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我明白了。你這是刑天會的吧?」陳青雲笑著問道。

「看來你倒走了解一下。識相的立刻賠醫藥費,道歉然後走人。」

刑天會現在都是整個省的霸主了,下面的幫眾居多。陳青雲一直在被控操控著,實際上知道陳青雲的人不多。儘管一些小頭頭知道陳青雲的樣子。可總也看不到,怎麼能記得起來。否則,禿頭要是知道對方坐著的是他老大的老大,恐怕早就跑掉了。

教導處主任原本還挺霸氣的,可是聽到這兩個家長的對話后,額頭立刻就流出了汗。這兩個家長居然都是混混,這下可慘了。原本還想拿這件事情做下文章,現在明顯是不成了。只求事情不要鬧得太大,否則他也吃不了兜著走。

「兩位家長,都息息怒。孩子在學校產生點矛盾,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如果家長要是再因為這件事情鬧出矛盾,那就不好了。」教導處主任見事情有些不受控制了,只得出生調解一下。

「現在事情的性質已經不是剛剛的小孩子矛盾了。草,你不是很牛逼嗎?我今天非得讓你知道有些人你是不能惹的。」

豪門遊戲:契約已過期 陳青雲打了個哈氣,站起身微笑道:「那個,禿頭弄我叫陳青雲,不如給個面子,這件事情就算了吧!」

「我靠,你以為你是誰,讓我給你面子。哎,你剛剛說你叫什麼?」禿頭愣了一下。

「陳青雲。」

禿頭的臉部表情立刻就變得僵硬起來,臉色灰白。因為在這一刻,他終於想明白對方的這個男人為什麼看著眼熟了。心中是欲哭無淚啊!麻痹的,這是什麼事啊,自己竟然跑到老闆的面前得瑟,這不是找死嗎?

「那個,那個。」禿頭已經嚇得語無倫次了。

「行了。謝謝禿頭哥諒解。這件事情就算過去了,如果你要是執意要一些醫藥費的話,我可以出。」陳青雲從對方的表情就知道對方已經都明白了,這就足夠了。他這次之所以沒有來硬的,一來對方是刑天會的,二來桃huā的下腳的確是重了點,第三點最重要不希望孩子們知道他都在幹些什麼,以免讓孩子們養成不好的習慣,在學校也會留下不好的影響。

「老……」

陳青雲站起身握住禿頭的手,稍微用了一下力,制止了對方接下來要說的話。

「哈哈,小孩子嘛!沒有關係的。」禿頭也不傻,立刻就明白是怎麼回事了,立刻就把話頭給轉子過來。

禿頭的畫風轉得太快,讓其他人都有些不適應。特別是禿頭的兒子小俊,本來還想借著老爹發一些威,沒有想到到頭來竟然是這種結果。

「爸,那他們就白踢我了?」小俊有些委屈的說道。

「啪!」禿頭回手就給小俊一個嘴巴。「王八羔子,我平時是怎麼教導你的。在學校要和同學互敬互愛,你都幹些什麼事情。踢死你也不多,還不趕緊給同學道歉?」

小俊捂著嘴巴,不敢相信老爸的舉動,不是吧!剛剛還要收拾對方,怎麼轉眼就收拾起自己來了。

「不好意思教導主任,又給您添麻煩了。晚上回去我一定好好教訓一下這小子。我那邊還有點事,就先走了。」禿頭說完,就在眾人目瞪口呆的情況下溜走了。

葉蜻蜓和林若娘反應了一會,總算明白過來了。刑天會的老大刑天看到陳青雲都是點頭哈腰的,這麼一個小頭頭,出現這樣的結果也是理所當然的。

事情以鬧劇的方式結束了,這讓教導主任鬆了口氣。

「主任,我過來想給葉老師請個假,您不會介意吧?」

「當然,當然。」

桃huā也想拉著小林子請假,不過被陳青雲給拒絕了。並且答應對方放學後來接他們,兩人這才罷休。

出了學校,林若娘欲言又止。

「我們要去吃些東西,要不要一起去?」陳青雲笑著問道。

林若娘看了一眼葉蜻蜓,搖搖頭。「我不去了。醫院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再見!」說完,就攔下一輛計程車離開了。

