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好這種事情是沒有發生過的。

他就是趙玄梧。

容貌硬朗中帶出一種強勢味道的趙玄梧,不知道怎麼就喜歡上周冰潔。或許是因為周冰潔身上散發出來的那種味道,有點像是自己所依戀的味道。略微有點那種情節的趙玄梧,對周冰潔是很為滿意和欣賞的。在**上是蕩婦的周冰潔,每次都能夠讓趙玄梧有種別樣的享受。那種刺激帶來的優越感,是最為迷人的享受。

這番淋漓盡致的廝殺過後,周冰潔將趙玄梧給擁抱在懷中,呼吸著他身上散發出來的那種獨特荷爾蒙氣息,周冰潔只是隨意的說出著其餘話題,絲毫沒有提起周冰康事件的意思。

越是這樣,趙玄梧越是會主動提起。

周冰潔知道趙玄梧是沒有可能不知道自己身上所發生的事情,而要是說自己說起來的話,是沒有趙玄梧主動問起來,帶來的效果會好。周冰潔對趙玄梧,是真的很為了解。

果然在大滿足過後,趙玄梧便主動詢問起來。

「我聽說你弟弟那邊發生點事情是不是?怎麼樣,現在都解決掉沒有?」

「別提了,我是真的不知道那個混賬傢伙竟然背著我做出來那麼多糊塗事情。我是真的恨不得沒有這個弟弟,你是知道的我們兩個從小就沒有了母親,是我將他照顧大的。所以說他就喜歡仗著我對他的**愛,肆無忌憚的做事。這次終於是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我原本是想要道歉的。也是準備好了酒宴,誰想到…」

隨著周冰潔略微帶著哭腔的敘說。趙玄梧的臉色很快就陰沉下來。

「你說蘇沐真的是那樣說的嗎?」

「是的,蘇沐就是那樣說的,蘇沐說讓我轉告你,他知道你是我的後台,而這件事情你不要管,你要是真的敢管的話,他會將你也收拾掉的。還說什麼趙家,他是絲毫沒有放在心上的。」周冰潔添油加醋的說道。

「蘇沐。你真的是欺人太甚。」趙玄梧眼神寒徹道。

作為趙家的人,趙玄梧在趙家那是一言九鼎的角色,在整個趙家中他都屬於領軍人物。以如此年齡便成為盛京市的市委副書記,只要再有政績到手,趙玄梧是絕對能夠青雲直上的。其實從最開始入官場到現在為止,趙玄梧的人生經歷都是很為平坦的,是沒有遇到過什麼波瀾的,當然也沒有誰給趙玄梧找過麻煩。

誰想現在冒出來一個蘇沐。

蘇沐是誰趙玄梧是知道的,只不過他卻是從來都沒有將蘇沐放在心上。因為在趙玄梧看來蘇沐缺少他身上所沒有的絕對優勢條件,這個優勢就是蘇沐的身份。趙玄梧始終是趙家人。身體中流動著的是趙家血脈。而趙家在嶺北是第一家族,是沒有誰敢忽視的。那種地位就像是皇甫家族在東北似的,是絕對的霸主。

你蘇沐那?

蘇沐不過只是一介平民。你能夠走到現在純粹靠著的就是你背後之人的撐腰。但他們是給你撐腰,也能夠不給你撐腰,原因便是因為你的身份。畢竟你不是他們的血脈,他們沒有道理在你的身上投入更多的精力。除非你是能夠和葉惜真正結婚,那樣的話葉家或許是會栽培你,但那種栽培是沒有辦法和葉家嫡系相比的。

相比較葉家嫡系,你始終是個外人而已。

就算你是有著葉家撐腰又能怎麼樣?我們趙家畏懼誰是不會畏懼葉家的,葉家那樣的家族是不可能和我們真正撕破臉皮的。所以說你蘇沐這樣做是不是有點太過囂張跋扈。你要是不知道周冰潔和我的關係也就算了,現在既然知道卻還是如此呵斥著。那就真的是讓我感到失望,這分明是對我的挑釁。

趙玄梧傻嗎?

