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處於低階靈師的時候,可以隨意越階擊殺比他高出一大階的靈將級別,但想要與靈王境強者較量還遠遠不夠,靈力等階一旦達到靈王境,那自身實力完全可以說是有了飛一般質的改變了。

靈王境的存在,已經開始隱隱約約觸碰到某些淺薄的道法規則了,雖然那些道法規則極其殘缺極其淺薄,但依舊算是一種極其特殊的境遇。

所以凜夜準備借用影煊的身體,行使自己的力量,來絞殺隱藏在卡羅城之中的那幾隻極其令人討厭的骯髒老鼠。

而且他在擊殺剿滅那些傢伙之時不會做任何的隱藏,會極其的高調,他要以影煊這副靈力外溢、等級波動只有中階靈師5級、看似弱小的身體,在抬手之間隨意捏死那些在這卡羅城中被無數人供若神明般的存在。

凜夜就是為了讓卡羅城中的所有人,無論是普通人類還是強大靈修者、或者是四處遊盪漂泊的商販以及傭兵遊俠都清楚知曉影煊這樣一個人存在,讓他們錄下影煊在他控制下出手過程中一切細節的影像,傳播四處,這樣以後影煊無論走到何處都不用他出手擺平一些完全沒有必要卻總是接踵而至的小麻煩了。

要知道,那些無論大小反派總是一股勁跳到主角面前,故意顯露出一副極其欠揍神情,讓主角不得不出手對其一番胖揍打臉的俗套橋段,凜夜可是沒有任何興趣,影煊也沒有絲毫的興趣。

在凜夜看來影煊就是這個世界的主角,所以凜夜為了替他著想,讓那些經典橋段中的傻B反派不要再一個個不厭其煩地跳到影煊眼前,惹人心煩,讓影煊勞心、他費力進行一番日常打臉裝逼,所以還是一次性清楚表明的好。

這逼一次性就裝完,而且他還要幫影煊裝一個史無前例的大B,徹底驚呆那些此時或是將來可能對影煊起壞心思,想要找他麻煩的各種反派嘍啰。

畢竟這樣一來,不僅可以為影煊現在以及將來做到最極致的便利,就連他也是會輕鬆無比。

Hier klicken! 要知道他隱藏在影煊體內被某些存在發現的機率極其渺茫,可一旦離開影煊體內到外面使用自己的力量,就有一定幾率會暴露自己的存在,但控制影煊來行使自己的力量卻沒有絲毫這方面的擔憂。

因為某些因素,他無法做到隨心隨地、無時無刻去控制支配影煊身體,同樣他也沒有辦法長時間去控制支配影煊的身體,最長不能超過兩小時。

因為他說到底不過只是一縷殘魂,雖然現在融合到了影煊主魂中作為他的一部分而存在著,卻無法長時間代替影煊主魂完全支配控制影煊主體,畢竟不是這具身體真正的主人。

影煊牽著瀾夜的小手,很快就走到了商場大門口了,門口站著兩個身穿好似迎客員服飾的年輕女孩,一個短髮、一個長發,看上去還算是漂亮,她們見到影煊牽著瀾夜想要走進商場之內,眸光一動連忙走上前去,微微抬手一攔。

兩個身穿迎客員制服的年輕女孩,上前抬手攔住了影煊和他牽著小手緊緊跟在身旁的瀾夜,其中那位長發女迎客員,極其熟練地顯露出一副標準卻沒有任何親近之意的禮儀式微笑,柔聲說道:「您好,如果沒有輝夜之星專屬會員卡,我們是概不接待的。」。

PS:一更奉上

『未完…待續……』 「輝夜…之星?」

聽到這女迎客員這麼一說,影煊這才想起自己剛剛似乎一直都是在注意著巨型商場的宏偉外觀了,還真一直沒有去留意這大商場到底叫什麼名字。

原來…叫輝夜之星啊!別說這個名字還真挺好聽。

「那——如何辦理這裡的專屬會員卡呢?」

影煊聲音極其淡漠地反問到。

「抱歉,我們輝夜之星專屬會員卡,我們主人會根據客戶身份親自簽發,並且派人親自送到符合要求的客戶手中的,所以——」

說到這見影煊絲毫沒有想要離開的意思,女迎客員不禁抬眼又看了看影煊,不過因為影煊這個面目都被兜帽蓋沿遮擋的很是嚴實,所以她並不能看清此時影煊聽了自己一番勸說之後到底流露出什麼表情,但她言語之中已然中的趕人意識已然說的很委婉了。

