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時候的事情?還有,你知道對方是什麼人嗎?」思辰的語氣非常的淡然,

「對方……應該強秦陸家的人!」青海這樣說道。

是陸家嗎?看樣子沒什麼事情!青海沒有說話,而是在想著什麼….強秦,是真是沒有想到呀!那個女人竟然敢去強秦….

要是這樣的話,很多的事情都會變得異常的難處理,不只是這樣還有更多的關係,都會變的異常的緊張!但是現在看來倒是沒有什麼!

「大人…..」因為長時間的沒有回話,青海輕聲的叫道。

此時的思辰才反應過來….

「放心,小主子應該沒事!我現在倒是擔心別的事情!」這樣說著思辰微微的嘆了口氣!「就是不知道他們知不知道小玄界的事情。」

「大人,您的意思是說…..」青海這樣說的。

「當年我們的王和強秦的國主。曾經定下契約,互不相犯!」思辰這樣說道。同時他的聲音中還帶著一種憂慮。 如意事 「從某種意義上來講,在人類手中反而會更安全。」

「要是這樣的話,我們還追不追了呢?」青海這樣說道。

「為什麼不追呢?現在的情況很複雜。」思辰的聲音很是淡定。「對於強秦的國主來講,保證雙方和平才是最重要的,所以說小主子是不會有事的。但是也必須告訴他們,我們是不會放手的。」

「可是要是這樣的話,不是又變得很複雜了嗎?」青海這樣說道。「那隻兔子是帶著小主子直接走的是強秦國境線。就是說小主的現在的一舉一動都在….」

都在這個國家的掌控之中。現在思辰的思緒也很混亂,應該怎麼做呢?

對於朝堂大事來說,一切都是那麼簡單。但是一遇到和國主有關的事情上,就會變得異常的混亂。說不出來是因為什麼…但是..但是還不得不去想。

我最敬愛的王啊,你的離去是那麼的突然。給我留下無數的爛攤子,自己也不知道該如何解決!還有你的子嗣,我又應該怎麼做呢?

「那麼大人,我先….」青海這樣說的。「先去追小主?」

「去吧!要是能說的清的話,就將一切都說清楚!」思辰下奶的頭有些疼了…說不清楚原因,但是就是疼。更多的問題,更多的事情需要自己去煩惱。更不要說現在的事情了。當這一切都交給青海他們吧。

「是。」陳海這樣說著,將石頭收了起來。看向了那隻老虎,輕輕地嘆了口氣。那隻老虎搖了搖頭,似乎好像在表達著什麼。

青海也搖了搖頭,微微的嘆息。啊,自己這是怎麼了?這到底是怎麼了?自己也不知道。小主啊,我只希望你安全。現在不單單是對於你,對於我們來說都是十分危險的時候。怎麼偏偏就趕在這個時候了呢?

小玄界的門就要打開了,千萬千萬千萬不要回來啊。

很奇怪的一種感覺,真的這樣想著,青海就朝著前方跑去,老虎就跟在他的後面。

…….

陸良就這樣將小黑抱在懷裡。看著他的面容,有一種說不出的溫馨感。為什麼會這樣呢?陸良自己也說不清楚。從見到她開始,這種感覺就越來越清晰。

「是不是覺得這個小子特別的親切啊?」徐有娘這樣說的同時,也露出了一個很是淡然的微笑。

陸良點了點頭,說道。「也不知道是因為什麼,一見到這個小子就覺得特別親近,在他的身上有一股好像和我一樣的氣息。」

「很不巧,我也有這種感覺。」徐有娘的目光變得非常的嚴肅。「很親切。而且覺得他特別可愛。總有一種想將他抱在懷中的感覺。」

陸良露出了很意外的面容,因為自己也是這樣。這是一種很怪異很奇怪的感覺。原因不清楚。但是在這個孩子身上一定有著我們所不知道的原因。

「這孩子你們打算怎麼辦啊?」徐太珍露出很是無聊的表情說道。「總不能當成你們兩個自己的孩子養吧。」

陸良瞬間無言,將這個孩子怎麼辦呢?帶回陸府?還是寄養在別的地方呢?

