些膽大的俄羅斯士兵偷偷跑出去查看了戰場,回來之後這些俄羅斯士兵都一天沒吃下去飯,這些野蠻兵下手還真夠狠的。

新格羅茲年斯基城附近一共有兩千左右的游擊隊存在,天亮之後,他們也收到了周邊數個村莊被屠戮的消息,憤怒而又年輕的游擊隊員立即衝下山來要和敵人拚命。已經擁有著偵察機以及先進人體熱量掃描系統的雇傭軍立即發現了這些下了山的游擊隊。

接下來的事情就簡單多了,人數高出敵人幾倍,又擁有著坦克大炮和各種精良武器,天上還有飛機支持的雇傭軍對付這些臨時武裝就向大人對小孩一樣。幾乎游擊隊一露頭就逃不出他們的追捕,不到下午一點,分散出去的雇傭軍就解決掉了一千五百多名車臣游擊隊員,這些沒有民眾為他們提供支持的游擊隊員就向沒有了眼睛的野貓一樣好對付。

還剩下的幾百車臣游擊隊都是還躲藏著沒有露頭的人,對這些雇傭軍也不著急,兩萬多大軍地毯式對新格羅茲年斯基城周圍上百公里進行搜索,很快,這些游擊隊員沒能躲過這種撥索,最終全部滅亡。

身在莫斯科的吳庸也收到了今天的戰果,僅僅第一天,就消滅了兩千多武裝叛亂分子,這個戰果還是非常不錯的。另外,雇傭軍第一天的損傷也非常的小,無差別攻擊讓他們沒有了平民的搗亂,無論進攻還是撤退都安全和方便了太多。

戰果同樣也傳到了俄羅斯國防部那裡,對於雇傭軍的狠辣俄羅斯國防部也感覺非常的驚訝,但是這個結果對於他們來說還是非常喜歡的。一天的時間,叛軍就損失了近十分之一的軍力,雇傭軍取得了一個不錯的開門紅。

通過俄羅斯戰場人員的分析和報告。我羅斯軍方人士也分析出了這些雇傭軍的作戰能力,雖然他們之中有很多都是沒上過戰場的新兵,但是作戰實力一點也不差於他們的老兵。綜合起來計算,這些雇傭兵使用同樣的裝備,同等人數的俄軍在陸戰上將不是對手。

這個結果很快也傳到了普京那裡,對於雇傭軍有這麼強的作戰力普京也是非常的驚訝,以前聽美國人,華夏人說雇傭軍多麼多麼的厲害,總是聽說的多懷疑的也多,等他們真正到了自己的眼前,才真真切切體會到了威力。

普京是開心又有些擔憂,雇傭軍實力越強,就越能牽制住熊洲,非洲的戰略位置對歐洲的影響力非常大。而對俄羅斯來說基本上等於零。非洲雇傭軍想進入到俄羅斯作戰。就沒有一條能直達的路,而且遙遠的距離讓後勤補給也會變成非常大的問題。

這是普京開心的事情,雇傭軍軍力強,薦時又對俄羅斯沒有威脅。還能更好的幫助俄羅斯,這當然是最好的結果了。

普京擔憂則是雇傭軍發展的太過迅速了,現在雇傭軍是對俄羅斯沒有威脅力,但是當雇傭軍的實力發展到和他們持平或者超過他們的時候。那爭奪世界霸主的敵人將會多出一個來。

不過聯想起非洲的經濟普京又微笑搖了搖頭,強軍必強國,現在的雇傭軍的財力幾乎全是吳庸在支撐著,沒有吳庸這座大財神雇傭軍不可能擁有今天,而吳庸的財力絕對支撐不起一個世界霸主地位的強軍。那需要的資金太多太多。

7月3號雇傭兵的進攻被俄羅斯人隱瞞了下來,五萬雇傭軍分散開,繼續追捕所有的車臣反叛分子。後方又有三萬雇傭軍進入到車臣境內。他們要按照吳庸的要求,一個辦月內完成剿滅車臣所有游擊隊的行動。

