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文寧尊者瞪大了眼睛,但見十八滴藥液,在本命真火內不僅未蒸發,相反,由青色色澤逐漸變成淡紅色!

數息過後,已然變成了十八滴鮮紅的液體!

「前輩,您可以收起本命真火了。」譚雲話罷,文寧尊者收起本命真火,招手間,十八的血色藥液,攝入他身前的剎那,震驚道:「怎麼可能……果真是火屬性!」

「譚雲,你可知這十八滴火屬性藥液,有何用途?」文寧尊者看著譚雲,渾濁的眸子里,透露著興奮之色。

他乃丹痴,每一種靈藥的藥理他都渴望知道!

諸葛雨臉色煞白,他萬萬未想到,譚雲真的說對了!

這一刻,全場震驚! 「哈哈哈哈,譚雲,好樣的!」澹臺玄仲大笑道。

唐馨盈、沈素冰以及丹脈、葯園弟子,激動之情溢於言表!

此刻,意味著譚雲,不僅連續搶答正確20道考核題,為皇甫聖宗贏得了寶貴的200分,且更加重要的是,神魂仙宮要扣除440分,贈與皇甫聖宗。

「這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諸葛雨臉色發青,氣憤不已的座到了席位上。

「譚雲,你還未回答老朽問題呢。」文寧尊者見譚雲遲遲不開口,便捧著手中的十八滴血色藥液,追問道。

譚雲眉頭一皺,隨口道:「這位前輩,您都不知道,晚輩只是皇甫聖宗內門的一個雜役弟子,又怎會知道呢?」

「況且,就算晚輩知道它們的用途,晚輩憑什麼告訴您?」

聞言,文寧尊者鼻子都氣歪了,惡狠狠的瞪了譚雲一眼,便憑空消失,下一瞬回到了上席中落座!

「好了,第一場第二局,繼續進行。這次由本宗主,出題二十道。」

汝嫣無極從席位上起身,來到譚雲、杜凌、殷水靈面前,道:「三位若準備好了,那接下來考核就開始了!」

「是前輩、宗主。」譚雲三人並肩而立,異口同聲。

汝嫣無極望著譚雲,眼神中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惡毒之色,暗想道:「這小雜種,辨識靈藥的造詣,遠在杜凌、殷水靈之上。看來本宗主,也得拿出些罕見靈藥,讓這小雜種,也別想得分!」

篤定主意,汝嫣無極乾坤戒一閃,一株翠色、生有九葉的靈藥,自右手憑空而出。

「呵呵,汝嫣無極真夠陰險,世間至少有數十種靈藥,與他手中的靈藥外觀頗為相似。他這是打定主意,針對老子啊!」譚雲暗自譏笑,神色從容不迫道:「一千六百年份靈藥:復生仙草!」

正在思忖的杜凌、殷水靈,聽聞譚雲居然又搶答出來,二人渾身沁出了汗水!

在接下來的盞茶時間內,汝嫣無極先後又拿出了十九株一千年份以上,甚至還有三株是兩千年份的靈藥。

這十九株靈藥,徹底難住了杜凌、殷水靈,但譚雲依舊搶答如流,且完全正確!

澹臺玄仲、唐馨盈、沈素冰激動極了!

鍾吾詩瑤望著譚雲,美眸中儘是愛慕、崇拜。

公孫若曦偷偷的瞄著譚雲,一雙眸子里流露出仰慕之色。

這時,澹臺玄仲來到譚雲三人身前,目光希冀道:「譚雲,還有最後十道題,你要再接再厲。」

「弟子遵命。」譚雲鞠躬道。

再接下來的片刻內,澹臺玄仲只拿出了,事先準備好的十株六階至九階靈藥,供於譚雲三人考核搶答。

結果毫無懸念,無論杜凌、殷水靈如何全神貫注的,盯著澹臺玄仲的右掌,可靈藥這才剛出現,譚雲依舊搶答成功!

速度之快,彷彿譚雲無需多想,看到靈藥便立即準確說出靈藥品階、名稱!

