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一個人在修鍊上順風順水,那這輩子就別想著站在修鍊者的頂峰了。嗷哈哈,撲街仔,看著你遭受落寞,老子怎麼這麼高興了。」大玄龜在劉笑天的肩膀上嗷嗷亂叫了一會兒。

「只能拚命了,反正這裡有的是一些珍貴的藥草與妖獸,就這條命豁出去了,妖獸們,看誰硬氣,你們做好準備了嗎?我劉笑天從明天起就要一個個要你們的小命來了。」劉笑天狠狠的說道。

大玄龜現在倒是樂得自在。口中吞吐著煙捲,時而抿一口葡萄酒,他的生活要比劉笑天可是快活多了。

這處洞穴十分的安全,應該也是以前修者住過的地方,裡面打掃的十分的乾淨,儘管在這清風山危險異常,但是只要不是太繼續的深入,一般不會遇到強大的妖獸的。

天微微亮,劉笑天就踏上了獵取妖核與尋找藥材的征途。

一路走來,這裡妖獸很多,但是基本上碰上的都是一些小型妖獸,即使殺死,妖核也是小的可憐,這種小型妖核根本就買不了幾兩銀子,但是劉笑天還是不願放過。

錢是一點點攢起來的,一滴滴的水才可以匯聚成一條大河。

「毒蠍,一階妖獸,可以入葯。殺!」一階妖獸就相當於煉體二重的修為,一瞬間,這隻向著劉笑天撲來的毒蠍就被劉笑天殺死。被劉笑天迅速裝進自己的儲物戒指之中。

「人臉蛛蛛,十分低等的妖獸,連一階都算不上,不過膽囊里的毒素可以被制毒師用作制毒的原料之一,本不想殺你,但是看你有點兒用處,我就勉為其難了。」

「烈風狐,二階妖獸,妖核內有我需要的陽氣,殺!」

……

只要是有點兒價值的妖獸,都被劉笑天一一殺死,囊括在自己的儲物戒指之中。

「媽蛋,真是暴遣天物啊,老子那儲物戒指是讓你將來儲備珍貴丹藥等用的,你他娘的卻用來裝這些死物的屍體。老子看不下去了。」大玄龜嗷嗷亂叫喚。

「刷!」一隻看起來足以和劉笑天並肩的妖獸睜著血紅的雙眼猛然間出現在劉笑天的面前。

這隻妖獸體型要比劉笑天以前碰到的都大很多,長約兩米多,身上毛髮比較稀疏,露出的皮膚黝黑黝黑的,張著血盆大口,盯著劉笑天的時候涎水微微的往外面流淌。

此刻這傢伙吐著舌頭,睜著血紅的大眼睛,前腿微微彎曲,這是要隨時準備向劉笑天發動攻擊的架勢。

「鐵皮狼!三階妖獸,相當於人族煉體六重的修者。雖然階數不高,但是由於其身上堅硬如鐵,尋常刀槍根本斬殺不了這個傢伙,因此被人們放了一個外號《打不死》!」

「既然你號稱打不死,那我就偏要試試!我看你是真的打不死還是獨有虛名。」劉笑天說著冷冷的瞥了一眼這個傢伙,然後拳頭緊握,體內的陽氣快速的運轉起來。

這些妖獸在這裡已經修鍊成了皮子,感覺到劉笑天赤裸裸的挑釁。一聲吼叫聲傳出,然後向著劉笑天撲來。

前腿騰空,後退接連在空中亂蹬,血盆大口張的老大老大,倒是讓劉笑天十分的意外。

沒有想到這傢伙還是有點兒聰明度的。

感覺到這傢伙帶著呼嘯的風聲就要撲在自己的身上,劉笑天身子快速的移動,整個身子向後仰倒九十度,運轉全身能量。然後一擊《炎陽三重爆》在鐵皮狼撲空的瞬間重重的擊在這個傢伙的肚皮上。