(補一更,上一章章節數字又錯了。汗一個)) 重生之二代富商第三百八十六章葉家落幕

從新格羅茲年斯基城離開的雇傭軍一共分成了四路。每見口」萬雇傭兵,新格羅茲年斯基還有著很多的俄羅斯士兵,不需要他們留下人駐守這裡。

7月4號下午六點,中路雇傭軍直直的抵達了阿爾貢城,短短一天的行軍,不過每個雇傭兵身上卻都有一種風塵的痕迹。

新格羅茲年斯基到阿爾貢之間有著不少車臣村落城鎮,同時也有一些隱藏在普通老百姓之間的游擊隊分子。雇傭兵指揮部已經不在隱瞞這次的作戰計劃,對所有車臣分子實行無差別對待,即每個車臣人都是他們的敵人。

兩個城之間,至少有一萬兩千多平民遭遇到了雇傭兵的屠殺,一天的時間裡,這一路雇傭兵還成功剿殺了近千名叛軍武喜分子,自身傷亡僅僅只有四百多人。

車臣政府察覺到了一絲不對,不過他們也只能在國際上提出抗議,現在俄羅斯軍方已經封鎖了所有的道路,車臣政府還不知道雇傭軍也以地毯式行進的方法在整個車臣境橫行。而且目前的雇傭軍只針對一些重要城池之外的村落和小鎮子,大的城池從沒有動過,車臣政府根本無法獲悉最新的情報。

7月號,雇傭軍繼續在車臣境內作戰,只是三天的戰鬥,每一個雇傭軍中的新兵都已經有了一種明顯的改變,隨後的幾天里,他們也漸漸理解到了長官如此作戰的真正意義。

名舊歲的雇傭軍新兵,因為心軟沒有對一個六歲的孩童下手,並且將他隱藏了下來,可就是這個小孩,卻用手裡早以準備著的尖刀捅進了那名新兵的心臟內,直到死亡。新兵的眼神中都是充滿了不相信。

同樣的事情在別的地方也發生著。有著惻隱之心的雇傭兵並不少,最慘的還是右路軍的一個連隊。一個新兵偷偷放走了十幾個婦女和孩子。結果這些婦女和孩子趁他們打倒了一名雇傭兵,並且用搶奪來的炸彈和十幾名雇傭兵一起同歸於盡。

這樣的戰報幾乎每個小時都會在雇傭軍中傳播,可以想象,假如他們一開始沒有實行無差別攻擊,單單這些平民就可以給雇傭軍造成巨大的傷害。

漸漸的,心軟的雇愕軍越來越少。戰爭持續到第九天,也就是7月口號,已經沒有一個雇傭兵在可憐這些車臣普通老百姓,可憐他們就有可能讓自己和身邊的戰友隨時送命。

九夭的時間,車臣東部大部分地帶都被雇傭軍掃蕩一空,有八千多名車臣武裝分子被雇傭軍剿殺,同時還有近五萬平民遭到了慘烈的屠殺。

戰報數據分析很快傳到了安德烈那裡,根據戰場各地情報的分析,安德烈果斷的判斷,車臣武裝分子真實人數不是只有兩萬多人,確切人數應該在四萬左右,俄羅斯為他們提供了一個虛假的情報。

得到消息的吳庸立即把卡利列夫給喊了過來,卡利列夫幾乎被吳庸說的幾乎抬不起頭,卡利列夫身為軍人最是清楚戰場上的情報有多重要。突然多出來的敵人隨時有可能讓雇傭兵遭受到重大的傷亡。

對這件事卡利列夫一直是道歉。他的消息來源於俄羅斯軍方情報部。並不是他自己的,卡利列夫也不知道車臣境內到底還存在多少反叛武裝。

最後為了平息吳庸的怒火,卡利列夫只能答應戰後在多送一些東西做為補償,等從卡利列夫那裡又敲來了一批地方建設的技術人員之後。吳庸才滿意的放他離開。

多出一萬多人的武裝分子對雇傭兵來說其實影響也不算太大!吳庸本就多派來了兩萬預備軍,把這兩萬人都送進戰場就走了,還能達到練兵的作用。至於後方,這裡沒有什麼後方存在,俄羅斯的那些大兵就是他們最結實的後方。

十萬雇傭軍終於全部投入戰場,後面那兩萬人早就等不及了,他們已經多次聽說前面的戰友用著不要錢的炮彈捨命的轟炸著敵人的目標,每個士兵哪怕是步兵都有過開炮的機會,爽啊。

