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或許如此表面的前人太多,女人們開始越發期待新鮮的刺激,如果只是老套的一句『我愛你』那說出這句話的人最好本身素質極高,就像是鄭容和,事業欣欣向榮,本人也像是花兒一樣招蜂引蝶。

只可惜,徐賢不是普通女孩,倒不是說她有多麼與眾不同,只是別的女人或許在這一時刻心中會被巨大的欣喜充盈而情不自禁,將那點滴慌亂都拋到九霄雲外,但徐賢是把慌亂放大,然後不知所措。

她皺著眉頭看向面前的鄭容和,完全不顧忌旁邊有攝像機在場,她第一時間就認為是鄭容和的現場大綱出了問題,因為計劃中並沒有什麼表白場景。緊接著,她看到了鄭榮合因為緊張而變得通紅的臉,她能感覺到他的緊張、勇氣、還有那點最讓女人動心的不顧一切為了你,然後她意識到。

啊,我被表白了。

之後呢?

她緊張到無與倫比。腦子裡一片空白,什麼林蔚然在這帶來的壓力和忐忑。都一瞬間消失了,她下意識的瞪大眼睛看了鄭容和。顯然是不知道如何應對的。

現場拍攝的工作人員也都懵了,作家們一齊低下頭看起台本,不知道是誰寫了這突兀的一段,pd大人下意識認為是台本出了問題,怒氣沖沖的想找人來問問到底是誰在會長大人駕臨的時候這麼給他出醜,只是眼神掠過屏幕時他發現了鄭容和微微顫抖的一雙拳頭,然後他意識到這傢伙的認真,隨即只能愣愣的盯著屏幕,天知道這傢伙為什麼偏偏選擇了這個時機。但實在不是什麼好時機。

徐賢的經紀人還不認為這是一個男人對女人的表白,只是台本上粗糙的一個設置,哪有男人會在一家路邊咖啡廳和女孩聊了一會兒就表白的?沒鮮花,沒燭光晚餐,甚至都沒個廉價首飾,他目光四處轉悠著,期待有人能送上一份蛋糕什麼的,萬萬沒想到這會是真實表白的經紀人還沒進入到維護藝人和自身利益的狀態,所以才沒站出來大聲呵斥。他只是慢慢詫異於為什麼拍攝陷入停頓,難道是小夥子的台詞出了問題?

鄭榮合的經紀人一臉驚懼。

你小子不是說不公開嗎?

你現在這樣跟公開有什麼區別?

外面那麼多粉絲瞧著呢,有日本的,有韓國來日本的。還有跟著你一起坐飛機來日本的韓國私生,沒有記者也不代表消息不會走漏啊祖宗!你這是要玩死我嗎?!

現場陷入了一種詭異的寂靜,似乎所有人都在等著徐賢的回答。她的點頭和搖頭要承擔很大的責任,不單單是對鄭容和。也是對在場的所有人。

「我,喜歡你。」

這時候。鄭容和又重複了一遍,每個字因為緊張和激動而咬的很重,這不是他想象中的表白場面,他的表白應該是窮小子衣錦還鄉后,重新出現在當年看過他落魄模樣的女孩面前,他穿著筆挺的西服帶著她去首爾最好的高空旋轉餐廳吃飯,如果可以的話就包場,錢花的太多也不是問題,他們會有燭光、牛排、蛋糕、紅酒,戒指老套的放在冰激凌里,驚喜是一方面,卻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要成為一個男人,讓女人不必太過擔心未來可以放心喜歡的男人,讓女人不必操心他人反對可以放心依靠的男人,讓女人相信他會一直成功下去的男人,他要是這樣的男人,所以才能來面對徐賢。

只是,沒有時間讓他準備了。

窮小子衣錦還鄉后已經不再是當年的窮小子,或許那年夏天他會因為和女孩說一句話就面紅耳赤,但如今卻可以自信的侃侃而談,時間改變了窮小子也會改變那或許只喜歡白色連衣裙的女孩,她或許會開始換上高跟鞋,穿起性感的貼身連衣裙,學會了嫵媚濃妝,不再因為大街上被人多看了幾眼而低頭快走,反而是昂首挺胸的散發起自己的女人魅力。人人都會變,但窮小子卻不希望女孩改變,他希望她一直都是原來的那副模樣,直到在他身邊。

我喜歡你,當年的窮小子只會這麼說。同樣是一句我喜歡你,現在的男人卻可以這麼去做。

鄭容和沒什麼慷慨陳詞,他笨拙的這麼說著,因為這幾個字就是他想說的,如果說他突然表白的動機是因為那邊屋子裡的林蔚然讓他覺得自己又成為了當年的窮小子,那當這幾個字出口,這一切就都不再重要了。