劉笑天只聽到「當」的一聲,便迅速感覺到自己的雙臂發麻,整個人不由得倒退了好幾步。

「果然堅硬如鐵,真是名不虛傳!」劉笑天揉著自己發痛發麻的腕關節,一面暗暗吃驚。

「嗷哈哈,有意思,撲街仔,有節奏的打吧!那樣聽起來像鑼聲,再配上老子我的勁爆音樂,那要是來個森林舞不美爆了?嗷哈哈!龜蛋蛋,沒有想到你腦容量令人擔憂,但是第一次有了這麼一個另外意外的發現!」大玄龜歡喜的嗷嗷亂叫。

鐵皮狼一擊扑空,迅速轉過身子,一聲怒吼,又重新向著劉笑天撲來,在騰空的瞬間,帶起滾滾煙塵,風聲呼嘯。

「真是讓人意外,你的速度還蠻快的。世間萬物,總有他的宿敵,我就不相信你沒有弱點。」劉笑天眼神變得無比的冰冷,一個側身劃出,雙拳強悍的能量漣漪滔滔不絕而出。

「當……」劉笑天接連揮出幾拳,打在鐵皮狼的身上,鐵皮狼沒有受到任何的感覺,倒是劉笑天在猝不及防之下被鐵皮狼的前腿將自己的肩部給抓傷了,此刻血流如注,痛的劉笑天齜牙咧嘴。

「嗷哈哈!那首歌怎麼唱來著,龜蛋蛋,你趕緊想啊:鑼聲響起來,美女我們跳起來,迷醉的歌聲盪起來,彼此的慾望漾起來……不對,那首歌比這猥瑣多了,可是記不起來了。哎,總是忘記事情。」大玄龜接連聽到噹噹的聲音之後,在劉笑天的肩膀上跳的不亦樂乎。

「我就不信邪了!敢跟我斗,那我先廢掉你的眼睛。」劉笑天粗略的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傷口之後,渾身陽氣爆發,炎陽三重爆繼續發威,這次不等鐵皮狼發難,劉笑天就已經衝上去了。 「嗷嗚……」被劉笑天如此挑釁,鐵皮狼也是徹底的怒了,前腿微微一彎,後退一瞪,張開血盆大口毫不留情的向著劉笑天撲來。

那模樣帶著拚命三郎的精神。

劉笑天也是毫不畏懼。

雙拳炙熱如鐵,滾燙的氣息向著鐵皮狼的雙眼按去。

「嗚嗚……」鐵皮狼根本不會預料到這個渺小的人族竟然會毫無顧忌的跟自己拚命,但是等鐵皮狼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遲了,因為劉笑天的雙拳已經按在了這個傢伙的雙眼上。

