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子盈賣了個關子,看著這茫然搖頭的忠心侍衛哈哈一笑,道:「這小子可是秒會初始技能!」

「啊!秒會初始技能!居然還有這事!」劍無刃驚聲說道。

「真乃曠世奇才啊!」劍無刃又感嘆道。這位窺神天尊大人不禁對白魅啟這小子產生了濃厚的興趣,留心地看著比賽台上的白魅啟。

薛子盈前兩天見舞魁沒有參加晉級賽,就讓人去打探了消息,知道因緣后,又派人將白魅啟的底細一探究竟,也就知道了這些。

「舞魁那小子雖然有些狂傲,但實力不俗,本王到時會找舞相國商議,讓他孫兒繼續參加九州大賽。」薛子盈對劍無刃說道。

劍無刃點頭贊同,他們又豈能看不出此次晉級「九州神裔學子大賽」的就是洞天、貴族、天妖這三家學府。

此時,比賽台上的雙方選手已經相互抱拳行禮,而各自的站位布局也是不盡相同。

先說天妖神裔學府方面,白魅啟和舞月站在第一排,萬海濤和庄逸仙站在第二排,柳樹芽位於第三排;

貴族專屬學府是只有兩排的布局,雪嵐和舞櫻站在前面,雪飛語、舞耀陽、雪茜茜站在後排,而雪飛語位於這兩位羲字神裔中間。

白魅啟和舞月紛紛甩出手中黃色道符,使出速喚術。白魅啟召喚出的是一隻一丈來高的紅毛妖物,長得很像人立的大熊,但有著一對兔子般的耳朵,以及獅子的尾巴,名為獸魔。

舞月召喚出的則是七尺高的骷髏戰士,一手持著雪亮的大刀,一手持著厚重的方盾。

而對面的雪嵐和舞櫻也是各自用速喚術召喚出妖物,雪嵐召喚出的是赤焰蝙蝠,舞櫻召喚出一頭骨虎。

戰鬥已經打響,萬海濤首單其沖,身形一閃在空中留下一道黑影,使出瞬移技能來到對方後排。他並沒有侵入對方腹地,以身犯險,對方後排的神印護法可就有著兩位,而且隨便挑出一位與他單挑,他都很難應付。

萬海濤隔開一爪,就見雪飛語身前現出一道土黃色的風柱,頓時裡面激射出一片片鋒寒鐮刃,四散而去,對著對方五人群體攻之。

萬海濤使出這個群傷擾敵的「風卷狂鐮」后,隨即又是身影一閃,再次釋放出五階的瞬移技能「風行瞬影」,來到了他們的另一邊,又是隔開一爪在對方中間升起了一道土黃色的風柱。

萬海濤這樣的攻擊方式很明顯,就是仗著他的敏捷來不斷騷擾對方,而他剛剛落腳的地方,落下了三個腳盆大的火球,如火流星一般砸下,就聽得「轟轟」作響,將比賽台都炸出一個大坑。

這比賽台倒是不必擔憂,過後自然會有一堆工作人員過來修補。

釋放出那三個大火球的就是清秀如仙的雪飛語,這是燧字神裔的四階印內技能——飛火流星。這是可升級的技能,顏色、傷害、數量都會隨著等階變化。

對瞬移過來的萬海濤發起攻擊的可不只雪飛語一人,還有雪茜茜那刻薄的小娘們,她驚見萬海濤后,那雙三角眼猛然吊起,連忙提筆揮舞,憑空作畫,釋放出了三階印內技能落地生花。而同為後排的五階羲字神裔舞耀陽倒是沒有急於出手。

舞耀陽長得比較魁梧,今年雖然才十六歲,可卻是一臉的絡腮鬍子,就見他一襲水藍色長衫,上面綉有芙蓉花飾,手中一桿雕花銀筆。這是五階的羲字神印裝(男),那桿銀筆名為銀月。

