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1分,美艦「福特」號向中華民國商船「和平」號鄰近水面發射機槍,用以警告。

而「和平」號幾乎在同一時刻,做出了一件全世界任何商船都絕對不會做的事情,甚至看起來無比瘋狂的事情:

他們,用船上的自衛用輕武器向「福特」號射擊

瘋了,中國人一定是瘋了這是「福特」號上每一個美國人所想的。

一艘商船,竟然敢襲擊一艘軍艦

「上校,『和平』號正在向我們射擊,要不要擊沉他們」

「不」卡特尼森大聲叫了出來:「情報沒有錯誤,『和平』號運載的絕對不是什麼民用物資,而是特殊用途的軍用物資是國際禁運的物資不許擊沉,俘虜他們」

13:20分。

很顯然,無論「和平」號如何努力,一艘商船也絕對不是一艘軍艦的對手。但是奇怪的是,「和平」號上居然沒有一個人害怕似的,反倒好像都早已經在準備著迎接這一天的到來。

「船長,已經準備好了。」大副走了過來,平靜地說道。

單威點了點頭「給國內發電,『潛行』計劃正式啟動,『和平』號所有船員將與船共存亡。請中國海軍為我們報仇中華民國萬歲,大總統萬歲」

13:25分。

「和平」號上的槍聲忽然一下停止了,卡特尼森嘴角露出了微笑。

是的,沒有任何一艘商船可以和軍艦相抗衡。

但就在這個時候,「和平」號上,卻忽然傳來了一聲驚天動地的劇響………….

「上帝上校。中國人自己引爆了『和平』號,他們正在自沉,正在自沉」

卡特尼森完全震驚了,他獃獃地看著急速下沉的「和平」號,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為什麼中國人寧可自沉,也不願意讓人到上面去?

「和平」號上,究竟隱藏著什麼秘密?

「和平」號在那急速下沉,單威睜開了眼睛……………

他看到那些在爆炸中僥倖生存的船員們,就圍在自己的身邊,每個人的臉上都是如此的從容、鎮定,好像這一天的到來早就在他們的計算之中一般………….

單威發現自己已經受了重傷,但他卻一點也不擔心,反而還笑了笑。

他吃力的從懷裡掏出了自己的那把精緻的槍,然後低聲說道:「別了,弟兄們」

「全體都有,敬禮」同樣帶傷的大副說道。

倖存的船員們一齊舉起了自己的手。

「與船同生,與船共亡…………..」單威喃喃地說著,然後緩緩舉起了自己的手,槍口,就對準在了自己的太陽穴上……………

……………

「大總統,『和平』號急電」宋子文匆匆走了進來,見到大總統的時候,稍稍遲疑了下:「兩個小時之前,我『和平』號在海面遭遇美國太平洋艦隊輕巡洋艦『福特』號,拒絕接受檢查。13點25分,『和平』號船長單威,下令自沉…………..」

「『曙光』計劃失敗了,『潛行』計劃自動開啟。」蕭天似乎並不如何驚訝:「追認單威為中華民國少將,『和平』號全體船員晉一級。同時向美國大使提出嚴重抗議,中華民國絕對不會允許襲擊中國商船的行為發生…………..」

蕭天略略沉默了下:「從現在開始,對海面上所有敵對國家…………不,包括中立國,進行無限制射擊」

宋子文身子略略顫抖了下:「大總統,這就意味著,我們和美國隨時都會開戰…………」

「開戰?」蕭天有些譏諷地笑了:「『和平』號沉沒了,這已經是開戰的預兆,其實,我和羅斯福都在等待,看誰第一個沉不住氣………….也許,很快就會宣戰了………….」

……………..

