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中堂心已經涼了半截,當回頭看見被折磨的不成人樣的趙澤時,頓時雙腿一軟,癱倒在了地上。

「那個…那個…曹…曹魏,之前是表哥不好,表哥現在向你道歉,還有…」花中堂的嘴唇顫抖,說話的聲音模糊不清,畢竟曹魏給他留下的心理陰影面積過於龐大。

曹魏是不想幹掉花中堂的,畢竟自己和這位表哥也算是有緣分的人。

而最關鍵的,還是這傢伙剛剛還送了自己幾枚回神丹。

「花表哥,相信我,我曹魏絕對不會對你做什麼過分的事情。」

「真的?」花中堂嘴上雖然這麼問。

但是心裡已經問候了曹魏的祖上八代。

「花表哥放心,以我們這麼久的交情,我絕對不會幹出什麼慘無人道的事情。」曹魏信誓旦旦的說著。

但是並沒有要放走花中堂的意思。

反而伸出右手,笑眯眯的看著花中堂。

「曹…曹表弟,你這是幹什麼!不是說好不對我…啊!」花中堂的嘶吼聲響起。

曹魏一臉滿意的收回了右手。

雖說自己是答應花中堂不做什麼慘無人道的事情。

但是僅僅只是抓一下老二不過分吧。

再說了,我放你性命,你犧牲一下老二,這買賣絕對不虧。

「好了,表哥你可以走了。」曹魏一臉舒服的走開。

花中堂在地上挪動,雙手護住自己的老二,生怕曹魏突然想不開,再給自己來那麼一下。

而曹魏顯然沒這個心思,走到了趙澤身旁時,想要繼續折磨一下這個叛徒。

可當他低下頭看去時,感覺這個趙澤好像哪裡不對勁。

用腳踹了幾下,柔軟度和趙澤沒什麼區別。

可就在曹魏準備蹲下身子,仔細觀察他死沒死時。

趙澤突然化為了一股白煙,消散在了空氣當中。 「跑了?」曹魏抬頭四處張望。

並未找到任何關於趙澤的線索。

心裡有點不爽,早知道剛剛就應該砍斷他的雙腳,挑斷他的手經。

可現在好了,仇人跑了,想要在諾大的秘境內找到一個人,難度可想而知。

「唉。」無奈的嘆了口氣。

抬頭看向另外三處戰場。

漆黑魔君現在和白如雲可以說是殺的天昏地汗。

四周的鐵木樹,因為二者交戰所產生的衝擊波吹的搖搖晃晃。

而獠牙豬這邊,更加狂野。

雖說以目測來看,基本都是獠牙豬在挨炸。

但是獠牙豬的防禦力高呀,就算是在無數的炸彈叢中,照樣可以平安無事的沖向吉爾夫。

然後再看最後這一處戰場。

楊震的劍法可以說已經很精妙了。

可黑武者也不是軟柿子,每每揮動武士刀,彷彿都帶著什麼精妙絕倫的后招。

曹魏尋思了會,白如雲和獠牙豬那邊的戰場,肯定不是自己可以攪和的。

畢竟人家都是傳承人,自己這個二星都沒到的小夥子要被卷進去了,那還真不知道有沒有命可以跑掉。

所以曹魏在經歷了一秒的艱難抉擇后,讓獠牙虎去幫白如雲,而自己則是吞下一枚大回神丹后,偷偷摸摸的向著黑武者靠近。

「姓楊的!受死吧。」黑武者身上的氣勢飆升。

楊震的表情微變:「你得到了漆黑魔君的傳承!怎麼可能?」

「哈哈哈哈,現在知道晚了。「黑武者說完,手中的長刀就要揮出之際。

眼前突然出現兩根手指。

「戳眼睛。」曹魏卑鄙無恥下流的使出了萬邪功法。

「啊!」黑武者一時大意,被戳了眼睛,頓時失去了視覺。

而曹魏,自然不會就此放過黑武者。

要知道這廝可是差點幹掉自己的人。

「黑熊掏心!流雲手,探雲手…」

萬邪功法四式,曹魏輪番運用的形如流水。

一旁的楊震雖然對於曹魏的偷襲感到恥辱。

但是一想到黑武者既然背叛自己,心中的愧疚和恥辱,就化為了爽感。

「曹兄!流弊。」楊震伸出了大拇指。

曹魏淺淺的笑了下,折磨了黑武者好一會。

突然感覺有股強大的黑氣靠近。

急忙向著一旁躲開之後,黑氣將黑武者包圍。

等黑氣消失時,黑武者也不見了蹤影。

「又跑一個?」曹魏念叨了聲。

回頭看向其他兩處戰場時,只見漆黑魔君也不見了,唯獨剩下吉爾夫還在和獠牙豬戰鬥。

當然了,吉爾夫眼見漆黑魔君跑了。

很快就點燃了腳下的炸彈,伴隨著「轟」的一聲,飛升上了天空消失的無影無蹤。

「大家都沒事吧?」白如雲率先走到曹魏和楊震身前,一臉擔憂的過問著。

「沒事,這麼弱的雞,怎麼可能是我和小震震的對手。」曹魏一臉的得意。

楊震的表情卻有點鄭重。

按理說,楊震身懷育兒心法,有音符加成,打敗黑武者應該不是什麼難事。

