緩和了一會的馬奇夫繼續說道:「你知道我不是在跟你開玩笑。現在我需要你給我一個正式的答案。」

「我的答案剛剛已經給出了。」陳青雲回答道。

「那好,你只有第二個選擇了。從今天開始,以後不要出現在藍茜面前。她已經有未婚夫了,你這麼做只會讓她蒙羞。既然你喜歡她,就應該讓她得到幸福。」

陳青雲再次搖頭道:「馬奇夫先生,十分抱歉,這個要求我也不能答應你。」

「你是不是有些過分了?難道我柴爾德家族的繼承人要給你當二房嗎?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你的私生活太亂了,我絕對不允許藍茜嫁給你這樣的人。」

「你之所以這麼說,相信你是非常愛藍茜的。作為年輕人,我立刻作為長輩你的心情。不過,有一點我必須說明,藍茜的幸福就是跟在我身邊。」

「…………」 看著眼前的結界。|而身後的巨人還在向著秦浩天的所在一步一步的接近。秦浩天必須在巨人趕到之時破空這個結界,否則一切都功虧一簣了。

聽著身後「轟隆隆」的聲音。秦浩天知道,留給他的時間其實不多了。

「破玄刀」出現在了秦浩天的手上。秦浩天的神色非常的肅穆。體內的玄氣瘋狂的轉動了起來。

「龍騰變!」

秦浩天手臂中的兩個玄穴也隨之轉動了起來,瘋狂的吸納著秦浩天的玄氣。

一道龍影隨著秦浩天的催動,對著那結界沖了過去。

那條咆哮的巨龍沖向了楚春秋領域的那結界的力量。發出了一道驚天動地的撞擊聲。

隨著煙硝的消散,秦浩天發現他的眼前似乎沒有什麼反應。

「不會失敗了吧?」秦浩天的心裡一緊。

他甚至能感受到身後那巨人的呼吸聲。而在此時,秦浩天想要再行一擊已是不大的可能了。

秦浩天眯起了眼睛,喃喃的想道:「不會吧!」

就在秦浩天心裡幾乎要沉到了谷底的時候。他忽然感到,眼前的結界,發出了一陣「咯吱!」「咯吱!」的聲音。全然的碎裂了開來。一陣劇烈的爆炸聲在秦浩天的面前響了起來。

秦浩天大喜。立即將速度展開到了極限。

在秦浩天衝出了那結界的時候。|眼前豁然開朗。楚府又呈現在了秦浩天的面前。只是他的面前,出現了一群群東倒西歪的楚府的子弟。顯然是被秦浩天破除結界時那股衝擊力所傷。

「咳……咳……」隨著一陣咳嗽聲的響起。秦浩天隨著那咳嗽的聲音看了過去。發現楚春秋捂著胸口,臉色有些的蒼白。

秦浩天看著楚春秋臉色蒼白的樣子,知道一定是因為被秦浩天的破玄刀傷了靈魂后所致。

秦浩天知道機會難得,也不再多想。展開身法,向著楚府外飛掠了出去。

就在同時時間,華龍帝國的皇宮內,一名穿著黑袍的老者睜開了眼睛。目光中閃出了銳利的目光。

秦浩天向著華龍城城郊趕了過去。

華龍城城郊,死神小隊的人看著秦浩天的回歸,盡皆大喜。

「老大,你沒事?」陳二狗望著秦浩天。

陳二狗剛說完話,就被他身邊的金大保給了一個響頭。罵道:「我靠了,你這是什麼話?難道你希望老大有事?」

陳二狗聞言,很是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訕訕的說道:「額,我當然不是這個意思。」

