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行癲僧知道,以前的古清風的或許真的認命了,以前的古清風等待離宮本源,或許也真的只是在等死。

但也只是以前的古清風,僅此而已。

現在的古清風根本不是以前的古清風,而是鬥志歸來,原罪復甦,本我覺醒的古清風。

覺醒本我的古清風絕對不會認命,大行癲僧感覺得到。

覺醒本我的古清風等待離宮本源也不會只是在等死,大行癲僧同樣感覺得到,且感覺非常強烈。

既如此。

古清風為何一直站在孤峰之上沒有任何動靜。

原因很簡單。

其他人或許不知道,大行癲僧卻是知道,古清風只是在等待離宮本源出世。

等待離宮本源的目的,並不是想確認他是不是命運之書上記載的原罪真主。

甚至。

大行癲僧懷疑,覺醒本我之後的古清風,可能已經不在乎自己是不是命運之書上記載的原罪真主。

是也好,不是也罷。

古清風這一次都會大開殺戒。

如他所言。

如果他不是命運之書上記載的原罪真主,他會為這輩子所背負的黑鍋討一個公道。

如果他是命運之書上記載的原罪真主,他會為自己背負的命運討個公道。

換言之。

這個公道,今日古清風討定了。

這時。

玄冥老祖哈哈大笑的聲音再次傳來:「佩服!真是佩服!老夫簡直佩服的五體投地!」

掌心相期 古清風仰頭灌了一口美酒,微微蹙著眉頭,隨口問了一句:「爺我都認命了,你佩服個什麼勁兒?又有什麼好佩服的?」

古清風問的問題,也是大行癲僧以及聚集在離宮空間所有老祖內心的疑惑,他們也想不通,既然古清風都已經向命運低頭了,這玄冥老祖怎麼一直說佩服,還佩服的五體投地,他到底佩服古清風什麼,佩服古清風向命運低頭嗎?

這又有什麼好佩服的?

「哈哈哈哈哈!」

玄冥老祖大笑之聲著實震耳欲聾,震的漫天原罪之息沸騰如火,扭曲模糊,他化作的那張原罪之臉也是變化無常。

「正因為你向命運低頭,所以老夫才佩服的五體投地,確切的說,正因為大家都以為你向命運低頭,所以才叫老夫佩服的五體投地,哈哈哈!」

玄冥老祖這話讓在場的原罪老祖們皆是心頭一驚,什麼叫大家都以為古清風向命運低頭,難倒這不是真的嗎?怎麼感覺玄冥老祖的意思,好像在說古清風根本沒有向命運低頭,只是大家都以為他向命運低頭了而已。

就在眾人疑惑不解的時候,玄冥老祖再次大笑,道:「就在剛才不久之前,老夫真的以為你認命了,向命運低頭了,萬萬沒想到……一切都是假相,你根本沒有向命運低頭,你也根本沒有認命,你先前所做的一切,都只是在演戲,目的就是讓大家誤以為你向命運低頭,僅此而已!」

聞言。

古清風啞然失笑,甚是無語,道:「你說我以前都在演戲?我他娘怎麼沒發現自己還有這麼精湛的演技。」

「玄冥老祖是吧?」旁邊的大行癲僧也忍不住笑道:「我說你也太能扯淡了吧,竟然說什麼古小子一直在演戲,古小子不會問鼎原罪真主誰人不知?他對無道時代沒有興趣,誰人不知?他如果在演戲的話,還會在荒古黑洞瞎晃悠,他如果在演戲的話,你們三番五次圍剿他,他豈會不理會?他如果在演戲的話,又豈會站在這裡等你們來抹殺?」

玄冥老祖問道:「你就是號稱大荒活佛的大行癲僧?」

「沒錯,正是老衲!」

「果然名不宣傳!」玄冥老祖突然厲聲喝道:「老夫且問你,幽帝可是真的認命了?」

「當然!」大行癲僧道:「不然的話,你們以為你們這些兔崽子真的能活到現在嗎?古小子若圖謀原罪真主,早他娘在荒古九宮的時候,就把你們一個個給屠了,古小子的實力不用老衲說,相信你們心裡都有數,殺你們絕對是錯錯有餘,這一點,老衲不接受任何反駁,而且……」

