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罷,還真的控制著項恭,準備將脖子伸向精鋼寶刀,想要一抹脖子讓項恭自殺身亡。

大危機啊,項恭陷入了大危機之中。 「噔。」

不知何時,項恭的另一隻手按住了精鋼寶刀的刀身,手掌更是被那鋒利的刀鋒給割破了,血流順著刀身流淌下來,滴落在地上,如同盛開的紅花。

「切,居然沒砍中,你也真夠厲害,居然能掌控一半的身體控制權,你的意志力還真是可怕。」項恭的一張臉上,居然左右分出了兩種不同的表情來,左邊的那張臉看著右邊說道。

「你砍不中,就讓我來砍吧。」說著,便緩緩將距離他脖子非常近的那柄刀給推了出去,然後,只見他左邊的那張臉出現了一絲驚愕,然後緩緩地低下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腹部,可是奇怪的是,那地方根本什麼也沒有啊。

「沒想到,你,你居然會御劍。」左邊那張臉變得非常的驚恐,而且說話的語氣也變得非常的虛弱。

「是啊,我只是之前沒有機會露一手而已。」言罷,只見那滅魂劍的劍柄從項恭的後背緩緩抽出,然後凌空旋轉一圈后,停在了他的面前。

「果然夠狠,你難道就不怕連你自己也給傷著了?」左邊那張臉出現了猙獰之狀,卻似承受著巨大的痛苦。

「我怕什麼,滅魂劍,滅的只會是妖邪。」說著,項恭就操控著滅魂劍,對準了自己,繼續說道:「你現在離開我的肉體,回到自己的身體去,或許你還有的救,如果再繼續呆在我這具身體的話,我就再刺一劍,或許,你就要魂飛魄散了。」

「我怎麼知道,我一離開你的肉身,你會不會立即操控那柄滅魂劍一劍把我給滅了。」左邊的那張臉明顯掛著一副『老娘不信任你』的表情來。

「你可以選擇不相信,那我可就一劍刺過去了。」項恭才沒那功夫陪這女『外魔人』珊娜玩。

「你厲害,這一次算我輸了。」忽的,就見到一縷透明的幽靈體從項恭的頭頂飄了出來,而項恭也明顯覺得自己身體一震輕鬆的快感上來。

安安全全地回到了自己的肉身去之後,女『外魔人』珊娜還沒來得及作出其他動作,就感到自己的脖子出現了一柄精鋼寶刀,以及那柄透明劍身的滅魂劍。

「好了,戰鬥結束了,把你的小機器拿給我,我放過你,不然,殺了你,我照樣能從你身上找出這小機器來。」項恭非常簡潔明了,單手就拿著一刀一劍的,另一隻手伸出來對著女『外魔人』珊娜揮了揮,示意她把小機器交出來。

「我知道了,不過那小機器我沒帶在身上,我把它放在我的閨房了,就在出了門往前走,再右拐第三間房間就是了。」女『外魔人』珊娜如是所說,但很明顯,項恭對這個『外魔』族的女子也不是那麼信任。

「你要是不信,押著我過去拿就是了。」女『外魔人』珊娜推了一下自己的眼鏡框。

「那走吧。」言罷,項恭便用一劍一刀架在女『外魔人』珊娜的脖子,一路押出了房間,然後一直往前走,往放小機器的那間閨房而去了。

而就在二人離開不久,就發現了天花板倒塌,徐增壽還有那個變成獅鷹獸的『外魔人』畫尊就掉落在了這間房間,繼續著他們的戰鬥。

「嗖!!」徐增壽的手臂忽的被一卷旋風打中了手臂,一道手臂長的傷口出現在了他的臂上,血液不斷地從傷口裡湧出來,頓時染紅了他手裡的鏨金槍。

不知是不是錯覺,鏨金槍似乎吸收掉了那滴落它上面的血液,隨即整個槍頭都變得像被熊熊大火給燒紅了一般。

「別裝死了,被我的翅膀給掃中了一下而已,並沒有到那種致命的程度,這種小傷,對於我現在的狀態來說,基本上就等於是劃破了一下手皮而已。」從濃郁的煙霧之中慢慢走出來的『外魔人』畫尊淡淡地對著徐增壽說道。

