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被那些老傢伙們知道這件事以後,他們會不會笑自己瘋了?

不管了,瘋就瘋吧,藍羽王心想,自己的見識也算得上是廣博了,但今天發生的事情還是讓他感到難以理解,這個歐陽公子到底是什麼樣的來頭啊?擁有一輛內有乾坤的馬車,空間竟然可大可小,小小年紀不僅擁有珍貴的空間戒指,還有連自己都沒有見識過的神品丹藥。一想起那神品丹藥的功效,藍羽王就佩服不已,神品丹藥就是神品丹藥,自己那麼嚴重的傷勢,短短几個時辰居然就恢復了七八成,再調養幾天就能夠全部恢復了,真是太令人難以置信了。

至於歐陽萬年翻手拍蒼蠅一般把尚無名拍死的那一幕,藍羽王心中有無數個猜測,可惜都不敢開口向歐陽萬年求證,那一幕已經深深的印在他的腦海里,相信以後總有知道真相的那一天。

就在藍羽王神遊天外的時候,歐陽萬年舒服的躺在軟榻上,手一揮,一盅茶葉便憑空出現在安若妮面前,然後微笑著說道:「安姑娘,麻煩你動手,沏幾杯茶嘗嘗。」

安若妮聞言眼中一亮,她可沒有忘記上次那茶葉的味道,便眉開眼笑的應是,然後從車廂柜子里拿出茶壺與三個茶杯,水系戰技使出,把茶壺水弄滿后,再運轉火系戰技,片刻之間水便沸騰了……

藍羽王也一直在看著,對於這樣沏茶他自然是習以為常,畢竟修鍊之人基本都做得到,沒什麼值得稱道的。可待沁人心脾的茶香飄來,只是聞了聞便神清氣爽,感覺瞬間把渾身濁氣洗滌乾淨似的,使得藍羽王不禁精神一振,心中震驚,這到底是什麼茶?光聞就如此牛逼,喝下去那還了得?只是這麼一想,心中不免就開始期待起來!

很快,安若妮便把茶給沏好了,端起其中一杯對歐陽萬年說了一聲請,然後元力運轉,裹著滿滿的一杯茶伸指一彈,那杯茶便旋轉著朝歐陽萬年飛去。

歐陽萬年信手一伸,旋轉著飛來的茶杯便抄在手中,點滴不漏。

安若妮又依樣畫葫蘆的為藍羽王送去了一杯,再把剩下的一杯端起。

「呵呵,藍羽王,嘗嘗我家鄉的茶葉。」歐陽萬年作了個請的手勢,然後端著茶聞了聞,不緊不慢的品起茶來。

藍羽王自從聞到那股沁人心脾的茶香后,對這茶的期待感便相當強烈了,此時茶在手,聞言也顧不上什麼前輩風範之類的東西了,顯得有些迫不及待的喝了一口。瞬間,一股清涼的感覺從口中傳至大腦,靈魂就好像六月天熱得難受的時候忽然洗了個冷水澡一樣,說不出的舒服。而頭腦在這一刻,更是前所未有的清明,藍羽王甚至有種感覺,如果此時此刻去修鍊或學習什麼東西的話,肯定是事半功倍。

不僅如此,藍羽王回過神來還發現,近百年來沒有提升過的精神力,就喝了這麼一口茶,居然很神奇的提升了。且還不是只提升了那麼一絲,而是很明顯的大幅度提升,這一發現讓他心中更加的震憾,暗忖這世上竟然還有如此神奇的茶葉?沸騰的熱水泡出來的茶,喝下去居然是一片清涼的感覺,再加上洗滌靈魂提升精神力的作用,藍羽王心中明白,這恐怕是世間最最珍貴的奇寶了,比之前與尚無名打生打死爭奪的那株七色花還要珍貴。

藍羽王第一次喝這茶,固然是震憾之極,可安若妮已然不是第一次喝了,但每喝一次,心中的震憾不僅沒有下降,反而逐步上升了。原因很簡單,很多天材地寶靈丹妙藥,第一次享用的時候一般是效果最強的,然後隨著享用的次數逐漸增多而效果慢慢的減小,直到有一天,連一點效果都沒有了。