「她好像有話對你說。」葉蜻蜓看著林若娘遠去的車子,說道。

nnn

朕昨天設置定時發布,結果只是上傳了,忘記設定時間。個天才發現,十分的悲劇。今天還會有一更,把昨天的補上,祝大家聖誕快樂!!~! (飛天中文網www.gosky.net)陳青雲自然也看出來林若娘有話要說,只不過對方不說。飛天中文網。他也不好主動去問。回去有空給小林子打個電話問問自然就知道了。

不管怎麼樣,現在他與林若娘也算是好朋友。對方要是有困難,他不可能袖手旁觀。

「我們去什麼地方?」葉蜻蜓坐在副駕駛位置上問道。

「你給婉虞打個電話,看看她能不能出來?」

葉蜻蜓的臉蛋立刻就紅了起來,有些扭捏的掏出電話,手放在屏幕上,遲遲不撥出號碼。

「怎麼了?」陳青雲奇怪的問道。

「蜻蜓,你怎麼了?臉怎麼紅了起來,是不是身體哪裡不舒服?」陳青雲問道。

實際上,葉蜻蜓哪裡是生病了,只不過是突然想起來上次三人瘋狂的舉動,有些害羞而已。正因為陳青雲讓她打電話,誤會陳青雲又想做那個事情。

「沒……沒事。婉虞說,她以後再「……再也不跟你那麼玩了。」葉蜻蜓咬著嘴唇說道。

陳青雲愣了一下,立刻就反應了過來,哈哈大笑了兩聲。

「葉老師,你現在的思想怎麼也變得越來越流氓了。我只是想找婉虞,又沒有說幹什麼?你怎麼就想到那個方向去了呢?」

葉蜻蜓大窘,伸出粉拳打在陳青雲的身上。「討厭!」

「好了。這兩天我就要離開中海去西藏了。也沒有太多時間陪你們,今天就好好陪你們一天。」陳青雲捏了捏葉蜻蜓的臉蛋。

葉蜻蜓知道自己誤會了,臉蛋立刻更紅起來,趕緊撥通了羅婉虞的電話。

可是電話打通了,卻一直沒有人接。

「她應該在開會。這段時間她十分的忙,每天晚上回家都很晚的。」葉蜻蜓無奈的聳了聳肩膀。

「既然是這樣」那就我們兩個人好了。有沒沒有特別想去的地方?」陳青雲問道。

葉蜻蜓笑著搖頭。「有你在的地方,就是我最願意去的地方。」

這也算是世界上最樸實的情話了。

「那就逛街吧!順便給咱媽買些東西。」庄小蝶可是惹不起的人物,能打溜須拍馬的時候,自然不會放過。飛天中文網www.gosky.net。

「什麼咱媽」怎麼叫得那麼親,我可是沒說要嫁給你。」葉蜻蜓白了陳青雲一眼。

「哎,你這麼說可就錯了。就算是你不想嫁給我,那也沒有關係。但是我必須說是咱媽,這是一個〖道〗德的問題,跟私人感情無關。」陳青雲搖頭道。

葉蜻蜓被對方給說迷糊了,問道:「你說的到底是什麼意思?」

「這樣吧!我給你舉個例子,你自然就明白了。就好比我們兩個買了許多東西。然後做到家裡的床頭上,開始給雙方的老人分東西了。我媽的,你媽的。我媽的,你媽的。你覺得這樣合適嗎?」

你媽的,你媽的,真虧得陳青雲想得出來。不過經過他這麼一說,葉蜻蜓倒是真覺得叫咱媽再合適不過了。

「歪理!」

兩人一路說笑,來到了購物〖廣〗場。買東西是其次,主要還是想多陪陪葉蜻蜓。也沒有特別想買的」兩人牽著手在商場內閑逛。

閑逛歸閑逛,可是被某些有心人立刻就注意到了。

作為中海市有名的狗仔記者東方茂今天本來是休息的,帶著女朋友逛逛街,吃吃飯。可就在他們餐廳裡面吃飯的時候,透過窗戶讓他的心臟為止收縮了一下。

「怎麼了?」東方茂的女朋友問道。

「你看看那是誰?」東方茂眼睛一直盯著窗外手牽手的陳青雲兩人。

「不認識啊!你朋友?」

「呵呵,不是。他並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堆錢啊!不跟你說了,今天就先不逛街了。我有點事先走了。」東方茂掏出褲兜中的手機就走出了餐廳。

東方茂躲在暗處將手機對準了陳青雲兩人,這可是天大的新聞,跟水晶有關係的男人竟然又跟其他的女人走在一起,而且十分的親密。這條消息要是曝光出去」那絕對是個大新聞,帶給他的經濟利益也是不言而喻的。

