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季加德!」澹臺勇猛然一拉楚季加德:「你朝人小孩瞎吼什麼?」

楚季加德也猛然意識到了自己有些過激,不由沉呼了口氣,平息了下心情:「抱歉,無命……」

「沒事……」軒轅無命輕搖了搖頭,他內心頗為驚訝,因為他感受到青怒緒力、黃思緒力、白悲緒力和玄恐緒力竟然同時跳動了一分,這一點都可以看出楚季加德在剛才那一瞬間所爆發出來的情感是多麼的糾結和複雜。

「加德叔,真的謝謝你的提醒。」軒轅無命深深地看著有些懊悔的楚季加德:「你會掏心掏肺地跟我們說這些,說明你是真正關心我們的。以後我們一定加倍注意,盡量不讓能夠吸起人貪念的東西顯露在外。阿風、珂兒,你們也要注意,關於小五的身世不要再提,身上有什麼寶貝,也不要輕易顯露,以免遭來不必要的麻煩。」

軒轅風和令狐珂兒齊齊點頭應是,防人之心不可無,這對於涉世未深的他們來說是一次提醒。

楚季加德強笑了下,眼中卻還是有一抹欣慰。

將他的表情看在眼裡,軒轅無命心頭暗暗琢磨,看來這個聚義團當初發生了很大的突變,給楚季加德和澹臺兄弟心中都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創傷。

那種頑固的創傷絕對不是旁人寬慰能夠緩解的,最好的方式就是不去觸碰。

軒轅無命懂得這個道理,所以他用其他的事情把楚季加德的注意力吸引走:「加德叔,你覺得這赫連郡丞為何會為了救我這麼一個微不足道的人,而給南郭銘施壓?」

其實這個問題是楚季加德一直在考慮的,被軒轅無命這麼一問,他眉頭微皺道:「這件事情是突發性的,莫不是赫連郡丞認識並一直有關注你?」

「赫連郡丞絕對不可能認識我!」軒轅無命正容道:「我會到這裡是連我自己都沒有想到的,即便我們軒轅世家可能跟赫連侯府有一點關係,也不可能影響到我身上。」

楚季加德點頭道:「這一點我也想到了,那就可能是……南郭家的敵對世家,在靈匠鋪外碰到這事,借題發揮……也不對,這種事其實說起來真的是小事,不至於會讓赫連峰親自出馬去給南郭銘施壓,換做我,直接安排一個屬下,只要能代表他就足以震懾南郭桑。」 軒轅無命贊同道:「這的確也不合邏輯,那加德叔還能想到其他的么?」

「那應該就只有這一種可能了……」楚季加德眼睛微亮:「在靈匠鋪外魚龍混雜,可能有人比較欣賞你,而且這個人正好能夠輕易影響到赫連峰。」

「這樣么……」軒轅無命突然想到了那個穿著米黃色裙子,撐著花布傘的少女。

楚季加德點頭道:「其實我們沒必要在這瞎琢磨,我覺得,那個人可能會來找你吧?說不定,他是看上了你的才華了呢?」

澹臺勇也點頭道:「是啊,我可沒有聽說過誰在你這個年齡段就能成為靈匠師。」

「我不是靈匠師,我只是碰巧學會了鑒定靈導器和給靈導器儲能而已。」軒轅無命笑道:「撐死了也就是個靈匠學徒。」

「可有這兩種能力就已經非常了不起了。」楚季加德說道:「很多靈匠師根本就是靠這個吃飯,就像赤松完,如果沒有人需要他製作靈導器,恐怕他自己壓根就不會開工,單憑給人鑒定和儲能,就足以讓他賺得盆滿缽滿。」

澹臺勇哈哈笑道:「不過現在,他都給無命做嫁衣了。」

「是啊,他的須彌戒指在無命手中,他的靈匠鋪在明日晨應該也會送給無命……不過,無命,你真的打算明天去拜訪郡丞大人?」楚季加德驚異地看向軒轅無命,他現在完全沒有把軒轅無命當成小孩,畢竟他發現,即便換做他設身處地在軒轅無命的位置,有些事他處理得還不一定有軒轅無命好。

要知道楚季加德本身都是一個想事情比較周到全面的人,可是越琢磨,對軒轅無命越佩服。

到底要怎樣的基因和教育,才能養成這樣的少年?

