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說,戰列艦遲早都會退出海軍主力。」邱天峻揮手讓兩個女孩離開,自己來到學友們的這一桌。自說自話的給自己倒了杯酒:

「淡然,說淘汰並不准確,或許在某些方面它依舊能揮作用,但絕對不再會是海軍的主力一

隨著飛機的出現,以及在戰場上的優異表現,海軍航空兵必然興起。這將造成海戰的距離被拉長。戰列艦的火炮射程遠比不上飛機的航程。再加上戰列艦體積龐大,航緩慢。使它成為海戰中最容易遭受攻擊的目標。

戰列艦的火炮射程最多四五十公里。但保持精準度的射程不過十公里。與之相比,飛機的攻擊範圍和精確轟炸就要遠得多了。

英國海軍的「百眼巨人。號和「暴怒。 葉寶媽咪 號大家都已經親眼看過了,那都是可以讓飛機在戰艦上直接起飛作戰的,並且越來越先進,所以未來的海戰,也必然伴隨著激烈的空戰進行。」

他的同學們都聽得非常仔細,邱天峻喝了口酒:

「歐戰爆,各海軍強國都設計了規模和火力更強大的戰列艦,主炮口徑上升到6至,8英寸。()由於戰列艦的建造和維護費用極其高昂,這種耗費高昂的軍備競賽在戰爭結束后顯然成為沉重的財政負擔。

今年華盛頓會議期間,美國、英國、法國和義大利國家簽訂了《限制海軍軍備條約》,限制主力艦的噸位3ooo噸,和主炮口徑不的過6英寸,並規定美、關、法、意四國海軍的主力艦戰列艦和戰列巡洋艦總噸位比例為,o:,o:3:33。此外還規定了締約國航空母艦總噸位、標準排水量、火炮口徑一

其中第九條規定,各答約國不得建造、獲取、或為本條約其它簽約國建造過27ooo噸的航空母艦。

但是,各簽約國可以在不出條約規定之航空母艦總噸位水平的情況下,建造兩艘不過33ooo噸標準的航空母艦。根據此原則,簽約各國可以從本國經濟角度考慮。將根據本條約第二章第三部分的規定必須廢棄的軍艦,無論已經建成還是正在建造,改造成航空母艦。數量為兩艘。對於噸位過27ooo噸的航空母艦,結合本章第十條的要求,其所載艦炮的數量,如果艦炮口徑過6英寸,那麼所有艦炮的總數防空火炮和口徑不過英寸的艦炮除外,不能過8門

這條規定,讓各海軍強國勢必把注意力放到航空母艦之上,在航空母艦上裝備重型火炮是成為航空母艦展特色。

但是,在我看來,各國海軍墨守舊觀念,把重炮巨艦視為海戰制勝的主要力量,而航母只是艦隊的輔助力量,主要任務是偵察。這點大錯特錯,我預言,航空母艦必然將成為未來海戰中決定勝負的一支重要力量」

在說這些的時候,邱天峻神采飛揚,完全沒有了懶散的感覺:

「你們現沒有,我國政府並沒有參與此次公約簽訂,說明了我國政府大力展海軍的決心,甚至不惜被海軍強國孤立……

咱們的第二艘由戰列巡洋艦改制的「女奶。號航空母艦已經下水試航。並且大獲成功,而研製航空母艦的決心,大總統是最堅定的支持者。要想迅取得海軍強國的地位。就必然在航空母艦上大做文」

「但是你說戰列艦要被淘汰,起碼不是現在」萃言不自覺地說道。

「的確不是在現在」邱天峻坦然說道:「戰列艦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內,還會揮其婆要作用。但是隨著海軍航空兵的全面興起,戰列艦地個將會逐步下降將是不爭的事實。而如何把我國海軍迅提升為海軍強國的地位,我想我們應該做的就是迅適應新的海戰趨向

學員們都沉默了下來,過了一會牧海說道:

「邱天峻,你說你那麼有才華的一個人,非要那樣,咱們這些午去擊力艦隊多好。可你現在卻呆在那艘破船卜一歸「※

「邱天峻,是我和大總統說的你的一切。」向鵬菲顯得非常坦誠:「我告訴了大總統和薩總長你在英國的表現,以及所生的一切事情。如果你要責怪的話,就儘管責怪我好了。「我為什麼要責怪你?」邱天峻笑了一下:「其實在「長風。號上也好,你們都知道我素來不喜歡打仗,更喜歡做學問。你們看,這是我寫的東西」

邱天峻拿出了一本冊子,交給了自己的同學。上面用毛筆認真寫著「海軍展史」隨手翻到中間。標題上寫著「戰列艦對決搶佔,字頭問題」:

「隊形可以保持較緊湊的整體隊形。當本方艦船較多,而敵方艦船較少時,採取單縱列陣型或者分段縱列是不明智的,會給對方選擇性打擊你較弱環節的機會!此時採用,型隊列可以使整體隊形比較緊密!指揮也比較便利。

起此可以保證攻守平衡:對於採用,型隊列的艦隊而言,其指揮官的坐艦或者艦隊旗艦一般位於,字型交匯處,亦稱,字頭,可受到三方面的保護,指揮中樞相對安全。而艦隊採用這一編隊形式后,在行駛過敵艦隊列時,始終能保證一半以上的艦艇擁有一個側舷的射界,同時三分之一的艦船擁有兩個側舷的射界。

但採用,型隊列時有一個弊端。就是艦隊的整體移動及隊形保持比較困難!換言之」型隊列是一個強大而笨拙的隊形!

而創穿越,字頭戰術的,也就英國勛爵納爾遜,他是在特拉法加大海戰創造的這一戰術,也為此喪了允所謂穿越,字頭戰術,是一種極端冒險的戰術,但其一旦成功,對戰役的作用卻無比重要!而搶佔,字頭的說法,是有偏差的!

戰列艦作戰,倒是有搶佔上風頭的做法。的且一般來說艦長將這一點看的很重要!

大艦巨炮時代,火炮的瞄準完全依靠人力,而下風頭在開炮后火炮產生的濃煙會影響觀測兵的視線。在未來戰爭中,戰列艦的對決必然是以相互搶佔上風頭開始一

但隨著武器的更新,艦隊的戰術隊列逐漸簡單化,戰艦的使用也必然從一幫一群變成三兩編隊,隊列的作用也就會新垢」

「看來你是適合去當老師」向鵬菲把冊子還給了邱天峻:「這本東西一旦寫好了,我想對海軍學院的學員們會有很大幫助,只是不知道為什麼薩總長會依舊把你安排到艦隊中去」

邱天峻顯得有些迷茫:「我也不太清楚,或許是對我的懲罰吧。不過這次「長風,號能夠參加演習。到是我沒有想到的,這樣也好,我能就近觀看演習,順便記錄下我們海軍的長處以及不足小

正在那說著話,外面又走進了幾個穿著黑色警衛隊制服的青年軍官。看到向鵬菲這些人臂膀帶戴著統一青年黨的獨特標記,很快用拳頭在心口重重撞擊了一下:

「領袖萬歲!」

「領袖萬歲!」

除了邱天峻,海軍軍官們一齊站了起來,冉樣用拳頭撞擊著自己的胸口大聲說道。

進來的都是陸軍的兄弟,看到坐著不動的邱天峻,有些詫異:「都說你們海軍對領袖是最忠誠的,怎麼還有不是青年黨黨員的?」

幾個海軍軍官臉上有些尷尬。邱天峻卻端坐在那一動不動;

「為什麼一定要是青年黨黨員?我是軍人,沒有哪條規定說軍人非要是青年黨黨員的。」

陸軍軍官的臉上顯得非常不屑,沖著向鵬菲說道:

「咱們陸軍的演習已經結束了。大獲成功,現在就看你們海軍的了!將來登陸日本,掃蕩僂寇,少了你們海軍的幫助可不成!」

「放心,我們一定在海上痛殲僂寇艦隊,把遠東海上霸主的名頭重新奪回來!」草言興奮而自信地說道。

「領袖萬歲!海軍萬歲!」

「領袖萬歲!陸軍萬歲!」

面對這些狂熱的青年黨的員。邱天峻始終坐在那裡一動不動,冷眼看著面前生的一的。

自己從來堅信,成為一個合格的軍人,和加入什麼黨派沒有任何關係。但顯然自己這樣的人和同伴們格格不入。

不過或許有一天自己可以向所有的人證明,自己一樣也可以成為一名最優秀的軍人! 莫作天涯萬里意,溪邊自有舞雩風

…………….