當然不傻。趙玄梧是清楚的知道整件事情是怎麼樣的,蘇沐是肯定會說過那種狠話。但絕對不會像是周冰潔這樣添油加醋。不過這個無所謂,你蘇沐就不應該對我說出那種話,所以說這個不在乎你的說出什麼,而在於你說沒說。

「周冰康的事情你不必去管,我現在就安排,讓周冰康離開這裡。反正周冰康如今又不是什麼國家的通緝嫌犯,他想要走是沒有誰能夠干涉的。」趙玄梧平靜道。

「那去哪?出國嗎?」周冰潔小聲問道。

「出國?」

趙玄梧在周冰潔身上換了個更加舒服的姿勢,懶洋洋說道:「我都既然已經出手,又怎麼可能會讓他出國避難那?真的要是出國的話,那還需要我動手嗎?放心我這邊有個地址,你讓他過去後會有人安排的。」

「那是去哪?」

「嶺北。」

周冰潔懸著的心悄然落下,既然是去嶺北的話那就是沒有任何問題。在嶺北那邊趙家是具有著絕對的主導地位,是沒有誰敢輕易忤逆趙家人。有著趙家在那邊照應著,就算是蘇沐想要將周冰康抓回來都是沒有多少機會的。想到這個問題就這樣解決掉,周冰潔也不會再去多想其餘的,至於說到收拾不收拾蘇沐,已經是無關緊要。

周冰潔只要周冰康沒事。

所以周冰潔眼珠流轉間,喉嚨中發出一道道輕微的喘息**聲,在那種很有味道的撩撥聲中,周冰潔整個嬌軀就那樣越過趙玄梧的身體,附在他的下半部分開始吞吐起來。

黑夜悄然褪去。

白晝順勢登場。

帝皇苑別墅中。

三道身影橫七豎八的躺倒著,昨天晚上這三個傢伙是真的放肆的痛飲開來。沒有誰動用什麼特殊藥物進行化解,就是純粹的憑藉著身體的承受能力喝著酒。所以說在這樣的情況下就算是蘇沐都沒有能夠扛過去,處於短暫的迷醉狀態。沒辦法,誰讓蘇沐高興那?就算是真正喝醉,蘇沐都不會有任何怨言。

別墅中除卻他們三個外,其餘人全都被下令放假回家。

鄭牧是不想要兄弟們間的機會被任何人給破壞掉。

大廳中到處都瀰漫著一股濃烈的酒味。

咣當。

就在這時一道身影從外面走進來,當她進來后,聞到這裡的氣味后忍不住皺起眉頭。而當她看到在大廳沙發地毯上躺著的三個人後,更是露出一種無語神情。她徑直走過去,一腳一個全都給踢醒。

「我說你們昨天晚上到底喝了多少酒,看看你們都喝成什麼樣,蘇沐,你不是酒神嗎?酒神也會醉成這樣嗎?就你這樣的還叫做酒神嗎?我說你要是酒神的話,就沒有人不是酒神了。」

「李樂天你個混蛋,你看看你這酒瓶都流的哪裡都是。我說你就不能夠稍微收斂點,這裡的地毯洗起來很費勁的,現在還不趕緊給我睜開眼,將酒瓶鬆開。」

「鄭牧你都多大的人了,還非要讓我說你。你的身體你難道不清楚嗎?你怎麼能夠像是小孩般的這樣喝酒。我說你放開我,你還敢抓我的手,我和你拼了。」

「哎呦。」

「啊。」

「疼。」

能夠自由的出現在這裡,並且敢這樣做的當然只有鄭豆豆。鄭豆豆原本是出差在外的,不過聽到蘇沐和鄭牧他們全都過來的事情后,哪裡還能夠忍受住心中的棋盤,所以說很快就連夜趕回來。只不過她沒有想到都是,自己這樣風塵僕僕的回來后,看到的卻是這種景象。

這不科學啊。

你們這群人不是說應該對我的到來畢恭畢敬嗎?

就算不是那樣,你們好歹也應該是舉起雙手歡迎吧,瞧瞧你們現在的這種做法,你們這算是什麼?我滿懷熱情的回來,等待的卻是你們這樣的爛醉如泥。

不行。

姑奶奶要發飆。

所以蘇沐他們三個就在鄭豆豆的這種劈頭蓋臉的收拾中全都清醒過來,當他們發現現在已經是日上三竿后,全都不由露出無奈的笑容。這算是什麼,我們還是真的準備繼續睡覺的,你卻是這樣霸道的將我們給喊醒。

蘇沐透過眯縫的雙眼,發現站在眼前英姿颯爽的鄭豆豆后,臉上在苦笑的同時,很快的完成變臉,在他嘴角湧現出來的竟然是一種討好般的笑容,沖著鄭豆豆笑眯眯著。

「豆豆啊,你回來了,你不知道昨天晚上我還在想著,這樣的聚會要是沒有豆豆你在的話,那是多麼不完整的。果然是心誠則靈啊,你今天就像是天使般降臨,老天啊,你真的是太過眷戀我了。」

李樂天大清早醒來就聽到這種諂媚的話,忍不住做出做嘔狀。

只是就在李樂天剛這樣做的時候,那邊滿臉笑容的鄭豆豆一個白眼便瞪過來。

「怎麼?你不想我?」

「想,想的要命。」李樂天趕緊賠笑道。

敢說不想嗎?

