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挑五,這樣的戲碼,可從來沒有在比武台上出現過。

四聖府不知道從哪裡找來的天才少年,可以完成這樣的壯舉么?眾人的心裡,滿懷期待,他們甚至已經忘記了,之前他們還將朱帥,當做了敵人。

五人穿好了魔幻服之後,對這朱帥做了一個請的手勢,便紛紛開始了動作。

看著他們那翻飛的手掌,朱帥的雙眼,也開始凌厲了起來。

將五人擊敗,自己就可以獲得這場挑戰賽的勝利,這,也當做是自己送給靜兒的一個禮物吧!

朱帥,甚至連身上那破碎的魔幻服,都沒有替換掉,直接穿著那似乎只需要輕輕一碰,就會立馬破碎的魔幻服,開始了動作。

為了能夠快速的取勝,和靜兒好好的傾訴一下相思之苦,朱帥這才,沒有任何的留手,直接將自己的實力,全部施展了出來。

隨著朱帥手掌的翻動,一滴愈靈液,很快悄無聲息的進入了朱帥的嘴中,開始快速的恢復起朱帥之前戰鬥中消耗掉的靈魂力量來。

緊接著,朱帥將自己的湮滅之塵、幻泉之水的特效,也施展了出去。

與之前一樣,朱帥湮滅之塵的特效,並沒有刻意的控制,很快,體內的元素之力,就完全的恢復。

至於幻泉之水的特效,朱帥只是作用在了自己五名對手的身上。

當然,由於朱帥的五名對手,其段位都要在朱帥之上,幻泉之水起到的效果,並不是特別的可觀。

但是那令人眩暈的感覺,還是使得五人的施法速度,慢了一些。

借著這個機會,朱帥體內的五行元素之力,開始快速的奔流了起來。

緊接著,這些元素之力,就經過了一些特定的經脈,在朱帥的身前凝聚。

「五行馭獸術!凝!」

一道清脆的聲音,從朱帥的嘴中,緩緩的傳出。

隨著朱帥的聲音,周圍的那些五行元素,突然開始快速的凝聚了起來,而朱帥體內的五行元素,也在快速的流逝著。

不過,朱帥湮滅之塵的特效,一直都在釋放著,那源源不斷吞噬回來的元素之力,與五行馭獸術的消耗,竟然相差不多。

而這次的五行馭獸術,比起朱帥以前施展的,投注了更多的元素之力。

在這樣龐大的元素之力支撐之下,這次的五行馭獸術,威力前所未有!

只見隨著朱帥手掌的揮動,五種形態各異,但是都充滿著濃郁元素之力的元素魔獸,在朱帥的身體周圍成型。

金系毒金獸,木系棕羽青骨熊,水系古蘭彩玉蟒,火系紫炎鷹,土系彩晶魔獅!

這五種魔獸,正是之前朱帥收集到的五階魔獸的精血,以它們的精血作為引子,施展出來的五行馭獸術,等級已經達到了皇階中級的級別!

由於這次施展五行馭獸術,用了比之前更多的元素之力,五種魔獸的體型,比起之前來,足足的漲了一倍!

這樣一來,五隻魔獸守護的範圍,更加的寬了,似乎整個比武台,都要被五隻魔獸圈起來一般。

看著身邊隨時準備著進攻與防守的五隻元素魔獸,朱帥的嘴角,微微的一咧。

現在,就讓我好好的看看,這五行馭獸術的威力,到底如何吧! 那是什麼法術?

一些見識較廣之人,一下子就辨認出了朱帥凝聚出來的五種元素魔獸,都是一些五階魔獸,凝聚出五階魔獸來進行戰鬥的法術,眾人還是第一次見到。

而且,朱帥施展的這種法術,看上去威力十足,將整個比武台,都要籠罩在其中了,這法術的威力,肯定也不同凡響。

朱帥的五名對手,看著圍繞在朱帥身邊的五隻體型龐大的元素魔獸,臉色頓時一邊,不等他們有所反應,五隻元素魔獸之中距離他們最近的紫炎鷹,已經在朱帥的控制之下,朝著他們,展開了攻擊。

只見那紫炎鷹張開它那龐大的鷹喙,五道濃郁的火系元素匹練,就分成了五個方向,分別朝著他們掠去。

五人的臉色一變,趕緊變幻手印,分別使用自己的法術,將那火系匹練抵禦下來。

而五人的元素屬性,朱帥也有了了解。

這五人,正好是金木水火土,五系法皇。

看來,你們的元素屬性,與我的五行馭獸術,完全的符合啊!

