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是這條消息的確太突然了,以至於通知出來以後,並沒有馬上出現預想的火爆場面。這個消息在京城大約沉澱大約半天的光景,媒體才紛紛開始轉載,隨著報道這一消息的媒體越來越多,這條新聞才被越來越多的人知道,然後迅速的變得火爆。顯然,張青雲的這次履新是有非凡意義的,當天晚上的央視新聞聯播赫然都播了這條消息。

張青雲接到調令后第一時間到商務部開始交接工作,他和魏宋平談了幾個小時后出來,起初還沒覺得啥。但是很快,他的三部手機的電話、簡訊,網上的電子郵箱都有爆的趨勢。

這次通過各種方式向他表示祝賀的人比他以前任何一次履新都多,一省之長,他今年39周歲,這又是共和國的一個新紀錄。

張青雲也通過這次履新正式向世人宣布了他正式踏入了共和國政壇最中心的那個圈子了,數千萬人的父母官,掌控的面積數十萬平方公里,不誇張的說,這便是一方諸侯的實力了。

當然,在某種意義上說這僅僅只是一個新的開始。張青雲的政治生涯將從這個位置開始轉折,開始了新的篇章,他能夠走多遠,很多人都拭目以待

而對張青雲來說,他目前最重要的事情便是要著力的解決江南的問題,正如梁副主席所說,江南的事情是一個試金石,他要想走得更遠,必須先趟過這一關。 當葉若夫在革命軍事委員會將穆拉洛夫一頓胖揍的同時,在位於博克羅夫卡大街的復活大教堂,以季諾維也夫為首的布爾什維克談判代表和以魯德涅夫為首的前政府談判代表終於坐在了一起。

「格里高利先生,您是否已經履行了之前做出的承諾!」魯德涅夫開門見山的問道,「是否已經準備在政府的強大軍事壓力下,將你們非法佔據的郵電、電話總局、市政廳以及其他相關場所交還給莫斯科市政府!」

季諾維也夫緩緩的點點頭,但是口中卻說道:「市長閣下,我必須糾正您的錯誤,首先我們不是非法佔據,我們是應莫斯科居民的要求用特殊的手段表達他們的呼聲,其次,不是我們被迫將上述場所交還給莫斯科市政府,而是我們本著和平解決當前問題的誠意,主動的放棄上述場所。這有著本質的不同!」

魯德涅夫撇了撇嘴,滿不在乎的說道:「我看不出有什麼不同!反正不管是你們主動放棄也好,還是被迫移交也好,這些場所遲早要回到政府手中!」

季諾維也夫看了他一眼,心中不滿是肯定的,剛才那一輪交鋒中,雙方都想佔據主動,都想用粉飾的手段讓自己這邊的形象變得更加的高大。

不過這些都只是枝梢末節的事情,如果在這種小結上過於的糾纏,接下來的談判根本就無法進行。而且季諾維也夫覺得自己這邊本來就沒有什麼優勢可言,退一步只是遲早的事情。

所以他乾脆懶得在這一點上糾纏,直接向身邊的烏西葉維奇問道:「撤軍的命令已經下達了嗎?」

「已經下達了!」烏西葉維奇毫不猶豫的說道。「市政廳以及其他方向的部隊已經明確將執行命令。但是……」

季諾維也夫焦躁道:「但是什麼?」

「但是郵電和電話總局那邊出了點小問題。」烏西葉維奇磕磕巴巴的說道,「皮亞尼茨基拒絕執行命令!」

「什麼!」季諾維也夫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領,瞪著他問道:「他為什麼不執行命令?沒有告訴他,安德烈.彼得洛維奇已經同意了嗎?」

烏西葉維奇苦笑道:「皮亞尼茨基是個死腦筋,他表示要親自跟安德烈.彼得洛維奇通話,要親自確認!」

「嘖!」

季諾維也夫無可奈何的搖了搖頭,他確實沒有想到皮亞尼茨基會這麼死硬,竟然要求向某人親自確認這個命令。雖說穆拉洛夫已經打電話通報了誘捕了某人的好消息。但是誘捕某人是一回事,讓某人肯合作那是另外一回事。