舞耀陽揮動手中銀月筆,對著閃身到另一側的萬海濤隔開一點,就見空中激起一圈水狀波紋,並沒有看出有什麼其它的技能形態展出,而萬海濤的胸前現出一個花斑蝴蝶的圖紋,有圓盤般大小,剛好覆蓋住萬海濤胸前的白光誇字神印。

萬海濤並沒有察覺到有何異樣,按照他的戰略,繼續釋放瞬移技能風行瞬影,閃到一旁,然而他的身體紋絲未動。萬海濤有種岔氣的感覺,他發現自己沒法使用印壓,氣海內旋轉的氣流居然停止不動,這印壓本源就如沉睡一般。

就在萬海濤驚愕之際,一隻透明的梅花鹿轟殺在他的身上,頓是將他的身體轟飛到一丈開外。萬海濤的身上亮起一道綠光,這是支援的庄逸仙給他釋放了治療技能。

夢蝶沉眠

這是羲字神裔的五階印內技能,雖然沒有一點殺傷力,但是能夠封印對手印壓本源十秒,此為不可升級的控制技能。

萬海濤就是因為中了舞耀陽釋放的「夢蝶沉眠」才無法釋放技能,也因此中了舞耀陽隨後釋放的「落地生花」,被那隻透明的梅花鹿轟飛。

開戰之後,柳樹芽身上「噌」地一下亮起一道橢圓形的白光屏障,宛如一顆大鴨蛋將她籠罩其中,而這「鴨蛋」上面不停旋轉著一道巴掌大的紅色火光,順時斜轉而下。這是她的三階印內技能——火影盾。

且看柳樹芽的六階燧字神印裝束,就見這小可人一襲鵝黃色的羅裳、羅裙,頭上髮髻橫插蝴蝶金釵,手中一把玉柄摺扇,下掛黃色絲穗,扇面為字畫山水圖,此扇名為——逍遙。

柳樹芽身上撐起火影盾后,縱身一躍,來到比賽台中間右側,離比賽台邊緣僅有丈余。柳樹芽將手中逍遙扇一揮,一隻三丈有餘的「火鳳凰」破空飛出,從前排的舞櫻一直斜刺著衝擊到後排的舞耀陽。

這「火鳳凰」就是烈焰形成的鳳凰形態,此乃羲字神印的六階技能,純粹的火屬性群攻傷害,殺傷力很強,為可升級技能,只增加殺傷力,九級的「火鳳凰」衝擊過後還會產生傷害翻倍的烈焰爆炸,此技能名為——浴火鳳凰。

在這隻有十分方圓的比賽台上,這三丈多大的「火鳳凰」對於舞櫻他們來說,就仿如鋪天蓋地般襲來。這一下衝擊過來,又如何閃避得開?除了另一邊的雪嵐沒有衝擊到,連舞櫻和羅如蘭召喚在一起廝殺的骨虎、骷髏戰士都有些波及。

而這時萬海濤也剛好被舞耀陽發出的透明梅花鹿轟飛出去,倒是恰好避開了「火鳳凰」的衝擊,否則多少受點牽連。

雪飛語、舞耀陽、雪茜茜這後排的三人都是灰頭土臉的,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傷害,但是三人裡面就有兩位羲字神裔,治療起來倒是便捷。

舞耀陽剛剛對萬海濤釋放了「落地生花」,他身上正有著「春暖花開」的存在,所以受到的傷勢在三人中也是最輕。他第一反應就是對著一旁的雪飛語釋放了治療技能,讓這窈窕秀美的小美人身上細柳香花圍繞。

雪茜茜也是剛剛釋放過「落地生花」,只是她比雪飛語、舞耀陽低了一個等階,所以受到的傷勢相對要重一些。

雪茜茜嬌吒一聲,手中大銅筆一揮,就見空中飛出一個披頭散髮的女人來,朝著柳樹芽飛襲而去。

這女人沒有雙腿,罩著一身灰色的長袍,下擺破破爛爛,就那麼漂浮在空中。她的雙手如鷹瓜一般,指甲尖長如刀,身上的皮膚為死灰色,卻發著玉潤的光澤,顯得十分詭異!