安若妮越來越震憾的原因就在這裡,因為歐陽公子家鄉的這個茶葉,第一次喝的時候效果極強,第二次喝仍然是同樣的效果,第三次喝效果依舊……每次喝都能感覺到精神力的大幅度增長,安若妮總共喝了幾次,現在精神力都已經突破到三級武師巔峰的程度了,實在是不可思議。

歐陽萬年看著兩人那震驚的神色,微微一笑,瞥了一眼安若妮的修為,說道:「安姑娘,你現在精神力都已經突破到三級武師巔峰了,元力修為卻還停留在三級武師中階的層次,也該提升一下了。」

被那一杯茶的神奇效果震驚得走神的藍羽王聞言回過神來,又是一陣震憾,小姐的精神力已經突破到三級武師巔峰了?元力修為也達到三級武師中階的層次了?為什麼他堂堂九級武聖卻一點也看不出來?不過隨即想起歐陽公子那「二級武者高階」的修為,心中又有些明白了,估摸是使用了某套神奇的秘法,所以才讓他無法看出來吧?這套秘法看來不簡單啊。

感嘆完那套神奇的秘法,藍羽王又把注意力轉移到安若妮那三級武師中階修為這上面,按大陸上的總結分析,各個層次的修鍊之人年紀劃分大體上是這樣的:

15-25歲基本是處於一級武徒的修為,25-40歲處於二級武者修為,40-100歲處於三級武師修為。然後100-300歲是處於四級武宗修為,300-1000歲大體上是屬於五級武王級別的修為。1000-3000歲自然是六級武皇級別,3000-10000歲七級武帝,10000-30000歲是八級武尊,30000-100000歲乃九級武聖……

自己不過區區數千歲,便已然踏入了九級武聖這個級別,被譽為大陸上萬年不遇的超級天才,可即便是自己,突破到三級武師級別也已經是二十一歲了啊。而小姐今年不過才二十歲,竟然就已經是三級武師中階的修為了,這是什麼樣的資質?百萬年不遇的超級天才吧?

在藍羽王心中驚嘆安若妮年紀輕輕就有如此修為的時候,安若妮全副注意力已然讓歐陽萬年一句話給吸引了過去,一想起上次那火箭式的突破,心中仍然想念非常,當即眨巴著一雙大眼睛,驚喜的道:「歐陽公子,你是說……?」看到歐陽萬年肯定的點頭,安若妮當即歡呼起來。

藍羽王看看這個看看哪個,不知道兩人在打什麼啞謎,直到歐陽萬年拿出酒葫蘆,倒了一滴給安若妮用清水化開服下,然後傾刻之間突破了兩次之後,藍羽王才瞬間瞪圓了雙眼,看著歐陽萬年手中那個酒葫蘆,神色熠熠生輝,一副垂涎欲滴的模樣…… 雖然不知道塔神老頭說的是什麼能力。但如果真的能使用空間能力。對自己無疑是不錯的。不過想到吳子琪現在的安危。秦浩天非常的擔心。迫不及待的,從空間內跑了出來。