大餅臉100%可以肯定,某人是絕對不會跟他合作的,指望讓他說服皮亞尼茨基,那簡直是痴人說夢。

「真是該死!」他小聲的咒罵了一句。

「出了什麼事?」談判桌另一頭的魯德涅夫一直在注意季諾維也夫的表情,剛才大餅臉勃然變色的樣子全部落在了他眼中,對此他充滿了警惕,「難道,你們又準備毀約了?!」

魯德涅夫的話是帶著質問的口氣,雖然這種口吻讓季諾維也夫很不爽。但是眼下確實是他這邊掉了鏈子,只得和顏悅色的說道:「當然不是!我們對談判是十分有誠意的!」

其實那邊的魯德涅夫一顆心也懸在半空中。跟季諾維也夫一樣,他的絕大部分希望也全部放在了談判上,如果談不攏,那真是白忙活了。季諾維也夫做出了保證,這多少讓他鬆了口氣。

可惜,魯德涅夫完全沒有想到,季諾維也夫會玩一個大喘氣,剛剛給他吃一粒定心丸,緊接著就爆了一個猛料:「但是,現在出現了一個小小的問題。根據我們剛才得到的消息,郵電和電話總局被一小撮無組織無紀律的暴民所佔據了,他們決絕服從指揮……」

季諾維也夫都有些佩服自己了,竟然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想出這麼好的借口,給不服從命令的皮亞尼茨基扣上暴民的帽子,間接的表示不是我不遵守協議,而是一小部分暴民不合作。

魯德涅夫當然知道所謂的暴民是什麼,自然不會被季諾維也夫臨時順手找出來的遮羞布給糊弄,他勃然大怒道:「不要跟我玩文字遊戲,格里高利先生,你這是準備玩花樣是吧!」

季諾維也夫小心的賠禮道歉,「對此我們也十分遺憾,但是這一小撮暴民確實不受我們控制!我們可以保證,這一小撮暴民和我們沒有任何關係!」

「我十分懷疑這一點!」魯德涅夫拍著桌子咆哮道。

「我很遺憾!」季諾維也夫再一次鞠躬道歉,「我可以保證,這絕對只是一小撮暴民的無政府主義行為,他們的人數相當的少……」說到這,他看了烏西耶維奇一眼,小聲問道:「皮亞尼茨基還有多少人?」

「最多只有一兩百人!」

一兩百人?聽到這個數字之後,魯德涅夫沒有那麼生氣了,如果郵電和電話總局裡的布爾什維克只有這麼一點兒人馬,那確實不是什麼大問題,只要隨便派出一支部隊去往消滅他們就行了。犯不著為了這麼一點兒小事讓談判陷入僵局。

雖然,魯德涅夫準備原諒季諾維也夫了,但是他並沒有忘記利用這個機會為自己多增加一點兒砝碼,「你的意思是,讓我們的部隊去消滅這些暴民?」他問道。

「如果您願意這麼做,我沒有任何意見!」

季諾維也夫毫不客氣的選擇了放棄皮亞尼茨基,既然這個傻瓜想找死,那為什麼不成成全他,將他打成反面典型也是個不錯的選擇。至少有了這個反面典型的教訓,能讓莫斯科黨委中的那些死硬分子清醒清醒。

「但是。這不符合我們之前達成的協議!」魯德涅夫開始談條件了。「你們必須為此做出補償!」

季諾維也夫倒也是寸步不讓。攤攤手道:「我說了,對此很遺憾。 騎驢仗劍 這一部分暴民並不受我們的控制,想必市長先生您也知道他們是什麼脾氣,我想您能夠理解我們的苦衷!」

「我理解你們,可是誰理解我?」魯德涅夫對此嗤之以鼻。

「我們可以理解您,您的寬宏大量,可以收穫我們布爾什維克真摯的友誼!」季諾維也夫依然不肯讓步,「但是。如果您真的不理解,那我們也沒辦法,這確實只是個意外而已!」

魯德涅夫死死的盯著季諾維也夫,直到他確認大餅臉絕對不會再讓步,他才嘆了口氣,沒辦法,他不敢逼得太緊,只能咬牙認了。

「集合部隊,準備攻打郵電和電話總局!」魯德涅夫幾乎是從牙縫裡冒出了這句話,他最後挑釁的望了季諾維也夫一眼。補充道:「告訴韋爾希寧少校,消滅所有的暴民。不要留一個活口!」