9月21日,中華民國海軍『雷72』號潛艇。

「發現美國商船『自由萬歲』號。重複一遍,發現美國商船『自由萬歲』號。」

「緊隨『自由萬歲』號,緊隨『自由萬歲』號」「雷72」艇長萬成面無表情地說道。

潛望鏡里,萬成看的非常清楚:

美國商船,「自由萬歲」號

為「和平」號報仇的機會,萬成根本沒有想到這麼快就會出現了

「不,等等,等等天,艦隊,是一整支商船隊」

「什麼?」萬成怔了一下:「確認」

「確認,美國商船隊運輸商船26艘護航驅逐艦4艘」

萬成大喜過望:「緊緊尾隨,向司令部發電」

21日下午18時,各潛艇開始向「雷72」號靠攏。

22日,在「雷72」號周圍已聚集了六艘潛艇,「雷79」、「雷80」和「雷81」………….

潛艇散佈於船隊航線的兩側,猶如夾道歡迎一般。艇載魚雷發射管的檔水管打開了,靜靜的魚雷虎視眈眈。夜幕降下來時,攻擊的時刻到了,數十艘美國艦船一無所知。

22日,晚19時。

「攻擊開始」

隨著萬成一聲令下,潛艇全都浮上了水面,有夜色掩護,驅逐艦發現不了。這是一片開闊海域,正適於艦群作戰,空中幾點星光。

1000碼以外的船隊像黑壓壓的城牆。萬成登上艦橋,深吸了一口海面上的清新空氣,屠殺命令就從他那難以啟動的嘴巴里蹦了出來。

「雷72」放出的兩枚魚雷如離弦之箭,率先向船隊撲去。5000噸的首船「大富豪」號中雷,船隊像炸了群的羊,恐慌地向四面散開。

護航的軍艦既要搶救落水者,又要搜索潛艇,顧頭顧不了尾。乘著船隊的混亂,各艇紛紛尋找目標,商船觸雷爆炸聲此起彼伏,海上大屠殺持續到天亮才告一段落,海面上火光熊熊。

狩獵的潛艇忽而潛入水下,躲避軍艦;忽而浮上水面,發射魚雷;忽而衝到船隊的前部、忽而撲向尾部。膽大的乾脆鑽進艦隊中間,抵近攻擊。海面上遍布船骸。屍體和船上裝載的物資,空氣中充滿焦糊味,落水的未亡者在凄聲呼救,劫后的場景慘不忍睹

這就是在「和平」號事件爆發后的次日,所發生的震驚全世界的「大富豪」事件…………..

但是,襲擊還只是開始,中國人的報復也僅僅還只是開始

在得知美國商船隊和護航艦隊遭到襲擊之後,羅斯福總統陷入到了沉默之中。

該做出抉擇了,該到自己和美國一起做出抉擇的時候了…………….

9月23日,就在羅斯福總統還在猶豫不決的時候,跟大的噩耗傳來了…………..

游弋在海底,如同幽靈一般的「雷101」號潛艇的艇長宋庭南,仔細的監視著海面上的每一個微小的動靜。

「雷101」號保持在潛望鏡深度,以低速沿岸航行。9月22日晚,「雷101」號沿著既定的巡航路線.航行至珍珠港一線,準備在這裡潛伏,守株待兔。在這時候,艇上的值更官報告:前方發現燈火。

目標長約200米,正以低速向西航行,宋庭南少校初步判斷這是一艘美國的重巡洋艦。這艘巡洋艦燈通明,顯然沒有發現面臨的危險。「雷101」號潛艇的機會來了………….

「大野牛」號離開了珍珠港,準備返回美國。這艘標準載員1800人的遊船,現在載有2000多名要回國休假的美國人,已經超載,儘管這艘遊船航速不低,但是由於超載人數太多,只能蹣跚而行。

天黑以後,為了航行安全,船的航速很慢,由於這一海域都在美國海軍控制之中,船長自認為非常安全,因此讓全船燈火大開。然而他萬萬沒有料到,就在這個時刻厄運降臨到了「大野牛」號的頭上。

在宋庭南艇長的指揮下,「雷101」號在潛望鏡深度悄悄跟蹤著目標。由於能見度很差,宋庭南仍舊不清楚,它跟上的這艘船是哪一級別。但是這艘送上門來的獵物燈火通明,航速低而且根本無規避動作,對於潛艇攻擊來說,簡直是一艘活靶子。

