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分鐘很快就過去了。

「怎麼樣,考慮清楚了?」

「如果我答應,你會遵守諾言嗎?」火淼艱難的開口問道,他不想死,他煉製邪火還不是為了能夠多活幾年?

「你沒得選擇!」

「好,我答應你!」火淼知道自己沒有退路了,他不答應的話,早已虎視眈眈在一邊的屠龍刀刀靈就會撲過來,一口將自己吞下去。

「發心魔血誓吧!」

「我,火淼謹以本心發誓,在今後的歲月里,奉蕭寒為主,主人的意志就是我的意志,赴湯蹈火,萬死不辭,若有背叛,萬火灼心而死,靈魂永世不得超生!」火淼鄭重的發下了心魔血誓!

冥冥之中,蕭寒感應到了火淼的誓言,這是來不得虛假的,心魔血誓作為至高誓言之一,那是有相當恐怖的約束力的。

從古至今,還沒有發下心魔血誓的人背叛誓言之後安然無事的,幾乎每一個都屍骨無存,魂飛魄散,永墮輪迴!

「既然你已經發下心魔血誓,我就傳授你奪舍之法!」蕭寒一點真靈沒入火淼的殘魂之中。

火淼靈魂虛影顫抖了一下,便凝實了一分,靈魂之火衰弱的趨勢不但止住了,還增強了幾分!

「主人,這是什麼功法?」火淼jī動的叫了出來。

「這是奪舍之法,你修鍊一下,接下來我會幫你奪舍!」蕭寒道,「你的新身體是一位二級主神中品境界的高手,他還沒有死,不過意識陷入húnluàn,鑒於他的靈魂力量的強大,我會幫你吞噬他的記憶還有掌握他一身的修為,明白嗎?」

「主人,你說的是真的?」火淼更加jī動了,他現在才知道什麼一念地獄,一念天堂了,假如他剛才拒絕的話,這一刻又怎麼會從一個shì神階頂峰的高手一躍成為主神階的高手,雖然是奪舍來的,但這樣的好事,可不是天天都有的,機遇怕是萬載難求!

「你在懷疑我的話?」

「不,主人,我只是太高興了,沒想到我火淼也有一天會成為主神級別的存在!」火淼興奮的道。

「這有什麼,你們龍族也有主神級別的存在!」蕭寒道。

「我們龍族也有主神?」火淼驚訝道。

「怎麼,你這個火龍老祖會不知道,在祖龍之地,你們龍族肯定有這樣的存在,龍神不過是你們龍族中最強大的而已!」蕭寒從jīng靈nv王瑟琳娜嘴裡了解到不少龍族的秘辛,特別是關於龍神的,龍神在一萬年前是一級主神中品修為,實力堪比一級主神巔峰,所以才所向無敵,成為龍族的守護神,其實龍族光靠龍神一個人是扛不住的,龍神麾下至少有十位主神級別的高手,雖然他們修為不如龍神,但是放到三界之內,也算是有數的高手了,所以龍神雖然隕落,但這些人並沒有跟著一塊兒隕落,所以龍族就算沒有龍神,也不至於沒有自保的能力。

這些他連秦天都沒有告訴,誰讓這個老傢伙出賣自己呢?

「這是真的嗎?為什麼這麼多年都沒有見過他們呢?」火淼將信將疑道。

「他們都在龍墓之中閉關修鍊,龍族又沒遭遇滅頂之災,出來幹什麼?」

「龍墓?」火淼微微一驚,若是之前只有三分相信,現在他有了七分相信了,龍墓是龍族的聖地,龍族死了之後才有資格進入,但是龍族活著進入其中的,恐怕也只有龍神和他麾下的守護龍族的高手了。