季諾維也夫當然知道魯德涅夫最後那一眼是什麼意思,更知道他為什麼特別補充最後那句話。不過,對此他無所謂,最多他會再派一個人去郵電和電話總局,最後通牒皮亞尼茨基一次,如果他繼續執迷不悟,他會很高興的看著魯德涅夫為他解決這個麻煩。

韋爾希寧少校是魯德涅夫手中僅剩不多的預備隊了,但他所率領的部隊是名副其實的大雜燴,所以接到市長大人的命令之後,少校非常的頭疼。

「已經準備好了嗎,基里爾?」少校對他的參謀長問道。

基里爾很無奈的回答道:「恐怕你還得再等一會兒,少校。我們的士兵集合需要時間……」

「你不覺得我們的士兵的動作太慢了嗎?」

「我很抱歉,少校。昨晚我就說過了,我們的士兵是一群烏合之眾,是一群由無業的流氓、酒鬼和混混組成的大雜燴。這些混帳腦子裡完全沒有紀律這個單詞,能讓醉醺醺的他們集中起來已經很不容易了!」

「這些我都知道,基里爾。可是你知道,我不是梁博澤夫,那個該死的飯桶才是市長先生的心腹。所有的棒小伙就被他拉走了!留給我們的只有這些雜碎!」少校憤憤地表示,「所以你與其在這裡對我叨叨的抱怨個不停,還不如想一想,怎麼讓這些該死的雜碎發揮作用。」

基里爾嘲笑道:「只有上帝才能讓這些蠢貨發揮作用!而我,顯然沒有那麼大的神通……」說到這,他頓了頓,繼續抱怨道:「而且,我們缺少武器,不管是步槍、手槍都缺,甚至木頭做的長槍都稀罕,每個士兵還分不到十發子彈!我的少校,您讓我怎麼辦?我們總不能赤手空拳的跟布爾什維克作戰吧!」

韋爾希寧打斷他:「我知道,基里爾。我知道情況很糟糕,但我還是要說,你的抱怨不嫩改變任何現狀!」

「但是我就是忍不住要抱怨,少校。」

基里爾堅信,以現在這幫烏合之眾,再加上杯具的武器裝備,指望贏得一場戰鬥的勝利,簡直就是痴人說夢。

「我們現在遇到的是特殊的情況,沒有必要過於糾結……」

「韋爾希寧少校。」一個突然傳來的聲音打斷了少校的發言。他與他的參謀一起轉過身,看見魯德涅夫的秘書正在向著他們跑過來。

他似乎很著急,當然,他確實很著急,因為市長大人急於奪回郵電和電話總局。而他老人家的急切程度是如此的高,以至於再三的派遣他的秘書前來催促,「市長想知道你們什麼時候可以開始進攻……還有,是否跟梁博澤夫的上校取得了聯繫?」

梁博澤夫上校聽見這個名字韋爾希寧就覺得不爽,他本能的覺察到了魯德涅夫對他的不信任,市長先生急於找到梁博澤夫,原因肯定只有一個,他更希望那位上校去完成這次任務。

「我不知道梁博則夫上校在做什麼,但是發起進攻還要再等一會兒,大概……」韋爾希寧把目光投向他的參謀。「基里爾?」

「至少還需要半個鐘頭。」基里爾肯定的回答道。

「半個小時。」韋爾希寧重複一遍。「請轉告市長先生。如果一切進展順利,半個小時之後我們就可以開始攻擊了。」

半個鐘頭之後,當韋爾希寧少校的隊伍基本集結完畢的時候,看著麾下歪歪斜斜的所謂「士兵」,出於職業軍官的本能,韋爾希寧的眉毛皺起來,雖然他眼前的這些人被叫做軍人,然而本質上只是一群武裝起來的地痞和流氓。你根本不能指望他們具有軍人的姿態和舉止。以及紀律性。在這支隊伍里,軍人應該具備、要求以及被要求的一切,既不存在,也不受重視。