劉笑天雖然雙拳戳中了這個傢伙的雙眼,但是本人也同時被一股強大的碰撞力撞飛出去。

整個人悶哼一聲,口中噴出一口鮮血,最後重重的倒在地上。

鐵皮狼猛然間雙眼被戳瞎,一時之間難以適應,在原地橫衝亂撞起來,一顆顆大樹被這傢伙撞得七上八下。枝葉簌簌而下。

「這傢伙發瘋了,我還是躲遠點兒吧!」劉笑天看著鐵皮狼發瘋的架勢,找了附近一個大樹,迅速爬上大樹開始觀察起來。

由於強烈的血腥氣味與鐵皮狼的亂吼亂叫,瞬間功夫就引來了很多的妖獸。

這些妖獸雖然都是低等妖獸,但是他們也是食肉東西,感覺到有機可乘,紛紛向著鐵皮狼發難,結果最後有的直接被鐵皮狼撞為肉泥,模樣十分的凄慘。

「真是可惜了,不然這傢伙也可以買到一筆錢啊!」劉笑天肉痛的盯著眼前被撞為肉泥的傢伙,不由得自言自語道。

不多時間,這裡恢復了平靜,鐵皮狼也在與眾多妖獸的橫衝直撞中倒地身亡。但是鐵皮狼畢竟堅硬如鐵,別的妖獸在試探了幾下之後都紛紛離開了此地。

這當然給劉笑天製造了機會,劉笑天毫不遲疑的來到這裡,撿起地上的鐵皮狼,同時還撿到了一些地上的小型妖獸的妖核。

「哈哈!沒有想到弄巧成拙,今天收穫不錯,只可惜我現在最需要的就是具有陽屬性的妖核,但是今天碰上的實在是太少了,不然今天可以就說是滿載而歸了。」

劉笑天在繼續斬殺了一些妖獸之後才心滿意足的向著自己的洞穴走去。

但是一來到自己的洞穴旁邊,便聽到了自己洞穴裡面好像有什麼聲音傳來。

「我靠,不會是這裡來人了吧?這可是我辛辛苦苦才找到的,要是沒有這處洞穴,我就只能真的風餐露宿了,那我可受不了。師兄,要是沒有這洞穴,估計你舞蹈也跳不成了,你說是不是?」劉笑天說著向著自己師兄笑著說道。

「我靠咧,這臭小子怎麼學我說話咧!我靠咧可是老子我的專用辭彙哎,真是有怎麼樣的師兄就有怎麼樣的師弟啊。一個人好的不學,壞的一面倒是學起來挺快的。」

大玄龜無語的罵道。

「媽蛋,老子的住處絕對不能讓給別人,不然還以為老子是吃素的。」劉笑天冷聲冷氣的罵道。

「我靠,臭小子又學我說話。等我恢復了看我不好好的教訓你。」

「喂,裡面是什麼人?給老子我滾出來,不然拔你皮,喝你血,吃你的肉。」劉笑天叉著腰站在洞口罵道。

「我靠,這撲街仔怎麼感覺此刻如同一個潑婦一樣。」大玄龜被劉笑天的這舉動抖得只樂呵。

其實劉笑天這只是試探一下而已,萬一了裡面是什麼高人存在,那自己氣呼呼的找進去不是找死嗎?

過了好一會兒時間,仍然毫無反應。

「我靠咧,敬酒不吃吃罰酒,要是老子我走進來,看我不把你的蛋蛋捏碎。」劉笑天罵罵咧咧的向著洞穴裡面走去。

劉笑天這話罵的讓大玄龜都感覺到涼颼颼的,不由得用爪子護了護自己的老二的部位。

隨著劉笑天往洞穴裡面行進,一股騷臭味撲面而來。

「我靠,破壞我的洞穴的環境啊,感情你是把屎尿拉在裡面了嗎?草娘娘的,我這洞穴可是我選擇住的地方啊。」劉笑天十分的不爽。

但是下一刻,一個龐然大物卻是清清楚楚的映入在劉笑天的眼帘。

「我靠,不會是鬼吧?怎麼感覺從未見過啊。」劉笑天被眼前這個躺在洞穴里,露著一個大屌正一隻毛茸茸的爪子在擼管的傢伙給嚇住了。這簡直是毀三觀啊。

「嗷哈哈,這傢伙看來也是一個不老實的存在啊,不過這傢伙的好大啊,要是我有一根這樣的傢伙,那我不是走遍天下都不怕了?全天下的美女們還不是被我謎的不要不要的,哎!」大玄龜對比了一下自己身下的那個玩意與對方的那個玩意,何止是十倍的差距啊,那簡直是一千倍啊。

真是人比人羨慕死人,屌比屌自卑死人啊。

一瞬間的功夫,劉笑天便看清楚了這個傢伙的大體模樣,臉上毛茸茸的,剛才沉浸在擼管的快感中,臉色紅紅的,倒是和人有一比。身材比正常人大出了很多。兩根腿的長度就足以和劉笑天整個人的身高相比擬。

也難怪屌比一個人的要長很多!