「當然要去!」軒轅無命鄭重點頭:「要不是考慮到下午去拜訪人不太合乎禮節,我現在就想過去看看。此次我欠了人一個天大的人情,我不能連他是誰都不知道。雖然我也贊同加德叔所說,對方可能來找我,但是等對方來,和主動找上門,這態度總是不一樣的吧?」

楚季加德微微皺眉:「可你就不擔心他們對你有什麼企圖?」

「我有什麼值得他們企圖的?」軒轅無命回問道。

楚季加德愣然,也反應過來是他想太多了,不由對軒轅無命那種坦蕩蕩的君子氣概所折服。

以赫連峰那種身份地位的人,如果要殺軒轅無命,那就是跟捏死個螞蟻一般簡單。至於說企圖,這人做事總是有目的的,關鍵要看目的好壞,只要目的是好的,軒轅無命自然可以去坦然正視,受下這份大人情,他朝湧泉相報便是。

「那我們現在去哪?」澹臺勇突然有些小茫然,而且他微微有些詫異的是,他在問軒轅無命。

其實這問題並沒有問題,關鍵的是他問的對象,在不知不覺中他竟然把軒轅無命這個十三周歲還沒滿的小子當成主心骨了。

「先回去吧,讓嬸嬸她們辛苦一下,做點好吃的給我們壓驚。」軒轅無命咧嘴笑道:「我其實……真的有被嚇到。」

看到軒轅無命那怪樣子,眾人不由都覺得心頭一陣輕鬆,哈哈一笑。

連小五也站在軒轅無命肩膀上,人立著張嘴笑得咔咔響,這幾天他越發喜歡模仿人的動作,萌態十足,像極了一個只應該活在卡通世界里的小寵物。

沒有人會去深究軒轅無命到底有沒有被嚇到,但是除了他之外,所有人都被嚇到了。

包括三閭秀和屋戶敏英,以及在家裡的澹臺蟬月和澹臺鈞浩。

所以看到軒轅無命他們悉數安然回來的時候,他們都十分開心,兩個大女人對於軒轅無命想吃好吃的來壓壓驚的要求沒有任何意見,欣然去勞作。

在等待吃食完備之前,軒轅無命先清點了一下這次的收穫。

當然,最主要的是軒轅風和楚季加德他們都很想知道,赤松完這個老東西到底掙了多少錢。

在軒轅無命查看之前,楚季加德嘟噥了一句:「那老東西每天進賬少說有千塊九品靈晶,而且他那鋪子已經開了二三十年,起碼撈了近千萬塊九品靈晶。他日常使用加上打點關係什麼的就算用掉六成,那也還有三四百萬塊九品靈晶。」

影帝倒貼指南重生 「三四百萬……」軒轅無命聽到這個數字差點不敢去查看那個須彌戒指,他從南郭銘手中接過十顆六品靈晶,他就覺得自己發了一比橫財,畢竟那就價值一萬九品靈晶,三四百萬是什麼概念?