這刻的豆豆姐,那就是威武不凡的大將軍,誰敢造次全都撂倒。(未完待續)r752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第五百九十一章:生命的奧義「好厲害的金湖幻靈,剛才要不是少主你及時提醒,我這是差點就栽了。」疾行翻過兩座山之後,玄雨的臉色才恢復如常,長長的吐了一口氣對蕭寒說道。

「金湖幻靈,那是什麼?」蕭寒訝異的抬頭道。

「我也是聽人的傳說,這幻靈也許就跟神器的器靈一樣,因為時間長久了,就產生了一種靈性,有他自己的智慧。」玄雨解釋道。

這不禁讓蕭寒想起了地元心火的火靈喀秋莎,這個古靈精怪的女靈不知道現在怎麼樣了,她跟著蔚姿婷應該不會有什麼危險的,說不定還可以幫助蔚姿婷那個呢

有了地元心火,打造神器就有了更有力的保障了,也不用怕等建造了劍冢之後,覺醒的神劍擇主之後再無神劍了。

「大千世界,千奇百怪,我們見到的不過是滄海一粟罷了。」花溟淡淡的說道。

「溟少夫人倒是看得很開」玄雨呵呵一笑。

「雨叔見笑了。」花溟淡然的說道。

「我們這一路上走來,居然沒喲碰到一隻魔獸,估計就是這金湖作怪。」蕭寒道。

「也許是吧,不過金湖出世,精靈一族肯定會有所察覺的,他們號稱是大自然的寵兒,對自然界的異常最是敏感,我們必須趕快離開,不然被他們現了就麻煩了」玄雨道。

精靈一族可是蒼茫大6上存活的最古老的種族之並且能夠繼續存在下來,那總有它數不清楚的秘密,族有媲美一級主神的高手,不然早就被神魔兩族給滅掉了

佔據精靈森林這樣一座巨大的寶庫,哪一個見了不眼紅?