「雷101」號潛艇沿著海岸跟蹤「大野牛」號,潛艇與遊船成平行航線,開足馬力前進,宋庭南在等待機會,想超過美國船,佔領攻擊陣位。美國人沒有感覺到絲毫危險。由於海面漆黑一片,「雷101」號潛艇又是在左側靠近海岸的水域悄悄跟蹤,僅靠目視偵察的美國遊船完全沒有發現潛艇的蹤跡。

9月22日13時,「雷101」號潛艇終於趕到了美國遊船的前面,這時宋庭南下令潛艇轉向機動,航向與「大野牛」號成90度夾角,這裡是理想的攻擊陣位…………

在機動過程中,宋庭南發現目標仍不緊不慢地沿著預定航線航行,他斷定,美國人根本沒有發現「雷101」號。潛艇首部四個魚雷等射管準備就緒,「雷101」號即將發起攻擊。

在通常的魚雷攻擊中,對於航行中的敵船,潛艇的第一波魚雷—般成扇面發射,齊射的魚雷就象霰彈槍一樣,確保這些直航式魚雷總有一枚命中,待敵艦中雷癱在海面上之後,再轉而攻擊其他目標,或是補上一雷,將其徹底送下海底。

但是,「雷101」號潛艇現在遇到的情況實在是太理想了,敵艦隻有幾節的航速,且航向穩定,目標距離只有900多米,而面對的又是一艘大型艦船的側面。如此巨大的輪廓,「雷101」號可以說是打一雷中一雷。因此,宋庭南決定進行魚雷連射,而且都朝一個方向發射。

23時10分,雷101號潛艇發起攻擊。533毫米魚雷以兩秒的時間間隔,一枚接一枚從艇首的魚雷發射管射出,奔向敵艦…………

一分鐘后,遠處傳來三聲巨響,三條魚雷全部命中。從潛望鏡里看過去,海面上開了鍋,德艦燃起熊熊大火,海面上一片混亂。「雷101」號繼續監視了數分鐘,當確認這個龐然大物在迅速下沉之後,宋庭南在戰績表上終於填上了「擊沉」而不是「擊傷」,他下令下潛加速,滿意地離開了這一海域……………

對於美國人來說,這是災難性的一天,「大野牛」號上的2326人,只有6人生還………….

當接到這一報道后,羅斯福總統徹底震驚了。

「………..為了保衛美國的安全,自由的美國人民必須對外國勢力的陰謀詭計和影響有清醒的頭腦,因為歷史和經驗證明,外國勢力是共和政府最致命的敵人之一;美國應該與外國發展商務關係,但是卻要避免與它們發生政治聯繫,不要與任何外國建立永久的聯盟,只有在非常緊急的情況下可以建立短暫的聯盟,雖然對已經訂立的政治性條約,應該忠實履行,但僅以此為限,以後不再增加;由於歐洲有一套與美國無關、或者關係非常微小的根本利益。因此美國不能通過人為的紐帶,牽連進歐洲的政局變換中去,或者卷進與歐洲為友或為敵的那些通常的結合和衝突中去…………」

看著華盛頓在其著名的《告別詞》中就新生的美利堅合眾國的外交政策提出下述基本原則。羅斯福苦惱地笑了。

到了現在,難道「孤立主義」還能在美國行得通嗎?

開戰,將是美國唯一能夠採取的行動 ?牛坪是桑粹最貧窮的鄉鎮,眾里壽峰林古。常常有高青石懸崖。交通極其不便,土地極其貧癮是這裡貧窮的根源。

可是正因為這裡有如此多的懸崖峭壁,卻為開極限運動提供了絕好的條件,雲山公司的專家來犀牛坪考察后對這個地方贊口不絕,認為這裡就是一今天然的極限運動場地。無論是蹦極抑或是攀岩,這裡都可以做到最刺激、最富有挑戰性!