十萬雇愕軍在車臣境內慢慢散開橫行,他們為車臣帶了多大的災難恐怕目前只有安德烈和俄羅斯國防部才能知道,反正只要雇傭兵通過的地方,很少有車臣人能夠存活下來。

華要,國內,吳家對葉家的戰鬥也進行到了尾聲。

除了葉子山,葉家又有兩名嫡系成員陷落,離開或者已經被換下來的葉系一派的人更多,葉子山的臉上已經沒有了往日那種風采,他現在更像是一個失敗的老人。

吳家大本營。

「老三,你明天母瀋陽吧,老二,你明天也回杭圓謹最薪童節,請到腳聯盯加此0

吳石臉上帶著一絲微笑,這場戰鬥馬上就要打贏了,葉家要徹底的完了,吳家的所作所為雖然讓其他家族也有了警示,但同樣讓吳家未來有希望登上最高的頂峰。只有少數人才知道,真正的頂峰必須是一個強勢的存在,吳家已經向所有人證明了他們的強勢,他們有資格佔據這個位置,當然,這種強勢表現的有些直接,但很有效。

「可以嗎?或者我們在多等幾天?」吳明想了一下慢慢說道,吳剛也是一樣的看著吳石。

「不用了,你們手頭的工作放的太久不好,老三馬上就要接任書記了,早點回去也好,這邊有我和興國就已經足夠,況且!」

吳石頓了一下:「我已經有了對付葉子山的辦法,只不過我想給他一個體面的台階讓他下來,時家雖然倒了,可我不想讓別人說我們斬盡殺絕!」

「大哥你的意思是?」吳明和吳網同時間道,兩人的眼睛都瞪的大大的。

「讓他們退休去療養吧!」吳石看了看兩人,過了一分鐘多后才慢慢的說道。

退休療養,說白了就是軟禁,不過總算能有個善終,只可惜以他們的心態能不能度過這一關還不知道。

「那好,既然這樣我明天就回去,淅江那邊出來的太久也確實不好!」吳明點了點頭,為了家族的事,他和吳剛都一個月沒回自己的工作崗位了,老是這樣拖著也確實不好。

「那先就這樣,明天我送你們走!」

吳石也點了點頭,這次事情成功最大的利益要在以後才能體驗,目前對於吳家來說最重要的就是低調一段時間,別讓大家都對吳家起了反感。那可就事與願違了。

「不用了,你還是留下來吧,又不遠,我們自己回去就行!」

吳才搖了搖頭,北京這邊雖然戰鬥到了尾聲,但畢竟還沒有完全勝利。吳石還有著很多的工作要做。

第二天,吳興國和吳興民送的兩個叔叔,之後他們才匆匆回家,而此時,吳石已經走到了葉家大本營的門口。

葉家出來開門的人見是吳石。警惕的看了他一眼,隨後眼中帶出了一絲仇恨,吳石身後的保鏢立即向前走了兩步。

「告訴子山,老朋友來了,想找他聊聊天!」

吳石嘆了口氣慢慢的說道,要說關係,吳石和葉子山曾經還是中央黨狂的同學,可政治上並沒有絕對的朋友和親戚,這次對葉家下手,一是因為吳庸,二也為了未來的吳家。

葉家那人恨恨的看了一眼吳石。這才快步向裡面走去,沒過多久。葉子山親自來到了門前。

「吳書記,您怎麼親自到我們這個破窩來了?」

葉子山臉上帶有一絲嘲笑和譏諷。同時還有著一絲怒意,他都快被打成喪家大了,吳石在這個時候偏偏來到了他這裡。

「我有事想找你好好談談,不知道能不能給我這斤小時間?」吳石沒有廢話,臉上依舊很平靜。

葉子山疑惑的看了吳石一眼。過了幾分鐘才慢慢點了點頭,讓吳石和他的保鏢進到裡面來。

個小時后,吳石離開了葉家別墅,走出大門之後吳石用力的伸了個懶腰,這場戰爭終於結束,葉子山聰明的做出了對他最有利的選擇。華夏的政壇上將不在有葉家這個大家族存在。

葉子山會親自辭職和**,隨後和葉家老二老三一起被秘密送進一個療養院,除了對外聯繫和自由受到一定的限制之外,他們的生活並不會有太大的干涉。沒有了黨籍的他們,面對強大的吳家想要翻身幾乎是不可能的。

