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正是剛才蘇宜貞做孕檢的地方。

這人赫然就是和清。

醫生見他走出來,連忙站起來打招呼,「和總。」

和清走到桌邊,隨手拿起桌上蘇宜貞的檢查報告看了起來,「翟醫生,她的妊娠情況怎麼樣?」

翟醫生看了看他不辨喜怒的臉色,小心翼翼的說,「她情況挺好的,胎兒也很健康。」

這位可是他們院長千叮嚀萬囑咐一定要好好招待的大佬級人物。

她就是再沒見識,這張經常出現在電視報紙上的年輕俊臉,她看都看的眼熟了。

豪門之間的爭鬥真是可怕,也讓她摸不著頭腦。

這蘇家跟和總最近不是要合作嗎?怎麼還關心起蘇家大小姐的肚子來了?

年紀輕輕就已經身價數十億的大總裁,就連他們醫院都是跟這位和總有合作的,她哪裡敢多問?

自從接到蘇大小姐預約檢查的消息沒多久,和清就直接打電話過來說要同一天過來。

和清看著檔案里列印下來的胎兒的彩超圖片,嘴唇不自覺的抿了起來,視線一點點仔細的觀察注視著這個小東西的樣子。

不知道是不是他心裡潛意識在作祟的緣故,他看著這樣一個已經成型還沒他巴掌大的小東西,總覺得心裡有股異樣的親近感。

理智告訴他,現在還不能夠確定這到底是不是他的孩子,但心裡還是止不住的感到新奇以及……喜悅。

有那麼一瞬間,他忽然間不怎麼排斥這樣一個驟然出現的小生命。

儘管他並不是愛情的產物。

深吸了一口氣,並處紛亂的思緒,和清對翟醫生點頭致謝,「替我謝謝你們院長,改天我再來拜訪。」

「好的好的,那您一路走好。」

他頓了一下,輕揮了揮手裡的彩超圖,「這個我可以拿走嗎?」

「啊?」翟醫生愣了一會兒,「呃……可、可以。」

坐回車上之後,和清在車裡座了許久,只捏著那張紙,沉默而無言。 一進家門,蘇宜貞就察覺到氣氛有點不太對。

客廳里的幾人聽見腳步聲,都朝門口看了過來。

只見康美雲面色鐵青的站在原地,對面則是鍾晨和鍾晚。

一見她回來,康美雲立刻皮笑肉不笑的來了句,「你可算回來了,要不然你這表哥表姐今天怕不是要把咱們蘇家的房子給拆了。」

鍾晚撇撇嘴,對她的話全然無視,顛顛的跑到蘇宜貞面前,「阿貞,你回來了?孕檢怎麼樣了?」

「等下告訴你。」蘇宜貞看向康美雲,「您剛才的話我不太明白,是什麼事情讓媽火氣這麼大啊?」

「你不明白?」康美雲坐回了沙發上,神情依然平淡,眼神卻帶著倨傲,「你表哥表姐說了,你要去鍾家養胎,這件事是不是你答應的?」

「是我答應的,有什麼問題嗎?」

「怎麼了?蘇家容不下你了?」康美雲身子前傾,笑意冰冷,「要你懷著孕跑到別人家去養胎?傳出去讓別人怎麼看我這個后媽?」

自從昨天晚宴上撕破臉,她氣不順的很,也就顧不上做出一幅賢良淑德的樣子了。

這丫頭敢明目張胆的陷害她,也沒必要再維持以前的和平了。

「我二十幾年沒去過外公家。」蘇宜貞的表情和善,甚至還帶著笑容,「他最近身體不好,我過去住一陣子陪陪他老人家,有問題嗎?」

鍾家就算是衰落了,也到底是比他們康家那群臭魚爛蝦靠著她暴富的窮親戚強,根基擺在那裡,再怎麼樣也是一股助理。

她忌憚鍾家不是一天兩天了。

她一輩子心高氣傲,唯獨對於出身這間無法選擇的事情上硬生生輸給了那個鐘嬋。

當年對於她跟蘇玖念的婚事,也有很多人不看好,說是她高攀了。

她硬是忍下了那口氣,硬生生走到了今天。

剛結婚的時候,鍾家對她就很厭惡,從來沒給過好臉色,非常看不起她。

幸好那時候接觸不多,而蘇宜貞也被她攛掇的提起鍾家就很排斥。

這是最好的結果。

否則蘇宜貞有鍾家在背後撐腰,以後蘇氏集團會落在誰手裡就很不好說了。

她努力了很久,終於才讓這小丫頭排斥鍾家,結果現在她居然主動親近了,果然很不正常。

然而他們是血親,她的理由合情合理,康美雲也沒有硬是阻攔不讓她親近鍾家的道理。

她想了想,還是決定先攔著她,「我好不容易把你養大了,現在你翅膀硬了,你要去哪兒住我攔不住你,但是這事情得你爸爸同意,要不然我可做不了主。」

「阿姨,你這說的可讓我們有點不明白了。」鍾晨臉上笑容消失,多了幾分犀利,「不過是去外公家住一陣子,也值得您這麼生氣的?還說什麼翅膀硬了,好像我表妹離開蘇家就不回來了似的。」