修為一旦達到主神境界,一些規矩就不適用了。

「少羅嗦了,你只有四個時辰,趕緊凝鍊你的靈魂吧,如果達不到突破不了第一層,你就等著下次機會吧!」

「什麼意思,主人?」

「你達不到第一層,以你的靈魂之力,不是奪舍別人,而是被人吞噬,明白了嗎?你以為二級主神的靈魂之力是大白菜呀!」

「是,主人,我明白了,我馬上就凝鍊!」火淼訕訕道。

火淼修鍊出靈魂之火,悟xìng還算不錯,四個時辰凝鍊第一層,問題應該不大。

莫天恩雖然被「失魂引」mí暈了,但是這對他來說是一個難得的喘息之機,五個時辰的休息,會使得他意識海慢慢的恢復平靜。

當然,這也是蕭寒所需要的,如果乘莫天恩意識húnluàn的時候奪舍,雖然成功的幾率會大一些,但是這不是他想要的,因為他想要火淼繼承莫天恩的一切,包括他的記憶,意識húnluàn的時候奪舍很有可能會傷到莫天恩的意識海,不利於記憶的繼承,而且火淼也會受此影響,變成一個意識húnluàn的瘋子,這並不是蕭寒想要的。

何況火淼那個時候些奪舍,只會製造出一個瘋子出來,他可不想自己的一番心血付之東流。

蕭寒不打無把握之仗,在火淼奪舍之前,他還是對莫天恩的身體做了一番檢查,奪舍是一種逆天行為,到時候必然會引起天降異象,湛盧劍靈奪舍的時候他就見識到了,上天降下了天劫,雖然這是理想空間,未必會有天劫,但該準備的還是準備一下!

有了上一次的經驗,蕭寒這一次自然準備的更加充分了,上一次要不是蔚姿婷一旁幫助,他差點就控制不住湛盧劍靈,這一次他不會犯這個錯誤了,火淼發下心魔血誓,就算奪舍成功,也不能向他出手了。

再者,上一次他忘記封住那狼人的經脈了,使得湛盧劍靈一奪舍就具備強大戰鬥力,這一次他徹底的封住了莫天恩體內的部分經絡,這樣就算奪舍的過程中有什麼異變,也不會對自己造成傷害!

莫天恩畢竟是二級主神,靈魂之力必然強大無比,雖然在幻境之中消耗不少jīng神力,但他的意識海還是異常的難以攻破的,所以火淼即使將奪舍**第一層凝鍊成功,能不能奪舍也還在五五之數!

如果莫天恩修鍊的是魔法,那就不用考慮了,直接殺了他,煉製一具傀儡了。

s:本書進入倒計時,六百章收官,也就說剩下兩章, 陳同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從會議室中離開的,他只是知道坐在眼前的郭輔,就算是在他離開的時候,都沒有任何動容,瞧著他的眼神都沒有流露出絲毫想要表達善意的意思。<想到自己昨天晚上對郭輔所說的那些笑話,想到從結婚後自己兩口子是如何對待郭輔的,陳同就感覺心如滴血,就感覺這次恐怕天要塌了。

從會議室回到辦公室后的陳同,終於從那種震驚中清醒過來,做出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趕緊打電話到紫州市。

電話是陳同媳婦劉凡接聽的。

陳同回到璨皇市,而劉凡是要留下來陪陳莎的。雖然說在兩個人看來,陳莎是壓根就沒有必要多做關心的,但畢竟出現離婚這樣的事情,該陪伴的時候還是要陪伴的。

「我說你這是一天離開我都活不下去嗎?這麼著急的打電話做什麼?」劉凡不耐煩的說道。

「什麼離開你就活不了,我給你說,現在帶著莎莎趕緊給我回家。」陳同急聲喊道。

「怎麼了?出什麼事情了?」劉凡不解問道。

「郭輔真的像是那天那個人所說的那樣,成為蘇沐的專職秘了。就在剛才王冉群親自陪伴著他,讓我就舊發電廠的事情做出報告。那個發電廠的事情我以前不是給你說過嗎?沒事的話怎麼都好說,而要是說有事情的話,那就是大事。現在這事明顯就是郭輔負責的,所以說你趕緊給我帶著莎莎回來。」陳同語氣中明顯帶出一種暴躁不安。

「什麼?郭輔真的翻身了?」劉凡當場傻眼。

「你就是個敗家老娘們,當初我就說讓你們再等等再等等,你們娘倆兒就是不聽,現在倒好,發生這樣的事情。你說怎麼辦?郭輔還不往死的收拾我才怪,郭輔是不會再給咱們家顏面的。你趕緊讓莎莎回來,順便問問莎莎是怎麼想的。她到底願不願意和郭輔復婚。兩個人畢竟剛離婚,還是有感情基礎的。」陳同想都沒想就說出這些話來。

「我說你個老頭子。你真的是不拿閨女的幸福當回事,你知道這次郭輔會做久嗎?」劉凡倒是保持著清醒喊道。

只是換來的卻是陳同更加不屑的怒喝聲。

「你知道什麼?你知道蘇沐是誰啊?我剛才已經將蘇沐的資料全都搜查一遍,蘇沐真的不是楊彥勛能夠相比的,你就聽我的話沒錯。我不管,你們下午馬上給我回家,現在就動身趕回來。」

咣當。

陳同這邊猛然掛掉電話,那邊的劉凡卻已經是呆若木雞。

郭輔到底會怎麼做那?