朱帥嘴角微微的一咧,心念一動,身體周圍的五隻元素魔獸,便在朱帥的控制之下,開始順時針旋轉了起來。

那五名九段巔峰法皇,似乎才剛剛將紫炎鷹施展出來的五道火系匹練抵禦了下來,就感覺眼前一花,之前的紫炎鷹,已經轉到了一旁。

而此時,在他們正前方的元素魔獸,已經變成了古蘭彩玉蟒。

古蘭彩玉蟒,是五隻元素魔獸之中,體型最為龐大的一隻,在朱帥元素之力的支撐下,此時的古蘭彩玉蟒,伸長足有四五十米,當古蘭彩玉蟒轉到了五人身前的時候,甚至都懶得施展法術,直接一尾巴掃了過去。

這古蘭彩玉蟒,雖然是水系魔獸,但是力量也十分的龐大,特別是它那足有十幾米長的蛇尾掃來時,那掛起的勁風,都吹的五人臉上生疼。

若是被這蛇尾給擊中,下場也絕對好不到哪裡去。

五人只好各自在身前布置了一道厚厚的防禦屏障。

轟!

古蘭彩玉蟒的蛇尾,很快與那五道防禦屏障,撞擊在了一起,發出了一聲震耳欲聾的撞擊聲。

五道防禦屏障,應聲而碎,五人的腳步,也齊齊的後退了幾步。

好在,古蘭彩玉蟒並沒有繼續攻擊,而是一擊無果之後,收回了自己的蛇尾。

可此時,毒金獸卻已經又來到了五人的身前。

毒金獸,是五隻元素魔獸之中,體型最小的一隻,雖然朱帥這次施展五行馭獸術,已經消耗了足夠多的元素之力了,可是毒金獸的體型,也只有兩米大小。

而且,在大家的印象之中,毒金獸的攻擊手段,似乎也只有嘴中的那兩對獠牙,似乎並不能同時攻擊到五人。

但這樣的念頭才剛剛出現在了眾人的腦海之中,場中的毒金獸眼中,就湧起了一絲人性化的詭異笑容。

緊接著,毒金獸的全身,都開始蠕動了起來,身上那尖銳的羽毛,突然間豎了起來,隨著毒金獸不斷擺動著身體,像是一支支弩箭一般,瘋狂射出。

這些羽毛,雖然是由元素凝聚而成的,但是其威力,同樣不容小覷。

毒金獸不但擁有著同時攻擊五人的實力,而且,還是一種群攻法術。

五人只好手忙腳亂的開始抵禦起新一輪的法術攻擊來。

毒金獸這麼攻擊了一會之後,也在朱帥的控制下,旋轉到了一旁,這下,停在眾人面前的,又變成了木系魔獸,棕羽青骨熊。

木系屬性,一般都是輔助性的,起攻擊力,並不是很強,而且,棕羽青骨熊這種魔獸所依仗的,一直都是自身那龐大的力氣。

來到五人的面前之後,棕羽青骨熊的眼中,略微的有些迷茫,左右看了一眼之後,還是揚起了自己的兩隻碩大的拳頭,朝著其中的兩人錘去。

終於不是群體攻擊了!

看著那棕羽青骨熊快速的本來,五人心中,竟然有些欣喜。

被盯上的兩人,馬上開始做起了防禦,剩餘其他三人,則是抓住了這千載難逢的機會,準備凝聚法術,反擊朱帥。

可是,他們的法術,才剛剛脫手,出現在他們面前的元素魔獸,已經變成了土系魔獸,彩晶魔獅!