韋爾希寧不喜歡這種情形。一方面,軍隊就應該有軍隊的樣子,即使它其實只是一支武裝民團;另一方面,少校也擔心這些流氓軍人把他們地習慣傳染給他帶領的那一少部分真正的士兵。

「如果我有足夠的時間……」他說道,隨即停止,把這個念頭拋到腦後,轉過來看著基里爾。詢問到:「你確定這些大傢伙真的能夠上戰場嗎?」

「事實上。我認為……認為他們不堪一擊!」

「是嗎?」韋爾希寧少校苦笑了一聲,雖然他用的是反問句。但實際上他跟自己的參謀看法非常的一致。

「我們需要真正能夠上戰場的士兵,而不是這些烏合之眾。我的少校!」基里爾仍然沒有放棄他的想法,他苦口婆心的做著最後的努力。

不過這些努力毫無意義,因為韋爾希寧很清楚,他不可能得到那些真正的士兵,那些人都在梁博澤夫手裡,不可能給他。面對著基里爾滿懷希冀的雙眸,韋爾希寧只能將目光投向稍微遠一點的地方。他將頭抬起一點,看向遠方的郵電和電話總局,儘管實際上他什麼也看不到,他只是假裝在思考,目的就是躲避基里爾。

「你說……革命軍事委員會強令我必須撤退?」皮亞尼茨基一臉驚詫的盯著站在他面前的那個人,革命軍事委員會的新特派員尼古拉.克雷洛夫,一位曾經受人尊敬的職業革命家。但現在皮亞尼茨基只想把外面的士兵叫起來,要求他們逮捕這個傢伙,然後將這個混蛋扔出郵電和電話總局。

因為尼古拉.克雷洛夫剛剛向他轉達了革命軍事委員會的最新決定:為了推動革命的發展,以及為了更好的同敵人戰鬥,革命軍事委員會建議命令守衛郵電和電話總局的起義部隊,立刻撤出陣地,向市蘇維埃集合,而且越快越好……否則,一切相應的責任和後果都將由守衛郵電、電話總局的起義部隊指揮官負責!

皮亞尼茨基快被這個莫名其妙的決議氣瘋了。拱手讓出郵電和電話總局?向市蘇維埃集合?他完全可以猜出這樣做會有什麼後果等於事實上拱手讓出了郵電和電話總局。

皮亞尼茨基不喜歡這個結果,作為一個忠心耿耿的布爾什維克。對武裝起義他抱有極大的希望,而現在革命軍事委員會竟然要不戰而退,他根本無法接受!

「我不會命令部隊撤退!」他叫到,「我的部隊會堅守這座建築,直到它被攻陷或者我們將敵人擊退!」

「我建議你嚴肅而理性的考慮這個問題,皮亞尼茨基同志。」克雷洛夫根本無法了解皮亞尼茨基的決心,他甚至覺得對方就是嘴上說得漂亮,他再次勸誡道:「我相信你一定很清楚,這是莫斯科革命軍事委員會的命令,而且你的部隊也無法堅守這幢建築!」

「但我們會堅守到最後一刻!」

克雷洛夫沒有理會這個打斷:「……敵人佔據有絕對的優勢,在當前形勢下,莫斯科革命軍事委員會做出了最正確的判斷,那就是收縮防線,堅守市蘇維埃。如果你執意堅守郵電和電話總局,皮亞尼茨基同志,你的部隊將面臨敵人的圍攻。你們會被徹底的消滅!請記住,我的同志,革命不是逞強!要量力而為!」

皮亞尼茨基再次打斷他:「我們的任務是保衛黨、保衛革命。我們不畏懼為黨、為革命作出犧牲!」

「但你們最重要的任務是保衛蘇維埃。」克雷洛夫堅持他的觀點,「只有保全了蘇維埃,我們才能繼續革命!而現在,市蘇維埃更需要你和你的部隊!」

「市蘇維埃不許我們,他們需要的只是一點點勇氣。」

這已經是他第三次被打斷,尼古拉.克雷洛夫終於有些惱怒了,因為皮亞尼茨基不光打斷了他,而且還在挖苦他,這就忍無可忍了!