「呃……如果您手中並沒有收到我們送到的專屬會員卡,那則表面…您並不是我們輝夜之星的客人。」

見影煊站著一動不動,依舊沒有任何轉身離開的意思,另一位女接客員強忍著再次勸說到。

「可是我有錢啊。」

影煊依舊裝作沒有聽懂的模樣,絲毫沒有理會兩個女接客員臉上已然顯露出的那副不耐煩的神情再次說到。

「我們說了這麼多,難道你還聽不明白嗎?」

「輝夜之星不是你有錢就可以進來的,這裡如果沒有我們主人專門發送的專屬會員卡,你再怎麼有錢也不準踏入半步!」

見影煊一副胡攪蠻纏的樣子,原本笑臉相待的兩個女迎客員也不禁滿是惱怒地聲音尖銳叫囂到。

「諾亞哥哥,我們還是去別的店吧。」

緊緊貼在影煊身旁的瀾夜,見到兩個女迎客員突然顯露出如此一副兇狠神情,不禁也感到害怕地輕輕一拉影煊的手,悄聲說到。

「呵,再說就你這樣,身旁帶著的小鬼也不知在哪個難民窟撿來的,穿的那麼髒兮兮的,也好意思說自己有錢。」

「對啊,這麼臟這麼臭的下賤者,也敢妄想進入我們這輝夜之星?」

「呵呵呵呵——簡直是痴人說夢!」

就在影煊也懶得再與這兩個女接客員繼續理論,轉身想要應聲帶著瀾夜離開這先到別處去時,身後那兩個女接客員傳來的輕蔑嘲笑話語聲,瞬間傳入了影煊以及瀾夜的耳中。

影煊眼光頓時就變得極度陰冷了,因為他緊緊抓著小傢伙的手,分明清晰感覺到了從瀾夜身體上傳遞而來的輕微一顫。

「你們——剛剛說什麼?」

影煊身周猛地爆發開來一股淡紫色『氣』旋,吹捲起他身上披著的長袍,向兩個女接客員身遭迅速蔓延包圍而去,這是影煊自身獨特的靈力波動氣旋。

「臭小子,呵呵,別以為你是中階靈師,我們就怕你了!」

「實話告訴你,我們姐妹倆可都是中階靈將!」

「看你年紀輕輕就能達到如此成就,大小也算是個天才,可不要讓我們兩個殘忍讓你這個天才半途隕落哦~」

「呵呵,我們可是最討厭像你這樣的所謂天才了!」

見影煊突兀地釋放出自己體內的靈力氣旋,向自己兩人包圍席捲而來,兩個女接客員卻並沒有顯露出絲毫的驚慌神情,反而極為鎮定地繼續傲聲叫囂到。

一番傲然叫囂之後,她們也瞬間身形輕微一抖,釋放出自己體內的靈力氣旋,迅速就向著影煊快速威壓包圍而去了。

影煊見此連忙伸手將身旁的小蘿莉瀾夜緊緊摟在了懷中保護了起來,不過一時間那席捲包圍而來的兩股淡白靈力氣旋的波動,的確讓影煊感很是強大。

她們顯然也可以看清影煊的骨齡,但卻並沒有一點一絲因為影煊如此年少就能達到如此成就而心生畏懼,要不然也不會如此毫無顧忌地向影煊釋放自己的威壓了。

因為她們清楚知道影煊並不是卡羅城中任何一方大勢力的人,而且輝夜之星也就是她們身後的主人,不說在這卡羅城中身份地位超凡,聽說就是靈荒之外的某塊不知名的大陸之上,也和其中一個超然勢力有著密切關係。

一直以來輝夜之星在卡羅城顯露出的實力都算是位於末尾的,而且輝夜之星的主人也並沒有摻雜到卡羅城中各個勢力的權利鬥爭之中,但城中卻並沒有任何一個大勢力就因此敢小瞧於輝夜之星,都對輝夜之星的主人以禮相待。

「中階…靈將?」

聽到兩個女迎客員如此傲然自報實力的影煊,不覺也顯露出了驚容,不過因為整張臉都隱藏於兜帽蓋沿之後,所以並沒有讓身前傲然挺立的兩個女迎客員察覺絲毫。

影煊是真的被驚嚇了,他本以為兩個看門的女接客員即使不是普通人類,實力也絕不可能達到靈師級別吧?