秦浩天也沒有理會兩人,只是把目光望向了柳清瑤,目光很是溫柔。秦浩天對著柳清瑤問道:「清瑤,你沒事吧?」

柳清瑤一把的撲到了秦浩天的懷裡,激動的說道:「浩天,你為什麼這麼傻,清瑤不值得你如此冒險。」

秦浩天的手輕輕的撫在了柳清瑤的背上,笑著說道:「你這傻丫頭,如果你都不值得了,又有誰值得呢!你現在已是我的人了。」

悠然,秦浩天想到了什麼。對著柳清瑤說道:「清瑤,你身上似乎被楚春秋這老匹夫給下了禁制了。現在浩天就為你解開。」

「嗯……清瑤也不知道他下了什麼禁制,清瑤沖了無數次,都無法破開。」柳清瑤對秦浩天點了點頭說。

秦浩天微微的一笑,對著柳清瑤說道:「這禁制被下了禁制的人,本身自然是無法解開,需要外力才有辦法破解。」

「嗯,那就請浩天為清瑤解開吧!」柳清瑤對秦浩天點了點頭。

秦浩天看了一下周遭。這個地方很隱蔽,楚家的人即使再厲害,恐怕一時半會的也找不道這裡來。此時還是先將柳清瑤身上的禁止給先解開,否則要跑的話,也跑不遠。

秦浩天此時自身的玄氣也耗費了不少。拿了玉神丹吞了下去。用最快的速度恢復了一些玄氣。大約半個時辰后,秦浩天睜開眼睛。喃喃的道:「現在應該可以了吧?」

秦浩天帶著柳清瑤找了一個比較僻靜的地方。讓柳清瑤坐下后,秦浩天也盤膝的坐在她的身後。將手搭在了柳清瑤的背上。

一絲絲的玄氣從秦浩天的體內灌輸進了柳清瑤的體內。秦浩天的玄氣一進入了柳清瑤的體內,就發現她的丹田內,一絲異樣的玄氣將柳清瑤的丹田給完全的包裹住了。

秦浩天知道這就是楚春秋在柳清瑤身體內下的禁制。秦浩天調集了身體內的玄氣,對那禁制發動了一次又一次的衝擊。看著柳清瑤身體顫抖,香汗淋漓,知道她此刻非常的痛苦。

秦浩天也有些的心疼,對著柳清瑤道:「清瑤,你一定要忍住。」

「清瑤知道。」柳清瑤對著秦浩天點了點頭。

半個時辰后,秦浩天終於將手從柳清瑤的後背給收了回來。

「好了,清瑤!」

柳清瑤聞言,開始運轉起了身上的玄氣,果然感覺,原本絲毫提不起的玄氣,終於可以運轉了起來。對著秦浩天驚喜的說道:「浩天,清瑤沒事了。」

「嗯……」秦浩天深深了吸了口氣,站起了身子。

「此地不宜久留。我們儘快離開。」秦浩天正色的說道。

「嗯……」柳清瑤自然知道這裡還是在楚家的地盤,而且憑藉楚家和華龍帝國皇室的關係,自己等人還是很危險的。

就在秦浩天帶著死神小隊和柳清瑤等人展開身法要向東方城趕去的時候。一股恐怖的威壓撲天蓋地的向著眾人的身上罩了下來。

秦浩天等人感到一股泰山壓頂般的可怕威壓,體內的玄氣受到那壓力之下,幾乎要停滯運轉。有種要窒息的感覺。大駭之下,眾人悠然的止住了身形,神色劇變。

「什麼人?」秦浩天的心裡很是震驚,能憑藉威壓就讓自己等人無法前行,此人絕對是一個超級高手。秦浩天幾乎是要難以想象了。

在漆黑的夜裡,在眾人眼前的林道上,一名黑袍老者凌立當處,似乎與夜色融合在了一起,如果秦浩天等人不注意,根本無法發現他。

這老者是誰?

給讀者的話:

來點月票吧,兄弟們 「做男人不能太貪心了。」馬奇夫表情嚴肅的看著陳青雲。

「我也知道男人必須負起該負的責任。」陳青雲絲毫不退縮的回看。

良久過後,馬奇夫的表情有所緩和。

陳青雲接著這個時機,問道:「我很好奇。你為什麼不惜花費這麼大的代價讓我娶藍茜。這有些不符合商人的做事風格。」

「你覺得以柴爾德現如今的財力和地位還需要聯姻這種事情來鞏固地位嗎?我只不過是欠了杜邦家族一個人情,況且科普藍的確是一個不錯的人選,才會有了這樁婚姻。不要忘記了,我雖然是柴爾德家族的家主,同時也是藍茜的爺爺。看來今天你和我是達不成共識了,那麼也就沒有談下去的必要了。藍茜和科普藍的婚姻還有一年的時間,我再給你一年的時間來考慮。在這之前,如果你達不到我所說的要求,最好不要幹什麼過格的事情。否則,你知道後果是什麼。」