克雷洛夫提高了嗓門,像公雞打鳴一樣尖叫道:「皮亞尼茨基同志,我最後再問你一遍,你是否執行莫斯科革命軍事委員會的命令!如果你拒絕,那麼莫斯科革命軍事委員會將視你的行為為叛變!」

今天的第四次,他的講話再次被打斷……但打斷他的再也不是皮亞尼茨基,而是一陣稀稀拉拉的槍聲。

「敵人進攻了!」一名軍官衝進了指揮部。

頓時克雷洛夫的臉色變得慘白,甚至開始搖搖欲墜,他努力的鎮定心神,最後一次咆哮道:「皮亞尼茨基,看見沒有,敵人已經上來了,你不要再執迷不悟了!你想將所有的同志都往死路上送嗎?」

ps:特別感謝ivanyu同志一直以來的支持,謝謝! 到這裡,這一卷就結束了今天,我看群中很多人的留言,大致都是負面的留言。0906s5kf1723g2435m67j86原話不說,但是意思卻是講希望《布衣》太監這類的話。

儘管南華知道,這樣的留言並一定是所有朋友們的心聲,甚至不是留言朋友內心的想法,他也許只是希望南華寫更好點,但是南華看到這樣的信息,心境自然會受到影響。

我今天便把最近寫的文字重新讀了一遍,客觀的說,京城的這一卷的確寫得不好,這中間有很多的原因。

有南華自身搜集資料不全面的原因,也有最近俗事纏身,工作不投入的原因,更有鬆懈疲憊的原因,不管是哪方面的原因吧,都是我的錯

反正不滿意的地方太多,無法一一道盡。

反思過後,後面的內容我一定會恢復狀態,認真斟酌構思,爭取寫得精彩不辜負大家的期待……

最後,本不想要求大家什麼的,但是想了想,還是再求大家一次,首先找大家要點首訂(第一章的訂閱),在首訂收據是很重要的數據,布衣還差點點達到某個標準,所以希望有能力的朋友能夠給個支持。

另外,就是月票和推薦票了這個東西老生常談了,兄弟們看著給吧

不管如何,所有的書友們,我是感謝你們的,這一點從未改變,也永遠不會改變……

越多人閱讀本書,更新越快,宣傳本書網址:http://5200.net/749p上一章目錄下一章搜索小說:喜歡這部小說的人也喜歡:

武動乾坤斗破蒼穹遮天吞噬星空凡人修仙傳傲世九重天百鍊成仙仙逆醫道官途官術異世邪君天才相師神印王座修仙狂徒永生官仙校花的貼身高手黑道特種兵天才醫生光明紀元殺神將夜從零開始曖昧高手劍道獨尊官途天珠變龍在邊緣重生之賊行天下寵魅成神聖王校園超級霸主求魔重生之紅星傳奇全職高手最終進化官家異界全職業大師一等家丁大周皇族官神長生不死重生於康熙末年網游之天下無雙道極品太子爺異能古董商最強棄少花門太子超級醫生末日蟑螂聖獄異界艷修官路彎彎首席御醫錦衣夜行帶著農場混異界七界傳說異世傲天網游之無限秒殺校園極品公子明宦之風流無邊修真世界召喚萬歲亡靈法師末世行混混小子江湖行武逆乾坤修神外傳超級基因優化液唐伯虎現代尋芳記輪迴1984重生之衙內超級教練異世靈武天下吞噬蒼穹全能奇才神煌誤入官場特種兵爭霸在明清校花的貼身保鏢戰皇華山仙門超級兵王重生之玩轉魔獸世界超級農民網游之邪龍逆天異界職業玩家唐門高手在異世官之圖俏皮丫頭殺手房東俏房客異世藥王獨步天下龍騎戰機網游之射破蒼穹無限升級契約流黃金瞳宋起波斯灣不朽丹神小小魔王左道旁門天生神醫九項全能神霄煞仙大藝術家古武少年護花高手在都市赤城養個女鬼當老婆死靈術士闖異界都市征服赤煉蒼穹貼身高手異世醫仙宰執天下極道特種兵都市之雄田園大唐極品都市太子召喚千軍風馭末世之黑暗召喚師哥幾個,走著異世封神榜權財真靈九變暗黑破壞神之毀滅魔法師萊恩傳都市無敵特種兵鴻蒙之始隨風飄我的美女老師紅色仕途希靈帝國醫道無雙墨門飛甲衡天記無限修仙數據散修佞七界第一仙網游之巔峰法師無盡劍裝罪惡之城丹武乾坤聖堂少年藥王武神煮酒點江山抗戰之紅色警戒重生為官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校園全能高手易筋經赤血龍騎問鏡我的老婆是公主不滅武尊網游之搶先半步大亨萬歲劍傲重生九流閑人云的抗日臨高啟明滅運圖錄校園修仙超級科技強國流浪仙人都市藏嬌網游之戰御天下智能工廠神匠職業領主重生之百將圖造神逆天成神殖裝超級黃金手重生死士末世求生錄暗黑之骷髏王無上皇座黑暗血時代龍組特工天元神訣少女契約之書穿越清朝當皇帝仙河風暴創世霸神重生之資源大亨無盡武裝斗神魔界的女婿 皮亞尼茨基以莫大的決心告訴了克雷洛夫,他絕不會放棄郵電和電話總局,也絕不會撤退。