陳青雲還不知道只是逛逛街就被狗仔隊給跟上了。

帶著葉蜻蜓在商場內轉悠了一圈,就在下樓的時候意外的遇到了同樣前來逛街的老媽秦頌。

「你這個臭小子,回來了也不會回家看看我。真是有了媳婦忘了娘!」秦頌瞪了瞪陳青雲。

陳青雲尷尬的撓了撓腦袋,笑道:「我這不是比較忙,晚上正準備回去給您老人家回去請安呢?是不是啊,蜻蜓。

葉蜻蜓趕忙問好:「阿姨,您自己來逛街嗎?要不要我陪您?」

看到未來的婆婆,葉蜻蜓自然而然的就說些好聽的話了。

「還是我兒媳婦知道疼你。那好」你陪我逛逛好了。你要是閑著沒事,就去找個地方喝杯咖啡」我和蜻蜓逛完街再給你打電話。」

得,人家逛街,直接把自己給甩掉了。陳青雲只得點點頭,準備到樓下的咖啡廳去坐一坐。

可是,就在他一轉身之際,看到了樓下大柱子的位置閃過一個人影。

有人跟蹤,陳青雲皺了皺眉頭,此人離得很遠,並且沒有什麼危險性,所以他一直沒有注意到。嗯必對方也跟蹤很長時間了,有什麼目的?

上官遠躲在柱子後面拍了拍胸口,心道:好險,差點就被發現了。

「上官叔叔,怎麼是你?」陳青雲站在上官遠的身後愣了一下,沒有想到跟蹤的人竟然是上官遠。

上官遠嚇了一跳,轉身尷尬的笑了笑:「呵呵,青雲啊。這麼巧!」

陳青雲扭頭看了一眼已經上樓到母親,立刻就明白是怎麼回事了。上官遠是暗中跟著老娘過來的,跟自己一點關係都沒有。

陳青雲也沒有點破上官遠的謊話,笑著點點頭:「是啊,好巧。我正好要去喝杯咖啡等我老娘,你要不要一起去?」

「好啊。我正好也有些渴了。」上官遠立刻答應下來。

兩人向樓下走去,走了兩步,陳青雲感覺後面怎麼還有人跟蹤呢?今天是怎麼了,大家都玩起跟蹤遊戲了。

一轉頭,沒有任何可疑的人。

作為中海市第一號狗仔記者,東方茂自然有些過人的跟蹤本事。離得很遠,而且還是隱晦。

最終他還是憑藉著專業的跟蹤技術拿到了陳青雲和葉蜻蜓牽手的照片。原本以為還會有更進一步的發展,沒有想到半路上葉蜻蜓被秦頌給拉走了。又跟蹤了一小段發現已經沒有任何跟下去的意義了,而且陳青雲也有所警覺。所以他準備離開了。

快步的往樓下走,只要將照片帶回去,那麼一大筆豐厚的獎金就到手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走得太急了,東方茂與前方一個行進的男子頂頭撞了一下,對方立刻匆匆的走了過去,連聲對不起都沒有說。

東方茂今天心情不錯,也懶得跟對方計較。出了商場后直接打車回到了報社。第一件事情就是衝進了主編的辦公室。

「老大,老大,天大的新聞啊!你猜猜我拍到了什麼?」東方茂激動的拍著桌子說道。

主編雖然有些不滿手下不敲門就沖了進來,不過看在東方茂為他賺了不少錢的份上,還是忍了下來。

「你今天不是休息嗎?怎麼還拍到新聞了?」主編問道。

「而且是天大的新聞啊,你快猜猜我拍到誰了?」東方茂故意不說出〖答〗案,賣關子。

「拍到水晶和陳青雲最近的進展了?」主編見東方茂如此激動,一定是拍到什麼大新聞了。

如今在中海,能跟大新聞掛上邊的,水晶肯定當屬第一。

東方茂嘿嘿一笑,點頭道:「只對了一半。這個人跟水晶有關,不過他的新聞如今絕對可以蓋過水晶的。我這麼說你總該明白了吧?」

主編一拍桌子,驚訝道:「你拍到陳青雲什麼了?」

「是的。可惜今天沒有帶相機,只是用手機拍的照片。陳青雲跟一個陌生的女孩子手牽手走在大街上。你說,這個算不算是爆炸性的新聞?」

「真的嗎?這條新聞絕對會上頭條的。這個月發你一萬塊獎金,快,趕緊把照片拿來我看看!哈哈,真不愧中海第一記者,在休息的時候居然也能弄到這麼重要的新聞。」主編高興壞了。