重要的,只是女孩。

「我喜歡你,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只知道我要努力賺錢讓你能看到我,可是你對我的態度一直都沒有變。我積極的表現給你看可你好像根本就不明白我的心,你實在是讓人很沒有辦法你知道嗎?」鄭容和激動著,「我只能告訴你,即便時間和場合都很不好,我保證我會給你一場真正的表白,但我實在是不知道你的心,猜測你的態度已經快要把我逼瘋了,你幾乎沒有給我一點暗示。我不知道該怎麼讓你信任我,我只能當著所有人的面跟你說,我喜歡你,不管我的事業也不管我能不能繼續做藝人,我都喜歡你,我要說出來。」

徐賢完全驚呆中,表情上沒有變化,因為今天讓她驚愕的事情太多了。在她的記憶里鄭容和只是朋友,無論他當年是籍籍無名的新人,還是如今前途光明的當紅偶像,兩人的相處並沒有因為各自地位的變化而產生變化,既然是朋友,那就應該有這樣不市儈的特質。可他居然表白了,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而且如此誠懇。

徐賢緊張到心跳加快,胸膛里如同有人擂鼓那般作響。

房間里所有的目光都聚集了過來,最驚訝的是沒進入到狀態的徐賢經紀人,他嗆了一口咖啡,劇烈咳嗽的時候也不忘關注著現場。

怎麼?

這表白是真的?

他看向場中只看著徐賢的鄭容和,萬萬沒想到這小子居然盯上了他們家的姑娘。

坐鎮現場的pd大人敏銳的看了一眼旁邊,只發現玻璃門的後面站著身著西裝的林蔚然,他被嚇了一跳,立刻脫離出鄭容和製造的感人氛圍,腦子裡飛快思量……最終,他靈機一動。

「答應他吧徐賢xi。」pd大人開了口。

「是啊,答應他吧,徐賢xi。」有作家跟著喊道。

所有人一愣,隨即有人鼓起掌來,有人做著怪聲起鬨,慢慢的所有人都鼓起掌來,張聲響成一片,『答應他』『答應他』的小口號在所有人的嘴裡各自傳出,每個人都被感動了一樣的看著他們。

有情人終成眷屬,無論時代過去多久,無論多少年,只要還有愛情,人們就會喜歡這樣的橋段。

pd大人也站起來跟著鼓掌,嘴裡喊著口號,在他的權衡中哪怕是會長大人再不近人情對這樣的小插曲也能一笑了之,說不定反倒因為這個林蔚然還會對他有好的印象。表白就表白吧,年輕的愛情每天都在上演,這樣讓人感慨的可不多,小夥子帥氣有能力,女孩漂亮心眼好,男才女貌天生的一對,哪怕真的被曝光了他們也可以在節目上繼續下去。

徐賢滿臉通紅,眾人的掌聲讓她從驚呆中解脫出來,轉而羞澀難當,對善良女孩來說此時的問題已經不是我跟不跟這個男人交往或者我愛不愛這個男人,而是變成了如果我拒絕這個男人會怎麼樣。

如果拒絕的話,他應該很受傷吧?

如果拒絕的話,他應該很沒面子吧?

如果拒絕的話他們以後要如何相處,如果拒絕的話他在這些人面前要如何自處?

現場的每一聲鼓勵都是一聲催促,在這些人的眼中徐賢現在的姿態不過是小女孩的扭捏,在人們的眼中一個男人能當著這麼多人,無視職業的制肘說出這席話的時候,他的真誠就已經足以打動任何女人,場中的鄭容和幾乎感染了所有人,每個人都希望他們能有一個喜慶的結局。

徐賢微微頷首,似是點頭。

鄭容和臉上萌生出極大的喜意,他下一步就是要抓住女孩的手,親吻她的面龐然後把她整個人都抱在懷裡。他要享受自己爭取來的幸福,而這份幸福則是他成功的最大體現。

可一個男人的聲音卻讓他沒來得及。

「你們在幹什麼?」

眾人回首望去,熾烈歡愉的氣氛被一掃而空,像是沸水突然凝結成冰那般叫人覺得不可思議。

林蔚然站在玻璃門的這一側,不再是後面。

能感染每個人,能感動每個人的少年意氣,熱血青春,激情飛揚,在如此絕對的權勢面前,不值一提。(未完待續……) 「頭兒!」賀龍軍放倒之後,他身後的那些士兵全都圍了上來。

賀龍軍猛地搖了搖頭,試圖讓自己清醒一些,可是眼前依舊冒著金星,模糊無比。

「這個人交給我!」賀龍軍咬牙說道,平時在部隊里,張天浩就一直給他作對,讓他丟人,如今一個年輕人就敢對自己這麼動手,他必須討回來!

