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必須想辦法召開中央委員會全體會議!」布哈林毅然決然的說道,「之前那個決定畢竟只是十三個中央委員做出的決定,這樣的大事很有必要讓所有的中央委員知道,只有全體中央委員在場的情況下,做出的決定才有法律意義!」

應該說,這是一個路子,但是一時半會兒哪有那麼容易將所有的中央委員召集起來,尤其是現在,列寧已經向德國人發出倡議,準備答應他們的條件,遠水救不了近火啊!

「我認為還有時間!」烏利茨基信心滿滿的說道,「德國人雖然停止了進攻,但是,我認為他們恐怕是會提高要價的,說不定會提出更加苛刻的條件……一旦出現這樣的情況,那就是我們的機會,到時列寧必然要召開新的會議重新討論德國人的條件……」

布哈林眼前一亮,覺得烏利茨基說得很對,一旦德國人提高要價,那麼原本支持列寧的中央委員必然要動搖,他們完全可以等一等看一看,靜待時機。

當然,傻傻的等待也不是布哈林的作風,他說道:「我們應該趕緊聯絡不在彼得格勒的中央委員,一方面讓他們趕緊返回彼得格勒,另一方面也要積極的做他們的工作,只要做到了這兩點,我們還有反敗為勝的機會!」

一瞬間,布哈林等人的氣勢大漲,一掃先頭失敗的陰影,彷彿已經勝券在握了一般。不過形勢的發展跟他們的估計大相徑庭,當托洛茨基率團再次抵達布列斯特的時候,德國人的反應讓這幫貨眼鏡碎了一地。

當談判開始之後。托洛茨基剛準備答應德國人之前的最後通牒時。庫爾曼搶在他前面發話了:「我方的條件是不容拒絕的。我方要求貴方允許波蘭、愛沙尼亞、立陶宛、拉脫維亞四國進行全民公決,由四國公民自己決定是否繼續留在俄羅斯的版圖之內……貴方應賠賬我國及其盟國三十億馬克,從1919年1月1日開始支付……」

托洛茨基被這些條件驚呆了,這似乎不是之前最後通牒時的要求啊?德國人被驢踢了腦袋,還是我出現了幻聽?一向冷靜的他忍不住狠狠的掐了自己的大腿一下,疼痛感很明確,但是他還是不相信這是真的,他歪了歪頭。向身邊的齊契林問道:「他們是不是搞錯了?」

齊契林比托洛茨基好不了多少,實際上他可能還要更加震驚一些,因為這些條件就是之前他秘密同德國人談判的那些條件,這說明了什麼?反正當時他腦子裡只有一個念頭:「安德烈.彼得洛維奇是怎麼做到這一切的?」

說真的,此時,他都懷疑德國人是不是跟導師大人串通好了演了一場戲,通過一場短促的進攻,迫使托洛茨基轉變立場,尼瑪,幹得太漂亮了。

庫爾曼也發現了俄國代表團的正副團長似乎都走神了。他有些搞不清這是為什麼?難道俄國人又反悔了?

他趕緊問道:「兩位先生,你們對這些條件有什麼異議嗎?」

托洛茨基想到:「異議?意義你妹?這種條件老子要是不答應。那才是腦子進水了!」

當時他幾乎是迫不及待的說道:「對這些條件我方沒有任何異議,我方完全同意,並希望儘快的完成細節的的討論……」

雙方一拍即合,談判立刻就進入到了快車道,僅僅用了一天,大體的方針問題就完全談妥了,接下來只要完善具體的細節就ok了。可以說談判立刻就進入了快車道,

消息很快傳回了彼得格勒,當列寧獲知條約的具體內容時,也愣神了,之前他也以為最後達成的條約應該就是德國人最後通牒時的要求,但是明顯的,眼前這份條約是之前秘密接觸時達成的條件,也就是說,應該是某人用了什麼辦法讓德國人做出了讓步。