現在居然自報實力說是中階靈將級別,影煊一時間感覺著那兩股交織一起、朝自己席捲包圍的白色靈力氣旋,估摸著就算是沒有達到中階靈將的強度,也應該有低階靈將巔峰的強度了。

「的確是兩個中階靈將,而且都已經達到6級了,不過、呵呵——」

「都是靠著劣質的定力丹強行突破到中階靈將的而已。」

體內突兀傳來的凜夜聲音,讓影煊聽了頓時感到一陣疑惑不解,他連忙無聲好奇地向凜夜詢問道:「你說的定力丹,那是什麼?」

「所謂定力丹乃是一種在短暫時間內快速提升使用者實力的特殊丹藥,也算是一種禁藥了。」

「使用的靈修者可以在短時間內接連突破,而最終能突破到的具體等階也全看所服用的定力丹具體品階如何,以及服用者自身潛力如何。」

「不過無論品階如何完美的定力丹,一旦服用后,靈力最終所突破到的等階,也就是服用者這一生靈力等階能達到最後終點了。」

「這表明即使服用者原本有生之年可能憑藉著正常修鍊達到靈王境,可因為服用定力丹后一時間迅速突破到高階靈將巔峰,那他實力只可能下跌,靈力等階一輩子將不可能有絲毫的進步。」

說到這凜夜嘴角不禁顯露出一絲極其戲謔的淡笑,接著向影煊說道:「這兩個女人服用的只不過是算是煉製失敗的品階極其劣質的定力丹而已,不過我倒是對她們口中所說的那位主人有些感興趣了。」

「不知他又是從何處得到這定力丹,或者是得到定力丹的丹方的。」

「臭小子?怎麼不說話了?」

「呵呵呵呵——難道是怕了嗎?」

見影煊在自己的那股靈力氣旋的威壓下,雖然站立的身形依舊無比挺拔,但卻一直沒有出聲說話,兩個女迎客員不禁變本加厲地繼續嘲諷叫囂到。

「既然你對她們身後的主人感興趣,那我就幫你將他引出來吧!」

影煊隱藏在兜帽蓋沿后的雙眼極其冷漠地輕瞥了一下依舊在他面前不斷嘲諷叫囂的兩個女接客員,餘光又微微一望身旁或許因為兩方對峙已有一段時間而圍攏而來看熱鬧的人群,無聲對體內的凜夜說到。

「也好,這兩個小嘍啰就交給你了,一會她們身後之人忍不住跳出來我再出手,不過——」

「你可不能因為她們倆都是女人就捨不得下手啊!哈哈哈哈!」

猝不及防聽了體內凜夜這一番極其戲謔的調侃,影煊不禁滿是無奈地翻了翻白眼。

「這種目中無人、脾氣暴躁的老女人,誰會喜歡啊!」

影煊這一句話並不是無聲向體內凜夜傳遞的,反而是語氣極為淡然隨意地說出了口。

「我艹!小兄弟——有點生猛啊!」

「可不咋的,不但敢跑到輝夜之星大門口撒野,還對門口的兩位迎客員說出這樣一番話,不得不說絕對是個狠人!」

「雖說是狠人,不過膽敢在輝夜之星大門口撒野,還出言辱罵那兩位迎客員,估計小命難保嘍!」

「對啊,人家輝夜之星多牛逼啊,看門的都是兩位中階靈將的存在!」

……

一時間圍在四周準備看熱鬧的人群不斷興趣盎然地悄聲議論著影煊以及那兩位女迎客員,顯然在他們眼中膽敢在輝夜之星大門口找事的影煊,接下來肯定要倒大霉了。

……

「老師,叔叔他明明在分別的時候說讓我們前來卡羅城等他的,可這都快過去半個月了,卻一直都沒有收到他傳來什麼訊息啊!你說——」

「我叔叔他不是出什麼事了啊?」

卡羅城的馬路旁,兩個身披紫色長袍的女孩正並肩緩慢向前走著,其中身形看上去略微瘦弱矮小一些的女孩,面部大部分都被白色繃帶緊緊纏繞裹住了,只顯露出一雙淡紫色的明亮眼眸,她滿是擔憂地輕聲向身旁被她叫做老師的年輕女子詢問到。