賀龍軍一個直拳打向楚歌的門面,楚歌側步一移,直接一腳踢向了賀龍軍的小腹。

「哼!」賀龍軍冷哼一聲,抬腿抵擋,轉身一記迴旋踢。

楚歌有些詫異的看了賀龍軍一眼,然後直接用手扣住了賀龍軍的腳腕。

眼看楚歌就要下狠手,王國忠連忙說道:「手下留情!」

賀龍軍畢竟是軍隊中的核心人物,天組的地位雖然要比軍人更高一層,但如果因為楚鍾雄這個叛徒讓華夏少了一名將領,太不值得。

楚歌了解王國忠是什麼意思,沒有繼續動手。

沒想到的是,他剛一鬆手,賀龍軍竟然以拳打在了楚歌的胸口。

「說你胖你還喘上了是吧?」楚歌說著,也不想剛才王國忠到底說了什麼,抓住賀龍軍的衣領,上去便是一耳光。

由於楚歌的速度實在太快,賀龍軍根本來不及反應。

普通人即便身強體壯,但是和擁有罡氣、真氣的修鍊者比起來,還是相差太遠。

幾下子將把賀龍軍打的連楚鍾雄都不認識。楚歌這才鬆手。

看著自己的頭兒這麼兩下就被人放倒,那些人也不敢上前,畢竟聽口氣,對方是天組的人。

在軍隊中,天組已經被神話,那群傢伙不怕水火侵蝕,子彈都打不死。

雖然張天浩讓人感覺很厲害,但是眼前這個年輕人,給人的完全是一種恐懼之感,如果不是剛才王國忠說好話。賀龍軍很可能真的會被殺死。

「楚鍾……」楚歌剛想說些什麼。可是抬頭一看,卻發現楚鍾雄早已不見蹤影。

他竟然趁著,自己和賀龍軍纏鬥的時候跑了!

瘋狂奔跑中的楚鍾雄已經感覺到自己的氣血有些不順,身體傳來莫名的痛感。但是他現在除了逃。沒有別的選擇。

看了看身後並沒有人追來。他的心裡也算鬆了口氣。

可是當他再次看向前方的時候,心一下子就提了起來。

張天浩正蹲在地上,嘴裡叼著半根香煙。一臉笑意的看著楚鍾雄。

在華夏待了這麼長時間,他自然知道張天浩是一個什麼角色。

狼牙特種部隊的頭狼,蕭幫張二爺的義子,執行任務成功率為百分之百,武力值極高,直到現在楚鍾雄都無法判斷對方究竟是什麼級別的古武高手。

「楚老頭兒好久不見哈!」張天浩抽著香煙,對著楚鍾雄一臉微笑的說道。

楚鍾雄停住了腳步,一臉警惕的看著張天浩,「張天浩,你我無冤無仇,還請你放我一條生路。」

「的確,你我之間還真沒什麼恩怨,但是我吃的是國家飯,穿的是國家衣,花的是國家錢,就必須得為國家辦事兒啊!」張天浩說著,慢悠悠的站了起來,「還有,俗話說,子不教父之過,我可討厭賀龍軍,對你也啥好感!」

「你別逼我動手!」楚鍾雄的面色瞬間變得鐵青。

張天浩聽到這話,樂了起來,「本來我以為,您都一把老骨頭,就不動手了,看來我還是得幫你鬆鬆筋骨啊!」

楚鍾雄咬了咬牙,手掌隨風擺動,柔軟似蛇,帶起絲絲殘影,朝著張天浩沖了過去。

張天浩似乎一點也不緊張,慢慢悠悠的將最後一口煙抽完,也不閃躲,直接將手中的煙蒂,彈向了楚鍾雄!

緊接著,張天浩的身形猛然一動,速度比彈出的煙蒂還要快上一步,一拳轟向了楚鍾雄!