這就是女鬼!此乃雪茜茜的印外技能——厲鬼纏身。

「呀!」柳樹芽看著這面目猙獰的女鬼襲來,本就膽小她不由發出一聲尖叫,連忙用手中的逍遙扇對著女鬼奮力一扇,一道火環從她身上擴散開來,將飛襲而來的女鬼一下推得老遠。

火環衝擊

這是柳樹芽釋放的五階印內技能,可以隨著等階升級,沒什麼殺傷力,不能推開等階比自己高的對手,相反對手的等階越低被衝擊的距離越遠。而雪茜茜比她低了兩個等階,釋放的這個實體性的印外技能也同樣如此。

舞櫻只有四階,首當其衝地受到了「浴火鳳凰」的衝擊傷害,身上還沒有細柳香花的治療效果,然而她卻沒有受到一點傷害。

舞櫻的身上籠罩著一層晶瑩的屏障,宛如水晶一般。這是她的印外技能,和印壁一樣自動防禦,名為——金剛護盾。

金剛護盾的防禦可要比印壁強硬得多,唯一的缺點就是消耗過高,舞櫻這一下的印壓消耗就是百分之十。在四階印壁和金剛護盾的雙重防禦下,舞櫻也因此沒有受到一點傷害,而且金剛護盾還沒有破碎。

舞耀陽手中銀月筆對著柳樹芽隔空一點,釋放出五階印內技能夢蝶沉眠,能封住燧字神裔的印壓本源,讓其十秒不能釋放技能,那燧字神裔就等於吃瓜群眾。

但柳樹芽沒有成為吃瓜群眾,她可是躲在「鴨蛋」裡面。火影盾上面現出花斑蝴蝶的一刻,頓時消失,就如開啟時那般「噌」的一下。 宮恩恩遠遠的站在宴會廳的門口,一眼就看見了舞池裡熠熠發光的厲宸,還有他身旁那個笑魘如花的夏雲溪。

那個女人被厲宸的光輝照耀的格外惹人注目。

宮恩恩垂在身體兩側的手攥緊了拳頭,面無表情的看著厲宸攬著夏雲溪的腰肢盡情的舞蹈。

宮恩恩從來沒想到,原來厲宸也會跳這麼活脫的舞蹈,也會興奮的像個大男孩。

而這一切都不是在她面前表現出來,而是在一個叫夏雲溪的女人那裡。

宮恩恩分明看到了厲宸發自內心的快樂和放飛自我。

女人眼睛紅紅的,心中默默的對自己說,承認吧,宮恩恩!你已經酸的要死了!

無論男人還是女人,在愛情面前,都是自私的。沒有誰願意讓自己心愛的人去和別的異性曖昧不清,更何況對方是自己愛人的前任。

厲宸你忘了我們之間的「約法三章」了嗎?宮恩恩緊緊抿著嘴唇,滿眼都是嫉妒和憤怒。

此刻,她特別想衝進舞池,拉開厲宸那隻牽著夏雲溪的手,然後狠狠扇夏雲溪一個大嘴巴。

但宮恩恩忍住了,她做不出來那樣的事。

「呀!厲宸和夏總監跳舞啦!」林微站在宮恩恩身旁,明明看出宮恩恩的情緒和表情都不對,但似乎又有意忽略,一臉天真的說道,「恩恩,你可不知道,以前厲宸念大學的時候舞跳的就特別好,那時候他和夏雲溪還是戀人,兩人還一起得過跳舞比賽的大獎呢!」