「呵呵呵呵。」澹臺玄仲由衷而笑,如沐春風,「現在本宗主宣布,丹術第一場第二局得分情況。」

「杜凌搶答5題全對,得50分,永恆仙宗加上丹術第一場第一局得分930分,共計980分。」

「殷水靈搶答5題全對,得分50分。神魂仙宮加上丹術第一場第一局得分960分,共計1010分,由於諸葛宮主與譚雲之賭落敗,故而,扣除440分,歸於皇甫聖宗。」

「譚雲搶答50題全對,得500分。皇甫聖宗加上丹術第一場第一局得分250分,以及440分,共計1190分,暫時排名第一!」

「永恆仙宗980分,屈居第二。」

「神魂仙宮570分,倒數第一!」

澹臺玄仲笑著落座。

「澹臺宗主,很好笑嗎?四術大比才剛剛開始,後面有你哭的時候!」諸葛雨冷哼道。

「咳咳。」汝嫣無極自席位上起身,朗聲道:「接下來進行丹術第一場最後一局大比,三大古老宗門,各派出一名弟子,進行閉眼辨丹搶答,答對一題得10分,錯一題扣50分。」

「我永恆仙宗還是由杜凌出戰。」

這時,諸葛雨冷聲道:「我宮仍由殷水靈出戰。」

澹臺玄仲向沈素冰投去詢問的目光,沈素冰當即說道:「我皇甫聖宗由杜宏出戰。」

聞言,譚雲不露聲色回到了雜役弟子隊伍中,羅樊等人紛紛朝譚雲豎起了大拇指。

「譚兄弟,你真牛,為兄佩服!」宋宏拍了拍譚雲肩膀,旋即,來到高台中央,與杜凌、殷水靈並肩而立。

「諸葛宮主請吧。」汝嫣無極抱拳道。

丹術第一場第三局,先由諸葛雨拿出三十種,聖階煉丹師能煉製的極品靈丹,讓三人通過藥味,辨別出是何丹藥。

搶答過程中誰敢睜開眼睛,或者靈識窺視,便會當場格殺!

每一題期限是三息,三息內無人搶答,視為放棄。

杜凌、殷水靈合上了眼睛,二人同是高階大丹師,自負此次都可以辨出是何丹藥,二人卯足了勁,要一雪前恥,為宗爭光!

宋宏只是低價大丹師,他的壓力可想而知!

「三位,現在競賽正式開始!」諸葛雨話音甫落,右臂一揮,頓時,三道纖細的紅色光束,同一時間,射過虛空,懸浮於三人鼻尖下方,紋絲不動!

「極品靈丹:血元丹!」殷水靈搶答道。

「回答正確,神魂仙宮加10分!」諸葛雨臉上浮現出了一絲笑容,旋即,收回三顆血元丹后,三顆同樣紫紅色的丹藥,出現在三人鼻尖下方。

「極品靈丹:歸元丹!」殷水靈稍加沉默,率先搶答!

「搶答正確,神魂仙宮再加10分!」諸葛雨笑容滿面,收起丹藥。

宋宏身體劇烈發抖!面對宗主的期待,數百位長老的關注,他感到深深地絕望!

因為他還在從藥味中分析是何丹藥時,對手已經準確道出了丹藥名稱,在巨大的壓力之下,對他的打擊程度,可謂是成倍遞增!

看著宋宏汗流浹背的模樣,澹臺玄仲頗感無奈的嘆息道:「宋宏,莫要給自己太大壓力,近萬年來,我宗這局都是落敗。你儘力即可!」

「弟子無能。」宋宏緊閉的雙目中,滴出了一行淚水。

沈素冰正欲安慰宋宏時,譚雲從隊伍中踏出一步,朗聲道:「諸葛宮主且慢。」

「你又要作甚?」諸葛雨不悅道。

譚雲置若罔聞,面朝席位上的澹臺玄仲、沈素冰,躬身道:「弟子想替換宋兄一戰,請宗主、首席恩准!」 見譚雲毛遂自薦,大牛等葯園弟子,忍不住出聲道:「神馬情況?譚師兄可是從未煉過丹啊,他難道比宋師兄還厲害?宋師兄可是低階大丹師啊!」

「是啊大牛,譚師兄是不是瘋了?」

「……」

皇甫聖宗丹脈弟子,神色迷茫:

「諸位,譚師兄可是丹脈出了名的不懂丹術,他現在要應戰兩位天才,這是不是太瘋狂了?」

「是啊!譚師兄要是會煉丹,那他怎麼可能一直還是雜役弟子啊!」

「想不通……真的想不通……」

耳畔縈繞著丹脈弟子的聲音,澹臺玄仲眉頭一皺,看向沈素冰,「怎麼回事?譚雲懂丹術?」

「宗主,屬下不知啊!他入宗兩年多,從未煉過丹。」沈素冰應聲后,娥眉緊蹙,望著譚雲,貝齒輕啟,天籟之音中充斥著質疑之意:

「譚雲,昨日傍晚時分,你還和宗主說,你對煉丹不感興趣,而你入內門以來,也從未涉及到丹術。」

「不懂丹術之人,的確可以辨識靈藥,但不可能以味辨識丹藥。你現在要替換宋宏,難道你的意思是,你會煉丹?懂得丹術?」

這一刻,所有人目光定格在譚雲身上,待他回答。

譚雲皺了皺眉鼻翼,躬身道:「回稟首席,弟子昨日的確說過對丹術不敢興趣,但同樣也未說過弟子不懂丹術。弟子的確會煉丹。」

「什麼?你會煉丹!」沈素冰猛然起身,一臉的不可思議。

「啊……什麼情況?譚師兄真會煉丹?」大牛瞪大了眼睛,「這怎麼可能!」

「是啊……」眾葯園弟子紛紛不解。

羅樊、宋宏等丹脈五十名弟子,以及南宮如雪,神色震驚的望著譚雲。

譚雲朝沈素冰躬身不起,語氣肯定道:「回稟首席,弟子對丹術略知一二。」

「你丹術造詣到了什麼程度?」沈素冰問道:「中階煉丹師?還是高階?」

「弟子也不是很清楚。」譚雲話罷,口吻狂妄道:「不過,對付永恆仙宗、神魂仙宮兩大天才,應該綽綽有餘了。」

「好!本首席期待你的表現。切記,不可讓宗主失望!」沈素冰喜形於色。

這時她忽然想起師父之前有言,皇甫聖宗之行,自己門下弟子最終會奪得丹術大比魁首的話語。這一刻,她幾乎認定,師父所指的人,應該就是譚雲無疑了!

