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不是,是俞飛和羅索!」

「誰?」蕭天吃了一驚,和蔡楞、蔣百里互相看了一眼:「俞飛和羅索?穗子用他們來打頭陣?」

「是的,是俞飛和羅索,沒有搞錯!」

蕭天摸了摸鼻子:「蔣傑,你去看一下,穗子在搞什麼?」

蔣傑笑著應了,匆匆上了車。很快來到前線。

此時前線又是另一番景象,就看到陣地上忙碌成了一片,士兵們不斷修補著陣地,運送著各種補給物資。在前線司令部前,坐著幾十個穿著國防軍軍服的士兵,一個個都無精打采。

「坐好,坐好,你是俘虜,俘虜明白嗎?當俘虜得有個俘虜的樣子」一個乙軍團負責看押「俘虜」的少尉凸著肚子,洋洋得意地說道。

「娘的,這俘虜得當到什麼時候。我陣亡成不?要不,我反正?」「俘虜」之一的一名中尉喃喃咒罵了聲。接著一臉討好:「兄弟,都是自己人,給根煙唄,等演習完了,我還你一包成不?」

「娘的,沒聽說過行虜還叫勝利者兄弟的。」乙軍團的少尉嘀咕了聲,掏出一包煙扔給了對方,接著坐了下來伸了個懶腰:「兄弟,合作點啊,不帶逃跑的,不然上峰那我不好交代六

「跑?往哪跑?這當俘虜的日子不錯,晒晒太陽,要說換了真的戰場,我早自殺殉國了,還會被你們給俘虜,

蔣傑聽的幾乎笑了出來,走進司令部,見到俞飛正在那沖著電話大吼:

「什麼?援軍?聽著,給老子頂住,3點3o分前,你不會有一介。援軍!娘的,司徒耀和楊天雲叫囂兩個小時全線突破老子陣地,你要丟了陣地,給老子回鄉下種田去!」

這邊電話剛掛,那邊電話又響了起來:

「炮火支援?可以!我親自命令獨立炮兵旅給你炮火支援!聽著,不許後退一步,抵抗至3點3o,主動放棄一線陣地,撤退至二線陣地繼續抵抗!」

好容易喘了口氣,大著嗓門吼道:「煙,給老子一根煙!」

煙遞了上來,俞飛放到嘴邊抽了兩口,結果現沒有點著,頓時勃然大怒,回過頭罵道:「娘的。有沒有眼力界的六

忽然現給自己遞煙的居然是蔣傑,趕緊一個立正,「叭」的敬了一個軍禮:「總司令!」

「得了。」蔣傑笑著幫俞飛點著了煙:「怎麼樣,情況如何?我網看了下,楊天雲正在重新集結兵力,好像要玩命了。

「還行,老楊個王八蛋太狠了,投入全部兵力,多點進攻,根本不讓我們有喘息的時間,上一次進攻。差點就被他們礙手了。」俞飛悻悻地說道。

「兵力不對啊。」在兵力部署上看了一眼,蔣傑很快現了問題:「還有的部隊呢?」

俞飛看了看周圍,湊到蔣傑面前神神秘秘地說道:「還有2o分鐘。我部即將展開攻擊,以攻對攻。這個時候,吳佩乎只怕已經在前線了,

「以攻對攻?父子倆大打對攻?」蔣傑皺了下眉頭,隨即笑了起來:「成了,我知道了,我不呆這了,對你沒有什麼信心,別到時候楊天雲衝進來了,我也當了俘虜,

看著蔣傑背影,俞飛不甘心的嘀咕了聲:「對我沒有信心?打贏了才要你好看…」

蔣傑朝著甲軍團的方向開去,不想車子才開一半,忽然一隊穿著國防軍軍服的的士兵沖了出來,二話不說,朝著蔣傑的汽車就是一陣掃射。

「死了,死了,你們都死了啊!」帶頭的軍官大聲嚷嚷起來:「錄掉他們的衣服,動作要快!」

「肖羅利,你娘的眼睛瞎了啊,看看我是誰!」似門;一身「子彈的蔣傑惱怒的鑽出了車午,大聲※

帶隊的肖羅利一怔,趕緊一個立正:「總司令,我們還當是打死咋。敵人的大官呢,沒有想到是您親自視察前線!」

蔣傑火氣消了些,看了一眼肖羅利和他的部下:「你們是乙軍團的。穿甲軍團的服裝」

話說到一半,忽然醒悟過來:「你調到特種大隊去了?」

「是,報告總司令,警衛隊特種第一大隊「疾風中隊。中隊長!」肖羅利大聲回答道。

說著,遲疑了下:「總司令。不帶賴皮的,反正你現在被我們打死,了。可不帶把現我們的情報告訴司徒長官的。」

蔣傑心裡笑了下。面上卻是嚴肅無比:「知道了,我是裁判官之一。不會把泄密的!」

下午,2點o分。

「報告副總指揮,我裝甲部隊,步兵部隊全部集結完畢,請副總指揮下令!」

吳佩乎朝軍官們看了一眼,頭微微的點了一下:「命令,全部部隊。以溫羅鎮為中心,全線突擊。持續打擊敵人側翼,進攻!」

「閃電第一師,天下第一師。前進!」

隨著馬弼一聲令下,警衛隊裝甲閃電師的裝甲車出隆隆聲音,不可一世的邁出了傲慢的步伐圳

「裝甲輝靂師,天下第一師,前進!」

不甘示弱般的,楊林沖著無線電大聲吼了起來。

「警衛隊各步兵師,前進!

這是阮傑的吼聲。

那些穿著黑褐色軍服的警衛隊官兵,迅如同一股黑色潮水一般,在裝甲車的掩護之下,以不可抗拒之勢兇猛的席捲而去。

民國十年,公元口22年下午2點o分,在甲軍團展開全線攻擊的o分鐘之後,乙軍團主力展開全線攻擊。

當這一消息傳到甲軍團司令部的時候,一向脾氣急躁的司徒耀,反而表現出了難得的冷靜:「乙軍團開始進攻了?穗子這小王八蛋想要以攻對攻?」

到達司徒耀司令部的蔣傑笑了一下:「有什麼樣的老子,就有什麼樣的兒子。你看,對方明顯是以溫羅鎮為攻擊重點,次后對甲軍團前線部隊程德遠部造成直接威脅,一旦程德遠部被擊潰,楊天雲部在兩面打擊之下,恐怕也堅持不了多少時候」

「在溫羅鎮防禦的那支部隊?」司徒耀平靜地問道。

「報告,國防軍第三師第三旅。配合警察大隊,由張克遙親自指揮!」

「張克遙。」司徒耀很快走到電話前:「給我接張克遙!張克遙。我是司徒耀,命令,必須堅持到4點,不許丟失溫羅鎮,我再調第三師第一旅對你部進行增援!」

說著,搖了一下電話:「給我接楊天雲!楊天雲,我是司徒耀,敵人已集中兵力,對我側翼起攻擊,命令,程德遠部以一部兵力繼續對羅索部起攻擊,以主力調兵東進,合兵強攻俞飛部,3點3o前,必須佔領敵之前線陣地!」

放下電話,冷笑了聲:「我就不信俞飛真那麼能打!命令,全部飛機、裝甲車、火炮投入攻擊,炸。給我把俞飛炸平了!」

「耀子,俞飛今非昔比了。」蔣傑笑了一下:「我網從他那過來。別看他還是嬉皮笑臉的樣子,但陣地上布置得非常得體,我看3點3o前攻克陣地有難度六

此時,楊天雲指揮的攻擊部隊再度起猛攻。而側翼之程德遠部。留下兩個旅的兵力,持續對羅索部保持攻擊態勢,而主力則迅掉頭東進,與楊天雲部匯合,集中一切力量,對俞飛部展開最強烈之攻擊。

