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開開……開什麼玩笑? 第三百五十二章再度壓制

當修為被壓制在先天境巔峰之後,一些天賦佼佼者,能以一當三,只有極個別的變態強人,能夠以一當五。

可現在呢?

只用了足足八十多個呼吸的時間,就橫掃了五十多位先天境巔峰,並且每一位都非常強大,平均算下來,每個人只花了一個呼吸多一點的時間!

這個段青,還他媽是一位先天境巔峰強者?

「不可能!」

「媽的,哪怕是武王境五重的存在,都根本無法做到!」

「難道這個段青沒有被壓制修為?」

「……」

全場修士在震撼之後,迅速回過神來,眼中都湧起了抹怒火,齊刷刷看向了鄭闊。

鄭闊身心一顫,現在毫無疑問,段青肯定沒有被壓制修為,否則的話,根本無法做出這種事情來。

突然之間,鄭闊想到了剛開始,段青問他這個問題的時候,他還故意得瑟了一番。

如今想來,這**裸的現實,就是像是狠狠的一巴掌,甩在了他的臉上,打的他臉頰發麻,耳朵嗡嗡作響。

他不是得瑟么?

他不是看不起人家么?

現在別人就真的做到了!

「大家先別急,這件事情,我們黑手城,一定會給大家一個交代!」鄭闊回過神來,急忙說道,在這個時候,他忽而看見一個人影,從那城中走出來,當下眼神一亮,尖叫道:「段青!給我解釋一下,到底是怎麼回事?」

此話一出,全場目光,幾乎不約而同的看向秦南。

尤其是那趙方、白少二人。

趙方利用了自己獨特的變化之術,變化成了一個女人,可如今被秦南的那一拳,打的鼻樑坍塌,鼻青臉腫,根本沒有了丁點美人的模樣,當他看到這番模樣的時候,差點都哭了。

打就打嘛,為什麼要打臉啊,難道就不懂得憐香惜玉嘛!

至於白少,他也是憋屈不已,他這般身份,結果被人一拳秒殺,還被稱作螻蟻。

「解釋?」

此刻的秦南,心情無比喜悅,因為這第一輪比賽下來,他相當於是擊敗了那一千三百多人,現在他身上的貢獻點,有著足足兩萬六千多點,可以兌換兩枚元石!

若是將剩下的九場,全部打完,至少要賺到二十三萬多貢獻點,可以兌換二十三塊元石!

正是因此,猛然聽到鄭闊的質問,他才滿臉不解。

鄭闊神色一厲,道:「你在最後關頭,將所有人都打敗,很明顯你的修為沒有被壓制在先天境巔峰,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是不是動用了什麼其他手段?」

「我動沒動用手段,與你何干?難道我違反規則了?」

秦南臉色一冷。

鄭闊當下語塞,他剛開始得瑟的時候,的確是說過,沒有被壓制修為,也不算違反規則。

「廢話那麼多幹什麼!」

「你們黑手城到底怎麼辦?」

「這打劫王比賽還能弄嗎?」

「……」

那些遭到過秦南毒手的修士們,都忍不住發起火來。

他們平時放在外面,都是威震一方的強者,可如今被一個武王境巔峰的存在,那般虐殺,他們心裡自然不爽。

若秦南同樣也是先天境巔峰,他們被擊敗,那也只能算是技不如人,可現在這算什麼?

鄭闊臉色一變,如果這樣鬧下去,對他們黑手城極其不利,今天的打劫王大賽,恐怕也無法繼續開展,當下想到了一個辦法,咬牙道:「全場諸位,請聽我解釋,剛才肯定是一個意外!等第二輪比賽開始的時候,我們將全力運轉黑手城的禁制,將所有人的修為,全部壓制在淬體境!」

鄭闊說到這裡,目光看下秦南,皮笑肉不笑,道:「段青師弟,我們黑手城從來沒有出現過,竟然有人能夠躲過壓制!所以等第二輪比賽的時候,我們將全力運轉禁制,首先對你進行壓制!」

首先對我壓制?

秦南眼神中閃過了抹寒光。

這個鄭闊,還真的有意思,當初為了得瑟,出口成禍,如今卻特意針對他,這憑什麼?

「無所謂!」

秦南面無表情的點點頭。

對他全力壓制是吧?