至於葉家的直系小輩們,所有人的工作都會有所調動,終生沒有向上升遷的可能,只要是居於高位的,全都會換到清水衙門。這是吳石最後答應葉子山的,保留住葉家的根,讓他們過平凡的生活。

至於這些人的命運未來究竟會怎樣。恐怕就是吳石自己也不知道,不過現在確實不是趕盡殺絕的時候。做的太過,對吳家一樣沒有任何的好處。

遠在俄羅斯的吳庸在葉子山辭掉黨內所有工作以及自動**之後才知道這個好消息,葉家完了,葉家徹底的完了。吳庸用柚強硬的手段做給了每一個華夏的少爺黨們看。不要試圖挑釁我的底線,我吳庸之前不理會你們不代表著怕你們,一旦惹火了我,後果是你們任何一斤,人所承擔不起的。) 我欺騙了亞絲娜,站在巨石上面,任風吹動著披散在自己左肩上的紅黑色披風。

雖然只有一半,但是系統的設定的造型就是如此,能夠得到的屬性加成分別是敏捷與速度。

而且一半的左側披風這種樣子倒也不錯,除此之外,與頭頂的猩紅色月亮相呼應的東西還有少年的雙眼。

完全的血紅色雙眼,這就是夏目欺騙亞絲娜得到的東西。

在獨自攻略第二十層boss的時候,得到的名為的東西。

名字一點都不出眾,可是其效果卻是出類拔萃,只要被雙眼鎖定的東西,在一定範圍內就可以看到對方所有的舉動。

明白點說的話,也就是當你鎖定的敵人在範圍內從後方攻擊的時候,不需要轉身查看的你也能夠知道他的攻擊動作,武器軌道。

只不過想要好好地利用這個東西,對玩家的要求也相當高。

畢竟這不是預判,而是觀察,如果你看到了敵人的攻擊軌道,可是身體卻無法應對過來的話,就完全屬於徒勞。

所以,需要快速的反應力和敏捷度才能夠將其作用發揮到極限。

在眼前這片上,夏目已經通過鎖定了五個人,分別是兩名紅名玩家和三名橙名玩家。

而夏目出現在這裡的原因是因為之前在餐館打聽到的信息,聽說第二十一層的經常有玩家失蹤和死亡,可是夏目調查過,的怪物等級不是很高,危險性的確不小,但是也不大,經常有玩家失蹤和遇襲,就只有一個理由可以解釋。