秦浩天卻不知道,此時吳子琪正碰上了危險。

在千秋林中的一個黑暗處。

「戴宗瑞……你這卑鄙之徒,你敢這麼做,我的父親不會放過你的……」一個女子的聲音中帶著一絲恐懼。

「你父親?哦!我好怕啊!不過我如果當了大長老的乘龍快婿……我想,大長老應該不會為難我吧!」戴宗瑞很是得意的對吳子琪說。

「你……你……你別來……」吳子琪看著步步逼近,帶著得意之色的戴宗瑞,顯的很是無助。

原有淡然恬靜,此時已是淡然無存了。雖然她的手中有碧玉弓。但是這碧玉弓對付一些普通的凶獸還能湊合。可是對付如戴宗瑞這麼一個修鍊者,那就不行了。

「你別過來,你過來我就不客氣了……」吳子琪手中的碧玉弓指著戴宗瑞。

「呵呵……不客氣嗎?我倒想看看子琪小姐要如何對我一個不客氣法!」戴宗瑞對吳子琪很是得意的笑著。但是他的腳步卻還是一步一步的向著吳子琪的所在逼近著。

不過這個時候,吳子琪手中的碧玉弓卻已是向戴宗瑞射了出去。

「嗖!」的一聲。那箭如電一般的向著戴宗瑞射了出去。又快又疾。

戴宗瑞嚇了一跳。好在他早就有了防備。微微一閃,很是輕鬆的閃開了吳子琪這一箭。

吳子琪見自己的這一箭。竟然沒有任何的效果。臉色一變。

戴宗瑞看著吳子琪的神色。冷然的對著她說道:「知道怕了吧?我早就說過,對我沒有用的……」

看著吳子琪左顧右盼的。似乎在找著什麼。戴宗瑞哼了一聲。對著她說道:「你是在找秦天那個小子吧?你別再想了。那小子現在估計早就死在了王級凶獸的手裡了。」

「什麼……你說的不是真的?」吳子琪大吃了一驚。如果對方說的是真的話。那自己最後的一絲希望,真的是破滅了。

「你還是乖乖的答應我吧!只要我們在一起……憑藉我們兩家在『皇極宮』的勢力。這『皇極宮』最後還不是我們的……」戴宗瑞說著,仍然是一步一步的向著吳子琪靠近……

戴宗瑞處心積慮的謀算。最後終於要得償所願了。

吳子琪此時有些絕望了。她真後悔自己為什麼要答應來參加這一次千秋林的狩獵。以至於一步步的落入了戴宗瑞的圈套。

雖然這般,但一向潔身自好的吳子琪是絕對不會向戴宗瑞低頭的。她的手中突然出現了一支匕首。在虛空一揮,就要向自己的身上紮下去。

可是戴宗瑞又怎麼可能讓吳子琪在自己的面前香消玉殞呢!如果真的這般的話。他就功虧一簣了。

戴宗瑞的速度很快。一眨眼出現在了吳子琪的面前。奪下了她手中的匕首。

「哼……想死……沒有這麼容易……」戴宗瑞看著吳子琪那絕望的神色。很是得意的說道。

在奪下了吳子琪手中的匕首后。戴宗瑞封住了她身上的穴道。防止她再自殺。

端詳著眼前這可人兒。這絕對是他的夢中情人。可惜落花有意流水無情。戴宗瑞雖然早就對吳子琪展開了追求的攻勢。可是人家根本就不鳥他。這讓無比自傲的戴宗瑞是由愛生恨。這才採取了這樣的手段。

將吳子琪輕輕的放倒在草地上。手輕輕的撫摸著吳子琪那潔白柔嫩的臉蛋。

「真是上蒼嘔心瀝血的傑作啊!太完美了……」戴宗瑞感嘆著說。

吳子琪的眼淚都流了出來。她何嘗受到過如今這般的侮辱。有些絕望的閉上了眼睛。

不知道為何,吳子琪忽然想到了一個身影。他現在在何處。他不是答應會保護自己的嗎?

難道真的死了嗎?吳子琪有些無奈的想。

看著眼前這美麗的**。戴宗瑞的丹田湧起了一股熱流。把手搭在了吳子琪的衣服上。就想要……

就在這關鍵的時候。一道冷哼聲響了起來。

「哼……行這苟且之事……就不會侮了你戴大公子的威名?」秦浩天看著眼前的戴宗瑞哼聲說道。

「誰……」戴宗瑞正要得逞,沒想到在這個時候殺出了一個程咬金來。

「你說呢?」一道身影從天而降,這人不是別人,正是一路尋來的秦浩天。

原本秦浩天找了許久也沒有找到吳子琪的身影。好在秦浩天現在身為玄王期的修鍊者。靈覺異常的龐大。在利用靈覺搜索氣息后,果然是讓秦浩天找到了一絲線索,一路追蹤而來。卻是發現戴宗瑞正要做出這等事情。秦浩天雖然不是什麼正義感超強的人。但最恨的卻是這種宵小行徑。

