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回頭看著雲朵撅著一張嘴,似乎有些不高興的樣子,他繼續道,「當然還有雲鶴山莊,我們一定會奪回來的,不管他們和黑冥殿究竟有什麼勾結。」

雲朵聽到闕無這麼說,高興地點了點頭,「嗯!闕無哥哥你最好了!」

說著她抱著闕無的脖子,吧唧一口直接親在了闕無的臉上。

「闕無!你在對雲朵做什麼!」雲閑一進來就看到雲朵竟然抱著闕無的脖子一口親了上去,這頓時火冒三丈。

闕無,「……」

他趕緊伸手推開雲朵,「冤枉啊,我什麼都沒有做!」

雲朵雖然被闕無推開,但是心中確實喜滋滋的,她直接抱著闕無的腰,回頭對著雲閑說道,「三哥,闕無哥哥人很好,我喜歡他,等我及笄了我就要嫁給他!」

「胡鬧!」雲閑當下就斥責出聲,「你一個女兒家不要和男人這麼近!三哥都和你說了多少次了,這……」

「男女授受不清!我知道我知道!但是闕無哥哥以後一定會是雲朵的未婚夫!」

闕無一臉茫然,他拚命地搖頭,表示這件事情和他一點點關係都沒有。

什麼未婚夫,什麼喜歡。

看到雲朵又湊了上來,那嬌小的紅唇讓他當即蒙圈,他趕緊伸手推開雲朵,「雲朵!」

雲朵又急又氣,「你推開我最做什麼!我喜歡你是你的福氣,你!」

「不要這個福氣!」闕無趕緊搖頭。

「你有喜歡的人了?」雲朵直接問道。

「沒有。」闕無再次搖頭,但是趕緊說道,「那是兩回事!」

「怎麼回事兩回事!這明明就是一回事!」雲朵不管闕無的逃避,「你等我五年,等我及笄了,我就可以嫁給你了!」

闕無求救似的看著雲閑,雲先趕緊轉過頭,當做什麼都不知道,他這個妹妹他也是管不住了。

「額……這種事情反正雲朵還小,等爹娘來了再說吧。」

雲朵聽到雲閑這麼說,高興地摟著闕無的手臂,「闕無哥哥,反正你也沒有喜歡的人,被我喜歡你可是賺了。」

「不見得……」

「你沒看到姐姐都把你留下來,讓你照顧我了嗎?」

闕無目瞪口呆地看著雲朵,「你……別亂說。」

但是他為什麼想到了小晞子離開的時候似笑非笑的表情。

她難道不是看重他開拓市場的能力,是讓他留在這裡陪雲朵的?!

「當然是了!姐姐那麼聰明的人,怎麼會有你這麼笨的朋友,不過你笨雖然笨,但是你夠義氣,我喜歡!」

十歲的雲朵,大膽的表達了自己對闕無的喜歡。

而闕無就真的懵逼地看著雲朵。

隨後闕無被嚇得逃跑了……

他一個十九來歲的少年,和一個十歲的小丫頭片子,他可沒有興趣老牛吃嫩草!

於是闕無卷著鋪蓋,連同幫夜若晞開闢市場都給忘了,直接開溜了。

與其現在開闢市場,還不如研發一堆的美容護膚品,等到夜若晞回來的時候,一舉震驚整個火雀大陸!

當雲朵發現闕無不見的時候,急得都要哭了。

「三哥!你說他怎麼那麼壞,我難道不漂亮嗎?!」

「你很可愛……」雲閑老實回答,畢竟十歲的小丫頭片子還是和可愛沾邊。

………………

而此時修羅界城中。

沉修身上散發著黑氣,一雙陰鷙的雙眸落在五大尊者的身上。

「婆娑去了鳳炎城?」

「是大人,聽聞肖老頭在鳳炎城,所以婆娑便去了。」

「她還有心思去管這個肖老頭,找到人了嗎?」

「十二戰將餘孽已經全部關入死牢,靜候發落。」

「鳳溪呢。」

聽到沉修低沉的聲音,但是五大尊者齊齊跪了下去,「最近修羅城各大勢力都被不明勢力摧毀,似乎是當年的離夜。」

「離夜來了,那說明鳳溪就在此處,給我去找!找到離夜就是找到鳳溪!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是!」