不過軒轅無命還是查看了下中的財富。

並沒有楚季加德猜想的那麼多,甚至可以說是差得遠。

光靈晶來看,只有二十萬左右。在幾個人的通力合作下數清楚了,其中九品靈晶七千七百一十四塊,八品靈晶八百二十二塊,七品靈晶一百六十三塊,六品靈晶三十九塊,五品靈晶三塊,四品靈晶一塊。

這對於任何人來說都算是一筆巨款。

但是楚季加德卻大罵赤松完是個敗家玩意,畢竟跟他的預期相比,相差太遠了。

軒轅無命卻是突然沒有太大的爆發的感覺,因為在拿到那塊四品靈晶時,他想到了項鏈中那一塊二品妖晶。看到堆積成小山的晶石堆,他稍微一計算,就知道所有的這些加起來,價值還不過才是那塊二品妖晶的五十分之一。

不過赤松完的須彌戒指里還有其他的東西,比如說數十件非常不錯的靈導器,還比如說一些各式各樣的妖獸材料,又比如說一些不錯的玩件,其中有一個微微蕩漾著靈能的玉質獅子,應該就是南郭桑所惦記的辟邪玉獅獸。

這些東西都需要一定的時間去整理,讓軒轅無命有些意外的是,赤松完的戒指中除了幾本關於製作靈導器方面的典籍外,竟然還有一部煉製靈藥方面的典籍和十多部武靈技秘籍。

「加德叔,這個給你!」軒轅無命將那枚四品靈晶遞給了楚季加德。

楚季加德皺眉間卻是沒有接:「無命,你這是什麼意思?」

四品靈晶,那可就是十萬塊九品靈晶,這是一比巨額財富。

「見者有份!」軒轅無命輕笑:「當然,你可以把它當作是我對你們義勇團的贊助。」

「贊助?」楚季加德對於這個辭彙,顯然覺得很陌生。

軒轅無命笑道:「就是……想獲得你們讚賞的資助。」

「我們不能收!」澹臺勇剛直地說道。

「沒錯,無命,這是你用命拼來的,我們……」

不等楚季加德繼續說,軒轅無命已經將四品靈晶執拗地拍在他的手上:「加德叔,勇叔,我知道你們真把我們當侄兒了。所以不要再多說什麼,這是我的一片心意,一定要收下,因為你比我更清楚,現在的義勇團急需用錢。如果不夠用,隨時可以伸手向我要,反正我們現在只要夠修鍊的就好。」

楚季加德跟澹臺勇對視了一眼,前者腮幫子鼓動了下,卻還是果決地收起了這塊四品靈晶:「那就謝謝無命了,這個給你!」

一件東西甩了過來,軒轅無命收在手中,看到的是一塊精緻的純金令牌,正面雕刻的是盾牌圖案,在盾牌中心書寫了個「義」字,反面雕刻的是刀劍交加,在交接處書寫了個「勇」字,字跡剛猛,給人一種堅定不移的感覺。

「這是我們今天剛去定製的義勇金牌,只有兩塊。一塊是給團長的,這一塊……你拿著,當信物。」楚季加德如同起誓一般肅穆地說道:「總有一天,義勇團會成為四級,乃至像狂戰團那樣的五級血金武裝團。無論什麼時候,見此令牌如見團長。」

感受到那份厚重的信任,赤喜緒力竟然漲了兩分,看來這種關懷和信任,也被歸為喜類情緒之中。

軒轅無命也沒有矯情地收下了這塊金牌,興許是上輩子的物質觀作祟,軒轅無命拿著這塊金牌,竟然感覺到比四品靈晶還更值錢,而事實上,四品靈晶,足夠買幾萬塊這樣的令牌。

除了資助義勇團的四品靈晶外,軒轅無命真的依照見者有份的態度,每一個人都有禮物送。

楚季加德和澹臺勇,每人獲贈一件綠光極品的靈導器,軒轅無命一併給出了一件黃光良品的靈導器,是給澹臺義的。

澹臺鈞鵬收穫了一件夢寐以求的禮物,那就是一把綠光絕品的刀,名為妖狼狂刀,是一把雙手大刀,刀背有妖狼噬月的刻紋,很是吸引眼球。

澹臺蟬月和澹臺鈞浩兩人都有禮物,是各自兩百塊九品靈晶,激勵二人早日築基,樂得這對姐弟笑開了花。就連三閭秀和屋戶敏英這兩個家庭主婦也收到了軒轅無命的禮物,兩件很有價值的古董瓷器,和一箱子上萬枚金幣。