對方被突然的闖入者打攪了手中的好事兒,不由得慢下了手中的動作,冷眼掃視著眼前的闖入者。

「喂,大哥,不好意思,你先把事情辦完我們再商量事情。」劉笑天帶著十分抱歉的笑意說道。

「吼!」對方一聲怒吼,一根粗長的手臂猛然間伸出來來,不等劉笑天有所反應,劉笑天就被對方的一根長臂固定住,然後丟在了洞穴里。

這洞穴本來不是很大,大半部分被這傢伙佔據,劉笑天丟在一旁,所以只能夠佔據一小部分地方。

這傢伙一面一隻手將劉笑天死死的按住,另一隻手旁若無人的繼續打起了飛機。

看的劉笑天那叫一個尷尬啊。

他可是還未成年,不知道這個傢伙這樣起起伏伏擼上擼下有什麼意思。

「我靠,這樣玩很爽嗎?」劉笑天這時候也是有點兒懵掉,不由得心中無語的罵道。

「嗷哈哈!妖獸也擼管,老子長見識了,嗷哈哈,撲街仔,千萬別急著反抗,讓我們先把這場擼管看完吧!」大玄龜簡直是要祈禱劉笑天了,生怕這個撲街仔反抗,到時候就看不成這個傢伙擼管的好場景了。

不多時間,這個傢伙一面擼一面口中哼哼有聲。 「我靠,忍無可忍了!」被這樣哼哼唧唧的叫聲纏繞,劉笑天猛地掙脫對方的手臂,然後站了起來。

「嗷哈哈!馬上到達巔峰了!」大玄龜高興的在劉笑天的肩部跳來跳去。

然後下一刻,這傢伙一聲聽起來十分痛苦的慘叫聲,那個地方一團白色的液體冒出。

由於地方狹小,劉笑天根本無法躲避。

這些液體全部噴在了劉笑天的臉上,身上,還伴隨著這個傢伙身體的劇烈顫抖。

劉笑天抹了一把自己臉上那東西,黏糊糊的,熱的,還伴隨著一股腥臭味。

「嗷哈哈!臭小子,你也要慢慢長大,不然以後碰上美女不是白白浪費了。好樣的,你今天給這臭小子上了一課,我這個師兄感謝你。」大玄龜高興的說道。

劉笑天簡直要鬱悶哭了,他從來沒有想到這個地方竟然還能夠冒出這麼多熱氣噴鼻的液體。

「那意味著是不是自己那個地方也可以嗎?」

「我靠,難聞啊。老子跟你拼了。」劉笑天一聲大叫,炙熱的陽氣逼迫到雙拳上,然後一個轉身。

雙拳毫不留情的向著對方那個地方打去。

「啊……」一聲空前的慘叫聲傳出。

這慘叫聲的悲催叫聲根本無法用語言描述。

「砰……」這傢伙在痛苦的慘叫聲中,一隻大腳抬起,直接一腳將劉笑天給踢飛。

劉笑天倒在地上,嘴中噴出一口鮮血。

「我靠,臭小子,恩將仇報啊,人家在給你上課,你卻打人家那裡,這不是要命嗎?嗷哈哈!干吧!死干到底,打斷他那個傢伙,誰讓他那個傢伙那麼龐大。」大玄龜樂呵呵的說道。愉快的在劉笑天的肩膀跳來跳去。