大行癲僧正說著卻被玄冥老祖打斷,道:「老夫問你,幽帝可是真的認命了?」

「剛才老衲已經回答過你了。」

「老夫問的不是以前,而是現在!」

一聽這話,大行癲僧心頭禁不住咯噔了一下,剛才他還在納悶,好端端的為何玄冥老祖會說古清風在演戲,而且還讓大家誤以為他認命了,他懷疑玄冥老祖可能知道了點什麼,現在聽玄冥老祖這麼問,基本上已經肯定,玄冥老祖十有八九一定知道了。

只是。

玄冥老祖是如何知道的?

難不成他看出來古清風鬥志歸來,肉身復甦,覺醒了本我?

大行癲僧想了想,覺得不大可能。

古清風是乃原罪變數,其存在虛無飄渺,神識根本無法探查到,連神識都探查不到他的存在,又如何看傳來古清風的鬥志歸來,覺醒本我。

若非古清風親口告知,大行癲僧也不知道。

想來想去,大行癲僧始終也想不明白玄冥老祖究竟是如何知道的,還是說這個老傢伙只是故作聲勢在詐自己?

「回答老夫,幽帝現在可是真的認命了?」

玄冥老祖的聲音再次傳來,大行癲僧沒有猶豫,回應道:「當然。」

儘管大行癲僧比任何人都清楚,現在的古清風不可能認命,非但不會認命,還會逆天改命,不過,這種事情,他覺得知道的人越少越好,知道的人越少,對古清風就越有利。

不料。

玄冥老祖卻是猖狂大笑,而且笑的比之先前更加瘋狂。

「大行癲僧啊大行癲僧,本來老夫還不敢肯定,聽你如此回答,老夫敢肯定,幽帝絕對沒有認命,至少現在,此時此刻,他沒有認命!」

說罷。

化作原罪之臉的玄冥老祖突然又化作一顆巨大的頭顱,這頭顱猙獰無比,瞪著一雙似若深淵一樣的眼眸盯著古清風,一字一頓的問道:「幽帝,老夫說的可是對否?」 當玄冥老祖化作一顆巨大的猙獰頭顱之時。

當玄冥老祖質問古清風是否認命之時。

場內所有原罪老祖皆是屏住呼吸,神情肅然,精神緊張的盯著,包括藏身在諸般造化法寶裡面的大道老祖也不例外。

在很多人想來。

古清風認命與否似乎並不重要。

重要的是古清風是不是命運之書上記載的原罪真主。

如果他是的話,不管古清風認命與否,此刻聚集在離宮空間的大道與原罪都會不惜一切代價將他抹殺。

換言之。

一旦確認古清風就是命運之書上記載的原罪真主,他必死無疑。

既如此。

他認命與否還重要嗎?

