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久之後,那人影似乎有些忍不住了,開口說道:「百年已過,你還要遵循自己的道路么?」

「不知道……」男子笑著說道。

「若給你一次機會,你可知悔改?」人影再次開口問道。

男子大笑道,「非吾錯,為何要改?」

人影看著男子嘆了口氣,沒有說什麼。

「你走吧,我吃飯的時間到了……」男子看著人影說道。

「……」人影看著男子,似乎想要說些什麼,但是最終還是轉身離開。

人影離開沒有多久,海面的上空,便出現一團巨大的烏雲,其中雷龍穿梭,當第一條雷龍沖入海面之後,緊隨著第二條,第三條……數不清的雷龍沖如海底,擊打在男子的身上。

前三道雷劫,並沒有對男子造成多大的傷害,但是從第四道雷劫開始之後,男子的身上便出現了裂痕。

第六道……

第七道……

第三十道……

第五十六道……

足足八十一道雷劫劈打在男子的身上,男子身上早已皮開肉綻,血肉模糊。

但是男子從始至終卻沒有發出一聲**,甚至仰天大笑,甚是癲狂。

「天道,呵呵……可笑!」

最後畫面停留在了男子的雙眸,那雙眸子中充滿著複雜的神色,似乎容納了千萬種情緒!

忽然那雙眼睛猛然破碎,就如鏡子一般。

「啊!」楚歌從夢中驚醒,身上出滿了冷汗,他感覺渾身疼痛無比。

他吞了口唾沫,回想起那一道道雷劫,就好像是劈在他的身上一般。

「這、這究竟是怎麼回事……那個、那個男的也太慘了吧,被雷劈被水泡,竟然還不死……」楚歌用手拍了拍腦袋,「看來最近經歷稀奇古怪的事情太多了,搞得自己愛胡思亂想。」

想起那一道道觸目驚心的雷龍,楚歌就感覺后怕。

沒想到只是做夢,都會做的這麼真實。

自己以旁觀者的身份,看著都那麼恐怖,真不知道那個男子是什麼樣的心情。

楚歌嘆了口氣,看到漸漸泛亮的天色,他決定出去跑步放鬆一下。

在幫敖天買了那身運動衣之後,楚歌也買了一身,不過他買的是白色的。

對於白色,他還真的是情有獨鍾。

京城的空氣,無論什麼時刻都不理想。

還好聖華新區這片綠化的不錯,和京城大部分地區比起來,頗有一種世外桃源的感覺。

如今楚歌的體質,極其強悍,雖然說是跑步,但是在常人眼裡,速度卻是極快的。

從公寓出發,楚歌先是繞著聖華轉了一圈,發現並沒有消耗,楚歌就朝著後山跑去。

一個小時后,楚歌看了下時間,發現差不多了,便準備回去。

可是當他走到聖華學校門口的時候,卻聽到一個粗狂的聲音。

「老太婆,你放手!再不放手別怪我不尊重老人!」

楚歌皺了下眉頭,循聲望去。

只見一個滿頭白髮的老太太,正拉著一名保安打扮的年輕人。

這個老太太,出門的時候,楚歌就看到了。

她用一塊布當做攤子,上面放著一些沙包、鞋墊等手工藝品。

當時楚歌還尋思著,回去的時候要不要買兩個沙包,和秦韻她們培養培養感情。

沒想到一回來,卻看到這個情況。

「小夥子,你把東西還給我吧!我換地方賣總成了吧!」老太太雙眼含淚,看著那名保安說道。

保安皺著眉頭說道:「學校已經張貼通知,不讓在校門口擺賣東西,你這是明知故犯,必須給你懲罰,東西必須得沒收去!」

「小夥子,我不知道,如果知道的話,老婆子一定不會在這裡擺攤,你把東西還給我,我以後不來了,還不成么!」

保安一臉不耐煩的說道:「你不知道?你是不識字還是一個瞎子啊!沒看見通知么!」

老太太聽到這句話,眼淚又流了出來,「老婆子我不識字啊!」

「不認識字,不認識不不行!快點走,東西沒收了就不會給了,別逼我動手!」

老太太聽到這句話,一下子跪到了地上,「求求你,算我老婆子求你了行么!」

「媽的!」年輕人似乎被老太太的舉動激怒了,一把抓住老太太的衣領,抬手就準備給老太太一耳光。

就在這個時候,楚歌一個箭步上前扣住了保安的手,冷聲說道:「放手!」

「該放手的人是你,別逼我也揍……」保安看著楚歌說道。

「啪!」不過他的話還沒有說完,楚歌便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臉上,「既然你不放手,那我只好出手了……」