「準備戰鬥!」皮亞尼茨基揮舞著手槍惡狠狠的咆哮道,不光是針對克雷洛夫,更是針對那些正在觀望他表情的士兵,「堅守陣地,後退者殺無赦!」

似乎是為了表現出自己破釜沉舟的勇氣,皮亞尼茨基毫不猶豫的對著自己的警衛吩咐道:「把克雷洛夫同志給我請出去!戰場上不需要他這種人存在!」

克雷洛夫灰溜溜的被趕出了郵電和電話總局,說實話,逃離這幢危險的建築時,他由衷的鬆了口氣,如果不是革命軍事委員會命令他到這裡來,他絕對不會接近這幢即將被敵人攻陷的建築」「。尤其是皮亞尼茨基的態度還是如此的冥頑不靈和惡聲惡氣的時候。

甚至,克雷洛夫心頭還有一絲怨恨,他真心希望白軍能立刻攻陷郵電和電話總局並消滅皮亞尼茨基,好為他出一口惡氣。

當然,克雷洛夫的願望註定了很難實現,雖然白軍佔據有人數上的優勢,但他們既是一群烏合之眾,也缺乏武器彈藥,在堅固的郵電和電話總局面前將碰得滿頭是包。

「你真的這麼想,安德烈同志?」米高揚很驚訝某人對皮亞尼茨基的信心,「根據剛剛得到的消息,圍攻郵電和電話總局的敵人足有上千人,而皮亞尼茨基同志只有兩百人,敵我實力太過於懸殊了吧?」

說道這兒。米高揚心頭問候了一遍葉若夫的祖宗八代。他雖然知道那個貨既膽小怕死又沒有節操。但真心沒有想到他的智商竟然也是負數,竟然被莫斯科革命軍事委員會的那麼一點兒小把戲給糊弄了,像個白痴一樣自投羅網。

一想到葉若夫的愚蠢,米高揚心頭的火苗子騰騰的往上竄,如果這個蠢貨還留在郵電和電話總局,他就根本不必為皮亞尼茨基擔憂。現在,他覺得唯一能夠挽救皮亞尼茨基,或者說挽救郵電和電話總局的就是去增援皮亞尼茨基。不過這樣又會削弱進攻部隊的實力。真是難辦啊!

「敵我實力確實很懸殊!」

李曉峰似乎是在附和米高揚,這讓後者心頭很是不屑,認為這種顯而易見的事實根本就不用重複一遍。可是馬上李曉峰就讓米高揚知道,他並不是那個意思。

「皮亞尼茨基同志佔有絕對的優勢,絕對可以狠狠痛毆敵人一頓。我們不必為他分神,現在我們最重要的任務是向敵人的老家發起進攻!」

米高揚傻眼了,或者說他的腦子有些不夠用了,一千對兩百,怎麼也看不出皮亞尼茨基有什麼優勢,難道說眼前這個小子腹黑到準備見死不救。直接犧牲皮亞尼茨基嗎?

