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洛娜說:「不用你們這麼麻煩,我已經學會了這把匕首的使用方法了,我直接去把那傢伙關進我的空間裡面,然後想怎麼揍她就怎麼揍她。」

澤特不留情地打擊道:「想多了,你別忘了只要她還和你以前的身體融合在一起,你就沒有辦法傷害到她,不論你想怎麼樣打敗她都需要先將她和你的身體分開。」

依洛娜一想好像真的是這樣,那麼自己被關的那幾十年不是白費了?最終還是要靠澤特和孫圓才能拯救世界?那臭老爸還說什麼只有自己可以拯救這個世界,坑自己呢?

澤特看見依洛娜不滿的表情,於是說:「不過我們還不敢肯定神奈子到底是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如果她不是的話到時候就是我和孫圓來負責收拾她,但是如果她真的是這個世界的人的話……到時候就需要靠依洛娜你來解決了。」

唐老師眼珠一轉說:「你們之前不是已經肯定了那個神奈子是你們之前那個世界的人了嗎?說她是你們以前認識的人,但是不知道到底是誰。」

澤特解釋說:「雖然是之前那個世界的人,但是也有可能是這個世界的人,你知道轉世投胎的吧?這種東西在你們這個世界有很多關於這個的神話的。」

唐老師便明白了澤特的意思:「你是說那個神奈子是你們之前那個世界裡面的某個人轉世成為了這個世界的人嗎?」

「沒錯,如果是這個狀況的話那麼她就屬於是這個世界的人,所以我們就沒有辦法行動,這種情況就只有依靠依洛娜才可以打敗她。」澤特轉而看向依洛娜說:「所以你也不用生氣,到時候還是需要你的力量才可以的。」

依洛娜一噘嘴說:「我不管,到時候我一定要好好地揍她一頓,不然難泄我心頭之恨。」

「只要不打死就沒事。」澤特也不在乎那個神奈子會被怎麼樣,只要不死讓自己回去能夠對老師有交代的就可以。

依洛娜和唐老師都沒有了問題,澤特又看向琴姬,但琴姬還沒開口便被玲美搶先問:「澤特,二十年前的這個世界的古爍是你的老師嗎?」

澤特點點頭說:「是啊,就是老師本人。只不過那是他轉生的存在,只有作為這個世界的古爍存在的記憶而已。」

玲美又指了指自己問:「那麼你看看我是不是斯達爾後人。」

澤特失笑道:「你怎麼可能是斯達爾後人?別開玩笑了。」 玲美見澤特不相信自己的話,又說:「我是認真的,而且是那個叫古爍的人告訴葵的——你不信你問葵。」

葵也想弄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在這裡的所有人之中也就只有澤特知道的最多,於是她也說道:「昨天我出去的時候受了傷,在下水道的時候有一個男人出來救了我,他說他是古爍,我媽媽和玲美阿姨是他的女兒。」

澤特看向玲美和由加奈,仔細打量一番之後才說:「這個我就不清楚了,我和你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我都力量就已經被封印了許多,那時候的我也沒有去注意你們……如果是我正常時期的話想要看出你們是不是斯達爾後人的話還是比較容易的,但是我現在的狀態根本就是一個普通人。」

琴姬這才明白為什麼之前的時候澤特並沒有一眼就看穿自己是古爍的後代的事情,那時候的澤特也失去了大部分的力量,所以無法看穿自己是古爍的後代。在這個世界的時候他還沒來這邊就已經被古爍封印了大部分力量,而自己也一直沒有在澤特面前使用過那個召喚術,澤特便一直不知道自己的身份。看來古爍封印澤特的力量有一部分原因是自己。

「但是我和由加奈還有葵都像……」玲美準備說她們都像琴姬一樣可以使用那個只有斯達爾後人才可以使用的召喚陣,但是在她準備說這句話的時候,依洛娜突然一個噴嚏打出去將地面衝出一個大坑。

眾人都被嚇了一跳,驚訝地望著依洛娜,她本人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抱歉抱歉,一下子沒忍住。」