「是嘛,呵呵,我現在的狀態,可是會一不小心就把你幹掉的,所以,能不能事先告訴我,那個小機器是在你身上,還是被藏在了什麼地方了,別等會我把你殺了后,都不知道去哪裡找好。」徐增壽手持冒著蒸汽,火紅得厲害的鏨金槍,那一頭長發也是無風自飄,不過,任誰都能感覺出,從徐增壽身上散發出來的那股強的厲害的力量。

但是,在下一刻,這股力量卻是忽然消失不見了。

這消失的有點詭異,徐增壽那無風自飄的長發也慢慢的落了下來,而且鏨金槍的槍身也不再是像被火給烤紅了一樣。

一切來得快去的也快。

『外魔人』畫尊看著這一切的發生,不禁也有些錯愕,隨即卻是捂住了肚子,瘋狂的大笑了起來:「哇哈哈哈,笑死人了,什麼嘛,我還以為你藏了什麼秘密絕招的,突然間變得強得讓人渾身都忍不住戰慄了起來,誰知道你是銀槍鑞槍頭,中看不中用啊,就這麼一小會兒就焉了。」

然而,徐增壽卻是沒有什麼失落的表情,而是一臉的淡漠,手持鏨金槍,一步一步地往對面的『外魔人』畫尊靠近。

「防守吧,不然你連喘口氣的機會都沒了。」當徐增壽與對方僅有十步之遙的時候,淡淡地開口警告道。

「真是個只會空口說大話的白痴,看來我高看你了,本來還以為你比我想象中的要厲害一點,誰知道,真是讓人失望,早知道我就該選擇另外一個錦衣衛才是。」『外魔人』畫尊搖了搖頭,對於選擇徐增壽這樣的人當自己的對手,他也很是失落啊。

「三槍驚破天!」

只見徐增壽的身影忽然消失不見,下一刻便出現在了『外魔人』畫尊的面前,而且手裡的鏨金槍槍頭也是對準了對方的胸口。

看似平平無奇的一招直刺攻擊,『外魔人』畫尊也沒有怎麼去防備,反而還扇動了自己的那對鷹翅膀,那些羽毛全部都變成了鋒利的小刀一般,嗖的便朝著下方的徐增壽直刺而來。

如果徐增壽被這對翅膀給包裹住、扇中的話,這渾身上下,嘖嘖嘖,起碼是要皮開肉綻,像被剝了鱗片的魚一樣血腥、恐怖、慘烈。

只不過,當徐增壽的鏨金槍槍頭接觸到『外魔人』畫尊的時候,忽的從槍頭爆發出一股驚人的力量,瞬間席捲了『外魔人』畫尊的渾身上下,那對正準備襲下的鷹翅就像是被雷電給劈到了一樣,瞬間就掉光了一地,兩隻眼珠子也都凸了出來,眼睛朝上露出了大量的眼白,還有血絲。

「嘭!」鏨金槍僅僅只是抵在了『外魔人』畫尊的身上,就給他造成了如此大的傷害,只見徐增壽輕輕一抖,對面的『外魔人』畫尊就整個人都飛了出去,連續撞壞了好幾間房間的牆壁,最後更是飛出了實驗區,掉到了圍繞著實驗區周圍的瀑布。

「真是可惜,還沒問出對方的小機器在哪裡,這下子完犢子了。」徐增壽在把人打飛之後,才忽的想起這件事情來,頓時懊悔不已。

不過怎麼說,他也算是打敗了一個『外魔』族的一級守衛。 就在徐增壽準備離開房間的時候,那邊已經取得小機器的項恭卻是聽到了這邊的動靜,才立馬趕了過來。

「你怎麼也在這一層,你不是坐電梯到我樓上去了嗎?」隨即,項恭看到了那破了個巨洞的天花板,瞬間明白了一切,開口問了一個令徐增壽非常尷尬的問題:「你的小機器也到手了嗎?」