好像也沒有什麼特別的辦法,就這樣帶在身邊吧。

「你能有別的辦法嗎?就這樣吧,帶在身邊吧。」徐有娘這樣說道。同時露出了很是興奮的笑容。「說真的,我還蠻喜歡這個孩子的。」

額….這該怎麼說呢?陸良覺得很是無言。說這種沒有營養的話。自己也喜歡這個孩子啊。不過我們的想法都是一樣的。

「你這樣不好吧!」呂慧敏淡淡的說道,「這孩子是妖族。我覺得盡量上報國主。」

「還有那個許鶴子。」徐太珍說道。「你完全不知道她還會做些什麼?而且,在這個傢伙離開之前說了吧,京都再見,就是說他還會再出現的。」

「那倒是一件小事。」呂慧敏這樣說著,從陸良的懷裡將小黑抱了過來。「重點是這個孩子的身份。你不知道他說的是真是假。」

「誰也不知道他說的是真是假。」陸良的表情變得很是嚴肅。「在我的眼中他就是個孩子,不管是人還是妖。」

這個傢伙一直都是這個樣子。呂慧敏在心裡說道。只要是自己認定的方向,就一定不會改。小黑還只是個孩子…..這對於陸良來說就是最好的理由。但是……

「現在最關鍵的就是先弄清他的身份。到了京都,先去見國主吧。」呂慧敏的聲音很是嚴肅。「博主一定是知道他的身份,才會將這兩個人放在國內。」

「除了這個也沒有別的辦法呀….」徐太珍笑呵呵的說道。

陸良的目光中卻帶著一絲的迷茫。他不想將這個孩子交給國主。也不希望這個孩子能夠回到妖族。這個孩子要是自己的…..下意識的看了一眼徐有娘。

「看我幹嘛?」徐有娘這樣說道。

「我們要不自己生個孩子吧。」這句話說的很是簡單。好像沒有過腦子一樣。但是….陸良知道自己是真心的。看著這個孩子,突然覺得自己有一個多好。就是這種感覺。

陸良想的好像是非常的簡單。這些女人卻是炸開了鍋。

悠悠露出了淡淡的微笑….徐太珍不可思議的看著陸良。呂慧敏則是很是幽怨的看著陸良。而徐有娘….被嚇到了,整個人都驚呆了的表情。

「你….你…..你在說些什麼呀?」徐有娘她臉紅了。聲音很是強悍,但是卻沒有露出生氣的表情。卻還有一些欣喜和高興。

「對呀對呀,你在說些什麼啊?」呂慧敏一臉強硬的說道。「搞什麼呀?突然就說要孩子啊。就算是要孩子也給我生啊。」額….一不小心將自己的心裡話說了出來….

「抱歉抱歉。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看著小黑就總覺得自己要是有一個孩子就該多好啊。」陸良笑呵呵的說道。「覺得呢,就先把這個孩子帶在身邊吧。你們怎麼看?」

所有人都沒有說話。這本身就是一項無法選擇的問題。

「前面有個小鎮,今天晚上打算住在哪裡?」徐有娘扯開了話題。

「好呀好呀,反正也已經快快快….天黑了呀。」呂慧敏居然還有些大舌頭了….

「我沒意見。」徐太珍這樣說的。

然後,馬車就朝著前面的小鎮而去…

……

當小黑睜開眼睛的時候。他發現自己不認識這裡。這是哪啊?看著白色的天花板。一種說不出的恐懼就這樣襲來了。「許鶴子姐姐。你在哪啊?」

「醒了嗎?」陸良聽到小孩的叫聲推門而入。

「是你?」小黑記得陸良,也記得就是這個傢伙把自己打暈。然後就露出了十分惱怒的面容。「你這個壞傢伙。許鶴子姐姐呢?」

「這個…..」陸良不太會說謊話。他自己也不知道該如何去對這個小孩說。「許鶴子有自己的事情要處理。等到了京城,你就能看見她了。」

「我不相信你!許鶴子姐姐呢?」小黑這樣叫道。

「相信我。是許鶴子將你交給我的。」陸良露出了非常真摯的笑容。「我沒有騙你,真的。」

「你….」不知道為什麼。小孩覺得自己可以相信這個男人。這是一種很怪異的感覺。這個男人就像是自己的哥哥一樣。就是這種感覺。不對不對。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呢?「你說的是真的嗎?」

陸良淡淡的點了個頭。露出如陽光一般的笑容。他現在能了解這個孩子的心。名奇妙的來到了一個完全陌生的環境。就算什麼都不說,內心的恐懼也是一定會有的。

「來,哥哥帶你去吃點東西。」這樣說著,將小孩從床上抱了起來。就這樣讓他騎在自己的脖子然後….