正因為陳青雲知道後果是什麼,所以他才沒有吃掉藍茜。柴爾德家族是不會允許一個還沒有結婚就**的女人去與別的家族聯姻,那麼不僅僅是顏面掃地那麼簡單,同時也令對方蒙羞,同時也有可能變成敵人。

看似很普通的一件事情,可是到了涉及到了家族的面子問題,那就不是普通人可以承受得了的。

陳青雲安然無恙的回到了房間,讓一直等待房間裡面的兩個女人總算鬆了一口氣。一個勁的詢問陳青雲事情的經過。不過,因為答應了馬奇夫要保密,所以陳青雲只得承受了兩人的夾擊依然閉口不說。

被折磨了一頓之後,藍茜才心滿意足的離開了房間。

沒有了馬奇夫的干擾,陳青雲自然就可以心安理得的在城堡內住下。第二天一早,四人就稱作著私人飛機直奔美國的紐約。

紐約,這是一個讓全世界都為之著迷的地方。因為在這裡,你有無數的可能創造金融奇迹。當然,也有無數的人在這裡跌倒后,連爬起來的機會都沒有。

下了飛機,直接上了杜邦家前來接機的車子。

坐在豪華的車廂內,陳青雲伸了一個懶腰,摟住了仇小爻的蠻腰。既然是來度蜜月的,總是時刻保持甜蜜才行。

「我真是羨慕你們的恩愛。不知道我們才能像他們一樣?」科普藍笑著說道。

藍茜聳了聳肩膀,沒有回答。

科普藍很識趣的沒有繼續這個話題,而是問陳青雲:「有什麼打算,用我安排嗎?」

陳青雲搖頭,說道:「不用。聚會是什麼時候?」

「明天晚上。如果不用的話,那麼我就先送你到酒店吧」

「那就有勞了。」陳青雲笑著點頭。

到了卡倫思酒店門口,科普藍笑著說道:「這裡是我朋友的產業,我已經事先打過招呼了。兩位可以盡情享受,一切都是免費的。」

陳青雲笑道:「那我就不客氣了。慢走。」

「好的,明天晚上見。」

科普藍帶著藍茜一同離開了。看著車子走遠了,仇小爻拍掉了陳青雲還露在他肩頭的手,說道:「還沒有看夠啊想看她就去找她啊」

「呦,我們的小爻同志又吃醋了。我就喜歡這個味。」陳青雲調笑道。

「誰吃醋了。我算哪根蔥,連個小三都不是。趕緊上樓吧我都有些累了。」

科普藍為他們定的是總統套房,裡面的豪華自然不用描述。進到房間后,仇小爻直接躺倒了沙發上。她是一個直來直去的人,總是一味的演習還真是夠她受的。總算可以放鬆一下了,才不會管什麼淑女不淑女的。

陳青雲讓服務員把行李放好后,關上房門,走到了仇小爻的旁邊。突然,感覺到褲兜裡面震動起來。

「你傻站著做什麼?」仇小爻不解的問道。

陳青雲笑了笑,突然一個餓虎撲食向一點沒有準備的仇小爻撲了過去。結結實實的壓在了對方身上,然後就很漏*點的親吻下去。

仇小爻哪裡受得了這個,剛剛經受人事的她是非常敏感的。都沒有陳青雲怎麼**,她就已經癱軟得不行,雙眼充滿媚絲,等待著陳青雲去採摘了。

陳青雲把仇小爻的外套脫掉,然後直接抱著對方衝進了卧室。在裡面小小的溫存了一下之後,又轉移到了浴室。

用後腳跟關上房門后,陳青雲將仇小爻放下,然後打開了水龍頭。

仇小爻還處在情動中,誤以為陳青雲想跟她洗鴛鴦浴呢?臉色不由得更加的紅了。

「我們暴露了。」

陳青雲一句話讓仇小爻立刻就冷靜下來。什麼意思,剛剛他都是在演戲,只不過為了探視各個房間,最後跑到了最安全的浴室?