「稍等,我拿手機給你看。」東方茂得到了想要得東西去褲兜裡面拿手機,可是左翻翻,右翻翻,怎麼找也找不到手機了。

上衣兜里,屁股兜裡面,就連里懷兜中也都找了,全部沒有。再三找過之後,東方茂不得不承認了一個現實。他的手機丟了。

「概點拿出來啊!」主編催促道。

「主編,我的手機好像丟了!」東方茂哭喪著臉說道。

「什麼!手機丟了。我說東方茂,你是不是在耍我玩。早不丟,晚不丟的,怎麼偏偏在這個時候丟了。」主編黑著臉問道。

「我也不知道啊!」東方茂都要哭了,媽的,這是什麼事啊!原本還想靠照片賺點錢,現在好了。不但沒賺到錢,還讓主編誤會,最可悲的還是將他新買貝口多元的手機也給弄丟了。!~!記住網址:www.gosky.net 可怕到了極點的刀氣,劃過虛空,帶著無邊的氣浪,向著靜心的身上落了下去。

靜心微微的凝起了眉頭,手一動,一道巨大的手印在虛空幻現了出來,向著那巨大的刀氣拍了過去。

「轟!」

那刀氣雖然氣勢如虹,可是在到了靜心的面前,卻被那巨大的手印給撕碎了。巨大的手印原式不變。繼續的向著北影狂刀的身上落了下去。

「嗯……」北影狂刀悶哼了一聲。一股巨大的力量,將他整個人衝擊的倒飛了回去,那無形的手印按在了北影狂刀的身上。

「嗷……」北影狂刀整個人怒吼了一聲,手中的刀狠狠的向著眼前的手印劈砍了下去。

「轟!」在一陣如潮的爆炸聲中,那手印頓時湮滅了。

北影狂刀看著眼前的靜心,感到胸前火辣辣的。他的臉色無比的凝重,這靜心的實力絕對是達到了玄聖期。如果不是如此,她絕對不會給自己造成如此大的壓力。

周圍的眾位修鍊者見狀,知道可以輕易擊敗北影狂刀的修鍊者,絕對不是自己等人可以比擬的。一些見勢不妙的修鍊者已然開始撤退了。

只有北影狂刀雖然被這靜心擊退了。但是讓他輕易的放棄這火之鑰,北影狂刀的心中卻還是有些的不甘。

見靜心輕而易舉的擊敗了北影狂刀。明月宮主大為的驚喜。連忙的上前幾步,來到了靜心的身邊,對著她說道:「前輩,這些人都是覬覦我們縹緲宮的火之鑰,前輩千萬不能放他們離開。」

「火之鑰?」靜心皺了皺眉頭。作為縹緲宮的人,靜心自然也聽過縹緲宮的火之鑰是縹緲宮的鎮山之寶。

秦浩天此時準備找機會離開,趁著這個時候,無人認的自己的時候,逃走,自然是最好的。

「哈哈哈……」

一道人影從秦浩天飛來。秦浩天還沒看清眼前的人影,但覺自己肩膀一沉,自己的人已被對方抓在了手裡,向山下而去。

這偷襲秦浩天的人,不是別人,正是北影狂刀。他到底還是覬覦火之鑰。雖然知道自己不是靜心的對手,可是在臨走前,還是順手的將秦浩天給帶走了。

「前輩,快攔阻他,我們縹緲宮的天之鑰就在他手中的那個小子的手中。」明月宮主見北影狂刀竟然要把秦浩天帶走,心裡大急。

「哦……」靜心一聽天之鑰竟然在秦浩天的手上。身子一晃,向著北影狂刀追去。

北影狂刀雖然速度快,可是帶著一個人,又如何是實力還在他之上的靜心的對手。

「把人留下,你可以離去!」靜心擋在北影狂刀的面前,口氣淡淡的說。

「哼……你以為你攔的住我?」北影狂刀看著手裡的秦浩天,又看了看眼前的靜心,話頭有些不客氣。

「你大可試試……」靜心說完,手一拂,向著北影狂刀手中的秦浩天抓去。

秦浩天有些無奈,在這一刻,他才強烈的感覺到,自己雖然是玄主期的修鍊者。可是這實力和這些更強幾個檔次的修鍊者,還是比都沒的比。完全是被人秒殺的份。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