嘭!在往外走的時候小孩的頭直接撞在了….

「哼!」在樓下的餐廳中,小黑閉著眼不理陸良,同時頭向一邊扭去。

「那是個意外!真的啊。來!吃東西。」洛陽露出了討好的笑容。

而在一旁的幾個人則是強忍著自己的笑。

「噗嗤!抱歉我沒忍住!」徐有娘笑呵呵的說道。

「呵呵呵,我也受不了了!」呂慧敏也笑了出來…

「呵呵呵!」陸良也笑了….看到有兩人從門口進來…陸良的笑容逐漸凝固!

(本章完) 第107章

第一百零六章

青海現在有些不知所措。面對這個人類,還有小主。自己應該說些什麼呢?將事情全部托出。還是說…..

「既然來了就過來坐坐吧。」陸良看著青海說的。同時還帶著一絲冷笑。

青海沒有多說什麼,就這樣走了過去。看著這裡的人類看著自己的小主,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陸公子你好。」陳海的語氣顯得很是平和,不帶有任何的敵意。

「居然追了過來。」陸良露出了一絲的冷笑。「你們的目的是為了小黑嗎?」

為了小黑….現在的陸玲已經做好了開戰的準備,如果真的是為了小黑,那就不得不戰了。

「這個孩子是我們的小主!」青海看著小黑說的。「真的要說的話,我還抱過他呢。」

青海露出了慈祥的笑容。就這樣看著小黑,突然覺得有一種淡淡的溫馨。度娘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或者應該說些什麼。這個人應該不是壞人。

「你們到底有什麼目的?」說話的是呂慧敏。「我從你們身上並沒有感覺到敵意。這孩子的身份,還有你們到底是什麼?」

「我們….」聽海的聲音中帶著一絲不確定。面前的這些人真的值得相信嗎?這是現在青海最真實的思路。萬一呢,萬一是這些人的目的,是那個呢!

「說真的,我並不在乎你們身上有什麼目的。」徐有娘帶著冷笑說的。「但是我喜歡這個孩子。你們誰要是有傷害她的想法或者傷害了他,我饒不了你們。」然後看上了小黑。

現在的小黑滿是一頭霧水,他不明白他們在說些什麼。對於現在的自己來說,就是填飽肚子。然後就是去找到許鶴子姐姐。

「殿下。不知您是否還記得老奴。」青海就這樣,單膝跪在了小黑的面前。

「額…..」小黑嚇了一跳。這個老爺爺是什麼意思?他是在叫我嗎?小黑茫然的看了看周圍。好像也沒有別的人。

「你是誰?我認識你嗎?」小黑的聲音很清晰,也很響亮。同時還帶著一絲絲的疑惑。

「老奴是青海。」陳海這樣說道,露出一絲絲溫馨的笑容。「在殿下降生的時候,我曾經報過殿下。」

是這樣嗎?對於現在的小黑來講。許鶴子就是自己的親人。自己並不認識這個老爺爺呀。為什麼要叫自己殿下呢?

「還真的是很奇怪呀。」現在的陸良沒有辦法判斷誰是對的,誰是錯的。看現在的樣子,許鶴子更像是外人。

「陸公子,我明白你內心的不解。」青海這樣說的。「同樣的,我也有我所不解的。需要您來解釋一下。」

「說說吧,到底是怎麼回事?」陸良看著青海說的。

「真的要說的話,還要從五年前開始說起。」青海緩緩的說道。「五年前,老妖王突然離世。各部族順勢而起,妖族陷入了混亂。」

這個開頭和許鶴子所說的很像,但是不太一樣。

「當時的大臣思辰臨危受命。」青海這樣說的。「開始和各部族進行大戰。」

青海的這個故事非常簡單。就是妖王去世,內亂而起。當時的掌權者是一個手段非常厲害的人。他統一了手上擁有的兵力。成功的和反叛的妖王展開了作戰。

本來一切都很好,都很順利。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剛剛降生的小妖王不見了。然後在宮女的口供中。得知了小妖王被一個兔子給帶走了。