如果這種猜測是真的,那麼米高揚絕對要提醒自己提高十二萬分的警惕。天知道這隻小狐狸會不會出賣他。

「你沒有開玩笑?安德烈同志?」米高揚準備做最後的確認,一旦某人翻臉不認人,他立刻就會先下手為強。

「我當然沒有開玩笑,」李曉峰卻不是很在意,他很淡定的說道:「皮亞尼茨基同志雖然人少,但是卻擁有十挺機槍,彈藥更是充足,而我們的敵人看似人多,實際上只不過一群烏合之眾,而且他們還缺少武器彈藥。指望用人海戰術衝破郵電和電話總局的防線,那是痴人說夢!」

「似乎不是那麼回事?似乎這個小狐狸確實是對皮亞尼茨基有信心?」米高揚狐疑的想到,「你確定嗎?」他用不信任的口吻問道。

李曉峰哈哈大笑的道:「我十分確定!而且我已經在克林姆林宮證明了這一點。在現代戰爭中,光有人數上的優勢沒有太多的意義,自動武器,尤其是機槍,將告訴我們的敵人,他們錯得是多麼的離譜!」

米高揚雖然並不是完全相信李曉峰的話,但是鑒於某人的自信,以及某人在紅場上的戰果,似乎他的話還是有一定道理的。既然某人不是故意見死不救,他也不需要不依不饒。

「但是萬一呢?」米高揚做著最後的假設,「萬一皮亞尼茨基寡不敵眾,守不住呢?」

「那也不要緊!」李曉峰隨意的回答道,「郵電和電話總局的意義並不大,我已經吩咐過皮亞尼茨基同志了,萬一守不住,就摧毀一切通信設備!」

說到這,李曉峰頓了頓,嘲笑道:「不過我認為這種可能性很小,而且弗拉基米爾斯基同志就在克林姆林宮,關鍵時刻他不會見死不救的!」

米高揚緩緩的點點頭,最終認可了李曉峰的說辭,確實不需要太擔憂,弗拉基米爾斯基正在克林姆林宮武裝工人,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的軍隊只會越來越多,就算一時丟掉了郵電和電話總局,也能奪回來!

既然不用再為郵電和電話總局分神,米高揚立刻將所有的注意力全部轉移到了接下來的攻擊行動中。按照他的理解,這種重要的軍事行動應該是某人親自指揮,可是讓他感到意外的是,真正指揮戰鬥的卻是年輕得不得了的羅科索夫斯基。

早晨七點半,當遲來的晨曦照亮天際的時候,由羅科索夫斯基指揮的攻堅戰打響了。操作繳獲來的步兵炮,由第三十六預備炮兵營的士兵打響了反攻的第一槍。

爆炸發生的時候,庫利科夫少尉正在巡視他的部隊守衛的陣地亞歷山大軍校,也就是士官生的大本營和救國救革命委員會的駐地。

第一顆炮彈就在距離他不到一百米遠的地方爆炸,作為上過戰場的老兵,少尉似乎毫不在意。既不害怕。也不緊張。從地面上爬起來之後用頗為隨意的口氣向身邊的士官生髮出命令:「別呆在原地不動!立刻找掩護!」

少尉用力推搡著任何一個靠近自己的士官生,甚至用靴子踢他們的屁股,將這些獃頭鵝趕往最接近的一個掩蔽物,「散開!都到圍牆後面去,動作快!」

這些從來沒有上過戰場的菜鳥被嚇得屁滾尿流,如果沒有一個清醒的人提醒他們,他們會傻乎乎的趴在原地直至被炸成碎片。

不過,隨後爆炸的那一批炮彈顯示。他們的掩蔽物還不夠堅固。一座水泥砌的崗亭在一聲巨響中被還原成了一大堆破爛不堪的碎片。

「噢,我的上帝!」

「我們不能呆在這裡!」一個士官生尖叫了起來,然後發瘋一般的衝出了隱蔽處,庫利科夫少尉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一發炮彈在他身前爆炸,然後這個可憐的孩子先是飛了起來,然後一頭栽倒在堅硬的地面上。

「該死的蠢貨!」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