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凡回頭,愣了一下,「娘?」

「怎麼了,怎麼傻了?」顧凡娘親走了過來,寵溺的摸了摸顧凡的腦袋,笑道。

「娘,我…我……」顧凡撓了撓頭,不知道該怎麼說。

「好了,趕緊回去修鍊去,不要再跑出來玩了,明天使者就會來招人了,你可要給娘好好表現,給顧家爭點臉面。」

娘親拉著顧凡,兩人往顧家走去。

月升日落,很快第二天便來臨了。

顧凡跟顧家所有的年輕孩子站在一起,等待著三清宗使者的來臨。

很快,顧凡眼尖看到了那熟悉的師兄師姐,林東來跟慕盈兩人。

顧凡猛的自人群中沖了出去,來到兩人身前,充滿希翼的說道,「林師兄慕師姐,你們記得我嗎,我是顧凡,這是假的,這都是假的對不對?」

「顧凡!」後方有著顧家的年長者吼道,更有幾名教官上前來準備攆人。

林東來擺了擺手,詫異的看著眼前的少年,「顧凡?你怎麼知道我們二人名字的?還有你口中說的假的,什麼假的?」

聽得林東來的回答,顧凡如遭雷擊。

「假的,肯定是假的,這是幻境,是幻境……」顧凡呢喃著往回走去,神色獃滯,目無焦距。

顧成武連忙拉過顧凡,晃了晃才讓顧凡從渾噩的狀態中醒了過來,「顧凡,你怎麼了?」

林東來跟慕盈兩人雖然疑惑,卻也只當是顧凡可能腦子有點問題。

眾人來到演武場上,開始挑選三清宗入門弟子的儀式。

顧凡渾渾噩噩的上前,林東來稍一檢測,便搖了搖頭。

「靈根已死。下一個。」

顧凡依舊渾噩,往回走的途中卻是猛的醒了過來,「什麼?你剛才說什麼?」

林東來目中有著一絲厭惡,語氣冰冷,「靈根已死,就是沒有修鍊的天賦,入不了三清宗的意思。」愛我電子書

「靈根已死,這裡果然不是現實,只是一個幻境,只是最後檢測的是悟性,這跟悟性有什麼聯繫?」顧凡神色間開始有了神采,不再是那種目無焦距的獃滯神情。

下一個上去的是顧凡。

「十全……十全靈根!」林東來驚呼出聲。

顧家的眾人個個高興不已,紛紛祝賀起顧成武的父親。

「我的十全靈根轉移到了顧成武身上去,但我記得檢測的時候對方明明是瀕死靈根啊,那我這個靈根已死又是什麼情況?」顧凡同樣為前方滿臉喜悅卻有些害羞的顧成武高興,只是心裡依舊對這一切很是迷茫。

檢測進行得很快,最終能夠隨兩位使者前去三清宗的只有顧成武跟顧濤兩人,顧濤是瀕死靈根。

待使者帶著兩人離開后,顧濤的父親更是廣邀鄰里鄉親喝喜酒,彷彿前去三清宗的不是他兒子,而是他自己一樣。

顧凡也喝了點酒,不過不多,在酒席散后,便獨自一人來到了後山。

躺在有些硬的地面上,望著繁星點點的天空,顧凡忽的覺得有些不習慣了。

在三清宗時,時常被逼著去修鍊,現在這般愜意放鬆倒是極為難得。

不過自己一直所追求的不就是這樣么,吃吃喝喝,盡情玩,不用修鍊,每天開開心心的就好?

「火,快救火!」

山下有著陣陣呼救聲傳來,還夾有噼里啪啦的聲響。

顧凡猛的起身,來到山腰邊,山下是火海,一如既往。

顧凡聽著那越來越低微的呼喊哭泣聲,看著那在火海中漸漸放棄掙扎的人影,忽的明白了過來。

自己之前便猜測,三清宗招收自己跟顧成武是很大可能是因為兩人曾看到過火海,至於原因,自己尚不清楚。

那麼自己修鍊的目的豈不正是探查其中的關係,免得自己的父母,鎮上所有人每隔一段時間便遭受火海之苦?

顧凡想通了,待火海熄滅,鎮上無人生還的時候,便從後山離開了。

他去的不是三清宗的方向,而是隨意找了個門派加入其中。

許多年以後,顧凡當上了這個門派的掌教,實力境界深不可測。

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帶領著門派擴張領地,最終門派實力與三清宗相差無幾。

一城二宗三族四秘境,變成了一城三宗三族四秘境。

顧凡之名,在十方界內,更是無人不知五人不曉。

某一日,因利益問題,顧凡所在的門派與三清宗開戰了,這一戰牽連眾廣,三宗三族更是盡數加入了進來!