詭譎起風雲,長安落日瀟瀟,飛雪中,梅花傲骨嶙峋,陌上風光濃處,第一寒梅先吐,撥雪尋春,燃燈續晝,安詳院落梅開后,都說春近寒雖轉,可梅舒雪尚飄,說的就是眼下的情況。

低頭踏雪歸家

匆匆而來的百姓,匆匆而歸的百姓,守在城門的將士,庭院中尚有黃狗犬吠,齜牙咧嘴的朝著外面咆哮著,風雪遮住了家犬的眉,露出的犬齒格外的猙獰可怕。

芙蓉好顏色,可惜不禁霜,寒梅傲骨寒,倒是耐的了這次風雪飄零。

「相爺。」

一聲相爺喚醒了門前掃雪的董卓,來人見到這一幕,頓時愣在哪裡。

這樣的董卓…

他只曾見過一次,當年他初入西涼帳下時,曾見到董卓門前掃雪,自此之後,未曾見到董卓躬身掃雪,如今再見,卻深知必定有要事。

「忠明,文優死了。」

簡短的六個字,卻透露出一股哀莫大於心死的情緒來,低頭掃雪的人這一刻在無往日的肆意張狂囂張跋扈。

「是啊。」

忍俊不禁的脫口而出的話,也透露了段煨的心是何等的低迷,甚至當他得知李儒身亡后,段煨內心甚至有點怨恨董卓,為何要那般對待李儒。

但是這一刻,心頭萬般的責難,卻怎麼也說不出來。

「相爺,可有末將要做之事?」

「忠明,某可信你?」

「可!」

段煨赫然抬頭,那雙眼睛中燃著的是忠義之火,段煨一生忠義不曾辜負任何人,那雙眼睛真摯的可怕,不摻雜半點的水分在裡面,言簡意賅的回應敲擊著董卓的心。

牛輔!

乃董卓的女婿,同樣的也是董卓的心腹,但不知當李儒死後,董卓卻開始猶豫了,究竟身邊有多少自己人變了….

「查!」

「查軍中究竟有多少與王允等人糾纏不清!」

「查某身邊究竟有多少人與王允等人糾纏不清!」

「這….」

段煨雙眼瞪大,不敢相信的看著董卓,查並非那麼簡單,董卓一句話下去,究竟要掀起多少的驚濤駭浪也未可知,正是因為知道其中的恐怖,段煨才會訝異,同時才會恐懼。

此事,讓他進退不得,甚至有點後悔今日踏入這座宮殿中。

「忠明可有顧忌?」

董卓那雙眼睛陰沉的讓人覺得可怕,似乎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被董卓降下來的雷霆之怒給毀滅的一乾二淨。

「有!」

段煨的眼睛與董卓對視,沒有半點的鬼祟,堂堂正正找不出半點的毛病。

見董卓似笑非笑的神色,段煨重重的吞了吞口水,旋即一狠心當即道:「相爺,末將有一事斗膽相問!「

「何事?」

斗膽之言,本不應該說出來,但若是不說出來,豈不是害了自己的性命。

背對著段煨的董卓,肥胖的臉上一陣抖動,冷靜而沉冷的聲音,段煨心頭稍稍一陣的涼意,不過很快的反應過來后,當即朝著董卓道:「呂布、牛輔之流,末將可查?」

無論是牛輔還是呂布,他們在董卓心目中的地位遠遠不是段煨可比的,倘若查到他們身上,惹怒了董卓,豈不是這條性命白白的搭在了這裡。

性命只有一條,任務是別人的。

這點段煨看的格外的清楚,他可以戰死沙場,但要他這般不明不白的死在官場的陰謀算計上,段煨不甘心!