這一來,俞飛部形勢驟然吃緊。在敵之強大火力持續打擊之下,「傷亡」不斷增加,楊天雲部起強攻不過十餘分鐘時間,已有多處陣地丟失。

不過俞飛卻似乎並沒有太多驚慌,迅下令放棄一線陣地,全部部隊轉入二線陣地進行防禦。

奪取一線陣地的甲軍團攻擊士兵。並沒有任何停留,迅對二線陣地再度起攻擊。

但此時,甲軍團的裝甲部隊卻忽然現,陣地和陣地之間,已經堆滿了障礙物,嚴重阻攔了裝甲戰車的推進。

而在這個時候,乙軍團前線全部火炮都被集中起來,向一線陣地猛烈炮擊,這才讓才進入一線陣地的甲軍團陷入到了短暫的混亂之中。

此時,側翼之羅索部,也開始分兵線此推進。

楊天雲當機立斷,命令步兵放棄裝甲戰車掩護,在敵之二線陣地尚未防禦完善之機,以步兵單獨對敵起不間斷猛攻。

而程德遠部,則投入全部兵力。與正面之主力形成鉗形攻勢,猛烈打擊敵之二線陣地。

在這樣兇猛的打擊之下,俞飛不得不再度下令,放棄二線陣地,轉入最後之三線陣地進行最後之防禦。

勝利,似乎地甲軍團來說已經唾手可得,但此時,時間已經是下午4點。

離甲軍團總指揮部規定的時間。已經過去了半個小時,但敵人卻依舊還佔據著三線陣地,死死防禦,這似乎是個不詳的苗頭

溫羅鎮那怎麼樣了?能不能抵抗得住?這是楊天雲最關心的問題。

一旦溫羅鎮失守,那麼敵人就可以長驅直入,自己的後方很快會遭到沉重打擊。

「報告,對面敵人防禦火力忽然加強!」

「什麼?」突如其來的報告讓楊天雲吃了一驚:「火力忽然加強?」

「是的,看來敵方在此前防守中,並沒有使出全力!」

楊天雲拿起望遠鏡,朝前面看了許久,嘴角掛上了一絲笑意:「俞飛,俞飛,看來他早做好準備了。第三線陣地才是他選擇的決戰地點…

放下瞭望遠鏡,楊天雲沒有任何遲疑:「傳令各部,猛攻敵陣,與俞飛展開決戰!」

「是,猛攻敵陣,與敵決戰!」

下午4點,攻守雙方的大決戰在第三線防禦陣地開始了,而這樣的決戰也將從某種程度上決定到兩個軍團之間的勝負命運!,如欲知後事如何,肌,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董青死了!

垂頭而落,戰馬而止

瘋狂而至的太史慈見狀立即上前,一槍挑開趙雲的槍,從趙雲手上奪過董青的屍首,驀然間,太史慈抬頭看向趙云:「趙子龍!某定要你償命!」

幼稚

見失態的太史慈,趙雲搖頭嗤笑。

並非憐憫,而是嗤笑。

上了戰場,從來都是命不由己,上了戰場,那有不死人的道理,就算是戰無不勝的將軍,也有可能在下一刻,一支流箭穿破了雲霄,奪了他的性命。

「鳴金收兵!」

撤了!

殺了一個董青已經足夠了….

「哪裡走!」

然而已經發瘋的太史慈哪裡顧忌的了那麼多,既然董青死了,那麼今日他就要這些人為他陪葬。

「愚蠢!」

冷眸以對,雖說太史慈乃性情中人,但如此失態卻讓人失望了,趙雲淡淡的眼光射過來,一剎那間,太史慈瞬間覺得一盆冷水潑在臉上,回頭一看,數千的將士皆看著他。

數千將士的性命就系在他的身上,冒然開城門,率領數千兵馬殺出來,就註定了他的錯了。

守城!

守城!

倘若他守城,何至於落入這個地步。

退守與城中,眼睜睜的望著趙雲離去。

數千輕騎如何而來,如何而去

欲要留下他們難如登天,當然,他們亦要付出極大的代價才行。

來無影去無風…

如何能捕捉?

「節哀。」

韓崢深知太史慈能夠忍住沖宵的怒火已不易,事到如今他只能說一聲節哀。

固然要和孫策拼的個你死我活的,但劉繇的大軍尚未到,冒然進攻,只能平白丟了諸暨,要知孫策還在不遠處虎視眈眈著,就等著太史慈自亂陣腳的那一刻,攻破諸暨城。

倘若有人說硬拼?

若是被孫策抓住了這個機會,強硬破城,他們是救太史慈,還是不救?

不救!

諸暨遲早要破!

救!

立即被破!

正是看那清楚這一點,當太史慈要不顧一切的時候,趙雲才會說他愚蠢。

這等愚昧之人,豈能為三軍主帥

為三軍主帥者,大局為重!

眼中若無大局,豈能做那三軍統帥。

「厚葬吧。」

當太史慈說出這三個字眼的時候,韓崢渾身上下起了一地的雞皮疙瘩。

太冷靜了…

太史慈真的太冷靜,冷靜的讓人覺得可怕,同時讓人覺得毛骨悚然。

太史慈變了…

只是韓崢不知道太史慈的變化究竟是好還是壞,或許於戰局而言,這是好的,但對於他個人,韓崢卻有一種說不上的滋味…

下雨了…

蒼穹的雨,一絲一絲地飄著,像滿天飛舞的細沙,夾雜著風,寒風呼嘯中,落在大地上,猶如一把鋒利的刀子割裂天幕,天變得極其的陰沉,就如同太史慈的心情。

目送著董青下葬。

葬身異鄉!

豆大的雨咋落下去,隨著一鏟接著一鏟的土落在棺材上,站立在董青的墳前,太史慈一言不發,冷肅的一張臉,早已經被雨水打濕了,雙目通紅,也不知是不是哭過了,不過混雜了著大雨,就算哭泣過也被著傾盆的大雨給掩飾的一乾二淨。

四周的士卒都散去了,就連韓崢都低著頭自覺的離去。

他深知太史慈需要自己一人冷靜冷靜…

「你我相識三年,因我犯事,無奈出走東萊,連累你同我背井離鄉,當初離家時,你我定要富貴還鄉,可…」

「可…」

「如今你為何要違背諾言!」

「為何要棄我而去!」

漸漸的低沉聲慢慢的變成了哽咽聲。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