「是你?」戴宗瑞看著秦浩天,心裡很是吃驚。似乎沒有想到,秦浩天在這麼多凶獸的包圍中,竟然沒有死。

「是不是很吃驚我沒有死?」看著戴宗瑞那吃驚的神色,秦浩天自然知道他在想什麼。

「哼……」戴宗瑞冷然一笑,沒有說什麼。但是表情卻已是出賣他了。

「嗆!」的一聲,吞噬之劍出現在了秦浩天的手中。

悠然,秦浩天如鬼魅的一般,消失在了原地。下一秒,他出現在了戴宗瑞身前的正上方。一劍對著戴宗瑞的身上刺了下去。

這一劍又快又疾。蘊含著可怕的力量。

戴宗瑞眉頭一凝。腳下一錯步,避開了秦浩天這一劍。身子一晃,出現在了十米開外。

秦浩天不想自己這一劍竟然刺空。雖然這一劍只是虛招。但戴宗瑞能如此輕鬆的避開自己這一劍,還是讓秦浩天有些意外。他的臉色漸漸的凝重了起來。顯然知道,這戴宗瑞絕非易予之輩。

「我倒是小看你了?」秦浩天運轉起身上的玄氣。

「嗆!」虛空中一股能量震蕩。戴宗瑞的手上多了一把刀。 邊荒城。

聯盟商城拍賣行。

九級武聖姜河暴怒的咆哮著,大廳內聯盟商城的各級成員一個個雙股打顫,簌簌發抖!

「廢物,一幫廢物,如此重要的神品丹藥,居然也能把消息泄漏出去,鬧得天下皆知,如果不是老夫恰巧有事經過這裡,就靠你們這些廢物,這神品丹藥早就他.媽.的易主了,那我們聯盟商城不出三天,就會傳為天下笑柄,這責任,你們負得起嗎?」姜河越說越怒,既痛恨已方的無能,也有對不知死活敢打聯盟商城主意那些傢伙的憤怒。

「姜……姜長老!」蕭近平雖然也被罵得心驚膽戰,但又不得不硬著頭皮出來解釋。

「說!」姜河凌厲的眼神掃來。

蕭近平只覺得一股巨大的壓力壓得他都快喘不過氣了,心中暗暗叫苦,但卻不得不頂著壓力道:「姜長老,事發之後,我……屬下除了派出信隼緊急通知總部外,還派信隼通知鄰近的各個聯盟分部,可至今為止,聯盟分部一個人也沒見派來救援,所以屬下懷疑這裡面有陰謀,請姜長老明斷!」

「恩?」姜河眉頭一皺,瞥了蕭近平一眼,然後緩緩問道:「你派出的信隼,有沒有回來?」

「沒有,一個都沒見回來!」蕭近平搖頭說道。

姜河聞言眉頭皺得更緊,片刻才對跪在大廳的眾人哼道:「都起來吧!」待眾人謝過起來,才又轉頭對蕭近平問道:「那些膽大包天敢打聯盟主意的渣滓,你有留下幾個活口沒?」之前剛到的時候,他因為太過憤怒,所以下手不容情,幾下便把那些來犯的人滅了個乾淨,所以沒顧著留下活口。

「有活口的。」蕭近平說著吩咐人把之前留的活口帶上來。

片刻,手下人便帶了四五個活口上來,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五人臉上唯一相同的便是一片死灰,似乎也明白他們是神仙也難救了。

姜河見此情景,口供都懶得問,直接用精神力侵入的方法去攝取記憶,也不管這樣做是不是把這些人給弄成白痴。待把幾人的記憶攝取過來后,姜河略一查看,臉色又變得難看起來,瞥向蕭近平問道:「就這幾個活口嗎?」

蕭近平摸不清楚狀況,只是點頭應是。

姜河面無表情的揮了揮手,說道:「都退下吧,我到來的消息不要傳出去。」

蕭近平等人都有些摸不著頭腦,不過既然長老發話了,自然也沒人敢多言,他們不少人早就恨不得立刻離開這裡了,因為長老發怒的時候太可怕了。

待眾屬下退去,姜河才瞭望遠方,喃喃的說道:「聯盟百萬年的平衡,會被打破嗎?」

……

歸雁樓乃邊荒城三大家族之一秦家的產業,也是邊荒城最大的一家酒樓。

自從邊荒城的聯盟商城拍賣行公開宣布三個月後拍賣三顆神品丹藥的消息后,邊荒城的人流量每一天都以恐怖的數字在遞增著。人流量成倍的增加,邊荒城的各個酒樓客棧的生意自然也是大幅度的提升,歸雁樓作為邊荒城最大的酒樓,這些天一直是客無虛座,日進斗金,生意好得讓秦家上下笑得合不攏嘴。