仇小爻了解了真實情況后,一陣的火大。丫的,你演戲得告訴我一聲啊,總不能把人勾得浴火重生的,你卻裝得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一樣,真實太可恨了。

衝到了陳青雲面前,摟著對方,狠狠的在對方的肩膀上來了一口。

陳青雲疼的直禁鼻子,但也沒有敢亂動,擔心傷到對方的牙齒。

「哼,下次做這種事情的時候最好提前通知我一聲。」仇小爻憤恨的說道,太可恨了,浪費了那麼多感情。

陳青雲很冤枉啊不過不能狡辯,只得老實的承受了。

「說吧怎麼回事?」

陳青雲掏出了手機,說道:「剛剛我探測到房間裡面已經被安裝了攝像頭和竊聽器。好在這裡沒有安裝,總算給了我們一個安靜的地方。如果沒有猜錯,科普藍已經知道我們的底細了。」

「怎麼可能。雖然他財大氣粗,但是想弄到炎黃軍方的保密資料絕對不可能的。龍隱成員的資料是絕對不可能流露在外的。」仇小爻一口否決了。

原本陳青雲也是這麼以為的。除非龍隱成員自己不暴露,外人是很難從炎黃的軍方得到信息。可是自從接觸到了天網之後,陳青雲就覺得之前的想法很可笑了。

這個世界上根本就沒有秘密存在,哪怕是死人也保密不了。

「可事實上這些竊聽裝置就是最好的證明。看來,接下來要有一場艱苦戰要打了。」陳青雲坐在了浴池邊上,點燃了一根香煙。

「那我就有些奇怪了。我們來接觸科普藍完全是自主行為,根本不存在計劃性。連我都不知道你要走這一步,他怎麼可能這麼快就知道我們的底細?可是,他監視我們又有什麼目的呢?」

「也許是有人告訴他的吧?這個就不得而知了。至於目的,我想他跟我一樣。也是想得到我想要的東西。之所以沒有當面拆穿我,我想他是想做只黃雀。不要忘記了,他是做什麼的。」陳青雲抽了一口煙,說道。

「那事情可就麻煩了。現在我們被他盯上。就算我們得到了東西,在他強大的包圍網下面,想要帶出去,恐怕不可能。」

陳青雲壞壞一笑,說道:「帶出去不可能,但並沒有說不可以銷毀啊在逼不得已的情況下,也只好玩一次玉石俱焚的招數了。希望炎黃方面還有備份,否則只能乞求佛主保佑了。」

「那我們接下來怎麼辦?」仇小爻問道。

「當然是裝做什麼都不知道,按照原計劃進行。否則一旦計劃更改了,會帶來更多的麻煩。以目前的情況來看,至少在我們拿到東西之前,是絕對安全的。所以,有了這麼好的享受機會,絕對不要錯過。」陳青雲笑著說道。

「好吧這可是你說的。」仇小爻一個飛撲,直接將陳青雲撲到了浴室裡面。

剛剛被挑起來的邪火,總得有一個人來收場。既然沒有其他的男人出現,那麼只有陳青雲這個罪魁禍首自己來承擔了。

女尊之有衿莫寒 水花四濺,一對男女在水中殊死搏鬥

誰贏誰輸,就看誰能堅持得更長久一些了。

大戰幾個回合過後,還是陳青雲小勝,披上浴巾,遮擋住仇小爻的身子,這才出了浴室。

濕漉漉的頭髮,迷人的眼神,還有帶著水珠的皮膚。沒有一樣不是吸引男人**的東西。

哪怕經過剛剛大戰,陳青雲看到這番場景忍不住想要再去挑撥一下仇小爻。

…………

深夜,科普藍來到一間密室,這裡有他最好的貼身管家護衛隊。

站在一台電腦的前面,工作人員立刻起身恭敬鞠躬。

「什麼情況?」科普藍淡淡的問道。

「他們兩個除了在浴室玩了濕身之外,就在卧室裡面老老實實的睡覺。沒有任何異常的舉動。」工作人員恭敬的回答。

「沒有打電話?」科普藍覺得奇怪。

「沒有。也沒有叫東西吃。現在他們兩個人已經睡著了。」工作人員調出了剛剛的畫面給科普藍查看。

看完了整個過程,科普藍緊鎖眉頭,喃喃道:「難道被他發現了?」

「少爺,用採取點其他的行動嗎?」

科普藍搖頭道:「不用了。明天他出去的時候,找個時間進去將所有的裝置全部拆除掉。」

望著屏幕中熟睡的陳青雲,科普藍嘴角掛起一個邪笑,看起來你是一個不錯的對手。 飽飽的睡了一覺,兩人起床后吃了一點早點,然後就出門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