聽了林微的話,宮恩恩的心裡更加不是滋味,她也不想去在意,可自己的心已經由不得自己,她就是在吃醋,吃了好幾缸的醋。

之前宮恩恩還因為自己不能陪厲宸參加年會而心存內疚,可現在看來,自己不參加,人家好的很!跟本就不受什麼影響,反而玩的更HIGH。

「恩恩,我們快進去吧?你還杵在這幹嘛?」

林微依然沒心沒肺的催促道。

「嫂子,你去玩吧!我就不去了!」

宮恩恩丟下這句話,轉身就走。

沒走幾步就直接跑了起來,宮恩恩要儘快離開這裡,她不想讓人看見自己哭泣的樣子。

「哎?恩恩!」

林微朝宮恩恩的背影喊了一嗓子,隨後臉上浮現出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笑意。

宮恩恩是一路哭著走回家的,自己興緻勃勃而去,卻傷心而歸。

宮恩恩有一總遭到背叛的感覺。夏雲溪來公司的時候,厲宸明明跟自己約法三章,除了工作,不會跟夏雲溪有其他任何交集。

可現在看來,厲宸根本就是在敷衍自己,看他和夏雲溪跳舞時的那個開心勁,恐怕早就忘記了和自己的那份約定。

嫉妒、憤怒、傷心,衝刺著宮恩恩整個人。

回到家裡,宮恩恩就一直坐在沙發上,不吃也不喝,佟嫂問她怎麼了,她也不說。

就這樣一直到厲宸回來。

厲宸今晚喝的有些多,但並沒有喝醉。

男人一進門就看見宮恩恩面無表情的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此時已經是夜裡十一點,佟嫂已經睡下了。

「怎麼還不睡?等我呢?」

厲宸身子微晃,邊朝宮恩恩走去,邊扯下脖子上的領帶。

「是!在等你!」

女人語氣冰冷道。

「呵!這是怎麼了?」 矽谷情 厲宸一聲冷笑,聽出女人聲音里的不善,「是誰又惹我的心肝寶貝生氣了?」

男人一屁股在宮恩恩身旁坐下,伸出手臂想要攬過宮恩恩的肩,卻被宮恩恩躲掉了。

「看樣子今晚玩的很開心啊?」

宮恩恩並沒有直接回答厲宸的問題,而是直接反問厲宸。

「還好吧!」沒有你怎麼會開心!

厲宸回答的一臉漠然。

但在宮恩恩看來,厲宸這樣的表情更像是在不耐煩的敷衍自己。

女人心頭微微一緊,這是得有多厭惡自己。

「舞跳的不錯嘛!」

宮恩恩一雙微紅的眼睛倔強的盯著厲宸。

厲宸微微一怔,「你什麼意思?」

那眼睛瞪的要吃人。

「我什麼意思?我倒是想問你了!你是什麼意思?」明明就是你做錯了,居然還對我瞪眼睛!

宮恩恩被厲宸的態度徹底激怒。

「宮恩恩你有什麼話就直說,不要在這拐彎抹角的!」

厲宸疲憊的捏了捏眉心,他已經又乏又累,不想再和宮恩恩吵架,

「好!我問你,你今晚為什麼要和夏雲溪跳舞?我們之前的約法三章你你是不是早就忘了?」

女人說著說著,眼睛里就不爭氣的布滿了一層霧氣。

宮恩恩覺得自己委屈極了,為什麼和厲宸跳舞的不是她,就算自己沒到場,為什麼就不可以找別的女人跳舞?為什麼非得是夏雲溪?