戰爭規模一下子擴增無數,最後連唐城都是不得不牽扯了進來。

十方界內,到處都是戰爭,血流成河,哀鴻遍野,生靈塗炭!

最終,顧凡身受重傷,拖著殘破的身軀,疲憊的心靈回到了三清鎮。

三清鎮上,早已是物是人非,凡人的壽命畢竟不如修鍊的仙人,曾經那些熟悉的臉龐早已被時光抹去。

顧凡回到了後山上。

是夜,依舊是火海一片。

顧凡用最後的靈力滅了火海,然而入眼處儘是妻離子散,一個個美好的家庭盡數被毀滅。

然而到了第二天,那些死去的人卻是並沒有活過來。

只有全部死去,全部毀滅,才會重生。

顧凡一下子愣在了原地,在生命消逝的一剎,顧凡忽然想到,「如果自己沒有去修鍊,三清鎮上的人重生之後也不會記得火海的災難,依舊活的開開心心的,而自己插了一手后,卻為這些人增添了喪失家庭的悲痛。」

顧凡苦笑著閉上了雙眼。 「顧凡,受死!」

一聲暴喝傳開,只見虛無之中有人走來,撕裂虛空,瞬間出現在了顧凡跟前!

那人正是另外一個宗門的掌教,他伸出一隻手指,直逼顧凡眉心而來!

顧凡有心欲擋,卻是驚恐的發現自己全身上下,哪怕是手指頭,也無法顫動絲毫!

顧凡心下大駭,一股強烈的死亡氣息由內而外的升騰而起。

眼中的手指愈來愈大……

「不,不要!」顧凡猛的自地上坐起,頭上大汗淋漓,大口的喘著氣。

待稍微冷靜了下來,顧凡才想了起來,「我,我不是已經死了嗎?」

顧凡將手放在眼前,手掌手背看了幾遍,然後站起身來,拍了拍身子,還跳了兩下,儼然是一副年輕的身子。

顧凡快步走到山腰邊,山下的三清鎮燈火通明,人影來往不絕。

顧凡回想起來了,今天是三清宗使者來挑選入宗弟子的,然而自己沒選上,唯一能說上話的顧成武白天已離開了鎮子,去往三清宗修鍊。

「難道上天又讓我選擇一次?」顧凡喃喃自語,之前那一世的記憶是那般的清晰,所有的一切彷彿就在昨日發生。

顧凡往回走,在地上躺了下來,獃獃的望著夜空,自己這一次該如何作為?

銀月漸漸西移,山下又一次傳來了慘叫聲驚呼聲哭泣聲。

顧凡依舊傻傻的看著繁星,心下漸漸有了打算。

畢竟上一世臨死前,就已經有了答案。

這般想定,顧凡也不迷茫,自動忽略了山下的那些聲音,閉上了雙眼。

不多一會兒,呼吸便是漸漸變得平緩了起來。

笠日。

「唔。」顧凡眼皮顫動,拿手捂在了眼上。

啾!啾啾!啾啾啾!

樹上群鳥飛舞,嘰嘰喳喳的吵個不停,慶祝新一天的來臨。

顧凡猛的把手拿來,一臉不耐煩的的坐了起來,不自由的伸了個懶腰,東方那一輪朝陽散發出柔和的初陽。

顧凡站了起來,拍了拍身後屁股上的夜塵朝露,看了看天際飛舞的鳥兒,「又是新的一天啊。」

既然有鳥,證明山下的三清鎮也已經恢復過來了。

顧凡來到山腰邊,果不其然,三清鎮以及鎮上的人完好無損,各自忙活著。

忽的,顧凡臉上的神情愣住了。

「築靈四層,築靈四層了……」

顧凡喃喃自語,腳步不由得往後蹣跚了兩步。

顧凡猛的把衣領往下拉了拉,符文依舊在他胸前。

只要他睡覺,便是無時無刻的在修鍊,那他的境界也會越來越高!