在送禮物的時候,軒轅無命發現,這赤松完戒指中的這批靈導器品質都是非常高的,黃光級的都有好幾件,而綠光級頗多,且最少都是極品,而白光級的也有幾件,都是絕品。這些靈導器也不知道是不是赤松完所煉製的,不過軒轅無命更傾向於是他有一定的收集癖好,或者說是收起這些比較搶手的靈導器待價而沽。

毫無疑問的是,軒轅無命、令狐珂兒和軒轅風三人自然也會在其中,選上幾件十分適合自己的靈導器。 軒轅風收穫了一把綠光極品的劍,名為水月劍,這劍跟他之前用的也頗為相似,修長幽藍,非常適合俊秀的他。

令狐珂兒得到了一條黃光優品的項鏈,因為器物上沒有名字,軒轅無命取名為守護,不僅僅是有守護令狐珂兒的意思,還跟這項鏈的能力密切相關。這守護項鏈是儲能類項鏈,能夠激活施展兩次王級優品防禦武靈技「大地之靈」。

令狐珂兒還收穫了一雙白光絕品的鞋子,名為飄霜,應該本身就是為女性設計的,還有手工蕾絲花邊,很漂亮。

軒轅無命自己也鳥槍換大炮。

隨風匕和青雲槍都功成身退了,軒轅無命換上一柄綠光絕品的腕刺和一桿綠光極品的長槍。腕刺名為暗河,是一件儲能類靈導器,能激活施展五次將級優品的攻擊武靈技「隱流噬」。長槍名為銀蛇裂光槍,通體是暗影色,舞動起來如同銀蛇遊動。

另外軒轅無命還收穫了一對黃光良品的護手,名為破邪,是用不知名獸甲製作,輕便卻十分堅固,輔助防禦能力極佳。

換下來幽狼護腕,也被澹臺鈞鵬給搶走了。

折騰完這些事,一群人自然更是開心地開始品嘗美食,心情好得就算東西味道不怎麼樣也能大快朵頤,何況兩位嬸娘的手藝還都不錯。

軒轅無命也吃得挺香,黃思辟穀可以讓他三天三夜不吃東西,但是同時也不會影響他的胃口,吃下東西一樣能吸收營養。

而在吃東西的時候,軒轅無命沒有忘記查看一下五情緒力的剩餘,總結一下這方面的得失。

赤喜緒力還有三十一分,青怒緒力還有四十分,黃思緒力六十二分,白悲緒力十八分,玄恐緒力六十四分。

讓軒轅無命高興的是,赤喜緒力的收集不僅僅是局限於表象的開心快樂,一些比較深層的比如感動、信任等情緒也能形成赤喜緒力。不過讓軒轅無命比較鬱悶的是,白悲緒力相對來說更不容易收集,但是使用率卻越來越高,當然多發現一些能力自然是好事。

最讓軒轅無命高興的,自然是黃思緒力又開發出了一種能力,也就是能夠給靈導器儲能的能力,不過軒轅無命並不認為這個能力就只能儲能,就如同白悲窺靈也不僅僅只是鑒定一樣。軒轅無命更願意將之認為是一種能夠輕易轉移靈能的能力,所以軒轅無命將之命名為「黃思控能」。至於這種能力在修鍊和生活過程中具體體現在哪些方面,那就需要日後慢慢摸索和發現了。

飯後,楚季加德和澹臺勇繼續出去辦事,而軒轅無命等人則留在家裡靜修。

軒轅無命在幫金蠑衛衣儲能后,也開始了日常修鍊。

這一修鍊,就是直接修鍊到次日清晨,黃思辟穀的效應依然影響著軒轅無命,讓他夜不能寐。

因為擔心白悲緒力不夠用,十八分被軒轅無命用來保底,因此並沒有使用「白悲靈修」,那效率明顯慢了許多,不過「黃思悟技」倒是一直在使用,這讓軒轅無命的傲世吞雲四連擊的修鍊進度有了頗為明顯的提升,但是駕馭度卻依然沒有達到熟練級。