被劉笑天猛然攻擊,對方也是始料不及,剛才差點兒痛的暈了過去。

這傢伙坐了起來,還沒有站起來,整個上身就已經和洞穴齊平了。

「我靠,剛才躺著的時候沒有看出來,原來是一隻長臂猿,怪不得手臂如此之長,這也難怪了,不過這傢伙身材龐大,力氣貌似也很大啊,不小心就被這傢伙葬送掉性命了。」

長臂猿,別名類人猿,四階妖獸,相當於人類超凡一重的修者,不過智慧很低,在智慧上面遠遠不能夠和人類相比,由於其雙臂長而有力,在修者眼中也是赫赫有名的恐怖存在之一。

在同等階段的修者中,死在長臂猿手中的不在少數,因此長臂猿也是同屆修者最可怕的存在對手之一了。

當然這傢伙還有一個優點,那就是吊大,這點兒劉笑天前面已經見識到了。

而劉笑天只是一個煉體五重的存在,這中間的差距可是不言而喻的。

此刻劉笑天唯一佔據的優勢就是這裡地方狹小,這傢伙貌似站不起來,不然劉笑天只有被虐的份,當然還有這個傢伙剛才擼過管,精華被擄走了一些。

長臂猿臉色潮紅潮紅的,雙眼布滿血絲,憤怒的盯著眼前這個渺小的人類。

很顯然,劉笑天剛才打他屌,這讓他恨不得捏死眼前這個傢伙。

「吼!」長臂猿怒吼一聲。雙臂直接攤開,向著劉笑天抓來。

劉笑天不敢怠慢,雙臂變肘,用盡全身的力氣向著這個傢伙的一條手臂擊去。

「砰!」長臂猿一條手臂遭到撞擊,力量減弱了很多,但是另一條手臂卻是完美無缺的按住了劉笑天。

劉笑天只感覺到自己差點兒被按在了地裡面。

「我靠,不講天理啊,你佔了我的洞穴,竟然還要殺我。天下哪有這麼好的事情。」劉笑天強忍著怒氣,手中一把匕首出現,然後運轉陽氣,熾熱的能量包裹著匕首擊了出去。

「嗤嗤!」

匕首劃過對方的長臂,但是同時劉笑天臉上被這傢伙一手臂打的差點兒暈了過去,劉笑天強忍著疼痛,迅速在地上站了起來。

下一刻,一個翻轉,劉笑天轉移到了另外一個地方。

長臂猿手臂被劃破,頓時間血流如注,痛的長臂猿齜牙咧嘴,無形的怒氣從心中滋生。

眼前這個渺小的人類簡直就是在挑戰他的極限啊。

多少年來,死在他手下的修者不計其數,但是今天沒有想到這個臭小子竟然能夠重創了他。

長臂猿雖然不會說話,但是也意識到現在所處的環境對自己十分的不利。

當然,這瞬間的功夫,劉笑天也是看出了長臂猿在想什麼,那就是趕緊脫離洞穴,然後活撕了他。

「絕對不能夠讓這傢伙出去,否則我就是人家嘴中的食物了。」長臂猿剛要有所動作。

但是劉笑天速度更快,一個鯉魚打挺,就已經堵在了洞穴。

「吼!」長臂猿沒有想到自己平時是那麼威風凜凜,今天竟然被這個渺小的人族給輕視了,真是忍無可忍,一聲怒吼,整個洞穴頓時間塵土飛揚。然後一個大腳板直接向著劉笑天踢來。

劉笑天全力抵禦。

砰地一聲,劉笑天便被一腳踢飛了出去。劉笑天差點兒被這一腳從洞穴裡面給踢飛了出來。

劉笑天根本顧不得傷口,迅速從地上起來,運轉全身的力量,快速的向著裡面衝去。

這時候長臂猿已經將自己的身子往外挪了一點兒。

看到劉笑天又是連滾帶爬的跑了進來,長臂猿怒氣難平,一聲怒吼,又是一擊大腳板踢了出來。

眼看著大腳板就要踢中自己,劉笑天死死的抱住這個大腳板。不顧渾身碎骨的危險,手中匕首出現,然後連連的捅向手中死死抱著的大腳板。

等劉笑天再一次倒在地上的時候,長臂猿的一隻大腳板已經血肉模糊,痛的長臂猿差點兒都暈了過去。

長臂猿憤怒至極,雙臂又一次向著劉笑天壓了下來,夾雜著風聲。

劉笑天運轉炎陽三重爆,口中爆喝一聲,一道熾熱的能量直接按向對方一條手心。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