路不好走,這是肯定的,誰叫這裡根本就是人跡罕至呢,這裡的樹木,隨便一顆都有好幾萬年的樹齡,還有地面上樹葉一腳踩下去,就跟踩在棉花上一樣。

在玄雨的帶領下,一行人以極快的度往匯合的傳送點方向疾馳而去。

一路上沒有人再說話,只是默默的趕路,就連那離騷也閉上了嘴巴,在兩名村民的監視下,不停的向前走去。

幾乎是一樣的山,大家一開始的新鮮感在慢慢的消失了,就連蕭寒在看到大量的珍貴的藥草之後,也感覺有些麻木了。

「爺,你是不是覺得可惜了這些珍貴的藥草?」花溟一顆玲瓏剔透的心思,一猜就猜中了蕭寒的心思。

蕭寒長嘆一聲:「生我者父母,知我者溟溟也」

「咯咯」花溟抿嘴一笑,風情萬種,看的蕭寒有些失神,腳下差點磕到一塊石頭,身體就蹦了出去了。

隊伍里就兩個女人,自然成了關注的焦點,花溟這一笑,那些殘兵敗將們一個個都有石化的傾向,不過玄雨嚴厲下令,這是少主的女人,他們就算有那個心思,也不敢動那個念頭

風行和火相紅著的臉終於恢復了常色,估計馬上就要蘇醒過來了

「瓊兒,別走、別走……」火相驀然大喊一聲,伸手在空氣中亂抓了數下,然後睜開的雙眼,現自己被人用簡易的擔架抬著,一躍而下。

「怎麼回事,老子不是跟瓊兒花前月下,喝酒談情的嗎?」火相不解的撓了撓後腦勺,自言自語道。

「哈哈……」他這個大嗓門,就算是輕聲輕語,那大傢伙也都能聽見他說什麼,大伙兒聽到他說的話,自然是轟然大笑了起來

「別丟人現眼了,還不快跟上」玄雨一個「恨鐵不成鋼」的眼神投了過來。

火相再憨傻也明白自己遇到了什麼,冰瓊早就在第二批傳送離開了,怎麼可能會在隊伍里呢,就算在,這個時候也不可能跟他花前月下了。

風行蘇醒的過程就溫和多了,就問了一句:「我這是在哪兒?」隨後不用玄雨提醒,就跳下擔架,跟上隊伍了,對中招昏迷的事情隻字未提

火相追求冰瓊的事情那是盡人皆知的事情,所以他可不不害臊的胡咧咧出來,他可不是火相。

「少主,翻過那座山,我們就到了。」玄雨指著前面一座高達四五千米的山說道。

「森羅老哥和玄寂大哥他們怎麼樣?」蕭寒問道,他們這支隊伍,只有玄雨的神識範圍最遠。

「他們距離比我們近一些,應該比我們快一些。」玄雨沉吟了一下,說道。

「那好,我們快點過去吧。」蕭寒道。

「走,護持好重傷員,接下來我們的路不太好走」玄雨一轉身吩咐後面的人道。

命令很快就傳達下去,眾人短暫的休息之後,又踏上了征程。

這一路上,他們還是沒有遇到一隻強大的魔獸,不過一些弱的獸類和動物倒是碰見了不少。

另外一邊,森羅和冰瓊領著大部隊也朝傳送點進著,他們隊伍老弱居多,因此行動上有些緩慢,而且這是在精靈一族的勢力範圍之內,所以行動還需謹慎。

好在兩邊人都已經聯繫上了,這最大的問題總算是解決了。

「快,都快點兒,年輕一點的多照顧老人,咱們必須在天黑之前趕到傳送點跟玄雨老哥他們匯合。」森羅輕聲吆喝道,他身上的傷好多了,聲音顯得很有中氣。

森羅畢竟曾經來過這裡,因此還算熟悉環境,有他領路,至少可以少走不少彎路,而且他的神識修為在眾人之上,能夠更早更快的現危險,這一路上安全係數也就提高了不少

上山容易,下山難,凡是爬過山的人都有這樣的體會,若是普通人,要在一個時內翻越一座高達四五千米的大山,那是痴人說夢,不說能不能做到,就是山上那冰冷刺骨的山風就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的,而且在沒有前人留下的路引的情況下,那陡峭的山壁,普通人根本無法通過

不過,這些難不倒蕭寒他們,他們都不是一般人,飛行尚不是難事,還怕翻越不了一座大山?

登上山頂,迎面而來的是猛烈如刀的罡風,幾乎吹的睜不開眼睛,暫時被封住修為的離騷更是被吹的搖搖欲墜,要不是身邊的人拉住他,估計他都能夠被風吹跑了。

玄雨手指一個方向,神識傳音道:「少主,看到那個山谷了嗎?哪裡就是傳送點。」

蕭寒勉強睜開雙眼,用手擋在額頭前,朝玄雨指的那個方向看了一眼,點了點頭

「咱們下山,爭取天黑之前到達那裡」玄雨抬頭看了一下灰濛濛的天空,朝身後一揮手道。

數十個黑點,手牽著手往山下飛快的移動著。

一路艱辛的跋涉,人員倒是沒有問題,但是他們的衣服可就有些脆弱了,就連玄雨這樣的高手,那灰褐色的麻衣上也讓荊棘給劃了三道口子。

至於其他人,那就更加狼狽了,蕭寒身上也有幾道口子,不過都不在明顯處,花溟、君橙舞二女身上倒是保護的很好,沒有看到任何缺損的地方。

天色漸暗,密林中本來光線就難以透過來,明明太陽還沒有下山,林子里已經是非常昏暗了

要不是當年在此修建傳送點的時候開闢了一條路,他們的度還要放緩,真是由於這條路,他們才走的快了些

「森羅他們還沒到?」玄雨有些吃驚的將神識延伸出去,自言自語的說道。

「他們人多,又有很多老弱,而且這一路上也不好走,比我們慢一點也正常」風行道。

「你說的也有些道理,我們加快腳步,今晚就在傳送點宿營」玄雨命令加快行進的度道。

一聽到可以宿營,大伙兒的精神都升了起來,腳下也不自覺的快了不少。

「雨叔,這裡距離人類過度有多遠?」蕭寒上前一步問道,算算時間,沒有多久了,他必須在九月初九之前趕迴風城,而現在已經是八月中旬了,也就是說,時間對他來說就剩下二十多天了。

也許莫愁湖的五老推舉人的大會他可以不參加,因為南方一脈已經決定了人選,有蔚姿婷和修紫衣、白牡丹她們盯著,問題不大,但是雙十那天的五老推舉的比武他是一定要參加的

「至少有五萬多公里才可見到人煙」玄雨道。

「五萬多公里,如果全力飛行的話,起碼需要兩天時間」蕭寒算了一下,他的度是三千多公里一時,三分之一時間飛行,三分之二時間休息恢復,兩天時間是可以趕回去的。

「以少主的度,兩天時間完全可以返回魔獸之城」玄雨道,「不過,如果我們可以修復這裡的傳送點的話,倒是可以節約兩天的時間。」

「這裡的傳送點可以傳送嗎?」蕭寒吃驚的問道。

「當然可以,只不過現在不知道這個傳送點的破損情況,還有我們還需要一個傳送坐標,不然就算修復了傳送點,也無法傳送」玄雨道。

「聖地外的五個傳送點不都是單向傳送的嗎?」君橙舞奇怪的問道。

「確實是單向傳送,不過要將單向改為雙向,這對老夫來說並不是很難」玄雨自然的一笑道。

「呵呵,我忘了雨叔您還是傳送陣的設計者呢」君橙舞吐了吐可愛的舌頭說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