不過,客流量太多,也不全是好事,因為這樣一來就容易滋生這樣那樣的矛盾。好在秦家在邊荒城也是舉足輕重的大家族,族中達到四級武宗修為的也有三人,所以一般情況下,那些客人多少都會給秦家一點面子,不會在酒樓里就把事情鬧大。

歐陽萬年與安若妮還有寸步不離兩人的藍羽王一起去傭兵聯盟把第六個一星任務交了,然後來到歸雁樓,準備吃頓便飯。本來以三人的修為對於吃已經是可有可無的了,不過俗話說得好,民以食為天,吃本身就是一種享受,所以一般修鍊之人都保持著吃東西的習慣。也正因為如此,像歸雁樓這樣的酒樓才會生意火爆。

當歐陽萬年等三人坐著馬車來到歸雁樓,探頭看到那火爆的場面,都不禁面面相覷,安若妮當即便說道:「人太多了,歐陽公子,藍叔,不如跟我回城主府,我叫人弄桌好吃的招待你們如何?」本來她一直喊藍羽王前輩的,但藍羽王已經答應當她的隨從,自然不肯讓她再喊前輩,最後推讓一番,就以藍叔這個稱呼為準。

「呵呵,要不我們就等等吧,回城主府吃東西沒那個氣氛。」歐陽萬年笑道。

「歐陽公子說得有道理,要說我們吃東西圖的就是一個氣氛和口味,而氣氛還排在口味之前,如果吃東西沒個氣氛,再好的味道也沒意思。」藍羽王也贊同的說道。

安若妮見狀也不多言,點頭說道:「嗯,既然這樣,那我們就等等吧!」

儘管酒樓生意好得客無虛座,但招呼工作還是沒有落下的,畢竟酒樓隨便一個店小二,拉出來至少都有一級武徒的修為,手輕腳快的,自然不可能像凡人一樣忙不過來。

所以歐陽萬年等人乘著馬車剛來到酒樓門口,機靈的店小二便笑著迎了上去,等歐陽萬年三人走下馬車,店小二就點頭哈腰的致歉道:「三位客官,真是對不起,目前酒樓已經滿客了,不知三位客官可否稍微等待片刻?如果有座了小的馬上通知三位客官。」

「嗯,那就先等等吧!」歐陽萬年道。

「謝三位客官的理解,招呼不周了,小的馬上回去盯著,一有空席就第一時間過來通知。」店小二好說歹說地說了一大通好話,本來還準備幫歐陽萬年等人把馬車停好,不過歐陽萬年說不用,他才恭敬的退了回去。

歸雁樓畢竟是邊荒城第一大酒樓,往往越大的酒樓空席的速度越快,所以歐陽萬年三人在外面並沒有等多久,那店小二便興沖沖的跑出來通知他們說有空席了。

正在店小二準備帶歐陽萬年等三人上去入席的時候,一個不容置疑的聲音傳來——

「小二,這空席我們要了!」

說這話的是一個富家公子哥打扮的青年人,長得唇紅齒白眉清目秀的,顯得非常俊逸。左右是兩個漂亮妖嬈的年輕女子,看打扮應該是他的侍女。身後還跟著四個老者,光是那四個老者眼中偶爾閃現的陣陣精光,就知道這不是簡單人物。 「幾位客官,這不太好吧,這三位客官是先來的,要不幾位客官稍等片刻,小的……」

「啰嗦什麼!」青年公子打斷了店小二的解釋,很霸道的說道:「這空席我們要了,他們怎麼安排是你的事,我不管!」青年公子說出這番話的時候,跟在他後面的四個老者好像是習以為常了,神色一絲波動都沒有。

