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外貌來看,約四十五六,容貌甚美,不過卻一臉嚴肅,一看便是性格剛烈之人。

不過遺憾的是,她並沒有領悟忘心劍訣中的明月當空,若是領悟明月當空,加上她天階的修為,忘心閣哪怕被稱為第一大派,也沒人會去反駁。

所以她對於天賦極高的清玉很是看重,但是這一次她卻很生氣。

「還記得當初我讓你帶上面紗時,說過什麼么!」姬鏡月冷著臉,看著清玉問道。

清玉低頭不語,她自然記得,姬鏡月交代她的話,從未忘記過。

可是當時楚歌是為救她手才會受傷,若是自己毫不作為,反倒顯得薄情寡義。

不過當她摘下面紗,也很驚訝,為何自己會毫不顧忌。

就算如今回想起來,為楚歌包紮傷口,似乎也只是一個借口。

「當初我就不該讓你進入紅塵!」姬鏡月冷哼一聲,「哼!你也別為那小子求情,他看了你的面貌,必須殺了!」

「不要,師尊是徒兒的錯,是徒兒不貞自己摘下的面紗,與楚少俠無關!」清玉說著,跪在地上,哀求道:「還請師尊放過楚少俠。」

「你、你……你為了那個男人,竟然說自己不貞!好!好!好!」姬鏡月氣的渾身發抖,連道三聲好。

一旁站著的是姬鏡月的師妹,也是忘心閣的長老。

她看到姬鏡月如此激動,連忙走到其耳邊小聲說道:「師姐,當初你讓清玉白紗遮面,不過是為了讓她斷絕**,免得因情困擾,怠慢修為走上歧途。」

「你看清玉如此激動,恐怕再這麼繼續下去,會在她心中留下陰影!」頓了一下,那長老繼續說道:「而且,你對清玉的管教實在太嚴,當初不讓她摘下面紗,不過是為了保持本心,你看如今,只不過是自摘面紗,清玉便認為自己不貞,這對她來說,實在太殘忍了一些。」

聽到自己師妹的話,姬鏡月無奈的嘆了口氣。

千躲萬躲,就是為了讓清玉不為愛恨情仇所困擾,怎奈千躲萬躲,情債難躲。

看著清玉落淚自責的樣子,與她情同母子的姬鏡月又怎會不難受。

「傻丫頭,起來吧!是為師太過氣惱,你依舊守身如玉,又怎會是不貞之人。」姬鏡月將清玉扶起,一臉疼愛的說道。

「你來說說,那楚少俠是何人,你們又是如何相識的。」姬鏡月一邊幫清玉擦拭淚水,一邊說道。

姬鏡月的反應,是清玉所沒有想到的。

自小姬鏡月對她的要求,就很嚴格,不然也不會讓清玉的性格如此與眾不同,宛若仙子。

她知道師尊是愛自己,所以對於仙子劍她極其看重。

但是她沒想到,自己私自摘取面紗,姬鏡月只是呵斥兩句,便不再追究。

姬鏡月問什麼,清玉說什麼,就連在世俗的所見所聞也全都告訴了姬鏡月。

在自己的師尊面前,清玉沒有任何的隱瞞。

反觀姬鏡月卻是聽得越來越心驚,楚歌是何人她自然知道。

年青一代新的翹楚,鬼步戲銀筆,重拳撼黑俠,一指飛多情,揮劍敗無情。

更有傳言,失蹤已久的銀筆書生和多情公子皆是被楚歌所殺。

前陣子風月府和煙雨山莊前去誅殺楚歌,卻鎩羽而歸。

好奇者前去打聽消息,卻發現兩大門派,全都門關緊鎖,不接待任何客人。

於是狂徒楚歌這個名字早已名滿古武界,無論是負面正面,楚歌也算是紅極一時的人物。

當姬鏡月聽到清玉講在世俗所聞所見時,更是確定這楚歌是一個人才,百年……不!是千年難得一遇的超級天才。

而且聽到清玉摘取面紗的原因之後,姬鏡月對於楚歌的人品也再也沒了猜疑。

性格張狂?誰又沒有年少輕狂的時候,而且捨己為人,是俠之大者的標準,這個楚歌顯然無論心性和資質都是絕品。

之所以讓清玉在這一屆的華山論劍再去與南宮絕比試,是因為她覺得戰勝南宮絕對清玉來說還有些機會。

但是這個楚歌……在自己手下十個回合還沒被擒住,楚歌當屬年青一代第一人。

生死門徒無情無義,若是按照門規行事,她這最疼愛的徒弟豈不痛苦一世?