「打電話給安德烈同志,」列寧對斯維爾德洛夫吩咐道,「問一問他,之前他是怎麼跟德國人接觸的!」

斯維爾德洛夫其實也很好奇李曉峰是怎麼做到這一切的,欣然接受了這道命令。

「安德烈,之前你是怎麼同德國人接觸的,列寧同志很好奇你的工作方法啊!」

對於這個問題,李曉峰一點兒都不想回答,因為完全沒辦法回答,所以他也只能睜著眼睛說瞎話:「擺事實講道理,耐心的同他們周旋,這就是我的工作方法!」

屁!哪怕是列寧,也在心裡罵了一句,如果擺事實講道理能阻止德國人,那還打個屁的仗啊!他沒好氣的對斯維爾德洛夫說道:「這小子沒說真話!」

斯維爾德洛夫當然也知道某人就是在扯淡,請示道:「要不要我再做一做他的工作?」

列寧搖了搖頭,「沒必要,他不想說那就算了,畢竟談判順利的結束,他居功至偉。對於功臣,我們要適當的寬容一些,而且只要結果是好的,就不要刨根究底了!」

有了列寧的指示,李曉峰算是順利過關,不過這貨心裡也不是特別痛快,因為這份功勞他很難領到手,誰讓他私下裡的那些活動都是不能見光的。

當然,對此他也早有覺悟,也沒打算去爭這份功勞,但是讓他生氣的是,就算這份功勞他領不到,也別便宜托洛茨基啊!因為那份相對寬容的合約,托洛茨基可是佔了他的大便宜,在黨內的不少同志看來,在極其不利的情況下,托洛茨基還能讓德國人做出讓步,這太牛逼了!

反正李曉峰心裡是膩味得緊,費了這麼大的功夫,還是讓托洛茨基撿了便宜,這讓他爸很受挫折。甚至這貨還不斷的埋怨列寧,您老人家怎麼還讓托洛茨基去談判呢?

讓齊契林一個人去不就好了,至少齊契林清楚。這裡面到底誰功勞最大不是?讓他佔了便宜。怎麼的也得念哥的好不是?哪裡像現在。便宜讓托洛茨基佔了,哥么一點人情都落不下,太虧了!

不過列寧之所以讓托洛茨基去,那也是有他自己的道理的。首先,他老人家並不知道這是一個便宜不是?他也沒想到德國人會讓步,誰讓某人之前不把話說清楚呢?

當然,就算李曉峰把話說清楚了,列寧恐怕還是會讓托洛茨基去占這個便宜。為什麼?那是他老人家的鬥爭策略,政治鬥爭中從來就沒有永遠的敵人,為了打擊敵人,拉攏分化是非常必要的手段。

不過,這不是說列寧準備讓托洛茨基做自己的小弟,那不現實。就算導師大人有這個想法,托洛茨基也不答應不是。之所以繼續讓托洛茨基去主持談判,那是列寧分化瓦解托洛茨基—布哈林聯盟的手段。

雖然之前的投票中,托洛茨基轉變了態度,但是列寧知道那不過是被迫的。托洛茨基最真實的想法還是接近於不戰不和的。但是,這現實導師大人而言是個機會不是。因為托洛茨基的突然轉變,可想而知他同布哈林之間的矛盾就會激化。

這個時候,最好的辦法就是加深他們之間的矛盾,讓他們之間更加對立。所以繼續委任托洛茨基去談判,就非常必要了,如果讓布哈林知道托洛茨基主持並在他視之為賣國條約的文件上簽字,那他們之間就再也不可能重新聯合起來。

不得不說,列寧的判斷是非常正確的,在得知托洛茨基飛快的搞定了賣國條約之後,布哈林果然是勃然大怒,當著烏利茨基、布勃諾夫等人的面,痛罵了托洛茨基一番。

「事實已經很清楚了,列夫.達維多維奇已經徹底的淪為了賣國賊,必須將他跟列寧放在一起進行批判!」

不過布哈林的提議並沒有獲得一致的通過,在他們內部有著不同的意見,烏利茨基就說道:「現在不是批判列夫.達維多維奇的時候,我們最緊要的任務,是怎麼推翻這個賣國的條約……在這種情況下,批判列夫.達維多維奇沒有任何意義,反而會使他更緊密地同列寧聯合起來,那時候形勢就更加的對我們不利了!」