郭雪芳又一次來到桑樟,這次來她主要目的就是做工程規劃的,帶的人不少。她自己依舊不太管事,纏著張青雲,讓他親自陪同去瞻仰一下犀牛坪的天下奇險。

站在犀牛坪最陡峪的山崖邊,郭雪芳身子有些抖,不敢看往前看,說話的聲音也有些顫抖。

張青雲哈哈大笑,其實兩人站的位置離懸崖還很有距離,張青雲來自雍平,這種場合當然司空見慣,當然不會害怕。

「我還以為郭大小姐有多大的膽量呢!沒想到還只到邊上便受不了了,看來你自己也要加強挑戰啊!」張青雲道。

郭雪芳臉色變了變,深吸一口氣道:「誰說我怕了,我們一起再往前走,誰不走誰是小狗!」

「倔強!嘴硬!」張青雲嘀咕了一句,卻見郭雪芳伸過手來,拉著張青雲的肩膀就往前拽,張青雲心中暗笑,索性邁開步子和她一起往前。

一步、二步。三步,離懸崖只有一米距離了,張青雲擺擺手道:「只能到這裡了。再向前會相當危險!」張青雲自小在山上呆得多,知道離崖口近下面有風,本來很緊張的人被清冷的山風一吹會倉皇失措,容易出現眩暈癥狀。

郭雪芳癟癟嘴道:「還有那麼遠呢!自己沒膽量還說我!」她聲音很顫抖。臉色都有些白,張青雲明顯感覺到她的手劇烈的顫抖。

「好了」張青雲剛想開口認輸,誰曾想郭雪芳又前邁了一步,一股山風吹來,張青雲打了一個寒顫,暗叫一聲不好。

「啊!」郭雪芳一聲尖叫,人搖搖欲墜,張青雲一手扯住她的衣服就往後倒,噗通兩人同時摔在地上。張青雲當了郭雪芳的墊背,後面是青石地板,他差點沒背過氣去。

女人半天沒動靜,手死死的抱住張青雲,嘴中唯咐呀呀語無倫次,身子抖動像篩糠。臉色慘白!

「你怎麼了?站不起來了嗎?」張青雲皺眉道。

「我,我,「呵郭雪芳結結巴巴,不知是哭是笑,反正眼淚都流出來了。

「就知道逞強,從這條崖上摔下去我們骨灰都不會存在!」張青雲瓮聲道。可不管張青雲怎麼罵,這女人就像牛皮糖一樣粘在身上,整個人嚇傻了,只是不住的道:「腿,,啊,我的腿啊!」

張青雲一驚。以為她的腿摔傷了,可兩人這姿勢根本看不到,他心一橫。抱住郭雪芳站了起來,女人有點沉,張青雲忍不住踉蹌了一下,又引來郭雪芳一陣尖叫。

「鬼叫啥?大白天也能被你嚇死!」張青雲罵道,抬步往後退,退了三四丈遠,找了一塊平地將郭雪芳放下。

「哎呦!」郭雪芳身子一軟,張青雲又只好將她摟住,這下摟得結實,兩人的嘴唇都快碰一塊兒了。

「先坐下。誰要你站了?」

緩緩將他放在岩石上,姿勢忒曖昧了,郭雪芳一雙手勾著張青雲的脖子就不鬆開!

「你不知道鬆手啊?像塊牛皮糖似的!」張青雲沒好氣的道。

郭雪芳這才驚醒,臉略一紅,將手終於鬆開。張青雲才徹底解脫。大喘了幾口氣,又瞧了一下郭雪芳的腿,沒現什麼異常,他不由得心頭火氣,道:

「你看看你的傑作,我一身衣服讓你糟蹋成啥樣了?你不是說腿嗎?腿怎麼了?」

「我」,我腿剛才軟,站,,站不起來!」郭雪芳結結巴巴的道,也大口大口的喘氣,半晌她似乎又覺得有些丟人,道:「我今天是狀態不好,不然哪裡會出這種糗事,你剛才不也嚇得腿軟嗎?」