見只是依洛娜打了個噴嚏,澤特又問玲美:「繼續,你們怎麼了?」

「我們三個都像……」玲美又要說出,但剛剛被依洛娜的噴嚏衝出的那個大坑突然嘩啦一下坍塌下去,眾人又向那邊看過去。

看見那洞下面還有一個空間,唐老師說道:「下面好像是儲存食物的倉庫,依洛娜剛剛正好將那裡打壞了。」

依洛娜更加慚愧地埋下頭說:「對不起對不起,我幫你們補好。」

琴姬看著澤特和玲美,她突然意識到了不對勁——為什麼平時從來不會打噴嚏的依洛娜為什麼會突然打噴嚏?還這麼大的威力正好將倉庫上面的地面衝垮,兩次發出聲響都正好是在玲美即將說出她們和自己一樣可以使用那個召喚陣的時候。

這個莫非就是未來的澤特一開始並不知道自己是古爍的後人,是在後來才發現的原因嗎?琴姬明白了,因為她已經知道了未來的澤特直到教自己那個召喚陣之前都不知道自己是古爍的後代這件事,這已經成為了既定事實,所以現在不論誰想要直接或者間接告訴澤特這件事都會被各種外界因素阻止,就像他們之前無法傷害到過去的依洛娜的身體一樣。

依洛娜去幫她們修補地板的時候,澤特又對玲美說:「你們怎麼了?」

「我們三個和……」還是像之前一樣,玲美還沒說出琴姬的名字就聽見上面傳來一聲「轟隆」的巨響。

玲美終於忍不住氣道:「這次又是什麼?!」

誰知應該去下面修補地面的依洛娜從上面跳了下來說:「不好意思,你們繼續。」

「她做了什麼?」眾人都好奇依洛娜到底是怎麼樣從地下去到了上面還弄出了那麼大的響聲的,就好像是在打義大利炮一樣。

澤特也察覺到了不對勁,他再次詢問玲美說:「你想說的那個人是誰?」

「是……」玲美想說,但是她剛準備說的時候也感覺到不對勁,為什麼就是說不出琴姬的名字呢?疑惑之下玲美便抬起手朝著琴姬指過去,但是就在她抬起手的那一瞬間,她的頭上突然掉下一塊泥土砸中她的手背,玲美驚叫一聲捂住了手背。

澤特便明白了這是怎麼一回事,於是他說道:「行了,不用說了,看來現在我還不能知道這件事。暫時先不說那個了,回到之前的事情上去……你們如果是老師的女兒的話,為什麼我會不知道呢?連聽都沒有聽說過,這其中有什麼緣由嗎?」

「你老師不是在二十多年前曾經作為這個世界的人類而在這個世界生活的嗎?他那時候曾經是唐老師的學生,唐老師說有一段時間我和由加奈的媽媽們與他來往密切。」

澤特聞言若有所思道:「你這麼一說好像有這麼一回事……但是那段時間的事情我們了解的並不多,只是大概知道一些。如果那傢伙在這裡的話就好了……」

「那傢伙?」玲美不明白澤特說的那傢伙是誰,但是看樣子應該是一個很厲害的人物。

「一個偷窺狂。」澤特說:「只要是發生在斯達爾氏族所有人身上的事情他都知道,就連老師……甚至灰莉·斯達爾的所有事情他都知道。」

這麼厲害的嗎?連那個讓澤特和孫圓懼怕無比的灰莉·斯達爾的事情都能知道。

玲美忙問:「他現在在哪裡?怎麼樣才可以找到他?」

澤特一抹鼻子說:「不知道,反正不可能在這個世界,再說了你找他做什麼?」

「當然是問清楚我們到底是不是你老師的孩子啊。」玲美氣道:「我和由加奈一直以來都以為我們沒有父親,但是現在突然知道了有人有可能是我們的老爸,當然激動啦。」

澤特笑道:「可能性很大,如果由加奈的女兒看見的那個人真的就是我老師的話。」

葵有些不服氣地說:「我又不會說謊,那個人肯定就是我外公。」

「先不管是不是。」澤特可不管她們是不是古爍的後代,他現在沒有那個閑心去討論那些事情:「還有沒有問題要問?沒有的話就算了啊。」

玲美她們沒有問題要再問,便紛紛搖頭,但就在這時,一直伺機在後面的那群女人便一擁而上將澤特堵在中間再次開始「擼貓」行動,這次澤特不管再怎麼呼救也沒有人來救他了。

……

總部,神奈子渾身氣得直顫抖,她不停地咬著自己大拇指的指甲就好像是在啃食仇人的骨頭一樣,在她面前的屏幕上正在播放的是昨晚那個遇到澤特的機器人看到的景象。

在那屏幕中,澤特一手捂住吳曦的嘴,一手摟住吳曦的腰,兩人以一種十分曖昧的姿態站在那台階上。而吳曦似乎是準備把澤特的手拿開而抓住了澤特的手腕,神奈子注視著的就是那一個位置。