鍾晚也是心直口快,本來早就看康美雲不爽了,聞言也甜甜的笑了笑,「哎呀,我阿貞表妹還要回來跟姨夫學習管理公司呢,阿姨你別急,你就是不讓她回來,她也是要回來的。」 那句『不讓她回來』跟刺一樣扎在了康美雲神經上。

「這陰陽怪氣了半天,這會兒終於說了真話了。」她冷笑了一下,「這才什麼時候啊,就想著以後繼承蘇氏了?口氣倒是不小。」

有她在這兒站著,她倒要看看誰能越過她女兒。

蘇宜貞拉了一下鍾晚,微微一笑,「我表姐沒什麼別的意思,你別多想。」

「她是什麼意思大家心知肚明。」康美雲裝模作樣的抹了抹眼淚,「阿貞,做人可得講良心,我好歹養了你這麼多年,你昨天在你爸爸面前恩將仇報陷害我,簡直是沒道理。」

「哦?陷害?」蘇宜貞神情玩味,「你確定?」

「我自從嫁進了蘇家,就一直盡心儘力照顧你,你卻說什麼我偷蘇家的錢去補貼娘家,你有沒有良心啊?!」

安弘旭不著痕迹的皺眉。

他原來還以為康美雲是個不錯的合作對象,沒想到也是個蠢貨,一把年紀了還這麼沉不住氣。

「媽,別說了。」他打斷兩人的爭吵,「阿貞去看看自己外公,沒什麼問題吧?我知道你是不放她,但鍾家也是疼愛她的,自然會照顧好她,你就放心吧。」

鍾晨看了他一眼,表情淡淡的,「表妹夫說的不錯,我父親對嬋姨的死一直很遺憾,外公身體最近也不太好,如果阿貞去鍾家住一陣子應該能讓他們心裡安慰不少。」

安弘旭這麼會說話,而且總是對蘇宜貞百依百順,溫柔體貼,不管什麼時候都會站在她這邊。

如果不是昨天晚上聽了一部分事情,只怕他到現在都還認為這是個有責任疼愛妻子的好男人。

知人知面不知心。

把話都說開了,再憋著也是難受,康美雲乾脆把心裡的不滿一股腦都發泄了出來,根本不管安弘旭暗暗提醒她的話。

「她還懷著孕呢,去你們家看看外公當然沒問題,但是她肚子里的孩子萬一出點事,誰負責?」

鍾晚忍不住嗆了她一句,「在我們家可比她留在蘇家安全的多了!」

「你這話什麼意思?」康美雲像是抓著把柄似的立刻挺起了腰,「合著你們是不放心?覺得她在家裡會受虐待?」

鍾晨幾乎想要扶額了。

他就不該帶這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笨蛋妹妹過來蘇家。

這下多說多錯,留下話柄在她手裡了。

蘇宜貞倒是不急,她狀似為難的想了想,然後嘆了口氣,「那要不我就只去看看算了,不在外公家住了。」

「阿貞!」

「這就對了。」康美雲得意的笑了起來,「好好在家呆著養胎,你身體平時就不好,別出去亂跑。」

說著,她有意無意的斜了兩兄妹一眼,「以前也沒見你們鍾家怎麼來過,現在忽然跑的這麼勤,倒是有點不太尋常,我們家這是出了什麼你們鍾家入眼的東西了?」

一旦她接觸到太多外界的信息,尤其是鍾家人的言語。

很難保證這些人不會對她說些有的沒的,到時候在想拿捏她可就不容易了。 蘇宜貞就一輩子活在她眼皮子底下,做她女兒的陪襯就行了,別的什麼都被別妄想。

這樣的話她還能容她卑微的活在這個家裡,否則她一定會讓這丫頭後悔!

