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大師兄!」

……

三座擂台前面人山人海,不斷有人上去挑戰,然後被打敗趕下來。

客觀地說,流星宗,飛虎宗,開山宗的實力的確比別的修鍊宗派實力強大,三個宗派都派出了一名洗髓境三段左右的弟子守擂台,半個小時內,還沒有人能夠攻破三座擂台的擂主。

蕭淼淼帶著三十名烏合宗的弟子擠入人群。

「大家讓一下,麻煩大家讓一下,我們烏合宗來打擂台了,我們烏合宗來打擂台了。」

就有人輕蔑一笑,說道:

「開什麼玩笑,烏合宗這樣不入流的宗派也來打擂台了?」

「那不是蕭淼淼嗎?廢物蕭淼淼,我終於於見到你了,好帥啊」

「如果是比顏值,我覺得烏合宗還可以一比,但是擂台流水戰,還是免了吧。」

「你這就不懂了,一個人上台就能夠拿到一兩銀子,我估摸著烏合宗是要讓所有弟子上台露個臉,這樣他們就能夠拿到很多銀子,

唉,真是窮瘋了啊!」 這座擂台正是開山宗的弟子守擂,一名洗髓境三段的開山宗弟子已經連續打敗了十名挑戰者,周圍有上千人圍觀。

蕭淼淼帶著師弟們擠到了擂台下,看了一場比賽。

「乘風師弟,你上去和開山宗師兄切磋一下。」

那名叫乘風的師弟點點頭,說道:

「好。」

開山宗的弟子站在擂台上,掃了一眼擂台下的人,大聲喊道:

「還有沒人上來啊?你們都是垃圾嗎?一個經打的都沒有,你們平時都是怎麼修鍊的?」

乘風在擂台處報了名,縱身一躍,飛上了擂台。

「在下烏合宗,乘風,向開山宗的師兄討教幾招。」

開山宗的弟子看了乘風一眼,淡淡一笑,說道:

「唉,難道真的沒有人可以上來和我交手了?居然是烏合宗這樣不入流的宗派,勇氣可嘉!」

開山宗的弟子站在擂台中央,傲然而立,也不正眼去看乘風。

乘風拿著劍,愣了一下,說道:

「這位師兄,打不打?」

「打啊,我這不是等著你來進攻嗎?這樣吧,我讓你三招,只要你三招呢能夠逼我挪開半步,就算我輸了,如何?」

乘風不懷好意地一笑,裝著憨厚的樣子,撓撓頭,說道:

「這樣啊,那怎麼好意思?」

「嘿嘿,小子,你還真想得很美?想著將我打敗?來吧,希望你可以撐過三招。」

洗髓境的人,即便站在原地,靈力攻擊的範圍可以超過五六米以上。

乘風拔出長劍,裝著有些緊張害怕激動的樣子,慢慢走向開山宗的守擂弟子。

擂台周圍的看客都笑了。

「喂,烏合宗的小子,你小心點喲。」

「看他那熊樣,估計只要近身就會被開山宗的師兄反殺。」

「我去,什麼人都敢上擂台挑戰,上台之前也不照照鏡子?」

……

乘風「緊張」地走近到了開山宗師兄五米左右的地方,開山宗的師兄臉上帶著嘲諷玩弄的神情,

「別怕,過來,再近點,你這麼遠,怎麼攻擊我?」

乘風手中長劍突然刺出,直接使出了萬劍訣,

「嗤!」

幾十道劍氣破空而出,對著開山宗的弟子刺過去。

乘風的劍氣剛剛破空而出,那名守擂的開山宗弟子便猛然一驚,暗叫不好,

「卧槽,好強的劍氣!」

他也顧不得剛在說的站在原地不動的大話了,猛然向左側爆閃。

不過,遲了!

「嗤!」

一聲輕響,一道劍氣直接貫穿了開山宗弟子的右肩。

「啊!」

開山宗弟子一聲慘叫,鮮血噴射而出,雙眼驚恐地看著乘風。

乘風手持長劍,微微一笑,

「師兄,得罪了!多謝承讓。」

擂台周圍上千看客一片死寂,每個人都是驚訝無比,張大嘴巴看著乘風,誰也沒有想到,乘風一劍就能激發出幾十道強勁的劍氣,這等劍術,在縹緲大陸至少算得上是玄級中品以上的劍法了。

開山宗弟子立即吃了一顆丹藥,然後拿出了獨門的止血藥敷在傷口上,一咬牙,左手拿著長劍,身影一閃,十幾道劍影對著乘風刺過來。

他認為自己剛才大意了,所以才被乘風鑽了空子,開山宗的面子不能丟啊,他就是拚死也要找回這個面子,打敗乘風。

烏合宗的弟子最近一個月都在深山獵殺妖獸,提升搏鬥的技能和經驗。

眾人都以為開山宗弟子會人數,沒有想到他會突然出手,就連擂台上的一名裁判也都驚愕不已。

只是一眨眼,十幾道劍氣便刺到了乘風的身前。

「找死!」

乘風低喝一聲,手中長劍突然暴起,幾十道劍氣瞬間炸開,對著開山宗弟子刺去。

「轟!」

一聲巨響,開山宗弟子大叫一聲,倒退數米,滿身鮮血倒在了擂台上。

乘風手持長劍站在擂台上,玉樹臨風,瀟洒俊朗,器宇不凡。

開山宗的兩名弟子趕緊衝上擂台,對那麼受傷的弟子一陣緊急搶救,總算是有驚無險,救了一命。

擂台主持人是流星宗的一名長老,長老走到擂台中央,深深地看了一眼乘風,大聲說道:

「我宣布,烏合宗弟子乘風獲勝。」

全場先是一片死寂,隨即爆發出雷鳴般的掌聲。

周圍都是一些小宗派的弟子,還有一些靈力修鍊者,之前開山宗的弟子連續打敗十幾名挑戰者,下手也比較重,語言間也是充滿了對大家的輕視,已經惹了眾怒,只不過大家都打不過開山宗,所以這股怨氣只能一直憋著,

現在好了,烏合宗弟子乘風打敗了開山宗弟子,也算是給他們間接出了一口氣,大家自然支持乘風,所以高聲叫好。

開山宗的帶隊負責人是一名長老,而且開山宗的大師兄青風也在現場壓陣。

青風看到乘風出手打敗了自己的師弟,內心咯噔一下,騰地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按照規矩,青風已經報名參加了正式的名次爭奪賽,不能參加切磋交流賽,只能旁觀。

青風和帶隊長老彼此看了一眼,說道:

「長老,派黃池上去,黃池是洗髓境六段,應該可以應付這小子。」

長老點點頭,叫了身後一名叫黃池的弟子,低聲吩咐了幾句。

黃池點點頭,說道:

「師傅,您放心,我立即上台拿下烏合宗的垃圾,給師弟報仇。」

「黃池,不要輕敵,這小子不僅靈力修為不錯,他的劍法更是很詭異,要小心。」

黃池直接飛身跳到了擂台上,看著乘風,冷笑一聲,

「臭小子,你真無恥啊,會裝啊,扮豬吃老虎,害得我師弟一時大意輕敵,著了你的道,上當失敗了,不過,你這招也就只能欺騙一次,你還能再騙誰呢?」

乘風笑道:

「你剛才都看到了,我沒有騙他啊,我什麼都沒有做啊,是他說要站在原地不動讓我三招的,我還以為他很厲害,內心一直很害怕呢,

我原本還想著,打不過他我就直接認輸算了,誰知道他是在裝逼啊!」

黃池怒道:

「臭小子,得了便宜還賣乖,找死!」

黃池說完,雙拳一握,閃電衝向乘風,一拳砸了過去。 黃池的靈力境界為洗髓境六段,最擅長的是隔空鐵臂拳,一拳砸出去,有萬斤之力,威猛無比。

乘風的靈力修為是洗髓境四段,不過,他的劍法卻非常厲害,已經將萬劍訣,天劍,劍神統統學會了。

黃池一拳砸過來,乘風便感覺身前的空間猛烈波動,一股強大的殺氣撲面而來。

這是一種靈力的威壓。

乘風不敢大意,手中長劍一邊,直接使出了「劍神」大招。

「轟!」

一柄巨劍橫空而出,劍氣瀰漫,劈開虛空,直接一劍劈向黃池。

「啊!」

圍觀的人群發出了一聲驚嘆。

大家剛才都被黃池一拳砸出的氣勢震驚了,洗髓境六段,一拳砸出去,周圍的空間波動,距離擂台比較近的圍觀的人都感覺耳膜一陣顫抖。

大家立即有些擔憂乘風了。

可是,大家更是沒有想到,乘風居然使出了更加強大的一招「劍神」。

巨劍劈空而下,直接劈向了黃池的鐵拳。

黃池一聲怒吼:

「破!」

拳頭突然光芒一閃,彷彿鍍了一道金光一般。

黃池突然變幻了鐵臂拳,鐵拳堅硬如鐵,

他要硬抗一招,一次顯示開山宗的威力。

這都是思維定式害死人。

在黃池嚴重,烏合宗的弟子怎麼可能和他們相比?

可是,這樣一個往屆不入流的垃圾宗門,居然當著大家的面打敗了開山宗的弟子,這讓慶陽城三大宗門之一的開山宗臉面往哪兒放啊?

所以,黃池想要用一種更誇張的方式,以碾壓的姿態來打敗乘風,出一口心中的惡氣。

黃池想直接用鐵臂拳硬接乘風的劍神。

霸道總裁乖乖妻 擂台下觀戰的開山宗長老看到這個情況,也顧不得什麼擂台比武規則,立即大聲呼喊道:

「黃池,危險,不要硬接。」

可是,已經遲了。

乘風的劍神巨劍直接劈在了黃池的鐵臂上,

「砰!」

一聲巨響,強烈的靈力衝擊氣流爆炸開來。

乘風向後退了三步,

黃池則向後爆退了數米,然後「啊」地一聲慘叫。

眾人定神看時,才發現黃池的右手臂被削斷了一截,此刻鮮血四濺。

乘風手持長劍,依然平靜地站在擂台上,冷冷地看著黃池。

只要黃池繼續進攻,乘風便會毫不客氣下死手。

在深山狩獵的時候,乘風等人都明白了一個道理,一旦開戰,就必須百分百儘力,而且不能有絲毫心軟,

尤其面對倒下去的妖獸,還是要保持百分百的警惕心,防備妖獸詐死亡,或者臨死前的拚命一擊。

「你,你,你,」

黃池驚恐地看著乘風,說不出話來,他實在無法想象,乘風能夠一劍劈斷他的鐵臂。

黃池對自己的鐵臂拳是非常有信心的,同級對手,如果不是使用高等級的兵器,想要傷他的鐵臂都有一定的困難,更何況乘風的靈力修為等級比他低。

全場再次陷入了一片寂靜中,隨後便是一陣驚嘆。

擂台裁判是流星宗的長老,他也是面露震驚看著乘風,內心卻想到,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