(感謝老家狼、錵誓訫的打賞~) 貓偷腥尚且知道擦嘴,人偷吃當然得做好證據的隱藏工作,可有些東西非但隱藏不了,偏偏還掛在臉上,比如大吃一頓后心滿意足的紅光滿面,以及心中愧疚作祟而不敢對上別人的眼神,演員林允兒演技一流,小腦袋更是靈光,回歸時間選擇在中午練習室沒人的時候,回歸狀態更是選定了劇烈運動后。等大家回來,林演員毫不避諱,那意思是看,我知道缺席了上午練習所以回來加練,而且因為太過努力,所以才紅光滿面,甚至越來越女人了。

只可惜林演員的新人演技賞似乎有點水分,她這點演技只能騙騙門外漢,被知道其中門道的鄭秀妍等一看便知道昨夜她都做了什麼,但奇怪的是,徐賢因為本身性格跟作風對此事不提甚至都不好奇,但碰上這種事兒不說攙和都要仔細盯上幾眼的鄭秀妍為什麼這麼老實?

林允兒怕是鄭秀妍又有了什麼歪點子,特別在她身邊晃悠了幾圈求調戲,結果這姐姐今天下午居然特別努力,訓練起來,不一會兒就汗流浹背。

林廚娘顯然不知道的鄭柯南的苦。

休息時間,金泰妍戴著高檔藍牙耳機靠坐在練習室的落地鏡子上,她閉著眼睛,全身都很放鬆,似乎已經沉浸在旋律中,真正做到了心無旁騖。

可不知道是不是戴了那副眼鏡的後遺症,落在鄭秀妍眼中,這樣的金泰妍似乎渾身都散發著一股猶豫范兒。要多文藝有多文藝,要多落寞有多落寞。tiffany走了過去。二話不說就把金泰妍的耳機摘下來,自己戴上一聽,那眉毛耷拉的都能用來掃地了。金泰妍對著她露出笑容,漂亮,柔弱,卻隱隱帶著固執,tiffnay立刻無奈,把耳機還給金泰妍。金泰妍重新戴上耳機閉目沉淪,tiffany就此呆在她身邊,坐下,陪著她。

她,應該是失戀了吧?

鄭秀妍此刻不是柯南,因為柯南是個男人,所以他不能推斷女人。變回了本我的鄭秀妍第六感開始驚人敏銳。她不再覺得金泰妍近一年多來的沉默寡言是壓力太大導致,也不覺得她真是想在公司行政攀爬的道路上越走越遠,她覺得這個子不高卻搶了她隊長職位的女人是在感情上遇到了不可逾越的難關,其實,她挺想去安慰金泰妍的。

徐賢坐在鄭秀妍身邊看起書本,鄭秀妍轉眼看向這個妹妹。想起那個男人。

或許是以前接觸的太少,鄭秀妍這半個外表協會成員一直都沒發現林蔚然的什麼魅力,當然,這裡面不存在什麼事業加分,也沒什麼性格萌點。但只是梳理了幾遍林蔚然現今取得的成績,這個男人落在鄭秀妍眼中便開始不一樣起來。就像是普通人的禮貌只是禮貌,可如果給這普通人幾十億的資產,那他的禮貌就是待人謙和,不驕不躁,和品性善良了。

幾年前還只能帶著人在漢江邊兒上撿垃圾的男人搖身一變,成為今天萬眾矚目的it新貴,娛樂圈中無論是被粉絲追捧的還是無人問津的都知道他,在廣告那邊新韓的名頭也每時每刻都會出現。單說少女時代,她們數十個廣告中大概有一多半兒是新韓牽線搭橋或者親自製作的,而且幾乎全部產品都在新韓的網路項目中進行了植入,更別說虛擬偶像這個遊戲給她們生活帶來的切實改變,現在的記者提問幾乎都是看著虛擬偶像說這些戲劇背後的故事,至於那些生活小段子,也基本都在虛擬偶像上供人體驗。

