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雖這麼說,彌彥心中卻鬆了一口氣,不管怎麼說,能夠進行交流就是一件好事。說著彌彥給身後洞口的耶夢加得做了個手勢,示意耶夢加得解開對七尾重明的封印。

小南本就擔憂彌彥的安慰,見狀想要阻攔。

「相信彌彥和我,不會有問題的。」

耶夢加得小聲安慰小南,同時按照彌彥的要求解開了封印,纏繞在七尾重明尾巴上鎖鏈各自回到了原本的位置。

七尾重明感覺到了彌彥的誠意,巨大的複眼動了動,眼中的戾氣消散了一些,尾巴盤迴身後,三對翅膀如同放倒的風帆,一層層的貼在了背後,巨大的身體趴伏下來,一部分複眼看著耶夢加得,它注意到了耶夢加得的動作,一部分則盯著彌彥,淡漠的道:

「人類,你的膽量不錯,你想說什麼?」

七尾重明願意聽一聽彌彥說什麼,一方面是身處封印陣中無法反抗,而且彌彥也展現了誠意,另一方面,它對人類的感官並不好,但是也不像一尾、九尾那樣對人類憎恨。

尾獸也不是從誕生就這麼大的,作為蟲類的七尾更是尾獸中比較特殊的一隻,它進入成熟期之前是以蟲子幼蟲的形態存在的,所以在化繭脫殼之前,它是個深山老林的宅尾獸,脫殼之後更是尾獸之中唯一具有飛行能力且移動速度最快的尾獸,所以有人打傷過它,但還沒有人殺死過它,最過分的也只是設計將它封印了幾十年。

雖然很不爽,但幾十年對於活了上千年的尾獸而言不過打盹的功夫。

在形式不如人的情況下,七尾重明並不介意聽一聽眼前這個小人類說什麼。

「在此之前我們想認識一下吧,傳說尾獸是六道仙人創造,所以你是七尾卻不叫七尾對吧?」

彌彥溫和的笑道:

「我是彌彥,可以告訴我你的名字嗎?」

七尾重明冷冷的哼道:

「哼,你現在叫我七尾就夠了。」

尾獸的真名都是由六道仙人親自起的,因此對於每一隻尾獸而言,真名都是十分重要的存在,說出自己的真名意味著對對方的認同,意義重大。

剛開始的溝通就不太順利,彌彥心中默默嘆了一口氣,卻沒有感到氣餒和沮喪,說到底這種情況也是千年來人類對尾獸造成的傷害造成的。

「好的,那麼七尾,我先自我介紹一下。

我是雨忍村的首領,也是曉組織的首領。

我出生在雨之國一個不起眼的小村子,生活談不上富裕,但至少也算是吃穿不愁,更重要的是和平安穩,直到我五歲那年,第二次忍界大戰爆發···」

彌彥盤腿坐在地上,語氣平和,像是拉家常一樣,緩慢的向七尾道出了自己過去的幸運與不幸,講了生活環境的變化,談了自己的理想和意志,以及付出的種種努力。

「我想要世界和平,希望大家能夠互相理解,不僅僅是人類,還有你們,但是在此之前我需要我的聲音能夠讓世界上最強的五大隱村能夠聽到。

目前忍界第三次大戰即將爆發,我和我的夥伴努力拖延了數年,到現在卻已經無力為繼了,所以我希望能夠得到你甚至更多的尾獸的支持。」

彌彥大聲的說道,目光平靜,毫不躲閃的與七尾巨大的複眼對視在一起。

七尾的複眼中閃過危險的光芒。

「說到底,你想要我的力量,對吧?」

彌彥點頭,毫不猶豫的承認。

「是。」

七尾重明背後翅膀張開,挺直身體,居高臨下的俯視著彌彥,屬於尾獸的恐怖氣息蔓延開來,冷笑道:

「呵呵,人類,說到底你和其他想要馴服我們的人有什麼不同嗎?」

「我說過了,我是需要你的支持,力量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而且你可以拒絕,如果你現在想要離開,我們絕對不阻止你,只是請你離開之後務必不要傷害其他人,最好也不要再次被其他人抓到。」

彌彥不躲不閃直面氣勢全開的七尾,坦坦蕩蕩的說完之後側開身,讓開了七尾通向洞口的道路,而在洞口的耶夢加得也拉著神情擔憂的小南讓開洞口的位置。

七尾重明見狀複眼中閃爍著懷疑的目光,幾息之後,猛然振動翅膀,掀起狂風,瞬間衝出洞窟一路高升,片刻之後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天邊。