她邊說邊站起身來,走了兩步沒問題,回頭一看張青雲,渾身是泥,褲子大腿位置還蹭破了,樣子說不出的狼狽,她想笑,心中卻又有些慚愧,神色異常古怪。

「看啥啊?都被你害的,這樣子根本沒法下山了!」張青雲生氣的道。

郭雪芳眼珠一轉,突然想到剛才兩人相擁的情形,臉不由得一紅,一時也不好怎麼開口。

「重得像塊鐵一樣!」張青雲嘀咕了一聲,開始在旁邊扯青草擦拭泥土。

郭雪芳臉一青,咬牙切刪口暗只張青雲不懂欣賞,自只身材走出了名的豐滿,在他略,孔成了一塊硬邦邦的鐵。狗嘴吐不出象牙!

「好吧!下山吧!今天就到此結束了!」張青雲道,收拾手提包就要走。

「別呀!照都還沒拍呢?」郭雪芳連忙叫道,大聲抗議!

張青雲一呆。想反駁終究沒說出口,郭雪芳來的本意就是拍照,便道:「麻利點。拍幾張得了!」

說完一屁股坐在岩石上,郭雪芳掏出相機。略師狂拍,有時候自己擺防比,讓張青雲幫忙!

「咔嚓!」張青雲臉一青,道:「你幹啥呢?誰時你跟我拍照

「又不是拍寫真。大驚小怪!」郭雪芳道,人卻哈哈笑了起來,照片中的張青雲竟然被現實中更狼狽,衣衫襤褸,愁眉苦臉,活生生一個,受苦受難的農民工。

張青雲懶得理她。站起身來開始下山坡了,郭雪芳在背後「哎!哎!」叫了幾聲,他充耳不聞!

郭雪芳一通狂抓。三下五除二收好相機屁顛屁顛的跟了上來,張青雲越走越快,郭雪芳就在後面趕,行了大約半小時才到停車的位置!

「哎!別開車!別!別!」見張青雲動汽車。郭雪芳再也忍不住了,大聲尖叫了起來,這一急,腳下也一踉蹌摔了一跤。

長滿青苔的岩石滑得狠,郭雪芳爬起來的時候。臉上手上全是泥痕,張青雲將車熄火。郭雪芳顫顫巍巍的走了過來。眼睛冒火,似乎要將張青雲生吞活錄!

拉開副駕駛坐,不由分說她便撲了上來,張青雲哈哈大笑,捉住她的一雙手,郭雪芳也能狠,居然用嘴湊了上來。

「哎呀,你狗啊!」張青雲大驚,身子不由自主的朝後倒,郭雪芳收勢不及,整個身子都壓在了張青雲的身上。

張青雲只覺的一團溫軟,胸部被富有彈力的兩個物事壓得快要窒息。

「你,你張青雲驚道,郭雪芳這一口終究沒咬下去,這個。姿勢太曖昧了,女上男下,兩人的嘴唇都快貼在了一起,四目相對。

郭雪芳只覺的一股異樣的感覺傳遍全身,臉不由得通紅,心中卻旖旎一片!

「鬼呀!」張棄雲猛然一叫,氣氛立刻破壞,他用盡全力推開郭雪芳,其實心中也感覺到了異樣,如此近距離的和一個美女接觸,如此曖昧的姿勢,任何一個正常男人都不可能沒有感覺。這完全和剛才在懸崖邊上是兩種心態。

郭雪芳臉色有些難看,從包中摸出鏡子一看,跟鬼差不多模樣,臉上沾滿了泥痕。她心頭一急,又欲動手,張青雲連忙抬手止住她,道:

「打住,打住!再這樣糾纏下去沒完沒了了,剛才算我錯了!下面有個水溝,我們一起洗洗再走!」

小氣鬼!」郭雪芳嘀咕了一句,臉色依舊難看,不過也算放棄了動手的念頭。

兩人重新下車,又走了一段路,才找到一處小山泉,各自用水清洗了一下,就坐在光溜溜的岩石上吹風。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