儘管放馬過來!

鄭闊舒了口氣,還好這個段青上道,否則的話,今天的事情,不知道該如何收場,他當下轉過頭來,對著全場眾人笑道:「請大家放心,這一次我們黑手城的禁制,絕對沒有問題,段青肯定會被壓制在淬體境巔峰!好了,要來參加比賽的,趕快來報名,馬上進行第二輪!」

「我來!」

「***,我咽不下這口氣,我必須要好好暴打段青一頓!」

「就是!必須要打他!」

「……」

相比較第一輪,這第二輪報名的修士,不減反增,他們幾乎都有著同一個目的,就是暴打段青!

其實,他們對段青也並沒有恨,最為關鍵的是,他們昔日里乃是武皇境、武宗的存在,大部分人的修為,都要比秦南高,前來參加黑手城比賽,就是因為公平,才甘願被壓制修為!

結果段青沒有被壓制,仗著一身修為,將他們全部完虐了!

這個結果,他們不服,既然不服,那就要戰!

「諸位師兄師弟,我有個提議,等會開始第二輪,第一件事情,就是剷除段青!」白少開口道:「我現在來成立隊伍,我來親自率領!」

「我加入!」

「白少不錯,一起報復段青!」

白少此話一出,立刻得到了不少的弟子響應,在他的身後,站立了足足兩百多位修士。

「嗚嗚嗚,」趙方忽而掩面哭道,聲音叫人心碎:「段青這個登徒浪子,仗著自己的修為,將我擊敗,擊敗也就算了,他還非要打我臉上,故意來毀我容貌!師兄師弟們,這個仇我咽不下去,我希望你們幫我!」

「該死的段青!」

「媽的,敢欺負我的女神!」

「……」

趙方這一哭,無數的男修士,都為之心痛,要想想當時的趙方是何等的花容月貌,可如今卻是滿臉狼藉,雖然他們有點看不下去,但是如此一個大美人,竟然被這般毀掉,他們也對段青,更加憤恨起來。

眨眼之間,在趙方的身後,竟然站了足足八百多人,如同一支大軍,聲勢浩瀚。

鄭闊鬆了口氣,看向秦南的眼神中,充滿了幸災樂禍。

讓你小子突破我們黑手城的禁制,現在面對足足千人大軍,等在第二輪的時候,結果必然會無比凄慘。

「好了,諸位,現在開啟打劫王大賽的第二輪!在這第二輪之中,黑手城中,將會正式開始出售武器!如果你們想要取得一個好的成績,記得去買武器!」 第三百五十三章一根巨棒

買武器!

黑手城就是靠著這個盈利。

在打劫的過程之中,很多人被對方擊敗,都心情不順,想要報復,就可以選擇花費貢獻點,購買武器。

眾人的修為,都壓制在了先天境巔峰,若是手中有武器,就可以扭轉戰局,報仇雪恨。

「現在比賽開始!」

鄭闊大聲喝道。

他話音剛落,秦南腳尖一點,便進入了黑手城中。

對於鄭闊的壓制、眾人的追打,他根本不放在眼裡,若這群傢伙,真的想要對付他,那他也不介意,將他們全部教訓一頓。

「跑的好快!」

「哼,這個傢伙倒是挺有自知之明的!」

「嘿嘿,那是當然,若修為都被壓制在了淬體境,他得罪了我們這麼多人,豈能不怕?」

「……」

白少和趙方身後的修士們,都是大笑幾聲,甚是愉悅。

「諸位,決不能放過秦南,我們走!」白少大聲喝道。

「諸位師兄,謝謝你們幫助我,我們不能繞過他!」

趙方咬牙切齒道,他一定要抓住這個段青,對著他的臉,也狠狠來幾拳。

在兩人的率領之下,人群浩浩蕩蕩,湧入了那黑手城內,至於剩下的修士們,則是面面相覷,打定主意,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到時候說不定還可以坐山觀虎鬥。