「可惡……可惡……竟敢和我的澤特那麼親近!不可饒恕!」神奈子現在憤怒到了極點,七竅生煙的她揮揮手將腦袋上冒出來的煙霧驅散,但還是遏制不住心中的怒火歇斯底里地喊道:「我絕對不會放過你的!給我去把這傢伙抓過來!」

雖然在場沒有任何機器人,但是神奈子的命令還是清楚地傳遞到了每一個機器人那裡,只要她們看到了吳曦就會在第一時間將吳曦捕獲並送到神奈子的面前。

而且這次不是她們的狩獵遊戲,而是從她們的最高統治者那裡傳達下來的命令,是需要全力以赴的任務。

待機著的機器人們全部出動,包括C型的機器人們也一起出動了,目標就是在昨晚澤特被發現的那棟大樓的周圍,這次她們不會放水,只會將整個柏林翻個底朝天找出吳曦。

而這麼大的動靜也驚動了在柏林中逃竄的人們,當然還有一個人——孫圓。

孫圓好好地在多納體內待著,但突然之間就聽見了外面如同軍隊出征一樣的聲音,好奇之下孫圓暫時離開了多納的身體飛了出去。

「嗚哇,好多機器人。」孫圓飄在空中,靈魂狀態的他沒有實體,自然也不會被這些機器人看到,他就那樣跟在機器人們身後飛了出去,見這群機器人朝著同一個地方飛去,孫圓便跟著飛了過去。

雖然不是很清楚發生了什麼事,但是整個總部幾乎所有的機器人都出動了一定有什麼理由,孫圓可不想錯過看好戲的機會。

就這樣跟著機器人大軍一路飛過去,轉眼間就到了目的地。那些機器人們落下去之後就開始分散開來四處尋找著什麼,孫圓飄在空中不明真相地看著她們。

這是在做什麼?找過期了的中獎彩票嗎?還是說總部食物缺乏了她們出來找食物了?一個個就像是某吃雞遊戲的玩家一樣落到地上就開始闖進屋子裡尋找東西,隨後聽見裡面傳來一聲女性的尖叫,一名女性被從樓上丟了下來。

孫圓見狀連忙一揮掌吹起一陣清風將那女性穩穩拖住,又將其吹落到地上,「這是做什麼?在找人還是怎麼的?」

看樣子真的好像是在找人,但是會是找誰呢?她們的目的是什麼?難道是在抓澤特嗎?

想想也覺得不可能,再說了她要抓澤特的話澤特根本就出不了總部的門,那神奈子要抓的人絕對是別的人。

孫圓抽著鼻子在空中嗅著,果然聞到有澤特的氣息,看來是因為澤特在這附近發生了什麼事情,所以神奈子才會讓機器人來這裡的。

孫圓順著空中澤特殘留下來的氣息尋找著,來到了一間屋子裡,孫圓聞到了在裡面的屋子內有著濃烈的澤特的氣味。

孫圓穿過門走進屋內,只見那屋內有三個成年女子和兩個小女孩,五人身上都或多或少有著澤特的味道,其中一人還特彆強烈。

莫非就是因為她們?看上去似乎是這樣的,神奈子會派出這麼多的機器人肯定是因為澤特的事情,而這裡只有她們五人身上有澤特的氣息。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她們會和澤特有關係,但是如果她們被那些來勢洶洶的機器人抓到的話後果不堪設想。

孫圓並不是一個聖母,但是只要是在他面前遭遇不測的人,只要自己能夠有能力幫助的話,他就會去幫助。

孫圓便鑽進了那個身上澤特氣息最為濃厚的那個人的身上,那人自然就是吳曦。

但在孫圓想要融入吳曦的身體的時候,孫圓感覺到吳曦身上有什麼東西在抗拒著自己,而且那股能量還十分強大,不是一般人類所能夠擁有的。

孫圓好奇地看著這吳曦,這傢伙難道不是人類嗎?不,她確確實實是一個地球人,但是為什麼她身上會有這股強大的力量呢?雖然沒有覺醒,她自己應該不知道自己的體內有這份力量,不然的話也不會躲在這裡面了。

而且這份力量莫名的有些熟悉,這是……水無月樹月!