彌彥走出洞窟,拍走身上的浮塵,遙望天際,無奈的道:

「失敗了啊。」

雖然說對於七尾的選擇早有預料,但是還是感覺有些失望。

耶夢加得聳了聳肩,玩味的道:

「畢竟你總不能要求剛剛認識的人信任你吧,更何況還是一隻被關了好多年,多人類頗有怨言的七尾。」

彌彥搖了搖頭,有些憂心的道:

「但願它不會傷害人類吧。」

「這個可不好說···」

———— 蘇宜貞師徒二人來到這幻境已經兩日了。

自從陸邵淵醒來之後,只稍作休養,就表示要找出口離開這裡。

她本來是想讓他多休養一日的,但他執意堅持。

於是在做好準備之後,兩人開始出發找尋這幻境的出口。

蘇宜貞手執匕首走在前頭,將擋在面前的一些雜亂的藤蔓清理掉,順便做些記號。

陸邵淵則跟在後面,有心想要幫忙,但卻不敢開口。

自從他說不贊同她找道侶,這丫頭已經徹底不搭理他了。

本來嘛,這小丫頭才多大啊,正是心性不定的時候,找道侶什麼的極容易影響心性。

他這個做師父的也是為了自己的愛徒著想啊!這丫頭怎麼就不理解?

他既心酸,又覺得自己沒有做錯什麼。

於是,師徒倆就賭起氣來了,誰也不理誰。

即便是不得不說話,也都是幾個字幾個字的交流。

走了許久,兩人終於走出了之前的峽谷森林,到達了峽谷上方。

當看清楚眼前的景象之時,如果不是過高的氣溫提醒她,蘇宜貞幾乎以為自己看見了白骨冰原。

入目的是一片白茫茫的荒漠,細白的沙粒遠遠看去雪一樣的晶瑩美好。

然而它跟頭頂上天幕倒映的冰原則是完全相反的。

陸邵淵俯身抓了一把地上的沙子仔細查看,片刻后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連剛才一路上維持的冷戰也顧不上了,他銀灰色的眼眸掃視著周圍,「當心些,這沙漠不簡單。」

「師父可是發現了什麼?」

「地上這些白沙並不是普通的沙子,而是白骨化成的。」

「白骨似沙沙似雪……」

蘇宜貞低頭看了看腳下踩著的鬆軟的沙子,心裡陡然升起一陣寒意。

這樣一片渺無邊際的沙子,究竟需要多少白骨才能累積而成?