可經過剛剛那場戰役,楊震瞬間明白,黑武者很努力,並且獲得了漆黑魔君的傳承,實力已經越過自己,

如果自己還再繼續這樣的頹廢下去,到時候有可能自己身邊的這位小曹曹,也會越過自己。

「師傅,你什麼時候能夠給我傳承?」楊震問道。

這個問題對於白如雲來說很突然,畢竟從白如雲見到楊震開始。

這個小夥子從未問過一絲半點關於傳承的事。

甚至有時候白如雲都懷疑,這小子跟著自己,就不是為了傳承來的。

可現在問出來了,就代表白如雲也必須給個交代。

「小楊,不是為師不給你傳承,而是你現在還沒達到為師的要求。」

「那師傅的要求是什麼?」楊震的語氣急促。

白如雲抬頭望著崖壁上的青鐵木。

「如果某天你可以一招斬落五根青鐵木,我就立馬給你傳承。」

白如雲提出的條件看似簡單。

曹魏卻是知道,想要一招砍斷五根青鐵木,除非運用什麼厲害的絕招,或者對劍的理解達到匪夷所思的地步。

不然難度可比登天。

「我明白了,師傅。」楊震點頭同意。

曹魏有點不敢置信,畢竟這麼高難度的條件,就連自己這個擁有系統爸爸的傢伙,都不敢接受。

可看此時的楊震,卻義無反顧的接受了。

「小震震,你確定不再考慮一下?」曹魏問著。

楊震搖頭:「師傅提出了這個要求,就代表可以做到,既然可以,那我楊震也可以。」

這句話很霸氣。

就連平時霸氣側漏的曹魏,都感覺楊震現在很有男人味。

不再像是之前那個,見到虎猴就裝死的小廢物。

「加油,你可以的。」曹魏鼓勵了句。

楊震用力的點了下頭,邁步走到了崖壁下方。

「狂風亂舞。」

大風颳起,楊震的身體在風中不斷升高。

「這是?」曹魏有點吃驚。

看此時楊震的這一招,從目前來看,美觀滿分,威力暫時還不明了。

「這是狂風亂舞第二式·風刃如歌。」白如雲在一旁出言提醒。

「風刃如歌?」曹魏獃獃的看著。

突然想到了什麼:「難道這就是昨天你和小震震私會後練就的?」

白如雲點頭:「這招是昨天小楊剛剛領悟的,至於能不能使出這招真正的威力,就看小楊他自己的了。」

「斬!」楊震在半空大喊一聲。

四周的狂風瞬間化為十幾道風刃,向著四周激射而出。

但是擊中青鐵木的卻僅僅只有三道。

並且因為威力不同的緣故,才僅僅只斬落一根青鐵木。

「好!」曹魏大聲喊著。

楊震平緩的落在地面,對於剛剛那一招的效果非常不滿意。

「小震震,剛剛那招風刃如歌我給你打九分,剩下的一分留著怕你驕傲。」曹魏的樣子還真在誇獎他。

可楊震卻高興不起來。

畢竟剛剛那一招,可以說是自己的必殺技。

現在才斬斷一棵青鐵木,和自己預想的實在差距太遠。

「再來!」楊震再次起身。

正準備再次使出風刃如歌時,身體一軟,倒向了地面。 「小震震!」曹魏急忙跑上前將楊震抱住。

這畫面看著屬實有點辣眼睛,空氣中都被迫充滿了雄性荷爾蒙的味道。

「你沒事吧?小震震。」曹魏細聲細語的問著。

這時站在一旁的白如雲微微皺眉。

心裡思索:「平時看曹賢侄也不像基佬呀?怎麼現在一下子就被掰彎了呢?」

楊震感覺有點不對勁,急忙起身掙脫開曹魏的懷抱。

「曹…曹兄,我沒事。」楊震和曹魏拉開了距離,生怕這人還會抱住自己。

雖然在曹魏心裡,楊震和白如雲肯定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但是也從未在公開場合親親我我。

而現在曹魏不同了,當著別人的面,既然直接上前抱住了楊震,還散發出了荷爾蒙,看著讓人真的覺得這兩人有一腿。

「師傅。」楊震一臉擔憂的看了眼白如雲。

好像怕他誤會什麼。

白如雲面帶笑容的走上前,抬起手臂拍了拍楊震的肩膀。

「小楊啊,你剛剛經歷了大戰,又使用了一次風刃如歌,精神力應該已經消耗的差不多了,以為師看,你還是先找處地方歇息一會,等會再繼續練習吧。」

「是,師傅。」楊震很聽話的走到一棵鐵木樹旁,坐下后開始冥想打坐。

曹魏眼見打擾自己砍青鐵木的楊震終於撤了,心裡樂呵呵,喊來獠牙豬,讓他配合自己繼續砍木頭。

獠牙豬很聽話的用獠牙將曹魏頂高高,之後曹魏使用了一套技能,砍下五棵青鐵木后再次下墜。

這個循環的過程一直持續到了晚上。

曹魏從花中堂那裡繳獲的丹藥也已經消耗一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