「不用擔心,萊恩那傢伙已經帶人四處搜尋將軍的訊息了,而且將軍實力本就達到高階靈王境巔峰,手中又有秘寶,絕不可能有事的。」

同樣一身紫色衣袍,但身材相較之下略顯高挑豐滿的年輕女子,望了望四周,然後低聲說到。。

PS:一更奉上

『未完…待續……』 「希望叔叔他能沒事吧。」

見老師如此安慰自己,女孩也不禁輕輕點頭說到。

她們倆人正是與影煊在暗之森林相遇並且有了一段交集的紫鴛以及花顏,因為某些原因她們這段時間一直都在卡羅城中。

「誒?老師,那邊是怎麼回事啊?」

就在倆人正繼續往前走著的過程中,花顏卻是突然被不遠處那緊緊圍攏的人群以及不斷的嘈雜聲給吸引注意力了。

「那來是輝夜之星啊!難道有誰敢在輝夜之星的大門口鬧事嗎?」

花顏一邊繼續抬眼往那邊看著,一邊語氣滿是好奇地猜測到。

「老師!要不——我們也去看看吧?」

說到這裡,花顏眸光不禁滿是期待地望向身旁從始至終目光緊緊注視著不遠處人群的紫鴛,她沒有任何言語,只是眼神變得越來越複雜凝重了。

她似乎隱隱約約從緊緊包圍的人群之中,感受到一絲極其熟悉的能量氣息,好像是他……

「走。」

就在花顏想要再開口詢問的時候,紫鴛卻是身形一動已經快速朝著不遠處越圍越多的人群走去了。

「老師,等等我啊!」

花顏見此先是略微一愣,隨後連忙快步跟了上去。

……

「來,你們兩個,一起上。」

影煊先是輕輕一撫滿臉緊張擔憂望著自己的瀾夜,伸手將其推到自己身後,接下來體內的凜夜會暗中保護好她的,這點影煊絲毫不擔心。

然後影煊輕瞥一眼,抬手沖著身前不遠處那兩個已經滿臉氣憤隱隱有出手之勢的女迎客員輕輕一勾食指,這番行為舉止充滿了極度的挑釁以及輕蔑,讓圍觀的眾人不禁又開始交頭接耳、議論紛紛了起來。

「小子,受死!」

兩個女迎客員顯然也被影煊這一番毫不留情的挑釁給徹底激怒了,身形一閃頓時搖曳出兩道白色光弧,就迅速朝著影煊快速飛襲而來了。

兩人在極速朝著影煊飛身襲去的過程中,隨著手中輕輕一晃青色亮光乍起,頓時各自將武器化形顯現了出來,是兩把青色細劍,在她們身影距離影煊極近之時,迅速化作兩道青光劃開沿途所阻空氣,分別朝著影煊喉嚨以及心口快速突刺而來。

面對兩把從不同方位卻都是朝著自己要害之處狠狠刺襲而來的青色細劍,影煊兜帽蓋沿后的雙眼寒光一閃,就在兩把細劍劍尖即將刺到自己的那一刻,影煊借著幻影·極光的超高移動速度身形只是輕輕一動,而那兩把原本分別刺向他喉嚨和心口的青色細劍居然頓時刺空了。

「這……」

就在兩個女迎客員對此顯露出滿臉震驚,見到極速向自己靠近的影煊身影而迅速想要抬起手,施展各自的靈決進行抵抗的瞬間,只聽一聲刀刃出鞘的迅疾清脆聲響,緊接著恍惚之間好像看見無數道刀光在一秒之內同時在自己眼前迅速搖曳切開一般。

「呼——咔嚓!」

一陣極其迅捷的刀光搖曳,只見四周的空氣一瞬間居然都在這陣刀光搖曳揮砍之中,發出了猶如金屬被強烈切割的清脆聲響。

而滿臉驚慌不已的兩個女迎客員身上的衣物早已隨著空氣之中無數道刀光的消隱,迅速拉開了許多道極其細長的刀痕,並且從那些刀痕之中已然逐漸滲透出些許緋紅液體。

「砰——叮叮!」

在滿臉驚恐之中兩個女迎客員瞬間發現自己手中原本緊緊握著的那把完整無缺的青色細劍,此時居然瞬間隨著那道清脆怪異的響聲,頃刻破碎成無數殘片了,青色細劍稀碎的金屬殘片一塊塊散落在地面,又發出一陣極為清脆悅耳的響動。

四周從始至終都在圍觀的人群不禁都一臉驚恐不已地睜大了雙眼,莫名沉寂了許久人群之中才終於又響起了摻雜的低聲細語。

「我剛剛…沒看錯吧?」

「那小子什麼時候手裡多了一把銀色短刀啊?是武器化形?」

「不是武器化形,看他腰間懸挂的刀鞘,剛剛你們難道沒有聽到一聲突然乍起的刀刃出鞘聲響嗎?」

「可…我雖然隱約聽到是有那麼一聲刀劍出鞘聲,可隨後眼前突然亮起的無數道銀色光弧是怎麼回事?」

「應該是…那現在揮砍短刀過程中顯現的光弧吧?」

「好快的刀啊——剛剛那陣刀光乍起的瞬間,我明明都沒看的太清楚,而且距離我還那麼遠,我居然也在不覺之中迅速用手捂住了脖子!」

「實在是太可怕了!」

……

影煊在一秒鐘之中,抬手讓空氣之中搖曳出無數道刀光,可以說是頓時驚艷了現場所有人一臉。

圍觀的不全都是普通靈修者,還有許多靈力等階比影煊高出不少或是高上許多的靈修者,他們原本只是想停下來稍微看一眼。

畢竟不是什麼熱鬧他們都有興趣湊的,可影煊一秒之中所揮砍出的刀光到底有多少道,就連他們之中許多人都沒有真實看清,這不禁讓他們駐足觀望,對影煊生起了極大的興趣。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