兩人不敢再大意,直接御劍前行,打算找找有什麼離開的線索。

然而越是探尋,蘇宜貞越是覺得這地方古怪邪門的很。

白茫茫的一片沙漠,一眼望去無遮無攔,看哪兒都一樣,極容易讓人迷失方向感。

在沙漠里飛了許久都找不到這沙漠的邊際,蘇宜貞這才隱隱覺得有些不對勁。

「按照常理來說,我們飛了這麼久,平日里便是從宗門御劍去俗世也該到了,這沙漠未免大得有些不正常。」

陸邵淵想了想,「你說得對,這麼一直飛下去不是辦法,只怕我們靈力耗光也不一定能出,倒不如仔細找找這沙漠里有沒有什麼線索。」

兩人御劍停在半空,從高處俯視這片沙漠。

仔細盯了一會兒,蘇宜貞神色越來越凝重,「師父……」

「嗯?可是發現什麼了?」

「你覺不覺得這沙漠的跟白骨冰原很像?」

「是很像啊,可除此之外似乎也沒別的了。」

「不。」她搖搖頭,「師父可能不清楚,但是我先前出了幻境,在冰原尋找你的時候,御劍在冰原上飛了很久,冰原的大體地形我都差不多記住了。」

她伸手指了下面沙漠幾處沙丘跟小沙山,「那邊那些如果看成是小山的話,整體的地形布局就跟咱們先前在冰原住的地方是一樣的了。」

陸邵淵微訝,按照蘇宜貞說的仔細觀察了一下,發現真的如她所說。

這沙漠的布局竟然跟白骨冰原幾乎一模一樣。 「白骨荒漠……」

陸邵淵不知道想起了什麼,臉色忽然間大變,「不好!阿貞!快離開這兒!」

蘇宜貞還沒能反應過來到底發生了什麼,陸邵淵就已經將她拉到自己的飛劍上,迅速遇見朝一個方向飛去。

那速度之快說是逃命也不為過。

她十分詫異,「怎麼了師父?」

「我很早之前就聽我師父說過,在瀛洲有一片白骨荒漠,是上古時期戰場妖族跟人族的古戰場。」

陸邵淵的聲音冷肅,「傳說沙漠里有無數的奇珍異寶、功法典籍,甚至還有不少神器存在,許多人想方設法想到這裡探寶,可卻苦尋不到蹤跡。」

蘇宜貞瞭然,「師父是說,這裡就是白骨荒漠?」

「若我猜測的不錯,應該就是這裡。」

「這裡很危險?」

若非如此,他也不會臉色大變了,畢竟當初面對極雷的時候,他也沒有這麼緊張過。

「世人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陸邵淵一邊御劍飛行,一邊注意周圍的動靜,「這裡除了有珍寶,還有數萬年積累下來的怨氣。」

「這裡之所以沒有人能找到,是因為早在很多年前,白骨荒漠就已經被我師祖聯合其他一些修真界大能聯合封印到了其他空間內。」

蘇宜貞看著底下一片平靜的荒漠,完全看不出來這裡跟普通沙漠有什麼不同之處。

甚至她完全感覺不到有什麼危機感。

「師父,這裡到底有什麼?」

「為師也不知道。」他苦笑起來,「當年你師祖告訴我這些的時候只是寥寥提過幾句。」

「那既然要快點離開,師父你不如放我自己御劍,這樣還快些。」

陸邵淵想也不想直接拒絕了,「不行,太危險了,就算兩個人御劍慢一些,可好歹要安全不少。」

她想還想說什麼,無意間卻瞥見天幕上的景色,瞳孔驟然一縮,「師父!天幕上的景色在隨著我們的位置變化而變化!」

「嗯?」他抬頭看去,亦是十分驚訝,「這是——」

這一片荒漠雖然看不出什麼景色變化,但頭頂天幕的景色卻在隨之不停地變化著。

就像是處在鏡子裡外的兩個極相似的世界一樣。

「太好了,這樣參照著天幕上的景色,咱們應該是能走出白骨荒漠的,阿貞好聰明!」

找到了離開的線索,蘇宜貞自然也高興,然而還沒來得及說話,餘光瞥見的一幕卻讓她一瞬間渾身僵硬。

距離他們身後七八十丈遠的地方,天地之間之間一片混沌。

颶風裹挾著白沙旋轉著,緩慢的形成了類似於沙漠龍捲風的風暴漩渦。

這一切的形成毫無聲息,以至於他們兩個居然完全沒有察覺。

然而這些都不是最可怕的。

蘇宜貞定睛看著那速度越來越快,始終跟在他們後面的龍捲風,頭皮一陣發麻。

密密麻麻的魂體被裹挾在白沙里,無聲的嘶嚎著。

她現在忽然覺得視力好並不是什麼好事,起碼那一張張扭曲的臉和肢體讓她感到毛骨悚然。

陸邵淵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是看見什麼了,忍不住苦笑,「剛才怕你害怕,沒敢告訴你,還是被你看到了。」 「emmm,據我所知,原本六道仙人留下尾獸是守護人類的,只是人類貪心不足蛇吞象罷了。七尾算是尾獸之中受害比較少的,所以就算倒霉最多也是瀧忍村倒霉。」

耶夢加得稍稍分析了一下,轉頭對不知道什麼時候從地里鑽出頭的白絕道:

「白絕你最近留意一下七尾的動靜,如果它傷人的話立刻彙報。」

白絕從地底探出大半身體,聞言一臉苦色的攤開手,無奈的道:

「這你可就為難我了,如果是其他尾獸倒也不難,但七尾會飛,而且飛的又高又快,我根本看不住它啊。」

耶夢加得也知道白絕說的事實,於是道:

「所以我讓你留意一下就好,瀧忍村那邊重點關注一下。」

「沒問題。」

見耶夢加得和白絕三言兩語敲定關於七尾的後續事宜,小南柳眉微皺的道:

「那麼接下來進行備用計劃嗎?」

「嗯,也只能這樣了。」

彌彥臉色沉重的點了點頭,備用計劃可是危險的多了,但是說服七尾失敗,也只能如此了。

「那就得儘快了。」

···

半個月後,彌彥三人經過了長時間的趕路,在白絕的給力支持下,一路繞過了忍界各個勢力的探子和砂隱村外圍的封鎖線,終於風塵僕僕的潛入了砂隱村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