是的就是兔子,應該說是兔妖。根據不斷的查證。可以得知,這個死兔子帶著小王朝著強秦而來。

思辰聽到這個消息后。反倒是放下了心。命令青海和虎牙。想辦法進入強秦的領地。但是為了不讓強秦的人發現。走的是沒有兵把守的大禹國路線。

「我們花了五年的時間才找到小妖王。」青海發出了淡淡的嘆息。「我們應該帶他回去吧。這是我們的任務。但是現在的我們卻疑惑了。」

「你這是什麼意思?」陸良這樣問道,「難道在小黑的身上還有其他的什麼嗎?」

「也許有吧。」青海微微的搖了搖頭。發出了一聲嘆息。「但是,我不知道該不該說?還有就是你們值不值得信任。陸公子,我知道強秦陸家。我也知道你!這些年畢竟不是白過的。我也知道,你能保證殿下的安全。但是….你為什麼要保護殿下呢?」

讓陸良自己來說,他也不知道所以然。真的不知道。但是他知道,他需要保護他。這是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從一開始見到他。再到許鶴子將他交給了他。他有一種感覺,一定要保護好這個孩子。這不是使命,自己也不是什麼好人。就是這種突然而來的親切感。就是這種說不出來的使命感。

「我就是想保護好她。」最終陸良這樣說道。「這個孩子很可愛不是嗎?我覺得她和我好像真的。」這樣說著,手摸了摸小黑的頭。

「好吧,要是這樣的話,我無話可說。」青海露出了一個笑容。「我還是不相信你。但是我覺得你能保護好他。」

相信嗎?並不是這樣,青海的心中有太多的問題,太多的疑惑,相信,還是不相信這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它可以保護好她,這就夠了。

「你不帶這個孩子離開嗎?」呂慧敏看著這個人說的。「你來到這個國家不就是為了找這個孩子的嗎?」

青海笑了笑,沒有說話。真的要說的話,他自己也不清楚了。思辰大人說可以相信這些人。而對於自己來說相不相信,取決於判斷。

這些人都很有趣,值得被人相信。但是….自己說不出原因。總覺得殿下和他們在一起會更好。是不是很奇怪呢?矛盾吧。但這就是自己沒有辦法。

陳海拿起了筷子。開始細嚼慢咽的吃了起來。陸良只是看著他。呂慧敏在看著他。徐太珍在看著他。徐有娘則是看著小黑。

而小黑呢,則是看著自己面前的食物。真的要說起來的話。還是比較有趣的。

「這裡的飯菜不錯。」青海淡淡的說道。「謝謝款待了。」

這個傢伙。陸良居然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我們可沒說要請你吃飯。」呂慧敏露出了淡淡的笑容。「這飯菜錢是你自己掏。」

哈哈哈哈…青海大聲笑了出來。然後就跑了出去….

「這個傢伙到底在想些什麼呀!」陸良笑呵呵的說道,看著跑出去的青海說道。

「肯定有事!」呂慧敏這樣說著看了一眼陸良,「還不去追呀!」

陸良愣了一下。追他?為什麼呀!然後才想到….這個傢伙的話沒有說完!但是是什麼話呢?

對自己來說重要嗎?對於小黑來說呢?

真的說不出來!去追的原因…..

但是陸良還是追了出去,為什麼說不出來,但是有那樣的感覺。然後就這樣追了出來。出來一看,那兩個傢伙就在面前沒有任何的逃跑。

「哈哈哈。你果然追出來了。」這樣說著青海就向遠處跑去。另外一個人沒有任何的動作。自己該怎麼辦?這還用想嗎?直接就朝著青海追去。

青海的速度很快。動作也很奇特,但還不至於追不上。隨著青海的速度越來越。陸良感覺道路是越來越難走。而且人也開始越來越少。這個傢伙想做什麼?現在的陸良也不知道該想些什麼。或者說不知道該怎麼說。

自己追出來真的是一個正確的選擇嗎?

「是不是在自我懷疑呢?也許我什麼情報都沒有。」青海這樣說的。

陸良想也沒想,就這樣一拳打了過去。青海的動作非常的迅猛。躲過了陸良的拳頭,然後一拳也打了回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