璨皇市市郊。

這裡距離市區真的是沒有多遠,也就是撐死了二十里的道路。在這裡就是能夠看到一處廢棄的工廠,這就是璨皇市都知道的發電廠。這座發電廠在璨皇市的歷史上是扮演著很為重要的角色,對整個城市的發展是有著作用的。但現在卻是已經被徹底廢棄,你所能夠看到的全都是破爛的建築。這裡沒有任何一座房子是完好無損的,全都是處於破爛衰敗狀態中。

「五年就敢報廢成這樣,真的是讓人瞠目結舌。」朱槐笛搖頭道。

「是啊,五年不應該啊。」蘇沐感慨道。

但事實就是如此。

沒辦法誰讓當初這處發電廠被遺棄的時候,是進行過拆除作業的。這裡只要是還能夠用上的設備全都被運走,所有平房全都被推平,就算是所謂的樓房也是有的當時全都被執行著爆破作業。只不過是後來礙於這樣做動靜太大。所以說才沒有誰去管。

在這樣的破爛狀態中,發電廠是沒有誰會去管理的,所以說這裡也是沒有人會負責著。誰想要過來就能夠過來不說。這裡雜草叢生,在這裡你甚至有時候都是能夠看到奔跑的野兔。

「其實這個地方地形真的是不錯的,距離市區也沒有多遠。二十里地的路程,依著現在璨皇市的發展速度,在這裡開發房地產是不錯的。就算不是房地產,進行其餘工廠建設也是不錯的。只要不是污染性質的企業,都是可以接受的。」蘇沐這倒是有點專業毛病犯了的意思,看到這種情景就將自己當成是發展經濟的執掌者。

「蘇少,你這是職業病。」朱槐笛笑著道。

「哈哈。」蘇沐開懷大笑起來。

朱槐笛現在跟隨著蘇沐。才真正意識到自己是個人。以前當刺客的時候,真的是不能夠像現在這般。自由自在的在陽光下活著。而現在他總算是知道,這樣的人生才算是最為完美的。要是說再能夠找到妹妹的話。朱槐笛這輩子就真的是無欲無求。你就算是讓朱槐笛現在找個偏僻山溝過完餘生,都不會有什麼遺憾。

「咱們隨便轉轉吧。」蘇沐說道。

「好。」

兩個人就開始沿著這箇舊發電廠行走起來,都是古武者的他們,速度那是不用懷疑的,只要他們想,是能夠在很短時間內將這裡給逛完的。而說起來就眼前這個地方也真的是沒有什麼可以多轉悠的,全都是沒有任何設備的廢廠,要不是有些破爛的房屋,真的是沒有誰會過來這裡。不過瞧上去,這裡應該倒像是被某些喜歡玩對戰遊戲的人光顧,能夠看到地面上有那種塑料子彈。

發電廠的不遠處一角。

這裡竟然是有座池塘。

眼前這座池塘面積倒是沒有多大,能夠看出來應該只是附近村子裡面當初在這裡餵養魚的魚塘。只是如此的話,也沒有什麼稀奇的,奇怪的是在這裡竟然有著一個老翁像是在玩釣魚的意思。在老翁的旁邊,跟隨著一個十來歲的男孩。男孩很為興趣昂然的瞧著老翁,在那裡釣魚,絲毫沒有任何不耐感。

蘇沐心思微動,既然想要知道這個發電廠的詳細信息,那麼本地人是最有發言權的。

「老人家,你是這個附近村裡的嗎?」蘇沐走過來后隨意的攀談起來,順勢就遞出去一根香煙,只不過老者卻是搖搖手,沒有想要接過來的意思,指了指旁邊的座位,示意蘇沐坐下來。