但最關鍵的是,這個男人是她的妹夫,即便有些荒誕,可親眼見證了林蔚然跟林允兒在一起時的恩愛,又時常陪在林允兒身邊的鄭秀妍知道,這兩個人之間的苟且,絕不是什麼書寫社會醜惡現實的深刻段子。

而且,還有小賢。

鄭秀妍轉過頭去,徐賢正翻過一頁書,眼神認真,面容恬靜,注意到鄭秀妍目光的徐賢抬起頭來,鄭秀妍眼裡只剩下那清澈見底的眼眸。

說徐賢喜歡過林蔚然是不諳世事?

雖然看起來既古板又天真,但她們的小賢可沒有那麼好騙,只是在慈善活動上接觸幾次就會對一個男人芳心暗許,對鄭秀妍心中的徐賢來說是不可能的事。

徐賢笑了下,鄭秀妍跟著笑了下,徐賢重新低頭看書,鄭秀妍收回目光,心中除了好奇,還隱約有點煩躁,估計鄭秀妍也想象不到,才二十齣頭的年紀,她已經開始有了恨嫁傾向了。

「姐。」

「啊?」鄭秀妍回過神,看向徐賢。

「聯繫了。」徐賢站起身。

鄭秀妍『噢』了一聲,隨即起立在鏡子前站上自己的位置。鏡子中,九個女孩排起齊整的隊列,每個人臉上都有敬業的嚴肅,可鄭秀妍卻看向鏡中的自己發了呆,不知怎麼想起了自己戴上眼鏡,在卧室里扮柯南的模樣。

聽鄭秀晶說柯南已經製作了幾百集,而且可能會永遠的製作下去,只是此時鄭秀妍就已經代替作者想到了結局的主題。

不是什麼特別燒腦的謎案,也不是什麼拯救世界的推理,只是柯南單純的發現了自己不想知道的真實。

……

……

新年前夕,一場大雪席捲首爾。

窗外還飄散著雪花,這場雪下了兩天也不見停,室內倒是溫暖如春,可哪裡都是韓唯依討厭的聖誕氣息,今天的平安夜更是如此,放眼望去街上到處都是那白鬍子老頭的身影,公司各個部門要麼舉辦聖誕聚會,要麼就製作聖誕特輯,小姐妹圈如同往常那般對她發出邀請,可韓唯依卻哪都不想去。如果不是對坐這男人的邀請,她肯定甘願宅在家裡。

不過好在這男人還是那套萬年不變的深色西裝。甚至在這樣的日子都沒弄上一條紅色領帶來粘粘喜氣,他們坐在一起相對無言,只是服裝搭配卻異常詭異,韓唯依鮮有的脫離了精緻風格,以鴨舌帽運動服亮相,叫人瞧了就知道她對對坐那男人沒有意思,林蔚然則相對平常,對這個男人來說。似乎永遠都沒有節日。

韓唯依玩了半天手機,百無聊賴:「到底什麼事兒?」

林蔚然看了眼手錶:「再等等。」

韓唯依長出一口氣,仰頭靠在沙發上,開始發獃。

這要是以前,哪用的著等男人看時機?韓唯依啊,韓唯依,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她伸出一隻手比作槍狀。對著自己的太陽穴,嘴上『啪』地一聲。

林蔚然看她這樣,輕笑出來。

即便聽到笑聲,韓唯依也依舊維持原樣,只是放下手后閉上了眼睛,耳邊湧進聖誕頌歌的輕響。輕快、喜慶,卻叫她想起回到韓家前家裡過不起聖誕節,回到韓家后每一份禮物都會被哥哥姐姐搶走的窘境。