「額…」徐增壽的臉上頓時就是一虛,不知道該怎麼跟項恭解釋的好。

「沒到手,難道你敗了?你的對手呢?哪裡去了?」項恭通過五感六識,分明在房間內找不出其他人的存在,那也就是說,徐增壽應該是已經打敗了敵人才對。

「被我打出去了,從那裡一直穿到外面去,可能已經掉進了瀑布裡面去了。」徐增壽一指那連穿了十幾面牆壁的『通風口』,說真的,還真有不少的風通過這些洞口吹進來,讓人感覺涼颼颼的。

「也就是說,很可能那小機器也跟著你的敵人一塊葬身瀑布里了?」項恭問道。

「有這個可能性。」徐增壽如實回答。

「事情已經發生了,那也就只能這樣了,你拿著我的機器上去找九陽師傅,我下去其他樓層看看他們怎麼樣了,需不需要我的幫忙,你那邊交代后也不用下來跟我會合,直接去實驗樓後面的試驗區去完成救人的任務。」項恭交代了幾句后,就立即走到電梯那邊,按了下樓的按鍵。

不過,電梯似乎已經有人佔去了,停在五樓一直不上來。

「你還是走樓梯吧,那樣會快一點。」徐增壽拿著小機器,路過正在等電梯的項恭時提醒道,然後自己往上樓的樓梯走去。

而恰恰就在這時,他聽到了一陣馬嘯聲。

原來,之前『外魔人』畫尊實體化的那些野獸,跟徐增壽用真元力凝聚出來的白色馬匹經過幾百個會合的戰鬥后,最終以徐增壽一槍將『外魔人』畫尊給打得不省人事,宣告那些通過畫作而實體化的野獸打回原形告終。

「嘿嘿,正好有馬匹來當坐騎,省了我爬樓梯了。」徐增壽樂得高興,直接翻身上馬,朝著樓上而去。

項恭對此卻是僅僅看了上面一眼,然後就選擇下樓去了。

而此時的四樓,正在進行著一場巨大的混戰。

亥豬的防禦力真是強的沒話說,不過她的對手愛貓男『外魔人』齊齊嚕還有對頭的那頭愛貓,肉身的韌度極高,且殺傷力也是特彆強,幾次對亥豬進行攻擊,都差那麼一點點就能直接抓破她的真元力防禦罩了。

且男『外魔人』齊齊嚕也不知從什麼地方拿出了兩把刀,兩把都是凌厲無比,分別從左右斬向她,兩柄刀砍在亥豬的身上,頓時使得她的真元力防護罩出現了絲絲裂縫。

尚謙見狀,有心正要前去相救,卻是被對面的黃高個『外魔人』極尊先一步出手阻止了他。

只見一道人影從男『外魔人』齊齊嚕的背後躍出,如飛燕流雲一般,手中的權杖更是一把捅向了尚謙。

尚謙立馬用真元力機械手臂去阻擋,「轟」的一下子被震飛了出去,當然對方也被那股作用力給震飛得退了幾步。

黃高個『外魔人』極尊將尚謙給擋在了自身的前五米,掌中權杖對陣尚謙的真元力機械雙臂,一陣金鐵交擊之聲想起,不管是尚謙還是黃高個『外魔人』極尊都共同感到了巨大的壓力,尤其是尚謙最甚,因為他方才都沒時間給自己打上一針藥劑來緩解一下體內毒素的爆發。

此時應付著黃高個『外魔人』極尊一招招襲來,他非但未能前進去援助亥豬,反倒是向後退了好幾步,被逼近了死角。

「怎麼辦?怎麼辦?這下該如何是好。」尚謙一邊想乘機給自己打上一針藥劑解毒,一邊更是在腦子裡不停的想著對策。

「哈哈,你看起來好像很痛苦的樣子,你怎麼鼻孔往外冒血啊,咦咦咦,你的耳朵也開始流血,眼睛也是,嘴巴也是,我靠,你中毒啊你,你別嚇我啊。」黃高個『外魔人』極尊哪裡見過這樣的對手,打著打著就七孔流血的,最要命的是,他這邊都沒有給對方下毒,那這又是怎麼一回事啊。