「你們是誰?」老者看著蘇沐問道。

「我們是過來瞎轉悠的。」蘇沐說道。

「瞎轉悠的?不要以為你這樣說我就會相信你,我要是沒有猜錯的話,你們應該就是那個投資商的人吧?我奉勸你們,真的要是想要為民做點好事,真的想要積攢點功德的話,就不要在這裡進行那種投資。這裡距離璨皇市是那樣的近,你們要在這裡修建什麼所謂的化工廠,修建所謂的垃圾處理廠。

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們會收購垃圾嗎?你們無非就是拿垃圾場當作你們化工廠的幌子,應付上面檢查,說是你們這裡的環保措施是絕對過關的,但真的是那樣嗎?小夥子,你不要用那種眼神看著我,像是你這樣的人,我這兩天不知道見過多少次。

我還是那句話,發電廠是國家的,國家想要怎麼弄就怎麼弄,我是沒有任何意見的。我就算是有意見,也是不管事不是。但這個魚塘卻是我家的,既然是我家的,既然我們家的合同還沒有到期,就沒有誰能夠動。就算是在這裡死盯著,我也要釘死你們,不能夠讓你們將璨皇市給污染掉。」老者剛才還是滿臉笑容,誰想到說出來的話竟然是如此鋒銳。

就算是蘇沐都不由有些愣神。

這裡面怎麼還有這樣的說法嗎?

「老人家,你真的是誤會了,我和什麼投資商是沒有任何關係的,就像是你所說的那樣,人家投資商那麼大的腕兒,真的要是說想要這裡的話,還需要派遣我這樣的人過來嗎?或許你是碰到過前來找你談事的人,但絕對不是我。再說我的模樣你看著像是過來要和你談這事的人嗎?我不和你談這事,你總不能說我是什麼投資商的人吧?」蘇沐掃視著眼前的池塘,哪怕是現在這個季節,在吳越省這邊都不會出現很為寒冷的時候,一陣清風吹過,能夠看到池塘浮現出著圈圈漣漪。

「難道說真的是我猜錯了,你們不是投資商的人?」老者詫異道。

「當然不是。」蘇沐搖頭道。

「不是的話最好,要是說真的是,我老頭子是和你沒完的。」老頭的臉色這才是變的緩和下來,瞧著蘇沐也沒有剛才的那種聲色俱厲。畢竟蘇沐是路人的話,自己就真的是沒有必要那樣做。

「老人家,你能不能給我說說你們這裡的發電廠是怎麼回事?不瞞您說,其實我是報社的,我是收到匿名舉報信,說是你們這裡的發電廠是存在著違法的事情,所以我才會過來瞧瞧的。你看我的模樣,也就知道我們報社領導對這個事情要是持有懷疑態度的,不然不可能只是讓我過來先期調查下。當然要是說老人家你有什麼不能說的原因,我也不會多問的。」蘇沐說道。

報社的? 第五百九十九章:通道開啟大戰在即(五)四個時辰轉瞬即逝,蕭寒的留了一絲神識在空間戒指中,就在這個時候,火淼佔據的萬年火yù有了一絲動靜,先是出一點光亮,然後光芒越來越甚,直至有些刺眼的感覺。

一個更加清晰的火紅色人影從火yù上緩緩的升起,火淼靈魂的氣息比他被殺之前的更加強大了!

蒼茫大陸對於智慧生物的修為有壓制,但是對精神力修為卻沒有多少壓制,但是在蒼茫大陸上,身體是精神力的容器,所以說如果身體境界不突破的話,精神力也容納不下多少,所以就算擁有了越境界的精神力,身體被壓制的話,也揮不出強大的實力來!

這就是為什麼主神境界的人進入蒼茫大陸,同樣也只能揮出shì神階巔峰實力的緣故,因為他們的身體被壓制了,出了在精神力攻擊方面有所長之外,其他的幾乎是平等!