土屬性魔獸,防禦本來就十分的強大,而彩晶魔獅身上的那一身彩晶護鎧,防禦力更是強到驚人。

三名九段巔峰施展出來的法術,竟然被彩晶魔獅獨自抵禦了下來。

連接三記威力不俗的法術,彩晶魔獅只是身上的光芒,略微的暗淡了一些。

就在他們準備繼續施展法術的時候,五隻元素魔獸,已經旋轉了一圈,之前的紫炎鷹,再次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

這次,紫炎鷹施展的,是五顆火球攻擊!

五人無奈,只好再度艱難的防守了起來。

場上的眾人,看著朱帥與那五人的交手,嘴巴都要驚的掉下來了。

對面可是五名九段巔峰的法皇強者啊,就算是一名二段的法宗強者,應付起來,都要十分的小心吧!

可朱帥只是施展了一種法術,就讓他們的人數優勢,蕩然無存。

而且,從戰鬥開始到現在,五種魔獸只是旋轉了一圈,就逼迫的五人只有招架之功,毫無還手之力。

朱帥身上的魔幻服,已經嚴重的損傷,只要再輕輕的觸碰一下,就可以將之擊碎了,但就是這輕輕的觸碰一下,其他五人,都無法做到。

而且,一些眼尖之人,已經發現,隨著這五隻元素魔獸的轉動,每次都只是有一隻元素魔獸在對付著五人。

剩餘的四隻元素魔獸消耗掉的元素之力,會讓處在中央的朱帥,快速的補充起來,等它們下次面對五人的時候,又將會是最全盛的狀態!

這種法術,實在是太詭異了!究竟是什麼人,才可以研究出這樣的法術來?

而且,從這種法術這宏大的場面來看,所消耗的元素之力,肯定相當的龐大,可是朱帥體內的元素之力,竟然可以支撐柱這樣的元素消耗?

眾人不知道的是,朱帥由於體內有著湮滅之塵這種土系元素,消耗掉的元素之力,也已快速的補充回來,這才不必為自己的元素之力擔心。

若是換做別的陰陽法皇來施展這五行馭獸術的話,肯定也達不到像朱帥這樣的效果。

不得不說,這五行馭獸術,就像是為朱帥量身打造的一般,無比的契合朱帥的戰鬥習慣,以及身上的那幾種元素之靈。

眾人紛紛驚嘆朱帥的五行馭獸術,對朱帥的認識,徹底的改觀了過來,原來,朱帥並不是狂妄自大,他的實力,真的已經可以傲視整個法皇級別了!

這樣的年輕人,真的是千年難得一遇的天才,真是不知道,四聖府到底是從哪裡找來的這麼強悍的年輕人的。

眾人滿是對朱帥的讚賞,就連場下的宣祥長老和維斯長老,眼中都滿是震驚之色,朱帥的實力,遠超他們的想象。

靜兒眼中,更加滿是柔情蜜意,看著朱帥在場上大殺四方,靜兒的心中,無比的驕傲,無比的自豪。

這個男子,是自己的男人,雖然自己差點將他弄丟,但是,自己還是找回來了!

與靜兒的反應不同,月檬的眼中,反倒是十分的冷靜,專心致志的看著場中的戰鬥,似乎在表示,自己的男人,本來就應該這麼強。

倒是一旁的娜美,看到朱帥現在的實力之後,一張小嘴微微的嘟了起來,嘴中不停的嘟囔著,朱帥這個傢伙,實力都這麼強了,也不說給自己傳承一下,看來,這幾天自己需要找個機會,把自己的實力,也提升一下了。

場中的數萬人,都懷著不同的心思,但是大多數的,還是對朱帥的實力感到震驚,以及不可置信。

只有朱帥自己心中開始苦笑了起來。

看來,只有實戰,才能徹底的檢測出自己的成色來,之前,朱帥還認為自己的五行馭獸術已經無懈可擊了,但是直到今天自己施展這五行馭獸術與五名法皇強者戰鬥,才知道自己的五行馭獸術,還有著許多的不足。

首先,就是金系魔獸毒金獸。

毒金獸的體型,相比起其他魔獸來,體型還是有些偏小,當五行獸旋轉到毒金獸這裡的時候,毒金獸並不能將自己身前的空間,全部籠罩。

剛剛,自己的五名對手,只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法術,有些不熟悉,所以才沒有抓住這一點,若是他們在面對毒金獸的時候,對自己展開攻擊的話,那自己不得不分心來抵禦他們的攻擊。