「我,我沒事,可以,可以先暫停一下嗎?我想給自己打一針藥劑,可不可以?」尚謙實在是忍受不了體內毒素的發作,不得已才開口求問敵人。

他真的是恨極了自己的身體,實在是太不爭氣了,這個時候怎麼能發作吶,還要想敵人求助,這實在是太丟臉了。

「這樣啊,那行,我們暫停一下,你先打一針。」黃高個『外魔人』極尊還真是不錯,居然真的讓尚謙停下了打一針解毒。

「謝謝了,你還真是個大好人,只可惜我們陣營不同,不然我真的很不想跟你為敵。」尚謙連忙給對方行了個道謝禮,然後從自己的包包里拿出藥劑來,給自己打上了一陣,暫時緩解了體內某一種毒素的發作。

「哈哈,我這個人就是這樣,你好了吧,好了我們就繼續吧。」黃高個『外魔人』極尊站在那裡,笑起來還有點兒人畜無害的。

而就在這個時候,有一前一後兩個腳步聲傳來了。

「嗯?還有人來?」本來準備出招的黃高個『外魔人』極尊忽的停了下來。

尚謙自然也沒有出招,他回頭一望,便是看到了申猴伸出了腦袋來,不禁問道:「申猴,你沒事了嗎?怎麼好的這麼快?」

他有點好奇,這申猴明明之前受了很嚴重的傷,怎麼這會兒一點也不像是受傷了的樣子。

「我在三樓遇到了你們『不幹所』的那個員工,他治好我的傷。」申猴如實交代,他本來也沒想著繼續上來四樓的,但是一想自己就這麼離開或者等著尚謙打敗對方再下來找他的話,真有點不怎麼道義,於是便偷偷上來瞧一瞧了。

卻是沒有想到,這四樓的敵人不僅還沒有別打敗,還多了一個,哦不,是兩個敵人,一人一巨貓。 「如意棍,長長長!!」

情急之下,申猴立即釋放出他的真元力來,他手中的棍棒也被他的真元力給依附而上,進而產生了巨大的變化。就連申猴他自己都沒有想到,他當時喊出這句話的那一瞬間,自己手上的棍棒居然瞬間放出光芒來,一股強大的真元力凝結在了棍棒之上。

只聽劍「嘭」的一聲,那棍棒居然化成了一道胳膊粗細的黃光,且頂端更是無限延長,以電閃雷鳴的速度朝著要偷襲亥豬的那頭巨大貓咪的腦袋瓜就打了過去。

瞬間,那真元力棍棒便打在了白色貓咪的頭上,居然將它給擊飛得老遠。

「我..我成功了!!」申猴興奮不已,他沒想到自己真的成功了。

之前在『不幹所』里,他可是在斯內克的殘酷摧殘下,都完成不了這一招的。

沒想到,今兒個卻是真的成功了。

而就在申猴出手的同時,尚謙也動了。

要知道,在場的三人之中,當屬他最先學習真元力,而且最為博學,興趣較廣泛,若不是因為這身子毒素遍布,他的實力或許也能到達施恩那一層次。

就在申猴使出一招如意棍那道黃光擊中白色貓咪之後,尚謙一伸手扯碎了自己的上衣,然後往自己的嘴巴裡面扔了三顆藍色藥丸。

只見很快的,尚謙周身上下迅速被一股更加強烈的真元力給包圍,加之他剛才服用的藥丸,能讓他在短時間內將他的周身力量迅速提高。

但見尚謙彎腰腳跟一蹬,隨後他的身子竟然憑空消失,等他再出現的時候,卻已經在了那黃高個『外魔人』極尊的身後。

緊接著,飽含著無儘力量的一拳,狠狠的打在了黃高個『外魔人』極尊的臉上,將他狠狠的打入了牆壁之中,更是連續撞穿了好幾面牆壁,最終落在了一間堆滿了食物的房間裡面,應該是一層的儲存食物的地方。