「無命,幹嘛對自己這麼狠?修鍊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如果沒有休息好,這效果也不會很好的。」

楚季加德也是個很勤快的人,天剛蒙蒙亮,他就起來了,當他看到那院子里騰躍的身影,不由吃了一驚。昨天晚上他是最後一個離開院子的,不過他去睡的時候,軒轅無命還在修鍊。

軒轅無命回眸笑道:「加德叔,你看我精神有不好么?」

楚季加德笑了笑:「年輕就是好啊!」

眾人陸陸續續都起來了,軒轅無命洗漱完畢之後,吃了碗有地方風味的面,也就出門了。

軒轅無命拒絕了讓軒轅風和令狐珂兒陪同,他只是帶著小五就出門了。

當軒轅無命來到郡丞公府外時,他才發現,來拜訪赫連峰的人太多了。

他自認來的時間不晚,畢竟總得讓人「上班」是吧?可是在這門外,早已經候著二三十人,可見這赫連峰作為一城之主,這日常事務還是很多的。

在這府邸門外,除了四名身材高大的護衛外,還有一個看上去很機靈的年輕門房。

這個年輕人應該就是負責接收拜帖的,有人給了他一封帖子和一點金幣,他馬上會進入公府內,然後十秒鐘不到又會出來,如果不是公府裡面有人交接,那就是他的腿腳十分麻利。

軒轅無命也準備了一封名帖,作為正式拜訪赫連峰這種大人物,基本的禮節絕對不能丟。

不過那個年輕門房在看到他,連正眼都沒有,一臉的嫌惡:「你這小子,跑這來添什麼亂?」

「添亂?」軒轅無命微愕,準備掏錢的手都僵住了。

「不是添亂是什麼?毛都沒長全的小子,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地方?」旁邊有人附和著,頓時引起一片鬨笑。

「去去去……哪涼快哪呆著去,不要耽誤……呃……」年輕門房突然臉色一變,驟然浮起一份熱誠的笑容:「哈……這位小兄弟真是懂事啊,看來你找我家大人必然是有緊要的事,那個把名帖給我,這就給你送進去。」

赤喜緒力增加了一分,軒轅無命淡淡一笑,任由這個年輕門房把他手中的九品靈晶拿走。

在哪裡,都杜絕不了這種情況,只要能把事辦好,軒轅無命並不覺得這個年輕門房這種態度有什麼不好。都是討生活,人家好不容易能混個郡丞公府門房的職務,混點跑腿錢無可厚非。

這個時候,那些嘲笑軒轅無命年輕的人都閉嘴了,因為他們發現這個毛都沒長全的少年卻有著很多成年人都比不了的成熟和穩重。

更讓眾人驚異莫名的是,那年輕門房剛出來不一會,從公府裡面突然跑出一個一身商賈氣息的中年男子,目光一掃,落在了靜立一旁的軒轅無命身上,眼睛驟然一亮,從台階上小跑了幾步下來到了軒轅無命身前作揖道:「敢問,是軒轅公子吧?」

軒轅無命眉頭輕揚:「正是!」

「呵呵……鄙人乃郡丞公府內務總管樂正虹橋,奉大人之命,請軒轅公子入內一敘。」樂正虹橋肥嘟嘟的臉上滿是尊敬的笑意。

赤喜緒力再次增加了一分,軒轅無命能感覺到,這樂正虹橋是打心眼裡尊敬他。

樂正虹橋,作為郡丞公府的內務總管,在長寧郡的地位就算無法躋身頂尖階梯,但也絕對是次級中的代表人物,這樣的人為何要尊敬他這麼一個少年?