「這……」那店小二當真為難了,他心裡自然是向著歐陽萬年三人,可看那青年公子一點也不好惹的霸道模樣,心中又有些發怵,畢竟他只是一個小小的店小二而已。

「呵呵,好大的威風,小二哥,別管他說什麼,你只管按酒樓的規章制度去做就行了。」歐陽萬年擺了擺手笑道。

「哈哈,小傢伙,有些話是不能隨便亂說的,會惹禍的,你家大人沒教過你嗎?」青年公子摟著兩個美侍笑得猖狂,斜瞥了歐陽萬年一眼,待目光轉向歐陽萬年身邊的安若妮時,眼中驟然一亮,放開兩位美侍嘿嘿笑道:「這位小姐貴姓芳名啊?如不嫌棄,我們就湊一桌擠擠嘛,你看可好?」

安若妮厭惡的瞥了他一眼,然後轉過頭去,話都懶得跟這種人說。

歐陽萬年同樣無視這腦殘的傢伙,再次對店小二說道:「小二哥,前面帶路吧!」

至於兩人身後的藍羽王,已經不知道有多少年沒遇到過這種事情了,心中為這不知天高地厚的青年公子一陣哀嘆,惹誰不好,居然惹到歐陽公子與安小姐的頭上,豈不是找虐嗎?

「呃,三位客官,請隨小的來!」店小二反應過來,硬著頭皮說道。

青年公子的境界似乎也很高,至少他也同樣能做到無視歐陽萬年與藍羽王的存在,嬉皮笑臉的對安若妮說道:「這位小姐,別不好意思嘛,快請進,咱們擠一桌好好聊聊人生談談理想……」

「無恥!」安若妮終於忍不住了,轉頭對藍羽王說道:「藍叔,把這人丟出去,免得等會影響我們的胃口。」

「哈哈,小姐,你知道我是誰嗎?居然說出這種話來,真是有意思,有意……啊……」青年公子從一開始的大笑變成了驚叫。

原來藍羽王聽了安若妮的話,不待那青年公子說完,便閃身抓住他的衣領把他給丟了出去。然後身子一閃,又回到了原地,因為動作太快,就好像人從未動過一般。

「少團長!」那四位老者同時驚呼出聲,閃身而出,趕在青年公子落地之前總算把人給接住了。

「少爺!」那兩位侍女也驚慌失措的趕過去,一口一個少爺,生怕他掉了一根毛的模樣。

「操!」青年公子驚魂未定的罵了一聲,然後指向藍羽王與歐陽萬年,氣急敗壞的說道:「你們還愣著幹什麼?快去把那兩個渾蛋給我抓過來啊!」

「是,少團長!」四個老者應了一聲,然後沉著臉朝藍羽王走去。

剛剛藍羽王那一手,他們並不知道人家已經是手下留情了,只以為是藍羽王出其不意才會在他們的眼皮底下把少團長給抓住丟出去的。當然,有這個想法是因為他們瞥見藍羽王的修為只不過是「四級武宗低階」罷了,這點修為如果不是他們大意了,怎麼可能讓他偷襲得手呢?

藍羽王眼看那四個老者不緊沒有息事寧人,反正想過來抓他們過去給那青年公子出氣,不由得暗自搖頭,對歐陽萬年與安若妮說道:「小姐,歐陽公子,你們先上去,老朽隨後便到!」

深知他實力的歐陽萬年與安若妮自然不會懷疑這句話,便齊齊嗯了一聲,然後喊醒被驚得目瞪口呆的店小二,讓他在前面帶路。

「小子,給老夫留下!」

其中一個老者見歐陽萬年想走,當即閃身抓了過去,另外三個老者也一起朝藍羽王撲去。本來以他們的修為,只是抓一個小孩子以及一個區區「四級武宗低階」修為的人,哪裡用得著四人齊上?只是剛剛他們不察讓少團長受了驚嚇,自然要將功贖罪,奮勇撲上去抓人了,只有這樣才能讓少團長消消氣。

歐陽萬年連看都不看撲過來的人,與安若妮一起隨著店小二走了進去。

藍羽王看到率先撲過來的老者,冷冷一笑,簡單的一個踢腳,便把那擁有六級武皇實力的老者給踢飛了出去。然後回身接連出手,瞬間便把撲向他那三個同樣擁有六級武皇實力的老者給拋飛出去。

「蓬!」「蓬!」「蓬!」「蓬!」

連續四聲傳來,四個六級武皇級別的高手被摔得屁股著地。

這一幕讓那個青年公子與他的兩位美侍女看得目瞪口呆,一臉的難以置信。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