大尊者上前道,「大人已經是虛空境中階,這離夜怎麼可能會是的人的對手?只要將這修羅戰將的精神力全部吸收,相信大人很快就會晉陞到主神境。」

沉修看著大尊者,臉上凈是得意的表情,「那是自然,這修羅界必定是我的天下,就是這神族! 萌寶甜妻,冰山總裁寵上天 我也要讓他們灰飛煙滅!」

沉修說完之時,卻沒有看到大尊者臉上一閃而過的嘲諷。

「你們都下去,有鳳溪和離夜的下落,立刻通知。」

「是,大人。」

大尊者看了一眼沉修,這才離開大殿。

他回到自己的住處,一個妖嬈的女子即刻迎了上來,「怎麼今天心情似乎很好。」

「他們兩個都在修羅城,就看這個沉修能不能辦成事了。」

「那女人現在的實力肯定不如從前,更何況她從前都不是你的對手,離夜又總是不顧自身安危護著那個女人,剷除他們兩個這麼簡單的事情,沉修還辦不到嗎?」

「你我在這裡都不能出手,如果沉修不行,修羅界盤踞千年,也沒有意義了。」 這段時間,得到夜若晞的同意,琉茉一直在炎月內照顧玉清,畢竟她的身份也有些特殊,夜若晞也生怕她等在外面最終會遇到危險。

