐陽菲雲愣住了。

「秦浩天,為了一個女人,連命都不要了么?」站在深淵邊上的西門靈鳳冷然的說。目光望著那深不見底的深淵,淡淡的說,

「你不懂,這也許就是愛情吧!能為了自己所愛的人,犧牲自己的一切,哪怕是生命,這才是海枯石爛、至情至性的愛……」歐陽菲雲喃喃的說。這一刻,她宛如丟了魂的一般。淚水從她的眼中奪眶而出。

「哦,你作為縹緲宮的嫡傳弟子,不是禁止和男人交往嗎?看你好像很懂的一般。你有愛過么?知道什麼是愛么?」西門靈鳳這話有些自言自語的感覺,似乎在問歐陽菲雲又似乎在問著自己。

歐陽菲雲想到了前世的最後一刻,秦浩天為了救自己。在面對海嘯時,奮不顧身的沖向了自己,直到和自己一起被海嘯吞沒。也許,這才是真正的愛吧!

當秦浩天看到掉下深淵的梅紫凝,那嚇的連心都要跳出來了。

雖然秦浩天也知道,自己這麼跟著跳下去,非常的危險。但縱然只有千萬分之一的機會,秦浩天都不會放棄的。

秦浩天看著那絲絲的毒煙正向上冒,雖然他不知道那毒煙是什麼。但是看著其他向下掉的群豪,原本活生生的人,在被那毒煙吞沒后,不到頃刻間,就成了一堆的白骨。看著梅紫凝即將被那毒煙吞沒。秦浩天不知道哪裡來的力量。速度硬生生的提高了幾分。在最關鍵的時候,抓住了梅紫凝的手。

梅紫凝原本以為這一次自己在劫難逃了。在最後的那一瞬間,她想了很多很多,有父親、母親。更多的,居然是秦浩天那懶洋洋的笑容。這一次參加殺天盟,梅紫凝為的自然是秦浩天。雖然面對這突如其來的厄運,但是梅紫凝在這最後一刻也沒有後悔過,把這一切歸咎於自己的命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