加上蕭幫之事,她判斷出,楚歌是一個天賦驚人,有情有義,擁有俠心的大好青年。

想到這兒,姬鏡月看著清玉問道:「你可喜歡他?」

一時間,忘心大殿顯得寂靜無比…… 簡單寒暄之後開始的談判並沒有因為林允兒的到來而變得容易起來,無論是導演鄭基勛還是製作人李民浩都對備選女主角的遲到耿耿於懷,這部雖然投資不多,但因為高修的加盟已經具備了盈利基礎,對於偶像出身並一直涉足影視的林允兒來說這部電影不單單能提升她本身的影視知名度,更能在某種程度上提升她做為一個演員的地位。(看最新章節請上看書閣-)

「允兒xi為什麼想出演這部電影?」

製作人李民浩坐在林允兒斜對面,審視的目光彰顯著他倨傲的態度,如果不是新韓的投資意向來的如此突然又讓人不好拒絕,林允兒顯然不是他心目中的女主角。

「我們可以先不論演技,只是從一@,a▲nshu≯ba.個演員的個人形象出發,美秀是這部作品的女主角,單從人物設定來說她是一個看似沒心沒肺心中卻充盈著痛苦的人,她因為一次醫療事故封閉了自己,加入了119救助隊是由於她屬於醫生的那部分天性,我們說起來很簡單,真正要詮釋起來卻並不是有幾部電視劇出演經驗就能彌補的,而且……」

他看向李安東:「s.m對旗下藝人的管理我們也有所耳聞,美秀的台詞中有大量髒話做為對白,少女時代的林允兒,恐怕不是能說髒話的人吧。」

如果再聽不出這是拒絕,李安東也就不會是少女時代的經紀人了。可以想象因為新韓的投資意向面前的製作人和導演是如何的焦頭爛額,娛樂圈就是這麼一個不能得罪人的圈子,哪怕他們不想用林允兒做為女主角。也需要先應承下來,再見機行事。

李安東隨即賠笑開口:「我們也明白製作方的顧慮……」

「我問的是允兒xi。」 豪門少爺倒插門 李民浩毫不客氣的打斷了李安東。「一個演員應該對自己的事業有所追求,公司只是輔助演員進行演藝事業的規劃。而不是和偶像一樣,單純為了形象和公司的要求去進行一些演藝活動。允兒xi,你到底是一個演員,還是一個偶像?」

被逼問的林允兒下意識看向林蔚然,其實出道這幾年她早已經學會了面對質疑,當初那個軟弱無助的小女孩如今已經是韓國頂級偶像組合的一員,但在林蔚然身邊,她似乎又回到了那個無能為力的過去。

「只是一個單純的商業行為,沒必要誇張到如此程度吧?」

林蔚然果然開口。首先是李民浩皺著眉頭看來,一臉你個小經濟助理也敢在這個場面開口的鄙夷。一直沉默企圖讓李民浩搞定一切的導演鄭基勛則是面露疑惑,始終想著在哪見過林蔚然的這張大眾臉。

「你是誰?」李民浩不客氣問道。

「只是一個……經紀人。」林蔚然看向林允兒,對方眨眨眼,似乎很滿意他扮豬吃騾子的偽裝身份。林蔚然輕笑出來,注意到李民浩的表情,隨即正色:「我是說單純就劇本而言,既沒有幾年前絕症題材的『新穎』,也沒有什麼吸引人的搞笑元素。只是一個單純的溫馨愛情故事,製作方既然已經談下了高修,這部劇的贏利點顯然就是在演員陣容上,根據我的判斷。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這部劇的女主角期望應該是朴信惠,再就是韓孝珠?」