過了許久,顧凡才漸漸平靜了下來。

「境界高就高吧,只要不出去,不要忍不住出手滅掉火焰,便不會跟上一世一樣。」

這般想定,顧凡便出了後山,在家裡吃過早飯,隨後去演武場修鍊,當然,中途還是一如既往的溜出去睡了兩覺,而後便出了顧家,開始了一天的瞎溜達。

萬靈滅魔陣 顧成武跟顧濤兩人走後,三清鎮又恢復了以往的模樣,並沒有什麼大的不同,只是大家在見到兩人爹娘的時候都會特別熱情,甚至兩家的門檻都被來往的人踏平了不少。

日子一天天的過去,顧凡的境界也在穩步增長。

一晃三年過去了,顧凡長高了不少,而且還長胖了。

三年間,顧成武跟顧濤兩人回來過一次,兩人衣著高貴,氣質出塵,完全看不出來之前是這偏僻小鎮上的一員。

兩人並沒有久留,只停留了一晚,期間還給眾人顯露了一手,即便是顧家的教官,也是羨慕不已,自詡已不是其對手。

顧成武還曾詢問過顧凡,不過顧凡爹娘也不知顧凡去哪兒鬼混去了,弓著身子不甚惶恐。

殊不知顧凡在聽到顧成武顧濤兩人要回鎮時,便去了後山,他不想也不敢出現在兩人的面前。

三年時間,他的境界已經到達了開靈境,如果去見顧成武顧濤,只會引起兩人的注意,還不知會造成什麼未知的後果。

待兩人離去后,顧凡才敢從後山下來,自然少不了被爹娘一頓教訓。

又一晃,十年過去了。

顧凡已經三十歲了,跟鎮上一名雜貨鋪的女兒也已經成婚三年了,兩人生有一名白胖胖的大小子,夫妻生活溫馨美滿。

只是一有空閑的時候,顧凡還是會獨自去後山上,或者獃獃的看著天空,或者小憩片刻。

顧凡看起來跟少年時候並無區別,只是面孔成熟滄桑了些許,唯一不同的是臉頰上多出了一道交錯符文,仔細看去,如同一隻交錯的瞳孔。

胸前的紋絡已經轉移到了臉上!

沒有人知道顧凡的境界到了何種地步,在外界看來他的境界只是築靈六層,在三清鎮里也是數一數二的存在。

或許連顧凡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已經到何境界了。

是夜,一場大火已經不知多少次將三清鎮埋葬了。

顧凡站在後山上,面無表情的望著這一切,即便火海中有他的妻兒。

十多年的時間,顧凡的內心早已被這火海錘鍊的無比堅韌。

片刻后,顧凡便轉身躺下了,一如既往的入夢。

時間一晃,三十年過去了。

原來三清鎮上的父輩都已經去世了,顧凡的妻子也因一場大病離世了,為此顧凡一夜白頭,看起來蒼老了不少。

又過了五十年。

鎮子上再無臉熟的面孔,然而顧凡的面孔卻是回到了中年的時候。

顧凡並沒有在鎮子上呆下去,他在後山建了個木屋,開闢出了一小塊地,平時種種菜澆澆花,其他時間便在門前擺了個躺椅,搖搖晃晃的睡覺。

自此三清鎮上多了一個傳說,傳說後山上住有一位仙人,自耕自足,容貌經久不衰。

這個消息漸漸地傳了出去,引起了無數宗門的注意。

顧凡平靜的生活被打破了,每天都有各門各派的人前來邀請他加入他們各自的宗門,甚至連各門各派的掌教都親自前來,然而顧凡都一一拒絕了。

不僅如此,竟連唐城唐皇都親自前來拜見,沒有人知道兩人說了些什麼,唐皇離去時,直接昭告十方界,封顧凡為睡尊。

當顧凡聽到這個消息時,自嘲的笑了笑,尊號為睡,也是他自己取的,畢竟一整天自己幾乎三分之二的時間都在睡覺。

又不知過去了多少年,就連顧凡都已記不清了。

期間十方界發生過一場驚天動地的界域大戰,顧凡對此依舊選擇旁觀,他臉上的紋絡已經移至眉心了。

大戰過後,百廢待興,一身修為盡廢的唐皇再次來到這裡的時候,顧凡躺在搖椅上,眉心猩紅的紋絡極其顯眼,面色一片祥和。

「睡尊?睡尊?」

唐皇上前,驚覺顧凡早已沒有了生命氣息。 顧凡悠悠醒來,環目四周,本來還有些失落沉重的心情瞬間驚醒。

哪有什麼後山,哪有什麼三清鎮,眼前依舊是之前進行靈力根骨神識考核的地方!

四周依舊是那些熟悉的人,前後正是慕鳶跟顧成武。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