這個問題在軒轅無命腦中迅速成型,馬上結合了楚季加德的推論,軒轅無命心頭稍微明朗了一些:「看來那個可能存在的人,讓他們認為我的身份很尊崇?」

「軒轅公子,請!」樂正虹橋撩著錦袍的下擺,側首躬身,左手輕比,在前引路。

軒轅無命微微點頭,在收穫了玄恐緒力、黃思緒力和白悲緒力各三分時,於眾人複雜的目光中,拾階而上。

很快,軒轅無命見到了赫連峰。

那是一個氣宇軒昂的中年男子,身著鑲金邊的藏青色錦袍,蓄著黑白相間的雜色短髮,髮絲剛硬,根根豎起,露出了飽滿的天庭。看上去只有五十歲的樣子,但是軒轅無命相信,他的年齡可能已經超過六七十歲。之所以確定他是赫連峰,因為他位於主位上。

在客位上還有一人,一個虎背熊腰,身著黃色勁裝,渾身沒有一件靈導器,但是坐在那卻讓人感覺到逼人戰意的中年人。

出於對這兩個人的實力興趣,軒轅無命消耗了兩分白悲緒力,施展了「白悲窺靈」。

那個給人逼人戰意的是中年人的確很強大,他的靈海之上盤坐著一個凝實的土黃色人影,那正是此人的武魂靈影。而原本應該是如汪洋大海的靈海的海水變得十分的粘稠,從海上騰起九道如同龍吸水一般的水柱,其中有三道粘住了空中的武魂,相連處都有閃亮的聚能星。

「大地靈根,魂融境三星。」軒轅無命暗暗吃驚。

武魂的內視特徵,軒轅無命在很早就從軒轅叔雄那聽說過了。

武魂跟武靈最大的區別有兩點。

一是靈海已經不再是由混沌的水氣幻化各種形態,而是變成了一片真實的汪洋,天海分明的海洋。這片海洋彷彿無邊無際,天空也彷彿無窮高遠,因為靈念有多遠,靈海就有多大。

二是靈根化為了人形的武魂靈影,這武魂靈影的色澤也反應著不同的靈根,而武魂靈影的形態多為人形,但是不排除部分武魂因為功法和個人喜好而在凝聚武魂靈影的時候,凝聚出了獸影和器影。

武魂第一個階段魂凝境,靈海已經徹底變成一片如鏡的海洋,而武魂靈影還只是一道淡淡的光影在海平面上,宛若即將升起明月而釋放的皓潔之光,月色跟靈根有關。在光芒蕩漾間,能看到的模糊星影的多寡就是該境界的修為高低。

第二個階段魂引境,武魂靈影即將跳出海平面,但是魂影下部依然跟海平面相連,然後在海上倒映出一道對等的魂影,如同互相吸引而難以分離。在魂影和魂影之間,漂浮著的聚能星多寡,就是該境界的修為高低。

第三個階段魂煉境,武魂靈影已經徹底跳出海平面,變得宛若實質,升上高空,而平靜的靈海則開始沸騰,再次蒸騰出氤氳水氣,就彷彿在煮煉魂影。而那沸騰的氤氳水氣中飄蕩著的聚能星的多寡,也就是該境界的修為高低。

第四個階段魂融境,就是這戰意無窮的中年人這種情況,這個時候的武魂靈影幾乎就是真實的個體,有鼻子有眼的,而且高度降低了一些,離海面比較近了。不過靈海似乎因為蒸煮太久,液體變成十分粘稠,捲起九道觸手一般的水浪,將魂影拉向海面。有幾道靈海觸手拉到魂影,就會顯現幾顆如鎖扣的聚能星。

可是讓軒轅無命更加吃驚的是,他在赫連峰體內所看到的,又是另外一種景象。 靈海已經不見,武靈魂影也不見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對懸浮在虛空中緩緩轉動的日月,立體感極強,就如同前世望遠鏡下的天體。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