「可!」

「末將還有一事斗膽相問!」

「既是斗膽之言,就不要說了。「

董卓開始有點不耐煩,甚至他能猜到段煨想要問什麼,但他不願段煨開口,有些事情,董卓縱然沒有做過,但他希望永遠的沉埋,畢竟當初那份情誼,董卓不願就此放棄。

「諾!」

段煨閃過一抹不甘,但是再怎麼不甘心也不能在董卓面前流露半分,董卓還是那個董卓,他還是他所認識的相爺,感慨只不過是一時之言。

很快段煨退了下去,只留下董卓一人在內堂中。

大約過一炷香的時間后,董卓背對著大門,輕咳一聲:

「讓牛輔蠢貨過來。」

「諾。」

等牛輔過來后,牛輔忐忑不安的看著董卓,生怕董卓一不高興就把自己的腦袋給咔擦了,李儒死了,不得不讓牛輔起疑心。

李儒死的莫名其妙的,他生怕自己步入李儒的後塵。

李儒何等人物,牛輔與李儒相處的時間最長,倘若說有朝一日董卓兵敗身亡,他都不相信李儒會死,就這樣的一位人物死了,飲酒過度身亡,死在了自己的府邸內。

要是其中沒有一二三的貓膩在的話,牛輔斷然是不信,但眼下不信也不行了,李儒死了….

像是一個警鐘在他們這些人內心深處敲響了。

下一個李儒究竟是誰?

有可能是他牛輔!

也有可能是段煨之流….

貪生怕死並非可悲,乃人之常情

「相爺。」

在董卓面前,牛輔從來不敢自稱小婿,生怕被董卓一巴掌給甩過去,直接倒在地上,生死不知。

還是按照規矩,規規矩矩的喊上一聲相爺為妙。

「嗯。」

董卓並未說話而是沉默不語,這樣一下倒是給了牛輔無盡的壓力,額頭上的冷汗悄悄的冒了出來。

太冷靜了!

完全不像他所認識的董卓,沒有半丁點的動靜,完全不知道董卓內心深處到底在想著什麼。

「你跟我多少年了。」

「已有十五載」

不知不覺中,當初跟隨董卓到如今,已經過了十五年,而他如今也入了而立之年,時間過了太快,快到牛輔自己都未曾發現。

「十五載了。」董卓滿懷感慨望向蒼天:「你隨我十五載,你可讓我相信?」

「可!」

不同於段煨的淡定以及肯定,牛輔可以說是慌不擇亂的立即回應著董卓的話,話語中的慌張完全不掩飾。

「你在怕什麼!」

董卓微微一皺眉,一股無形的壓力朝著牛輔壓迫而來,頓時本來躬身著的牛輔直接趴在了地面上,他所站的位置早已經濕漉漉的一片。

「末將….」

「末將….」

ps:還有一更,不過要挺晚的,諸位大佬先去睡吧,不要等嘟嘟的更新了 「四十八小時內,我的軍隊要開到任邊界!※

在高級軍官、政府高級官員會議上,蕭天面色嚴肅地說道:

「修建公路,但這不是一般意義上的公路,我給它取名為「高公路」這將讓我們調動軍隊變得更加容易。同時還能解決大量就業問題!」

將軍和官員們,現大總統今天和過去有些不太一樣。

蕭天筆直地站在那裡,身子紋絲不動:

「今年已經是民國十年了,我們的國家正在全展,我們的軍隊也正在全展。6軍大演習取的成功之後,海軍大演習也即將開始!但還不夠,展的度還是慢了!還要加足馬力,讓國家這台機器不斷運轉!

我再次鄭重的警告在座諸位,世界局勢會生變化的,一定還會有一次新的大戰,這將是決定世界新秩序的最關鍵時刻!我的國家,需要的不是無病呻吟,不是風花雪月。我的國家,需要的是把所有人民凝聚在一起,需要的是鐵和血的秩序!」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