孫圓現在才回過神來,眼前這人的身上竟然有著水無月樹月的力量。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她會擁有水無月樹月的力量,但是孫圓可不管那麼多,既然在這裡發現了水無月樹月的力量,那麼他就不會客氣了。

儘管那股力量在抗拒自己,但孫圓還是強行突破了那股力量的防禦侵入了吳曦的體內。

吳曦突然感覺到腦袋一沉,但那只是一瞬間的事情,過了那一陣之後就沒有什麼異樣。吳曦只以為自己是有些貧血了而已。

「外面好喧囂啊。」劉茜聽見外面異常地吵鬧,就好像是過年一樣。

「出什麼事了嗎?」吳曦輕輕拉開門,僅僅拉開一條門縫朝外面看去,只見外面有一群機器人來來往往的似乎在尋找著什麼。

吳曦立馬關上門對眾人做出禁聲的手勢,「外面好多機器人……」

幾人都被嚇到了,好多機器人是有多少?平常的機器人狩獵最多就是出現兩三個機器人,而吳曦說了一句「好多機器人」,最起碼也要有五六個吧?

劉茜細聲問:「她們做什麼呢?」

「不知道,好像是在找人。」

「會不會是在找澤特啊?澤特是不是被發現了所以才會有很多機器人來找他?」

好像確實有這個可能,畢竟她們想不到有什麼理由可以讓這麼多機器人出動,除了尋找這個地球上唯一的男性人類這一個理由。

劉茜擔心道:「那怎麼辦?我們現在也不知道澤特在哪裡,也沒有辦法幫他啊。」

吳曦說:「幫?你有什麼辦法幫?我們除了乖乖地待在這裡祈求機器人不會進來找到我們,也不會找到澤特。現在我們自身難保,哪還有閑心去管澤特的事情啊。」

「說的也……啊!」

房間的門突然被撞開,一個機器人就這樣走了進來。

那模樣是C型機器人,她擁有紅外探測功能所以可以發現這裡面躲藏有人類。

那機器人一進來之後視線就落到了吳曦身上,找到了目標之後她也不在乎別人,直接就走過去將吳曦抓起。

劉茜她們連忙抱著兩個孩子往角落裡面縮,現在她們也沒有辦法去幫吳曦,現在要是上前一步的話肯定會被那機器人宰掉。

然而那機器人似乎對於其他的人都不感興趣,就這樣拖著吳曦走出了房間。吳曦雖然不明白為什麼這機器人只抓自己,但這樣的話也是一件好事。她沒有呼救沒有反抗,只是任憑機器人將自己扛著走出去。

不過為什麼是自己呢?為什麼要抓自己呢?莫非是因為昨天自己和澤特在一起的時候被發現了,所以才抓自己的?除此之外吳曦想不到別的任何理由。

但是既然這機器人來專門抓自己的話,那麼澤特豈不是也被抓到了嗎?一想到這裡吳曦就開始擔憂起來。

「果然是來抓你的啊。」在吳曦耳中突然響起一個中性的聲音,無法分辨男女,但是卻十分迷人,好像是塞壬的歌聲一樣讓人沉醉。

吳曦剛剛想要開口詢問是誰,就聽見那聲音又說:「別說話,有什麼事情你在心裡默念我就能夠知道,要是你說話引起了她們的懷疑那就不好了。」

吳曦聞言便在心中默念:「你是什麼人?」

「我是澤特的朋友,因為發現了那些機器人莫名其妙地一齊出動,我感覺有些不對勁便跟過來看了看,結果發現你身上有澤特的氣息。」

「你現在在哪裡?」

「我在你的身體裡面。」

「開玩笑的吧?」

「真的。」

吳曦搖了搖頭又問:「你們是什麼人?澤特他告訴我說他失憶了不知道自己是誰,但是你們肯定不是什麼普通人吧?」

「自然不是,但是我們到底是誰這就不能夠告訴你了。你現在的處境很危險。」

「不用你說我也知道啊。」吳曦露出了無奈的笑,「她們抓我是因為澤特嗎?」

「這個我也不知道,但是應該是這樣的。不過你安心,我是來救你的。」

「救我?你怎麼救我?這些機器人可不好對付啊。」

「說實話我還不怎麼吧這些機器人放在眼裡。」那聲音笑得有些放蕩說:「而且都不需要我親自出手,你自己就可以將這些機器人幹掉。」

「我?我只是一個普通人,我怎麼幹掉她們?」

「當然是用你身體裡面隱藏的能力啊。」 第六十八章

「我的……力量?」吳曦好奇地看著自己的雙手,她不知道自己有什麼力量,為什麼這個奇怪的聲音會說自己的力量呢?那是什麼力量?