其次,就是木系魔獸了。

木系魔獸,自己收集到的精血,是棕羽青骨熊的精血,這種魔獸,雖然自身的力量十分的強大,而且續航能力也十分的好,在單打獨鬥的時候,有著不俗的作用。

但如果是像現在這樣自己陷入圍擊的時候,效果就沒有那麼的明顯了。

就像剛剛,自己的五名對手,正在在棕羽青骨熊正好旋轉到他們身前的時候,才有機會對自己展開攻擊。 大清隱龍 如果他們抓住這個空隙,瘋狂的對自己展開攻擊的話,那自己也不會特別的好受。

整體上來說,自己的五行馭獸術,威力已經十分的強大,但是如果可以將木系以及金系的魔獸,替換一下的話,那麼五行馭獸術,將會更加的完美。

朱帥現在的眼光,已經初具辨認能力,很快就將自己五行馭獸術的一些不足給尋找了出來。

不過,現在的戰鬥,還在繼續。

朱帥現在躲在了五行馭獸術的陣眼之中,可以說是十分的輕鬆,只要注意不要被自己的對手偷襲到,然後及時的將五隻元素魔獸身上虧損的元素之力補充充盈就好了。

在五行馭獸術的幫助之下,朱帥現在十分的輕鬆,但是他的五名對手,卻被逼的手忙腳亂。

他們往往才剛剛抵禦住一隻元素魔獸的攻擊,下一波的攻擊,就已經接踵而至,在這種忙亂的情況之下,他們也沒有及時的發現朱帥五行馭獸術上存在的那些不足,抓住機會進行反擊。

這樣一來,朱帥就更加的悠閑了,甚至可以施展一些其他的法術,來提前結束這次的戰鬥。

但是朱帥心中的想法,就是徹底的看看自己五行馭獸術還存在那些不足,所以也並沒有那樣做,只是全身心的控制著五行馭獸術。

可即使是這樣,朱帥的五名對手,還是漸漸的抵擋不住了。

朱帥五行馭獸術所凝聚出來的魔獸,全部都是五階魔獸,與人類的法皇強者實力相當。

現在變成元素狀態,雖然其真實實力,與魔獸無法同日而語,但是威力也不容小視,五人必須全神貫注,才可以將這些元素魔獸的攻擊抵禦下來。

這樣一來,他們體內的元素之力,消耗的十分巨大。

反觀朱帥,由於有著湮滅之塵,再加上現場數萬名的觀眾,恢復元素之力,那簡直就是轉念之間的事情。

然後在將這些恢復的元素之力,快速的投入到周圍的元素魔獸身體中去,這樣循環下來,朱帥的五行馭獸術,可以打上一天一夜!

這簡直就是不公平的對戰!

但是有什麼辦法呢?這場挑戰賽,對於朱帥來說,本來就特別的不公平,一個人面對四聖城十名法皇的挑戰,這不是開玩笑么?

若不是朱帥,換任何一個人來,都不可能做到這樣的事情。

朱帥的元素之力,用之不盡,但是對手五人,元素之力卻不斷的快速消耗著,很快就有人開始逃出歸元符,往自己的嘴中塞。

可是歸元符,也只能起到微小的作用,效果並不明顯。

很快,五人之中的那名九段火系法皇,就率先扛不住了!

火系法皇,以攻擊為主,攻擊力十分的強悍,但是防禦啊,續航能力啊,都只能是一般,在五隻魔獸的輪番轟炸之下,那名火系法皇,節節敗退。

雖然其他四人,有時候可以略微的支援他一下,但是時間長了,他們連自己也顧不過來來了。

很快,那名火系法皇身上的魔幻服,就被棕羽青骨熊一張拍碎。

有了第一人的失敗退出,後面進行的,就更加的順利了。

那些元素魔獸,攻擊對象由五人變成了四人,所施展的法術,威力比之前更強,抵禦起來,更加的困難。

很快,水系法皇也撐不住了,魔幻服瞬間破裂。

接下來,便是金系法皇、木系法皇、土系法皇!

終於,在戰鬥進行了大約半個小時之後,朱帥的五名對手身上的魔幻服,全部破碎!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