「你這話什麼意思?」鍾晚頓時要炸,「我們不過是姐表姐去鍾家小住,你卻推三阻四的,我們還想問問你安的什麼心呢!我表姐是你的所有物么?出個門都不讓?」

「你們鍾家的家教也太差勁了吧?居然這麼跟長輩說話。」康美雲臉色鐵青的冷笑一聲,「也是了,你們家一向都這樣。」

鍾晨冷下了臉,「阿姨,我們家跟蘇家好歹是親戚,你這樣說話位面太傷和氣了。」

「是我傷和氣嗎?我勸你把妹妹帶回家,好好管教一下再放出來,省得丟你們家的臉。」

蘇宜貞眼裡閃過一抹戾氣。

鍾家人現在算是在她的保護範圍之內,自然不會讓人欺負的。

蘇宜貞擺擺手示意他們稍安勿躁,表情穩得一批。

「媽。」她笑的溫溫柔柔的,「既然你這麼不舍的我離開,那我就那裡也不去了,就在家好好陪著爸媽。」

見她這麼配合,康美雲臉色稍微好了一些,「你明白媽的苦心就行了,都是為了你的安全著想,你也不想孩子有什麼閃失吧?」

「那是當然的。」蘇宜貞笑的惋惜,「唉,那我只能跟著爸爸去公司學習管理了,雖然很無聊,但是這是他希望的。」

康美雲正在喝茶,聞言頓時嗆了一下,整個人劇烈咳嗽了幾下,「咳咳!你……」

蘇宜貞主動走上前替她拍著背,「怎麼了啊這麼激動?媽不是已經知道了這件事情了嗎?」

「誰說你可以去公司學習了?蘇氏的公司里平時忙的很,你就別去添亂了。而且你現在懷著孕,哪裡能工作啊?」

「你忘了么?」蘇宜貞勾了勾唇,「是爸爸親口說的啊。」

康美雲這才想起來之前晚宴的時候蘇玖念說的那些話。

她完全沒想到這丫頭會在這個時候提起來。

讓她去公司接觸公司事務,可比去鍾家住一陣子還要不妙。

康美雲心裡暗恨,臉上綳的死緊,「不行,你要是想去公司,等到你生完孩子想去哪去哪。」

他們的計劃距離正式實施沒多久了,到時候等她生孩子的時候,有她好看的。

總之,現在要先穩住她才行。

「媽,這你說了可不算。」蘇宜貞低頭輕笑。

「你——」

康美雲剛想發怒,蘇玖念忽然從外頭走了進來,一看這場面不太對,頓時皺眉,「你們在這裡吵吵嚷嚷什麼呢?」

鍾晚這時候反應的很快,上前乖巧的叫了一聲,「姨夫。」

「嗯,小晚跟小晨來了啊。」蘇玖念緩和下臉色,「怎麼都站著?快坐下說啊。」

到底是前妻的娘家人,鍾家當年也幫過他不少。

雖然之前有點矛盾誤會,但那也都是過去的事情了。

如果鍾家能夠跟蘇家重歸於好,他心裡也能好受點。 「我們就不坐了。」鍾晨禮貌的笑笑,「阿姨可能是不太歡迎我們,我們馬上就走。」

蘇宜貞差點笑出聲來。

鍾晨這人平時看上去沉穩可靠又正直,但告起狀來還真是一套一套的。

果不其然,蘇念玖臉色頓時一變。

來者是客,更何況還是曾經的親戚,被小輩當著面這麼說,那不是打他的臉么?

他剛才進來的時候就覺得氣氛不太對,但他怎麼也沒想到竟然會吵起來。

他拍了拍鍾晨的肩膀,「小晨,你別誤會了,蘇家一直都是喜歡你們來玩的,怎麼會不歡迎你們?」

鍾晚委屈的撇撇嘴,「可是我們今天來,不過是想要邀請阿貞表姐去鍾家住一陣子養養胎,可是卻被阿姨毫不留情的拒絕了,表姐都已經答應我們了呀……」

蘇玖念看向面有怒色的妻子,「到底怎麼回事?」

他一直覺得妻子是個識大體情商高的女人,怎麼也能做出這樣的舉動來?

康美雲努力的冷靜下來,「阿貞身體不好,還懷著孕,家庭醫生特地交代過她不要經常隨意出去走動,對胎兒不好。」

「只是去自己外公家,又不是出遠門,應該不會有事啊。」蘇玖念責備的說,「你太大驚小怪了,阿貞她沒那麼脆弱。」

「我大驚小怪?我要不是擔心孩子,我至於操那麼多閑心嗎?」康美雲氣不打一處來,「你問問她要去住多久?」

蘇玖念一愣,疑問的看向蘇宜貞。

「外公他老人家最近身體越來越差了,我想去多住一陣子陪陪他,可能會待到預產期的時候。」

這一回連蘇玖念都愣了一下,「住這麼久?這……不太合適吧?」

「我好多年沒見過外公了,都不記得他長什麼樣。」蘇宜貞低下頭,「現在他年紀大了,身體狀況恨不樂觀,我想多陪陪他,這樣媽媽在天之靈也能安心一些吧。」

她現在已經試出來了,對於蘇玖念來說,已逝的前妻就是他心裏面磨滅不掉的白月光硃砂痣。

在最美的時刻死去,他這輩子都不會忘記鍾嬋的,更別說這個女人還是為了給他生孩子才會元氣大傷而死。

反正有事的時候,提鍾嬋准沒錯。

尤其是原主的身體瘦下來之後跟鍾嬋長得這麼相似,效果更是加倍。

果不其然,蘇玖念一聽到她提起鍾嬋,神色就軟了下來,猶豫了一會兒還是點點頭,「好吧,你可以去外公家住一陣子,但也得經常抽時間回來啊。」

「老蘇,你也太由著她的性子了!」康美雲氣沖沖的指責,「你們一家人心心相連,就我一個外人故意刁難她是嗎?」

零式戰爭 蘇玖念不滿的「你這是說的什麼話?不過就是出去住一陣子,多大的事兒啊,值得你大呼小叫的?」

康美雲被當面這麼說,面子上掛不住,直接轉身上樓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