「你怎麼知道我和夏雲溪跳舞了?」厲宸一愣,「是李一朵告訴你的?」

「沒有!是我自己親眼看見的!」宮恩恩也不掩飾,直接了當的說道。

厲宸又是一愣,「你晚上去過年會現場?」

宮恩恩不語,算是默認。

厲宸笑了笑,看來這小妮子是看見自己和夏雲溪跳舞吃醋了,隨即開口道,「我當什麼事,不就跳個舞嗎!大不了以後不跳就是了!」」

「厲宸!你這是什麼態度?你當初答應我的你都忘了是不是?」

女人若是較起真來,就沒男人什麼事了,

厲宸隨隨便便的態度讓宮恩恩很惱火。

「我答應你的?是!我是答應你除了工作上的事,不會再跟夏雲溪有任何交集!可我今天跟她跳舞也是為工作!」

厲宸此話一出口,便覺得有些彆扭,什麼時候陪女人跳舞也成了自己的工作了。

「我是說今天大家在玩遊戲,我只是配合一下,跟夏雲溪跳舞只是遊戲需要而已。」

意識到自己話說的有問題,厲宸又重新糾正道。

「遊戲需要?我看未必吧?」

宮恩恩一想到厲宸在舞池裡的那個興奮勁,就沒辦法說服自己去相信厲宸說得話。

「宮恩恩,那你覺得會是怎麼樣呢?嗯?」厲宸眼神犀利的盯著宮恩恩,「我滿心歡喜的希望你參加年會,你不參加,結果你自己偷偷來了,來了又不讓我知道,就是為了看我偷沒偷腥?看我有沒有背著你跟夏雲溪發生點什麼?宮恩恩我告訴你,我厲宸想要找女人不用偷!」

「厲宸,你混蛋!」

宮恩恩大聲吼道,眼淚竟不爭氣的流了出來。

宮恩恩沒想到厲宸有一天也會說出這麼混蛋的話。

在自己眼裡,厲宸和那些有錢有勢的男人不一樣,他對愛情專一,尊重自己,雖然會對自己霸道,但不會仗著自己的權勢欺負自己。

可現在看來,似乎並不是這樣,厲宸和全天下的男人都是一樣的,一樣的自負,一樣的花心。 「夢蝶沉眠」作用在火影盾上,就等於吸收了火影盾的印壓,也是隨之火影盾一同消失。

庄逸仙的身位和柳樹芽差不多在同一條線上,只是在另一側,他出手給萬海濤施加治療技能之後,對著雪嵐釋放出轟殺技能落地生花,就見一隻透明的梅花鹿憑空躍出,所躍之處現出道道漣漪,朝著雪嵐沖躍而去。

落地生花雖然只是三階技能,但對於羲字神裔來說非常好用,就因為釋放之後給自身聯動施加二階的治療技能春暖花開。一個技能就集合了傷害、轟飛、免(解)軟控、治療的效果,真是「經濟實惠」的代表!

萬海濤印壓本源被封,只能暫時退回,他穩住落下的身形之後,趁著柳樹芽吸引了火力,快速朝著自家半場跑去。在沒法使用一點印壓的情況下,縱身飛躍的意義也就不大,還不如靠著誇字神裔的基本敏捷屬性疾跑。

貴族神裔學府因為沒有突進型的選手,被萬海濤開局地騷擾一下陷於被動。舞魁要是在場,他飛在空中完全可以控住局面,白魅啟他們也就不會這般輕易拿到優勢,而萬海濤的功勞還不僅僅如此,那為時七秒的兩記「風卷狂鐮」,對方五人可都是那般生受的。

在團戰之中,誰也無暇管那如蒼蠅群般煩人的飛旋鐮刃,鐮刃的殺傷力雖然有限,可是觸動印壁來消耗印壓還是很好使的,而且不停地割出一道道小血口,絕對令人痛苦!

貴族神裔學府方面有著兩位羲字神裔,「風卷狂鐮」倒是造不成什麼傷害,雪茜茜對柳樹芽釋放出「厲鬼纏身」之後,就對雪嵐和舞櫻施加了細柳香花的持續治療效果。

「春暖花開」可是維持十秒,完美地剋制了「風卷狂鐮」,只是無法阻止印壁的不斷消耗。萬海濤甩出的這兩記「風卷狂鐮」,至少消耗了對方每人百分之十五的印壓。

萬海濤剛跑出兩步,一個腳盆大的火球如流星一般將他砸翻在地,隨之又是兩個這樣的大火球砸在他的身上。萬海濤現在可是無法現出印壁,受到的傷害可想而知。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