不管烏利茨基這麼說是真的為大局出發,還是出於他跟托洛茨基之間的友誼,應該說這種策略還是對的。真把托洛茨基逼到了列寧那邊,以他們倆的影響力,想推翻條約比登天還難。

不過布哈林卻很不滿意,他認為烏利茨基就是在和稀泥,就是企圖同托洛茨基妥協,他堅決的抵制這種意見:「不批判列夫.達維多維奇怎麼讓同志們認識到他的錯誤?如果我們漠視了列夫.達維多維奇的所作所為,那才會造成極壞的影響,會讓同志們誤以為我們是認可了他的態度,這才是要命的錯誤!」

說到這裡,他狠狠的一揮胳膊,斷然說道:「只有狠狠的批判列夫.達維多維奇,發動所有的力量去批判他,才能將他打醒,才能讓他認識到自己的錯誤,才能使其回到正確的道路上來!」

烏利茨基都想罵娘了,你丫的,這不是火上澆油么!除了激化矛盾之外,還有什麼用?

他苦口婆心地說道:「尼古拉.伊萬諾維奇同志,我個人認為列夫.達維多維奇和列寧並不是一條心,請您不要這麼急躁,讓我去做一做他的工作,我相信只要曉之以理他是會轉變立場的。」

布哈林固執就固執在這裡,對於烏利茨基的提議他完全不以為然,「我認為這完全就是浪費時間,而現在我們也沒有多餘的時間可以浪費了,如果不立刻行動起來,賣國條約就有可能變成既成事實!」

烏利茨基嘆了口氣,站來起來說道:「我現在就立刻去同列夫.達維多維奇交流,請您務必在我回來之前不要輕舉妄動。」說完,不等布哈林答應,他急匆匆的就走了。

對於烏利茨基的堅持,布哈林完全不以為意,在他看來烏利茨基的努力完全就是無用功,作為一個堅定的布爾什維克,就應該堅定的同錯誤的路線作鬥爭,不能做一點兒妥協。

「烏利茨基完全是在做無用功,」布哈林輕蔑地說道,「形勢已經很明確了,我們必須立刻行動起來,堅決的回擊投降主義的路線,不能再退讓一步……我們應該立刻跟社會革命黨左派的同志們聯合起來,他們的主張跟我們是基本一致的……我提議,為了表示我們決不妥協的決心,我們應該立刻辭去黨內和蘇維埃政府內的一切職務!」 天很冷,外面更是冷!梅榮發衣服穿得並不嚴實,在客廳的空調房間待了半晌,他的身子依舊還有些抖。

張青雲進門的時候,他顫顫巍巍的從椅子上站起身來,嘴唇掀動數下卻沒有發出聲音,張青雲朝他笑了笑道:「梅總,您坐先,我給你倒杯茶!」

「謝謝,謝謝!」梅榮發連連點頭,他的頭微微往下低著,後背顯得有些佝僂。

一杯熱茶,熱氣升騰,張青雲將茶雙手遞給梅榮發,眼睛在他的面龐上停留了幾分鐘,梅榮發和其對視一眼,視線很快挪開。

所謂落魄的鳳凰不如雞,這句話用在梅榮發身上應該是合適的。張青雲至今還記得第一次見梅榮發的情形,那個時候梅榮發貴為江南火電的董事長,排場氣度無一不吸人眼球,尤其是那份從骨子裡面散發出來的高人一等的姿態,更是讓人心生厭惡。

但不管怎麼說,沒有人敢懷疑梅榮發在江南的地位和權勢,很難想象,面前的這個看上去憔悴異常、風燭殘年的老人就是當年在江南呼風喚雨的梅總。

看現在梅榮發的這身行頭和他的神態,和一個普通的老者又有什麼區別?

張青雲不說話,梅榮發也沒有說話,房間裡面陷入了一種詭異的安靜。偶爾,梅榮發會用眼睛的餘光看一下張青雲,幾次想開口,但喉嚨中都似乎被什麼東西堵住似的,沒發出聲音。而那個時候到現在,算起來已經過了十多個年頭了,滄桑十年,這個世界變了。以前並沒有什麼了不起的張青雲,現在已經成為了整個江南的主人。

而曾今風靡江南的梅榮發,現在卻落魄得遭人憐憫了。

茶的溫度很適宜,梅榮發細細的品了幾口,心神定了許多。一雙有些木然的眸子也靈活了起來,開始認真細緻的打量屋子裡面的布置。

張青雲微微含笑,依舊是不緊不慢。梅榮發歷史如何張青雲不好說,人在官場,總是複雜的存在,即使是梅榮發這樣的人亦是如此,他是好人是壞人?好壞之分、忠奸之分難斷,也許這就是官場的複雜多變吧!