殺人公會的人肯定在附近觸出沒過。

於是,夏目才從第二十一層的中心都市趕到這裡,早早地於此處待機。

目前的等級為三十七級。在擊殺boss和一些怪物之後,得到的經驗值來升級的。

當然了,沒有發生向上一次一樣連續跳級的情況,不然的話,目前攻略到二十四層就到了五十級,不是作弊就是神一般的怪物了。

結束回想,夏目又突然記起了和亞絲娜分別的時候。

那傢伙十分反對自己為櫻美他們報仇,可是她完全不懂得那種痛苦,因為現在的亞絲娜,除了自己以外。就沒有什麼能夠為之傷心的人了吧。

她在以後會遇到鑄劍師。也和黑色劍士邂逅。只有經過了那些,才會體驗到不幸的痛苦之處。

那苦澀的味道至今還在回味在口中。

從攻略第二十層已經過了兩個星期,這兩個星期之內夏目只擊殺了三個紅名玩家,放跑了兩個橙名玩家而已。

不過今晚。他可能放過一些人,也可能全數殲滅。

已經可以確認他們就是最近幾起案件的始作俑者,從他們的行動,分佈,安排來看,估計已經做了很多次了吧。

鎖定了下方的一個紅名玩家,夏目從十公尺高的巨石上跳了下去,雙腿彎曲,制動。加速,一氣呵成。

在草叢中穿梭必定會發出聲音,所以夏目接著披風來當做掩護,在巨石之間跳躍。

只要速度夠快,通過巨石彎曲的死角移動就可以接近對方。

所以。當自己順利來到他的背後的時候,這個遲鈍的男人才驚恐地看著架在脖子上的雙刃長劍。

夏目做出讓他噤聲的手勢,這個人十分配合的點點頭,就在夏目偏移視線的那一刻,男人用自己的斧頭推開長劍,拿出迴廊水晶準備逃跑。

他或許知道了夏目的身份,畢竟已經殺了幾個紅名玩家,猩紅之眼、側之披風的姿態可能也被傳了出去。

最讓人在意的是,應該是夏目用來殺人的這把聖劍了吧。

男人想要逃跑,不過這個動作已經被夏目先一步判斷出來,手一動,鋒利的刀刃瞬間切斷了他的頭顱。

腳步聲響起,夏目發現有人已經接近過來。

可是還沒有被發現,這足夠讓自己繼續行動。

未曾猶豫,在那個頭顱還未落地之前,接著巨石跳躍的夏目早就看到了右側前方拿出水晶的玩家。

一刀下去,完全壓低身子的他斬落了對方的左臂,悲鳴響起,讓人厭惡的悶哼在夏目耳邊迴響起來。

四周有了動靜,是三個人正往同一個地方聚集。

暫且沒有理會他們,夏目再度加速,一刀斬斷了這個橙名玩家的右臂,翻滾著發出慘叫的他望著天空,顫抖的身體漸漸失去力量。

這麼一來,自己也會變成橙名吧。

無所謂的想著,夏目已經看到了三個人的動作。

兩個人往更加黑暗的草叢中鑽去,留下一個人當做誘餌。

這種戰術太過簡單,實用是實用,但一旦被敵人率先發現的話,就完全沒有任何作用了。

夏目的行動幾乎從來沒有停滯過,跳躍,斬擊,跳躍,斬擊,最後開始畢竟那個高個子的誘餌。

在他滑動表示框取出水晶的同一時刻,聖劍揮斬出去,應聲斷落的手臂和水晶一起滾落在地上。

又是一聲慘叫,夏目跟隨著風開始移動,整個人在黑暗中不斷穿梭。

現在可以肯定他們等級都不高,能夠輕易解決。

三十七級的自己完全不用任何驚慌。

站在黑暗中清晰地盯著剩下三人的一舉一動,不敢去撿起水晶的高個男子開始奔跑,與此同時,原本躲藏著的兩個人也一同跑了起來。

就像是在廣場上看到十個人一起抬頭一樣,周圍的人也會無意識地抬頭往上看,而恐懼的效果則是不斷疊加,兩個人的死亡給了他們極大的壓力。

跑起來的人有三個,除了被自己斬斷右臂的高個男子之外,還有一個大刀使和雙頭槍刃的使用玩家。

從旁側跟上去,在巨石上和他們一起移動著,以紅月為背景,似乎被下面三人發現了的樣子。

你是?!

高個男子還未說完,往下激突的夏目就將刀刃揮斬而下,不過不是針對他,而是將最前方的長槍使逼退,同時一腳踹在矮個子的青年身上。

你們兩個人,可以走了。

夏目指著兩個大刀玩家,他們面面相覷之後丟下了長槍男往出口逃離,十分慌張。

丟下了武器,長槍男沒有戰鬥的意思。

紅之眼的殺人魔,就連殺人公會都有些忌憚的人,就是你嗎?

夏目看著手中的武器,歪著頭,反問道,

你覺得呢?

同時落下的,還有一把閃著聖光的刀刃。 重生之二代富商第三百八十七章對李曉珠的陰謀

卜家徹底的宗了,眾讓很多觀望的家族震驚同時也對莫凍,兒了很多別的看法,短短的時間裡,一個超級家族就這樣沒了,而造成這斤小結果的吳家卻幾乎沒有傷到什麼,一種對吳家的畏懼之心悄悄的埋進了其他人的心中。

勝利后,就到了分享果實的時候。葉家下位留下的三個高位杜家分了一個,吳家有一個,剩下個則交給主席毒安排,主席沒有阻止這件事的發生其實就已經幫了吳家很大的忙。

剩下空出的位置吳家也沒有全部霸佔,一些位置還是讓了出去,目的已經達到,沒有必要在這些小問題上來糾纏,這樣只會讓更多的人來嫉妒他們吳家。

實際上,這次表面好處最大的還是杜家,他們不僅把遠華一事帶來的影響全部消除,整個家族的影響力也都提升了不少,其他一些人都開始暗暗讚歎杜老爺子高明,這次的冒險和賭博全贏了。

葉家的人已經四處分散,他們沒有繼續留在那個院子里,現在即使讓他們留下他們也不會,他們失去了繼續住在這裡面的身份和資格。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