秦南隨意來到了一個院落內。

這些修士們,倒還算公平,沒有趁著比賽還沒開始,動用修為,對他進行鎮壓。

「起陣!」

鄭闊大聲喝道,在他身後,這次有了足足五十多位武王境巔峰的存在,布下大陣,使得那黑手城,搖搖晃動起來,大陣運轉,一股無形的力量,在那黑水城上方,不斷流淌。

「大陣初始,黑石萬禁!」

鄭闊不知何時,手中多了一柄陣旗,身形一躍,落在了那陣眼上,手舞陣旗,催動大陣,使得那大陣威能,成倍提升,整個黑水城的上空,就好像蓄積了一汪河水,忽而之間,傾斜而下,無邊玄妙力量,鎮壓在了每一位修士的身上。

霎時之間,所有人的修為,都被壓制在了淬體境。

「恩?」

秦南動用著戰神左瞳,將這一切,收入眼中,又看向自己體內的龍紋金丹時,發現龍紋金丹在這股巨大壓力之下,依然毫無任何感覺。

「三印封修為!」

鄭闊的目光,刷的落下,鎖定在了秦南身上,陣旗猛地揮舞,在那大陣之中,有著三道光芒,衝天而起,形成了截然不同的三尊大印,墜落下來,將秦南的身形,層層封鎖。

「不管你有著任何手段,這下也無法掙開封印!」

你的愛情有溫度 鄭闊嘴角露出了絲得意的笑容。

他這一招,非同凡響,乃是蓄積整座黑手城之力,凝聚出來的三印,哪怕是半步武尊,只要在黑手城的範圍內,都要被死死鎮壓,更不用提秦南了。

黑手城中,看著那三道法印,打進體內,秦南眼睛微微一眯。

這三道法印,非同凡響,第一印切斷了他和武魂之間的聯繫,第二印封住了他的肉身,第三印封鎖了他的內丹,從根本上來說,秦南若是真的被封印了,恐怕是連淬體境巔峰的修為都沒有。

「想要掙脫這封印,簡直輕輕鬆鬆,我現在就不掙脫你的封印了,先去城中看看,買把趁手的武器。」

秦南站起身來。

如今他四面楚歌,面對上千名修士的追殺,他渾然不懼,反而雀雀欲試,所以他不急著釋放修為,否則的話,將人嚇跑之後,那就得不償失了。

至於買武器,秦南主要是考慮,等會真的是面對上千人大戰的話,有了武器,解決起來,更加輕鬆。

在黑水城的大大小小鋪子中,已經開啟了大大小小的店鋪,這些店鋪中,都出售著各種精良武器,品階不敵靈器,專門適合淬體境修士所用。

秦南看了一圈,頗為失望,這些武器,都毫無特色,並且要價極貴,他若是買下,就虧大了。

「恩?」

秦南突然腳步一頓,他在一家店鋪裡面,看到了一件極為巨大的武器。

這把武器,是一根巨棒,非常的巨大,高有著足足五丈,相當於九個秦南疊加一起,除此之外,巨棒棒尖,有著一丈之寬,朝著尾末不斷縮小,剛好夠雙手握住。

「這巨棒內沒有任何特色,但是添加了某種太古礦石,導致它非常重,哪怕是一般的先天境,都無法將其拿起!」

秦南眼睛一亮,這根巨棒,雖然毫無作用,但是非常粗暴,若是使用起來,吊打這群淬體境的存在,效果應該非常明顯。

「那就買了它!」

秦南動用紅塵變神術,變化了一個模樣,在那店中弟子滿臉獃滯的目光之下,花了一百貢獻點,將之買走,收入了儲物袋之中。

「希望你們自己別來找苦吃。」

秦南冷笑了一聲,閃入一間院落內,盤膝而坐。

他現在什麼都不用做,只要等待末尾的時候,再度出手,收割那些傢伙的貢獻點就行了。

只不過這時候,黑手城內,已經吵鬧一團。

「什麼?段青人呢?」

「***,我兵器都買好了,他不會躲起來了吧?」

「你蠢啊,這麼多人追殺他,他還被鄭城主封印了修為,怎麼可能不躲起來!」

「這倒也是,那現在怎麼辦?」

「……」

這些修士都茫然起來,他們本來極其憤慨的來報仇,現在人都找不到,他們還怎麼報仇?

「不行,決不能白白放過他!」白少想到自己被鄙視的一幕,他就臉色鐵青,朝著不遠處的趙方問道:「玉羅剎,你擅長偷襲,陰謀詭計多端,你有什麼好辦法?」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