撇開這一層,梅榮發終究是倪秋月的父親,倪秋月現在走了,張青雲即使看在她的面子上,也得對梅榮發有些照拂,張青雲知道梅榮發回了江南,但是所謂可憐之人也有可恨之處,張青雲也就打算好好的晾他一晾,再擇機安排老乾局給他一點待遇。

但他沒想到,梅榮發竟然還會主動的找上門,而且是硬闖省委書記的辦公區,還以這樣一幅落魄的樣子出現,這從哪一方面來說,都是一個很大的意外。所以,在談問題的時候,你大可不必顧忌太多,有些該說直話的地方,你大可暢所欲言,無用客氣。」

「謝謝,謝謝!」梅榮發笑笑道,他喝了一口茶,潤了潤嗓子,道:「我是來反映情況的,重點反映就是最近江南火電系統若干違規的問題。

前段時間,我聽說國家電網集團在江南南部規劃了大型的火電發展項目,現在這個項目還沒投產,有些人就在鼓動成為江南火電集團公司,要重新布局領導班子。

這樣的做法,我認為是有愚弄股東的嫌疑,尤其是對很多私人大股東不尊重。

要知道,新建的電廠和老龘江南火電究竟是什麼關係,根本就沒確定,這裡面的股份結構究竟怎樣安排也是非常複雜的,在這樣的情況下,怎麼能夠草率的提出整合?」

張青雲眉頭微蹙,看向梅榮發道:「梅總,這個消息您聽誰說的?我沒有聽說過這個消息,是不是謠傳?」

「千真萬確,目前在江南老火電內部已經傳開了,很多幹部職工開始恐慌,他們擔心老火電被侵吞,所謂空穴不來風,定然是火電上層走漏了風聲,或者是推動整合的人就來自於這個體系內部,我認為此事應該要引起重視。」梅榮發道。

張青雲沉吟不語,只是品著杯中的茶。他在仔細的琢磨梅榮發的真實意圖,他知道,像梅榮發這樣的老狐狸,說話和做事,一向都習慣把自己的真實意圖藏得很深。

就像梅榮發現在,一張口就提江南火電,聽上去是大義凜然、憂國憂民,其實真是這樣嗎?梅榮發真是這樣的人,他還會被組織雙規?所以顯然,梅榮發別有意圖。

至於整合江南火電企業的事情,張青雲也不是沒有耳聞,雖然這件事做起來複雜,但是如果能做成,這對整個江南是一件有利的事情,所以從客觀上來說,他是支持的。

但是支持不強求,如果真是整合的難度太大,雙方分歧太大,也就沒有必要強求一定要整合成一體,保留原樣也是不錯的選擇。

而現在看來,這事還沒最後定論,果然分歧就出來了,至少從梅榮發剛才的表述來看,他就是十足反對整個的人。

「梅總,有什麼話你直說,如果談江南的火電的事情,我告訴你,我們江南現在準備打造能源大省,這是個龐大的計劃,我們兩人就是說幾天幾夜都說不完。」張青雲淡淡的道。

梅榮發臉色變了變,訕訕一笑,道:「以前我在江南火電的時候,我們的副董事長叫田浩方,現在他已經是董事長了。這個人能力不錯,但是品性方面多有瑕疵,就因為這個原因,當初我們火電系統選拔總經理,他屢屢落選。

現在他升任江南火電的董事長了,果然就出問題。在用人方面,他任人唯親,生活作風方面更是屢屢出問題,最近他倡導江南電網要整合,江南的電力企業也要整合。

但是這個整合怎麼開始,用人方面怎麼安排?這裡面問題很嚴重!」

梅榮發說到這裡,挪動了一下身子,使勁的給自己灌了一口水,情緒一下激動了起來,放下水杯道:「張書記,您是知道的,現在小怡就在火電,自從他進入火電公司后,就屢屢受到他的排擠和騷擾。