「哎呀,我忘了跟他要小機器了。」尚謙說著,便離開了這間房間,趕到了那儲存食物的那一間庫房裡。

然而,當他來到了這儲存食物的庫房之時,卻是發現了被他一拳打飛的黃高個『外魔人』極尊似乎並沒有受到多大的傷害,而且對方居然還有興緻在冰箱那邊大吃特吃,簡直就是要把冰箱里的東西給全部吃光光的樣子。

這又是怎麼一回事兒呢?難道說打著打著肚子餓了,所以就先暫停一下,等吃飽了再來繼續戰鬥?

尚謙也是禮尚往來,對方剛才都願意停下了等他注射藥劑了,他自然也願意停下了等對方吃飽肚子。

不一會,黃高個『外魔人』極尊就吃的肚子圓滾滾的,活像一頭死肥豬。

「哦呼,終於補充完能量了,啊哈,讓你久等了,我們繼續戰鬥吧。」邁著沉重的步子,肚子也是一步顫三抖的,這個樣子怎麼可能戰鬥得了。

「額,你這個樣子,怎麼能戰鬥啊,而且剛吃飽東西就戰鬥,你難道不怕得盲腸炎嗎?」尚謙也是好心提醒一下對方,誰知道對方卻是一點也不在乎。

「我啊,早就把盲腸割掉了,不怕,不過你說得對,這個樣子打鬥起來的確不大方便,你先等一下,我消化消化。」

然後,只見黃高個『外魔人』極尊兩隻手掌互相拍了拍,緊接著,就看到了黃高個『外魔人』極尊那沉甸甸的肚子開始逐漸的收縮,直到恢復了原樣。

「呼,我現在感到自己的力量非常的滿,就快要溢出來了,哈哈。」黃高個『外魔人』極尊眼神也變得鋥亮起來,「我現在的狀態,從頭髮,再到內臟,再到腳毛,只要我一個念頭,它就會遵從的意識去行動,哈哈。」

「額,有什麼作用嗎?」尚謙有點不理解,就算你能夠操控自己的腳毛,可是這對戰鬥有什麼幫助?難道還能以自己的腳毛作為暗器,突然一腳踢來,腳毛全部化作暗器來攻擊自己不成。

要說到暗器,他也是很有貨的,所以根本就不會懼怕。

「有什麼作用,你看看我的頭髮,現在是什麼形狀了。」黃高個『外魔人』極尊似乎因為遭受了對方的質疑,心裡有些不服氣,所以很想拚命證明給尚謙看看他的本事。

尚謙抬頭一看,頓時驚訝得張大了嘴巴,只見此時,黃高個『外魔人』極尊的頭髮居然變成了一頭大章魚,本來還是黃色的頭髮也變成了大紅色了。

他搖了搖頭,定睛一看才發現,原來還是頭髮,只不過因為顏色的變化,加上看似觸角的頭髮在擺動,所以一眨眼還真有點像是頂了一頭章魚在上面的樣子。

「只是能偽裝成一頭章魚而已,我想作用應該也跟之前你攻擊我的時候是一樣的吧,真的沒有什麼大的變化啊。」尚謙如實所說,可這句話聽進了對方的耳朵里,卻是頓時點燃了他不屈的火焰。