「弟子遵命!」譚雲話罷,朝高台中央走去。

澹臺玄仲對譚雲充滿了期待!

「我就知道他是最厲害的。」鍾吾詩瑤心頭鹿撞。

公孫若曦望著譚雲的背影,美眸中透露著極度的震驚之色,她知道譚雲器術造詣在自己之上,可她真未想到,譚雲也懂得煉丹!

且從譚雲絲毫不將杜凌、殷水靈放在眼裡的話語中,她斷定譚雲丹術造詣,恐怕已經超越了聖階煉丹師,達到了低階,甚至是中階大丹師的水準。

否則譚雲斷然不會,將低階大丹師的宋宏換下來,不是嗎?

「譚兄弟,你可真是深藏不露啊!」宋宏看著來到身旁的譚雲,真誠而笑,「雖然大比還未開始,但為兄相信你一定可以!」

「宋兄過獎了,我儘力便是。」譚雲嘴角微微上揚,站到了宋宏的位置上,合上了眼睛。再次與杜凌、殷水靈並排而立!

譚雲之前狂妄的言語,使得他成為了焦點!

所有人目光定格在譚雲、杜凌、殷水靈身上!

「既然人換好了,現在丹術大比,繼續開始。」諸葛雨冷視一眼譚雲,旋即,三顆紅色丹藥自譚雲三人鼻尖前方憑空而出。

「極品靈丹:噬魂毒丹!」譚雲一出口,他身旁的杜凌、殷水靈身體猛然一抖!

因為他們知道譚雲說對了!

而二人在譚雲搶答結束后,才判斷出來!

「譚雲搶答正確,皇甫聖宗得10分!」諸葛雨臉色陰晴不定,眼神透露著難以置信之色,因為譚雲的速度著實太快了!

快到自己剛把丹藥,懸浮於譚雲鼻尖下方,他便說出了正確答案!

眼見此幕,羅樊、宋宏望著譚雲,面帶苦笑,目光卻是崇拜至極。

其他丹脈弟子,葯園弟子都有種朝譚雲頂禮膜拜的錯覺感觸。

若非這是大比進行中,否則,他們真想放聲吶喊!

沈素冰、唐馨盈嬌軀頻頻發顫,美眸中流露出難以遏制的亢奮之色!

澹臺玄仲亦是如此!

「殷水靈可是高階大丹師,本宮主就不信這小雜種,丹術造詣比她還高!」諸葛雨暗忖此處,右臂一拂,三顆噬魂毒丹自譚雲三人鼻尖下方憑空消失。

緊接著,三顆綠色的丹藥懸浮於譚雲三人鼻尖下方。

「極品靈丹:駐容丹!」譚雲口吻確定。

此話一出,杜凌、殷水靈身體又是一顫,清晰可見,二人額頭上沁出了細膩的汗水!

這是冷汗!

譚雲猶如一座無形的大山,無情而沉重的壓在了二人的胸口上!

「譚雲搶答正確,皇甫聖宗再得10分!」諸葛雨臉色鐵青。

席位上的汝嫣無極,也好不到那裡去!

此刻,慕容詩詩凝視著譚雲頸部的傷疤,內心泛起了驚濤駭浪,「他才拜入內門不足三年,他的丹術怎麼可能如此精湛!莫非……莫非他是外門弟子時,就已經會丹術了?」

「還有他的傷疤下,到底有沒有一顆黑痣……」

慕容詩詩暗忖之際,諸葛雨已經開始了接下來的考核!

在隨後的片刻內,在場的二百多萬人,下至弟子,上至三大古老宗門長老、宗主、宮主,深深地體會到了何謂撼人心魄!

因為諸葛雨直到將三十道考核搶答題出完,譚雲連搶答準確28道,得到了280分!

用事實舉動,將杜凌、殷水靈兩大天才中的天才,狠狠地踩在了腳下!

杜凌五官極度扭曲,渾身被汗水侵蝕!

殷水靈嬌軀不停的發抖,面容蒼白,毫無血色。她感到毛骨悚然!

譚雲帶給她的壓力,猶如地獄中死亡的召喚!

她感到了深深地恐懼!

她本以為像自己的年齡,能成為高階大丹師者,放眼整個天罰大陸,也找不出千人!

可是,她從譚雲搶答的過程便斷定,譚雲的丹術造詣,要遠遠超過自己! 此刻,澹臺玄仲早已笑得合不攏嘴,望著譚雲那是越看越喜歡!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