那個聲音繼續說道:「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你的體內會有這個力量,但是我先問你一個問題——你認識一個叫水無月樹月的人嗎?」

吳曦想了想回答說:「認識,那是在二十五年前,那時候還處於天使狩獵時代,其中最為出名的那個天使獵人就是叫水無月樹月,雖然沒有人知道他的長相,但是他的名字幾乎是家喻戶曉。」

孫圓這才想起來水無月樹月和自己的老師以前曾經以人類的身份出現在這個世界,那麼這個吳曦肯定是在那個時候與水無月樹月有了什麼聯繫,然後水無月樹月的力量就這樣殘留在了吳曦的體內。

也不知道是偶然還是水無月樹月早就已經計劃好的,但現在處於靈魂狀態的孫圓正好可以使用這份力量,對於他來說就是一件好事。

「那就行了,現在我來教你怎麼樣使用你的身體裡面的這份力量……對了,我還要先問你一件事,你想要推翻機器人的統治嗎?」

不明白對方為什麼這麼問,一般人肯定立刻就會回答「想」吧。然而吳曦卻沒有這樣,她思索了一陣說道:「不清楚,推翻了機器人的統治就代表人類又會變成這個世界的主宰了吧?恢復到以前的狀態……但是我覺得沒有那個必要了吧?」

「哦?為什麼?」孫圓來了興趣,他沒想到吳曦會這樣回答。

吳曦嘆氣道:「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只是在想為什麼原本好好的機器人會突然產生異變,突然開始攻擊人類呢?是有人在背後操控她們還是她們自己進化了?如果是她們自己進化了的話那又是什麼驅使她們想要統治人類的?這是不是自然本身在暗示人類的文明到此就應該終結了?是不是一個新的時代即將到來了?人類是否還有存在下去的必要呢?」

「喲?看不出來你還喜歡思考這些問題啊。」孫圓說:「那麼你是怎麼想的呢?」

「嘿嘿,我這也是受以前的一個網友的影響而已……」吳曦說:「以前的時候經常有一個網友會和我說一些這樣類似的事情,只不過後來他因為事故而去世了……就算沒有去世也活不到現在,他是男人。至於我是怎麼想的……我自己也不知道,說實話我確實想要推翻那些機器人的統治然後恢復到以前的和平的生活之中。但是有時候我也在想——乾脆就這樣結束人類的文明不好嗎?人類已經存在了那麼久的時間了,地球也已經因為人類而產生了巨大的變化……」

「環保主義者。」孫圓哈哈笑道:「有意思有意思,看來你不是一個無趣之人,一開始我還猶豫要不要幫助你,不過現在我決定了——我會幫你實現你的願望,我現在就給你絕對的力量,這份力量你想用去做什麼都可以,好好用在自己不會後悔的道路上吧。」

那聲音消失了,隨後吳曦便感覺到一股股暖流湧入自己體內。不,不是什麼東西湧入自己體內,而是自己體內的血液在流動,在翻滾,在沸騰。好熱,身體好熱,大腦的思緒停不下來,腦髓都在顫抖,神經在吶喊。

什麼?這是什麼感覺?從來沒有過的奇妙的感覺,糟糕,吳曦好像不能控制自己了,吳曦的雙手抓住了那扛著自己的機器人。

機器人好奇地看了看吳曦,剛剛一直都沒有反抗的吳曦為什麼現在會突然抓住自己呢?

但是她的好奇無法得到解答,因為就在她轉頭的那一瞬間,吳曦的手已經將這機器人的腦袋抓碎,就好像是一隻兇殘的棕熊將西瓜拍碎一樣迅猛有力。不,要形容的話更像是一隻人畜無害的熊貓突然一巴掌將一匹狼的腦袋拍成豆腐腦一樣可怕。

但這周圍可不止那一個機器人,別的機器人都在周圍游弋,看到了吳曦突然將自己的同伴打爛,在短暫的延遲之後一群機器人便一擁而上想要將吳曦壓制住。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