李民浩眼角一跳,顯然被林蔚然說中了心事。卻仍然虎著臉面向李安東:「s.m就是這麼沒大沒小的公司嗎?這種場合也不分個能說話的人?」

面對質問李安東心中叫苦,一方面要對公司往影視圈發展的意向負責。另一方面則是要面對林蔚然。可他還是說道:「既然不是正式會議,我想人人都可以說出自己的見解……」

「見解?」李安東的態度讓李民浩開始覺得s.m是來找茬了。

「其實就是個人淺見。」林蔚然再次吸引了眾人目光:「單純從商業角度判斷。這部劇的女主角不需要什麼演技,只需要人氣、漂亮,僅此而已。」

話音剛落,林蔚然就感覺有人踢了自己一下,轉頭看去,只見林允兒一張掛滿慍怒的小臉。意識到禍從口出的林蔚然立刻咧嘴微笑,林允兒倒是不再看他,轉而望向窗外。

兩人都沒注意到,一直持觀望態度的鄭基勛當即拉下臉來。

李安東見勢不妙立刻起身:「我要去下衛生間,你陪我去吧。」

做為本劇的導演兼編劇,鄭基勛當然明白自己這劇本因為商業化需求已經沒什麼內涵可言,但知道是知道,別人說出來可就是冒犯,特別冒犯他的人還自稱是一個初級經紀人。李安東不指望林蔚然能幫上什麼忙,畢竟一家大型集團的會長為了女朋友高興扮演經紀人已是極限,指望他和自己一樣做什麼低姿態是絕對不可能,李安東帶著林蔚然走到僻靜處,通過牆壁裝飾反觀看向幾人談話的地方,李民浩和鄭基勛在一起嘀嘀咕咕,而林允兒則是被晾在一邊。

這就是韓娛圈殘酷,或者說是先進的地方,這裡沒有偉大的演員,一切優秀作品的來源都是這些很少出現在鏡頭前的幕後工作者。

「是我說錯了嗎?」

李安東聞聲望去只看見林蔚然那張面無表情的臉,他強忍住一腳踹過去的衝動,盡量控制語氣道:「林會長怎麼會錯。」

「是嗎?但我感覺不是。你說我是不是要回去道個歉?」

「不必了,只是個小誤會,s.m可以解決。」

「影視圈的誤會s.m可以解決,那jyj怎麼還沒被整個娛樂圈封殺?」

李安東皺起眉頭,隱約明白了林蔚然的意思。

林蔚然看著林允兒方向,沉聲道:「我只想你轉達一句,瘦死的駱駝比馬大。」

李安東微微低頭。沉默不語。

不再和李民浩交頭接耳,鄭基勛拿出手機開始翻找起來。他還是覺得自己在哪裡見過林蔚然,對方似乎有一個讓他記憶深刻的身份。他先是搜索了自己的通訊錄,通過經紀人一欄中的名字仔細回憶,半晌無果,他隱隱感覺到此人應該是和新韓有些聯繫,而當他沿著這條線索進行下去之後,他驚愕的張大了嘴。

鄭基勛再抬頭只見兩人回來。

他臉色霎時間蒼白,嘴唇不由自主的顫抖起來。

林蔚然說:「真是抱歉,剛剛是我孟浪了。」

話音入耳,鄭基勛幾乎都無法呼吸了。他看到李民浩傲慢的點了點頭,陡然生出一股尿意。

他看了看手機,又看了看林蔚然的臉。

在李民浩看來今天的見面不過是s.m的一次投機,想借著和虛擬偶像的關係借著新韓製作將林允兒推入電影圈,他需要新韓的投資,但也不是非要新韓的投資不可,所以他要一次拒絕乾淨,而不是和對方陷入滿場的扯皮中。