最近,因為整合的事情,他還向小怡提出了無理要求,說只要怎麼的怎麼的,只要小怡順從他,將來江南火電整合后成龘立集團公司,他可以繼續讓小怡當他的副手。

他這樣的做法,哪裡是黨高級幹部的素質?完全是如市井勾欄之人……」

張青雲微微皺了皺眉頭,眼睛看向梅榮發道:「你說是小沈,沈怡?」

梅榮發愣了一下,猛然點點頭。剛才的激動和亢奮情緒漸漸的從他臉上淡去,取而代之的滿臉的沮喪和憂傷,他這一刻的神情,像極了一位老父親。

「這事我知道了!」張青雲淡淡的道,他抬眼看向梅榮發,「梅總,你今天來真正要說的就是這件事吧?」

梅榮發頗為尷尬,但是還是點了點頭。

張青雲笑笑,恩了一聲,道:「對梅總你的問題,中央已經有了決議,我們省委和省政龘府都是沒有意見的。你和沈怡同志是父女關係,這一點眾所周知,但是你是你,她是她,你們兩人之間是沒有直接關係的。

這件事情,我已經多次強調過了,如果有人因為這層關係對沈怡同志有不公平的舉動,這必然是不允許的。」

梅榮發連連稱謝,一張老臉漲得通紅,曾今梅榮發以為,他的地位和權勢會給沈怡的仕途創造無窮的機會,會是沈怡前進最大的助力。

他又怎能想到有一天,當他自顧不暇的時候,他的存在反倒成為了沈怡最大的包袱。田浩方不是一盞省油燈,他干出這些種種,又有哪一點是喪心病狂?

究竟是怎麼回事,梅榮發和田浩方兩人各自心中都清楚得很,所謂你做初一,我做十五,如果梅榮發真是處處做得很到位,田浩方會絲毫不顧影響,干如此出格的事情?

梅榮發走了,張青雲目送他出門,他留給張青雲的是一個佝僂和蕭瑟的背影,他曾今的輝煌如消逝的焰火,有人曾記得那絢爛的光華,卻不存在了現實中了。

而送走梅榮發,張青雲也的確是拍案發火,馬上著季東方去查一下江南火電田浩方的情況,同時安排李武俠必須搞清楚田浩方的風評情況。

梅榮發此人雖然心機很深,但是他對沈怡是絕對不會有任何私心的,天下父母都如此,這一點毋庸置疑。所以,梅榮發撒謊的可能性很小,既然他沒有撒謊,這個田浩方簡直就是膽大包天,張青雲倒要看看他是否真是無可救藥……:://.bokon.,, 袁聖楚率團訪問嶺南受到熱烈歡嬸,江南代表團在嶺南和嶺南方面有廣泛而深入的接觸,最後就一系列的問題形成了若干協議。

在今後的若干年中,江南省將組建數條超高壓輸電線路往嶺南,為嶺南的經濟發展提供強有力的電力保障。而與此同時,嶺南願意把江南南部幾個市作為嶺南企業內遷的主要方每。

現在嶺南省城到江南蓉城高速幹線鐵路,僅兩小時車程就可抵達,如此便利的交通,也為兩地的合作奠定了良好的基礎。

重生之軍中才女 袁聖楚這次出訪一共簽訂了五項備忘錄,其中四份備忘錄都是有利於江南經濟復甦和發展的,這其中,馬上生效的備忘錄即嶺南支持江南動漫產業園區建設的備忘錄。嶺南多家實力動漫企業在備忘錄簽訂的那一刻起,立刻就可以得到由嶺南省財政提供的拓展扶植資金1000萬人民幣,這一筆責金正是他們在江南動漫產業園設立分支機構和研發中心所需費用。嶺南和江南這樣一個聯合舉動,無疑對已經豐了小成就的江南動漫產業是一個極大的利好,江南動漫之都的夢想似乎因此又近了一步。