三界之內隕落的主神基本上都在蒼茫大陸,這彷彿就是一個怪圈,很多修鍊有成的主神都不願意征戰蒼茫大陸,所以很多時候,決定神魔大戰勝負的並不是主神,而是shì神階高手的數量和質量。

蒼茫大陸其實是shì神階高手馳騁的戰場!

hua一點時間對火淼講述了一些奪舍的注意事項,還有在奪舍過程中可能會出現的意外以及可採取的處理方法。

這些一半是蚩尤的記憶中有的,一半呢是湛盧劍靈奪舍之後告訴他的,因為有心血相連,湛盧劍靈是不可能欺騙他的。

「都記住了,你奪舍的對象是一個還未死得主神級別高手,你要格外的xiao心,千萬不可出任何的差錯!」蕭寒再三叮囑道,「如果你不行的話,馬上退出來,或許還有下一次機會,千萬不能硬來,否則我只能將你們兩個一起毀滅了!」

「主人放心,我有分寸的。」火淼也不想死,對蕭寒的每一句話都認真記住了!

「好,你準備一下吧。」蕭寒看火淼面部的表情十分鄭重,也知道他是個怕死的巨龍,神識退出空間戒指。

「哥斯達,你把莫天恩扶起來,雙tuǐ盤起,做成五心向天的形狀!」蕭寒跟火淼溝通好了之後,睜開雙眼吩咐哥斯達道。

「是,主公!」哥斯達現在聽話的不得了,連主神級別的高手說放倒就放倒,他能不聽話嗎?

哥斯達將莫天恩擺正了姿勢,站在一邊!

白青霞和白牡丹也好奇的睜開的雙眼,她們也想知道蕭寒接下來要幹什麼?

「牡丹,他想要做什麼?」白青霞忍不住好奇問道。

「不知道。」白牡丹冷冰冰的回答道。

「你跟他那麼長時間,怎麼會不知道呢?」白青霞不滿白牡丹的態度道。

「你想知道,何不自己過去問他?」白牡丹瞥了白青霞一眼道。

「你當我不敢嗎?」白青霞哼哼道,腳下卻一動也不動,說起來,她還有點不敢去問那個男人,雖然他修為比自己地,可動起手來,一點都不比自己弱,尤其是他認真起來的樣子,彷彿有一種令人忍不住聽從的氣勢。

「你怎麼沒去問?」看白青霞光說不動,白牡丹有些驚訝。

「你也不知道是不是?」白青霞狡黠的一笑,「想讓我去問,對不對?」

「無聊!」白牡丹白了她一眼。

「牡丹,怎麼說以後都是姐妹,一家人,你總不至於對我一直這個態度吧?」白青霞不滿道。

白牡丹沒想到白青霞這麼直接,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你想讓我怎麼對你?」

「你姓白,我也姓白,也許你也是我們白家人呢?」白青霞眼珠子轉動道。

「這不可能,我這個百姓絕對跟你的百姓無關!」白牡丹很認真的說道。

「你跟我們白家有沒有關係,只需要有一個特徵就可以證明了!」白青霞道。

「什麼特徵?」白牡丹是蔚姿婷撿回來的棄嬰,父母是誰她並不清楚,已經事隔那麼多年了,一切身世的證據早就掩埋於黃土之中了,白牡丹已經不想去想追查這個了!

她姓白,其實就是在她得襁褓上綉了一隻白色的牡丹,蔚姿婷也是個懶惰的女人,乾脆就以這個給她取名了。

「附耳過來!」白青霞臉頰微微一紅,xiao聲說道。

白牡丹眉頭一皺,將信將疑的將左耳移了過去,白青霞將兩片紅net湊了過去,微微張開嘴,看口型只說了兩個字。

白牡丹聽了之後,唰的一下子就擺正了身子,粉臉通紅,眼角眉梢間更是一股濃濃的羞澀。

「你胡說,這怎麼可能!」

「不是我胡說,我們白家的女人都這樣,牡丹,你不會真的是……」白青霞驚訝的掩住嘴netbsp;白牡丹眼中羞澀更濃,雖然沒有說出口,但是她的表情已經出賣她了。

「牡丹,那這麼說,你很有可能是我們白家在外流散的族人?」白青霞jī動無比,能夠找到失散的族人,不管是多遠的族親,那也是一件十分高興的事情。

「也不一定,你不是說普通人也有一定幾率的。」白牡丹羞紅了臉頰道,「紫衣姐也有這個特徵。」

「白虎後裔一族是有這個概率,不過牡丹,我問你一個問題,你可要認真嚴肅的回答我!」白青霞表情鄭重起來道。

「什麼問題?」

「你的天賦屬xìng中有沒有一種親近自然的感覺?」白青霞問道。

「親近自然的力量,你說的是木屬xìng對嗎?」白牡丹反問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