「那就來試一試吧,頭髮束縛!!」言罷,只見那章魚觸角般的頭髮開始往尚謙那邊延伸而來。

尚謙腳下一蹬,立即消失在了原地,躲過了這些觸角般的頭髮。

「想逃,沒這麼簡單。」言罷,『外魔人』極尊的頭髮量也在成倍成倍的增加,隨即這整間儲存食物的房間都充斥著他的頭髮。

一時間,尚謙有些避無可避了,因為到處都有對方的頭髮,他沒有想到,這『外魔人』極尊的發量居然這麼足,這要是去理髮的話,還不把人家理髮師給累死。

「你別只關心我的頭髮啊。」忽的,尚謙聽到了自己的頭頂上傳來了這麼一聲。

轉過身抬頭一看,便發現了不知何時,『外魔人』極尊出現在了他的上空,而且,對手手裡的權杖也瞄準了下方,對準了他襲來。

莫名地感覺到一絲危機感,尚謙立即一個閃現消失在了原地。

而就在他消失的那一刻,權杖並沒有落地,可是尚謙剛消失的地方,卻是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給震碎得地步都出現了凹陷,蜘蛛絲一般的蔓延至整塊地板。

尚謙一個閃現到了另一處地方落下,他看向了自己方才站著的位置,居然出現了一個圓形的凹坑,而對方的權杖卻是停留在半空。可見,是有什麼依附在權杖上面的力量,一下子就戳穿了這地板。

若是剛才他沒有立即離開的話,恐怕現在自己的身上就要出現一個不小的洞穿傷口了,真是好險好險。

「給我,破破破!!!」以長發支撐著自己在房頂上的『外魔人』極尊,將手裡的權杖對準了尚謙,然後像是在打撞球一樣,就是使勁的一揮杠。

頓時,有三股無形的力量先後朝著尚謙那邊襲去,好在尚謙夠機靈,左右閃躲才躲過了這一次攻擊,他回頭看了一眼,發現他背後的地板上出現了三個冒著白煙的圓形凹坑。

禮尚往來,尚謙也不是一味地防禦,也該換成他攻擊了。

真元力凝聚於右手,立即一支真元力手甲形成,尚謙腳下一蹬,消失在了原地,再度出現的時候,他已然是來到了『外魔人』極尊的面前,大喊一聲:「十倍重力拳!」

然而,當他一拳揮向『外魔人』極尊那張臉的時候,只見對方的那些頭髮卻是在第一時間出現,擋住了尚謙的那一拳。

「呃…好痛!!」尚謙立即往後推,跟對方拉開來距離,他沒有想到,自己一拳打在對方的頭髮上,居然就像是打在了什麼堅硬無比的隕鐵之上一樣,疼得他拳頭都有些發紅了。

這又是怎麼回事?他都有了真元力作為護手甲,怎麼一拳打在對方的頭髮上居然還會疼,難道說,對方的頭髮不僅是能隨意控制,而且還如此的堅硬,能用以作護盾之用? 「怎麼樣?現在知道我的厲害了吧?」控制著自己的頭髮散開,『外魔人』極尊的人從裡面走了出來,一臉的笑意問道。

「可惡,沒想到你這麼厲害。」尚謙有些苦惱了,他的真元力屬性是雷電,如果是跟施恩一樣,真元力屬性乃是火的話就好了,直接將對方的頭髮燒個精光。

等會,誰說雷電對毛髮是無效的。

他記得自己師傅告訴過自己,毛髮是會導電了。

這樣的話,事情就好辦了。

尚謙立即運行了全身所有的真元力來,隨即,他的身上出現了一層藍色的光芒,緊接著,一道道小型的電流不時地發出『噼里啪啦』的響聲來。

緊握著拳頭,尚謙瞄準時機,腳下一蹬,這一次他並沒有從對方的眼皮底下消失,而是非常明顯地一路沖向了對方。

「自尋死路!」『外魔人』極尊看到尚謙的表現,只是略顯失望地說了一句,然後便控制著自己的長發過去,「長發束縛,長發拳擊,去!」

只見他的長發在延伸的途中開始變化,變成了一隻只手掌,有的還緊握成了拳頭,看來是準備將尚謙給抓住后,直接就是給對方一頓胖揍啊。

然而,就在下一刻,尚謙卻是直接一個跳躍,跳向了離得他最近的那長發拳頭,更是一把抓住了那長發拳頭,隨即,他暴喝了一聲:「雷霆萬鈞!!」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