「轟!」

雙拳相對,發出巨大的轟鳴只剩,兩人身上的衣服,被衝擊的生出波紋,隨風搖擺。

「刺啦!」楚鍾雄的上衣和褲子,都被雙方的真氣撩開破洞。

但是張天浩卻並沒有討到什麼彩頭,被擊退的人反而是他。

張天浩的嘴角流出了一絲鮮血,他雙眼緊緊盯著楚鍾雄,將嘴角的血跡擦去,笑著說道:「楚老頭兒,你這衣料似乎不怎樣啊。」

「少廢話!不攔我,我可以饒你一命當做什麼都沒發生過。」楚鍾雄看著張天浩冷聲說道。

表面上,看似是楚鍾雄沾了光,但是剛剛那一拳,由於動用太多的罡氣,他體內的血液已經出現了紊亂。

只是一拳就是結構,如果再繼續下去,他遲早要因鮮血逆流而亡。

直到現在他才想起來,楚歌剛才那一根氣針究竟起到了什麼作用。

娛樂之華娛第一巨星 現在氣針早已與他的穴位融為一體,根本沒辦法排出,就算有辦法,現在張天浩就在他的眼前,根本不會給他機會。

張天浩一邊活動著筋骨,一邊笑著說道:「還沒開始打,就想讓我走?這多沒意思!」

張天浩說著,眉頭忽然一皺,體內發出一股強大的罡氣波動,「無敵真寂寞,第一重!」

話音剛落,張天浩的身體便變得有些發紅。

與楚歌的無敵真寂寞不同,張天浩修鍊的,主攻副防,楚歌除了防禦之外,沒有任何攻擊的特效。

張天浩修鍊的無敵真寂寞,不是全本,雖然主攻,但畢竟攻守兼備,比楚歌一味的防禦強上不少。

「該死!」楚鍾雄暗罵一聲,無敵真寂寞,和金色大板磚是張二爺的成名絕技,雖然他沒有親眼見過,但是其威力早就被傳的神乎其神。

雖然他修為高深,但也頗為忌憚。

他不想迎敵,如今卻不得不將罡氣凝於拳腳之上,應對張天浩的攻擊。

「龍戰八荒!」張天浩一躍而起,拳風猶如龍嘯,半空竟然生出,由罡氣凝結而出的龍形虛影。

「喝!」楚鍾雄感覺到了這一拳的強大,可是此時的情況,他只能硬著頭皮,強行抵抗。

手腕翻轉,雙掌在半空勾勒圓形,待到半空生出一副虛無縹緲的陰陽圖時,猛然推掌而出!

龍戰八荒,可以說是古武拳法當中,至剛至強的武技,同時帶有遇強則強的特性。

但是太極拳向來以以柔克剛聞名於世,所以張天浩這一拳打在陰陽圖上時,感覺和打在棉花上一般。

即便如此,他所凝聚的龍形幻影也被轉化一空,最後甚至融入到了陰陽圖之中。

這還沒完,張天浩剛剛落地,楚鍾雄猛然甩臂,陰陽圖瞬間漲起一陣白光,剛剛消失的龍形幻影再次出現,張牙舞爪的朝著張天浩沖了過去。

「雙龍戲珠!」張天浩似乎早有防備,雙全再次發出兩條細小的龍翔歡迎,追逐著一顆金珠。

那金珠雖為圓形,但是卻鋒芒畢露,直中楚鍾雄那條陰陽長龍的眉心。

同時兩條細小的長隆,相互交錯在空中,不停的旋轉,竟然將那龍形幻影絞的粉碎!

直接擊打在了楚鍾雄的胸口!

「噗!」楚鍾雄直接吐出一口鮮血,連退數步才穩住身形。

他體內的血液已經開始的不停的翻湧,有了逆行的趨勢,如果再戰下去,非死即傷。

必須速戰速決!楚鍾雄想著,調動丹田內所有的罡氣,準備發出自己最強的一擊。

此時楚歌和王國忠已經追了上來,「楚鍾雄,這次看你往哪裡跑!」

「該死!」雖然楚鍾雄的臉色極為難看,但依舊沒有停手的意思。

「楚歌,快點出手,現在他正在醞釀武技,是最佳的時機,若是錯過,就麻煩了。」卧在楚歌肩頭的小黑,開口說道。

楚歌聽到這話,手擬劍訣,凝聚出氣劍,準備制服楚鍾雄。

但是遠處的張天浩卻大聲的喊道:「侄子住手,這老傢伙交給我一個人就好!」

「侄子?」楚歌聽著這話卻有些迷糊,同時心中有些氣憤,我草!老子認都不認識你,就想沾老子光。

一旁的王國忠看到楚歌臉色的變化,連忙說道:「他叫張天浩,是張二爺的義子,說是你的叔叔,也不為過。」

「草!有沒有搞錯,雖然這傢伙滿臉胡茬,但是看起來,最多二十七八,比我大不了幾歲啊!」楚歌忍不住的嘀咕道。

王國忠笑了笑沒有說話,張二爺的脾氣怪異,別說收張天浩做義子,甚至和一些年輕人結拜為忘年之交。

有些人的歲數,甚至比楚歌還要年輕,如果被楚歌知道,不知道他會不會被氣的吐血。

「誰與爭鋒!」楚鍾雄一腳踏在地面,地面瞬間出現一個深坑,猶如超級賽亞人一般渾身蔓延著罡氣,飛入了空中。

楚鍾雄在華夏卧底五十年,偷偷研習各大門派的武功絕學,綜百家之長,創造出了屬於自己的武技,誰與爭鋒!

剛柔並濟,攻守兼備,威力極大。

眼看楚鍾雄,整個人都砸向了張天浩。

張天浩卻淡然自若,渾身肌肉暴漲,無敵真寂寞瞬間提升到了六重境界。

腳下地面忽然裂開,一條巨大的長龍在他身旁盤旋,一飛衝天,發出巨大的龍吟之聲。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