「既然這樣,我們也沒什麼好溝通的了……」

被鄭中基狠狠拉住袖子的李民浩住了口。他帶著怒意看來,卻見到鄭中基的蒼白嘴臉。

「你怎麼了?」

「真是抱歉。」鄭中基起身:「我想這件事我們還需要回去好好商量一下,明天,噢不。晚上,如果不耽誤你們的話晚上我們可以再見一面,關於劇本我也想和允兒xi好好談談。」

李民浩以一副秀逗的眼神看向鄭中基。

林允兒和林蔚然四目相交。無奈微笑。

李民浩再管不了那麼許多:「喂,我們不是說好了嗎?」

鄭中基不管不顧。只是鞠躬:「抱歉,真的非常抱歉。是我們沒有做好工作。」

鄭中基一邊鞠躬一邊退出位置,走之前也沒忘將手機擺放在李民浩面前,李民浩看了一眼還不以為意,再看向林蔚然,整個人都懵了。

他茫然的眼神在林蔚然和林允兒之間轉了個圈。

林允兒有些愧疚地開口:「李製作……」

李民浩瞬間起身:「的確是我們不好,很抱歉耽誤了你們時間,很抱歉……」

李民浩跟鄭中基有樣學樣,一邊鞠躬一邊後退,最後出了門。

片刻后,一輛現代轎車飛速從窗駛過。

『撲哧』,是林允兒先發出輕笑,她帶動了林蔚然和李安東,幾人一起笑個不停。

「喂,只需要人氣和漂亮是什麼意思?」

秋後算賬來了,林蔚然當即正色:「是,是我不好,其實也不需要人氣,只需要漂亮。」

林允兒當即握拳比劃了下:「還不知道你的地位嗎?」

林蔚然連連點頭:「是,是,哎,我也不知道我連個經紀人都冒充不了,真是讓您破費了。」

林允兒帶笑說道:「知道了就好好表現,知道嗎?」

林蔚然老實點頭:「一定,一定。」

李安東看著兩人,雖然不知道他們在鬧些什麼,但還是起身離開,給兩人留下了二人世界。

等李安東走遠,林蔚然坐到林允兒身邊,似乎無意地把手放在林允兒腿上。

「你想幹什麼?」林允兒冷淡的聲音傳來。

「沒什麼,就是覺得既然都讓你這麼破費了,我們不如就回去。」林蔚然的手一動不動。

「回去?」

「是啊,做些什麼,盡量彌補虧損。」

「喂!腦子裡成天就想這些東西。」林允兒當即推開了林蔚然的手,還不解氣,在他背上錘了下。

林蔚然隨即抓住了林允兒的手,四目相對,就那麼牽著,不再動作:「不怕嗎?知道我的這些事,知道我得罪的那些人」

「喂,你突然這麼認真,我好尷尬。」

「你回日本吧,等我把事情都處理完你再回來。相信我,不會太久。」

林允兒躲避林蔚然的目光:「我不想回去。」

林蔚然伸手把她的小臉掰過來:「又不是電視劇,就這麼想跟我同生共死?我贏了還好,我要是輸了。讓你看到我得多丟人?」

「你都賣身給我了還不丟人?」林允兒打掉林蔚然的手,「還有。我不回日本,事情結束之前。我都會呆在韓國。」

林蔚然的沉默是反對。

林允兒卻信心百倍的點頭:「恩,就這麼定了。」

林蔚然看著她只能無奈微笑,他長嘆一聲:「所以說我不想讓你知道這些。」

「但我會永遠都不知道嗎?所有事,任何事,只要我們在一起,早晚有一天我都會知道的。」

林允兒神情認真,那雙明亮的眼睛讓林蔚然覺得其中有什麼深意,可不等林蔚然反應過來,林允兒已經拉著他的手起身:「出去吧。這裡太悶了。」

有些事始終是要知道的,只不過現在還不是知道的時候,林允兒如此說服自己,哪怕她心中升騰著追查真相的渴望,在這個選擇上,她再一次選擇了林蔚然,哪怕她能感覺到這個男人從未對她展現過的那一面中,有很多很多是她不想看到,也根本不想知道的。

林蔚然被她拉出咖啡廳。走在人煙稀少的大街上,法國梧桐在路上製造出大片樹蔭,所以即便是夏天也不覺得太過炎熱。

「你想過十年之後嗎?」

林允兒看來,林蔚然停下腳步。神情依舊認真:「哪怕是二十年,三十年之後。」

林允兒顯然不明白林蔚然的意思,只是疑惑的看著他。

「我不想你知道這些。是因為十年後我依然希望你簡單的像個小孩,哪怕外面的風雨再大。也可以無憂無慮,因為你知道天塌下來也有我幫你頂著。有我在。你只需要買大牌包,大牌鞋,大牌衣服,逛街旅行,和閨蜜一起胡鬧,你可以是酒桌上的女英雄,可以隨便喝個通宵也不必擔心任何事,即便懷孕了,也會因為忌食去跟醫生鬥智斗勇……你甚至可以不是個好媽媽,因為咱們的孩子大了都會知道,錯都在我,我太寵著你。」

陽光透過樹蔭在林蔚然臉上留下陰影,可明明是在陰影下的那雙眼睛卻似乎比陽光都要明亮。

「還不明白嗎?我想做這樣的男人,我想成為一個這樣的男人。」

因為林蔚然,林允兒心中對真相的渴望淡了,因為林蔚然,林允兒甚至開始感覺到愧疚,一句對不起幾乎都要脫口而出,卻還是被她生生咽了回去,因為此時還讓他為自己的懷疑煩心,簡直是太不懂事了。

「我不想要你聰明。」林蔚然說:「因為有我在這,你可以以最單純的目光看待一切。」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