玉清睜開雙眼,對上琉茉焦慮的雙眸,再看了看四周,眼眸之中閃過一絲疑惑。

「怎麼回事?」

他看到了站在那裡,目光冷然的男子,全身上下都散發著讓人害怕的氣息。

但是他能夠看出來,他和眼前的姑娘是一起的。

他最後將目光落在了夜若晞的身上,「我記得你,你是在林中碰到的姑娘。」

「玉清哥哥,是她救了你,救了我們,你不知道這個鳳炎城是多麼恐怖的地方,你們一進來就跟死了一樣,如果不是她,我們就都死了。」

「你不是一定要送琉茉去修羅城嗎?現在正好有一個機會,一起去修羅城。」

「你……」玉清一臉茫然的看著夜若晞,臉上清清淡淡的,讓人看不出情緒。

「玉清哥哥,若晞都知道了,跟著若晞我們一定能夠去修羅城,到時候師父的意思肯定就知道了。」

「你之前好像很不喜歡她。」玉清似是猶豫的說到。

聽到玉清這麼說,琉茉臉上一陣燥熱,「那是以前,若晞對我很好,嗯!很好!我還喜歡早早和晚晚,對了對了,她是夜若晞,那是她的夫君。」

夜若晞不由得的笑出了聲,「你到底是喜歡我還是我那兩個孩子?」

「都喜歡。」琉茉真誠的說著,她一開始確實討厭夜若晞,畢竟玉清哥哥一直看著這位姑娘,她那麼喜歡玉清哥哥,她不希望玉清哥哥被人給搶走了。

「你就不要給我戴高帽子了,既然都醒了,和他們解釋清楚的事情都交給,能做到嗎?」

「能!你放心,你讓我做的事情我一定都能夠做好。」琉茉臉上露出笑容,她對夜若晞是真的喜歡。

「好,那我先出去,這裡面有一些吃的,你照顧好他們。」

夜若晞依舊將他們留在了炎月內,畢竟這麼多人突然重新回到天炎城,那是真的打草驚蛇。

夜若晞回頭看著南羽離,「夜,我們出去,這兩天耗在這裡,他們怕是著急了。」

「好。」南羽離已經收斂了氣息,「出去。」

他朝著夜若晞伸出手,夜若晞也將手伸了過去。

這一握,雖然不過短短一年,卻牽絆著前世今生。

只是夜若晞和南羽離才剛從炎月出來,這司馬傾就迎了上來。

原本覺得司馬傾是來歡迎他們的,去不想司馬傾直接開口說道,「出事了。」

夜若晞眸色一沉,「怎麼回事?」

「城中很多女子失蹤。」

「失蹤?怎麼回事?」

「我今天去城裡轉了一圈,很多戶人家的女兒都失蹤了,都是女子,都是十五歲,而且還有一個共同點。」

「都是三月初七生辰。」

夜若晞的眸色微沉。

她的生辰也是三月初七,有沒有這麼巧合?

南羽離也明白了,他緊緊握著夜若晞的手,隨後說道,「沒事,不用擔心。」

「怎麼了嗎?」司馬傾有一點不明所以。

「我的生辰也是三月初七。」夜若晞沉聲說道。

司馬傾微微一愣,就是剛剛走進來的上官宇楓眸色也不由得沉重了。

「小主子,已經重新確定過,確實都是三月初七所生的女子,城中一共十九人,這幾天接二連三開始不見。」

「你們繼續查,總會有一點蛛絲馬跡,如果是一個人消失的無影無蹤那或許有可能,畢竟是這麼多人,消失的時候總不會這麼的無影無蹤。」

「好,我繼續查。」

上官宇楓沉思片刻說道,「或許這件事情和上官慶成有關。」

「嗯?」夜若晞看向上官宇楓。

「很久之前,我看到沉修的一位尊者來過。」

「很久之前?」

「我五歲的時候。」

「看來沉修也不是吃素的,知道這個六城肯定要全部掌控在他的手中。」

「你也去找找看線索,至少不能讓這些女子出事。」

「是小主子。」

等到上官宇楓離開,夜若晞才嘆了一口氣,「這是不是我的禍?」

「不是。」南羽離知道她在想些什麼,「這是沉修不知足,如果他管理好修羅界,也不會發生這麼多的事情。」

夜若晞看向南羽離,他確實知道她究竟在想什麼。

「雖然有生死之仇,但那畢竟都是前世的事情,只是看到雲羅大陸來了這麼多人,最後都被沉修害死,生城、死城、修羅城,整個修羅界似乎只剩下至高無上的權利,再也沒有一絲人情味。」

「那就奪回來。」

「可是我打不過。」夜若晞眼巴巴地看著南羽離,沒看到她的實力比較菜嗎?

南羽離挑挑眉,隨即說道,「還有本帝。」

「噗嗤……是,還有夜帝大大給我當靠山。」

早早看到南羽離的時候還是一臉的彆扭,但是經過白仙兒的事情之後,早早明顯會偷偷地對南羽離露出崇拜的眼神。

夜若晞一看就知道那是兒子看父親的時候才會露出來的眼神。

南羽離也沒有多傲嬌,怎麼這個兒子就這麼傲嬌呢?

而此時在城主府中的密室之中,上官慶成看著眼前這些被抓來的十九歲的女子,對著旁邊的死士說道,「確定過了?還有沒有遺漏?」

「稟告城主,城中所有三月初七所生的十五歲女子已經全部在這。」

那些被綁來的少女,眼中露出驚恐的神色,她們蜷縮在一起。

「城主,我們……我們究竟做錯了什麼……」

她們抽抽噎噎地說著,真的不明白自己究竟做錯了什麼。

上官慶成看著她們,眼中沒有絲毫的同情。

「全部殺了。」

「是!」

「不!不要!」

「城主我們究竟做錯了什麼,你不能這麼對我們,我們究竟做錯了什麼!」

「爹……嗚嗚嗚……娘……」

還有一月她們就要十六,但是今天卻要死在這裡。

然而上官慶成只是冷漠得說道,「要怪就只能怪你們是三月初七所生。」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