她這種人,真不需要節日這種東西。

「來了。」

林蔚然的聲音傳來,輕輕的。卻一下擊潰了韓唯依的這些不堪回憶,她睜開眼側頭看向門口。只見自己的『苦力』帶著一位中年婦女走了進來。

苦力是李京浩,新韓製作現任副社長,野心家,總是盯著她的位置。

女人是名滿韓國的著名編劇,金恩淑,韓國數部收視奇迹的締造者、核心競爭力,在劇組中權利堪比導演,一說有了劇本製作公司和電視台局長就都會變成追星的花痴。

韓唯依看著金恩淑:「為什麼每一個成功女人的背後都會有一個只會敗家的男人,然後這女人還對這男人不離不棄。」

林蔚然咳嗽一聲:「因為那男人是她兒子。」

新韓能把金恩淑收入麾下,可不是因為給出的條件待遇。

兩人越走越近,韓唯依直起身卻不站起身,林蔚然也是一樣,笑著對他們點點頭就已經算是禮遇,倒是李京浩很正式的對二人行了禮,金恩淑的話倒還有些不適應。

「金編劇請隨意。」林蔚然和善道。

金恩淑尷尬的坐到韓唯依旁邊,對身旁這比她小了十幾歲的女人似乎有些忌憚,坐姿中規中矩。

相比之下,李京浩則是顯得拘謹,他顯然沒意識到林蔚然的召見還會附帶上韓唯依,這其中到底有沒有深意?光是猜測這個,就夠李京浩掉些頭髮的了。

「歡迎金編劇加入新韓,我本人雖然看起來對製作方面沒有太多關注,但我能保證新韓製作會一直是新韓重要的一部分。」林蔚然說起場面話來,「至於之前我們之間的那些不愉快,希望大家都可以儘快忘記,畢竟我們只有通力合作,才能創造更好的未來。」

金恩淑點了點頭,笑容牽強。

韓唯依冷冷的看著李京浩,叫他坐立不安。

感受到這氣氛,林蔚然已經知道這和諧估計不太能維持了。

「如果金編劇有事可以先走。」林蔚然開了口,金恩淑卻還是下意識看向韓唯依。

「金編劇,你繼續這樣,不就是告訴別人我才是壞女人了嗎?」韓唯依盯著李京浩,一字一句說道。

金恩淑笑著說哪裡,哪裡。然後起身,對林蔚然和韓唯依鞠了一躬,輕聲告罪離開。

一轉頭,金恩淑就變了臉色,有受辱之後的憤慨,也有脫離苦海的慶幸,她走出電梯時臉色還是僵硬的可以。

「金編劇?」

有男人的聲音傳來,金恩淑本能低頭,不想見人。

「秀妍,過來和金編劇問候一下。」

雙方距離不遠,金恩淑也不能裝作沒聽到,她剛露出點笑容,就見一個驚人模樣的男子帶著一個女孩走了過來。

「您好,我是少女時代的鄭秀妍。」

鄭秀妍由衷鞠躬,做為影迷她真的很喜歡金恩淑寫的電視劇,單純因為其中沒那麼多巧遇。 那保安被楚歌打了一耳光之後,的確是鬆手了,而且還捂住了臉。

「你、你……」保安氣的說不出話來,他現在都感覺自己的腦袋瓜子有些暈眩。

楚歌沒有理會保安,扭過頭,看著老太太說道:「阿姨,你沒事兒吧?」

「沒、沒事……」老太太說著看了一眼楚歌身後的保安,「看來那些東西我是要不出來了。」

這邊話音剛落,剛才被打的保安,竟然從腰后拿出了一根警棍,朝著楚歌的後背就打了上去。

餘生且向晚 楚歌哪會不知道保安想對自己動手,他躲也不躲,直接轉「啪!」的一聲又是一耳光。

保安這下子差點沒被打蒙了,鼻孔里直接流出了兩道鼻血。

楚歌看著保安,「把阿姨的東西,還給她。」

保安知道自己不是楚歌的對手,沒再動手,不過這心裡可是把楚歌恨得不行。

「不給!她違反了規定,不能給他!」保安犟著個臉,同時指著楚歌身後的老太太說道:「老太婆,竟然敢找人來打我,你以後都別想在聖華門口擺地攤!」

「還有你,有種站這兒別走!」保安說著,就轉身就準備離開,他可不是放狠話那麼簡單。

值班室還有幾個同事,他準備把他們都喊出來,把這個楚歌給揍一頓!

自從在聖華當了保安之後,他還沒有這麼憋屈過。

可是他還沒走幾步,就被楚歌拽著脖子,直接拎了回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