蓉城,中心電影院門口今天張燈結綵,豪車雲集,像是慶祝盛大的節日一般。汽車駛進中心電影院大道,大道兩旁全被鋪天蓋地的電影海報所佔據。

國內巨資打造的動漫題材電影《灰狼公主》在全國千家影院同時上映,而整個規模盛大的首映棄即在蓉城中心電影院開幕。

《灰狼公主》是由江南原力文化有限傳播公司製作,斥資5000萬人民幣,是國內迄今以來投資最大、製作最精良的動漫電影。

同時,這也是蓉城動漫產業園自掛牌以來,所推出的投資最大、影響最大的動漫電影,全國動漫界聚焦蓉城,聚焦《灰狼公主》的首映式。

參加這次《灰狼公主》首映式的嘉賓堪稱豪華」不僅有來自全國各地的知名導演、電影製作人、演員,而且江南省省委〖書〗記張青雲出席這次首映式」讓這次首映式一下升格了很多。

在首映式上,張青雲不講話、不搞接見、不搞特殊,他完全就是一個普通動漫粉絲的身份來一睹《灰狼公主》的風采,而他這樣的做法,也更讓《灰狼公主》首映有了更多的花絮。

有媒體就報道,稱製片人營銷做到了極致,一部電影總投資5000萬人民幣,花掉一半做宣傳營銷還嫌不夠」最後竟然還請出了江南省省委〖書〗記這樣的大佬來幫影片匯聚人氣,這樣瘋狂的做法」也只有瘋狂的團隊能夠做得出來。

而張青雲出席首映式當天,蓉城中心電影院也著實來了強大的媒體陣容,在電影院貴賓入口,張青雲甚至被膽大的鳳凰記者圍堵追問關於江南動漫產業的相關問題。

張青雲欣然和記者談了大約一分多鐘,記者問:「張〖書〗記,您作為省委〖書〗記,親臨一場動漫電影的首映式,我們可以理解為,這是江南官方的某種姿態嗎?」

張青雲含笑回答,道:「你可以這樣理解!我們江南打造動漫之都的夢想早已有之」在若干年前,我們省委和政府就有過相關艦划可以說動漫產業,我們現在是厚積薄發,到了要出成績的時候了。

如果說真有什麼姿態,那我們的姿態是繼續支持動漫產業發展不動搖」繼續支持企業出更優秀的作品不動搖。我們孩子,我們的年輕人中動漫迷不少,我堅信,我們自己國家也一定能夠做出精品和經典。

「謝謝張〖書〗記,您看來對《灰狼公主》的期望很高」但是外界很多評論家預測《灰狼公主》將會遭遇滑鐵盧。我想請問,如果這次嘗試失敗了,會不會給我們脆弱的動漫產業造成致命的打擊。」記者的問題非常犀利。

張青雲卻哈哈一笑」道:「我堅信《灰狼公主》會成功,因為這是一部厚積薄發的電影。我們江南的動漫產業嚴格的說是一妻條產業鏈」這其中動漫電影只是這整個鏈條中的一環。所以我們這個產業並不脆弱。

更重要的是,我們很清醒、理智,隨時都有失敗的準備!失敗是成功之母,沒有失敗,哪有成功?我們這個產業能夠有今天的成績,也是經歷過無數次失敗洗禮過的。」

一共兩個問題,卻讓集青雲成為了各路媒體關注的焦點,連電影娛樂媒體都有張青雲大幅照片,這其中就有質問,稱《灰狼公主》有省委〖書〗記捧場,是不是會有不一樣的結局?另外,《灰狼公主》是否有政府背景或者說是官方背景?

一時,這部動畫片開始在網上被熱議,這在無形中,的確是幫製作方做了一次眼球營悄《灰狼公主》的首映很成功,張青雲看過後的評價是這部作品是國產動漫電影中故事情節、動漫製作、價值取向等多方集大成的巔峰之作,更不錯的是其中的音樂作品也是一大亮點。

在《灰狼公主》熱播一個星期後,《灰狼公主》的主題曲登上了網路金曲榜的榜首,這一首包含濃濃〖中〗國風的歌曲迅速火遍網路,人們交口傳唱,照目前的發展勢頭,其必然會成為一大經典!