然而。

這個問題在黑山老妖等大道霸主,在綠袍老祖這種布局高手的眼中,古清風認命與否太重要了。

若是古清風選擇認命,不顧生死,只想結束這一切,那麼殺他並不是一件難事兒,甚至可能當大家出手的時候,古清風連反抗都不會反抗,直接放棄。

可如果古清風不認命的話,想要抹殺他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

特別是如果古清風真是命運之書上記載的原罪真主,想要殺他,更是難上加難。

說起來大道與原罪這邊高手如雲,各種原罪變數各種應劫定數多不勝數,外加還有軒轅無極,獨孤戚戰這種擎天之柱的存在,任古清風實力再強大也絕對不可能擋得住。

然。

也只是說起來容易罷了。

因為如果古清風不認命的話,問題的關鍵根本不在於他的實力強大與否,而是在於如何才能徹底抹殺古清風。

打敗古清風並不難。

將其鎮壓,乃至將其封印都不難。

難的是將其抹殺。

毫不誇張的說,迄今為止,無論大道這邊也好,無論原罪那邊,誰也沒有絕對把握將古清風徹底抹殺。

是的。

誰也沒有。

黑山老妖沒有,綠袍老祖沒有,太極無量沒有,妙如來,甚至包括軒轅無極,獨孤戚戰也都沒有。

他們都知道,如果古清風容易抹殺的話,只要有一點跡象表明他是命運之書上記載的原罪真主,古清風都不可能活到現在,他們也都清楚,如果古清風那麼容易抹殺的話,那些代表大道的娘娘也不會冒著迷失自我的風險多此一舉在古清風的因果上布局。

一直以來,他們也都相信,古清風真的認命了。

古清風是這麼說的,也是這麼做的,從來沒有意圖想要問鼎原罪真主,哪怕一丁點也沒有。

黑山老妖等一些大道霸主都懷疑,在上古終結的時候,古清風被奪走一切並非偶然,可能是天道,也可能是聖道,更可能是那些大道娘娘,甚至可能是亘古無名布的局,目的就是讓古清風喪失鬥志,不再逆天改命,而是順天承命。

只有古清風喪失了鬥志,求生的信念也就沒有了,殺他也就容易的多了。

在此之前,大家都是這麼認為的。

如果誰還有一絲懷疑的話,當他們看見古清風依舊悠閑自在的站在孤峰之上喝著小酒兒的時候,僅存的一絲懷疑也會煙消雲散。

只有古清風認命了,才會這般等死。

若是沒有認命的話,恐怕早就有所動作了,至少不會像現在這般等死。

誰也沒有想到玄冥老祖的出現竟然會去質疑古清風是否已經認命。

而且從他堅定的態度來看,似乎已經認定古清風沒有認命。

這會是真的嗎?

所有人都在等待著一個答案。

終於。

古清風開口了。

他瞧著眼前化作巨大頭顱的玄冥老祖,點頭道:「沒錯,爺的確不會認命,至少,現在不會。」

一石激起千層浪。

古清風的話音落下,立時引起軒然大波,無論是場內的原罪老祖,還是造化法寶裡面的大道老祖皆是震驚無比,不敢相信。

確實。

在此之前,幾乎所有人都認為古清風已經認命了,沒有人想到這一切竟然都是假相。

「果然!果然!果然!」

得到回應之後,玄冥老祖連續說了三個果然,聽口吻,似乎他之前也不太肯定古清風究竟認命與否,故此,才開口質問。

不知是無法相信,還是無法接受,玄冥老祖的情緒尤為激動,化作一顆巨大的猙獰頭顱在虛空之中不斷的扭曲,大喝道:「原來是真的!你果真沒有認命!」

站在孤峰之上。

古清風微微蹙著眉頭,瞧著玄冥老祖,內心有一件事非常疑惑。

倒不是覺得自己沒有認命的消息被傳開會對自己不利。

古清風也不在乎這個。

真正讓他疑惑的是,自己沒有認命的消息,玄冥老祖的如何得知的?

旁邊。

大行癲僧很是納悶,不知玄冥老祖如何得知古清風沒有認命。

難倒是看出來的?

不太可能!

古清風的存在連神識都探查不到,普天之下誰也無法看不穿他的內心,更不可能知道他的內心所想。

且古清風又是原罪變數,因果無比混亂,其他人也推演不出來。

若非古清風親口告知,大行癲僧也不知道。

「爺倒是很想知道,你是如何知曉我沒有認命的?」

古清風隨口問了一句。

「有人告訴我的!」

「誰?」

古清風驚疑,不知誰有這麼大的本事,連自己是否認命都能知道。

這個問題玄冥老祖並沒有回答,而是反問道:「你既然沒有認命,如此說來,你先前的種種行為,果真是在演戲?目的就是讓這天上地下所有存在都以為你認命了,不管生死,只想結束這一切?」

「演戲?呵呵!」

莫名。

虛空之中傳來一道笑聲,笑的有些古怪,有些玩味,也有些諷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