而因為《灰狼公主》的成功上映和不錯的業績,蓉城市委市政府、江南動漫產業園不失時機的開始了城市形象推介專題活動,蓉城動漫之城,蓉城城市規劃和蓉城城市建設中動漫的元素逐漸多了起來。

而一股動漫風也因此席捲蓉城,席捲整個江南,江南的動漫因此迅速升溫,整個產業成井噴發展,江南動漫產業園像一塊巨大的磁石,吸引著全國乃至全世界的資金人才往此地集中……

江南省,張青雲辦公別墅,今天來向張青雲彙報工作的是組織部副部長李武俠。

大冷的天,李武俠一進別墅,額頭上的汗珠就沁了出來,心中開始激蕩澎湃,不知道是激動還是霉張,反正就是失去了平常心。

最近江南省省委組織部長吳剛被確診為肝癌,需要出國治療,極有可能在近期吳剛就會辭去組織部長的職務,這一來,江南組織部長這個位置就空出來了。

在眾多的競爭組織部長的人選中,李武俠應該算是非常有競爭力的,畢竟李武俠作為組織部常務副部長,近幾年來組織部的日常工作基本都是他在管,說到業務上的熟悉,無人出其右。

另外,李武俠上正廳年限很長了,在組織部常務副部長的位置上都幹了這個第五今年頭了,從資歷來說,他是相當老的。

目前全省正廳幹部中論資排輩,論威望,李武俠的威望相當高,現在江南上下基本都清楚,辦事到組織部,找李部長是正確的做法。

尤其是幹部任用、選拔的時候,李武俠的話是非常管用的,他雖然無法決定黨委的意圖,但是他基本可以決定誰有資格、誰沒資格,這樣的權利,足以讓李武俠名震江南了。

當然,凡事有利就有弊,官場這個圈子往往就是如此奇怪」大多數的時候,實權高官不容易被提拔。李武俠就是典型的實權官員,從這一點說,也算是他的一個弱勢。

手上掌權柄盛了,在工作中得罪的人難免也就會多,即使是為人沒有問題,但是別人眼紅、妒忌的情況也很多,就是領導對其的看法也難形成統一意見,所以在組織斟酌的時候,這類人不是很有利。

再加上,手上有實權,那是肥差,一般這樣的位置都很關鍵,組織上在選拔任用人上都慎重了有慎重,沒有絕對把握,一般不太敢換人,當然,這種情況在目前的李武俠身上不存在。

李武俠從副部長提拔為正部長,他依舊人在組織部,但是性質卻是天壤之別,組織部副部長,即使是常務副部長,充其量也就是廳級,和副省級這道鴻溝依舊存在。

另外,組織部長一般都是省委常委,從正廳一步到副部而且還能進入省委常委班子,這個跨越絕對是質的跨越,如果能成,就標誌中李武俠從此步入了江南省最高領導層的行業。

諸般利弊,李武俠自己權衡得是相當到位,相當清晰了。說句實在話,不到最後一刻,李武俠對自己能否上位沒有哪怕一絲的把握。

組織部長這個位置太關鍵、太重要了,組織對這個位置的人選肯定會是慎之又慎,而且,這樣的熱門位置,喜爭對手之強大也不是一般人能想象的,李武俠沒有信心一定自己就能勝出。

而這正是李武俠今天來〖書〗記辦公別墅緊張激動的原因,江南組織部長的最終花落誰家,最終的歸屬,張青雲的態度至關重要。

張青雲如果力挺李武俠,〖中〗央沒有理由會在這個事情上不尊重張青雲的意見,而且憑張青雲目前在江南的地位和威望,他點了頭,常委會順利通過也是絕對沒有什麼懸念的…………?!~ 當布爾什維克打算接收德國的要挾,準備在可恥的「賣國條約」上簽字的消息傳播出去的時候,整個俄羅斯都沸騰。有拍手稱快的,也有破口大罵的,甚至不乏一些情緒激動的愛國者操起傢伙湧上街頭,準備用實際行動去捍衛自己的祖國。

總而言之,俄國的局勢變得更加的混亂了,越來越多的人和政治勢力開始蠢蠢欲動,一場顯而易見的風暴正在醞釀當中。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